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75章 天宮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75章 天宮游字體大小: A+
     
        江南。

        三月春風和煦,陽光明媚。

        白牧野和問君、彩衣、司音、單谷幾人行走在一座古鎮的街頭,感受著身邊川流不息的游人散發出的那股強烈的生機。

        “我有點明白,為什么只有地球上的人類才被稱為真正的祖靈之靈了。”彩衣有些感慨的說道:“你看這些人,雖然壽元很短,但他們每天都活在希望當中。”

        單谷笑呵呵的道:“每隔幾千年就要重復一次的輪回,我倒是覺得他們活得有點悲哀啊。”

        “那又怎么樣?你覺得這是一個被詛咒的世界,我卻覺得這是一個充滿生機和活力的世界呢。”彩衣看了一眼單谷,淡淡說道:“就像秦彩鳳,你不覺得她的選擇才是最正確的嗎?”

        單谷想了想,道:“是不是最正確的,終究還是要看自己的想法,可能沒有什么是最正確的,只有不后悔的。”

        問君在一旁問道:“那如果我們找到了鑰匙,你要不要開啟靈魂深處那把鎖呢?”

        單谷罕見的猶豫了一下,然后搖搖頭,道:“我會毀掉那把鑰匙……”

        說著他看向白牧野:“哥,可以這樣吧?”

        白牧野道:“應該是可以的。”

        單谷看著彩衣道:“老姜給咱們看過那一段的畫面了,說真的,我并不希望里面那個人是我。”

        彩衣沒有跟單谷爭論,而是認同的點點頭:“是的,我也會把它毀掉!只要沒人能威脅到我的生命就夠了。”

        “所以秦彩鳳的選擇,還是最正確的。”單谷最終還是承認了這點,喃喃道:“即便有朝一日會后悔,但她這一步,也絕對是正確的,這女人,造化很大呀!”

        “你倒是樂觀。”白牧野看著單谷道:“你怎么知道不是她的劫?”

        單谷:“如果真是她的劫,你肯定不會干那種無聊的事情。”

        還是多年的兄弟最了解,白牧野笑笑。

        當時他的確生出一種強烈的感應,就是要跟秦彩鳳這位曾經的天庭天后結下一樁因果!

        至于為什么要這么做,他其實也不知道。

        按說那位天庭太子跟他之間還有仇呢。

        不過這樣一來,將來若真遇到,還真得手下留情一點。

        不管怎么說,那位天庭太子,都是自己孫子輩的。

        一腳踹去輪回路就好了。

        一群人行走在江南小鎮的街頭,但卻未曾在此駐足。

        他們先前去了一趟張道明的家鄉,果真看見了他的父母,也看見了一個跟他長得差不多的年輕人。

        也正是這個發現,讓小白等人確定,地球這個承載著天庭的地方,真的很特殊!

        無盡歲月以來,整個世界,始終在反復輪回著。

        像張道明這種,算是真正徹底走出來的。

        對地球來說,他已經是一個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

        游玩過江南小鎮之后,眾人又去了一些名山大川。

        在這些地方,果然都有不同的發現。

        這顆在宇宙中微不足道的小星球上,果然隱藏了太多的秘密!

        他們甚至在這里找到很多諸天神佛留下的印記。

        尤其那些名山大川中,多半隱藏著大道典籍。

        小白等人每到一地,都會懷著敬仰的心,認真祭拜一番。

        然后讀一讀那些大道典籍,與自身的道相互印證。

        就這樣,小半年的時間悄然過去。

        昆侖那邊,終于開啟。

        有天庭中人,從那里出來,似乎想要去做什么事情。

        “打暈他!”

        白牧野吩咐一聲。

        一道小小的身形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下一刻,那個剛從昆侖之門走出的人就被打暈了。

        司音壓根沒拿武器,要用錘子可就不是打暈那么簡單了。

        那是一個看上去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衣衫華美,相貌英俊,身上還帶著不少法器。

        這人的境界在眾人眼中不算特別高,只是一個至尊。

        但在人間眾生的眼中,這種人已經算是神一樣的存在了!

        白牧野過去讀取了一下這人記憶,頓時一臉怪異。

        其他幾人圍過來,單谷問道:“怎么了?這人不容易冒充?”

        他們可是等了好久,總算等到有人從昆侖之門出來。

        姜無涯曾經說過,昆侖里面的那個大世界,不能硬闖。

        那里面的法陣,都是昔年教主級的大能留下的。

        就算天庭的人進出,也要小心翼翼!

        若是硬闖,肯定會將法陣徹底激活,紅塵仙都能被困死在里面。

        所以大家也只能想辦法混進去。

        都怕等了這么久,然后等來一個無法被冒充的人。

        “那倒不是。”白牧野搖搖頭,有些無語的道:“就是這人腦子里……都一些什么玩意兒啊?”

        “啊?怎么了?”彩衣好奇問道。

        能讓小白這樣的人真不多。

        “沒事沒事,”白牧野搖搖頭,“就是這人從小出身不大好,困難時曾四處求助無門,然后心生怨恨,發誓自己有朝一日強大起來,要一個一個報復回來。如果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子這樣想,也就罷了,年少輕狂無知。可這家伙得到機遇進入昆侖的時候,已經二十出頭,在昆侖里面修煉了十五年。如今快四十的人了,接到任務可以重回人間,腦子里想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去殺當年沒有幫助過他的那些人……是殺,不是教訓。”

        白牧野嘴角抽搐著:“戾氣這么大,怎么修行到這種境界的?”

        幾人愣了一會,都忍不住笑起來。

        單谷道:“說不定人家就靠這一口氣撐著的呢。”

        彩衣道:“嗯,十有**是這樣。只是這心胸也的確是太狹窄了點,不明白幫是人情,不幫是本分,沒人欠他這道理。”

        “算了算了,就這個吧,估計再等下去,那些人都能察覺到秦彩鳳的異常了。”白牧野嘆了口氣,看著彩衣,“只能委屈你了,當一回自私自利的小人吧。”

        彩衣哈哈笑起來:“無妨無妨,演戲而已,姐姐我演技精湛!愿意挑戰所有高難度的角色。”

        司音在一旁道:“這個難度不高,只是惡心。”

        彩衣:“……”

        司音你很久都沒有補刀了安安靜靜當個小瓜農不好嗎?

        隨后,彩衣變成這年輕人模樣,將白牧野等人直接收進疆土大域世界中去,大搖大擺,又順著昆侖之門回去了。

        按照小白剛剛從那人精神識海中得到的口訣,彩衣順利進入到昆侖內部的大世界中去。

        進來之后,頓時有種大開眼界的感覺。

        好一片瓊樓玉宇!

        彩衣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連萬神殿這種如同一個宇宙的超大建筑都見識過,按說這世上很難再有什么建筑能震撼到她。

        但眼前這片綿延不絕的宮殿群,著實把她給驚到了。

        這就是天庭?

        這就是天宮?

        “咦?你不是剛剛才出去,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負責看守昆侖之門的天兵一臉困惑的看著彩衣。

        “天上一日人間一年,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彩衣瞥了這人一眼,大搖大擺往里走去。

        那天兵望著彩衣的背影,撓撓頭,更困惑了。

        明明走的時候還說過要在人間好好舒服幾年,這最多也就幾天吧?

        難道幾天就舒服了?

        彩衣也不理會那天兵,直接來到一個無人之地,將白牧野等人放出來。

        這一次,也沒打算借著那人身份搞什么事情。

        只想著悄無聲息的進來就行。

        到了這天宮里,也沒必要再用那個身份了。

        他們要去的地方,這人肯定是沒資格進入的。

        小白之前就已經從秦彩鳳的記憶中找到進入的方法。

        在他的帶領下,眾人一路無驚無險,直接來到一座大山腳下。

        在這里,白牧野停下腳步,微微皺眉,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也在這時候,問君突然幽幽說道:“小白。”

        “嗯?”白牧野看向她。

        “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問君似乎在斟酌著用語,緩緩開口,“咱們如今,依舊身在局中?”

        “你說說看。”白牧野看著她道。

        實際上,剛剛他停下腳步,心中考慮的事情和問君是一樣的。

        剩下幾人也都看向問君,大家都知道問君不是那種無的放矢喜歡一驚一乍的人。

        “首先,還是回到很久以前的那個問題上,老姜到底可不可信。”

        “他給我們看的東西未必是假的,但他是否真的是愿意站在我們這邊的。”

        問君輕聲說道:“有些事情,我其實一直有些想不通。”

        她看著白牧野:“按照天庭的實力,這萬古歲月,他們絕對是無敵的!”

        “那么,是不是真像他說的那樣,這六道輪回,必須要我們這群人出手,才能重建起來。”

        “如果是的,那他真的會選擇站在我們這邊嗎?”

        對問君來說,最大的困擾,還是來自于老姜這人到底可不可信上。

        她看著思索中的白牧野,接著道:“還有天后下凡,明明她掌握著那么大一樁秘密,但那位天帝卻毫不猶豫的讓她下凡。”

        “雖然也派人看著,但在那種人間,她怎么可能擋得住我們?”

        “難道這些,那位天帝真的一點都想不到嗎?”

        “之前想不到,過后也想不到嗎?”

        “我覺得問君說的還是有道理的。”彩衣在一旁說道:“我也覺得我們這一次,似乎有點太順了!他們那么強大的底蘊,我們不得不防。”

        能讓特別莽的姬女俠說出這種話來,也是不容易。

        說明大家內心深處對姜無涯這人,都沒有真正徹底信任。

        “其實還有一種可能,”問君看著白牧野,“老姜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他的表態也是真的,但是他也身在局中!”

        “那位天后……同樣也在局中!”

        “試想一下,掌控著我們這些人命運的鑰匙,這么大的事兒,即便天后身份地位貴不可言,但那個老姜口中城府極深野心極大的天帝,真的會一點都不防備她?”

        “還有,即便她當年知道了放置鑰匙的地方。但天帝不會換地方嗎?”

        白牧野沉默著點點頭,道:“關于這個問題,我也一直在考慮。不過有一點我倒是可以保證,老姜這人是沒問題的。”

        他看著問君和彩衣微笑著道:“如果連我都能看走眼的話,那么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啥問題?”單谷恰到好處的問道。

        關鍵時刻,還得自己兄弟化身捧哏。

        “他已經達到諸天神佛的境界了,”白牧野笑笑,一臉自信,“否則就算紅塵仙,也別想在我面前撒謊。如果老姜真是一個已經超越了紅塵仙,達到諸天神佛水準的無上存在,他還犯得著和我們撒謊嗎?想要對我們不利,直接出手便是,不用那么麻煩的。”

        “哥真霸氣!”單谷豎起大拇指。

        問君和彩衣則一臉無語,不過小白的這份自信,也讓她們始終懸著的心落下幾分。

        “那么現在就剩下一個問題了,會不會連老姜自己都身在局中卻不自知?”問君看著白牧野問道。

        “所以這地方,咱還真不能輕易闖進去。”白牧野點點頭,道:“剛剛來到這里,我也在考慮這個。”

        “我就是看你露出猶豫之色才開口的。”問君微笑起來。

        這群人論謀略沒有人是老劉對手,但如果論心細,小白則是當仁不讓。

        這么多年,生死危機沒少經歷,可毫無防備掉坑這種事兒,幾乎從來沒發生過。

        之前推演六道輪回模型那一次,已經算是他們吃虧最狠的一次了。

        但即便是那次,大家最終不也都全身而退么。

        “這樣吧,我去打探打探消息。”彩衣看著白牧野,一臉輕松的說道。

        “不行,”小白毫不猶豫就給拒絕了,“太冒險了!”

        彩衣道:“那也不能就在這里干靠著吧?”

        白牧野想了想,道:“其實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大家頓時看向他。

        白牧野道:“走,咱們去天宮一趟!”

        眾人:!!!

        彩衣去打探消息太危險,一起去天宮不危險?

        彩衣那是莽,你這是浪啊!

        不要命的浪!

        天宮危險不?

        這地方高手云集!

        不到天宮,永遠都不敢相信,在當下這時代還能看見大天神守門的場景。

        雖然守的那道門很不一般,可再不一般,那也終究是個守門員啊。

        大天神這種境界,在萬神殿里就算成不了最頂級的大佬,但至少也是位高權重的大人物。

        比如當年萬神殿的天悅那些人,在萬神殿輝煌鼎盛的年代,也曾風光無兩。

        同樣的境界,在天宮這里,就只能當個看門大爺。

        而且看那樣子,非常自然,甚至臉上還帶著幾分淡淡的驕傲。

        感情給天帝看門很有面子唄?

        白牧野等人就這樣光明正大的在這座象征整個天庭最高權力中心的地方溜溜達達路過。

        一開始就連問君的心都有些懸著,在心里準備著萬一遇到什么情況,要用怎樣的方式沖出去。

        結果卻發現,根本沒人理會他們!

        天宮這里,一片祥和。

        甚至就連一些珍禽瑞獸都光明正大的在這里溜溜達達路過,也沒人多看一眼。

        終于離開這片區域,眾人才終于松了口氣。

        彩衣看著白牧野:“你憑什么斷定沒問題的?”

        小白一臉高深莫測的微笑道:“這地方的人雖然跟人間沒法比,但也不少。誰會想到我們膽子這么淡,敢在這里路過?”

        問君在一旁道:“別聽他瞎說,分明是之前從人家記憶里面得到過什么信息。”

        看吧,這人吶,還是蠢一點的好。

        太聰明了,有些時候就會很無趣。

        小白一群人的目標是風府。

        風家,天庭頂級豪門之一。

        說是最頂級的,估計有意見的人也不多。

        因為天后就是從這個家族出來的。

        天庭太子,正是風家老祖的親外孫!

        正常情況下,小白這群人跑到風家簡直跟作死沒什么區別。

        因為不管怎樣,風家都絕不可能出賣天庭之主的利益。

        但這世間的事情,誰說的準呢,畢竟連風家的女兒,下凡變成秦彩鳳的天后娘娘都成了小白的弟子。

        這么魔幻的事情都發生了,還有什么不能發生的?

        歸根結底,還是小白從秦彩鳳記憶中讀取的那段信息——

        天后父親,風家老祖當時對天后說的那番話!

        足以說明在風家老祖的內心深處,對天帝也是有著諸多警惕之心的,只是事已至此,積重難返之下,太多事情都很難再做出改變了。

        改換門庭,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這天底下,還有誰是比如今的天帝更有權勢的人?

        還有一點,也是小白敢來找風家老祖的原因。

        那就是,如果他們這群人真被天帝牢牢掌控在手中,那么天帝的權勢只能更進一步!

        到那時,建立六道輪回的功德再被天帝奪取,風家這種家族,恐怕很有可能會成為馬放南山的馬,刀兵入庫的刀兵。

        尤其天后還不討喜。

        這才是最致命的一件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等天帝徹底金身穩固那天,恐怕就是風家倒臺之日。

        就問這種情況,風家老祖想不到嗎?

        他怕不怕?

        一群人來到風府,直接被門人攔住。

        天庭的宮殿群,在外面看起來連成一片,可實際上,每一座宮殿之間,都相隔遙遠。

        像風家這種頂級豪門,所居之地外面更是峰巒疊嶂碧水蕩漾。

        環境好的宛若仙境一般。

        “來者何人?”上位神境界的看門大爺……不對,是看門小伙子,一臉警惕的看著白牧野這群人。

        “煩請通報一聲,就說昔日舊友前來拜訪。”白牧野說著,一株大藥直接飛向那上位神境界的看門小伙。

        臥槽!

        生平第一次有人給小費!

        看門小伙心中對白牧野這群人的好感度瞬間上升百分之百。

        看見那株大藥之后,更是眼睛都直了!

        媽的,這種大藥,他一年都未必能賺到一株!

        是天庭年,不是凡間年!

        收禮這種事兒,第一次可能會有些慌亂,甚至有點不好意思,但卻很少會有想要拒絕的。

        被直接嚴詞拒絕的,十有**是你的禮物不夠重。

        小白給出的這株大藥,對上位神境界的修行者來說,絕對是真正的寶貝了。

        為了順利進入風府,不下點血本肯定是不行的。

        看門小伙態度非常親切的讓他們稍等片刻,直接進去通報。

        不大一會功夫,直接換了一個人出來。

        這人看上去五旬左右,面色中帶著幾分惶恐,似乎還有些驚怒,但卻一言不發的把眾人帶進去。

        接連過了幾道防御法陣,一直到里面,這人才終于松了口氣。

        看向白牧野等人,面色陰沉地道:“你們好大膽子!”

        “行了,都把我們帶進來了,再說這種話有意義嗎?再說我們來這也不是為了見你。”問君淡淡說道。

        這人頓時被氣得語塞,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半晌才恨恨的道:“在這等著!”

        又過了一會從里面出來,面色似乎緩和幾分:“進去吧,老爺在等你們。”

        說完又急匆匆離去了。

        這群人膽子太大了!

        敢這樣直接進入風府,按照他的意思,應該直接拿下,然后交給天帝發落。

        可沒想到向來低調的老爺竟然要見他們。

        既然如此,他還是要去做些布置,這群本應已經死掉的人,明晃晃的出現在天宮,出現在他們風家,決不能被任何人知道這消息。

        幸好目前就只有一個看門的人知道這件事,得先把這人記憶洗去。

        若不是老爺專門叮囑不許他殺人,看門那位現在已經死了!

        倒是好命!

        白牧野看了一眼問君和彩衣幾人,然后走上前,推開門,進入到里面。

        這是一間小客廳,里面香氣繚繞的。

        進來之后就看見一個七旬左右的清瘦老者,正在那里泡茶。

        見他們進來,抬起頭露出一個微笑:“白帥突然造訪,沒有準備,只能拿出一些老茶來招待,諸位先坐會。”

        白牧野看了一眼這老者,想起姜無涯那張山河圖中曾出現過的畫面,心中又有了幾分把握。

        這人,也是當年被他趕出去的熱血小青年之一啊!

        過了一會,老者泡好了茶,給眾人各自倒了一杯,然后坐在白牧野面前,一伸手:“品嘗一下這些當世再也找不到的老茶。”

        白牧野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一股渾身舒爽通泰的感覺傳來。

        “好茶!”

        他道。

        “茶是好茶,人卻是惡客呀!”老者嘆息一聲,然后抬起頭,一臉坦然的看著白牧野。

        目光又從問君、彩衣等人臉上掃過,淡淡道:“白帥今天來這里的事情,老夫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不過喝完茶后,白帥還是請回吧,老夫……不是姜無涯。老夫昔年就是主張召喚白帥等人英靈的人,所以,不可能跟白帥一路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