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無敵從覺醒開始 » 第218章-真解十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無敵從覺醒開始 - 第218章-真解十式字體大小: A+
     

    一道身影赤腳從第一軍校的深處走了出來。

    順延著趙山河那一刀造成的裂痕緩緩地走了過來,伴隨著他每靠近一段距離,自他身上瀰漫而出的氣勢就愈發恐怖。

    這是一個大概三十來歲的男子,一身寬鬆的睡衣,削瘦的臉龐還有著些許鬍渣,但隨著他的出現,整個第一軍校的學生都沸騰了起來。

    在第一軍校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十年前橫掃一代同輩無敵手的劍客陳往生,便是出自第一軍校!

    但不知為何他卻化身一個酒鬼,終日閉門不出。

    而此時此刻對於那些第一軍校的高層而言,神色複雜無比,這是他們想要看見的一幕,但也是最不願意看見的一幕。

    上一代走出王者武道的陳往生終於走出了那困住他十年的木屋,也走出了禁錮他內心的那份羈絆。

    但他卻要迎上如今這一代的走出王者武道的趙山河。

    新王與舊王,終究要分出一個勝負,而這個勝負則是生死。

    趙山河沒有說話,看了一眼陳往生,自然也是知道他是誰,微微地閉上眼,這一次的對手將會他有生以來最為可怕的對手。

    而陳往生明亮的雙眸看著那逐漸失去生機的李崖,輕聲問道:「值得嗎?」

    這一聲,似乎在問自己,在問李崖,也在問第一軍校!

    值得嗎?

    為了讓逼他重新站出來,第一軍校值得嗎?

    一個半步宗師的性命,自己最後一個徒弟的性命,這一切值得嗎?

    李崖笑了笑,最終無力地閉上了雙眼,揚起的嘴角似乎代表著某種答案...

    陳往生搖了搖頭,不再看李崖屍體一眼,直接地拿起了李崖的那一把劍,直視著趙山河。

    「這一場戰鬥,是否被人安排的,已經不重要。」

    陳往生面無表情地看著趙山河道:「我也不是為了第一軍校,也不是為了什麼所謂的王道武者之爭,而是為了我死去的徒弟。」

    「劍道真解九式你已經見識過了,那就讓你見識一下第十式。」

    陳往生沒有跟趙山河說半句廢話,下一刻他身上爆發出滔天的劍意,無形的劍罡形成,以他為中心迅速地瀰漫開來,方圓百米都是被籠罩在了其中!

    「來。」

    趙山河的回答僅有一個字,再次將不敗化作一把刀,自身的氣勢也是釋放出來,與陳往生的氣勢形成了對峙。

    這一刻,整個第一軍校的師生都迅速地往後退,光是站著不遠處來看,他們都感受到了一種近乎是靈魂深處的恐懼,不管是任意一人,他們都生不起反抗的念頭。

    這,便是王者武道的恐怖之處,除了高階的武道強者,根本沒有人能夠正面抗衡這種武道的威勢!

    陳往生閉上眼,無數的劍罡在呼嘯,他緩緩地舉起手中長劍,身體與長劍同一時間爆發出刺眼的光芒,片刻后光芒收斂。

    而陳往生如同是如手中長劍融為一體,神色平靜,睜開眼露出了一副絕對自信的神色。

    劍,兵器中的皇者!

    在趙山河的感應中,自己面對的不再是一名武者,而是另外一位君王,手中持著兵器中的皇者,向自己發起了挑戰。

    無數的劍罡沖霄而上,陳往生爆發出他這輩子最強的劍意,如同他所言,不為自己,不為第一軍校更不為了武道之爭,他這一劍,是為了自己的徒弟!

    所以,他同樣也只有一劍!

    趙山河靜靜地看著陳往生的覺醒,神色沒有任何波動。

    「你只有一劍,我大可以避開,然後你就死了。」

    趙山河輕聲道:「可...那又有什麼意義?」

    無形的氣旋形成,趙山河抬起頭,凝視著陳往生道:「如你所願,我們之間只能活一個!」

    手中的不敗猛地分開,化作了兩把長刀,被趙山河持在手中,同樣也是在攢勢。

    眼前的陳往生是六星九境,九點多點元力水準,而趙山河則是一萬點出頭,相差不多...

    但這一次趙山河沒有動用八門技,因為不需要,他會的東西,陳往生也會。

    陳往生不屑用八門技,那他也不需要!

    他與陳往生一樣,皆是只有一擊的機會,如果一擊殺不死,那死的就會是自己。

    兩人四目對視,氣勢轟然相撞。

    這一刻,不管是趙山河還是陳往生,他們眼中看到的不再是色彩斑斕的世界,四周一切都變得灰暗無比,所有的雜音都在這一刻徹底消失。

    散發著冷冽微白光芒的陳往生,凝聚出金色刀意的趙山河,彼此成了彼此眼中的唯一顏色。

    「光是這份實力,你的確是有資格做如今的年輕第一人。」

    陳往生漠然地道:「如果是十年前你我共處一個時代,那麼就沒我什麼事了。」

    「十年後,也沒你什麼事。」

    趙山河咧嘴一笑,陳往生在凝聚劍意,他又何曾不是在凝聚刀勢,雙方不過在戰前生出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意思。

    彼此都是走出了王者武道的存在,某種意義上他們是同一種人。

    「真可惜啊...這一劍下去殺了你,我也要死。」

    陳往生嘆聲道:「這個世界總是無趣得很,趙山河你能殺死我而不死嗎?」

    這個問題,趙山河很認真想了一下,才是點頭道:「能。」

    「那好,如果死在你手裡,成就一名更強的王道武者,那也算是還了十年前欠他們的那筆債了。」

    陳往生笑了起來,一步跨出,速度逐漸加快,奔向了趙山河。

    微弱的光芒中綻放出了無數絲殷紅的血花,陳往生的體內的血液都如同燃燒了起來一般,猛地抬起頭,原本清澈的眼眸已經是布滿了血絲。

    伴隨著他的速度加快,手臂上的毛孔悉數爆出道道血痕。

    「真解十式。」

    陳往生的聲音響徹整個第一軍校,他手中的長劍爆發出極為璀璨的光芒,更盛剛才李崖的那一劍!

    整個京城所有武道高校,軍部,教育廳的強者都是被一劍所蘊含的劍意所驚動...

    京城軍區當中,不少武道宗師露出釋然的神色,當年的陳往生回來了!

    手指都已經麻木了...但看了看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