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88章 前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88章 前夜字體大小: A+
     

      穆錫一臉茫然看著白牧野:“師……師父,您沒事兒吧?”

      白牧野皺了皺眉,盯著穆錫看了半晌,然后緩緩舒展開眉毛,笑了笑:“我給你講個故事……嗯,也不算故事,應該叫普及一點關于人類的知識。”

      穆錫委屈的道:“師父,真是我呀!我都不知道您說的是什么,什么八九……”

      白牧野揮揮手,打斷了他的話,道:“其實這浩瀚宇宙中,種族不計其數,文明絢麗多姿,漫長的歲月中,曾出現過無數驚才絕艷的種族。他們的文明也曾特別先進,科技文明、修仙文明、機械文明……等等等等,嗯,非常多!”

      穆錫一臉問號。

      白牧野接著道:“但你可知,為何最終,會是人類成為了這世界的主導者?或者說,人類文明延傳至今,幾經接近滅絕的魔難,但依舊堅持下來了?”

      “師父您說……”穆錫看似有些無奈,又有幾分好奇的問道。

      “那是因為,人類輸得起。”白牧野一臉認真的看著穆錫,微笑道:“還有,人類不管到什么時候,哪怕山窮水盡,也絕不會徹底放棄,哪怕深陷深淵,亦是心向光明。在失敗的時候,能坦然面對處境,并積極尋找破局之道。當然了,人類并非沒有缺點,不然也不可能被你們域外天魔群族給得逞。不過最終,獲勝的會是人類,你信嗎?”

      “師父,您這話……我沒法接,我,我也是人啊!”穆錫臉上露出苦笑,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解釋道。

      “既然這樣,你都不想說實話,那我也只能動手了。”白牧野抬起頭,淡淡道:“可能你心里面會覺得,憑借你如今的本領和身手,我沒辦法奈何你……準確的說,是你的八九玄功,我不可能破掉,但你錯了。”

      穆錫依然一臉無奈的表情:“師父,我真不知道您為什么會認定我不是我……這太荒謬……”

      白牧野再次看著他搖搖頭:“你知不知道為什么身為道祖的徒弟,當年我卻沒有拿到八九玄功?是因為我不擅長修煉這種神通么?不,不是的。而是我的道,可以很容易的破掉這門神通,只不過我跟任何人都沒有說過這件事。”

      “對了,這也是人類的優點之一!”

      “善于隱藏!”

      “之前整個人間會八九玄功的就只有我的同伴一個,所以我沒必要跑到她面前跟她說……嘿,我能破掉你的神通!”

      白牧野輕笑道:“這種行為很掉價的,你說是吧?”

      “但你不一樣,你不但不是我的同伴,還是我的敵人。”

      “師父……”穆錫看著白牧野。

      “夠了!”白牧野臉色冷下來,再次皺起眉頭,看著穆錫道:“如果不是剛剛感知到穆錫沒有生命危險,你道我會跟你在這廢話這么多?”

      “穆錫”終于沉默下來。

      過了一會兒,搖身一變,變成一個氣質高貴的艷麗女子。

      一頭金色長發,白皙的皮膚仿佛閃爍著光澤,身材也是極好。

      一雙大眼睛看著白牧野,道:“你真的看出我是假冒的?”

      面對這種幼稚的問題,小白甚至有點懶得回答她。

      “可我明明修煉那么多年,我覺得這功法天生就適合我!我的變化就連最好的朋友都分辨不出真偽,你又是怎么看出來的?”女子看著白牧野,眼中滿是求知欲。

      “我不是你老師,你也不是我的朋友和學生。”白牧野看著女子,面色平靜的道:“在我封印你之前,你需要如實回答我一個問題。如果你撒謊,那就不是封印……”

      正說著,女子身上的衣服突然間滑落……

      白牧野皺著眉頭,一道神念過去,女子身上被一層馬賽克給擋住。

      女子:“……”

      “你這招非常低級。”白牧野道:“再說你哪來的自信?”

      “你!”女子惱羞成怒的瞪著白牧野,看著擋住自己身體的那些“馬賽克”,臉兒都氣黑了。

      這家伙真是個混蛋啊!

      接近紅塵仙的強者,想要用神念變化出一件美麗的披風或是一個漂亮的小裙子都太容易了,你弄出來這么低級的馬賽克是什么鬼?

      低級的馬賽克配低級的我?

      這么一想,更氣。

      “你之前說的那個地方,有六道輪回材料,是不是真的?”白牧野一臉認真的問道。

      陰謀也好,陽謀也罷。

      關于六道輪回材料的線索,這些年的確讓他傷透了腦筋。

      整個浩瀚無疆的宇宙里,根本就沒有那種東西!

      那種純粹由法則形成的材料,在如今的天地法則之下,根本不可能生出。

      所以如果這女人說的是真的,那么,即便那地方有陷阱,他也要闖上一闖!

      早一點結束這一切,也可以早一點跟林子衿周游宇宙去。

      女人嘆了口氣,神念一動,掉落在地上的衣裙自動回到身上,然后沒好氣的道:“把這討厭的東西撤走!”

      下一刻,馬賽克消失。

      女人長出一口氣,差點逼死她這強迫癥。

      她優雅的坐在白牧野對面,有些傲然的道:“你這好像不是跟人請教的態度呢。”

      白牧野看著她:“你好像還不知道你的處境?”

      剎那間,幾道符文不知從什么地方突然生出,瞬間打入到這女人身體中!

      這女人反應也是極快,瞬間變化,也將自己變化成一道符文!

      不得不說,在修行八九玄功這方面,她的確有著極強的天賦。

      可惜她這種變化,在白牧野打出那些符文面前毫無用處。

      直接被封印在里面。

      當她變回女人模樣的時候,身上已經被符文徹底封印住。

      她一臉不服氣的看著白牧野,試圖掙脫開,可惜很快發現她那一身通天法力,完全沒有辦法動用了。

      不得不承認,對面這人,在符道上的修為,已是登峰造極。

      封印住她的符文究竟是一種什么能量她都不能分辨出來。

      “你要是還不說,我就殺了你,然后再去那地方看看,不管真假,和你都再無半點關系。”白牧野一臉平靜的看著她:“所以,鬧夠了的話,就正常一點。”

      “你這人……真是毫無風度!”女人一臉憤怒的道。

      “嗯。”白牧野點點頭,承認了。

      “那地方當然是真的!而且,我們群族的頂級強者還會守在那里!等你一現身,就會將你鎮壓住!就像你今天對待我這樣,不聽話就殺死你!”女人義憤填膺的道。

      “你在撒謊。”白牧野平靜的看著她:“真正的計劃,是我去那個地方尋找線索,然后你們的人趁機來到人間,把所有跟我有關的人都抓起來,用來威脅我。畢竟,我這種連徒弟死活都放在心上的人,肯定更在乎身邊的親人。”

      女人呆呆的看著白牧野,說不出話來。

      “所以,你告訴我的信息,其實是真的……”白牧野輕嘆一聲,忍不住苦笑起來,“說來也好笑,找了這么多年,最終竟然是生死大敵給我送來了相關信息。不過,我也不會感謝你們。”

      說著,他站起身,看著這女人道:“你雖然該死,但看在你潛伏人間這么多年卻沒有做出任何惡事的情分上,我不會殺你。你既然學了八九玄功,這神通還是有點用的。嗯,以后你可以當個小保鏢,跟在我女兒身邊保護她。”

      “你想的美。”女人冷笑著說道:“你敢放心讓我出現在你女兒身邊?”

      “你既然來人間這么多年,那么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古老的神話故事?”白牧野看著這女人,“曾經有一只猴子,也很桀驁不馴,后來,它頭上帶了一個金剛圈之后,就變得乖巧多了,一尊蓋世大妖,最后都成佛了!”

      女人一臉憤怒看著他:“我承認我接近你是任務,可我從來沒做過對你們人類不利的事情!你憑什么這么對我?”

      “笑話,你的任務是什么?你們正在做的事情,又是什么?你們想要把這人間變成什么樣子,自己心里沒點數嗎?”白牧野說完之后,直接伸手一點,女人嘴巴直接閉上,一句話都說不出。

      被白牧野隨手扔進小世界中。

      不久之后,白牧野找出被封印的穆錫,解開了他身上的封印。

      看見白牧野之后,穆錫倒是沒有劫后余生的慶幸,而是老臉一紅,一臉愧疚的看著白牧野:“師父……”

      “行了,別說了,我都知道了,以后自己注意一點。”白牧野沒有怪罪這個曾是自己同班同學的徒弟。

      以這女人的能力,穆錫中招再正常不過。

      “我知道了。”穆錫耷拉著腦袋,沉默了一會,忍不住問道:“師父,她……”

      白牧野瞥了穆錫一眼,似笑非笑道:“怎么,吃一次虧還不夠?”

      穆錫有些尷尬的道:“唉,真沒想到,但是……”

      “她活著呢。”白牧野看著他道:“不過很多事情你都不清楚,以后或許你會知道,你跟她,不合適的。”

      穆錫眸子里的光芒頓時暗淡下來,雖然沒太聽懂,但卻從白牧野少見的嚴肅中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忍不住問道:“我是不是闖了大禍?”

      “闖禍?”白牧野笑笑,搖搖頭:“不,沒有闖禍,以后你就知道了。”

      安撫了穆錫一番之后,白牧野將符龍戰隊一群人召集到一起。

      其實如今的符龍戰隊,準確的說,應該叫做白家軍的核心成員。

      張道明、紅綃、綠衣、子衿、問君、彩衣、司音、單谷、老劉、歐陽、大漂亮、寒冰雪……

      主要就是這群人。

      小顧雖然一直強調自己還是符龍戰隊中的一員,但說真的,他那境界,再拼命修煉幾百年,也很難突破到古神層級。

      或許依靠時間能慢慢追趕上來,但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其他那些同輩的朋友和父母親等長輩,也都漸漸遠離了他們這個核心圈子。

      感情沒問題,但在修為這塊想要跟上這群人的腳步,實在是太困難了。

      眾人一進這間會議室,就立刻感覺到不對勁了。

      平日里大家商量事情,雖然也都是帶有法陣的封閉空間,但卻很少能夠看見符文。

      這一次,眾人一進來,就看見空氣中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神秘符文。

      同時還有一股大道氣息彌漫在這個房間里。

      等所有人都坐好之后,白牧野開門見山的道:“六道輪回的線索找到了。”

      “真的?”

      “找到線索了?”

      “那太好了!”

      “什么時候出發?”

      眾人頓時都興奮起來。

      老劉看著白牧野道:“從哪得來的線索?”

      “域外天魔。”白牧野平靜的道。

      嚯!

      在場眾人瞬間安靜下來。

      全都一臉驚訝的看著白牧野。

      隨后,問君在一旁道:“明白了,他們看來比我們還急呢。”

      大漂亮說道:“會不會有什么陰謀?”

      “那還用說?那群邪惡的東西,能安什么好心?”單谷冷笑道。

      “我是這樣打算的。”白牧野沒有理會大家的議論和疑惑,直接說道:“我跟子衿、問君和彩衣四人,去那個地方。”

      “那我呢?”單谷看著白牧野。

      “還有我啊!”司音也抬起頭,樣子依舊還是那么萌,聲音甜甜的,似乎還是當年那個軟軟的大蘿莉。

      可實際上,如今的司音若是氣場全開,同樣宛若神女降臨一般!

      “你們兩個,還有師兄、漂亮姐、雪姐你們在家,有更重要的任務。”白牧野一臉認真的道。

      “這套路好熟悉……”單谷忍不住在一旁咕噥道。

      司音哼了一聲。

      當然熟悉了,他們還在少年時代,打比賽的時候每次大家都是這么忽悠她的——

      你的任務更艱巨!

      你的任務超級重要!

      結果呢?

      就是讓她在一旁看熱鬧而已。

      那時候還沒有瓜。

      很枯燥的好嗎?

      白牧野笑道:“放心吧,這次你們的任務真的很艱巨,我們走后,那些域外天魔必然會出現一股強有力的力量,至少要比曾經的天庭強大得多……他們一定會降臨人間,想要抓住你們,以及和我們有關的所有親朋好友。”

      白牧野道:“當然,我可以直接把你們全部帶走,把所有跟我有關的人,都帶在身邊。但第一,能夠擁有重建六道輪回材料的地方,我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夠全身而退;第二,即便我把所有和我們有關的親朋好友都帶在身邊,他們也一定會用整個人間的其他生靈來威脅。”

      “除非我們真能做到漠視世間眾生生死……可如果我們能做到的話,又何必處心積慮辛苦尋找重建六道輪回的材料?”

      白牧野自嘲的一笑:“為了成仙嗎?我不稀罕的。”

      聽了這話,大家全都沉默著苦笑起來。

      是啊,在座這些人,沒有一個是那種真正的冷血無情之輩。

      不正是因為性情相投,這群人才最終走到一起的嗎?

      “行,這任務,我接了!一定拼死守護這個世界!”單谷一臉認真的道。

      “嗯,誰敢來傷害我們的親人朋友,傷害這人間眾生,我就打死他。”司音也認真說道。

      “師兄……”白牧野看著張道明:“回頭你去聯系一下杜先生、風先生和姜先生他們幾個,暗示他們一下,他們也就懂了。”

      幾個老頭勸說白牧野成為天帝失敗,并沒有徹底放棄努力,但也都沒有太過激進。

      他們都重新回到了地球的昆侖內部世界,鎮守在那里。

      一旦人間有難,他們肯定會出手相助。

      “當然,也未必真能用得上他們。”白牧野看著眾人道:“這幾年,雖然六道輪回的線索沒找到,但頂級的符篆材料,我卻找到不少。設下一座困陣,還是不難的。”

      “放心吧,有我們在這邊守著,不會有太大問題的。”張道明說道。

      其實也只有小白和子衿才最清楚,張道明一身境界,也早已經達到大天神巔峰,卡在那里,無法繼續往上突破。

      這世界如今的法則,根本不可能產生紅塵仙。

      大天神絕巔,就是天花板!

      當然,大天神和大天神之間肯定存在著難以想象的巨大差距。

      有些大天神之間的差距甚至比普通人跟大天神的差距還要大!

      但不管怎么說,大天神這種境界,面對紅塵仙,終究還是吃虧的。

      所以萬無一失這種事兒,誰都不敢保證,小白也不敢。

      他只能盡量嘗試著,少出紕漏。

      眾人商定完了之后,白牧野和林子衿把女兒叫回來。

      “白小野,今天的作業寫完了嗎?”林子衿日常打擊詢問。

      白小野求助的看向一旁的白牧野。

      林子衿兇巴巴道:“別的都行,唯獨關于你的事情,你爹也不好使!”

      “咳咳,咱們叫女兒過來,不是問她寫沒寫完作業的,再說她也……”小白很想說女兒也用不著寫什么作業。

      白小野太聰明了!

      這些年收的最后一個徒弟,昔日的天后,如今的秦彩鳳,在那個世界生下來就夠厲害的了。

      白小野比她更厲害!

      神童什么的,放在她身上一點都不合適。

      因為小丫頭的智商,早已超神。

      白小野大名當然不叫白小野,這只是小名,但被眾人叫順嘴了,加上她自己也喜歡,漸漸的幾乎取代了大名。

      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而且這名字跟爸爸更接近,我喜歡!

      白牧野給了女兒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

      “媽,你指的作業,是什么作業?”白小野見求助無門,干脆耍賴道:“我的作業多著了,你是指修行上的?還是指日常生活中的?”

      “修行上的做了嗎?”林子衿問道。

      “沒有。”

      “日常生活中的呢?”林子衿板著臉又問。

      “也沒有。”

      “白小野你是不是皮癢癢了?”林子衿怒氣沖沖。

      “好了好了,她又不是不會……”白牧野一臉無奈的看著林子衿。

      他當然知道林子衿是故意嚇唬女兒的,白小野從小環境條件太優越了,她根本沒有那個機會去體驗林子衿跟白牧野當年的那種成長經歷。

      而且人也太聰明!

      才這么大點,但整個人通透得跟一個社會中打拼很多年的老狐貍似的。

      恰恰因為這個,林子衿才特別害怕她吃虧。

      “你就寵著吧!”面對白牧野,林子衿也是無奈的很。

      最后把女兒叫到跟前,一臉認真的道:“我跟你爸,要出一趟遠門……”

      “是不是很危險?”白小野沒有像以往那樣,嚷嚷著跟著去或者指責兩人出去玩不帶她,而是少見的安靜下來,看著父母幽幽說道:“我看見他們剛剛從這里離開,是不是發生什么大事了?”

      “放心吧,你在家乖乖的就好,我跟你爸,不會有事的。”林子衿摸了摸女兒的小腦瓜,然后從身上拿出一張符,說道:“這是你爸專門給你制作的一張護身符,不管到什么時候,只要你覺得有必要,就激活這張符,你爸爸一定會第一時間出現在你面前!”

      “哇,傳送符嗎?”白小野一臉驚喜,隨后皺眉看著這個不知什么材質制成的符篆,那上面神秘的大道銘文,她一點都看不懂。

      “記住,媽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收好它,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用它,知道嗎?”林子衿道。

      “放心吧媽,我知道了!”白小野點點頭。

      隨后,兩人又把女兒留在身邊,沒讓她到處瘋跑。

      讓小野鵝叔做了一桌子好吃的,一家三口,難得吃了一頓團圓飯。

      數日后,又檢查了一遍設置在人間的法陣,小白帶著子衿、問君和彩衣,四人一起,破空而去。

      他們走后很久,夜晚,滿天星辰。

      之前那英俊的金發青年才從古琴城的一個古老城堡里面走出來,望著天空閃爍的群星,喃喃道:“就要開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
    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