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84章 祥和元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84章 祥和元年字體大小: A+
     

      大符篆師正文卷第六百八十四章祥和元年祖龍歷,英武九十九年。

      秋。

      太上皇李英傳位于太子李睿,改國號為祥和。

      這一年,新帝李睿十六歲。

      登基那天,全帝國直播。

      萬眾矚目中,年輕的新帝不茍言笑,看上去十分穩重。

      整個祖龍帝國,無數人歡呼著、恭喜新帝登基。

      他們是經歷過劫難的一代人,對英武帝充滿尊敬,但對這位祥和新帝……更是充滿信心。

      年號改成祥和,這人間距離安詳和平……還會遙遠嗎?

      所以即便這位新帝登基之前幾乎沒怎么出現在公眾視線當中,但還是受到了萬眾歡迎。

      但其實,他一點都不開心。

      時間退回到登臺之前十分鐘,他還在跟自己的姐姐——皇室長公主李瑾,在那講條件呢。

      “姐,求你了,你去當女皇吧!行不?我想找小野,我想跟她一起修行啊,我還想……”

      “想你個頭啊想!”

      皇室長公主李瑾毫不客氣的打斷眼前即將登基稱帝的太子弟弟,瞪著他道:“白叔叔和林阿姨一天防你跟防賊似的,心里沒點數嗎?還有你個禽獸,小野今年才八歲!你到底怎么想的?那小丫頭片子跟林阿姨一樣,兇得要死,她要是以后嫁到皇室,你還不得被吃的死死的?”

      “可是……我愿意啊!八歲怎么了,我可以等啊!”

      這個可憐的娃,比他爹登基的年齡還小。

      關鍵是李英不想等了。

      當皇帝早就當膩了。

      這還是因為頭一胎是個女兒,而且對權勢毫無興趣。

      不然的話,李瑾怕是早二十年就成為帝國女皇了!

      李英跟皇后用了很多年才成功要了一個兒子,今年剛滿十六歲,就被他迫不及待的一腳踹到皇位上去。

      李英則準備帶著皇后,常住白家莊。

      他們這一家子,從李英這一代開始,就沒人真個愿意當皇帝。

      無論是當年的大皇子,還是三皇子,其實對那位置的興趣都沒多大。

      到如今天下大定,李氏皇族皇權穩定,全民修行的時代,皇族更是熱衷于修煉,真心沒人樂意當皇帝。

      太子李睿,從小就經常在白家莊廝混。

      跟小他八歲的白家公主白小野也算是青梅竹馬,只是人家小野始終把他當哥哥看。

      再說了,一個八歲的小孩子懂個屁啊。

      李睿這小混蛋好幾年前就盯上白小野。

      還大言不慚的說,白叔叔跟林阿姨當年不就是這樣青梅竹馬一起成長起來的?

      呸!

      一個修煉天賦相對普通,只能淪落到去當皇帝的人,也想惦記我家姑娘?

      門兒都沒有!

      這話肯定不是小白說的。

      是林子衿對李英說的。

      李英覺得好扎心,但也不得不承認,這話說的太特么對了。

      李睿的天賦在“白家軍”中的確不怎么樣。

      跟劉志遠和姬彩衣的兒子,今年六歲的劉鵬比起來,就差太遠了。

      跟單谷和歐陽星琪的兒子,今年同樣六歲的單飛也同樣沒法比啊!

      人家才六歲,一身修為就已突破至尊,沖著超凡入圣去了。

      白小野才八歲,就已經超凡入圣,成為真正的圣域強者,更是沒法比。

      說到底,不需要多少年,這群人跟如今連帝級修為都沒到的李睿,就是真正的仙凡相隔。

      李英當然希望能跟白老大結成親家,可惜,差距太大了!

      只能寄望于什么時候白老大跟林哥再生個兒子,然后過個幾年,他跟皇太后努力生個女兒,嫁到白家……

      時間回到登基現場。

      幾乎所有帝國頂級權貴全都來了。

      曾經的神龍、滄海皇室,如今的祖龍“老牌”貴族那些人也紛紛到場。

      時間其實并未過去多少年,但這兩個皇族中人,早已沒人想著去復國這種根本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了。

      所以都老老實實,安于現狀,做個頂級貴族。

      曾經的攝政王李彧,也來到現場進行觀禮。

      李彧如今一身修為,依然踏入下位神領域!

      看上去非常年輕英俊。

      依舊年輕貌美的秦冉冉出現在他身邊,一舉一動,都流露出高貴無比的氣質。

      這種場合,自然少不了符龍戰隊的一群人。

      一群熊孩子,圍著新一代的大姐頭白小野在轉。

      小白小野兩歲的劉鵬跟單飛堪稱哼哈二將,死死守在白小野身邊。

      “待會兒李睿那混球要是敢來騷擾小野姐姐,咱倆就干他!”單飛一臉認真的對身邊的劉鵬說道。

      “他不敢的,今天是他的大日子,全天下的人都看著他呢,他沒那么大膽子。咱們也是,不能輕舉妄動,萬一被問君阿姨她們發現咱們惹禍,那就慘了!凡事必須謀定而后動!”劉鵬也是一臉嚴肅。

      “唉,還是司音阿姨最好了!”單飛俊俏的小臉滿是惆悵。

      “你們兩個幼稚不幼稚?”粉雕玉琢,漂亮到令人看一眼就不忍挪開眼神的白小野撇撇嘴,瞪了身邊哼哈二將一眼。

      “小野姐姐,你爹什么時候娶問君阿姨?趕緊把她收了吧!她太可怕了,簡直就是大魔王……”單飛小聲嘀咕。

      “你懂什么,真正的大魔王其實是我爹!”白小野一臉認真的解釋道:“再說那是大人的事兒,我才不管,反正我學習好,又乖,沒人責罰我,你們倆被收拾,那是活該!”

      單飛小心的看了一眼大人那邊,然后看著劉鵬:“其實你媽也嚇人啊!”

      劉鵬翻了個白眼:“這個用你說?”

      一群小屁孩在那邊嘀嘀咕咕,又怎么可能瞞得過一群境界無限接近紅塵仙的大人?

      不過這群人全都裝作沒聽到的樣子。

      沒辦法,幾個熊孩子比當年的他們優秀太多,也成熟太多。

      只要不是笨蛋,生長在這種家庭里,各方面的才能用膝蓋去想也不會差。

      尤其白小野,這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小丫頭,更是優秀到令人感到恐怖的程度。

      如果不是小白跟林子衿故意壓著,八歲的白小野怕是早就突破進無上領域。

      這個純粹的新生命,完全集合了小白跟子衿兩人各自的優點,無論精神力還是靈力,一出生就高得嚇人。

      這時候,新帝的加冕儀式,已經到了最后階段。

      只要李英親手給兒子帶上象征祖龍帝國皇帝的冠冕,這一切就算塵埃落定。

      沒有人突然間出現在這里鬧事。

      畢竟這地方今天幾乎集合了整個人間的最強力量。

      當冠冕戴到李睿頭上那一刻,這位年輕的新帝,還是忍不住流下了淚水。

      不知情的都以為這是激動的。

      畢竟,這是一個掌控著無數文明的超級帝國!

      能成為這樣一個帝國的皇帝,那是何等榮耀的一件事情?

      可知情者都清楚,這小子是因為從此以后被套上束縛而落淚。

      唉,學學你爹吧,趕緊找個溫柔嫻淑的皇后,多生幾個兒子,挑一個優秀的繼位,然后你就自由了。

      不過想娶白小野?

      還是算了吧!

      不說別人,劉鵬跟單飛那一關就沒人能過得去。

      加冕儀式算是官方活動,大家都保持著風度和嚴肅。

      不過隨后的皇家閉門晚宴上,就不需要繃著了。

      無數符龍戰隊這邊的故人跑來跟小白敬酒。

      他的徒弟們,以及如今已經開始在帝國各個行業嶄露頭角的徒子徒孫們。

      還有當年收下的那些收下們。

      就連魯大師這種記名弟子都跑來湊熱鬧。

      這就是人間應有的樣子。

      如果沒有那群域外天魔的話,會更好。

      小白依然是以水代酒,來者不拒。

      喝水他就沒怕過誰!

      這些年來,各個人間位面,無數文明中的符文地府,也聚集了無量計的生靈。

      六道輪回一日不成,這種符文凝聚出來的地府就一日不能撤掉。

      南方大天神和紫光神子對掌控六道輪回也是越來越熟練。

      有時候就連小白都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夜深人靜,他靠在床頭,林子衿枕著他的肩,輕聲道:“哥哥,你有心事?”

      白牧野笑笑,道:“六道輪回一天沒有建成,我就一天無法心安。還有那些域外天魔,咱們找了這么多年,依舊沒有半點蹤跡,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我始終懷疑,當年天云前輩從天外天回歸,是跟這群域外天魔有關,但無論那些域外天魔的藏身之處,還是天外天的入口,我們都完全沒有辦法找到。”

      “如今那些符文地府雖然能勉強代替六道輪回,但卻需要南方和紫光他們付出無盡的精力……”

      白牧野嘆息一聲:“時間久了,我怕符文地府能堅持,但他們堅持不住啊!”

      林子衿嗯了一聲,道:“這的確是個問題,就算他們能永遠保證公正不阿的態度,可生靈的數量太多了,哪怕有漂亮姐和雪姐她們設計的系統,也有些忙不過來。你說,咱們要不要去一趟地獄?”

      “去地獄?”白牧野眉梢微微一挑。

      “地獄不是還隱藏著一個超然存在嗎?咱們去跟他請教一下如何?還有,你還記得吧,小顧的父親,先皇陛下……不是也在那邊嗎?”

      林子衿一條胳膊搭在白牧野腰間,輕聲說道:“這件事,咱們始終沒跟他說,他還不知道呢。”

      太上皇李英,如今常住白家莊,讓大家叫他小顧……

      這家伙實在太想追上來了,平日也一直以符龍戰隊一員自居。

      “要不,咱們帶著李英,去一趟地獄?說不定真能找到他父親。”白牧野道。

      “嗯,我覺得可以。”林子衿積極響應。

      其實也是在家呆的太無聊了!

      這些年來,一直風平浪靜。

      看上去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了一樣。

      可天帝隕落那一戰中出現的那群域外天魔,卻讓大家有種如鯁在喉的感覺。

      大家都清楚那群人是在等……等六道輪回重建那一天。

      所以都想提前找到他們,徹底清除掉,永絕后患。

      小白當時還在那群人身上留下追蹤符文,但后面想要尋找,卻發現那些符文像是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中了。

      想要找到對方,根本不可能。

      至于修煉,如今第一梯隊的這些人,都已經到了大天神和紅塵仙的臨界點上。

      別說眾人,就連小白都無法突破那道關口。

      戰力早已達到紅塵仙的層級,但境界,就是上不去。

      這也是天地規則造成的。

      小白自己也明白,除非六道輪回重建成功,真個人間徹底恢復正常運轉。

      但建設六道輪回的材料,更是無法尋找。

      這宇宙很大,隱藏著無盡的秘密。

      小白這些年帶著子衿和符龍戰隊的其他人也曾走過很多地方。

      甚至還發現了許多過去未曾發現的強大文明。

      但關于六道輪回材料的線索,卻是毫無頭緒。

      這些年小白深居簡出,外人也根本接觸不到。

      所以,之前那氣質高貴的域外天魔女子,雖然早已來到人間,并通過努力擁有了一定的名氣,但想要接近小白,給他關于六道輪回材料的線索信息,根本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化名雅典娜的域外天魔女子如今已是一家大集團的董事長,原本這次新皇登基,她處心積慮的弄到一張觀禮門票,想通過這次機會接近白牧野。

      可沒想到的是,她的觀禮入場券,是在最外圍!

      而白牧野那群人,卻在最核心區域。

      要么硬闖,要么就完全無法接近。

      雅典娜躺在放滿玫瑰花瓣的浴缸中,手邊放著一杯紅酒,音響里放著秦冉冉的動聽歌聲。

      水有些熱,讓她白皙無比的皮膚有些微微發紅,酒沒少喝,兩頰也是一團火熱。

      她一雙眼有些迷離著,喃喃道:“人間真是很美好,這樣的人間……為什么不能共有?憑什么沒有我們的一席之地?”

      她瞥了一眼自己在鋪滿玫瑰花瓣的水中的身體,有些羞惱的道:“這樣美麗的一具身體,無數男人都想要,為什么連接近你都做不到?”

      下一刻,她從水中站起,身上的水分快速被蒸干,披著一條浴巾,走出浴室。

      看著仿佛從天而降出現在她房間里的一個英俊男人,面色冰冷的道:“你不應該在這種時候過來。”

      “是因為你在洗澡?”那英俊男人一頭金發,一雙碧藍的眼里帶著幾分邪魅的笑容,淡淡道:“你知道,我對女人沒興趣的。”

      “不是因為我在洗澡,而是因為,太危險。”女人裹著浴巾,坐在椅子上,拿起旁邊桌上的一盒煙,優雅的點燃一支,看向依舊站在那的英俊男人:“來催我的?”

      “是的,主上聽說那個人這些年一直沒找到任何線索,有些急了。這種事并不難,為什么你做不好?”

      英俊男人看著女人:“后面那句,是主上說的。”

      “主上說的?”女人有點慵懶的靠在椅子上,兩條又白又長的腿交疊著,眼睛微微迷離著,道:“要不……你試試?”

      “我?我是男的!”英俊的金發帥哥一臉懵,還有點惱,看著女人道:“你認真一點,把你的腿往回收一收,別對著我擺出這樣一副任君采劼的樣子行嗎?你有本事你去對著那姓白的這樣啊!”

      女人翻了個白眼,冷笑道:“要有那機會,用得著你提醒?老娘連他人都看不見好嗎?”

      老,老娘?

      男人更懵了,一臉呆滯的看著她。

      半晌才忍不住搖頭嘆息:“怪不得昔年魔主曾說過,人類其實比我們域外天魔可怕多了。你這才來人間多久?就已經變化這么大。這要讓你在人間住個千百年,你還不得被徹底同化成人類?”

      “當個人類也挺好的嘛,”雅典娜微微抿著嘴,將手中小半截煙頭按在煙灰缸里,抬頭看著男子,“我現在甚至有點……不想當魔了呢。”

      “你別鬧!”男子有些生氣的道:“你不要因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就這么不當回事。萬一主上回頭發火,要殺你不過一念之間!”

      雅典娜咯咯一笑,搖身一變,道:“是么?”

      男子頓時被嚇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人,一股涼氣從身上冒出來,直接沖到頭頂。

      兩腿都被嚇得有些發軟。

      眼前人發出一道冰冷而又深沉的聲音:“是這樣子的一念之間嗎?”

      “你……你瘋了!”男人那一頭柔順的金發都差點嚇炸毛,深吸一口氣,看著女人道:“這功法你既然已經修煉成功,為什么還不行動?”

      女人滿意的點點頭,又變回本來模樣,身上裹著浴巾,翹著二郎腿坐在那,再次點燃一支煙,道:“直到現在,我才終于確定,的確沒問題了呢。”

      男人愣了一下,隨即點頭道:“我明白了!你剛剛突然間變化成主上的模樣,連我都給騙過,說明回頭你變成別人的樣子,也能騙過那姓白的!”

      雅典娜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答對了,但是沒有獎勵!”

      男人并不在意這種調侃,走到窗邊說道:“主上能不能力挽狂瀾,將這人間占據,全都看你的了!”

      “放心吧,又不是沒給他們人類當過女神。”女人微笑著,眼中充滿自信。

      ……

      小白帶著林子衿和太上皇李英……嗯,也就是小顧同學,三人悄然離開飛仙星。時隔多年,再次踏上前往地獄之路。

      他們走的很隱秘,即便白家莊里面的那些人,也都不清楚他們已經離開。

      這些年,大漂亮跟寒冰雪設置的監控系統,攔截了無數次對白家莊園這里的網絡入侵。

      至于神念入侵……更是不計其數。

      大家甚至都懶得去查找究竟是什么人想要窺探這里了。

      反正好奇者有之,居心叵測者亦有之。

      看就看,又看不見什么。

      如果真有人膽敢入侵,小白不斷更新換代的那些符陣可定可以給對方一個最熱情的歡迎儀式。

      即便如此,他們離開的時候還是很小心。

      行蹤這東西,就要讓人捉摸不透才好。

      就在三人準備離開飛仙的時候,小白突然停下腳步,微微皺眉,望向腳下的飛仙星。

      “怎么了?”林子衿問道。

      “我在剛剛那一瞬間,好像感應到當年我留在那群人身上的符文波動了。”白牧野微微皺眉。

      “咦?那些人來飛仙了?”林子衿眼睛瞬間就亮了。

      當年她生孩子,沒能趕上那一場戰斗,心中一直引以為憾。

      如今聽說當年那些域外天魔又來了,頓時戰意盎然。

      太久沒打架了,尤其那把從天帝那里拿回來的武器還沒有用過呢。

      霜刃未曾試,這可不行。

      總要找機會砍幾個開開刃。

      “又沒了。”白牧野道。

      林子衿:“……”

      她一臉審視的看著白牧野:哥哥你逗我呢?

      小白同學也不禁有些尷尬,但還是認真說道:“剛剛那一瞬間,的確生出一種感應,對方身上肯定有什么東西能遮掩住我的符文。剛剛不知為什么,暴露了那么一瞬間。”

      林子衿可憐巴巴的看著白牧野:“不能把他們揪出來嗎?”

      白牧野搖搖頭:“很難,不過你可以給漂亮姐留言,讓她留心一點,篩查一下最近這幾年飛仙星上的可疑人物。我總覺得,對方可能已經潛伏到我們身邊了。”

      “唉,真是的,”林子衿一臉遺憾,撇撇嘴,“藏頭露尾,真沒意思!咱們還是去地獄玩吧!”

      小顧同學在一旁都有點不敢說話,顯得非常弱小無助可憐。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
    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