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82章 業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82章 業火字體大小: A+
     

      白家的小公主降生之后,小白這新手爹地根本就沒撈著抱一下。

      生孩子之前也不需要旁人在這候著,所以孩子出生之前房間里就只有他跟林子衿兩人。

      可當孩子出生的時候,房間里直接出現一群人開始幫著處理。

      都是超級專業的頂級醫護團隊——漂亮姐弄出來的頂級AI團隊。

      然后白家小公主就到了奶奶懷里、姥姥懷里、各路阿姨懷里……

      至于男人?

      男人出去。

      小白也只來得及看了一眼那個剛剛出生的嬰兒,覺得有點丑但沒敢說就被推出來了。

      “行了行了,當爹的以后有的是時間稀罕,現在趕緊出去吧。”

      “你的任務完成了,子衿現在需要的是休息!”

      “下面的事情不適合男人在這里待著了。”

      小·工具人·白就這樣被趕出來。

      看著門口站著的幾個兄弟,忍不住嘿嘿傻笑起來。

      這真的是他人生中最開心的一天。

      跟當年和林子衿重逢、見到自己爹娘、娶林子衿這些事情可以并列了。

      甚至還要更開心一點。

      因為這,不但是他和子衿愛情的結晶,更是兩人血脈的延續。

      不是轉世身,不是重生者,是一個干干凈凈的新生命!

      “開心不?”老劉語氣有些酸溜溜的。

      “開心!”小白一臉傻笑。

      耳畔恭喜聲音不絕于耳,一群兄弟好友和長輩全都面帶笑容的過來打著招呼。

      也是在這一刻,他留在宇宙深處的符文封印,被人打破了。

      “他們來了。”白牧野道。

      “怎么?你還通知了別人么?”張道明看著他問道。

      “還有哪個朋友要過來?老段?”單谷問道。

      白牧野搖搖頭,抬頭看了一眼頭頂湛藍的天:“天庭的人。”

      這群人瞬間變得安靜下來,所有人的面色一下子都變得無比嚴肅。

      “他們挺會挑時候。”老劉眼神中露出殺機,沉聲說道。

      單谷二話不說,弓在手,箭在弦。

      張道明皺起眉,道:“要在今天決一死戰嗎?”

      老劉道:“我已經通知了姜前輩。”

      姜無涯沒有在這里,他此刻正跟風老祖那些從天庭叛出的人在一起。

      也是時刻準備著,要跟天帝那群人決一死戰!

      只是大家都有點意外,對方會來的這么早。

      只能說明一個問題——怒氣值已滿的天帝,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跟耐心。

      白牧野道:“你們留在這兒,我去會會他們。”

      “一起。”單谷看著他。

      張道明也道:“一起吧!”

      這時候,問君、彩衣和司音從里面走出來。

      出門瞬間還能看見她們各自臉上笑容,但出來之后,那笑容徹底消失不見,被無盡冰霜所取代。

      “要徹底算賬了么?”彩衣冷冷道。

      “今天好好會會這群躲藏在暗中操縱整個世界的紅塵仙。”問君說道。

      白牧野看著大家,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出了那種無聲的堅持——別想丟下我們!

      大量符篆,從白牧野身上飛出,各種輔助系的符文,不斷在這群人身上炸開。

      房間里傳來林子衿的聲音:“你們等等我,我也要去!”

      “你不許作妖!”白牧野平靜的說了一聲。

      里面沒動靜了,半晌,才傳來林子衿帶著幾分委屈的聲音:“媽,他兇我!”

      隨后傳來左丘韻的笑聲:“不要擔心,讓他去處理吧。”

      小白這些人并沒有跟長輩們講太多。

      怕他們擔心。

      但左丘韻和裴靜這些人也不傻。

      能讓這群人如此緊張的對手,怎么可能是簡單之輩?

      可他們就算擔心又能怎樣?

      這世界,越是接近它的本質,越是會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承受能力差一點的,甚至會直接懷疑人生。

      好在小白這一大家子人,都是經歷過苦難和波折的,也都是見識過生死的。

      每個人都很樂觀。

      即便心中充滿擔憂,但面上,卻依然會露出最積極的笑容。

      白牧野往伙伴們身上打完輔助系符篆之后,身形一閃,消失在空氣中。

      隨后,問君、彩衣、司音、單谷、老劉、歐陽、張道明、紅綃、綠衣……這群人全都騰空而起。

      剩下一些人也想跟上,但他們卻發現,整個莊園,被小白給封印了!

      “都在這里等著!”當有人試圖沖出封印的時候,白牧野平靜的聲音傳來。

      老白努力了兩下沒能沖出去,嘆息一聲:“這臭小子……”

      眼里卻滿是驕傲之色!

      臭小子,長大了!

      林采薇拍拍他肩膀,道:“我去看那小丫頭了,太可愛了!”

      跟沒事人一樣。

      他們都已經是站在這世界最頂層的存在,如果連他們都扛不住,那也就沒人能扛住了。

      所以,今天在場的這群人,就算真的會脆弱,除了彼此,都不知給誰看。

      無垠高天之上,深邃宇宙之中。

      天帝、孔教主、黃教主和天帝分身四道身影,站在被他們攻破的符文封印處沒動。

      像是一直在等待著小白這群人過來……朝拜。

      他們自恃身份,心中認為自己高高在上,怎么可能輕易降臨人間主動去見白牧野?

      你是白帥的轉世身那又如何?

      區區一個大天神,有什么資格在我們這群紅塵仙面前囂張?

      雙方見面,小白這邊看上去聲勢浩大。

      畢竟人多。

      黃教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簡直幼稚!想不到昔日英明神武的白帥,也會有如此荒唐的一天?你該不會是覺得,靠著你身邊這些臭魚爛蝦就能度過今天這一關吧?”

      將昔日古天庭最強的一股戰力踩在腳下肆意蹂躪,這種感覺就連天帝都有種莫名的快感。

      更別說黃教主跟孔教主了。

      古天庭那個時代,像他們這種,不能說上不去臺面,畢竟好歹也是紅塵仙。但也真算不上什么大人物。

      在各自一畝三分地上可以稱王稱霸,出去之后,還真沒多少人會買他們的賬。

      尤其在曾經那位白帥面前……這些人基本屬于那種連話都說不上的。

      再看看無數年后的今天!

      他們居高臨下,睥睨人間!

      而昔日的白帥,卻只能將身邊一群蝦兵蟹將拉過來湊數。

      這種感覺,當真太痛快了!

      人生,當如是!

      天帝看著白牧野,一雙眼中,露出無盡怨毒之色。

      他一點都沒有掩飾自己對白牧野那種恨意。

      冷笑道:“白帥,想不到這么快,我們又見面了。”

      “你送我的禮物,我已經收到了,為了表示感謝,我決定親自過來回敬你。”

      “我最后給你一次機會!”

      天帝冷冷看著白牧野:“現在立即跪下,宣布效忠我,用大道本源發誓,并將十分之一的靈魂獻祭給我!”

      “然后,之前你對本天帝做過的那些事情,可以一筆勾銷。”

      “本天帝是個大度的人,不會跟你一般計較。”

      “但如果你拒絕……記住,你就只有這一次機會,如果你拒絕,那本天帝一刻都不會多等。”

      他看著白牧野:“本天帝剛剛破開這防御結界,一下子感應到今天是個好日子,聽說你的女兒剛剛降生?你說,如果你身邊的所有女人,包括你的女兒,全都被扔去轉世輪回,每一世都是那種人盡可夫的女人,然后反反復復,沒有盡頭!那會是一種怎樣的場面?”

      “至于你身邊的所有男人,本天帝大發慈悲,讓他們生生世世輪回為人,但每一世都要經歷人間最慘的遭遇,每一世都不同!同樣生生世世反反復復,沒有盡頭。”

      “何去何從,你自己考慮。”

      “本天帝,只給你這一次機會。”

      天帝說完,一臉坦然的看著白牧野,眼神中帶著無盡的傲然之色。

      他還以為姜無涯和風老祖那些叛徒也在這,結果整個世界都沒能感應到他們的氣息,心中更是有了絕對的必勝把握。

      要是那些人在場,說不得,還有一場血戰要爆發呢。

      現在嘛……就憑眼前這些人,甚至可能都不需要他出手!

      孔教主跟黃教主他們兩個就搞定了!

      他說話的過程,白牧野并沒有出言打斷。

      甚至老劉跟單谷和彩衣問君這些人完全聽不下去的時候,還被小白微微搖頭給勸住了。

      示意眾人,讓天帝把話說完。

      “你說完了是嗎?”

      待天帝全部說完,白牧野緩緩抬起頭,一臉認真的看著天帝問道。

      天帝點點頭:“說完了,怎么?你已經做出決定了?”

      啪!

      一張控符,瞬間突破天帝所有的防御,拍在他臉上!

      “天帝?”

      “你!不!配!”

      一股狂暴的神念波動,驟然間在白牧野身上爆發出來!

      天帝不是沒有防備。

      他沒那么傻。

      怎么可能不防著白牧野突然出手?

      在他看來,白帥這轉世身就算再怎么厲害,也絕不可能當面偷襲到他!

      除非曾經的白帥復生。

      理想總是很豐滿,幻想中他可厲害了。

      現實卻相當骨感,現實中的白牧野,一身符篆本領,早已通天徹地。

      出神入化!

      這張控符就像是一記耳光,重重抽在天帝臉上。

      也像是被吹響的戰斗號角。

      嗚咽聲中,所有人在這一刻,瞬間動手了!

      這些人的目標只有一個——天帝!

      什么孔教主,什么黃教主,全都被大家給無視掉。

      在小白出手瞬間,彩衣身形一閃,就已經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如同一道幽靈,出現在天帝身側。

      那兩把閃爍著冷艷光芒的漆黑短刀,狠狠刺向天帝心臟和腰眼。

      司音騰空而起,那只真正的大錘子,那只錘王……用力輪起來,狠狠往下一砸!

      砸死你個狗東西!

      嗖嗖嗖!

      單谷幾支箭瞬間射過去。

      老劉手中長刀燃著火焰,劈向天帝雙腳。

      還有問君!

      問君身上在這一瞬間爆發出的那股氣息,簡直恐怖到無以復加的境地!

      讓一旁準備出手的孔教主跟黃教主一下子失了神!

      這是昔年古天庭那個絕世仙子又回來了?

      那戰意,以遠遠超越了她自身應有的境界。

      踏入一個無比玄妙的領域。

      在那群英薈萃的古天庭時代,這群人就是這樣的!

      一身戰力,全都遠遠超越自身的境界!

      沒人敢相信,無數年后,天地法則大變的今天。

      昔日那群古天庭戰將英靈的轉世身,依然如故。

      在這一刻,古今仿佛徹底聯系在了一起。

      這群人,跨越古今!

      鏘!

      問君一劍刺入到天帝眉心處。

      轟隆隆!

      一股強大的道蘊,順著天帝身軀爆炸開來。

      他被小白控住,被這群人瘋狂圍毆,整個人都像是瞬間跌入無盡深淵。

      除了燃燒一身修為,他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這一下,損失的修為差點讓他心疼死。

      那一身強橫的紅塵仙法力,居然一下子燃燒了三分之一!

      才最終掙脫了這場突如其來的恐怖殺局。

      他遠遠退出去,一臉駭然的看著白牧野他們這群人。

      這時候,那邊孔教主突然哆哆嗦嗦的大聲道:“他們的兵器……他們的兵器……天帝,看他們的兵器!”

      看個屁!

      我不瞎!

      天帝很想沖著孔教主咆哮一頓。

      他當然不瞎,當然看出這群人手中兵器的不對勁。

      更不對勁的是他們的修為!

      明明上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們都還沒有現在這份修為。

      戰力上有著很大的差距!

      這才多久?

      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提升?

      再一看他們手中那眼熟的兵器,天帝的心當即就是咯噔一聲。

      心說不能夠啊!

      九霄祭壇沒有任何被闖入的痕跡,那些大藥、兵器也都還在。

      怎么可能出現在他們手里?

      莫非是姜無涯那老賊,告訴他們過去的兵器是什么樣子的?

      然后重新打造的?

      天帝驚疑不定的看著白牧野這群人。

      甚至顧不上剛剛的損失,第一時間去查看自己帶出來的那幾株大藥。

      大藥還在!

      但那氣息……怎么比之前弱了很多倍?

      為什么會這樣?

      再看看那貼滿封印的盒子。

      天帝松了口氣。

      還好,盒子還在!

      盒子還是在的!

      也就是說,任憑這群人本領通天,也逃不出本天帝的手掌心!

      天帝一雙眼,森然看著白牧野,咬牙道:“很好,很好,這是你們自己找死,怪不得本天帝了。”

      他從身上,緩緩拿出那神木雕琢,已封印萬古的盒子。

      緩緩的,揭開那上面第一張封印。

      “你們死定了!”

      天帝冷冷說著。

      這時候,那邊的孔教主卻突然間啊的一聲大叫。

      一道淡淡的影子,突然間從他身邊閃現出來。

      大量鮮血,順著孔教主的身體迸射出來!

      那鮮血中,蘊藏著無盡的大道符文!

      那些符文中充滿了可怕的力量!

      但此時此刻,卻在瘋狂的流逝著!

      卻是小白不知什么時候,用控制符控住了他,然后彩衣偷襲。

      一擊得手!

      孔教主這個紅塵仙差點被彩衣直接給弄死!

      嘴巴里也有大量血液噴出。

      另一邊的黃教主瞬間閃避——

      一道劍氣,切向他的喉嚨。

      黃教主的頭顱,直接高高飛起。

      堂堂教主,一代紅塵仙,被問君一劍梟首。

      “廢物!”

      問君說著,身上釋放出無數劍氣,斬向黃教主的頭顱!

      天帝發出暴怒的咆哮。

      他們四尊紅塵仙降臨人間,竟然在這群不到紅塵仙的人面前吃了這種虧,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廢物啊!”

      “還真是……”

      “不愧是古天庭最頂尖的戰力,真是厲害。”

      “嗯,太厲害了!”

      一群年輕男女,臉上都帶著震撼之色,從虛空中走出來。

      域外天魔!

      來的倒是及時!

      這時候,姜無涯、風老祖和杜老祖三名紅塵仙,帶人也從遠方趕來。

      看見那群年輕男女,他們臉色全都大變。

      天帝……果然跟域外天魔有勾結!

      天帝沖著那群年輕男女怒吼道:“這種時候不動手,你們還想等待何時?”

      那群年輕男女當中,為首一名氣質高貴的女子淡淡道:“在等你用鑰匙制住這群人呀,對你來說,這不是很簡單?一件如此簡單的事情,竟被你辦成這樣,人家說的還真沒錯,你們真是一群廢物!”

      “你……”天帝暴怒,但他卻不敢在這種時候發作了。

      他后悔了。

      為什么不能等重建六道輪回那一刻再出手?

      天后算什么?

      自己不是早就想把她廢掉嗎?

      積累一身絕世功德,成為真正的天庭之主后,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

      “我們這群人,才是一起的,如今你們看我笑話,不出手的話,對你們來說,同樣后患無窮!”天帝態度軟化下來,他甚至停下了揭開那神木盒子上封印的動作。

      他怕了!

      雖然他不敢相信,但卻不得不考慮一個問題——這盒子里面,裝的還是控制那群人的鑰匙嗎?

      他不傻。

      相反他是個絕頂聰明的人!

      不聰明也不可能只憑借擁有古天庭之主血脈,就成為這個時代的天帝。

      更不可能布局萬古,將所有人都當成棋子。

      只是這氣運,卻仿佛并不在他這一邊。

      他不甘心,試圖利用這群域外天魔,來干掉白牧野那群人。

      “不,我們不怕的。”那氣質高貴的女子微微一笑:“我們跟白帥這群人,當年就是對手,當年他也沒能徹底殺死我們,如今……他更殺不死。你手上有鑰匙,還是趕快出手吧,不要再猶豫了。按照我們之間的約定,這群人都是你的獵物,我們不染指。”

      就在這時,那邊的黃教主和孔教主全都發出求救——

      “天帝,救我們!”

      問君、彩衣、司音和單谷一直沒有閑著!

      他們在瘋狂攻擊那兩個紅塵仙!

      沒有天帝那些大藥,他們不可能變得這么強。

      如果不是天帝還沒有拆開手中那個“小禮盒”,單谷早就出聲感謝他了。

      姜無涯、風老祖和杜老祖這群人如今也終于趕到。

      到場之后,這群人第一時間朝著天帝那道分身發起攻擊。

      轟隆隆!

      幽暗的宇宙深處,再次爆發出恐怖的大道波動。

      天帝怒吼道:“你們還要看著嗎?”

      姜無涯那群人攻擊他的分身,這是他不能忍的。

      當即加快了揭開封印的過程。

      當所有封印全部被揭開之后,那木盒直接打開!

      無數的符文,劈頭蓋臉,全部砸在天帝臉上、身上……渾身上下,直接被這些符文所淹沒!

      隨后,這些符文開始燃燒起來。

      天帝一下子,變成了一個火人。

      雖然心中之前就已經有了那種預感,但當這一刻真的到來之時,天帝還是徹底瘋了。

      他發出瘋狂的怒吼:“怎么可能會這樣?”

      “怎么可能會這樣?”

      “為什么?”

      白牧野一臉平靜。

      “不好意思,之前忘了告訴你,鑰匙我們早就拿回來了,武器我們也拿回來了,大藥我們也拿走了……”

      噗!

      火焰中,天帝在噴血。

      這打擊……太大了!

      “還有,盒子里裝的是我送你的小禮物,此為人間業火。”

      “你欠下人間的因有多少,這業火就有多重。”

      “自己慢慢享受吧。”

      白牧野一臉平靜的說道。

      這一幕,讓很多人都被驚呆了!

      大天神反噬紅塵仙!

      用的還是人間業火!

      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天帝?

      風老祖長出一口氣,看著渾身被業火包圍的天帝道:“我那女兒以后會活得很好,至于太子殿下,你也不必擔心,老夫已經把他踹去凡間。每一世都會遭逢厄難,這對他也是一件好事。等什么時候身上那些罪業徹底沒有了,再正常輪回吧。”

      阿噗!

      業火中的天帝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徹底崩潰了!

      但并沒有完。

      “對了,那幾個懷了身孕的妃子,也都被我們送去了人間,她們如今都已忘掉過往一切。按照她們的才情樣貌,即便帶著一個孩子,也會有無數人愿意娶她們為妻,幫著你去養那幾個孩子。”

      “所以你放心的去吧,古天庭之主的血脈,不會因為你這不肖的東西就徹底斷絕。”

      “但也就這樣吧。”

      “古天庭之主昔日之所以受人敬仰,不是因為他血脈高貴,而是功德無量!”

      “既然后人不肖,那就還是做個普通人好了。”

      “轉世輪回,貧窮富貴,因果決定!”

      被業火包圍的天帝接連吐血,憤怒到極致!

      他身上很多區域已經開始化道。

      那道分身也被姜無涯跟杜老祖死死壓制住,無法逃脫。

      天帝在業火中,發出無盡瘋狂的怒吼。

      但終究徒勞。

      “萬古一場空……一場空啊!”

      “我不甘啊!”

      “我一身罪業,你們又何嘗不是?”

      “你們……也該死啊!”

      一陣充滿不甘的咆哮之后,一切歸于平靜。

      他被自己罪業,徹底燒死。

      火雖然是白牧野點起來的,可罪業卻是他自己的。

      如果他罪業不重,那些業火自然不會將他怎樣。

      黃教主跟孔教主這時候也被問君幾人徹底擊殺。

      魂飛魄散!

      沒什么機會轉世輪回的。

      早就該死的人,就這樣死在這里,徹底成空,其實挺好的。

      最后只剩下天帝一道分身,默默無語的被杜老祖、姜無涯和風老祖三位紅塵仙生生斬殺。

      到死,都沒有說出自己身份。

      但這,已經不重要了。

      這時候,那氣質高貴的女子,一臉贊嘆的拍起手來,非常真誠的鼓掌祝賀——

      “白帥風姿不減當年!”

      “厲害,厲害!”

      “聽說白帥今日喜得千金,我們能否厚著臉皮,去討一杯酒喝?”

      白牧野看向這氣質高貴的女子,微微皺眉,道:“要打就打,廢話那么多,有意思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
    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