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76章 要談談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76章 要談談嗎?字體大小: A+
     
        聰明人!

        真正的聰明人!

        不是因為他上來就端茶送客,而是這位看見白牧野一群人之后,連試探過程都沒有,直接判斷出姜無涯已出賣了天庭利益,并和這群人站到了一起。

        “也行,”白牧野站起身,沖著老者微微一笑,“等會出去,我們就來個大鬧天宮,把這里先攪他個天翻地覆再說。”

        老者冷笑一聲:“威脅老夫?老夫乃天帝岳父!豈會受爾等要挾?簡直可笑!”

        “哈哈,您誤會了,我不過是來這里看望一下徒兒的父親,雖說按理說應該反過來,不過沒關系,我不是那種小氣的人!”

        白牧野一臉大氣的說著,然后看著問君和彩衣幾人:“走吧,咱們看也看了,禮數已盡到。所謂先禮后兵,將來有朝一日,見到我那徒兒,自然也有話說。”

        “等等!”風家這位老祖一雙眼驚疑不定看著白牧野問道:“你都干了些什么?”

        白牧野笑笑:“沒干什么,就是去一個人間位面溜達的時候,偶然間收下一個非常上進的小姑娘。”

        “你……”風家老祖又驚又怒,失聲道:“怎么可能?一直有人在監視著她的成長……”

        “您莫非看不起我?”白牧野似笑非笑看著風家老祖:“一點障眼法我都不會用?”

        “胡說八道,小小障眼法,豈能擋住……”說到這,這位風家老祖也語塞了。

        尋常人的障眼法自然是不行的,但眼前這位……說真的,他真有這種本事!

        萬古歲月之前,敢單槍匹馬殺入域外天魔群中的古天庭第一戰將,即便轉世輪回,依然以近乎不可能的方式平定人間亂局。

        這樣的一個人,要說他沒有這點手段,那不是羞辱別人,而是自己瞎。

        不但眼瞎,心也瞎。

        “你怎能如此無恥,轉世輪回之人也算計……”風家老祖驚怒之下,口不擇言。

        問君在一旁呵斥道:“閉上你的嘴!誰無恥?是誰用萬古光陰做局,算計輪回之人在先?”

        彩衣也忍不住在一旁冷笑道:“我們好心好意收令愛轉世身為徒,未曾對她有過半點加害舉動,也不曾設下什么靈魂深處的封印用來要挾你,如果這都能算無恥,那你們的行為,又是什么?”

        單谷道:“無恥之尤唄。”

        “那是天后,你們這么做,要承擔天大因果!”風家老祖氣勢已經沒有那么兇了,喃喃道:“老夫是天帝岳父,不可能……”

        “很快就不是了吧?”問君淡淡道:“還是說你很有把握,能讓你那好女婿回心轉意?”

        彩衣:“這怕是根本不可能了,這萬古歲月,他早就厭了你女兒,不然堂堂天帝,會讓自己妻子輕易輪回轉世?”

        風家老祖心里面什么都知道,他甚至因為害怕女兒徹底失寵,還專門安排自己的妻子四處物色優秀女子給他……

        他們的身份,說來好聽——天帝岳父岳母。

        可一旦女兒失寵,再加上那個外孫也是個不肖廢物無法指望,整個風家看似輝煌鼎盛無人可以撼動的地位,想要被顛覆,不過是一夕之間。

        風家老祖有些失神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沉默著,半晌說不出話來。

        良久,他抬起頭,一臉惆悵的看著白牧野,沉聲問道:“說吧,你們想要怎樣?”

        “我們想要好好的活下去。”白牧野道:“若不是你那外孫突然間的出現,我們甚至不知道還有天庭這個存在,更不清楚自己的過去。”

        “老夫明白了。”風家老祖長嘆一聲,站起身走到窗邊,看著外面,嘆息道:“人算不如天算,果然是機關算盡,卻忘記天道有輪回……”

        “報應繞過誰。”單谷在那邊接了一句。

        風家老祖嘴角抽了抽,沒搭理這個嘴賤的家伙。

        思索良久,霍地轉身,看著白牧野道:“你們既然出現在這里,那么自然已從小女那里知道了關于鑰匙的事情。可你們想過沒有,第一,那鑰匙隨時可以被轉移走,即便沒有被轉移,但那地方也不是誰都能進去的,至少老夫進不去是很正常的事情;第二,你們憑什么敢認定老夫會因為一個女兒,就徹底從了你們,站在你們這邊?”

        “第一個問題很簡單,是否被轉移,你心里應該也有數。”

        白牧野看著老者,淡淡說道:“至于第二點……我們從來沒覺得你這種人會因為一個女兒就無條件和我們合作。”

        “你應該更清楚,如今你們風家在天庭的尷尬地位,也清楚你們如今這份榮耀,還能維持多久……”

        “那位是什么心胸,想必你心里面也清楚的很。”

        “曾經有多榮耀,以后就有多凄涼。”

        “到那時,天后被棄,太子被廢,你們風家倒臺!”

        這話說的是真狠,風家老祖都有點吃不住勁,面頰一個勁兒的抽搐著。

        白牧野卻根本沒看他,依然說道:“如果不想看見這一幕,那就好好想想出路在哪。”

        “你說的很有道理,”風家老祖重重嘆息一聲,“可我還是不能跟你們合作,對不起了……”

        說著,他面色一冷,當場下令:“拿下他們!”

        轟!

        一股恐怖的轟動,直接從外面傳遞進來。

        這種層級的能量波動,讓眾人瞬間如臨大敵。

        尤其白牧野,他非常清楚,那是一種可怕困陣被激活時才有的反應!

        “沒用的,別試圖反抗了,這法陣一經激活,就不可能從里面沖出去,”風家老祖一臉平靜看著白牧野等人,“從你們進來那一刻起,一切,就已經開始了。”

        “我明白了,放姜無涯出去,也個坑,你們知道姜無涯肯定會反;天后下凡,也是個坑……準確的說,應該是你們一起將這件事推動到那里,讓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并以此徹底瞞過了我,讓我認為天后下凡不可能是你們設的一個局。”

        “畢竟沒人愿意相信,這世上竟會有如此狠心的父親,連自己的女兒都往死里坑。”

        風家老祖看著白牧野,微笑道:“你們更沒想到的是,這人不但會坑自己女兒,甚至連自己都敢坑。”

        白牧野點點頭:“不錯不錯,您真厲害!真狠!以死求生。我若是天帝,肯定更不會放過你。因為你這手段,簡直就是絕戶計。”

        “哈哈,這些就不是你需要關心的事情了,你還是想著,怎么討好天帝,并最終活下來吧。我的昔日戰神!”風家老祖嘴角噙著一抹冷笑。

        “那在此之前,我們是不是可以先殺了你出出氣?”彩衣冷冷道。

        風家老祖看著彩衣,一臉坦然的點點頭:“好的啊!如果這樣能讓你們出出氣,那就來吧。”

        彩衣臉一冷,當場就要動手。

        被白牧野攔住。

        然后看著風家老祖問道:“那位還有多久能到?”

        “嗯,大概很快就到了,”風家老祖看著白牧野,輕輕一嘆,“白帥也莫怪我,老夫也是沒辦法。”

        “我信,連自己都算計進去的計,一定是被逼無奈才會使出來,”白牧野一臉大度的點點頭,“所以這一次我們是不會怪罪你的,不管怎么說,你女兒都是我徒弟,這種板上釘釘的事情,是誰也改變不了的。”

        “你說什么,都晚了,”風家老祖嘆息,“我說過,從你們來到這里那一瞬間,一切就已經注定了。”

        白牧野眨眨眼,笑著道:“好的,那就讓我們在這里……靜待那位偽帝的到來吧。”

        風家老祖眼皮子跳了跳,卻沒有再說什么。

        古天庭兵馬大元帥,的確有資格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但說完之后結局會如何,那也是他自己需要承擔的事情。

        彩衣和單谷多少有些焦急的看著白牧野,心說咱不大鬧天宮了?

        不趁著這種時候打出去,難道還真要等那天帝過來?

        那是紅塵仙啊!

        白牧野卻老神在在坐在那,還端起剛剛沒喝完的茶喝了一口,搖搖頭,有些嫌棄:“有點涼了,沒那么好喝了。”

        咔嚓。

        司音在一旁咬了一口瓜。

        空氣中瞬間變得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看向司音。

        包括風家老祖都有幾分不敢置信的看著司音。

        這小姑娘……心得多大啊?

        見眾人都看向自己,司音有點不好意思,紅著臉道:“有點緊張,吃個瓜,壓壓驚。”

        問君這會兒也坐下來,坐在白牧野身邊,端起桌上茶杯,也跟著喝了一口,然后微笑道:“冷茶自有冷茶的滋味,有些時候也不能總用慣性思維去考慮問題,你說是吧,小白?”

        “嗯,你說的很對,所以我賭咱們這次能贏!”白牧野道。

        風家老祖在一旁有些無語的看著白牧野,道:“我真不知你這信心從哪來的,天帝來這里,會帶著鑰匙!不然你道他為何需要這么半天?鑰匙在他手里,你們又能做出怎樣的反抗舉動?所有一切,都是徒勞的!”

        “不勞您費心,有這功夫,您還是好好考慮考慮,您這種忠心耿耿,到頭來能換到什么吧。”彩衣冷冷道。

        風家老祖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看了一眼彩衣,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什么都沒說出口。

        彩衣瞥了他一眼。

        ……

        天帝很興奮!

        他沒想到,自己的岳父竟然送了一份如此大禮過來!

        其實最初岳父提出這個建議的時候,他是不想答應的。

        不是別的,而是他害怕里面有坑!

        不是所有人都跟他那廢物兒子一樣,怎么扶都扶不起來。

        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妻子一樣驕橫跋扈目中無人蠢不可及……當然,這也是他有意放縱的結果。

        但蠢就是蠢!

        不可能因為轉世輪回一次一下子就變精明了。

        萬古光陰,天庭中的絕大多數人,誰沒下凡過幾次?

        人間的那點經歷,對他們強大無匹的靈魂來說,根本連一個念頭都算不上!

        除非不斷的輪回,反復輪回……然后每次輪回的時候,都是同樣的一種性格,這樣才有可能影響到那強大的靈魂。

        可這萬古歲月,除了他那廢物兒子,誰會每次都一樣?

        所以天后這第一次下凡那一點點變化,對天帝來說,根本沒什么意義。

        也形不成什么困擾。

        即便真的變了,其實也晚了。

        因為早已經……積重難返。

        就像人間皇帝登基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解除功臣的權利一樣,他位置坐穩的那一天,也將是漫長的清洗開始之日。

        而他第一個想要清洗的,就是在整個天庭都勢力龐大的風家。

        結果呢……他這位同樣無比聰明的岳父大人,竟然在天后下凡之后,第一時間找上他,跟他一番推心置腹,以女兒和自己做餌,要引這群人上鉤!

        這讓他不可能不懷疑。

        但他的岳父也很坦然,說得很直接——無它,只想保命。

        準確的說,是保住風家一家老小的命。

        “等天帝徹底出世,君臨天下那一刻,就是風家徹底歸隱之時。屆時,世間只問天帝之名,卻不會再有關于風家的傳說。”

        這句話,多少還是有些打動了這位無情的天帝的。

        不管怎么說,都是他成功路上最大的助力。

        所以,要不要留風家上下一條命,著實讓他有些猶豫了。

        但也沒猶豫多久,他就點頭答應下來。

        因為他的岳父、風家老祖的計劃,對他來說,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成功自然皆大歡喜,失敗了……對他也毫無影響!

        甚至風家老祖還專門提醒他——待我困住那群人,陛下務必第一時間將鑰匙拿在自己手中,不然恐怕這群人會有反撲。

        天帝當時問過一句:“那你怎么辦?”

        風家老祖一臉坦然的笑道:“他們若將我擊殺,就請天帝看在老夫這么多年忠誠天帝的份上,給風家上下一個富貴;若老夫僥幸存活下來,那便從此歸隱,遠離天庭。”

        這番話,徹底打動了天帝。

        他最終應允下來。

        隨后就是天庭監控天后成長過程,風家這邊在家族設置法陣。

        甚至就連設置法陣的全部過程,風家老祖都請天帝暗中坐鎮。

        也就是說,整個法陣,是在天帝的眼皮子底下完成的!

        法陣設置完之后,控制權也直接交到天帝的人手中。

        所有一切,盡在掌握,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就連天帝也不得不欽佩自己岳父的這種睿智。

        世上生靈無量計,又有多少個能看得如此通透?

        至于這計劃最終會不會變成現實,天帝并不是特別擔心。

        姜無涯那老東西,一看就不是和他一條心的。

        這些年來,雖然兢兢業業在天庭幫他處理各種政務,但實際上,從未歸心于他。

        甚至在內心深處,從未把他這個天帝放在眼里過。

        這一切,他心里面都清楚的很。

        不僅姜無涯,還有一批古天庭舊臣,那些老東西,一個個也全都差不多。

        打心眼里沒把他這個天帝當回事。

        他都知道,卻只裝作不知道。

        他特意給了姜無涯一件大殺器,目的真不是為了坑人。

        如果姜無涯真能信以為真,用那大殺器殺死白牧野那群人和自己,那天帝反倒要慌了。

        畢竟重建六道輪回還需要那群人呢!

        你真給我弄死了,我難道還要把這一切重來一次……再等上萬古光陰不成?

        喚醒那種級別的英靈,哪有那么簡單?

        跟凡人輪回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所以天帝給姜無涯大殺器,就是為了讓姜無涯徹底暴露出來,讓他心中充滿恨意!

        然后憑借姜無涯的能力和手中握著的信息渠道,一定很快就能知道天后下凡。

        再然后……所有一切,就順理成章啦!

        同樣知道鑰匙秘密的天后,被姜無涯和白帥那群人盯上的可能性著實太大了。

        不說百分之百,至少也是百分之**十。

        到時候自己這邊只要順水推舟,讓風家老祖去完成這最后一環……所有一切,就塵埃落定!

        只是讓天帝有些意外的是,這一天來的這么快,這么順利。

        順利到讓他甚至忍不住生出幾分懷疑。

        所以他并沒有帶著鑰匙過來!

        只是裝模作樣的出去了一會兒,在封印鑰匙的地方打了個轉就回來了!

        而此時,天庭的大軍,早已將風府徹底包圍起來。

        里三層外三層,密密麻麻,圍得那叫一個水泄不通。

        這群人一身肅殺,盔明甲亮,帶給人一種無邊的壓力。

        見天帝到來,所有人自動讓出一條道路。

        來到風府上方,看見那法陣已然發動,里面一群人全都被困在那里。

        天帝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笑容。

        只是讓他多少有些意外的,卻是風家老祖,同樣也還在。

        里面也沒有打斗過的痕跡。

        這讓他心中多少有幾分遺憾——要是死了,那該有多好!

        只要風家老祖死了,那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給風家一個大富貴!

        甚至將來天后歸來,他也可以不廢后!

        反正沒了家族撐腰的天后,也根本掀不起什么浪花來。

        天帝站在法陣之外,這種時候,里面的人是看不見外面的。

        他看了一眼掌控法陣那些人,微微點點頭。

        隨后,掌控法陣那些人直接開始啟動法陣中的殺陣!

        目的當然不是為了殺人。

        而是一頓殺威棒!

        想要真正降服這群桀驁不馴的超級強者,不用點手段,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轟隆隆!

        法陣里面,頓時傳來一陣陣爆響!

        接著,便看見那群人一個個又驚又怒,撐開防御。

        天帝一臉平靜地看著無數防御符篆從那位昔日他需要仰視的白帥身上飛出,形成一道強大的防御層,去阻擋法陣中的各種攻擊。

        他微微一笑,對左右一些人道:“昔日的白帥,可不是這樣的,我當年曾見過他打架,從來不會防御。所以你們看看,這人啊,總是會變的。”

        “哈哈,是啊,勇往無前的白帥也學會了防御,甚至變成了一個使用符文戰斗的人。陛下,臣聽說符文這種戰斗方式,在太古早年就已經被淘汰,怎么他反倒又給撿起來了?”

        另一個人在一旁呵呵笑道:“按照人間的話說,這種應該叫做……復古?好像就是這個詞,據說越古老的,他們越喜歡!”

        “哈哈哈,人間的古老……那種從生到死不到天庭百日的世界,談什么古老呦?”

        天帝身邊的一群近臣全都肆無忌憚的笑起來。

        這片肅殺之地,一下子變得充滿歡快氣息。

        “不要小看,不能說古老的東西都是好的,但也不能說都是不好的。”天帝淡淡說道:“要看在什么人手里用,你們看白帥用那符文,不覺得很精妙嗎?不覺得很享受嗎?”

        “天帝這么一說,還真是呀!”

        “不錯不錯,你看他對符文的駕馭,已是登峰造極!”

        “不愧是太古天庭戰力第一人,即便輪回轉世,也還是這么厲害。”

        “恭喜陛下又收了一員猛將!”

        馬屁如潮。

        天帝微笑著,心中卻毫無波動。

        他知道,身邊這群人其實都是鬼話連篇之輩。

        說些連他們自己都不信的話,那是張口就來。

        但這并不重要。

        只要他是天帝,只要他一直是天帝,那么這群人在他面前,就永遠只能這樣說話!

        天帝不再說話,認真觀察著法陣中每一個人的表現。

        除了坐在那里一動不動的風老祖之外,剩下這些人,全都各有千秋。

        每一個人都是真正的高手!

        整個天庭,能比肩他們的,恐怕也只有那些紅塵仙境界的人了。

        別看這里里三層外三層圍著那么多人,如果沒有這座法陣,他又不出手的話,根本沒人能攔得住他們這群人。

        所以,他心里面,還是很感謝風老祖的。

        很快,法陣中有人開始受傷了。

        這法陣是他親自監督人布下的,別說一群還沒到紅塵仙境界的大天神,就算是風老祖那種紅塵仙,不閃不必,也要身負重傷!

        是的,安之若素坐在那里的風老祖,此刻也已經受傷。

        而這,還是天帝刻意讓那些操控法陣的人避開他的結果。

        那畢竟是他岳父,既然沒被那群人圍攻打殺,他總不能當眾用法陣去殺。

        司音、單谷、彩衣、問君……此刻身上都已傷痕累累。

        傷勢最嚴重的單谷身上甚至被打出幾道透明窟窿!

        如果不是有白牧野那些符篆加持,甚至都有隕落的危險。

        白牧野看上去也很慘。

        畢竟他只是一個符篆師。

        肉身強度遠不如其他人,如果沒有那些防御符篆擋著,估計他才是最快倒下的。

        他們在嘗試破陣!

        但這一切,終究是徒勞的。

        眼看著繼續下去,這群人就得有隕落的了,天帝依然面無表情地看著。

        又過了一會兒,單谷和司音終于支撐不住,雙雙倒在地上,如果不是問君跟彩衣拼命護著,這兩人恐怕就被法陣中的劍氣給直接斬了。

        直到此刻,天帝這才舉起一只手,輕輕一動。

        法陣中的攻擊,終于停下了。

        他聲音平和地問道:“白帥,要談談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