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63章 12道天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63章 12道天雷字體大小: A+
     
        老道士被劈得渾身冒黑煙兒,臉上表情既委屈又無辜,他什么都沒說呀!

        但心里面那一瞬間的驚訝卻是根本控制不住的好嗎?

        當看見某個特別熟悉的人,那人又是曾經的大人物,心里面肯定會下意識的想到他的名字吧?

        這不正常嗎?

        這也要挨雷劈?

        還有這里是地獄啊!

        億萬年都不可能出現一道天雷的地方!

        換做今天之前,如果有人問起老道士關于天雷的事情,他肯定一臉慈祥地笑著說——

        “孩子,那東西就是個傳說,不存在于這個世界,我活了這么大,還從來沒在地獄里見過天雷呢!”

        剛剛第一次被雷劈,他腦海中已經想好了以后要怎么跟種族中的小輩講故事了。

        “那是一個原本風平浪靜的午后……地獄有史以來第一道天雷就落在你祖宗我的頭上!”

        然后小輩肯定既驚訝又震撼,問他被雷劈是什么感覺。

        然后他會這么回答:“感覺?莫得感覺!”

        “區區一道天雷,怎么可能傷害到你厲害的始祖我呢?”

        但現在,他已經不打算講這個故事了。

        心累!

        真的。

        那邊問君和子衿等人,也全都一臉無語地看著這個被雷劈的老道士。

        她們臉上表情也充滿茫然。

        單谷還專門抬頭看看:“地獄也有陰雨天?”

        老道士很想一巴掌抽過去!

        陰雨你個頭!

        這是天雷!

        你當尋常的雷能把我劈成這樣?

        你想看那種雷,我分分鐘能給你變出千百萬道!

        弄成一片雷海都行!

        司音還是很善良的,關心地問道:“老爺爺您沒事兒吧?”

        “沒事,沒事兒,只是一點小意外,當然不會有事兒。”老道士看著司音,心說好可愛的小姑娘,這一身血氣波動哎呦臥槽好熟悉……

        咔嚓!

        又是一道天雷劈在他身上。

        要不是當著這么一群人,老道士哭的心都有了。

        道爺這是做了什么孽啊?

        怎么接二連三被雷劈?

        不對……這特么是一群從哪冒出來的妖孽?

        人間萬神殿的那只鳥口中有造化液的敵人就是他們?

        媽的這不是作死嗎?

        那只鳥是不是瞎?

        啊?

        一共六個人,特么四個有大來頭!

        他已經被劈了四次了!

        小白、問君、子衿、司音等人也都有點無語。

        心說這老道士到底怎么回事兒?

        好端端的,怎么接二連三被雷劈?

        難道我們真是什么了不得的存在?

        被認出來都不行?

        可為什么被人沒認出來?

        萬神殿的那幾尊大天神沒認出來?

        小白和問君心里更奇怪。

        小白:這老道士難道真是認出他們來歷被反噬了?可為什么剛剛的墮落大天使……還號稱是曾經的諸天神佛中的一員呢,他怎么沒認出?

        問君:我的根腳,不就是曾經太古末期的北方大天神嗎?至于把這樣一個強大的地獄頂級大佬給弄得被雷劈?

        要這樣的話,那南方鳥那群大天神來了,他還不得被劈死?

        老道士整個人都已經焦黑一片了,接連噴出幾口血,一臉悲憤地看向單谷跟司音,怒吼道:“劈吧劈吧,道爺我倒要看看,剩下的這兩個,難不成也是……”

        他一邊說,一邊將目光轉移到單谷和司音身上。

        咔嚓!

        咔嚓!

        又是兩道天雷,從天而降。

        良久。

        老道士依然躺在那里不愿起來。

        他很后悔!

        “我真傻,真的,我明知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道理,我明明在心里面告誡過自己算了不要看了,說不定還會被雷劈,可我為什么就沒有遵從自己的內心?為什么還要看?我要是不看,就不能被雷劈,我不被雷劈,就不能躺在這里。我什么都沒干啊!一點傷天害理的事情都沒對你們做,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老道士欲哭無淚地在那嘀咕著,一臉生無可戀。

        就連小白都不愿意這時候招惹他。

        過了好一會兒,見老道士似乎有些平靜下來,才輕聲問道:“您這……是不是您的種族,有什么特殊情況?”

        “特殊你個大頭鬼!”

        老道士一臉暴怒,從地上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怒視著白牧野:“什么叫我的種族?看清楚了,道爺是人!人!跟你一樣的人族!”

        “地獄也有人?”彩衣在一旁小聲嘀咕了一句。

        老道士長出一口氣,不想跟這群人說話。

        氣氛迷之尷尬。

        彩衣看了一眼小白,意思是不是自己說錯話了?

        小白沖她做了一個安心的眼神。

        于是彩衣便安心了。

        即便她們明白自己目前的處境,即便她們也都看出來,對她們目前所面臨的問題,即便是小白,看上去也似乎無能為力。

        但是沒關系的,只要他在,她們就會安心。

        “人族,不能說是這世界的第一大族,但至少,也是能拍進前十的種族!”

        老道士緩了好一會,才幽幽說道:“所以萬界都有人族身影,人出現在地獄,很奇怪嗎?你們不知道地獄最熱鬧的年代,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人族。”

        這話不太好接。

        所以大家都沉默起來。

        最終還是小白開口幫老道士挽尊:“放心吧,以后不會再有了。”

        老道士心說我信你個鬼!

        你怕是不清楚自己曾經是誰,你的話最是沒譜了!

        老道士心里情不自禁的想著,突然下意識地抬起頭看了一眼頭頂蒼穹。

        發現沒什么動靜,這才松了口氣。

        被雷劈怕了。

        奶奶的萬古歲月都沒被天雷劈過,如今眨眼功夫就被劈了六次。

        要不是他足夠強大,早就被劈死好幾回了!

        還有什么是比這更讓人無語的事情嗎?

        答案當然是還有。

        因為白牧野一臉疑惑地看著他問道:“剛剛那丑陋的家伙真是你的子孫后代?人……怎么可能有那種后代?”

        老道士直接自閉了。

        自閉到懷疑人生。

        那東西是不是他子孫后代?

        是的!

        至少從血緣關系上來講,的確是這樣。

        這點他無從否認。

        就算他能冷血無情到將地獄詛咒下在自己后代身體中,希望通過后代的死,將那種詛咒傳染給要重建六道輪回的人。但卻沒辦法否認他跟那丑鬼之間的關系。

        “這事說來話長,他們都是修行路上的失敗者。”

        老道士嘆了口氣,道出一段只屬于地獄的隱秘。

        “人間多好啊!”

        他感慨。

        “人間的生靈都可以修行,即便沖關失敗,也不會有什么太嚴重的后果。最多止步于當前境界,也擁有無盡歲月好活,可享盡人間福分。”

        “但地獄不行。”

        “這里看似仙境,但終究是一個流放之地。”

        “它能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全都多虧了當年萬神殿眾神轟碎六道輪回,讓地獄從此跟六道輪回分割。”

        “沒有了那些惡鬼,經過無數年、無數地獄生靈的共同努力,才最終變成今天這樣子。”

        “可即便變成如今這樣,卻依然還是存在著諸多問題。”

        “比如,生靈修行到一定境界之后,一旦沖關失敗,身上便會發生各種各樣的不祥事件。”

        “最慘烈的結果是死亡。”

        老道士看著白牧野等人:“最好的結果……就是像我那子孫后代一樣,模樣徹底變成非人,然后性情也愈發古怪,最后趨近于最原始的野獸。”

        “所以你們明白,為什么地獄生靈不愿意出現六道輪回了嗎?”

        “沒有六道輪回,最多也就變成我子孫后代那個樣子,但至少還能繼續修煉下去。”

        “只要不斷磨練心性,讓自身的道境圓滿,總有一天,還有機會恢復人身,同時踏入更高領域。”

        “可一旦六道輪回重建,地獄化成六道中的一道……”

        老道士嘆息道:“面對再度涌入的無窮惡鬼,地獄將再次變成真正的地獄!”

        “可我們不想這樣啊!我們希望地獄無惡鬼!”

        “誰不想自己的家園,是個幸福祥和的寧靜之地?”

        “換做你們,也會做出和我們一樣的選擇……拼命守護自己的家園,對吧?”

        眾人沉默。

        如果這老道士說的都是實話,那地獄生靈對重建六道輪回者的憎惡,也的確是情有可原。

        即便雙方不死不休,也只能說是造化弄人。

        站在各自的立場上,誰都沒有錯。

        “我看見了你的六道輪回模型,知道錯怪了你,但我們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你看,墮落大天使被你殺了……”

        說到這,老道士忍不住苦笑起來:“當年,一尊佛陀曾說過,有朝一日,墮落大天使會遭遇橫死。但那時候,無人相信這話。如今想來,還真是這樣。”

        他看著小白,道:“你若信我,就讓他們這群人全都留在地獄吧,他們中的地獄詛咒并不算特別強,只要有一滴造化液,應該就可以解決了。”

        “這么簡單?”白牧野看著他:“我就有。”

        “不行!”

        “不行!”

        “你不能這么做!”

        “我不答應!”

        他話音剛落,問君、彩衣這些人直接開口。

        子衿卻一臉奇怪地道:“我身上也有造化液,為什么我也中了這種詛咒?”

        “我也有啊!”問君在一旁道。

        老道士看了一眼子衿:“你身上的不夠多,加上你沒有任何防備。”

        又看了一眼問君:“掠奪自別人的,你煉化得不夠干凈,還有,你們都是一樣,沒有任何防備。”

        他說著,看著白牧野道:“其實給你準備的那份詛咒力量,才是最強的!”

        “小翔?”白牧野問道。

        小翔是什么鬼?

        老道士一臉問號。

        問君和子衿等人則嘴角輕輕抽了下。

        小白就是個壞胚!

        “你說我那子孫嗎?是的,就是他。我們當時為了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不惜一切代價,雖然道爺我會損失一個晚輩,但整個地獄都會記住他,感謝他!”

        老道士一臉理所應當地說道。

        好吧,這是人家的理論,雖然聽起來很冷血,但別人也不方便對此作出什么評價。

        老道士嘆息道:“但沒想到,陰差陽錯,你避開了這一劫,不過如今看來,倒也是件好事。”

        說著,一臉真誠地再次邀請白牧野:“加入地獄吧!只要你肯加入,我保證說服那條龍,讓你成為地獄三大祭司之一!從今后,你直接就是最頂級的……”

        正說著,遙遠的大洋盡頭,突然間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

        一條巨大無匹的黑色巨龍,乘云而來。

        剎那間到了眾人近前,化成一個黑衣老者,雙目如電,在這群人臉上掃過。

        然后目光落在老道士身上,表情有些怪異地問道:“六道天雷……你都干了些什么遭人恨的事情?竟然被雷劈?”

        老道士本想提醒對方一聲,一聽這話,頓時笑呵呵地道:“老龍啊,你仔細看看,他們都是誰?”

        “想要重啟六道輪回的那群人么?”化成黑衣老者的黑色巨龍一雙眼落在白牧野身上,語氣森然地道:“你殺了墮落大天使?好大膽子呀!我可沒有這老道那份好脾氣,今天你們誰都別想……哎?咦?你你你……你不是那個……”

        咔嚓!

        一道天雷,從天而降,劈在黑衣老者頭上。

        黑衣老者怒吼一聲,一道巨龍虛影,沖著那道天雷發出一聲咆哮。

        但沒卵用。

        黑衣老者直接被劈得渾身上下一片焦黑。

        本身就黑,這下更黑了。

        跟一截焦炭似的。

        黑衣老者呆立在那里,滿臉的——我是誰?我在哪?我來干嘛?

        然后,他開始試圖阻止自己內心深處的那股好奇,不想去看剩下那幾個人。

        這里一共六個陌生人,剛剛六道天雷劈下來,豈不是說,這群人的來頭都無比驚人……就連心中想一下那些名字都要遭雷劈?

        但如果能忍住,就不會有好奇害死貓這句話了。

        他沒能忍住,看了一眼林子衿。

        頓時一臉愕然。

        咔嚓!

        一道雷劈在他身上。

        這次,他連反抗都沒反抗。

        嘴巴張開,突出一口血。

        又看向問君,先是微微皺眉,隨即露出震撼之色。

        咔嚓!

        又是一道雷。

        這一次,除了一口血,還有從七竅冒出來的那股黑煙。

        媽的!

        他轉頭看向一旁幸災樂禍的老道士。

        “你坑我!”

        “我沒有。”老道士一臉認真,“真沒有!”

        黑衣老者不信邪似的看向彩衣、司音和單谷。

        片刻之后,一條一丈多長的黑龍肚皮朝上,有氣無力地躺在那咒罵——

        “萬神殿那只傻鳥,還有那群人都是白癡嗎?”

        “他們都是故意的吧?就是想坑我們對不對?”

        “墮落大天使死的冤啊……還真應了那尊佛陀當年說的那句話,他會橫死……”

        那么大的一條龍,被雷劈得現原形不說,還受了重傷。

        模樣看上去無比凄慘。

        這時候,有大量生靈,正從四面八方沖過來。

        十二道天雷!

        這太不尋常了!

        整個地獄,萬古以來,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這種怪事。

        幾乎驚動了地獄里面所有的頂級存在。

        “都給我滾!”

        剛才還躺在那里有氣無力的黑龍猛然間發出一股神念波動……呃,已經不能說是波動了,準確的說,是一股神念風暴!

        四面八方,完全無差別的那種。

        興沖沖趕過來的那群地獄生靈頓時如同下餃子一樣,噼里啪啦地往海里面掉去。

        然后一個個一臉懵逼的從海面爬起來,無辜地看著這座島嶼方向。

        不明白為什么黑龍大祭司會如此生氣?

        到底發生了什么?

        “滾!”老道士瞥了一眼渾身上下漆黑一片的自己,也忍不住發出一股神念風暴。

        剛剛還滿臉懵逼的一群地獄生靈頓作鳥獸散。

        都嚇屁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

        為什么這位祖宗也在?

        再一想那十二道天雷……無數地獄生靈覺得自己明白了!

        這兩位……終于對墮落大天使下手了嗎?

        萬古歲月,地獄中無數生靈都在猜測,墮落大天使什么時候會橫死?

        光是盤口都已經開了好多次。

        可他就是不死啊!

        以至于關于墮落大天使什么時候掛掉的賠率,越開越是離譜!

        “該不會是……另外兩位大祭司,也都買了他能橫死吧?”有地獄生靈一邊往外逃,一邊猜測。

        “一定是這樣!”

        “就是這樣!”

        “好狠啊!”

        “可惜沒能看見那場面,好遺憾!”

        “希望以后能看見戰斗場景再現,一定會很精彩的。”

        “算了算了,回家陪老婆看戲去,都快演到大結局了!”

        “對呀對呀,你也在看那部黑龍傳奇嗎?嘻嘻,黑龍大祭司好不要臉哦,把自己說得那么偉大光明正確……”

        “小聲點,不怕黑龍大祭司弄死你啊?”

        一群地獄生靈,聊著聊著直接歪樓了。

        用精神力偷聽了這群地獄生靈聊天的白牧野一臉無語。

        這都什么跟什么?

        這是地獄?

        半個小時后。

        化成黑衣老者的黑龍大祭司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虛空中那成形的六道輪回模型,嘴角抽搐著,突然怒道:“這豈不是說,咱們被那只鳥給耍了?”

        老道士撇撇嘴:“的確。”

        “該死的東西,下次它再敢來,我要親手撕了它!”黑衣老者怒氣沖沖地道。

        “得了吧,它肯定不敢再來了。”老道士說道。

        黑衣老者看著白牧野,然后一臉歉意地道:“地獄詛咒無解,這件事……的確是我們對不起你們,但凡身中地獄詛咒的生靈,都不能離開地獄太久,不然一定會被詛咒侵蝕……即便是我們,也是如此,沒有辦法解決這件事。”

        “不,辦法還是有的。”老道士看了黑龍一眼:“造化液可解。”

        “那東西十億年形成一滴,而且非大氣運者根本不可能得到。我們就算能從地獄出去,守在那里,但又有什么用?這萬古歲月,是你沒嘗試過,還是我沒嘗試過?”黑衣老者看著老道士:“所以你這說了跟沒說一樣!”

        “過去沒有那機會,現在還是有的。”老道士道:“憑借這群人的實力,萬神殿那群神靈,已經不是他們的對手。只要能夠干掉萬神殿那群大天神,想要湊出一些造化液,應該問題不大。”

        黑龍大祭司瞇著眼,想了想:“還真是這樣,不過……”

        不過什么,它頓了一下,沒有繼續往下說。

        而是話鋒一轉,看著白牧野等人道:“既然這老道說這辦法可以,那就一定是可以的!”

        呵呵噠。

        白牧野心里面冷笑一聲,面上卻不動聲色的點點頭。

        老道士說道:“你若是信任我們,就讓他們暫時留在這里吧,在這里,他們不但不會遭遇任何劫難,還會有所精進!”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我們不打算留在地獄。”

        老道士愣了一下,隨即想到剛剛死去的墮落大天使,心中有些明悟,所以并沒有繼續開口挽留,而是點點頭說道:“既然事情已經說開,我們雙方之間的恩怨也是一場誤會。我們給你們帶來很大麻煩,但墮落大祭司也付出了生命。這件事……扯平可好?”

        黑龍大祭司說道:“是的,從此后,我們之間,井水不犯河水。”

        白牧野笑了笑,點點頭:“好,沒問題。”

        “那,既然這樣,諸位可否賞光,到寒舍一敘?我讓他們準備一點薄酒素菜,我們小酌幾杯?也算不打不相識!”老道士一臉誠懇地道。

        白牧野搖搖頭:“好意心領了,但心中焦急,就不在這里久留了。”

        老道士一臉遺憾,嘆息道:“那好吧,不過日后若有機會再來,我們一定要多喝幾杯!”

        黑龍大祭司也道:“不錯,到時候大家不醉不歸!”

        白牧野露出微笑:“理當如此!”


    上一頁 ←    → 下一頁

    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
    超級微信天生至尊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