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79章 暴怒的天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79章 暴怒的天帝字體大小: A+
     
        “怎么可能啊?”單谷頓時一臉不信的表情。

        別說他,就連問君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看著小白問道:“真是鑰匙?”

        “真是鑰匙。”白牧野點頭。

        “真就長這樣?”彩衣也忍不住問道。

        “真就長這樣。”白牧野再次肯定的說道。

        這下大家全都徹底無語了。

        心中都有種怪異感覺。

        說不上是憤怒還是好笑。

        昔年眾人英靈被喚醒,直接被送入到輪回之中。

        然后在他們靈魂中設下的封印,用來控制的“鑰匙”,居然真的就是鑰匙。

        還這么丑!

        簡直丑爆了!

        “這是在羞辱啊……”問君幽幽說道。

        白牧野再一次點點頭。

        他也是認同這個說法的。

        這的確就是一種羞辱。

        “不要在意那些事情了,我也送了他們禮物。”小白一臉平靜的道。

        問君嫣然一笑,道:“好!”

        眾人隨后從這里離開。

        離開九霄祭壇的時候,依然是符篆師寶典開道。

        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如今這位天帝雖然身體中流淌著古天庭之主的血脈,但他當年并不能真正接近古天庭權利的中樞位置。

        是個相當邊緣化的人。

        所以盡管也知道古天庭時代每一次大型祭祀都是道祖親自主持的,但卻完全沒想到九霄祭壇竟然會如此認同道祖。

        他自以為煉化九霄祭壇無盡歲月,這東西早已經徹底屬于他。

        卻是未曾想過,九霄祭壇其實從來就沒有屬于他過。

        就像他這天帝,也從來沒有得到過天地的認可。

        后者這位天帝心里面倒是明白的,不然也不會如此渴求重建六道輪回那潑天功德了。

        小白一群人悄無聲息從這里離開,沒有任何停留,直接順著風家老祖給的通道開溜。

        東西都已經拿到手了,還沒到跟天帝徹底正面對上的時候,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離開昆侖,眾人也沒在地球停留太久,很快離開地球,離開銀河系。

        回家去了。

        ……

        天帝最近幾天,始終有些不安。

        白牧野這群人這么早就盯上那些鑰匙,其實多少還是有些出乎他預料之外的。

        在他看來,至少也要等著重建六道輪回的東西準備得差不多齊全之后,這件事才會徹底爆發。

        因為只有到那時候,那種功德之力才能推動著昔日的白帥,如今的白牧野一路踏入紅塵仙境界!

        不到紅塵仙,他們憑什么有勇氣跑到天庭來作亂?

        學太古時代那只猴子大鬧天宮?

        那真是腦子被門擠了!

        尤其還有姜無涯那老東西替這群人出謀劃策,肯定不會建議他們太早進入天庭的。

        結果呢……事情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這種超出掌控的感覺非常不好。

        但他還是很有信心。

        畢竟鑰匙在他手中!

        只有鑰匙在手,就什么都不必擔心。

        至于其他那些人,包括他岳父,甚至包括天后和太子……他都不是很在意!

        在接連臨幸了幾個他自己挑選的妃子之后,心情終于平復幾分。

        至于他岳母之前進獻來的那些優秀女子,他根本就沒碰過。

        即便風家這一次付出這么多,他的心里,對風家依然保持著高度警惕。

        他那岳父底蘊太深了!

        而且看似跟他一條心,也得罪了無數天庭中的很多文臣武將,可實際上,風家老祖跟姜無涯那些人一樣,同為古天庭舊臣!

        那些人即便在太古時代就有恩怨,但真到關鍵時刻,弄不好就會迅速達成一致,站在一條戰線上。

        所以,就算這一次風家付出這么多,但天帝依然跟鐵了心,要跟風家漸行漸遠。

        最多……是在所有事情塵埃落定之后,給他們一條活路。

        而這,已是他所能展現出的最大善意了。

        這幾個他親自尋來的女子,都是在天庭沒有任何根腳的。

        每一個全都才貌俱佳,關鍵是聽話!

        跟過去那個驕橫跋扈的天后一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一天,天帝出了寢宮,忽然又是一陣淡淡的不安感覺傳來。

        他一下子想起,上次看望岳父連人都沒見到,如今數日過去,應該恢復了一些。

        那就先去看看他怎么樣了!

        一方面是做給外人看;另一方面卻也是要始終掌握著他的具體情況!

        再次來到風府,發現這里已經恢復如初。

        雖然還能在空氣中感受到一絲曾經戰斗過的痕跡,但至少表面看上去已經恢復正常了。

        一路暢通無助,來到風家老祖所在的宮殿。

        說來也巧,風夫人再次從里面走出來。

        不過這一次,臉上表情看起來倒是輕松了許多。

        “見過岳母。”

        “見過陛下。”

        天帝看著岳母,問道:“岳父怎么樣了?”

        “他剛睡下。”風夫人說道:“比前幾天好多了!”

        呃!

        怎么會這么巧?

        分明就是不想見我吧?

        這里面會不會隱藏著什么秘密?

        生性多疑的天帝剎那間在腦海中腦補出無數的劇情——當然,對他來說,這叫邏輯縝密的推理。

        回想起當日那一戰,感覺自己的岳父當時好像就很虛弱似的。

        按理說就算被法陣攻擊,也不應該虛弱到那種地步吧?

        雖然沒見過岳父的真正實力,但天帝總覺得自己這位岳父大人應該很強大。

        他看著風夫人,道:“岳母,我想去跟岳父說幾句話。”

        “這……”風夫人面露難色,不過最終,還是點點頭:“行,陛下請自便吧,但盡量不要說太久,他現在身體依然還很虛弱。”

        說完之后,風夫人直接朝著前院走去:“我還要去給他煉制丹藥,就不在這里陪陛下了。”

        天帝看著風夫人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推開門。

        一進到屋里,頓時感受到一股濃郁的死氣。

        這讓天帝大吃一驚。

        在這一瞬間他甚至懷疑岳父要對他不利!

        是不是用什么咒語在攻擊他!

        不然這房間里的死氣怎會如此濃郁?

        不過當他看見躺在床榻上的風家老祖之后,頓時愣住了。

        床榻上的風家老祖,形容枯槁,面色鐵青,看上去仿佛身中劇毒一般。

        這狀態甚至要比當日戰斗結束的時候還要糟糕。

        難怪岳母剛剛不想讓他見。

        天帝眼中露出一抹了然之色,心說這是怕我趁機出手殺了他吧?

        要是我在這種時候突然出手,估計我這岳父大人,根本無力阻擋。

        這念頭也只在天帝腦子里一閃而過。

        他當然不可能這么做。

        又沒有真正撕破臉,名義上又是他岳父。

        他腦子得進多少水才能在這種時候動手?

        聽見有人進來,床上的風家老祖沒睜開眼,而是一臉虛弱的道:“怎么去而復返?”

        還沒等天帝說什么,風家老祖像是回過神來:“陛下……是您嗎?”

        說著他睜開眼,掙扎著想要坐起來。

        “岳父躺著就好,躺著就好,千萬別動!”天帝連連說道。

        這狀態簡直太糟糕了。

        甚至給人一種感覺……隨時可能會死去!

        “唉,讓你看笑話了。”風家老祖有氣無力地道。

        “岳父,這……到底怎么回事?當日岳父的傷勢,沒有這般嚴重啊!”天帝一臉悲傷的問道。

        這一次,演的成分真沒那么高,至少有一半是真情流露。

        風家老祖變成這樣,的確是他完全沒想到的事情。

        “唉,別提了,”風家老祖苦笑了一下,瞪著一雙深陷眼窩的渾濁老眼,“其實那天,陛下到來之前,老臣……曾不自量力的,想要鎮壓了他們。”

        “有這事兒?”天帝微微一怔。

        不過隨即想想,這種可能……還真的存在。

        除非岳父腦子糊涂了,選擇跟這群人合作,不然想要鎮壓對方,也在情理之中。

        “是,沒有真正動手,”風家老祖嘆息,“老臣當時想憑借著紅塵仙的境界,強壓住他們,讓他們沒有反擊之力。等到陛下到來,一切塵埃落定。徹底收復這群人,老臣也算……大功一件。”

        天帝臉上露出一抹苦笑,嘆息道:“岳父大人不必如此啊!”

        “可是沒想到,那群人的手段,真的很高明,誰敢相信,曾經那個橫推一世,永不后退的白帥,轉世身竟然會成為一名符篆師……他的符篆,談不上有多高明,其實……都是咱們曾見過的。”風家老祖有些吃力,斷斷續續的說道。

        天帝點點頭:“是的,從那天的戰斗中也能看出來,看起來什么都擅長,實際什么都一般。戰力雖然不弱,但跟曾經的白帥比……差得太遠。”

        “老臣也這么想,所以才吃了虧呀!陛下,那小子非常陰險,當老臣試圖鎮壓他們的時候,他卻暗中給老臣下了詛咒符文,老臣一時不察,直接中招。這也是為什么后來陛下到了,老臣依然坐在那里。”

        風家老祖喃喃道:“這個虧吃的太大了,但老臣沒法說呀!這要是傳出去,太丟人了!”

        “岳父大人至少也得讓我知道啊!”天帝忍不住嘆息,略帶幾分責備的道:“倘若岳父真出點什么意外,你讓我這個做天帝的女婿,以后如何見人?而且,吃虧在那群人手上,其實也不算多么不能接受的一件事情。畢竟就連我這天帝,那天不也沒能留住他們?”

        “陛下那是仁慈,臣……卻是無能呀!”風家老祖的嘆息聲充滿悲涼。

        天帝坐在床頭,抓起風家老祖如同鷹爪一般的手,若有還無的試探了一下,發現果然無比虛弱。

        這種時候莫說是他,就算來一個頂尖的大天神,都能輕而易舉的殺了風家老祖!

        “岳父大人且寬心養著,回頭我就讓人送一株最好的大藥過來!”天帝一臉認真的承諾,隨后站起身道:“原本我打算等他們逃出去,將六道輪回碎片湊齊之后再動手。但他們卻把岳父傷成這樣,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這就派人,去捉拿他們!”

        “陛下,不用這樣……”風家老祖心說我是不是有點演過了?

        他抓著天帝的手,一臉艱難的道:“老臣這次,還是能扛過去的。陛下千萬千萬,不要因為老臣,影響了之前的計劃。”

        他這么一說,天帝臉上露出幾分猶豫之色,恨恨道:“那群人太過可恨!”

        “沒事,雙方敵對,沒道理只許我們對人家下手,人家卻不能還手。”風家老祖說著,看著天帝道:“等過一段時間,老臣好了,到時候親自為陛下去監控那些人的狀態!他們不把重建六道輪回的東西湊全,這一次……咱們不再出手!”

        天帝聞言,一臉欣慰的點點頭:“岳父大人所言極是,我聽您的就是。等將來一切塵埃落定,我保證風家永世富貴!”

        對天帝來說,這已經算是了不得的天大承諾了。

        畢竟原本在他的計劃當中,風家……是要被徹底除掉的!

        不過他這位岳父大人著實厲害,一次又一次,用忠勇的表現贏得了他的好感。

        所以,就這么著吧!

        得饒人處且饒人!

        畢竟,我的那位天后……還在人間輪回呢。

        心里想著,天帝決定從這里離開之后,就去天鏡臺那邊,看一看,自己那位下凡之后變化極大的妻子,如今又變成了什么樣子。

        會不會故態萌發,重新變成一個刁蠻潑婦?

        心里想著,天帝告辭了岳父,離開風府之后,直接吩咐人去天宮寶庫里面取一株最好的大藥送到風府。

        至于九霄祭壇里面的那些大藥,他肯定是舍不得的。

        很快來到天境臺,打發看守這里的人守在外面,天帝一個人來到天鏡臺前。

        運轉法力之后,天后所在人間位面的景象直接出現在天鏡畫面之中。

        和天帝想象中天后可能會再次變成一個刁蠻悍婦的畫風完全不同。

        畫面中,那容顏絕美的精致女人,竟然在和一個男人談笑風生!

        那人間位面的時間應該是晚上六七點,天后正和一個相貌英俊的男子坐在一家高檔餐廳里用餐。

        兩人面前都放置著精美的紅酒杯,天后臉上洋溢著一絲燦爛笑容。

        那相貌英俊的男子風度翩翩,臉上也帶著溫和的笑容。

        兩人似乎正在談論著某件趣事,都笑得很開心。

        天帝當場愣住,隨后勃然大怒!

        “大膽!”

        “這賤人……她怎么敢背著我勾引別的男人???”

        剛剛的那點好心情,瞬間消失一空。

        他面色陰冷的看著畫面中那兩人。

        胸中那股熊熊燃燒的怒火幾乎要透過天鏡臺直接將那男人給燒死!

        “我當年明明在她靈魂中加了一道封印……是誰打開的?”

        天帝臉色無比難看,如同黑云壓境一般,雙目射出兩道可怕神光,光芒中滿是充滿殺意的符文。

        下一刻,他忽然間想到,這件事……十有**是白牧野那群人干的!

        “該死!”

        “你竟敢這樣算計我?”

        “即便你是昔日古天庭戰力排名第一的絕世強者,但這一世,你注定要被我所殺!”

        天帝此刻怒不可遏,如果不是為了重建六道輪回的功德,他甚至已經忍不住想要殺去那個人間位面……直接將整個位面全都給毀了!

        然后再找到白牧野那群人,將他們一個個碎尸萬段!

        竟敢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太不知死活了!

        天鏡中,秦彩鳳笑著跟對面的人聊著天。

        其實,這人并不是她男朋友,雖然很優秀,但她真的看不上眼。

        跟師父比起來,差太遠了!

        但這并不妨礙她應邀出來跟他吃一頓飯。

        畢竟這也算是一個比較有趣的人。

        修煉之余,打發打發無聊的時間,其實挺愉快的。

        自從靈魂中那道封印被白牧野解開之后,天后對男女之情便不再拒絕。

        只可惜一直沒能碰到心儀的對象。

        這人間位面也沒有修行者,自然也遇不到真正的同道中人。

        所以秦彩鳳只想著能讓自己這一世的父母雙親,都能開開心心的活到老,給他們養老送終,然后自己再飛升破界,去尋找師父!

        至于前一世的信息,她根本就不想知道。

        哪怕這一世的意識只有短短幾十年,但卻是積極的,向上的,而且是讓她感到開心的!

        既然這樣,為什么還要前世的那些東西來困擾我?

        “秦總,有句話,我不知該說不該說。”英俊的青年臉上帶著溫和的笑,看著秦彩鳳道。

        秦彩鳳笑笑,抬起頭,一雙極美的眸子看著對面這青年:“王總,其實……你很優秀!真的很優秀!”

        天鏡臺這里,天帝暴怒!

        “賤人!”

        “賤人!”

        “該死!”

        天鏡畫面中,坐在秦彩鳳對面的青年聞言,頓時苦笑著擺擺手:“得嘞,下面的話,秦總別說了,還是給我留點念想吧。”

        都是聰明人,秦彩鳳話里面的拒絕意思已經很明顯,如果繼續說下去,那可能以后連約飯的機會都不會有。

        果然,越是天才的女人,越是不好追呀!

        青年看著秦彩鳳忍不住問道:“在秦總心目中,什么樣的男人,才能打動您?”

        天鏡臺這邊,天帝終于平靜下來幾分。

        秦彩鳳的拒絕,讓他多少好受一點。

        但也只是一點而已。

        內心深處,依然很怒!

        一方面痛恨秦彩鳳,但更多的,卻是對白牧野的那種恨。

        你們一群死鬼,已經死去多年,如果不是我喚醒你們,給了你們再次出現在這世上的機會,你們到今天依然是一片死寂!

        我是利用了你們,可你們也因此獲得了再活一世的機會!

        難道不應該回報我嗎?

        結果你們就是這么回報我的?

        餐廳里。

        秦彩鳳想了想,道:“我能看上的男人,首先必須得能打動我的心,就是那種,讓我看一眼,就覺得……我好喜歡他,很想和他在一起!”

        說著,她自嘲的一笑,道:“但這世上,不如意的事情總是十之**,這樣的人,我還從來沒有遇見過。”

        對面那凡人看不出,但天鏡臺前的天帝卻一眼就看出來,天后撒謊了!

        她……有了心上人!

        是誰?

        是他嗎?

        想到白牧野那張英俊到讓他都有些自慚形穢的臉,天帝猛然間呆住。

        隨后,那張鐵青的臉,看上去甚至有些發綠。

        他咬著牙,緩緩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來:“白牧野……我不弄死你,這天帝做它還有何用?”

        轟!

        一股恐怖的大道氣息,瞬間彌漫整個天庭!

        雖然是未經天地認可的天庭之主,可終究是一尊強大的紅塵仙人。

        這種強烈的誓言,瞬間引起大道反應。

        紅塵仙,言出法隨啊!

        整個天庭無數人被震動。

        都能判斷出這是紅塵仙的可怕道則,敢在天庭如此放肆的,也就只有天帝陛下。

        可又是誰……能把他給激怒到這種地步?

        天鏡中顯示出的人間位面餐廳里,天后轉世身秦彩鳳眼神中帶著幾分淡淡的憧憬,還有幾分遺憾和失落。

        坐在她對面的王總并沒有認真觀察,正沉浸在被拒絕的失落當中,苦笑道:“秦總這種要求,實在是太高了!而且恕我直言,一見鐘情的感情,多半不長久。”

        秦彩鳳微微一笑,道:“也許吧,不過這種事兒,誰說的準呢,或許終其一生,都無法遇到這樣一個人,或許有時候一轉身,就能看見。至于長久與否,這個很重要么?人活一世,開心就好。”

        對面青年聞言起身,伸出一只手:“不管怎么說,能有秦總這種朋友,也是我的幸運!”

        秦彩鳳伸出手,臉上帶著微笑:“我也是呢。”

        天鏡臺前,天帝紅著眼睛咆哮道:“不準碰她!”

        嘭!

        一聲巨響。

        天鏡碎了!

        炸開的大道碎片,四散崩飛。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
    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