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81章 新生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81章 新生命字體大小: A+
     
        天帝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太特么吵了!

        吵毛線啊?

        我看不見嗎?

        只是面對著這幾個跟他利益捆綁在一起的死忠鐵桿,也不好再亂發脾氣。

        只是沉默著沒有應聲。

        三個紅塵仙見天帝沉默,也都閉上了嘴巴。

        他們的利益,在無數年前就已跟天帝死死捆綁在一起。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屬于拴在已跟繩子上的螞蚱,誰都跑不掉。

        黃教主、孔教主,還有一個迄今都沒人知道名字,只知道是天帝親手培養出如同弟子的紅塵仙來到近前。

        看著九霄祭壇。

        黃教主道:“陛下終于要動用鑰匙了嗎?”

        天帝點點頭,聲音低沉的道:“如今局勢終于明朗,養不熟的白眼狼全都已經跳出來,我們的計劃,也要真正開始了!”

        這邊三個紅塵仙眼中全都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不過孔教主卻有些擔憂的道:“那邊……”

        天帝一臉平靜,哼的冷笑一聲:“他們自顧不暇,別以為回來一次就能嚇到人。”

        “如此……甚好!”孔教主松了口氣。

        黃教主道:“這時候動用鑰匙,六道輪回的材料還不夠啊……而且,這么多年,咱們推演出的模型始終存在一些問題,如果那邊不肯配合,又如何是好呢?”

        天帝淡淡道:“他會配合的!”

        你能做初一,我便能做十五!

        你敢把解開天后靈魂中男女之情的封印,我就敢讓你身邊那些女人人盡可夫!

        孔教主在一旁道:“只要那邊沒問題,白帥他們……還是有很多辦法可以解決的。”

        黃教主沒跟他爭辯,點點頭:“那就好。”

        事到如今,大家都是同一個陣營的伙伴,無論如何都必須團結起來。

        看看萬神殿那些傻瓜的下場,都是前車之鑒。

        “你們在這里候著,我去取鑰匙。”天帝看了三人一眼,主要是看向黃教主跟孔教主。

        另外一個,他有絕對的把握。

        因為那個人,是他自己!

        當然,這是個秘密,這世上沒有第二個人知道這件事。

        能將一道分身修煉到紅塵仙境界,而且還是太古神話時代的事情,這太驚人,也只有昔年那些諸天神佛中的頂級存在才能做到。

        而這,也是天帝的底氣所在。

        更是他睥睨眾生,認為自己必將成為這個時代的天庭之主的根本原因!

        黃教主跟孔教主兩人其實還想跟天帝匯報一下天庭到底發生了什么,但見天帝似乎并不想聽,也就都閉上了嘴巴。

        事情已經發生了。

        以后只要見到曾經從天庭里走出去的人,殺就對了。

        他們的人,就剩下這么幾個了。

        天帝甚至連自己的兒子去了哪都沒問。

        也不用問,他已經從自己那道分身那里知曉了事情的大致經過。

        從始至終,他那兒子根本就沒有露面。

        說不定早已經偷偷跑了!

        至于跑到哪去……十有**是偷摸下凡了。

        就那么點能耐,去找個生產力低下的世俗凡間當幾十年人間帝王,把那世界禍害得差不多自然就自己滾回來了。

        那就是個廢物!

        狗屁紅塵仙下第一人,無用的很!

        天帝一個人走向九霄祭壇,來到中心區域,準備下去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淡淡道:“別看就剩下我們這幾人,照樣扭轉乾坤!”

        隨后,他的身影消失在這里。

        孔教主和黃教主相互對視一眼,兩個多年的對頭心有靈犀的輕嘆一聲。

        天帝這話,自然是說給他們倆聽的。

        其實沒必要。

        他們剛剛不是不想留住風老祖那群人,但對方人多勢眾。

        別看他們兩個紅塵仙,可風老祖那群人同樣兇殘的很。

        眾多將領,都曾是古天庭身經百戰的天兵天將,要真拼命,他們倆固然能殺死對方大部分人,但自身也肯定身負重傷。

        就連天帝那死忠跟班都沒有徹底盡全力,他們又怎么可能往死里拼?

        天帝進入到九霄祭壇之后,看著沒有任何變化的景象,整個人瞬間松弛下來。

        同時臉上浮現出無盡的憤怒,先是忍不住瘋狂怒吼了幾聲。

        那道同為紅塵仙的分身,跟他在靈魂上并不會時時刻刻互通。

        而且除了修煉方面的天賦,其他的東西他都沒有賦予。

        所以無數年來,那道分身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修煉瘋子!

        幾乎很少會跟別人交流,即便交流,也只是簡單的嗯啊答應兩聲就完了。

        嚴格來說,那實際上是天帝的一件兵器!

        沒有賦予那道分身更多,結果自然也是有好有壞。

        好處是聽話!

        不會誕生出獨立自主的靈魂和思維,跟他的胳膊腿一樣,完全受他的控制。

        壞處是死板。

        就像天庭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那道分身也只能跟著黃教主跟孔教主一起去戰斗。

        并不會做出任何可以獨立思考的事情來。

        如果他在場,自然好說,絕對會讓那道分身把風老祖給留下來。

        即便是同歸于盡,他也在所不惜!

        因為沒人比他更清楚他那岳父的威力。

        可惜,一切就像是已經注定好的事情一樣……

        話說回來,如果他不去人間,而是在天庭坐鎮,那群人也根本沒有背叛的勇氣。

        天帝看著虛空中那幾株頂級大藥,臉上露出滿意笑容。

        喃喃道:“只要一株,我便可以制造出一群頂級的大天神!甚至可以培養出無限接近紅塵仙的存在!可惜……如今這天地法則變了,不會再有紅塵仙了。”

        他輕嘆一聲,隨即冷笑道:“這樣也好,我所有的敵人,也都沒有機會踏入到那個領域。你們戰力通天又能如何?風老賊,姜老賊,還有低調的杜老賊……你們覺得自己三尊紅塵仙,就能跟那姓白的一起,和我抗衡了?”

        “你們看我不起,覺得我昔年不過是一個有天庭之主血脈的邊緣化人物,可你們又算什么東西?叫你們一聲古天庭舊臣,那都是抬舉你們!”

        “曾經的你們,又何嘗不是沒人搭理的小嘍啰?”

        “是本天帝……給了你們一份大好前程!”

        “可惜你們不知珍惜。”

        說話間,天帝來到那株兩尺多高的藍色大藥近前,輕輕聞了一下,一股沁人心腑的感覺傳來。

        “頂級大藥就是頂級大藥,不用吃,光是聞一下這味道,就已經令人飄然欲仙!哈哈哈!這才是古天庭留下來的最大遺產!”

        天帝狂笑著,笑聲卻非常的冷。

        隨后,他冷眼看著懸在天空的那些兵器,幽幽道:“古天庭一群戰力頂尖的超級戰士,如今卻漸次凋零。你們這些兵器,到底還是跟你們的主人無緣呦!”

        說著,天帝發出得意的冰冷笑聲。

        表情也略微有些瘋狂。

        如今的天帝,處在一種憤怒跟得意的邊緣。

        看上去十分不正常。

        最后,他將目光投向那被無數封印封著的盒子。

        這,才是他拿捏那群古天庭時代頂尖戰力的根本!

        只要這些鑰匙在手,他還有什么可怕的?

        拿了這些鑰匙,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打上門去!

        你白牧野不答應,那就先殺兩個你身邊的人。

        殺了他們之后,不會讓他們徹底魂飛魄散,而是把他們打入凡間,讓他們去輪回!

        男人就去經受世間最悲慘的事情,讓所有不幸都降臨在他頭上!

        這樣反復輪回!

        無休無止!

        呵呵,你們這些人,不都喜歡紅塵煉心嗎?

        本天帝,讓你們一次煉個夠!

        女人,就讓他們變成水性楊花的女子,人盡可夫!

        反復輪回!

        每一世都這樣!

        如果再不答應,那就繼續!

        就不信你白帥的轉世身,能扛得住。

        天帝想到那種好笑的場面,甚至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種冷血無情又邪惡至極的事情,他喜歡的很。

        想到曾經古天庭之主對他的厭惡,天帝更是得意起來——

        “老東西,你怕是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你的血脈后人,也會有這么壞的吧?哈哈哈哈!可那有什么辦法呢?域外天魔中的魔王昔年就曾說過,這世界,早晚屬于魔鬼!”

        “而我,身體中流淌著至圣的血脈,靈魂卻最接近魔王!”

        “所以,我才應該是真正的天庭之主!”

        “太過圣賢,是不行的。”

        天帝伸手,抓向那盒子,下一刻,將盒子收起。

        隨后看向那些大藥,想了想,抓了兩株放在隨身的世界里面。

        以防萬一。

        總要留一手。

        做完這一切之后,天帝心滿意足,整個人也平靜下來。

        離開九霄祭壇。

        來到外面之后,看向等候在那里的三人,淡淡道:“走,隨我去找白帥!做個最后了斷!”

        黃教主跟孔教主,以及另外的無名人一起躬身施禮。

        待天帝離開之后,九霄祭壇的內部空間里,瞬間變了樣子。

        如果這一刻天帝返回,一定會發現那些大藥和兵器全都不對勁了。

        其實就連小白當初在這里做手腳的時候,也沒指望能夠徹底瞞過天帝的眼睛。

        反正東西都被他拿跑了,天帝就算發現,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但沒想到的是,九霄祭壇這件古天庭時代的圣物,卻無聲無息的來了一次神助攻!

        幫著小白他們,騙過了天帝的雙眼!

        這個褻瀆先祖,靈魂魔化的人,早已不配進入九霄祭壇!

        如果不是那一身古天庭之主的血脈,天帝進進出出這九霄祭壇,早不知被磨滅多少次了!

        ……

        祖龍帝國,飛仙星。

        白牧野一群人回歸之后,毫不猶豫就將那些大藥給分了。

        弟兄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今得到這些大藥,自然要抓緊時間提升。

        所以這群人都在第一時間閉關。

        包括懷著寶寶的林子衿。

        用她的話說就是,懷孕歸懷孕,該修煉也不能停下。

        不然就要落后了!

        實際上,她這種時候修煉,對肚子里的胎兒也是有極大好處的。

        吸收的那些頂級能量,可以同時滋養她們母女。

        至于那些鑰匙,白牧野拿回來之后,就根本沒有理會,直接將它們扔進空間指環。

        打開遠古的記憶,對現在的他們來說,未必是一件好事。

        其實跟天后轉世身秦彩鳳的態度一樣——這一世,既然很滿意,那么,為什么非要覺醒曾經那些記憶?

        一旦解開靈魂深處的那道鎖,那么,曾經的那些思維,因為境界更高,占據上風幾乎是一定的。

        到那時,他們還是自己嗎?

        所以,即便是解開,那也是踏入紅塵仙領域之后。

        到那時再解開,可以以古鑒今,還不至于被曾經的思維所影響。

        白牧野在閉關過程中,在整個人間上方都設下了不計其數的符文法陣。

        他用符文封印的,不是一顆星球,而是七十三顆!

        生活在這世界中的人根本不知道,世間凡人依然跟過去沒什么區別。

        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著。

        少年們都在努力尋求著自己的修煉之路。

        整個世界,看起來生機勃勃。

        時間一晃,就到了林子衿臨盆之日。

        一口氣修煉到孩子出生那一刻,林哥這顆心也是真夠大。

        但到了這種境界的修行者,并不會出現難產這種事兒。

        不過符龍戰隊這邊的一群人,包括白家軍的大多數人,都在這一天來到飛仙星。

        他們的行程很隱秘,外界根本不知道這些消息。

        白修遠和林泉聲看上去還算淡定,但眼中的喜色騙不了人。

        左丘韻跟裴靜臉上更是充滿了歡喜。

        等了這么多年,終于要當祖母跟外祖母了,兩個看上去如同少女般,越活越年輕的女人渾身上下都洋溢著喜氣。

        皇帝李英,帶著皇后暗戳戳的跑來了。

        小白的幾個徒弟,鮑菲羽、李敏、張可欣和穆錫,以及帶著紅綃跟綠衣的張道明,白勝跟林采薇,老宋和方晴這些人也全都在。

        同樣少不了大白鵝、大白蟲子跟大青狼和大蚊子這些禽獸組合。

        大白鵝網紅當的正爽,還想現場直播小白當爹,被大蚊子一翅膀差點抽出腦震蕩,徹底老實下來。

        白牧野如今每次回來都是悄無聲息的,就是不想受到騷擾,你特么還想要直播,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老劉跟彩衣在一旁嘀嘀咕咕,看起來似乎也都有點急了。

        說是不著急,無所謂,等修為提升上去再說,可實際上,眼看著小白就要當爹,老劉又怎么可能一點不羨慕?

        那邊的單谷跟歐陽也竊竊私語的商量著。

        司音一個人在默默的做著種瓜攻略,打算等孩子生下來,她這個當阿姨的,就要履行職責!

        問君此刻則坐在外面的秋千上,跟方晴輕聲聊著天。

        方晴在向問君請教劍道上的一些修煉知識,問君自然知無不言。

        這時候,大漂亮跟寒冰雪從遠處走來,她們身邊,還有一個低著頭,但同樣散發著高貴氣質的女子。

        問君下意識抬起頭來,看著那女子,先是微微一怔,隨即輕輕點點頭:“終于肯出來了?”

        “大姐……”那女子輕聲叫了一句。

        抬起頭時,已是淚流滿面。

        “叫問君吧,”問君看著她,“如今的我們,都已獲得了新生,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好了。”

        “不,你永遠都是我心目中的大姐!”女子一臉認真。

        她是傾城花仙子!

        昔年四仙子中的二姐。

        “那隨你吧,我這輩分論起來,亂的很。”問君笑笑。

        大漂亮看著問君,笑著道:“怎么?心情不好?”

        問君瞥了她一眼,道:“你看出來了?”

        傾城花仙子有點手足無措,還以為是她的錯,覺得大姐是不是不肯原諒她。

        精神識海中傳來寒冰雪冰冷的聲音——別給自己加戲,和你沒關系!

        傾城花仙子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四妹,提醒是善意的,但這話真難聽!

        還說什么獲得了新生就和過去沒關系,這不扯淡嗎?

        至少寒冰雪這只妖精,就一點都沒變!

        其實,也變了。

        只是她已經太多年,沒有和這些人在一起了。

        大漂亮笑瞇瞇的道:“想要小孩還不簡單,讓林子衿給他下藥,迷暈了你就可以為所欲為。”

        “你這什么餿主意?”問君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寒冰雪卻在一旁一本正經的點點頭:“我倒是覺得,月說的沒錯,喜歡就去追呀!追不上就用強呀!反抗就下藥唄!”

        “神經病!”問君翻了個更大的白眼,看上去倒是人性化十足。

        至少把一旁的傾城花仙子震撼得夠嗆。

        這還是昔年那個拂面風仙子嗎?

        而且她們到底在說什么?

        為什么自己什么都聽不懂?

        這些年來,我是不是……錯過太多了?

        一時間,傾城花仙子的腦子里,出現了許多問號。

        但卻沒人能給她解答。

        ……

        白牧野坐在床邊,握著林子衿的手。

        林子衿精致的小臉皺成一團,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哥哥,我怕!”

        “乖,哥哥在這呢。”

        “可我還是怕!”林子衿眼淚汪汪:“這生下來,以后可咋帶呀?讓別人看我不放心,我自己的話……我,我還是個寶寶呢!而且她是個小丫頭,以后肯定跟我搶你!哎呀……好煩呀!”

        白牧野苦笑著摸了摸她的小臉兒,這種時候,除了安慰,他還能說什么呢?

        “白牧野!”

        林子衿抽抽著小臉,一臉認真。

        “呃?”

        這么多年,從林子衿嘴里很少會聽見這三個字。

        “下個孩子,你休想騙我給你生!去找問君去!司音也成!秦冉冉我也沒意見!漂亮姐也不錯!反正……反正別找我生!”林子衿說著,哭喪著臉:“我肚子疼……哎呀,好疼呀,臭寶寶,都這種時候了,你干嘛還踹我?你娘都快紅塵仙了,為什么生你還要肚子疼呀!”

        白牧野:“……”

        他也沒想到,到了林子衿這種境界,生孩子居然同樣要如此遭罪。

        “哥哥,我好疼啊!”林子衿淚水都流出來,哽咽道:“算了算了,還是不坑她們了,就這一個女兒就行了……不生了,誰也不生了……”

        “好,就這一個。”白牧野握著林子衿的手輕聲安慰著。

        “那你娶不娶她們嘛!”

        “不娶,就你一個。”

        “嘻……”

        兩個人跟小孩兒對話似的,不斷等待著那個新生命的降臨。

        其實,如果動用神仙手段,生個孩子肯定不會這么遭罪。

        但林子衿卻拒絕了。

        這個怕疼的新手媽媽,對待自己即將降生的女兒,其實態度比誰都認真。

        她要讓這個生命,以最純粹的方式,降臨到這個世間。

        夜幕降臨。

        外面的眾人已經支起了燒烤架,點燃了篝火,開啟了篝火燒烤晚會。

        單谷正起哄讓剛剛結束一場演唱會,匆匆趕來的秦冉冉罰歌三首。

        就在這個時候——

        “哇!”

        隨著一聲嘹亮的啼哭,一個還沒出生就受到萬眾矚目并注定了會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小生命,終于降臨到這個世間。

        所有人,瞬間全都激動了。

        燒烤?

        烤著去吧。

        不管了!

        之前情緒莫名有些低落的問君,此刻沖的比誰都快,差點將一身修為都用在這一刻。

        只為能比別人更早一點,見到那個小家伙!

        這時,無盡幽深的宇宙深處,有符文被激活。

        四道身影,一同出手,轟碎那強大符文防御。

        居高臨下,宛若天神下凡。

        俯視人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
    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