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46章 問君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46章 問君歸來字體大小: A+
     
        大天神還是小天神的,問君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她其實一心想要逃走!

        就像小白曾經說過的名言——打不過不跑等什么?

        三尊大天神,分列三個方位,把她死死圍困在當中。

        不但有凌厲無比的攻擊,外面四周其實還存在著不少法陣!

        這些法陣不能說有多厲害,但終究是大天神這個級別的生靈布下的。

        用來困住問君,似乎問題并不大。

        但此刻,東方、西方和殿主三尊大天神眼中都充滿震驚。

        尤其東方,他剛剛竟然沒能徹底避開,臉上被問君刺了一劍。

        血流如注!

        同時傷口處可怕的殺道,讓他直接分辨出問君的真實戰力。

        臉上表情也無比精彩。

        雖然之前猜到問君這女人不簡單,甚至可能很有來頭。

        但怎么都想不到,問君已經踏入大天神領域了。

        這才多久的功夫?

        萬神殿眾神計算時間的計量單位,基本也都會采用人間的方式——一天十二個時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雖然計時單位一樣,可問題是,萬神殿眾神通常都喜歡以“萬年”為單位!

        而不是一年兩年!

        那點時間夠干什么的?

        太平無事的年月,打個盹都幾百年好吧?

        可問君從下位神到上位神……一共才用了多少年?

        滿打滿算,怕是連五十年都不到!

        “你身上……真有造化液!”東方大天神滿臉是血,樣子看上去十分猙獰。

        但一雙眼中,卻充滿了興奮之色。

        “大天神?造化液?”

        萬神殿主同樣一臉震撼。

        “她的造化液,是造化之神的……時間那么短,不可能因為造化液才擁有如此境界。”

        回過神來之后,萬神殿主冷靜分析道:“所以,她必然在太古時代有根腳!這是一個跟我們同時代的生靈!”

        西方大天神突然間噴出一大口鮮血,然后散發出一道如同雷鳴般的神念波動——

        “北方……你是……北方!”

        “你騙得我好苦!”

        西方大天神整個人都狀若瘋癲,目眥欲裂地看著問君。

        隨后,也不顧原本道傷未痊愈,更不顧剛剛大口噴血又添新傷,直接殺向問君。

        看那模樣,仿佛要將問君生吞活剝一般。

        太古年間,西方大天神和曾經那尊北方大天神之間,就有著極深的恩怨和矛盾。

        真要追溯,甚至可以追溯到雙方成道之前的歲月。

        雙方的仇,不說不死不休,也比那強不了多少。

        結果,問君如今再度歸來,西方卻默默喜歡了她這么久!

        這種感覺,比吃了蒼蠅還難受。

        情何以堪吶!

        雖說這種喜歡當中同樣摻雜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可喜歡就是喜歡,這是騙不了人的。

        不然他也不可能幫問君說那么多話。

        真相大白這一刻,西方發現自己被人當猴耍了。

        心中的那股悲憤之情,甚至絲毫不弱于身體中那嚴重的道傷。

        “賤人……騙得我好慘!”

        “我要殺了你!”

        “我要將你碎尸萬段!”

        西方大天神的突然爆發,讓問君壓力驟增。

        萬神殿主和東方大天神兩人也沒有趁機偷懶,讓西方去主攻。

        兩人此刻,眼里都是貪婪。

        造化液啊!

        推演之神身上那滴造化液,九成九都在這女人身上!

        抓住她,煉化了她,那造化液就是我們的了!

        利益的驅動之下,東方和殿主兩尊大天神跟西方一起,對問君展開了疾風驟雨般的猛攻。

        一道道強橫的神通,宛若宇宙中最兇猛的射線,將這里的一切瞬間都給打爛。

        問君這邊也是越來越力不從心,鮮血不斷從她嘴里噴出來,身上也增添了許多新的傷口。

        原本若仙子臨塵,如今卻披頭散發渾身浴血,模樣無比凄慘。

        可東方跟西方還有萬神殿主三人卻愈發感覺到不對勁。

        因為不管怎么打,問君就是不倒!

        就算她是當年的北方,就算她已經找回了曾經的道,就算她也跟他們一樣,重新進階到大天神領域……可那又能怎樣?

        他們在大天神這個境界多少年了?

        問君才多久?

        一百年都不到!

        如果中間這人換成南方鳥,他們或許覺得正常。

        可這人是問君……大家都覺得特別不正常。

        就在這時,東方突然怒吼一聲:“她……在溝動地脈的力量!”

        西方和萬神殿主頓時大怒。

        萬神殿主冷喝道:“難道就你會溝動地脈力量,我就不會么?”

        說話間,他直接運行心法,溝動這里的地脈力量。

        “不要……”東方大天神突然大聲喝止。

        但卻為時已晚,萬神殿主已經直接溝動這里的地脈力量。

        同時還發出一道不屑的神念波動:“難道只有你在這里留下大道印記不成?我就沒有?”

        神念波動的速度多快?

        但他話音剛落,直接便被一股不可測的能量直接給轟上了天。

        大口的鮮血順著萬神殿主口中噴出。

        接著,一道道洶涌的能量,重重疊疊的大道印記順著這片大地轟然飛出!

        場面壯觀到就連東方、西方這兩尊大天神都有剎那失神。

        這片大地上,走出過太多強者了!

        但也只是剎那,因為這些大道印記飛出來之后,盡然形成一個可怕的殺域!

        這殺域像是專門針對東方、西方和萬神殿主這三尊大天神似的,磅礴的大道印記化作一道道殺意,直接轟向他們三個。

        “媽的,這是個坑!”萬神殿主用神念波動瘋狂咆哮著。

        整個人都要被氣瘋了。

        竟在不知不覺間,被這女人給狠狠擺了一道。

        “呵呵,你們仨在這慢慢玩,老娘去也!”

        問君腳下踩著大道印記,身姿妙曼,騰空而起,朝著無盡遙遠的星空深處直接遁走。

        轟隆隆!

        腳下祖域大地上的殺域瞬間爆發了!

        萬神殿主、東方和西方三尊大天神根本無暇他顧,即便胸中怒火滔天,此時此刻也只能老老實實的破解這殺域。

        這不是殺陣,跟布下的法陣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這是無數的大道印記被激活之后,形成的特殊場域。

        在這種場域里面,即便大天神,想要沖出去也沒那么容易。

        眨眼間三尊大天神就遍體鱗傷。

        這些大道印記要徹底誅殺他們也不太可能,但讓他們吃點苦受點傷,這個還是毫無問題的。

        等到三人終于沖破重重大道印記,從殺域里面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數日。

        問君……早就跑的無影無蹤。

        哇!

        萬神殿主一口鮮血噴出。

        這不是傷,是被氣的。

        當真是被氣了個七竅生煙。

        人都差點崩潰掉。

        因為最后激活殺域的那一下……是他親手完成的!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問君就在挖這個坑,寧可被他們打到傷痕累累,也沒有提前發動。

        直到東方發現,然后他也忍不住去溝動地脈,從中汲取力量。

        再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他們造了個灰頭土臉,問君早已趁此機會逃之夭夭。

        “妖女!”

        “妖女!”

        “妖女!”

        萬神殿主瘋狂的咆哮著。

        東方大天神幽幽道:“萬古之前,她不就是個妖女么?”

        西方大天神臉色也極為難看,深吸一口氣,道:“他們逃不掉的,包括那個身上有造化液的人,都逃不掉!”

        東方大天神看了他一眼:“到現在你還沒明白?問君跟那群人是一伙的!當初那虛空舟,分明就是她送出去的!然后回來演戲給我們看。”

        “賤人!賤人!賤人!”西方大天神也瘋狂的怒罵起來。

        過了好半天,萬神殿主看上去終于正常了一些,人也平靜下來,喃喃道:“北方……誤我們呀!”

        東方和西方兩尊大天神聞言,全都點頭。

        如果不是當初北方大天神將一身傳承全都毫不猶豫的給了問君,他們又怎么可能如此輕易的接納她?

        正因為北方當初那一舉動,他們固然心里面懷疑,但還是沒有將問君拒之門外。

        結果倒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腳指頭都特么砸爛了!

        三尊大天神,此刻凄凄慘慘戚戚。

        “從遇到這女人,咱們就開始倒霉!太古時代就是這樣,誰能想到,萬股以后,竟然還陰魂不散!”西方大天神依然意難平。

        感覺太特么糟糕了。

        “呵呵,突然覺得我們真是傻,一直以為太古諸天神佛煙消云散,這世界便是我們的了。結果,人家隨手幾步棋就把我們給逼成這個樣子。”

        萬神殿主嘆息道:“想想南方同樣也是中計了。”

        東方點點頭:“是啊,南方也中計了。萬神殿,若非內部出現問題,外人如何攻破?就算這群人全都擁有造化液,又能怎樣?”

        西方大天神有些無語的看著兩人:“你們現在還說這個,又有何用?”

        “反思。”萬神殿主道。

        “以后不要再犯這種錯誤。”東方大天神望著頭頂無盡蒼穹,喃喃道:“看來,也時候亮出我們的所有底牌了。”

        “現在?”西方大天神微微皺眉。

        “現在再不亮出來,以后怕是都沒有機會了。”東方大天神嘆息著,然后道:“不如干脆擺明車馬,把所有的底牌都亮出來,就放在這,不服……就來戰!”

        萬神殿主道:“沒錯,就放在這,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將所有力量都集中到一起。可惜現在沒辦法聯系上那只南方鳥……”

        東方大天神搖搖頭:“別想那個了,即便能夠聯系上,它也不會理會我們的。那只鳥的性子,你們應該很了解。”

        “不錯,那只鳥……咱們就別想了,我現在,打算去做一件事情。”西方大天神面無表情地道。

        萬神殿主和東方看了一眼,同時點點頭。

        萬神殿主道:“不錯,這祖域,一個外人不留!”

        三尊大天神,一邊從各自的疆土大域中著急部眾隨從,一邊開始在整個祖域到處游走。

        試圖找到那些北方系的部眾,將其趕盡殺絕。

        可沒想到的是,他們幾乎轉遍整個祖域,也沒能找到一個北方系的部眾。

        很顯然,問君在這件事情上并沒有和他們撒謊。

        的確是帶著她的部眾走了!

        “這股勢力,還是有威脅的,北方系,如今應該還有幾尊古神,幾十個上位神,上百個中位神和幾十個下位神。我們只要提防著點他們就夠了。”

        沒能找到,三尊大天神也都冷靜下來。

        不冷靜也沒辦法,總不能也去跟著浪跡宇宙,到處搜尋吧?

        他們干脆不去理會,開始在祖域重新開辟了一片區域。

        這次沒有建造那種巨大的神殿。

        再怎么好看的神殿也沒用,一場戰斗直接化成飛灰。

        還不如現實點,打造出一個固若金湯的陣地再說。

        這地方的確被他們打造得異常堅固。

        各種法陣重重疊疊,幾乎徹底將這片區域籠罩起來。

        大量從疆土大域中走出的強者,被直接授予神格,一下子成了正牌的神靈!

        可以塑神像,分朱次元神,開辟疆土大域!

        這對于原本如同奴仆一般的那些生靈來說,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

        這么多年,也總算苦盡甘來。

        對三尊大天神,自然唯命是從。

        很快,祖域這里邊呈現出一派生機勃勃景象。

        三尊大天神的底蘊,的確非常雄厚。

        古神境界的就有十多個,上位神超過千人!

        中位神更是達到五千多的驚人數字。

        至于下位神境界的……就更多了,大約一萬七八千。

        其中古神和上位神,幾乎人人都得到了神格。

        中位神得到神格的,只有兩千多。

        下位神大約三千多。

        即便如此,這樣一股可怕的勢力,就算是萬神殿最為輝煌鼎盛的時期,也絕對不敢小覷。

        十三個擁有神格的古神,一千兩百多擁有神格的上位神,兩千多擁有神格的中位神和三千多沒有神格,只擁有中位神戰力的戰將,還有三千多擁有神格以及一萬四千多沒有神格的下位神……

        他們盤踞在一起,簡直睥睨天下!

        沒有了萬神殿又能怎樣?

        被你問君狠狠坑了一道又能如何?

        你南方鳥囂張跋扈,如今聲息全無,我們會怕你?

        到什么時候,我們這邊都是星空下最強大的勢力!

        擁有著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

        真以為我們三個都成了光桿司令,然后就可以來找茬,隨便欺負?

        想的美!

        三尊大天神至此也徹底不掩飾了,擺明車馬,就要做這片星空的主人。

        ……

        問君在星空中不斷尋找著小白那群人。

        她已經猜到,小白他們經此一役,不太可能繼續去那些人間位面了。

        所以她也沒有去。

        先是去了之前遇到宇宙屏障那地方,然后在那里,慢慢尋找著痕跡。

        這很難。

        若是沒有找回曾經大道印記的話,幾乎毫無機會。

        但如今,進階大天神的問君卻能判斷出一個模糊的方向。

        然后通過這個方向,開始了漫長的尋找。

        當然,在這過程中,她同樣也在不斷修煉著。

        自從找回上古大道印記之后,問君就直接將全身的道行,合二為一。

        之前北方那神像,被她煉制成了一個單純的傀儡法器。

        當然,這件事,三大天神那邊同樣也是不知道的。

        這法器關鍵時刻打出去,差不多能替她死一次!

        一年、兩年、三年過去。

        問君終于在一片遙遠而又陌生的星域中,找到了虛空舟留下的一絲痕跡。

        但小白他們太機警了,雖然大家都在修煉,但卻始終有人在駕馭著虛空舟全速前進。

        在無垠的宇宙中到處游走。

        就算問君這種專門尋找都很難,更別說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找到他們。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問君這些年來放出去的那些帶有信息的量子信號,終于得到了回應。

        時隔多年,眾人終于重新聚在一起。

        林子衿看見問君,直接沖上來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嘻嘻,問君,好久不見呀!”

        問君愣了一下,她已經很多年沒有這種感覺了。

        雖然心里面清楚記得跟這群人相處的點點滴滴,但自從不斷覺醒,終究還是受到過去的一些影響。

        性格自然而然的變得清冷起來。

        不過在這群人面前,她的高冷,最多能保持一分鐘。

        多一秒都保持不了。

        輕輕抱了抱子衿,嘆息道:“找你們好費勁。”

        “哎呀,怕嘛!”林子衿大咧咧的松開她,然后問道:“問君,你現在到底什么境界啦?”

        問君看著她:“怎么?還想跟我打一架?”

        林哥當場就把刀拎出來:“來呀!”

        問君:“……”

        你好歹讓我跟大家打個招呼吧?

        “小白,好久不見!”見到這些人,問君情不自禁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尤其看見小白,特別歡喜。

        “好久不見!”白牧野也微笑看著問君。

        “彩衣、司音、單谷、老劉、星琪……你們都好嗎?”

        眾人笑著點頭回應。

        對問君的歸來,大家全都充滿欣喜。

        隨后,問君看向大漂亮和寒冰雪。

        兩人看向問君的眼神,都有些復雜。

        叫什么?

        大姐?

        還是問君?

        還是……北方大天神?

        問君笑道:“我們這群人,都是平輩論交,挺好的。”

        “所以,你就是問君了?”寒冰雪看著她道。

        問君點點頭:“當然,你們也不再是當年的你們了。”

        “是啊,我們都不是當年的我們了。”大漂亮輕輕嘆息一聲,隨后看著問君:“聽說你……來自太古?”

        問君很坦然的點點頭:“要說這種根腳,估計大家每個人都有,但有些能找回來,有些則未必。在我看來,其實找不找回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見到你們,和你們在一起,我會很開心。”

        “是啊,大家在一起多開心啊!”司音拿出一個瓜,遞給問君:“來,吃個瓜!”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
    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絕世武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