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72章 山河圖內演古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72章 山河圖內演古史字體大小: A+
     
        說起來,張道明真的覺得小白膽子很大。

        明知還有一個隱藏在暗中的天庭隨時可能會殺過來,依然敢跟林子衿在這種時候要孩子。

        如果這種時候發生戰爭,林子衿懷著孕,肯定沒法上戰場,少了她,符龍戰隊的戰力勢必會打一個折扣。

        關鍵他們這群人有一個算一個,沒人真正了解天庭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又有著怎樣的力量。

        數年前那個所謂的天庭太子在小白面前吃過一個虧之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仿佛就此人間蒸發了一般。

        但他知道,小白也知道,對方絕不可能這樣輕易的善罷甘休。

        之所以一直沒動靜,或許,也正是因為小白手里并沒有足夠架設六道輪回的材料吧。

        若有,怕是早就殺出來了。

        這時候,大漂亮跟寒冰雪和問君聯手設置的智能防控系統突然傳來消息,說外面有人前來拜訪。

        如果是小白那些親朋好友,智能系統會直接放行。

        外人根本不知道白牧野已經回歸。

        所以前來拜訪,還需要通報的人,肯定是外人。

        投影將外面的人投射到房間里,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看上去風塵仆仆的模樣,一雙老眼還有些渾濁。

        這人是誰?

        眾人面面相覷,相互對視了一眼,都搖搖頭。

        “請進來吧。”白牧野道。

        隨后,他看著張道明等人道:“我看不透。”

        嘶!

        眾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臉驚訝。

        張道明看著白牧野:“你看不透?”

        這可有點嚇人了!

        如今的小白,一身修為已經無限接近紅塵仙。

        讓他看不透的人,怎么可能是簡單角色?

        很快,那白發蒼蒼的老者被請進來。

        白牧野上前施禮:“在下白牧野,老人家找有什么事嗎?”

        開門見山,沒有多余的客套寒暄。

        說實話,一個讓他都看不透的超級強者,十有**來自天庭!

        對方是敵是友,真的很難說。

        白發老人點點頭:“當然有事,我先給你看些東西。”

        來自天庭的白發丞相沒有避諱這群人的意思,直接一揮手,房間的空氣中頓時出現一張古老的畫卷。

        畫卷里面的畫,是活的!

        先是一些看著就無比古老的山川大地,然后開始有生靈在那上出現。

        畫卷里面的畫面轉換非常快,像是一個時代在高速演化一般。

        所有的生靈都飛速進化著。

        原本實力差不多的生靈也漸漸拉開距離。

        一些生靈進化成可怕的強者!

        比如一只金翅大鵬,竟然一爪子從一片汪洋中抓出一條龍,三下兩下撕得粉碎,大口大口吞掉,簡直兇殘無比!

        漸漸的,畫卷中開始出現一些人的身影。

        很快,一個青衣少年,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所有人看著那青衣少年,全都愣住了。

        目光開始在畫卷中的青衣少年和白牧野身上徘徊。

        白牧野自己也有點懵。

        這老頭兒……很直接呀!

        居然一上來就把這種隱秘給抖摟出來了?

        這畫卷里面的事情,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還是被他演化出來,專門用來騙人的?

        沒多久,又有一個短發女子,背生五彩雙翼,出現在青衣少年身邊。

        林子衿頓時看呆了。

        大家也全都呆住。

        單谷嘴角抽著,咕噥道:“我天……這是什么時代?怎么感覺……這是太古初期?那時候你們倆就已經認識了?這是什么姻緣啊!”

        畫卷繼續高速演變著!

        像是幾倍速的電影一樣。

        青衣少年和背生五彩雙翼的短發女子連手行走世間。

        無數神禽猛獸,各路高手,全部敗在這對情侶面前。

        那種氣吞山河橫掃天下的氣勢,看得在場這群人全都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小白那個時代就已經那么厲害了……”老劉都忍不住一臉感慨。

        “子衿也厲害啊!”問君嘆息道:“不過那個時候的小白居然是戰斗型的修行者,并不是符篆師!”

        “這才是我輩修士應有的風采,就應該這樣!”彩衣說道。

        很快,畫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人類開始建立起了一些勢力,妖族也一點點聚集起來。

        從原本各自為戰單打獨斗,漸漸變成了勢力與勢力之間的碰撞。

        然后這個時候,開始有一些強大存在,踏入更高領域。

        諸天神佛,也在這個時代紛紛涌現出來。

        很快的,問君、彩衣、司音、單谷、老劉、大漂亮、寒冰雪……甚至歐陽!

        白修遠、林泉聲、左丘韻、裴靜……這些人的身影也一一出現在畫面當中。

        如同宿命一般,這些人開始一個個涌現出來。

        經過一件件事情,一點點匯聚到小白跟子衿的身邊。

        而那個時候,古天庭已經出現!

        而那青衣少年,就是天庭第一任兵馬大元帥!

        曾經古天庭戰力排名第一的蓋世強者!

        看到這,在場這些人全都被驚呆了。

        歐陽星琪眼眸眨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跟這群人之間的糾纏,竟然也如此之深。

        所以這一切……實際上都是因果?都是冥冥中早已經注定的事情?

        畫卷中的事件還在不斷發生當中。

        古天庭的建立,并非那么一帆風順,在當時那個年代,一尊強大的妖王,都可以藐視天庭。

        一個不高興就帶著無數妖兵妖將直接打上門去。

        作為天庭戰力排名第一的青衣少年,自然每一戰都沖在最前面。

        那個背生五彩雙翼的短發絕色美女,永遠陪在他身邊!

        兩人形影不離!

        無數次的血戰,讓似乎永遠不老的青衣少年身上留下無數暗傷。

        可每當出現問題,他一定會沖在最前面。

        畫卷中的故事演化到這會兒,其實已經帶著幾分悲壯蒼涼的氣息。

        在場這群人境界都不低,都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感染的。

        但在此刻,幾乎所有人,全都為畫面中那群人感到揪心。

        盡管那群人……十有**,就是他們自己,曾經的自己。

        在不斷的戰斗過程中,也有人戰死隕落。

        歐陽、老劉、單谷、司音……這些人全都戰死過!

        但他們戰死之后,用不了多少年,便會重新出現在這片大地上。

        每一次,都是青衣少年帶著短發美女,把他們接引回來,繼續修煉,繼續戰斗!

        無休無止的戰斗!

        再后來,畫卷中出現了張道明、紅綃和綠衣的身影。

        令眾人完全沒想到的是,那個時候的張道明,竟然勇猛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

        可以說,從他出現之后,他竟然殺得比小白還兇!

        原本每一次戰斗都是小白沖在最前面,但自從畫卷中出現他的身影之后,那個沖在最前面的身影,就換成了他。

        戰斗、死亡;死亡、戰斗。

        這群人始終都在這種狀態下循環著。

        至此,在場這群人才終于明白,古天庭……并不是一帆風順。

        當年它經受了太多次的考驗。

        在沒有域外天魔的歲月里,光是這個世界的內部戰爭,就經歷了無數個輪回!

        從始至終,有三個人,始終是沒死過的——白牧野、林子衿、問君!

        這幅古畫卷所展現出來的故事當中,三人之間的關系,似乎有些微妙。

        從一開始永遠是白牧野跟林子衿兩人,到后來,不管什么時候,都是他們三人一起。

        原本被古畫卷中故事所感染的林子衿看到這里,沖著問君嘿嘿笑起來:“妞,看見了嗎?這是上天注定的姻緣啊!”

        問君紅著臉翻了個白眼,懶得理她。

        畫卷里面的故事,繼續往后發展。

        張道明死的次數越來越多,到最后,他一個人戰死的次數竟然超過了在場這群人的總和!

        紅綃跟綠衣同樣也是第一次看見這古畫卷中演繹出的故事,兩人的淚水早已經止不住。

        白牧野也不由得感慨道:“師兄,我算明白,為啥這輩子你這么懶了。”

        張道明苦笑道:“這玩意兒,是真的嗎?”

        白發丞相沒回答,而是示意眾人繼續往下看。

        到后來,這種可怕的鐵血戰爭終于開始減少了。

        古天庭的地位,也終于徹底穩固住。

        四海八荒的妖族終于被徹底打服了,偶爾有幾個不服氣的跳出來,但也都不是天庭這群可怕戰將的對手。

        然后古天庭第一任天庭之主,因大功德而誕生。

        但在當時,還出現了一些爭議在里面。

        因為那位天庭之主,堅決不受。

        認為戰神白元帥才應當成為天庭之主,坐鎮天庭。

        如果按照古畫卷演繹出來的故事,當時喜歡穿著一身青衣的白牧野,在整個神界的確有著極高的聲望。

        支持他的諸天神佛非常多。

        不過畫卷中那青衣少年,最終還是拒絕了。

        那個擁有蓋世功德的人,最終成了天庭之主。

        至此,古畫卷中的場面,開始變得平和起來。

        古天庭也終于迎來了真正的太平盛世。

        從畫卷中可以看出天庭的強盛,可以看出人間的繁榮,也可以看見諸天神佛修行的場面。

        戰爭,似乎徹底遠離了這個世界。

        白牧野跟林子衿并沒有舉行婚禮,而是經常三人結伴,云游四海——還有問君。

        偶爾還會有司音的身影。

        只是那個時候的司音,手里并沒有瓜。

        就在眾人稍微松了口氣的時候,畫卷中的場景,瞬間一變。

        自九天深處,殺進來一群可怕生靈!

        如果不是那些生靈露出猙獰一面,甚至沒人會相信他們是邪惡的!

        一個個身上散發著縹緲的大道氣韻,男的英俊,女的美麗,從外表上看起來,跟人類一模一樣!

        但出手瞬間,一個個卻殺氣沖霄!

        無休無止的戰斗,又再度爆發了!

        這一次,最先崩潰的……是已經太平了無盡歲月的古天庭。

        因為當時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無論佛陀還是道祖,都因為距離太遠,沒辦法第一時間趕回來。

        古天庭之主戰死,無數天庭舊臣戰死!

        在那畫面中,同樣有眼前這白衣老者。

        但在當時,像白衣老者這種,都屬于小字輩,根本靠不上邊。

        靠不上邊也都想要沖上去戰斗,卻被白牧野一腳一個,全部踢飛,然后怒罵著給趕走。

        白牧野瞥了一眼旁邊那白發蒼蒼的老者,有點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雖然看古畫卷里的故事跟看戲是的,可問題是,那里面的人,跟他一模一樣啊!

        “白帥那時候威風蓋世,其風姿……到今天都無法忘懷。”白發丞相笑瞇瞇說了一句。

        “那真的是我?”白牧野看著他。

        白發丞相點點頭:“白帥繼續看下去就是。”

        那群仿佛從九天而來,境界高深的強者,在打碎了古天庭之后,不肯罷休,似乎想要血洗整個天庭。

        畫面中白牧野一群人爆發恐怖戰力,跟對方廝殺在一起。

        這時候,又冒出來大量陌生身影。

        天庭那里,終于保不住了!

        在場這群人當中,最先隕落的是張道明。

        他咆哮著,仰天怒吼,因為沒有聲音,聽不見他在喊什么,但通過口型也能看出來他是在罵人——

        媽個蛋,如果有下輩子,老子再也不要生在這種年代,再也不想打仗了!

        張道明有點尷尬的笑笑:“假的,都是假的。”

        古畫卷中的紅綃跟綠衣見張道明死去,毫不猶豫的以自殺的方式向敵人撲殺過去,也很快隕落了。

        兩女忍不住垂淚,張道明嘆息一聲,抓住兩女的手,安慰道:“這跟電影似的,你們不要信。”

        隨后,彩衣、司音、單谷、老劉……

        所有熟悉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隕落。

        當然,敵人的傷亡也是慘重的!

        白牧野手中一桿長矛已經徹底被敵人的鮮血給染紅,一身可怕的符文戰甲上面,也沾滿了鮮血!

        林子衿的五彩雙翼已經徹底變成血色翅膀。

        問君頭頂的王冠法器,也紅彤彤……

        所有人全都打瘋了!

        最后剩下那一群人,面對白牧野、林子衿和問君三人,臉上終于露出恐懼之色。

        看得出,他們全都害怕了!

        但那群人至少還有幾十個!

        然后白牧野這邊三人再一次發起了最后的沖鋒。

        當所有一切全都歸于靜止的時候,那群來犯者,跟白牧野等人,全都已經倒下了。

        接著,畫面一轉,各路諸天神佛終于從遙遠的地方歸來。

        看見這一幕,全都悲痛不已。

        道祖親手葬下了白牧野跟林子衿,想了想,又把問君和司音葬在白牧野跟林子衿的墳墓旁邊。

        最后,這群人的墓地,都被安置在了一起。

        生前是最親的戰友,死后……亦是最親的伙伴。

        在場的所有女子,幾乎全都忍不住落淚。

        誰都沒想到,自己竟然在歲月長河的那一頭就經歷過如此慘烈的戰斗。

        更是想不到,這群人之間的關系,竟是在那個時代就已經開始。

        畫卷繼續往后面演繹,可以看見,那些跟人類一模一樣的強大生靈,不僅僅只有那些,很快就有諸天神佛中的大佬,發現了問題,然后古畫卷中呈現出來的,就是諸天神佛一夜之間消失的畫面。

        蒼涼大地上,再也看不見一尊真神!

        唯有只剩下斷壁殘垣的古老天庭映入眾人眼眸。

        給人一種無盡蒼涼的感覺。

        隨著時間的推移,古天庭時代終于宣告結束。

        新的時代開始誕生。

        南方鳥、東方、西方、北方……

        眾人忍不住一臉怪異的看著問君。

        因為那個北方神,竟然是問君!

        “看我干嘛?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問君一臉無辜。

        這邊一群人聚在一起,發誓要打破六道輪回,要建立一個新的完美世界!

        “還以為是天庭太過腐朽,原來這里面竟然隱藏著這樣的故事,”問君輕嘆,“不是天庭腐朽,而是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古天庭了……”

        “這種情況下,六道輪回不出亂子……簡直見鬼。”林子衿嘆息。

        同時,古畫卷中的畫面,竟然一分為二!

        另外一邊,卻是一群人,正站在一片神秘的墓地前說著什么。

        那群人有些很陌生,有些則看著眼熟,都是之前畫卷中出現過的面孔。

        應該都隸屬于曾經的古天庭。

        這群人似乎在爭吵著什么。

        其中就有白發老者的身影,他擋在這片墓地前,一臉激動的怒吼著。

        畫卷沒有聲音,但大家看口型,還是能看出來他在說什么。

        這時候,白發丞相在一旁,自己給自己配音——

        “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他們跟那個時代葬在一起,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好的歸宿!”

        “你們不要這么做。”

        “白帥他們已經累了!”

        “讓他們在這里好好休息吧!”

        “如果有一天,他們自己休息夠了,想要出世,自然會再次出現在這個世上,你們現在想要強行召喚,我不答應!”

        不過很快,跟白發老者對立的那群人似乎占了上風,雙方眼看著就要打起來。

        這時候,一個渾身散發著驚人威壓的身影出現了。

        他幾乎一錘定乾坤,決定了這件事。

        白牧野沉默的看著畫卷中的內容,看著白發丞相:“所以,我們是被人強行召喚回來,而且還利用我們,設下了一個時間跨度難以想象的局?”

        “不僅如此,他們還在你們這群人靈魂深處,加了一道封印,將鑰匙掌握在手中。而這道封印不除,你們即便看見今天山河圖上顯示出的這些畫面,最多也只會覺得感同身受,但卻無法真正喚醒你們靈魂深處的那些記憶。”

        白發丞相嘆息道:“但總好過什么也看不見,這幾年來,為了找到這張記錄整部古史的山河圖,我走了很多地方,幸不辱使命,終于把它帶回來了。”

        “所以這上面的事情,都是真的?”林子衿微微蹙眉,看著白發丞相。

        白發丞相點點頭,指著靜止不動的那畫面,輕聲道:“是的,這些,就是曾經發生過的。”

        “有點像做夢似的,又有點跟看戲似的。”單谷喃喃道。

        “像是在看別人的人生,但又像是在看自己的人生。”彩衣嘆息。

        不過這群人的眼中,都有憤怒的光芒閃爍。

        那些人,憑什么這樣對待他們?

        他們有什么資格這么做?

        “做這些事情的人,就是如今天庭中的……那些人,對嗎?”白牧野看著白發丞相,面色平靜的問道。

        “是的,就是那些人,說來慚愧,我無力阻止,只能盡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道祖昔年與你有舊,臨行之前,留下一縷神識,布置了這些后手。”白發丞相道。

        “所以我們的靈魂,其實都是被那些人封印的。”

        “那些鑰匙,其實就是控制我們的關鍵所在,只要解除封印的鑰匙還在他們手上,我們的命運,都是身不由己的。”

        “所以他們非常淡定,一點都不擔心我們會反噬,是嗎?”白牧野又問道。

        白發丞相苦笑一聲:“臨行前,我曾跟天帝索要那些鑰匙,你可知,他給我的是什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
    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