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66章 萬神殿時代落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66章 萬神殿時代落幕字體大小: A+
     
        一直以來,都自以為聰明,自以為優秀,自以為強勢無邊,自以為可以掌控一切,自以為……

        所有一切,都是自以為的!

        結果,真到了關鍵時刻,到了最后時刻,才發現它才是最愚蠢的那一個!

        雖然不是最弱的——還有西方墊底,但也絕非它一直以來自認為的最強者!

        這種打擊,看起來似乎沒什么,可實際上,對南方鳥這種驕傲的生靈來說,這才是最狠的!

        因為這世上,再也沒有什么,比讓一個驕傲的生靈徹底失去信心更重的打擊了。

        死都沒有這么重。

        “吞天功……太古奇功,源自神獸饕餮。”南方大天神撇撇嘴,略帶幾分不屑地道:“其實也沒什么了不起,但用在這種時候,這種戰斗中,卻是非常之好用!殿主這種能力,還有他的這種智商,著實令人佩服啊!”

        雖然它沒有說什么自嘲的話,但語氣中那股失落的感覺,還是十分清晰的傳遞出來。

        它也沒有刻意掩飾什么,只是抬起頭看了一眼白牧野,一雙妖異的眼睛里,帶著幾分落寞:“屬于我們的時代,徹底結束了……”

        它沖著東方和殿主戰斗的方向抬抬下巴,努努嘴道:“這就是最后一場戰斗。”

        “巔峰之戰啊!”白牧野嘆息。

        “巔峰之戰啊!”南方大天神嘆息。

        戰場中。

        無論東方還是萬神殿主,雙方都已經身受重傷,雖然還有戰力,但在此刻,卻不約而同的停下手。

        四周能量紊亂,輻射縱橫。

        但兩人卻全然不在乎。

        此時此刻,兩人那巨大無匹的肉身全都消失不見,分身也都沒有了,只剩下兩道正常人大小的身影。

        他們都將全部戰力,集中在這兩具身軀當中。

        “南方來了。”東方道。

        “我知道,剛剛就感應到了。”萬神殿主點點頭,表情很平靜。

        “先干掉它?”東方問道。

        “好!”萬神殿主迅速做出回應。

        速度甚至快到讓人懷疑。

        不過雙方全都相當有默契的沒人去質疑什么。

        想要干掉南方鳥是真的,但在干掉的過程中,順手捅對方一刀的想法,也是認真的。

        嗖!

        嗖!

        雙方徑自朝著遙遠方向飛去。

        各自大道轟鳴之下,速度全都快到不可思議境地。

        很快,他們便驚訝的發現虛空舟竟然在那!

        那個身懷大氣運……根腳在太古的造化液擁有者?

        他什么時候跟南方鳥攪到一起去了?

        東方跟萬神殿主相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見那一抹震驚之色。

        下一刻,兩人爆發出更快的速度!

        都看見了希望!

        干掉那個大氣運的家伙!

        管你是誰!

        你有根腳,我沒有么?

        誰不是從太古活到今天的生靈呢?

        當兩人接近虛空舟的時候,不約而同,直接祭出殺招,轟向那邊的虛空舟!

        嗡!

        一聲嗡鳴過后,一道宇宙屏障,瞬間將東方跟萬神殿主之間隔絕開來。

        萬神殿主一點都不意外,繼續盯著那艘船。

        轟隆隆!

        兩股帶著無盡殺機的恐怖能量轟然涌向虛空舟,虛空中發出陣陣恐怖轟鳴,天穹都在震顫。

        相當于兩人將戰場從那邊轉移到這里,攻擊目標發生了一些變化。

        一片符文防御,瞬間在虛空舟外面亮起。

        兩股攻擊打在符文防御上的同時,虛空舟直接消失在那里。

        “想跑?”東方大天神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神念一動,宇宙屏障頓時將整片浩瀚虛空團團圍住。

        但沒想到的是,虛空舟并不是要逃走,而是直接出現在了他面前!

        如果不是他退的速度夠快,甚至會直接開到他臉上。

        東方大天神無比震怒,咆哮一聲,一掌劈向虛空舟。

        退,是下意識的本能反應。

        回過神來之后自然無比惱怒。

        區區一艘虛空舟,就算撞在他臉上,也不會傷到他臉皮分毫。

        嘭!

        虛空舟一下子像是炸開了,可實際上,東方一掌劈到的不過是虛空舟留下的殘影。

        這件法器本身就是這世間最頂級的飛行法器,在白牧野的重新煉化之下,更是完全激發出了它更高潛能。

        所以它如今的速度,比推演之神掌控的時候還要快上很多。

        對東方來說,這艘虛空舟就像是一個討厭的蒼蠅,盡在他面前嗡嗡嗡的叫囂著,偏偏還打不著。

        那邊被宇宙屏障給擋住的萬神殿主,這會兒反倒清閑起來。

        隔著宇宙屏障,冷眼看著這邊的情況。

        只要東方占了優勢,他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殺過來。

        如果萬一東方處在劣勢,他更要殺過來補刀!

        現在這種膠著狀態,他是不在意的。

        如果他也有瓜,肯定掏出來一個咬兩口。

        萬神殿主卻是沒有注意到,更加遙遠的宇宙深處,兩道身影,正冷眼看著這邊的戰斗。

        依然化身成黑袍老人的黑龍渾身散發著森冷氣息,對身邊的老道士說道:“他們竟然這么快就相遇了?”

        老道士笑了笑,道:“這沒有什么好意外的,如今的人間,已經是處在崩潰邊緣。頂層生靈早已死的七七八八。可惜我們無法久留人間,不然的話,這人間就是我們的了!”

        黑龍眸光閃爍,道:“只要我們得到那些造化液,人間……遲早是我們的!”

        老道士點點頭:“不錯,遲早是我們的!”

        心里面想的卻是:遲早是我的!

        但他也知道,黑龍心里面想的估計跟他一樣。

        到他們這種層級的生靈,早看透世間虛妄,什么親情、友情、愛情……都如同浮云一般。

        自身強大,強過所有對手,才是最踏實最靠譜的東西!

        情感生羈絆,在他們這些存在眼中,都是無用的東西,沒有任何意義!

        這觀點,幾乎也是絕大多數修行者的共同觀點。

        在他們看來,修行,自然就是要舍棄這些的。

        七情六欲都拋不開,憑什么談修行?

        他們認為自己清心寡欲,一心向著大道在走,卻在不知不覺中,同樣會落入到另一個怪圈。

        最終道并沒有得到,情,也沒了。

        白牧野一直沒露面,駕馭著虛空舟,戲耍著東方大天神。

        東方向來都是那種話語很少的人,他其實并不喜歡在戰斗中大放厥詞。

        畢竟又傷害不了對手。

        高境界的生靈,表面上再怎么暴跳如雷,那種戰斗的本能也是極其冷靜的。

        不過此時此刻,他真的很生氣。

        “南方,你已經墮落到要跟一個來自人間的小屁孩混的地步了嗎?”

        東方并不覺得高傲的南方鳥會回答他這種問題,只是意難平,吐吐槽而已。

        沒想到的是,虛空舟中居然傳來一道平靜的神念波動:“是啊。”

        什么鬼?

        它居然回應了?

        而且說……是啊?

        東方大天神差點愣在那里。

        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虛空舟里面真的是東方鳥?不是那個會**玄功的女人裝的?

        不過下一刻,這種懷疑就打消了。

        南方大天神的聲音再次從虛空舟中傳出——

        “倒是你,東方,藏得可真深啊,曾經被天族驅逐的人……竟然能成為大天神,不得不說,從不在世間行走的天族真的非常了不起,就連一個棄子,都能成道。”

        “關你什么事?”東方冷冷回應著,繼續在想辦法攻擊那艘虛空舟。

        “當然不關我的事,只是覺得挺有意思的,你說天族如果知道大名鼎鼎的東方大天神是他們的子弟,是會為你高興呢?還是會出來清理門戶呢?”

        南方大天神幽幽說道。

        “你想用這個威脅我?沒用的,老朋友,天族早就去了天外天。之前有天族人回來,也是匆匆離去。你可知是為什么?”東方大天神冷幽幽地道。

        “不想。”南方大天神瞬間結束這次對話。

        因為即便它說想,東方也絕不會告訴它。

        東方剛剛之所以跟它廢話,也是想要試探,虛空舟里面的到底是不是南方鳥,更是在試探,如今的南方鳥,是什么境界。

        即便被殺死了本尊次元神,即便被打碎了神像,但面對南方大天神這種層級的生靈,依然不能掉以輕心。

        甚至就連已經看上去灰飛煙滅的西方大天神,同樣也不是沒有反攻回來的機會!

        這就要看他無盡歲月以來,到底給自己留了多少張底牌。

        更要看那些底牌,究竟是保命用的,還是戰斗用的。

        這也是根據每個人性格來的。

        按照西方的那種性格,多半是保命。

        他才是真慫!

        東方通過一番對話,確定了虛空舟中的生靈的確就是南方鳥。

        雖然不知道它怎么會跟白牧野那年輕人混在一起,但這并不妨礙他開始小心謹慎起來。

        隨手撤掉跟萬神殿主之間的宇宙屏障,淡淡道:“來吧,一起殺了他們。”

        萬神殿主心中很想罵娘,但卻沒辦法。

        他知道東方不會給他太多恢復的時間。

        也沒猶豫,直接沖過來,朝著虛空舟發起攻擊。

        虛空舟里面的白牧野,此時也基本摸清了東方跟萬神殿主如今的戰力。

        一挑二的話,應該沒太大問題了!

        可問題是,地獄那兩個大祭司,這會兒十有**就在暗中盯著!

        所以,要不要在這種時候出手呢?

        還有,南方大天神雖然發下重誓要在將來守六道輪回,可它并沒有發誓效忠自己!

        萬一那兩個地獄大祭司殺過來的時候,它突然反水,又該怎么處理?

        問君和林子衿這兩張牌,不到萬不得已,小白絕不會輕易打出來。

        一旦把這兩張牌打出來,那就是要一戰定乾坤的!

        至于彩衣、司音和單谷這三張牌,不到生死關頭,小白更不會往出打。

        他們雖然都暫時壓制住地獄詛咒的侵蝕,但這并不代表他們參加這種級別的戰斗也會沒事。

        任何能夠傷害到他們的事情,小白都不想去做。

        所以,面對東方和萬神殿主的聯手,他依然沒有選擇還擊,而是駕馭著虛空舟,繞著將這片宇宙徹底封印起來的宇宙屏障急速飛起來。

        看起來就像是一只無頭蒼蠅,被人追得到處亂飛,似乎一點章法都沒有。

        可實際上,小白飛行的那些點位,都是可以很好觀察到外面的區域。

        他想知道,那兩個地獄大祭司此刻身在何方?

        至于是否來了,這個根本不在考慮范圍之內。

        那個老道士給他挖坑,目的不就是想要造化液,想要未來可以證明正大出現在人間?

        可惜那倆地獄大祭司也不是白給的,人家藏得很深。

        所以盡管小白心中可以確定他們一定來了,但在后有追兵的情況下,一時半會還真無法確定他們的位置。

        他的確是不著急,可后面的東方和萬神殿主卻急了。

        這小子就知道逃,完全不想跟他們正面打,一副和他們杠上,看誰能耗過誰的架勢。

        他耗得起,他們兩個耗不起啊!

        剛才還在打死打生呢,眼下為了共同利益,暫時連手對外。

        可這樣下去,誰敢保證對方不會突然間對自己動手?

        畢竟在他們各自心中,誠信就是個屁,只要沒用大道發誓,就一點效用都沒有。

        關鍵時刻,就算是大道誓言,他們也不是完全不敢違背。

        所以想要無論是想要信任對方,和想要取得對方的信任,對他們來說,都太難了。

        幾乎不可能。

        “東方,這小子分明是在戲耍咱們,加把勁,干掉他,在這之前,你我停戰!”萬神殿主傳音給東方道。

        “好!”東方大天神回答的也是干脆。

        兩人瞬間加強攻勢,同時分出大量分身來,四面八方,開始堵截起虛空舟來。

        再快,你也只能在這片空間區域內活動,也跑不掉!

        既然跑不掉,就總會被我們給堵住!

        南方大天神在虛空舟里面看見東方和萬神殿主開始用分身爆兵,頓時冷笑起來:“如今的我,雖然沒有了跟你們一戰的能力,但干掉些你們的分身,還是一點壓力都沒有吧?你們這么做,完全是沒有把我放在眼里啊!”

        說話間,這片虛空中,瞬間燃起了大片大片的大道之火,每一片都如同一片火焰海洋,無邊無盡,炎熱無比,里面還蘊藏著無窮的殺機。

        一開始看上去這些火海有些混亂,但漸漸的,這些火海一點點形成一座又一座的法陣!

        東方和萬神殿主的一些分身當場被燒死。

        這種分身,死掉一個兩個肯定沒什么,對他們影響并不大,但死多了同樣也是一種巨大損失,關鍵消耗他們法力啊!

        “該死的南方鳥,你的驕傲呢?”萬神殿主怒罵。

        “曾經要主宰人間重建天庭的生靈,如今竟心甘情愿充當人類走狗了?”東方也罵起來。

        “東方,你的評價,或許還可以在前面加上‘震驚’二字,或許會更加應景一些。還有,你有沒有發現一件事?當我話多的時候,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可當你這個戰場上幾乎從不說話的人都開始這么多廢話的時候,又意味著什么?”

        南方大天神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他看不起東方和西方,看不起萬神殿主。

        哪怕到今天,雙方實力相聚懸殊,哪怕他也挺佩服東方和殿主這種深藏不露的智慧,但該看不起……還是看不起!

        南方大天神在狂笑,東方卻瞬間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像是有一道閃電擊在他精神識海。

        是啊……為什么今天,我話這么多?

        正想著,數以億計的符文,突然間在四面八方浮現出來。

        這些符文所占據的點位,正是剛剛虛空舟經過的那些地方。

        當它們全部亮起的時候,東方和萬神殿主頓時駭然發現,這竟是一座法陣!

        而且,還是一座絕殺陣!

        “不能讓他激活!”

        “干掉他!”

        東方跟萬神殿主此刻終于徹底忘記要捅對方刀子的事情,一起朝著虛空舟瘋狂撲殺過去。

        兩人這一撲,幾乎用盡了畢生修為!

        可惜還是慢了一步。

        他們都沒想到,白牧野一身境界,居然會在這么短時間內,無限接近紅塵仙。

        若早知道,別說過來殺,就連他們倆彼此間,也早就不打了!

        還打個屁!

        兩人在這里鷸蚌相爭,回頭叫白牧野漁翁得利嗎?

        現在倒是終于看清楚了,也晚了。

        兩人徹底被符陣困在里面。

        其實這符陣并不是那種高明到極致,復雜到令人無法想象的符陣。

        就像一個充滿機關的籠子,只要能夠保證對方無法從籠子里沖出來,然后再保證籠子里面的機關可以殺死對方,就足夠了。

        大道至簡。

        小白將符道修煉到如今這種境界,早已不需要去弄什么復雜的東西。

        藏在暗中的老道士跟黑龍瞪大雙眼,駭然看著被宇宙屏障擋住的那片戰場。

        “符陣!”

        “可怕的符陣!”

        兩人異口同聲,然后相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見那一抹凝重之色。

        老道士道:“他的符道,顯然得到了道祖真傳,但就符道來說,恐怕已是道祖之下第一人!”

        黑龍瞇著眼,道:“待會兒,絕不能讓他有用符篆布陣的機會!”

        老道士點點頭:“不錯,剛剛他駕馭那艘飛行法器亂飛的時候,就已經在悄然布陣,但就連我們這兩個旁觀者都沒能發現,雖然隔著那道宇宙屏障,但不得不說,這小子很狡猾!”

        黑龍:“的確很陰險!幸好我們看見了,就像他之前幸運躲過一劫,也是因為有人擋在他前面一樣;我們……如今也是那在后的黃雀!”

        老道士笑呵呵點點頭,道:“你對人類文明,果然了解甚深。”

        黑龍笑而不語,心說我比你知道得更多!

        身為地獄三大祭司之一,從古至今,有什么文明是我不了解的?

        符陣不斷收縮著范圍,開始出現絕殺!

        首先被絞殺的……是萬神殿主。

        他的吞天功在小白的符陣里面,完全失去了功效。

        因為他的道,沒有小白高。

        這簡直令人絕望。

        一個滿打滿算,修煉不超過兩百年的年輕人,得多大的機緣,多厲害的背景,才能在這么短時間內修行到這種境界?

        無法想象,也難以置信。

        所以一直到自己本尊次元神被生生干掉,萬神殿主都想不通。

        干掉一個,白牧野直接將萬神殿主本尊次元神收進符篆師寶典。

        順手叫醒了問君、子衿那五人。

        符篆師寶典空間自成一界,與外界徹底隔絕。

        他將萬神殿主本尊扔進去,就是要讓彩衣他們第一時間煉化那滴造化液!

        東方眼看著原本屬于他的對手就這樣無聲無息死在他面前,一股兔死狐悲的傷感瞬間涌上心頭,怒吼道:“南方!南方!南方!你就這樣眼睜睜看著?”

        虛空舟中的南方大天神早已被白牧野一陣眼花繚亂的操作給徹底驚呆。

        一看就知道,這小子平日里也不是個什么良善之輩!

        打家劫舍這種事兒,他肯定沒少干!

        剛剛干掉萬神殿主本尊次元神搶走對方本尊尸身那一套流程,簡直熟練得令人無話可說。

        如今聽到東方那悲憤無比的怒吼,不知為何,南方大天神竟一點悲傷的感覺都找不到,反而還有點想笑。

        于是,它笑起來。

        虛空舟里,一身紅袍面容英俊的青年挑了挑眉毛,那雙妖異的眸子眨動著,聲音尖銳地道:“要不……我把眼睛閉上?”

        噗!

        東方一口鮮血噴出去,整個人差點被氣過去。

        下一刻,他被攔腰斬殺!

        那是白牧野的道!

        用道殺人!

        虛空舟內,南方大天神長嘆一聲,望著外面怔怔出神。

        屬于他們的萬神殿時代,徹底落幕。

        轟!

        轟!

        轟!

        接連幾聲巨響,外面那宇宙屏障被人直接攻破。

        剛剛小白干掉萬神殿主搶走尸身的動作太特么快,以至于老道士跟黑龍根本就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

        但這一次……他們可能不能再這樣任由白牧野把這一具尸身給搶走了!

        所以,東方還沒死透呢,老道士跟黑龍就已經忍不住,從暗中殺出來。

        兩道身影在沖過來的瞬間,還各自往對方轟了一記。

        轟隆!

        一聲巨響,兩道身影的速度都被影響了一下。

        白牧野趁這機會,催動符陣,將東方徹底斬殺在里面。

        然后一抬手,收起東方尸身。

        下一刻,駕馭著虛空舟,跟南方一起,瞬間逃離!

        打?

        要打的。

        但不是現在打!

        等彩衣、司音和單谷三人吸收了造化液,徹底恢復正常之后,給他們一個報仇雪恨的機會!

        什么叫最好的伙伴?

        這才是!

        虛空舟在小白全力操縱之下,眨眼間便從這片破碎的虛空遠遁而走。

        黑龍跟老道士相互對視一眼,全都怒氣沖沖,然后都不再說話,朝著虛空舟遁走方向,急速追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天生至尊不朽神途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超級黑卡鄉野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