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67章 為你我用了半年的時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67章 為你我用了半年的時間……字體大小: A+
     
        到了嘴邊的鴨子能讓它就這樣飛走了?

        不能夠啊!

        黑龍跟老道士“頂風冒雪”,硬撐著地獄詛咒對他們的侵蝕來到這人間目的是為了啥?

        還不就是為了那一滴造化液?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更何況在這兩位眼中,他們根本就不會死!

        誰能送死他們倆?

        白牧野那小賊嗎?

        開玩笑!

        就憑他一個人,下輩子吧!

        兩人穿梭虛空的速度太快,盡管前方那虛空舟的速度也快到不可思議,但依然沒能甩掉他們!

        “我終于明白這小子的底氣在哪里,原來竟是仗著這樣一件飛行法器,呵呵,之前沒注意,現在才發現,這東西不錯啊!”黑龍一雙眼綻放著貪婪的光芒,對老道士傳音道。

        “那法器中,一定蘊藏著強大的風之道!若能得到,加以參悟,說不定還能領悟出風屬性的絕世身法!”老道士看問題更是高屋建瓴,令人欽佩。

        “道兄果然高明,到時候,你我兄弟二人,共同參悟!”黑龍笑呵呵地道。

        “理應如此,你我兄弟,同出地獄,自然要攜手并進!”老道士一臉認真。

        兩人說完,都在心里面呸了一聲,在各自的話語后面,加了倆字兒——

        個屁!

        前方的虛空舟中,南方大天神有些擔憂地看著白牧野:“這兩位……可不是什么易于之輩。”

        “怎么?你在他們手里吃過虧?”白牧野砍了它一眼。

        “那倒是沒有。”南方大天神搖搖頭:“當初他們也是想要利用我,大家無冤無仇,又能夠相互利用,自然不會交手。但我卻知道,他們兩個,要比那墮落大天使強大許多。”

        “這話怎么說?”白牧野微微一怔,這事兒他還真不知道。

        雖然心里面已經有足夠信心,只要等司音、單谷和彩衣三人恢復過來,加上問君跟子衿,符龍戰隊這群人一擁而上,會怕這兩尊地獄大祭司?

        不過能多了解掌握一些敵人的信息,他也不會拒絕。

        “別看墮落大天使曾經是諸天神佛中的一員,但昔年他曾犯下大錯,被打落地獄,一陣戰力早已不復當年。能夠重新崛起,位列地獄三大祭司之一,對它來說,已經是一種極限。”

        “但另外那兩位卻不然,他們才是真的強大。”

        南方大天神看著白牧野:“那老道士跟那條龍,都曾是地獄中最為兇惡的存在,是從死靈身崛起,死而復生,一步步修煉到如今這種境界,所以他們的戰力,其實要比墮落大天使強上許多!”

        “之所以他們兩個能容忍墮落大天使,主要還是因為墮落大天使對諸天神佛的了解更深,那老道士跟黑龍需要那些信息。”

        “另外,還有一件事,雖然墮落大天使被從諸天神佛中打入地獄,可他在那群神佛當中,卻并非一點根基沒有。”

        白牧野微微挑了挑眉梢,喃喃道:“壞人也又仨朋友?”

        南方大天神點點頭:“是的,雖說諸天神佛集體前往天外天已久,可沒人敢保證他們再也回不來。”

        白牧野笑笑,看著南方大天神:“你是想提醒我,殺了那只鳥人,以后說不定會有人想要來殺我?”

        “白公子覺得呢?”南方大天神聲音略帶尖利的淡淡說道。

        “說的倒也是,不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今天先干掉這兩個家伙再說。”白牧野臉色恢復平靜。

        虛空舟在無垠宇宙中疾馳,它的速度比光芒要快太多倍。

        浩瀚無窮的宇宙,深邃無比,一艘小小虛空舟,像個有靈一樣,速度快得令人根本無法捕捉。

        它,越來越快了!

        黑龍和老道士跟在后面,全都有點傻眼。

        “該死,那小子真的想要逃走!”

        “可千萬不能讓他逃了!”

        黑龍跟老道士眼睛都快紅了。

        兩具蘊含著造化液的大天神尸身,對他們來說,比這世上任何東西都值錢!

        再干掉那白牧野,就是三滴造化液!

        說不定那南方鳥身上,也有一滴!

        那就是四滴了!

        這太多了!

        想想都覺得很幸福。

        所以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們給跑掉。

        正追著,前方天空中突然間出現一片符文,形成一行巨大的字,出現在兩人眼前。

        黑龍跟老道士都被嚇了一跳,立即凝神戒備。

        隨后卻發現那就是單純的一行字,上面寫著——

        “你們倆不累嗎?身上的地獄詛咒不疼嗎?沒事兒就別送了,回家去吧。”

        “氣煞我也!”黑龍怒吼一聲,發出一聲龍吟。

        老道士也被氣得臉色煞白,怒道:“小兒還敢挑釁?你橫什么?別讓我們追上!”

        兩人不理那些符文,繼續追下去。

        又過了一會,前方又出現一行符文凝結成的字,顯化在這片宇宙虛空——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二位請回吧!”

        黑龍:“滾!”

        老道士干脆不說話,一抬手,想要一巴掌拍碎那些符文形成的大字,眼不見為凈。

        卻不想隨著他這一掌拍過去,那片符文竟然一下子炸開了!

        就這樣炸開了!

        炸開了!

        老道士跟黑龍當場被轟得噴出一口鮮血,那種極速追擊的勢頭,也被阻了一下。

        兩人全被氣得七竅生煙。

        誰能想到這小子竟然如此陰險,用這么簡單但卻可以輕易騙過他們的手段坑了他們一下。

        噴出一口血,更是激起他們的殺心。

        相互對視一眼,繼續追擊下去。

        又過了很久,前方天空再次出現一片符文大字——

        “臥槽您們還追?腦子是不是進水了?真要死在這里不成?”

        這一次,兩人全都很有理智的,誰都沒去碰那些符文大字。

        接下來,這一路上,白牧野留下大量的符文大字,每一個大字,都足有億萬里那么大,閃爍著光芒,將周圍宇宙虛空映照得一片雪亮。

        哪怕隔著遙遠距離,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把老道士跟黑龍給氣得差點炸裂。

        雖然兩人后來看上去都變得平靜了,甚至面如平湖,可心里面全都憋了一肚子的火。

        他們何曾被人如此戲耍過?

        身為太古早期的生靈,生前也曾差一步就踏入諸天神佛行列。

        最后都是因為與人爭奪氣運失敗,自行兵解,進入地獄,在地獄中再度崛起!

        跟諸天神佛比不了,但諸天神佛之下,又有誰能把他們逼到這種份上?

        兩人全都在心中發誓,無論如何,也都一定要弄死那個白牧野!

        到這種時候,甚至能夠得到造化液,都沒那么重要了。

        時間就這樣在追逃中度過。

        一天、兩天、三天……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直到半年后的一天,老道士突然間叫住黑龍:“老龍……有點不對。”

        黑龍此時也已經意識到一些什么,瞇著眼,打量著周圍虛空景象,咬牙道:“那小子……在帶著我們兜圈子!”

        半年時間,白牧野雖然駕馭著虛空舟走出前所未有的一段距離,但實際上,按照直線距離來說,卻也沒有多么夸張。

        他帶著黑龍跟老道士,在這無垠的星空中,像是天體運行一般,用半年時間,畫了一個圓!

        老道士看著黑龍:“沒那么簡單。”

        黑龍喃喃道:“你是說……那些符文?”

        兩人正說著,無盡虛空,四面八方,開始有可怕的能量波動爆發出來。

        “不好!”老道士大吼一聲,轉身就要走!

        “快走!”黑龍也招呼著,轉身想逃。

        能讓一個頂級的符篆師布置半年的符陣,那得是什么級別的符陣?

        他這手筆,簡直是封印了一大片宇宙啊!

        虛空中,大道轟鳴響起,莫名壓力降臨,壓迫著黑龍跟老道士。

        范圍極大的一片宇宙蒼穹,被白牧野的符文給封住了。

        老道士跟黑龍兩人終究沒能逃出去。

        但他們更氣了!

        這半年來,是我們在拼命追你好嗎?

        但凡你敢停留一下,我們早就把你撕成碎片了!

        所以你到底哪來的膽子,用半年時間將這片天宇給封印成一道牢籠?

        然后把自己也給封印進來?

        你這自信,到底哪來的?

        剛剛想逃,是怕落入敵人陷阱當中。

        但在發現那艘虛空舟并沒有真正離開這片蒼穹之后,兩人全都心中大定!

        白牧野從虛空舟里面走出來,看著兩個灰頭土臉的地獄大祭司。

        南方大天神化成的紅袍青年,一臉復雜地站在他的身邊,落后白牧野半個身位。

        這種態度,已經足以表明兩人之間的關系。

        “南方鳥,難怪他們嘲笑你,之前還當你是個英雄,想不到,你竟然真成了一個年輕人的走狗。”老道士冷笑著嘲諷。

        “人類有句話,叫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南方大天神一雙妖異的眸子眨了眨,淡淡冷笑,“我現在這狀態挺好的,至少不像你們,被人帶著兜圈子,半年之后……徹底畫了一個圓你們才發現。”

        “回頭殺了他,定不會放過你!”黑龍咬牙道。

        “老黑,牛鼻子,你們倆什么都不知道,你們根本不懂氣運之子有多可怕,”南方大天神微笑著,“有沒有興趣聽我給你們講講萬神殿是如何覆滅的故事?”

        “之前你不是講過?”老道士看著南方大天神,冷笑道:“這種時候,還想胡說八道來騙人,有意義嗎?”

        “不,之前才叫騙人,這次講的都是真的,”南方大天神一臉真誠,“我有一肚子話,不知與何人說,如果你們想聽,那我一定給你們好好講講。”

        “別聽這只鳥的,干掉他們!”黑龍冷冷說道。

        老道士點點頭。

        南方大天神一雙眼中露出幾分遺憾之色:“真可惜,如果你們肯聽我講完這個故事,然后立即跪地求饒,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罷了,這也是因果,你們隨意吧。”

        它說著,一轉身,直接走回到虛空舟里。

        啥意思?

        這鳥……不是投靠了這個人類?

        怎么這會兒反倒把主子撇在一邊,自己跑到里面呆著去了?

        當真怪哉!

        黑龍跟老道士都有點看不懂了。

        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們想要干掉白牧野的決心和信心。

        兩人身上開始有大量陰寒之氣散發出來,迅速彌漫在這片蒼茫的宇宙虛空中,面對能干掉墮落大天使的存在,黑龍跟老道士嘴上說著不屑白牧野的那些話語,可內心深處怎么想的,就只有他們自己才清楚。

        如今也在行動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白牧野隨即開始運轉他用了半年時間布下的法陣。

        問君和子衿他們,是最后的王炸!

        總不能對方連個三都沒出呢,就直接上王炸吧?

        轟隆隆!

        一道道天雷,開始在這片虛空中凝聚起來。

        黑龍跟老道士一看,頓時勃然大怒!

        他們自然想起當初在地獄認出這群人根腳的時候那十二道可怕的天雷。

        如今這似曾相識的雷聲再次響起,他們情不自禁就想到了眼前這人的來歷——

        咔嚓……!!!

        一大片天雷,劈頭蓋臉,朝著老道士跟黑龍劈殺過去!

        不是符陣中的,而是這天地間的法則所形成的天雷!

        因為剛剛那一刻,他們兩個竟情不自禁的將那六人的名字又再次快速過了一遍腦海。

        此子……當真無恥到極致了!

        竟然用這種路數來對付他們。

        “你可敢正大光明與我一戰?”黑龍咆哮著,發出龍吟之聲。

        就是賣相慘了點,渾身上下跟黑炭是的,一身他自己龍麟化成的戰衣也破破爛爛,跟個剛從煤堆里撈出來的叫花子一樣。

        “有何不敢?”

        白牧野凝結拳印,身形高高沖起來,化作一道流光,一道拳印打向黑龍。

        自從之前通過這種方式打過一架之后,白牧野就特別喜歡用這種方式戰斗!

        難怪子衿、問君和彩衣這些人如此喜歡打架。

        近戰的感覺,當真令人心情愉悅!

        轟!

        白牧野的拳印跟黑龍印在一起的瞬間,身子直接如同一只紙鳶似的倒飛出去。

        雖然沒吐血,但卻面色蒼白。

        黑龍,站在那里一動沒動,仰天發出一聲高亢龍吟:“小兒,納命來!”

        納個屁,爺是符篆師!

        白牧野直接催動法陣,無數天雷,形成一片雷海,朝著對面那兩位覆蓋過去。

        到他們這種境界的修行者,拼到最后,比的終究還是誰的法力更高深,誰的道更強大。

        若論法力,小白自然不如黑龍跟老道士,可論道……他是真不怕!

        更別說,他有人間萬界的氣運加持!

        這種看似虛無縹緲的東西,到了至高境界之后,卻是最有效用的東西!

        至少面對這兩位,小白的符道所呈現出的,是一種碾壓的態勢。

        如果不是黑龍跟老道士的法力足夠高深,他們兩個加起來,都未必是小白對手。

        那兩人在如此恐怖的雷海中,卻并沒有受到太過嚴重的傷害。

        至少黑龍還能中氣十足的罵街,老道士倒是顯得沉默起來,施展各種法力,一心想要沖出這里,干掉白牧野。

        但小白用了半年的時間,幾乎耗盡了全部的積蓄,穿越星河,給這兩位地獄來客準備的禮物,又怎么會叫人失望?

        那法陣恐怖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一開始黑龍跟老道士都沒覺得這有什么,但很快他們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因為整個被封印起來的宇宙蒼穹,漸漸開始彌漫出一股難以想象的浩蕩之氣!

        這,是陽氣!

        是人間之氣,也叫陽間之氣!

        他們來自地獄,在這陽氣充足的人間,本身就很難過。

        如今這地方的陽氣一下子變得如此雄渾,讓這兩位差點當場就崩潰。

        此時他們也終于明白,一個和他們同境界的符篆師,到底有多可怕。

        就像之前小白不了解地獄生靈一樣,黑龍跟老道士他們倆,同樣也不了解符篆師!

        太古時期雖然也有專修符道的修行者,但跟白牧野就像是完全兩種不同的道!

        也從來沒人會使用這種打法來戰斗。

        虛空舟里,南方大天神再一次印證了自己選擇的正確性。

        它靜靜坐在傳遍往外看著熱鬧。

        看著那廣袤而又深邃的虛空,被無數符文點亮。

        之前用來嘲諷黑龍跟老道士的一句句話,如今全都變成了他們的催命符!

        黑龍的身體很快變得破破爛爛,鮮血橫流。

        它的一只眼睛被打瞎了!

        它甚至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東西,一下子戳瞎它一只眼。

        那種劇痛的滋味,是它漫長生命中,從未領略過的痛楚。

        無盡至陽至剛的雷電劈在它身上,幾乎將地獄詛咒的威力全部激發出來!

        壓都壓不住。

        老道士身上很多地方露出森然白骨,那白骨晶瑩如玉,上面竟一絲血跡都沒有!

        全都是被那些雷電硬生生給磨沒的!

        簡直太狠了。

        再加上地獄詛咒的瘋狂侵蝕,老道士眼前甚至開始出現了幻象——對面好像一下子出來很多人!

        而且一個個看上去都很眼熟?

        他們是誰來著?

        下一刻老道士差點驚出一身冷汗,幸虧自己現在有點暈,沒有去想那些人的名字。

        但眼看著那群人身上散發出可怕威壓,朝著他在這邊沖來,老道士腦子里生出一個可怕念頭——

        莫非道爺今天要在這里栽個大跟頭不成?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連忙運轉神目,看向對方。

        他的瞳孔里,倒映著一道雪亮璀璨的刀光。

        咔嚓!

        那驚艷了蒼穹的一刀,直接將他頭顱劈成兩半。

        老道士的肉身太堅硬了!

        林子衿如此可怕的一刀,竟然沒能將他給徹底劈開。

        不過緊隨其后的,是突然間閃現出來的姬彩衣,一刀刺進老道士心臟位置,那無窮殺道,從腦袋和心臟兩個地方,同時攻入。

        瘋狂瓦解著老道士的大道!

        瞎了一只眼的黑龍也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那邊怎么可能一下子出現那么多身影?

        不過下一刻,當一支箭刺在它另一只眼睛,將那只眼睛也射瞎的瞬間,它就知道那不是幻覺。

        但很快,它就覺得那又是幻覺了。

        因為它的腦袋,遭遇了重擊!

        “就你下毒害我們的?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一道奶兇奶兇的怒喝,回蕩在黑龍腦子里。

        這聲音……她是誰來著?

        哦,她是……

        咔嚓!

        無盡蒼穹,一道天雷,當空劈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天生至尊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