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68章 波瀾再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68章 波瀾再生字體大小: A+
     
        接著,對黑龍來說,一切都像是結束了。

        因為它已經什么都無法感知到了。

        問君拎著劍,站在小白身邊,嘴角微微抽搐著:“這就完了?”

        “不然呢?”

        白牧野看向她。

        “說好的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呢?”問君皺眉:“這也沒比那墮落大天使強到哪去吧?”

        之前在封印中,只聽白牧野說起過那場戰斗。

        如今卻親眼看著這兩位慘死在幾個憤怒的符龍戰隊成員攻擊之下,頓時覺得所謂地獄三大祭司,頗有些名不副實。

        這時南方大天神從虛空舟里走出來,看了一眼依然在狂虐那兩個大祭司的幾人,然后看著問君輕輕一嘆:“你不知道這半年,白公子都干了些什么,否則一定不會這么說。”

        “哦?”問君挑了挑眉梢,看了一眼南方大天神,然后仔細感應了一下這片天地,有些驚訝的道:“這里的陽氣怎么如此充足?我明白了……你用這種符陣,限制了他們的戰力?”

        白牧野點點頭:“不用驚訝,基本操作。”

        問君翻了個白眼。

        這會兒子衿、彩衣、單谷和司音也從那邊回來了。

        兩個地獄大祭司,最終死在自己的貪婪之下。

        子衿來到白牧野身邊,一雙明媚的眸子輕輕眨動著,似乎想說點什么,但卻突然有淚水順著臉頰緩緩滑落。

        彩衣笑道:“林哥不哭,咱們贏了!”

        “是啊,贏了,哭什么?”單谷哈哈笑著。

        司音猶豫一下,拿出一堆瓜:“大家吃瓜。”

        不過這三人,也全都迅速紅了眼圈。

        隨后,老劉、大漂亮、寒冰雪和歐陽四人,也全都出來。

        看著眼前這場景,四人都有點懵。

        “結束了?”老劉有些茫然地問道。

        白牧野點點頭:“結束了。”

        “比想象中……似乎容易很多啊!”老劉瞇著眼,頗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

        大漂亮看著白牧野:“那邊……是那兩個大祭司?”

        白牧野順著她目光看去,兩個大祭司橫尸宇宙,都已經死去。

        “是的!”

        他一臉堅定地道。

        呼!

        大漂亮長出一口氣,臉上露出璀璨笑容,輕聲道:“所以說,我們這是贏了吧?”

        寒冰雪呆呆看著那邊,然后那張清冷的臉上,也綻放出燦爛笑容。

        歐陽來到單谷身邊,挽起他一只胳膊,靜靜站在那,一句話都沒說。

        躺贏,不知道說什么好。

        想想從人間跟著這群人出來,一路上一槍沒放,一路躺贏,這感覺……好無趣!

        一點參與感都沒有!

        心里面甚至有點空落落的。

        這時候,問君緩緩說道:“其實,還沒有徹底結束呢。”

        白牧野想了想:“是,還有六道輪回。”

        問君搖搖頭,道:“不,人間還有一股力量,他們……應該快來了。”

        白牧野看向她。

        南方大天神也看向她。

        所有人都看向問君。

        問君淡淡說道:“我一直以為,這天可能永遠看不到,但沒想到,居然這么快就來了。”

        什么意思?

        眾人都一臉費解的看著問君。

        白牧野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但沒有說什么,只是靜靜看向問君。

        問君道:“之前不說,是怕影響大家的情緒,畢竟,沒有人愿意被當成棋子。”

        她看著白牧野,微笑著道:“不過也沒什么,我們能走到今天,雖然可以說明下棋人的高明,但同樣,這一切也是我們自己拼出來的!”

        “到這種時候,誰是下棋人,誰是棋手,就很難說了。”

        遙遠宇宙盡頭,有幾道身影,緩緩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雙方相隔距離無比遙遠,但對方速度極快,幾乎眨眼之間,就已經到了白牧野等人近前。

        這種縮地成寸的神通,大家都有,而且造詣都很深。

        但來的這群人,對這種神通的掌控,卻似乎更加高明一些。

        對方一共九人。

        八個人擁簇著中間一人,眾星捧月一般。

        中間那人,是一個身材頎長面容英俊的男子,身邊八個人,四男四女,全都英俊靚麗。

        身上也都散發著強大的威壓。

        其中一名身穿明黃色戰甲,身材極好的女子,一臉冷傲地看著白牧野這群人,緩緩開口:“白牧野等人聽令!”

        小白微微一怔,看著那女子沒說話。

        “跪接天帝法旨!”

        天帝?

        張道明?

        不可能吧?

        此時不僅白牧野,就連其他人,也全都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突如其來的這群人。

        同時心中也隱隱都升起一股憤怒。

        問君剛剛說的雖然不夠清楚,可大家也全都聽懂了。

        知道這應該就是人間隱藏的那股勢力了。

        但和我們有什么關系?

        白牧野沒動,其他人,也都沒動。

        那身穿明黃色戰甲的女子呵斥道:“沒聽見嗎?跪接天帝法旨!”

        “你有病吧?”林子衿冷冷注視著她道:“哪冒出來的天帝?和我們有什么關系?”

        這時候,被八人擁簇的那名男子,一臉淡漠,看著林子衿開口道:“見到天帝,你們自會知曉一切。”

        “呵呵。”林子衿把刀拎出來,遙指對面:“要么打,要么滾,老娘沒時間跟你們在這里閑扯!”

        這么多年,歷盡風霜,好容易干掉了所有敵人,眼看著就要大功告成。

        這時候突然間跳出一群摘桃子的,態度還如此惡劣,能有什么好態度就見鬼了。

        “你們想要抗旨不成?”身穿明黃色戰甲那艷麗女子一臉嘲諷:“一群可憐人,活到今天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吧?白牧野,那幾個地獄生靈為什么會被天雷劈,你心里面真的一點猜測都沒有嗎?問君,當年故意放你離去,你心里面也一點數都沒有嗎?”

        天雷?

        眾人心中全都升起一股奇怪感覺。

        很顯然,之前黑龍跟老道士被雷劈是因為觸動了一些禁忌,應該和他們這群人出身來歷有關。

        現在看起來,眼前這群人,應該是知曉他們來歷的。

        但那又能怎樣?

        被眾人擁簇的那名男子看了一眼身邊穿著明黃色戰甲的女子,然后又看向白牧野等人:“天帝在我等臨行前曾有交代,念你等這些年征戰有功,赦免你們的無禮之罪。但這法旨,你們卻必須得接。”

        林子衿拎著刀就想上去砍人。

        什么玩意?

        你以為你是誰?

        如果說這天帝是張道明,大家或許哈哈一笑也就過去了。

        都是自己人。

        但很顯然。

        這群人口中的天帝肯定不是張道明!

        白牧野看了一眼子衿,示意她稍安勿躁。

        隨后抬起頭,看著那青年說道:“這樣吧,你讀讀這法旨,我看看那上說了什么?”

        “大膽!”另一個穿著紫衣的英俊青年厲聲呵斥:“敢對天帝不敬,死罪!”

        “臥槽你嚇到我了!”

        單谷在一旁撲哧一聲笑起來,他一身鐵血之氣,雖然是笑呵呵的,但卻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這么多年征戰人間,什么樣的強者他沒見過?

        又怎么可能被眼前這群人給嚇唬住?

        “你們這群人都犯了大不敬之罪!”紫衣青年怒道。

        “是啊,那你來制裁我們吧。”問君終于開口,看著對面一群人:“來這么多,肯定也是做了相應準備,既然如此,那也沒什么好說的了,打吧。”

        說話間,她緩緩抽出手中的劍,一雙極美的眼眸,平靜無比的望向對面這群人。

        “你們如果真的抗旨不尊,那也休怪我們不客氣了。”為首那英俊青年臉上閃過一絲淡淡嘲諷:“也好,叫你們這群井底蛙明白,這人間還有太多比你們強的人。”

        說話間,他霍地出手!

        目標直指白牧野身邊的林子衿!

        林哥會怕這種事兒?

        迎面就是一刀!

        當!

        一聲巨響。

        林子衿面色蒼白,看了一眼手里的刀。

        被道祖一道神念煉化過的刀上,竟然出現了一個極其細小的缺口!

        那為首的青年卻輕輕吹了吹自己修長的手指:“刀不錯,可惜不如我的手指。”

        說著,他臉上竟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來,看著林子衿道:“要不你跟我走吧,你身邊這人,注定是要死的!”

        突然間!

        一張符,仿佛憑空生出,啪的一下,拍在這青年臉上!

        這青年頓時不能動了!

        接著,林子衿再次沖上來,舉刀便砍!

        “大膽!”

        “找死!”

        青年身邊一群人瞬間暴怒,發出咆哮,沖上來欲保護這青年。

        隨后,一道符文凝結成的劍,直接抵在這青年眉心處。

        所有沖上來的人,全都有點傻眼,一臉震驚的看著白牧野。

        身穿明黃色戰甲那女子失聲道:“怎么可能?我主乃紅塵仙下第一人!你……你難道也?”

        紅塵仙下第一人?

        眾人心中都忍不住有些震撼。

        氣歸氣,但這群人來歷太神秘,一個個也都無比強大,而且看起來背后還有更強的存在,絕非簡單角色。

        這時候,被白牧野控制符控住的青年再次張口,他并未慌亂,甚至沒有理會自己眉心那道散發著恐怖殺機的符劍,看著白牧野道:“好厲害的符道,不愧是道祖傳人!竟然能控住我,還令我半晌無法說話。但你不能殺我,即便你的師父……道祖見到我,也要客氣一番。”

        “放開太子!”身穿明黃色戰甲那艷麗女子眼神陰冷,表情無比嚴肅,看著白牧野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白牧野笑笑:“天帝,太子……聽起來挺可怕的,你們……來自天庭?”

        穿著明黃色戰甲的艷麗女子呵斥道:“既然猜出我等身份,還不趕緊跪下?”

        啪!

        一張符,憑空出現,化成一只手,狠狠抽在這女子臉上。

        “這叫耳光符,是我自己剛剛隨便做出來的,專門用來對付你這種人。”白牧野平靜說著,然后看著依然被他控著的青年:“雖然這不是你本體,但你剛剛說的那番話,還是讓我對你動了殺心。你跪下求饒也沒用的。”

        說著,白牧野神念一動,那把符文形成的劍,噗地一聲,直接刺入到這青年眉心。

        這青年一雙眼霍地瞪的老大,仿佛根本不敢相信白牧野真敢殺他。

        雖然只是一道分身,可太子身份何等尊貴?

        這小小散修……背后只有一尊再也回不來的道祖,竟敢對他動手?

        這青年的身軀,頓時化成一道光雨,消失在這里。

        剩下八個人頓時瘋了。

        主辱臣死。

        太子都死了,他們已是犯了大罪,怎么可能活著離去?

        八個人瘋狂沖向白牧野。

        問君跟林子衿和彩衣都在第一時間,毫不猶豫的出手。

        司音和單谷也只是落后一點點,跟著出手了!

        不過這些人都沒有小白動作快。

        剛剛那一瞬間,白牧野不知在他們周圍布置了多少看不見的大道符文。

        對方剛一動手,所有符文瞬間全部炸開了!

        剛平靜了沒多久的這片虛空,再次爆發出更加恐怖的一場大戰!

        擊殺那兩尊地獄大祭司,大家都有點意猶未盡,覺得并沒有完全徹底爆發出真正戰力。

        現在終于過癮了。

        這群人的實力超級強大!

        每一個都擁有大天神巔峰的戰力。

        而且他們可不是什么分身!

        所以全都爆發出可怕的神通。

        但他們依然無法面對小白的那些符文。

        同樣也打不過問君和林子衿!

        只片刻功夫,兩女就已經各自擊殺一名對手。

        問君頭頂,王冠浮現,如同一尊高貴的女神,每一擊都仿佛能擊碎一個世界!

        林子衿背生五彩雙翼,爆發出洶涌五色神光,不斷刷下對方轟向她的神通。

        司音輪著一整個星系煉化而成的錘子,每次輪起來都會在這虛空中形成一個可怕的黑洞。

        那股力量,強大得令人絕望。

        單谷的箭無比精準!

        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對面這群人一個接著一個的隕落。

        只剩下最后一個的時候,忍不住發出帶著幾分顫抖的咆哮:“膽敢與天庭對抗,你們闖了彌天大禍!”

        啪!

        一張無比純粹的火符拍在他臉上。

        可怕的大道法則瞬間蔓延,一下子將這人燒成灰。

        “拼命的時候你們不出現,收獲的時候這么積極,給我滾遠點。”白牧野望著那片化成灰燼的方向,淡淡說道。

        前后不到二十分鐘,這片天穹,再次恢復平靜。

        唯有那張法旨,還懸浮在空中。

        上面的能量波動并不大,就是一份尋常的法旨,甚至連一縷神念都沒有。

        這是完全沒把這群人當回事,認為派出一些手下人過來就足夠。

        太過輕視。

        單谷一箭射過去。

        隨著這支箭穿過那張法旨,一股道火頓時將那法旨燒成灰燼。

        老劉想要阻攔,卻根本沒來得及。

        看著單谷道:“你倒是看看那上面寫了什么呀?”

        單谷看了老劉一眼,道:“能寫什么?招安摘桃子唄?他們配嗎?”

        “萬一對方那個天帝,是紅塵仙呢?”歐陽忍不住問道。

        單谷看了她一眼,笑笑:“媳婦兒,要對咱家老大有信心!紅塵仙怎么了?以后咱都紅塵仙!”

        眾人頓時一臉無語。

        歐陽也有些無奈的看著單谷,這家伙,該熱血的時候瞬間就能沸騰起來,但不靠譜起來,也是真令人無話可說。

        還有,紅塵仙啊,白哥真的可以么?不是說人間這片天地,已經不能再出現仙了嗎?

        這些年來,始終跟眾人在一起,大家知道的,她也都知道。

        “所以還是打掃戰場吧,走吧媳婦兒,夫唱婦隨,你也得出點力不是?”說著直接走向那群死不瞑目的人。

        這時候,白牧野看了一眼問君,問君輕輕點點頭,跟眾人一起,回到虛空舟。

        南方大天神喃喃道:“想不到……這群人真的還在。”

        “你也知道點什么?”白牧野看著他問道。

        南方大天神點點頭:“昔年我,東方、西方、殿主、問君……”

        它說著,看了一眼問君。

        問君道:“你說吧。”

        南方接著道:“我們一群人在建立萬神殿之前,就曾聽過一個傳說,太古中期,有域外天魔突然入侵到我們這一界,爆發過一場難以現象的可怕戰爭。”

        “在那一戰里,天庭破碎……但當時我們的境界都沒有那么高深,也沒能參與到那一戰中去。所以對此了解并不多。”

        “不過在后來,我們都曾聽說過一個傳聞,說有天庭之主后人,欲重新建立天庭,重啟輝煌盛世。”

        “只是一直到后來我們建立萬神殿,跑去轟碎了曾經的天庭遺址……”

        白牧野一群人面色古怪的看著南方大天神。

        南方鳥也有點臉紅,道:“終究還是要有儀式感的嘛,打破舊的,建立新的……”

        白牧野嘴角抽了抽:“你接著說吧。”

        “他們始終未曾出現,度過漫長歲月,直到今天之前,一直沒有見過那群人的身影。”

        “所以我們都認為這一切不過是個傳說罷了。”

        “天庭破碎之后,諸天神佛為了抗擊域外天魔,紛紛去了天外天,這人間也就變得荒蕪起來。”

        “沒想到他們居然在今天出現了。”

        南方看著白牧野等人:“關于你們的來歷,我是一點記憶都沒有,想不出你們曾經都是什么人。問君,你是不是知道得更多?”

        問君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當年囚禁我的那群人背后隱藏著一股挺可怕的勢力。”

        “只是這些年來,隨著自身不斷變強,昔年認為可怕的勢力,到后來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包括我們幾次回人間,他們也都沒有再出現,我也就漸漸放下了這件事。”

        問君輕嘆:“那群人雖然囚禁我,可畢竟沒把我怎樣。”

        “我的境界又提升得如此之快,跟他們早已拉開距離。他們就算再強大,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沒必要對他們斬盡殺絕。”

        “而且我一直認為他們當年囚禁我,只是為了從我身上得到精靈族的秘密。”

        “直到今天,我終于想通,他們惦記的,應該是我真正來歷背后的東西。”

        “或者他們不是惦記我什么,而是一直在監視我。”

        問君看著白牧野和林子衿等人:“包括你們,應該一直都活在他們的視線內。”

        老劉在一旁皺著眉道:“有些說不通啊?小白的師父怎么從來沒提過這件事?”

        “不,他提過的。”白牧野搖搖頭,看著一臉驚訝的老劉,苦笑道:“雖然沒有直接說,但卻很隱晦的點過我,叫我不要去想天外天的事情,只要鎮守這人間,還人間一個清凈就夠了。之前我一直以為敵人是萬神殿,后來發現還有地獄。到現在才明白,真正的敵人,其實還有這些人。”

        ……

        遙遠的銀河系內。

        已經成功遷移過來的人間主位面眾生,在這里成功安家。

        按照祖龍帝國如今的能力,做到這件事情并不難。

        人間眾生雖然大多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在皇帝公開現身,解釋一番之后,也接受了“逃難”的這種說法。

        神族入侵并沒有結束多少年,大家都還記得。

        隨后趕來的張道明和紅綃、綠衣看見這一幕,也終于都松了口氣。

        回到這里,算是安全了。

        這才是真正的人間祖地!

        萬靈初始之地的祖域,同樣也是誕生在這個星系之內。

        在無盡遙遠的太古時代,域外天魔入侵,一場大戰,讓人間主位面分崩離析。

        分割成無數人間位面。

        散落在無垠宇宙中。

        這里也隨之荒涼下來。

        無數年后,從銀河系走出的一群人,篳路藍縷,歷盡艱辛,來到仙女座……

        如今想來,那群人卻更像是一群走出來接引后代回家的使者!

        現在終于回來了。

        張道明看著銀河系邊緣的某個方向,眼神中露出一抹淡淡的傷感。

        那是他家鄉的方向。

        如今已經很近了!

        對他來說,幾乎一念之間就可以回到那顆蔚藍色的星球。

        但他不敢回去,也不愿回去。

        昔日故人,親朋好友,都早已埋葬在歲月中。

        回去恐怕連一抔黃土他都看不到!

        那種傷感,無人能懂。

        ……

        此刻。

        銀河系邊緣的太陽系內。

        張道明無比思念卻沒有理由回去的那顆蔚藍星球中有一座神山,名為昆侖。

        昆侖山內,存在著一個無比玄奇的浩瀚大世界!

        這個大世界的天空中漂浮著大片無比華麗的殿宇。

        仙氣繚繞,瑞彩升騰。

        其中一座巨大宮殿內,一個身材頎長相貌英俊的青年正暴跳如雷。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微信天生至尊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
    凌天戰尊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