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83章 以水代酒,不醉不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83章 以水代酒,不醉不歸字體大小: A+
     

      事已至此,小白覺得多跟這群人說一句話都累得慌。

      實在沒什么意義。

      就像剛剛被業火燒死的偽天帝一樣,放了那么多狠話,那么多激怒別人的話,最后還不是被一把火直接給燒死了?

      紅塵仙怎么了?

      就能不死了?

      不作妖應該是不死的,但怎奈欲壑難填。

      想要的東西太多了,無論怎樣都無法滿足自己那顆膨脹的心。

      這世上總有那么一群人,天資卓絕,聰慧無比,但卻自視甚高,從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總覺得可以通過強權來壓制別人。

      這類人的下場,終究不會太好。

      眼前這群人的來歷,小白也已經猜到——

      昔年遺留在人間的那些域外天魔!

      這是真正的死仇。

      完全不存在任何和平共處可能的仇敵!

      他們隱藏在這世間多年,跟偽天帝暗中勾結,達成合作協議,卻又在最后關頭毫不猶豫的拋棄了對方。

      想想那位偽天帝,著實活的挺可憐的。

      見光死。

      小白此刻面對這群域外天魔,一句話都不想多說。

      無論打不打得過,這一戰,都將不可避免。

      氣質高貴的女子有些意外的看著白牧野,一雙漂亮的眸子里帶著幾分笑意,道:“我們不是仇人,為什么要打?”

      小白聽了這話差點笑出聲,他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

      這就像一頭餓狼跑到羊面前說放心我肯定不吃你是一個道理。

      要么是不餓,要么就是不想現在吃。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理由。

      姜無涯和風老祖以及杜老祖三人,此刻帶著人來到白牧野身邊,看向對面這群年輕男女。

      他們臉上都帶著一抹凝重之色。

      域外天魔,不屬于這個人間,不屬于這個世界。

      自從太古時代降臨人間,就成了殺戮和死亡的代名詞。

      別看他們樣子跟人類一般無二,但都屬于另外一種生靈,在基因上跟人類沒有任何關系。

      沒想到這群人竟然會在這種時候露面。

      問君和彩衣等人,此時業已打掃完戰場,回到白牧野身邊。

      冷眼看著對面這群年輕的男女。

      這時候,一個相貌十分英俊的青年男子開口道:“你們不要誤會,我們真不是你們的仇敵,我們的人,正在和你們的諸天神佛談判。等回頭談判結束,我想,我們應該可以在這個世界和平共存下去。”

      白牧野忽然想起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天族強者天云。當時想不通他為什么會從天外天回歸人間,如今猜想,十有八九跟這群域外天魔有關。

      這群人釋放出的這種善意,在小白一群人看來,肯定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如果兩個種族真的可以和平共存,諸天神佛又怎會在天外天鎮守萬古歲月?

      只是他們為何不出手,小白卻是有些猜不出。

      他看著對面幾人,沉聲道:“沒什么好說的,要么打,要么就滾遠點,不要出現在我們面前。和你們沒什么好說的。”

      這時候,對方另一個女子呵斥道:“叫你一聲白帥,是看在你曾經英武蓋世的份上,但不要不知好歹,我們今天已表現出足夠誠意,沒有趁機對你們出手。不然你們以為能這么容易殺掉那些人么?”

      問君冷冷道:“那你們就出手吧。”

      那女子還想說什么,被氣質高貴的女子攔住,她笑吟吟,看著問君:“抱歉,我的姐妹脾氣不太好。不過我們真的沒什么惡意。而且也沒有欺騙你們,說的都是實話。”

      “實話也好,謊言也罷,我們不歡迎你們。”問君淡淡道:“要么就打,要么就滾。”

      “你……”剛剛那脾氣暴躁的域外天魔女子眉毛豎起來,身上有強大殺意彌漫開來。

      “不要沖動。”氣質高貴的女子輕輕安撫一句,然后深深看了白牧野一眼,道:“既然白帥對我等成見依舊如此之深,那我們離開便是。不過,有朝一日,諸天神佛歸來,宣布與域外天魔和平共處,白帥到時候,可不要感覺太驚訝哦!”

      說著,拉了一下那依然憤憤不平的女子,一群人飄然離去。

      直到她們那群人身影徹底消失,眾人都有些失神。

      就這么走了?

      一群跟天帝合作的域外天魔,來到這里,對天帝之死視而不見,還主動對他們示好,即便被惡語拒絕,依然保持著極度的克制,告辭離去……

      這真是一群域外天魔?

      “肯定有陰謀。”風老祖淡淡說道。

      “沒有才叫怪事。”另一個紅塵仙杜老祖在一旁說道。

      這時候,姜無涯看向白牧野:“白帥,如今人間已徹底平定,我等想要問一聲,白帥何時稱帝?”

      “稱帝?什么稱帝?”白牧野頓時一愣。

      姜無涯道:“自然是天帝!”

      “我沒興趣。”白牧野當場拒絕。

      “古天庭式微無盡歲月,也該真正重現人間了!”姜無涯言辭懇切,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天帝之位,歷來大功德者居之。如今這人間,除白帥之外,還有誰有資格坐這位置?”

      “為什么非要有個天帝?”白牧野看著姜無涯,表情平靜的問道:“為什么非要有個天庭?”

      姜無涯愣在那里,似乎想說什么,但一肚子話,卻突然有種說不出口的感覺。

      這時候,風老祖看著白牧野道:“偌大人間,生靈無量計,六道輪回,也需要專人去管理,沒有一個完善的組織,終究會出問題。”

      杜老祖也道:“天庭還是很有必要重建的。”

      白牧野道:“那就等一個有大功德的人出現,大家選他便是,但我不是那個人,也沒有半點興趣。”

      這么多年,好容易當爹了,有了自己的小棉襖。

      他還想從今后帶著老婆孩子周游宇宙去呢,權勢這種東西,他從來都不喜歡。

      當年是這樣,現在依舊如此!

      還是曾經那個少年!

      這時候,姜無涯突然間做出一個令人意外的舉動。

      他直接跪在白牧野面前,道:“懇請白帥登基天帝!”

      隨后,風老祖和杜老祖也直接跪在他面前,齊聲道:“懇請白帥,登基天帝!”

      白牧野瞪著他們:“這還帶趕鴨子上架的?不行不行,我不答應!”

      說著身形一閃,化成一道光芒,直接往人間方向遁走。

      想強迫我成為這世間所有生靈的超級大保姆?

      想什么呢?

      簡直天真!

      我才不干呢!

      姜無涯跟風老祖和杜老祖這三位紅塵仙當即就傻了眼,忍不住面面相覷起來。

      這咋辦?

      他們等待萬古,唯一看好的一個人,竟然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們!

      拒絕成為人間無量計生靈的主宰者!

      這是他們之前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情況。

      這時候,張道明一臉認真的建議道:“我們這群人當中,其實也有人適合那個位置的。”

      姜無涯站起身,看了張道明一眼,搖搖頭:“你不行,雖然你曾做過神族天帝,但你根本不適合……”

      張道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我沒說我呀,什么天帝,我更沒興趣好嗎?我說的人是他!”

      說著,他一指彩衣身旁的老劉,一臉認真的建議道:“他才是真正適合的人!”

      我?

      天帝?

      老劉被嚇壞了。

      看著張道明:“明哥,別這樣,我早年迷戀權勢那是因為我想配得上我媳婦。結果就因為這一念之差,你知道我丟掉了多少東西?如今我拼命追趕,傾盡心血,依然還有巨大的差距。所以我肯定不行,德不配位,必有災殃。我去看我大侄女了!”

      說話間,嗖的一下,化虹逃走。

      彩衣緊隨其后,聲音歡快地道:“等等我!”

      單谷和歐陽星琪收拉著手,溜溜達達開溜。

      司音癟著嘴看了一眼那兩對,回頭對問君道:“咱們也走吧!”

      問君笑起來:“好!”

      隨后,所有人全都一哄而散。

      只留下三個風中凌亂的紅塵仙跟一群茫然的古天庭舊臣。

      居然有人不想當天帝?

      還是一群!

      這世界到底怎么了?

      在場這些人,如果真的能被天地認可,成為人間萬靈共主,肯定毫不猶豫啊!

      雖然那意味著無盡的責任,可也意味著無盡的好處好嗎?

      僅是那功德護體,萬古不朽,就足以讓他們為之付出一切了!

      姜無涯呆呆看著人間方向,忽然苦笑起來:“或許……這就是我們這些人,和他們的差距吧。”

      “昔年戰死之后,能不留遺憾的被葬下,如果沒有被喚醒,怕是到今天都不會重現這世間……以前不明白,如今終于有點懂了。”風老祖一臉唏噓。

      “那群域外天魔……到底什么意思?他們的表現,太詭異了!”杜老祖在一旁說道。

      “不知道,不清楚,就算有問題,也與我們這群人沒關系了。”姜無涯苦笑一聲,看著風老祖和杜老祖道:“萬古光陰匆匆而過,就在剛剛突然感覺到無盡的疲憊,我想,我要去休息一段日子了。當個閑云野鶴其實也不錯。”

      “你,就這樣放棄了?”風老祖看著姜無涯,一臉認真的道:“不想重現古天庭的輝煌了?”

      “其實我們無數年來,始終活在一個虛幻的幻想世界當中。”姜無涯嘆息道:“不僅是我,天帝也是如此。大家都活在幻想的世界中,以為躲在幕后,可以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可實際上呢?簡直好笑!”

      他看著風老祖和杜老祖:“你們不覺得特別好笑嗎?天帝處心積慮,喚醒白帥這群人,自以為能將他們掌控在手中。結果怎樣?紅塵仙又如何?簡直不堪一擊啊!”

      風老祖和杜老祖也全都一臉唏噓。

      的確是不堪一擊。

      他們還以為會有一場慘烈的驚世大戰,結果三下兩下,就被白牧野給直接陰死。

      雖然事情已經結束,可仔細想想過程,卻足以嚇出他們一身冷汗來。

      被天帝視作最穩妥的九霄祭壇,對白帥那群人來說,如入無人之境!

      那些大藥、兵器都被替換掉,他卻沒有半點察覺!

      到最后只剩下手中那盒子……明擺著也不可能是真的了,卻心存最后一絲幻想,在那群域外天魔的催促和鼓動之下,打開了盒子,然后被盒子里的業火生生燒死。

      成了劫灰!

      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他們甚至會認為那群域外天魔是白帥那邊的人!

      明明跟天帝是一伙的,最后卻給白帥來了一次神一樣的助攻——沒有他們的催促,天帝當時真的未必會開那盒子。

      “你這么一說,還真是,只能說,最厲害的是天道!”風老祖輕聲嘆息著:“諸天神佛都有遭劫時,唯有天道永恒不可抗。”

      “所以,散了吧,咱們就期待著,有朝一日,六道輪回重建,這人間徹底恢復正常。到那時,又會慢慢出現新的紅塵仙。然后總有一天,天庭還會再度出現在這世間。”姜無涯道。

      “紅塵仙多了,天庭自然也就有了。”杜老祖點點頭:“所以,我們現在為何不去白家討一杯酒喝?”

      風老祖笑道:“就怕被人給趕出來啊!”

      姜無涯看著他道:“你不會,他可是你女兒的師父!”

      風老祖苦笑著搖頭。

      姜無涯忍不住嘲諷道:“你這老東西,千萬別得了便宜賣乖,若非這段因果,你當你風家能存?”

      杜老祖在一旁連連點頭,深表同意。

      風老祖也是無言,因為這話也是事實。

      此時,白家已是無比的熱鬧。

      一場并不驚心動魄的戰斗就這樣結束了,同時結束的,還有整個人間所有的內部紛爭。

      所有人都很開心。

      即便還有那么多域外天魔存在于這個世間,但那又能怎樣呢?

      要打就來打,不打就滾遠點!

      這就是小白和一群同伴們的態度。

      這還是他們如今境界不夠,不然打不打,可就不是那群域外天魔說了算的事情了。

      隨著姜無涯等人隨后趕來,白家這邊的宴會,變得更加熱鬧起來。

      白家的小公主則在嚴密的保護當中,被奶奶和姥姥嚴格看管起來,決不允許其他人隨便亂抱。

      沒辦法,叔叔阿姨之類的人太多了!

      就連小白回來,也只抱了不到十分鐘,就被老娘從懷里搶走。

      “一看你就不會抱孩子!”

      小白只能在心中腹誹:說得好像您多擅長……

      隨后的宴席上,姜無涯等人雖然不再提讓小白登基成為天帝的事情,但還是談起了那群詭異的域外天魔。

      “這件事,說不定也沒有那么復雜。”老劉站出來,一臉認真的分析道:“偽天帝唯一能控制我們這群人的東西,就是那些鑰匙。你們再想想當時那群域外天魔是怎么跟天帝說的?”

      眾人都沉思起來,老劉道:“他們催促天帝使用鑰匙!”

      他看著眾人:“也就是說,在那個時候,那群域外天魔還是想弄死我們的!”

      “好像還真是……”單谷在一旁道。

      老劉接著說道:“結果,天帝打開了盒子,燒死了自己……到那一刻,那群域外天魔就清楚,他們大勢已去了!”

      “之前他們也不了解我們這群人的戰力究竟到了一種怎樣的境界,今天這一戰,他們算看明白了。偽天帝那邊雖然四個紅塵仙,但沒用。”

      姜無涯在一旁點點頭:“你們的戰力,連我們都感到驚訝。雖然境界沒有那么高,但戰力卻絲毫不減當年。今天就算真跟那群域外天魔打起來,不算我們,都未必會落下風。”

      這時候,白牧野突然說道:“今天來的這群,肯定不是最強的那批。”

      “怎么可能?我試探過,他們每一個人都有紅塵仙的實力呀。”杜老祖在一旁驚呼起來。

      白牧野搖搖頭:“不,他們沒有。如果我沒猜錯,他們應該是昔年滯留人間那批域外天魔的后人。今天過來的目的,是想見證天帝成功鎮壓我等,并不是來幫忙打架的。真正的大戰,還在后面。”

      “你是否發現了什么?”彩衣看著白牧野問道。

      白牧野點點頭:“他們身上的紅塵仙道,是別人灌注上去的。如果今天打起來,我有信心一個人打他們全部。”

      眾人當即一陣無語。

      這話忒霸氣了。

      可偏偏沒人覺得他是在吹牛。

      這話要單谷說,指定沒人信。

      “那你當時為什么沒有攔住他們?”問君問道。

      說實話,她之前真沒發現這個問題,如果叫她發現,那群域外天魔今天想走,根本不可能。

      白牧野笑笑:“殺一群小魚小蝦有什么意思?干嘛不放長線釣大魚?”

      問君微微蹙眉,看著白牧野:“你是說,要把他們背后那些真正的域外天魔釣出來?”

      白牧野點點頭,道:“那群大個的之所以都還隱藏著,沒有任何動作,其實只是在等,等六道輪回重建的那一刻。”

      他端起手中的一杯水,沖著眾人示意:“那一刻一天沒來到,那些域外天魔就一天不會有動作,他們的目的,其實跟那偽天帝沒什么分別,無非是想要這份功德罷了。只不過,他們要比偽天帝更有耐心!今天是我女兒出生的大喜日子,這些事情,咱們就不討論了。來,我以水代酒,今天就喝個痛快!不醉不歸!”

      以水代酒,不醉不歸?

      眾人一頭黑線的看著白牧野,都在琢磨著這么不要臉的話,小白究竟怎么說出來的?

      太無恥了!

      單谷最先跳出來,怒道:“我還就不信了,誰都不許使用法力,誰用誰小狗!也不許上廁所,誰去誰輸!來來來,白哥,我喝酒,你喝水……看誰先受不了!”

      半個小時之后。

      歐陽一臉無語的看著趴在桌子上的單谷,瞪著小白道:“他可是你弟弟,你這也太欺負人了呀!”

      眾人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唯有小白不笑。

      因為他一張嘴,水就會噴出來。

      ……

      宇宙深處,一片能量無比躁動,法則跟外面完全不同的空間內。

      那群域外天魔從遠處歸來。

      進入到這片空間內。

      空間里,到處都是這種躁動的能量,隨便一道射線,威力都相當可怕。

      即便是大天神境界的生靈,在這里也要小心翼翼。

      為首那氣質高貴的女子,直接朝著最核心區域飛去。

      在那里,一尊巨大無比的身影,被無數秩序鎖鏈鎖在那,動彈不得。

      那無數恐怖的能量射線,全都是從那些秩序鎖鏈中散發出來的。

      “如何?”那道巨大身影散發出一道冰冷神念。

      “回主上,您所料果然不錯,天帝死了,白帥轉世身根本不信任我們,如果不是屬下強行克制,定會與他們發生激烈沖突。”

      “那樣,你們就回不來了。”巨大身影道。

      氣質高貴的女子低著頭:“是的,他們真的很強大,所以屬下忍住了。”

      “很好,我們要有耐心。那個身體中流淌著古天庭之主血脈的人是個廢物。早就看出他是個廢物,卻沒想到,他連給那群人造成一點困擾的能力都沒有,太無用了!”巨大身影的神念波動無比浩瀚,隆隆作響。

      即便被秩序神鏈封鎖著,卻依然鎖不住這種可怕的威勢散發出來。

      氣質高貴的女子道:“不過還好,這條線終究沒斷,所以我們,還有機會!”

      “不錯,我們……還有機會!”巨大身影喃喃道:“你去人間,一個人去,想辦法接近他,指引他……去尋找重建六道輪回的材料!我一天……都不想在這里多呆了!”

      “可如何才能獲取他的信任?那群人太警惕了,想要接近他們真的太難了!”氣質高貴的女子有些惆悵。

      “這個簡單,我傳你一套八九玄功,這可是他們人族道門的頂級絕學,學會了這個,你就可以徹底掩蓋身上氣息。至于怎么接近他,他們人類男人,最是好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
    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