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無敵從覺醒開始 » 第216章-我還教過你們打不過就跑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無敵從覺醒開始 - 第216章-我還教過你們打不過就跑呢字體大小: A+
     

    李崖的聲音如同他的劍意,毫無感情。

    他看著眼前這群羊城武大的學生,心裡也清楚其實他們很無辜,但只有殺了他們,趙山河才會現身!

    趙山河現身,自己才會死。

    他在用自己的性命去賭,賭自己的師傅能重新振作起來。

    武道必爭,有時候不僅僅是為了自己去爭,更是為了他人而爭。

    所以,李崖知道這次高層的用意,但也義無反顧地充當了這枚棋子,就算自己死,那又有什麼關係?

    葉小英等人齊齊擋在了葉修月的面前,但下一刻葉修月卻伸出沾滿了鮮血的手推開了身前的葉小英。

    「我還能再出手一次。」

    葉修月猛地抬起頭,俏臉上的血跡讓她看上去尤為可憐,但雙眼卻盡顯瘋狂。

    葉小英等人張了張嘴,這一刻,感覺站在眼前的不是葉修月,而是趙山河...

    曾幾何時,趙山河也曾經在他們露出這等瘋狂的神色,那是一次又一次被逼到極限的戰鬥。

    「記住,如果你沒有戰鬥的本領,起碼也要有赴死的意識,只有這樣才能讓你們活得更久一點!」

    「退?從來不存在的,很多人都以為自己有退路,但實際真的有退路嗎?」

    此時此刻,每個人的腦海都浮現過了趙山河說過的話...

    「趙山河說過武道必爭,也說過被揍了,就要想辦法揍回來。」

    葉修月擦拭掉嘴角的血跡,露出燦爛的笑容道:「他也說過不要有趣,要有用。」

    往前走出一步,葉修月的氣勢出現了一種井噴,李崖微眯雙眼,露出感興趣的神色道:「五星嗎?」

    只有極限的戰鬥中,才能夠爆發出自己的所有潛力。

    這一刻,葉修月終於明白了這種道理。

    她看著眼前的李崖,毫無疑問就算自己在這種時候突破到五星,也沒有什麼作用,她仍舊不是半步宗師的對手。

    但,那又如何?

    葉修月閉上眼,回憶著這段時間的種種,內心莫名地安寧了下來。

    無形地氣旋從葉修月的身上爆發而出,葉小英等人下意識地後退,看著此時此刻的葉修月,露出複雜的神色。

    第四門!

    葉修月猛地睜開眼,原本精緻的五官此時此刻顯得猙獰,美眸掠過些許痛苦的神色。

    打開第四門,讓她的身體幾乎是達到了極限,在解開潛能枷鎖的同時,她也承受著這種力量帶來的痛苦!

    「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

    葉修月緊握手中的銀色長槍,下一刻掠出,速度比剛才快上了數倍,一道銀芒呈現,她的槍尖便已是出現在了李崖的面前。

    「五星,四門...」

    李崖輕笑道:「不過大一,卻能夠做到這種地步,今年的羊城武大真的很可怕啊...」

    下一刻,他再度出劍。

    「真解二式。」

    李崖輕輕鬆鬆地揮出了兩劍,第一劍斬破了葉修月的槍芒,這讓葉修月內心生出一種絕望...

    「真解三式。」

    李崖笑了笑,沒有留情,繼續揮出第三劍。

    面對這一劍,葉修月失去了所有抵抗的手段,看著那愈發愈近的深寒劍意,她逐漸地閉上了雙眼。

    不過這時候,葉小英等人卻直接出手,十個人各自爆發出最強的武技,想要幫葉修月擋下這一劍。

    李崖無動於衷,也不著急阻攔,就靜靜地看著這群人的舉動。

    「轟」

    一聲巨響,恐怖的劍意爆發開來,葉小英這些人的身體紛紛往後暴退,而葉修月則是重重地跌落在最遠處。

    剛才那一劍,他們聯手擊潰了一半,但剩下那一半卻讓葉修月獨自承受。

    此時此刻,葉修月如同沐浴在血液中,身上的衣服悉數被殷紅的血跡滲透,開四門的後遺症爆發再加上這一劍剩餘的威力,她現在連動一下都困難。

    「你們這份情誼真難得,可惜了...」

    李崖搖了搖頭,只有殺了他們,趙山河才會來找自己。

    下一刻,他想要往前走,但心臟猛地跳動了一下,他瞪大雙眼,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他看著自己的手,這一刻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聽從使喚,一股恐怖的氣勢悄然地降臨,讓他無法動彈。

    「打狗也得看主人吧,第一軍校就這麼想我出手嗎?」

    這時候,一道略帶戲虐的聲音傳來,讓整個第一軍校的師生都皺了皺眉頭,這是誰?

    李崖微微抬起頭,看著前方,一道身影緩緩地往這邊走過來,待得他看清來人的容貌,雙眼不由得微眯起來,趙山河來了...

    趙山河一步一步地走過來,隨著他靠近,李崖感覺到自己幾乎連頭都抬不起來...

    不過趙山河也就看了他一眼,旋即視線落在了葉修月等人的身上,搖頭道:「你們就這麼想死嗎?」

    「嚶,你說過的,武道必爭...」某隻嚶嚶怪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

    「那我也說過打不過就跑,你怎麼沒聽?」趙山河翻了翻白眼,這群朽木!

    「嚶...你沒說過。」葉小英理直氣壯地反駁道。

    「嗯?」

    趙山河瞥了一眼她,頓時嚶嚶怪就閉嘴不言了。

    「看下葉修月死了沒。」

    趙山河伸了個懶腰,這時候視線才落在李崖的身上,笑著道:「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第一軍校也未免太瞧不起我趙山河了吧。」

    「莫非以為我趙山河不敢殺半步宗師嗎?」

    隨著趙山河語氣中的怒意爆發開來,整個第一軍校的師生都下意識地低下了自己的腦袋。

    大概過了十幾秒,還是沒有人站出來。

    趙山河搖了搖頭,望向李崖的神色道:「看來第一軍校拋棄了你。」

    「並不。」

    李崖想要抬起頭跟趙山河對視,但他發現自己連抬起頭的資格都沒有,只能是咬著牙道:「我知道我是棋子,但我還是站了出來,趙山河,你敢殺了我嗎?」

    「有意思...」

    趙山河想了一下,頓時笑著道:「你跟陳往生是什麼關係?」

    「我是他最後一個徒弟。」

    原來如此...

    趙山河很快就想明白了一切,第一軍校擺明就是讓李崖來當棋子,而他自己也很清楚,這一切都是為了讓陳往生出手。

    「那差點把我感動哭了。」

    繼續!求



    上一頁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