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78章 偷梁換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78章 偷梁換柱字體大小: A+
     
        躺在床上的風老祖咯咯一笑,竟發出女子聲音,道:“風前輩當時就說,夫人肯定能看出來,我對自己這方面能力一直很有自信,不如夫人先告訴我,您是怎么看出破綻來的?”

        風夫人淡淡說道:“你的確很厲害!**玄功我不是沒見人用過,太古時代會**玄功的人不止一個。但用到你這種程度的,當真不多見。你不但變化之術了得,還深得其精髓,竟然連功法招數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關鍵還能借勢,利用法陣,先讓自己受傷變得虛弱,這樣一來,可以完美掩飾你境界不如我夫君高這件事……但畢竟,我是他妻子,我們在一起,已是萬古光********人聰明!”彩衣豎起一根大拇指。

        不過那形象還是風老祖的模樣,看上去很是滑稽。

        風夫人卻笑不出來,深深的看著彩衣,說道:“既然我夫君已經決定與你們站在一起,我自然也不會攔阻,只是我想知道,你們想要怎么把鑰匙拿出來,那地方……除了他自己之外,旁人根本無法進入。一旦打草驚蛇,不但會永遠失去機會,我們所有人,都要萬劫不復。”

        彩衣笑笑,道:“所以還需要夫人幫忙遮掩一二。”

        風夫人微微皺眉:“我?”

        彩衣點點頭,道:“對,就是您!”

        ……

        要說天庭最神秘的一個地方,莫過于九霄祭壇。

        九霄祭壇原本是古天庭用來祭祀之地,作為古天庭遺留之物,被如今的天庭所占據。

        準確的說,是被天帝用來儲藏最為重要的寶物。

        安全的私人儲物間。

        天帝一直最滿意的就是這個地方。

        就像那些鑰匙一樣,九霄祭壇,也完全被他掌控在手中。

        只有他才能開啟這座祭壇,也只有他,才能進入到里面。

        萬古歲月,沒有第二個人進來過。

        孔、黃兩位教主離開之后,天帝還是有些不放心,又悄然降臨到九霄祭壇這里看了一眼。

        這地方沒有守衛。

        也根本用不著守衛!

        因為他連守衛也不放心。

        誰知道會不會出現監守自盜這種事兒?

        但凡跟重建六道輪回有關的事情,都是這人間的頭等大事!

        沒有之一。

        看過之后,發現一切如常,沒有任何問題。

        天帝這才心滿意足離去。

        回天宮的路上,忽然想到自己的岳父,決定去看看。

        再怎么說他是老狐貍,說他是為了自己家族,但也算是對得起他。

        再說就算是做給別人看,也應該去探望一下。

        來到風府,發現這里依然殘留著大戰之后的氣息。場域紊亂,很多間華麗宮殿,都已變成斷壁殘垣。

        天帝輕嘆一聲,沒用通報,直接走了進去。

        一路來到風家老祖居所,剛要進去,卻見風夫人從里面走出來。

        風夫人神情哀傷,眼睛通紅,像是剛剛哭過,一抬頭看見天帝,頓時要上前行禮。

        “岳母大人不必多禮,岳父怎么樣了?”天帝一臉沉重的問候著。

        風夫人強笑道:“多謝陛下掛懷,他現在已經好多了,剛剛睡下。”

        “哦,那我就不進去打擾了,我讓人拿的那些大藥,可有送來?”天帝關心的問道。

        “都已經送來,陛下盡管放心。”風夫人說道。

        見岳母沒有讓自己進去的意思,天帝只能點點頭,他心里面清楚的很,丈母娘心里一定非常不待見他。

        無論是因為女兒,還是因為這次的事件,估計心里都恨死他了。

        又說了幾句話之后,告辭離去。

        見天帝離去,風夫人轉身回了房間,看著彩衣道:“你們對他倒是真的很了解,知道他會來這里。”

        彩衣道:“有備無患罷了。”

        說著,她從床上坐起來,隨手變出一道分身,還是風老祖的模樣,一臉衰弱的躺在床上沉睡。

        然后看著風夫人道:“風前輩應該很快就會回來,待他回來之后,所有一切,就都跟你風家無關了。”

        風夫人點點頭:“這段期間,我清楚應該怎么做。”

        彩衣微微一笑,隨即化成一顆塵埃,消失在風夫人面前。

        風夫人坐在床邊,幽幽一嘆,心中充滿無奈。

        她到現在都有些想不通,丈夫為什么會選擇這群人。

        她知道彩衣要去做什么,但她真的不看好!

        九霄祭壇……哪有那么容易進?

        即便這姑娘擅長**玄功可以變作天帝模樣,可九霄祭壇連個守衛都沒有,你變成天帝的樣子給誰看?

        或許是因為丈夫做出了選擇,所以在內心深處,風夫人情不自禁開始為這群曾經的古天庭超級強者考慮起來。

        她想不出,那些人要用什么辦法拿回那些鑰匙。

        卻說彩衣離開風府之后,一路飄飄悠悠,很快來到九霄祭壇所在的地方。

        這里非常安靜,甚至安靜得讓人有些害怕!

        任何生靈出現在這里,都將第一時間被天帝所獲悉。

        因為這里到處遍布著天帝親手設下的法陣。

        外人來這里,就算能偶爾破掉一兩個,也幾乎不可能破掉所有。

        因為核心區域的那些法陣,就只認天帝一個人!

        所以彩衣盡管來到這里,但卻停留在邊緣區域,沒有往里面深入。

        很快,白牧野、司音、單谷和問君幾人便從各個方向,先后來到這里。

        問君來的最晚,身上還有沒消散的強烈殺氣。

        看著眾人道:“追兵有點難纏,好容易才全部甩開的。”

        “來了就好。”彩衣說道。

        “咱們要怎么進去?”單谷看著前方不遠處那座祭壇問道。

        隨后大家一起看向小白。

        白牧野道:“直接走進去。”

        直接走進去?

        彩衣想說什么,但忍住了。

        她相信小白肯定也知道九霄祭壇這里的情況。

        “風家老祖回去了?”她問道。

        白牧野搖搖頭:“這會兒還沒有,但應該很快。”

        說話間,符篆師寶典直接從他身上飛出來。

        大量符文開始從符篆師寶典上緩緩飛出。

        看著那些符文,眾人心中忽然生出一種莫名的感覺。

        也不知是時間出了問題,還是記憶出了問題,眼前這座祭壇,竟變得有些模糊起來!

        眾人都一臉驚訝的看著那本符篆師寶典,然后小白示意大家跟上。

        幾個人就這樣迷迷糊糊跟在他身后,往九霄祭壇方向走去。

        小白一邊走一邊說道:“他要是換個地方存這些東西,咱們想要得到肯定會非常困難。甚至到關鍵時刻,他拿出一把鑰匙來威脅,除了犧牲……我們別無他法。但他竟然把藏匿鑰匙的地方,選擇放在這里,那就簡單了。”

        “這祭壇……”彩衣算是除了小白之外,知道真相最多的人,她忽然想到什么,看著小白,又看看符篆師寶典,像是明白了。

        白牧野呵呵一笑:“說這不是天意,我都不信。”

        問君也反應過來了,驚訝著感慨:“這……還真是天意,跟氣運都沒什么關系。”

        “什么情況啊?別打啞謎呀?”單谷問道。

        司音看了他一眼:“你是真沒想明白還是在故意裝傻?”

        單谷頓時一臉黑線,看著司音:“不是,你也看出來了?”

        “當然啊!”司音一臉理所應當的樣子。

        單谷:“……”

        突然有點自閉。

        吃瓜音都看出來的事情,他居然到現在都沒想明白。

        為什么符篆師寶典能直接無視任何法陣?

        彩衣說道:“這座祭壇,曾是古天庭祭祀之地,而這種祭祀,基本都是道祖在主持。如今道祖親手煉制的法器出現在這里,這座祭壇沒有任何理由會排斥它。”

        單谷嘴角抽了抽:“可這地方終究被別人祭煉了無數年啊!”

        “有些東西,就算祭煉再久,可不是他的,終究也是拿不走的。”白牧野淡淡說道。

        眾人跟在符篆師寶典后面,一路暢通無助!

        仔細看去,是有一條路,直接從九霄祭壇上面延伸出來,一口氣延伸到眾人腳下。

        這感覺,太特么爽了!

        走到核心區域,眾人甚至能明顯感覺到天帝留在這里的法陣波動。

        但因為九霄祭壇的認可,這些法陣完全沒有一點被觸發的跡象。

        乖巧得如同一只心情好的貓咪!

        來到祭壇中心區域,那里露出一道門戶。

        小白這些人沒有任何猶豫,帶著眾人直接下去。

        里面直接就是一個空間。

        空間不算很大,但也不小,跟天庭外面那顆名為地球的藍色星球差不多大。

        里面一片混沌。

        中心區域,有幾坨大塊的懸空浮土,上面生長著幾株無比古老的大藥。

        古老到什么程度?

        那些大藥的枝杈,都已經如同一條條真龍!

        不仔細看的話,甚至會以為那就是一條條龍化成的枝杈。

        實際上,那全都是因為歲月凝結的精華,天然形成的樣子!

        “這大藥……怕不是從太古時代就有了吧?”彩衣一臉震驚的看著那些大藥驚嘆著。

        “居然有一株是精神系的。”白牧野一眼看見其中一株幽藍的大藥,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那株大藥看著也就兩尺多高,通體碧藍,一根主莖上面生長著十幾個枝杈,那主莖如同一把銳利的劍,劍尖指向天空。

        枝杈如龍,頭角猙獰!

        上面結著七八顆近乎透明的藍色果實。

        這是真正的寶藥!

        即便對諸天神佛這種境界的存在都有效用的頂級寶物!

        除此之外,虛空中竟然還懸著一些兵器。

        眾人一看見這些兵器,頓時都激動起來!

        每個人在看見這些兵器的瞬間,心中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強烈的感應。

        仿佛那些兵器……原本就是屬于他們的!

        彩衣看見的,是兩把黑色短刀。

        這刀造型非常古樸,看著特別簡單,但卻無比的鋒利。

        這刀,她曾在姜無涯的山河圖中見到過。

        就是她當年的兵器!

        嗡!

        兩把刀傳來一陣輕顫。

        如同離家多年的游子歸來,彩衣心中瞬間涌起的那種感覺很難用言語形容。

        她輕輕一抬手,那兩把黑色短刀化成兩條小龍,一左一右,瞬間向她飛來。

        下一刻,化成兩個龍形手鐲,分別纏繞在她左右手上。

        彩衣毫無征兆的,落下一滴淚,但臉上,卻露出無比開心的笑容。

        這就是她的兵器!

        那種心意相通的感覺太強烈了!

        即便她靈魂深處依然是被封印著,但卻完全阻擋不了她跟這兩把刀之間的默契。

        問君一雙眼,落在一桿似乎有些殘破的長矛上面。

        她是一個全能型戰修,平日里更擅長用劍。

        但很少有人知道,她最喜歡的兵器,其實是這種長矛!

        如同宿命中早已規定好的一樣。

        她一招手,那桿看上去有些殘破的長矛瞬間從虛空飛向她。

        下一刻,變成牙簽大小,在問君指尖打轉。

        問君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單谷的兵器,是一張弓柄紅黑相間的大弓,甚至沒等他招手,那張弓便化成一條紅黑相間的龍朝他飛來。

        下一刻,化成一道印記,如同紋身一般出現在單谷右手手背上面。

        單谷做出一個拉弓弦的動作,那張大弓瞬間出現在他右手手中!

        心有靈犀!

        神器有靈!

        單谷輕輕拉了一下弓弦,松開。

        嗡!

        一陣嗡鳴之聲,瞬間響起。

        有一股可怕殺氣,猛然間順著這張弓爆發出來。

        不好!

        單谷趕忙試圖壓制住這股殺氣的爆發。

        但已經有些晚了!

        殺氣一下子就沖出去。

        就在單谷急得差點瘋掉的時候,一片符文,密密麻麻出現在四周。

        直接將這空間封印起來。

        單谷和眾人都長出一口氣,然后看向白牧野。

        隨后,單谷朝著白牧野伸出一根大拇指:“幸虧你在。”

        司音抓著那把新錘子,一臉糾結的看著。

        這把錘子跟她心意相通,有種宿命相連的感覺。

        可她是個很念舊的人,到現在,就連星球煉化的錘子都還沒扔呢。

        結果如今又多了一件。

        這么多錘子,以后打架的時候,會犯選擇困難癥吧?

        她想了想,干脆神念一動,將星球煉化的錘子和星系煉化的錘子以及剛剛抓回來這把……三把錘子放在一起,重新祭煉起來!

        她甚至都不知道這樣能不能成功,反正心里想,就這么做了。

        轟!

        從來不莽的司音這下弄出的動靜比單谷剛剛那一下大多了。

        但好在白牧野的符文封閉了眾人周圍的空間。

        然后,讓眾人都一臉無語的一幕發生了。

        司音剛剛拿回來這把錘子,似乎非常嫌棄另外那兩個,在星系煉制成的錘子輕易融合了星球煉制的錘子之后,居然自己輪起來,朝著整個星系煉化成的錘子狠狠就是一錘子!

        嘭!

        一聲悶響。

        然后,整個星系煉成的錘子,碎了……

        碎成無數塊!

        司音差點當場就哭出聲來。

        怎么能這樣?

        怎么可以這樣?

        我的錘錘那么可愛……

        下一刻,碎成無數塊的星系錘子直接被她最后拿回來這錘子全部吸收起來。

        像個大胃王一樣,直接給吞了!

        單谷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喃喃道:“臥槽……這樣也行?這是表示,它不屑跟另外兩把錘子融合,要融合,也是直接吞掉?”

        “看起來……是的。”彩衣一臉無語地道。

        這時候,眾人全都看向白牧野。

        因為那邊虛空中,還懸著一些武器。

        從那些武器的外形上,眾人也大致能看出它們原本屬于誰。

        一把巨大到無比夸張,如同一座山岳似的黑色大刀,肯定是林子衿的!

        另一把血色長刀,應該是老劉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可能是歐陽那些人的。

        但小白的是哪件?

        眾人回想起之前在山河圖上看見的那些畫面,突然發現小白好像從來就沒用過武器似的。

        他似乎什么兵器都能用,經常在戰斗中搶過敵人的兵器擊殺敵人,用完就扔。

        所以,那里懸浮著的武器里,似乎沒有哪個是小白的。

        隨后,符篆師寶典從白牧野身上飛出去,化成一道光,在懸掛兵器和大藥那地方轉了一圈。

        然后,什么都沒有了。

        眾人:“……”

        白哥雖然沒有兵器,但白哥什么都有!

        最后,眾人來到這片混沌世界的中心區域。

        在這里,終于看見了一個古老的盒子。

        盒子上面,貼著不計其數的封印!

        一些封印古老到讓眾人都有些懷疑,是不是已經失效了?

        “這么順利嗎?”問君看著小白。

        大家也都一臉沉思的表情。

        天帝太狡猾了。

        大家其實都很怕再被算計一次。

        如果這盒子里,依然不是鑰匙,而是跟天帝給姜無涯一樣的大殺器呢?

        那東西天帝能弄出來一個,未必就沒有第二個。

        所以必須要小心謹慎才行。

        一個顏色非常淡的金色符文,緩緩從白牧野眉心處飄飛出來。

        他道:“我試試看就知道。”

        這玩意兒,要怎么試?

        大家全都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看著。

        下一刻,那道金色符文,接近了那盒子。

        所有人的心在這一刻都忍不住直接懸起。

        實在是太緊張了!

        當淡淡的金色符文完全沒入到盒子里面之后,眾人全都將目光轉移到白牧野身上。

        卻見小白一臉凝重的樣子,一動也不動。

        說真的,在這一刻,大家都有點被嚇到。

        即便那東西是假的也沒什么大不了,可如果小白出點什么意外,那他們絕對會瞬間崩潰。

        呼!

        白牧野這時候突然長出一口氣。

        接著,那道淡淡的金色符文從盒子里面又飛了出來。

        噗!

        一口鮮血順著小白嘴里噴出來。

        “你……”

        大家全都一臉擔憂的看著他。

        白牧野似乎想要說什么,但又接連噴出兩口鮮血。

        隨后才深吸一口氣,從符篆師寶典的空間里抓出一根剛剛收進來的那藍色大藥的枝杈,牛嚼牡丹一般放在嘴里大嚼起來。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呸呸呸!

        白牧野接連吐了幾口口水出去,罵道:“媽的真苦!”

        眾人終于松了口氣。

        還行,知道罵人,沒事!

        “那封印真厲害,太耗心神了。”白牧野嘆息道:“不愧是紅塵仙中的強者,那位的實力,比我們之前預估的,還要高出不少。”

        “你的意思是,他的精神力不比你差?”問君有些驚訝的問道。

        白牧野點點頭:“沒法比,我差太多了,不然不至于這么慘。”

        “隱藏得真深呀!”問君瞇著眼,眼里燃起一股強烈的戰意。

        如果子衿在這里,估計反應會比她更激烈一點。

        誰敢傷害哥哥,她就敢跟誰拼命!

        管你是誰,天王老子她也不怕。

        “東西是真的?”雖然幾乎確定了,但彩衣還是忍不住想要聽白牧野親口證實。

        白牧野點點頭,道:“東西是真的,咱們得趕快走,我懷疑這東西被移動之后,那邊都有可能會感應到。”

        “那還等什么?快跑吧!”彩衣開心的笑起來。

        “等等……彩衣,你變點東西出來,那些大藥和兵器,能不能變出來?”白牧野問道。

        彩衣眼睛頓時就是一亮,這個主意她喜歡。

        隨后,隨著她一番施法,這片空間再次變得跟先前一模一樣。

        唯有那盒子跟封印,她是很難變出來的。

        倒不是完全變不出,但跟真的差距太大,別說天帝,就連他們自己都能一眼辨認出來。

        “這個,我來。”白牧野說著,直接從身上取出一段神木。

        眾人一看,眼睛差點直了。

        因為這神木居然跟裝著鑰匙的盒子一模一樣!

        隨后就成了見證奇跡的時刻。

        一把小刻刀,在白牧野手里上下翻飛,很快就雕刻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盒子。

        這個對他們這種境界的修行者來說并不難。

        真正的奇跡,是接下來的那些封印!

        小白同學再一次現場畫符。

        無論符篆本身的質量,還是做舊騙人的手法,完全可以用出神入化來形容!

        “太厲害了!”單谷差點全程跪下看。

        最后,白牧野在那盒子里面,竟然又放了一些鑰匙進去!

        那鑰匙看上去非常敷衍,就如同小孩子用橡皮泥捏出來的一樣。

        問君等人都看得嘴角抽搐起來。

        白牧野卻一臉認真的道:“別懷疑,真的鑰匙,就長這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
    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