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無敵從覺醒開始 » 第363章-又不安份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無敵從覺醒開始 - 第363章-又不安份了字體大小: A+
     

    而隨著這則消息的傳播,與此同時山河城內也是傳來了好消息。

    鑄造司已經破解了那令牌的奧秘,甚至是可以大規模進行鑄造。

    這樣一來的話,整個長寧郡的人類據點都會是被連貫在一起。

    哪怕妖族選擇其他據點進行反撲,整個粵東省的武道力量便會是第一時間進行集合。

    不過趙山河並沒有將這東西大肆地推廣出去,而是暫時限定在粵東省內使用,因為這玩意的原材料比較少。

    就算是目前打下了整個長寧郡,所得到的原材料也並不多...

    而在這段時間內,妖族並沒有任何動靜。

    似乎丟是了一個郡,對於它們而言的確不算什麼損失。

    而粵東省這邊則是趁著這種難得的空隙進行提升自我實力,如今在擁有了無數修鍊資源的情況下,整個粵東省的武道實力開始了蛻變。

    在趙山河的影響,甚至率先廢除了不到三星武者才能進入域外戰場的規定,但凡是被武道高校錄取的學生都會提前進入域外戰場進行力量。

    而同樣修鍊會是無限制提供,但相對應的則是各種嚴格的條件。

    例如一星古武者若是在三個月內無法抵達三星,那便是驅逐出域外戰場。

    三星古武者若在三個月內無法進入半步宗師,同樣也驅逐出域外戰場。

    這種條件看似很苛刻,但是卻沒有人多說什麼。

    目前這種局勢,對於很多人而言都是極為難得的局面。

    最起碼粵東省的武者們不再去拼上自己的性命才能換來為數不多的修鍊資源,如今不管是教育廳還是軍部,都效仿山河城的規矩。

    資源管夠,但相對應時間內無法滿足目標,那就只能將其驅逐出域外戰場,沒必要再把修鍊資源浪費在這種人身上。

    至於新武者,除了山河城之外,其他地方倒也是想要跟著趙山河一樣,想要模仿建立一支駕馭新式武器的武者軍隊。

    在山河城那一場戰役當中,新武者所呈現出來的戰鬥力已經讓很多掌管一方的武道強者心動不已。

    但冷靜下來衡量一下,緊隨也打消了這種念頭。

    因為打造出一支新武者的軍隊,哪怕僅是三四百人的規模,所要耗費的修鍊資源都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想象得出來。

    山河城坐擁上千名駕馭新式武器的神武軍,戰鬥力的確很強,但其背後所需要耗費的代價能讓人望而止步。

    不說前期投入多少,光是提供這支部隊戰時用的靈氣結晶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在力量與資源面前,顯然他們選擇了後者。

    不管是趙山河還是山河城,某種意義上而言都是一種無法複製的奇迹。

    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妖族仍舊沒有半點動靜。

    山河城的整體實力已經呈現了一種質的飛躍,光是神武軍就已經是擴編至五千人,一旦再次爆發出大規模的戰爭,這五千人便是人類這一方最為恐怖的力量。

    掌控新式武器的他們,可以超遠距離造成極具恐怖的殺傷力,不過弊端也很明顯,對於高階強者而言,這群人當中除了木婷婷之外,沒有其他人能夠對綠階大妖造成威脅。

    「再這樣下去,我感覺山河城又要窮了呀...」

    趙山河感慨道,光是負責這批人的日常修鍊和戰時所需要的資源都是一筆天文數字,不能再這麼下去,得要想想辦法。

    「長寧郡已經沒有妖族部落了,就算有一些漏網之魚,這段時間也悉數被搜索到然後徹底誅殺掉。」南宮月在旁邊頗為無語地看著趙山河。

    這距離上次大戰,才過去了半個月!

    趙山河又坐不住了.....

    過往的經驗告訴她,趙山河一旦坐不住就又要搞事情了。

    「長寧郡沒有了,但其他地方有啊。」趙山河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道:「我記得旁邊的粵西省之前不是一直在哭訴有多苦嗎,那就讓我們來替他們分擔一下吧。」

    「人家只是來借點資源...」南宮月哭笑不得地道:「你卻連別人地盤都看上了?」

    這時候,宇文靜走了進來神色古怪地道:「粵西省日游使又來了...」

    聞言,趙山河嘴角微微抽.搐...

    他喵的,又來了!

    這段時間粵東省的戰績擺在這裡,不僅僅是山河城發財了,就連起其他空間通道駐紮點都收穫不菲,這可就是讓其他省份的武者羨慕不已了吶。

    這粵西省便是最好的例子...

    隔三差五就派人過來說都是華夏同胞,都是隸屬教育廳的人,有多餘的修鍊資源就支援一下。

    來的是普通武者也就算了,如今趙山河雖然實力未到九星,但也算是掌管一方的諸侯,在長寧郡哪怕是日游使也遵從趙山河。

    所以粵西省極為不要臉,每次來的都是粵西省的日游使。

    這讓趙山河恨得咬牙切齒,那邊的傢伙太不要臉了,堂堂一個日游使上門借修鍊資源,自己能不借嗎?

    不借...打不過呀。

    而且對方的身份頗為特殊,是李瑤的他父親,跟宇文寧這邊也有點親戚關係,反正就是打不得。

    況且趙山河總不能動用諸神投影這個手段去對付粵西省日游使吧?

    「來了正好。」趙山河嘿嘿一笑道:「這老小子也是個老狐狸,隔三差五就過來打秋風,讓寫欠條不肯寫,讓他給幾百個人又不肯給,就知道想要敲詐我。」

    「你想幹嘛?」

    宇文靜哭笑不得地道:「那是李瑤她爸,你可別亂來。」

    「我覺得吧,父債女償也不是不可以的...」趙山河摸了摸下巴道,粵西省的日游使前前後後來了幾次了?每次都是空手而來滿載而歸,這有點吃虧啊。

    「我覺得不太好。」

    「我也覺得不好。」

    宇文靜和南宮月相視一眼,居然極為有默契地表達了同一個觀點。

    「不是,你們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趙山河皺了皺眉頭,頗為不悅地道:「我是那種連自己學校領導都不放過的人嗎?」

    宇文靜和南宮月輕咳幾聲,掩飾一下各自的尷尬。

    「我的意思是,李瑤在羊城武大當政教處主要太安逸了,她老子來借我修鍊資源不還,那她這個當女兒的給我打工,不算過分吧?」

    。m.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