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74章 天后轉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74章 天后轉世字體大小: A+
     
        只有二十四歲,年輕貌美的秦彩鳳已是一家大集團的董事長。

        沒有利害的干爹,也沒有利害的親爹。

        這一切都是她自己打拼來的。

        當然,說是打拼,實際上也沒怎么拼過。

        有些人就是這樣,渾身上下都寫滿了“氣運”這兩個字。

        尋常人終其一生也沒辦法獲得的財富對她來說只有想和不想,沒有能或不能。

        秦彩鳳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家里并不富裕,但也并不貧窮。

        屬于那種吃喝不愁,上學無憂,但想要更進一步卻很難的家庭。

        三歲就已展現出了過人的聰慧,十歲學完所有基礎教育并在當年參加了高考,輕松考入一所頂級名校。

        屬于那種真正的超級天才!

        當然,那所名校里和她差不多的天才就有好幾個。

        全世界這種天才大約幾百個!

        所以盡管她表現得無比驚艷,但也沒人覺得這有什么不對。

        十二歲那邊,秦彩鳳修完畢業所需的全部學分,接著又讀了碩士跟博士,十八歲那年拒絕了導師的挽留,終于走出象牙塔進入社會。

        是的,她沒有選擇在學術這條路上繼續深入。

        因為她想去玩兒!

        從十八歲到二十二歲,她用了四年時間,走遍了這個世界大部分地方。

        有游人如織的風景名勝,也有荒無人煙的危險區域。

        簡直浪到飛起!

        她那普通家庭的父母對這個寶貝女兒又愛又怕無奈的很。

        幸好她這些年來的一切花銷全都是自己賺出來的。

        網上開直播,從不講專業知識,也不提自己超級天才的身份,只憑一張絕色傾城的臉,外加各種無人區域的探險經歷,就足以為她賺取到足夠的旅行費用。

        誰能想象,天庭中那個善妒暴躁瘋狂慣孩子的天后轉世凡間之后竟會有這樣一面?

        不說別人,就連聽到手下匯報,覺得有些好奇的天帝在看過幾次她在人間經歷之后,都差一點重新愛上這個女人。

        由此還生出了一些思考——

        換一個身份,換一種活法,性情上真會發生如此大的變化?

        在天庭強勢無比高高在上而且還愚蠢又不快樂的天后,輪回到凡間竟能活得如此精彩?

        瘋玩了數年之后,二十二歲的秦彩鳳終于回到自己家鄉,說是玩夠了,準備創業賺點錢給爸媽養老。

        然后用了幾天時間寫了一份商業計劃書,連公司都沒注冊的情況下,將這份商業計劃書投遞出去。

        兩個月后,一家名為“天后”的小公司橫空出世。

        一年之后,天后公司成功躋身世界十大互聯網公司,一年半之后,天后公司已經變成了天后集團。

        這個只用了一年半時間就成長為龐然大物的超級公司自然引起了無數人的關注。

        那個神秘的創始人也終于被人挖出水面。

        于是,一時間秦彩鳳的照片出現在全世界的各個角落。

        在這個距離一級文明還有很大一段距離的世界里,秦彩鳳的名字也徹底傳遍大街小巷。

        成了無數人的勵志偶像!

        當然,這里面主要原因還是很多自媒體蹭熱度的炒作造成的。

        那些毒雞湯不知激(du)勵(hai)了多少思想單純的人。

        他們只說了秦彩鳳出身普通家庭,通過自身努力考取頂級名校,通過一份商業計劃書打動最頂級的投資人,然后就成功了。

        卻半個字都沒提秦彩鳳自身就是個超級天才這件事兒。

        這樣一個出色的女人,二十多歲從來沒談過戀愛,自然引起了無數青年才俊的興趣。

        可惜,從來沒人能夠打動她。

        這一天的工作完成之后,秦彩鳳忽然有點心血來潮,沒讓秘書和司機跟著,一個人開著一輛中庸的商務型轎車來到海邊。

        坐在一塊礁石上,望著大海發呆。

        其實這么多年以來,她一直活得特別快活!

        前所未有的快活!

        仿佛已經幾輩子沒有這么開心過。

        這種感覺很怪異,但卻是真實存在的。

        而且她經常會有種感應,冥冥中似乎總有人在盯著她。

        這感應讓她有些不安,她也說不出是為什么。

        就像今天,原本應該是平淡無奇的一天,但臨近下班的時候,不知為什么,突然就想要一個人來海邊坐坐。

        然后沒過多久,她就看見了一個只要看一眼就永遠都忘不掉的人。

        那張臉,明明第一次見,但卻像是已經在夢中出現了無數次。

        那人穿著一身得體的休閑裝,身材很高大,面容英俊到讓她這個歷來以冷靜甚至有些冷漠著稱的女人完全扛不住。

        “你好。”白牧野微笑著道。

        并隨手用符文改變了整個世界的畫面。

        如果這時候天庭有人監視這里,只能看見跟平日沒什么分別的畫面——

        秦彩鳳被司機送回家,先給母親打個電話,然后自己做飯,做好之后,再給自己倒半杯紅酒……

        是的,這就是秦彩鳳最近這一段時間的生活狀態。

        “哦,你,你好。”秦彩鳳人生中第一次有種慌亂的感覺。

        她從小就特別從容,三四歲起幾乎就沒怎么讓父母操心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能做得井井有條,令人夸贊。

        但現在她突然有點慌,不知道應該說什么好。

        好在這兩年的創業過程中見多了大人物,雖然有點慌,但還是很快平靜下來。

        “有件事,想和你談談。”白牧野微笑道。

        “我們……不認識吧?”秦彩鳳看著這張臉,莫名覺得熟悉,不僅僅是因為長得好看。

        從小到大,長的好看的小男生她見多了,卻沒有一個人能給她這種感覺。

        “的確不認識,不過這世上每一個朋友,不都是從陌生到熟悉的么?”白牧野繼續微笑著說道。

        虛空中。

        彩衣嘖嘖道:“小白撩起妹來,還是可以的嘛!”

        問君淡淡道:“他不會那么膚淺的。”

        “哦?”彩衣一雙極美的眸子,在問君臉上掃來掃去。

        “你瞅啥?”問君面無表情。

        “瞅你好看。”彩衣笑瞇瞇的。

        海邊礁石上。

        秦彩鳳笑了笑,那張絕色的臉如一朵盛放的鮮花。

        她道:“你知道嗎?換做平日,遇上這種油嘴滑舌的人,我早就翻臉了。”

        “那今天呢?”白牧野笑著問。

        “今天不知道為什么,不想發脾氣,仿佛冥冥中有個聲音在告訴我……要在你面前保持優雅從容,不能被你看輕了。”秦彩鳳說道。

        “那不是冥冥中的聲音,那就是你心底的想法。”白牧野道。

        “你這人,好不要臉哦!”秦彩鳳瞥了他一眼,道:“你知道我是誰,對不對?”

        白牧野沒回答她這個問題,而是問道:“你喜歡現在的生活嗎?”

        秦彩鳳有些疑惑的看著這個仿佛從天而降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英俊男人,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點點頭:“挺喜歡的。”

        “想過換一種活法嗎?”白牧野又問道。

        “換一種活法?你指的是?”秦彩鳳瞇著眼,上下打量著眼前這人。

        她以為自己遇到了套路,頓時有點失望了。

        這人這么好看,怎么也那么猴急?

        所謂換一種活法,不過是那種——若你涉世未深,便帶你去看繁華世界;若你閱盡千帆,便帶你去坐旋轉木馬。

        這種俗套的套路,這些年來不知多少人對她用過。

        ——您這種大總裁,平日里工作壓力一定很大吧?要不要我帶你去蹦迪?年輕人嘛,該放松的時候就得放松一下!

        ——您這樣的成功女性,怕是沒吃過路邊攤吧?我帶你去擼串怎么樣?

        ——您這么忙,平日肯定疏于鍛煉,我是一名健身教練……

        擦,煩不煩啊?

        我有個毛的壓力?

        老娘跟食人族一塊蹦過迪,你們敢嗎?

        姐從小出生的地方,路邊攤早就被吃了個遍,都吃成VIP了好嗎?

        健身教練?我一腳能踹飛你信不信?

        白牧野看著秦彩鳳,微笑著道:“比如,幫你解開你的記憶封印,讓你想起自己前世是誰?再比如,直接帶你去修仙,讓你成為可以飛天遁地的修行者。”

        噗嗤……

        秦彩鳳頓時笑出聲來。

        完全沒忍住。

        這是她見過最離譜最奇葩的套路。

        沒有之一。

        因為但凡能夠接近她的人,都知道她很聰明。

        超級聰明那種!

        用這理由來騙她,根本就是在自取其辱。

        不知為什么,秦彩鳳今天完全不想發火,她用手掩著嘴,看著白牧野,強忍著笑,道:“你說什么?解開我記憶封印?帶我修仙?”

        “嗯,你不信?”白牧野笑著問。

        “你覺得我會信嗎?”秦彩鳳深吸了一口氣,放下手,看著白牧野道:“我承認,你的確讓我覺得挺開心的,不過……還沒到讓我想約你喝一杯的程度,你要不要試試繼續努力一下?”

        “還是不要了,我是有老婆的人。”白牧野微笑著,一臉平靜的對秦彩鳳說道。

        秦彩鳳眉梢微微一挑,臉上笑容漸漸收斂,一雙眼帶著幾分質詢味道,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不慌不忙,回收朝著海面一指:“你看……”

        海面上,直接升起一座巨大的宮殿!

        那宮殿帶著一股強大的壓迫氣息,瞬間出現在秦彩鳳的面前。

        越來越高!

        眨眼間,這座宮殿的頂兒,已經深入云層進入高天。

        秦彩鳳一臉震撼,仰著頭,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光芒。

        然后她下意識看向不遠處的海灘。

        沖浪的人依然在沖浪,嬉戲的孩童依然在嬉戲,那些人……仿佛完全沒有看見一般。

        可這座巨大無邊的宮殿,卻如此鮮活的出現在她面前。

        海市蜃樓?

        還是幻覺?

        “想進去看看嗎?”白牧野問道。

        秦彩鳳下意識的就想要點頭,不過就在她想要點頭的一瞬間,還是搖搖頭,拒絕道:“不,不想。”

        說完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驚訝。

        雖然已經當了兩年總裁,可按照她的性子,這種神秘的地方怎么可能不想進去看看?

        所以我為什么要拒絕?

        秦彩鳳心中甚至有點后悔。

        “哦,那就算了,看來你對修仙不感興趣。”白牧野說著,隨手一揮——

        那巨大宮殿,瞬間消失。

        “哎你……”秦彩鳳悵然若失的看著恢復正常的海面,一雙漂亮的眸子盯著白牧野:“你到底是誰?找我想要做什么?”

        “你有一段記憶,對我來說比較重要。”白牧野說道。

        “我有一段記憶,對你來說比較重要?”秦彩鳳這次沒覺得是對方的新套路,只是覺得有些好笑:“我敢發誓,我從來沒見過你,如果見過,我一定會記住你的,畢竟你這么帥。”

        白牧野笑笑:“謝謝夸獎,不過我說的記憶,是你前世的記憶,不是現在的。”

        秦彩鳳一臉驚訝的看著白牧野,一臉不信的表情。

        “你真能看到我的前世?”

        “當然。”

        “那你看吧,看完之后,順便告訴我一聲,我前世是誰,為什么這輩子如此優秀,是不是拯救了整個宇宙?”

        “你同意了?”

        “為什么不呢?”秦彩鳳看著白牧野,有些興奮地道:“誰會對自己上輩子一點興趣都沒有啊?”

        “那如果我告訴你,你的前世很糟糕,不但沒有拯救整個宇宙,還差點毀了這個世界……你還想知道你的前世嗎?”白牧野問道。

        秦彩鳳看著白牧野,若有所思的道:“根據我的經驗和判斷,你剛剛說的這番話……好像是真的。”

        “你就當是真的吧。”白牧野道。

        “那算了,我不想知道了。”秦彩鳳瞬間一臉堅決。

        “這可能是你這輩子唯一的機會,而且……當你老去以后,也就是在這個世界死了以后,”白牧野看著她,“你可能會后悔曾經做過的事情。”

        “那你教我修行吧,讓我多活一些年。如果能長生不死,我就可以一直保持著今世這種狀態。如果我的前世真的那么糟糕,那我寧可重新來過。”秦彩鳳一臉認真說道。

        “你想修行?”白牧野看著她確認道。

        “是的,我想修行。就算你之前說的都是在騙我,但至少我還能多活幾年不是?”秦彩鳳很豁達,笑起來很好看。

        曾經那個天后有多負面,如今的秦彩鳳就有多陽光。

        “行,我可以答應你。”白牧野想了想,點點頭。

        其實這里面牽涉的因果非常巨大!

        但小白一點都不怕。

        將天庭的天后變成自己徒弟,應該也挺有意思的。

        你們都敢將死去的古天庭英靈重新召喚回來,我們還有什么不能做的?

        他也想看看,究竟是成長的環境重要,還是人的本性占上風。

        “那來吧,你不是要讀取我的記憶嗎?”秦彩鳳一臉坦然。

        小白也沒矯情什么,他來這里,本就是為這件事。

        不過是在了解了這位天庭天后的成長經歷之后,生出了一些想法,不想通過“偷取”這種方式罷了。

        他的精神力太可怕了,別說是現在的秦彩鳳,就算是曾經那位天后,也根本擋不住。

        記憶有鎖。

        這是很正常的現象。

        若是沒有封印,她會帶著前世的記憶降生在這個世界。

        帶著記憶,還走什么天鏡臺?干脆直接降臨凡間游戲紅塵算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沒人能夠阻止。

        可那樣,又有什么意思?

        這道輪回鎖,對已經研究六道輪回多年的小白來說,完全算不上什么問題。

        很快,他便開啟了秦彩鳳最深處的那些記憶。

        在尋找關于“鑰匙”的過程中,小白不可避免的讀到了秦彩鳳曾是天后的那些記憶。

        灰暗、懶惰、怨念、任性、嫉妒、貪婪……

        說真的,雖然從姜無涯口中也聽到不少關于天后的信息,但小白依然很難相信,一個人轉世輪回之后,竟然會發生如此大的變化。

        當然了,以老姜那種性格,自然不可能如長舌婦一般去搬弄人家是非。

        他只說了天后善妒,護短不分青紅皂白,天庭太子之所以變成這樣,天后這個做母親的有極大責任!

        再看看同樣是一個靈魂轉世的秦彩鳳又是一個怎樣的人?

        天生聰慧,對比過去的愚蠢。

        性格要強,不似過去那般強勢。

        孝順父母,這個跟前世差不多。

        陽光上進,對比前世的灰暗、懶惰、任性……

        除了一些基礎性格,曾經那些負面的東西,幾乎徹底從她身上消失了。

        消失得一干二凈!

        令人特別不可思議。

        甚至有些難以理解!

        很快,小白磅礴的精神力終于尋找到關于鑰匙的線索,然后,他沒有再去讀取秦彩鳳曾經天庭時代的那些記憶。

        整個過程說來話長,實際上現實中不過一兩秒鐘。

        看著突然沉默下來的白牧野,秦彩鳳有點不安的小心問道:“好了?”

        白牧野點點頭。

        “那……找到了?”秦彩鳳又問。

        白牧野又點點頭。

        “是不是……我的前世,特別不堪?”這一世的秦彩鳳太聰明,跟曾經那個愚蠢自私的天后完全不一樣。

        白牧野笑笑:“那些都已經是過去了。”

        “可是按照你的說法,一旦我死了,那些記憶就會全部回來。而對生命漫長的靈魂體來說,我如今這一世的一點經歷,甚至可能就像做了一個夢那樣,對嗎?”

        秦彩鳳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想了想:“差不多。”

        “所以,請老師教我修行吧!我不要死!”秦彩鳳一臉認真:“雖然我不知道我前世究竟是誰,又做過什么事情,但猜也能猜到,肯定不怎么樣。”

        “我不要那樣!”

        “即便我曾是這片天地的主宰,我也要改變自己!”

        “如今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她認真看著白牧野:“或者說,如今這種狀態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最想要的!”

        說完之后,她直接跪在白牧野面前:“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那邊虛空中,彩衣都有點看傻了。

        這么草率就把天庭的天后給收成徒弟了?

        這還是小白?

        問君看了她一眼:“你跟他認識的時間比我長,按說你應該了解他才是。”

        彩衣翻了個白眼:“可不敢跟你比認識的時間長,太古時代,你們就是一對啊!”

        問君撇撇嘴,淡淡道:“但那是太古。”

        彩衣用胳膊肘輕輕捅咕問君兩下,笑嘻嘻道:“哎,問君,你說實話,你對小白,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問君笑笑,沒有回答。

        海邊。

        白牧野身上散發出一股柔和力量,把秦彩鳳浮起來,然后道:“對了,我剛剛觀你靈魂,發現你靈魂中,還有一道封印……”

        “哦?”秦彩鳳一臉疑惑的看著白牧野:“還有?”

        白牧野點點頭:“對,那道封印,讓你對世間情愛無感。”

        秦彩鳳頓時愣住,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白牧野。

        良久,才忍不住罵了一句——

        草!

        白牧野:“……”

        “師父我不是罵您……”秦大總裁反應過來,頓時一臉羞紅,盡管師父這種世外高人不會跟她一般見識,但這種下意識的反應實在是有點丟人。

        太失禮了!

        “我知道。”白牧野有點無奈的道。

        秦彩鳳:“這么看的話,我上輩子肯定很了不得呀!轉世輪回,竟然能被人在靈魂中下了這種封印,這人是誰?我丈夫?十有**是了。他沒阻止我輪回,說明有可能我們之間的感情不怎么樣,他也不是很在意我。但卻害怕我給他戴綠帽子,所以在我靈魂中做了手腳!”

        白牧野:“……”

        真的,在讀取了她前世一部分記憶之后,很難相信,輪回之后的天后竟然如此聰明。

        當然,他并沒有窺探別人**的嗜好,并未讀取到秦彩鳳所有的記憶。

        或許,少女時代的秦彩鳳,跟成為天后的秦彩鳳……并不一樣。

        人,終究是會變的。

        看來還是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更大一些。

        記得曾經在哪聽過一句話——即使身在黑暗,依舊心向光明。

        秦彩鳳面色難看的接著嘀咕道:“簡直太霸道了!我說的呢,從小到大,不管學什么都是飛快,各種知識我都喜歡,唯獨這情情愛愛,一點興趣都沒有,那種戀愛的書籍,影視劇,我看一眼就嫌煩……我還以為自己天生就是這樣。”

        說著她看向白牧野:“師父,我要談戀愛!幫我把這道封印解了!”

        這么剛烈嗎?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有目標?”

        “哪來的目標?本姑娘可以不談戀愛,但不能不允許我談吧!快幫我解了,看見順眼的,我就要去談!”秦彩鳳氣哼哼地道。

        小白有些無語,心說會不會玩大了?

        不過計算一下時間,感覺應該沒什么大問題。

        按照秦彩鳳當下在這世界的身份地位,想談戀愛,說真的,沒那么容易。

        “行,給你解了。”小白從來也不是什么循規蹈矩的人,既然敢結下這樁因果,自然不怕承擔什么后果。

        出手解了秦彩鳳的這道封印。

        “呼!”秦彩鳳長出一口氣,一雙妙目落在白牧野身上,癟癟嘴,“可惜我有師娘了,給人當小我可不干!而且看上去,師父還跟過去的我是敵對關系,罷了罷了,回頭我一定要找個跟師父差不多帥,差不多有才華的男人!”

        白牧野頓時滿頭黑線,有些無語的看著秦彩鳳。

        躲在暗中的彩衣跟問君差點當即笑噴,不過也驚訝于這一世的秦彩鳳的聰慧。

        以至于問君都忍不住喃喃道:“這樣看來,丟掉曾經的記憶,未嘗不是一件壞事。”

        彩衣點點頭,道:“若是她此刻徹底恢復記憶,這一世的記憶怕是會被瞬間覆蓋,性格……也會徹底顛覆。這么看的話,還是小白厲害!這一手,簡直就是釜底抽薪,不但狠狠給了那位一巴掌,甚至極有可能……將一個原本敵對的勢力,拉倒咱們這一邊。”

        問君想了想,苦笑道:“這件事,有點難說,但你說的也的確有道理,真的有可能!”

        隨后,白牧野交給了秦彩鳳一些修煉的功法,一枚裝了很多修煉材料的空間指環。

        然后在這里停留數日,幫秦彩鳳打好了基礎,這才準備告辭離去。

        臨行前,秦彩鳳叫住了他。

        “師父。”

        “嗯。”

        “謝謝您!”

        “不必客氣。”

        “謝謝您讓我這一生又活出了更精彩的一面!”秦彩鳳特別認真的看著白牧野說道:“我爭取努力修煉,讓這一世的記憶,徹底壓過上一世!這樣,即便將來有一天,我覺醒了曾經的記憶,也一定會打敗它!從今后,我就是您的徒弟,就是秦彩鳳!”

        白牧野笑笑,揮手作別。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
    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