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44章 留點東西再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44章 留點東西再走字體大小: A+
     
        其實問君心里面很清楚那是什么!

        太古天族,那是太古神話時代就已經存在的一個古老種族。

        起源已經不可考。

        這個種族在那個時代就以神秘著稱。

        據說諸天神佛中很多位大佬年輕時都曾去過那里拜訪。

        有傳言說太古天族中存在著一尊最古老的天神。

        一身道行深不可測。

        但即便生活在那個年代的生靈,對太古天族的了解也是微乎其微。

        那個種族幾乎沒有生靈行走在世間。

        唯一可以確認的一件事,就是這個種族,應該跟人類是同族。

        在無比遙遠和古老的時代,就已經完成終極進化。

        始終保持著與世隔絕的狀態。

        太古天族最明顯的特征,就是當他們的族人在做某件事情的時候,會將周圍區域完全封印起來。

        不允許任何生靈旁觀!

        似乎很霸道,但這……卻是所有生靈全都需要遵守的一條規矩。

        西方大天神低聲道:“昔年我還未成道之時,曾見過一次這種景象,當時什么都不懂,只想滿足心中好奇,忍不住嘗試著想要去破解一下那屏障上面的符文,結果差點死在那。”

        “可曾看見里面景象?”問君看著他問道。

        “不曾。”西方大天神搖搖頭,道:“后來我問長輩,太古天族到底什么來頭。記得那是我家族的一尊老祖,說那個種族是開天辟地第一族,雖然從來不跟外界有任何聯系,但這世間的很多種原始生靈,全都是經他們點化才成道的。”

        “不錯,我也聽到過這個說法。”萬神殿主在一旁道:“所以傳說中很多諸天神佛曾經拜訪過太古天族,實際上未必是去拜訪,應該是去表達感謝的。”

        “天,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神秘的種族……他們為什么突然出現在這里?”問君問道。

        “不知道,這個別打聽,遠離便是。”萬神殿主一臉嚴肅地道。

        東方大天神這時候突然道:“那個人,運氣真的好!”

        這話一出,西方和萬神殿主都忍不住沉默起來。

        然后一起點點頭。

        西方嘆息道:“他命不該絕。”

        萬神殿主道:“這樣也好,至少他們一時半會應該沒膽子回來了。”

        “最好能直接死在太古天族的手上。”西方大天神充滿惡意地道。

        問君沒吭聲,心中卻忍不住為小白那些人擔憂起來。

        符龍戰隊那群年輕人好奇心有多重,她比誰都清楚。

        即便是看上去最穩的老劉,也是一樣!

        至于寒冰雪和流光月……那倆丫頭,就更不用說了。

        倆丫頭?

        問君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心中輕嘆,終究還是會受到過去的一些影響。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覺醒了全部記憶,找回了曾經留在祖域的道,不可能一點影響都沒有。

        “咱們可以回去安生一段時間了,靜心修煉吧。”萬神殿主說道。

        他們乘坐的這艘飛行器,在茫茫宇宙中高速穿行,很快便徹底離開了這里。

        太古天族,不敢惹,不敢碰,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白牧野駕馭著虛空舟沿著這道仿似沒有邊際的宇宙墻急速飛行著,很快就發現后面的追兵消失不見了。

        這群年輕人莽歸莽,但都不缺腦子。

        見狀直接就分析出來最接近真相的原因——

        “恐怕那些人,對這堵墻,還是有了解的。”大漂亮說道。

        “都嚇跑了,能沒了解么?”寒冰雪道。

        “那咱們也跑吧。”林子衿說道。

        林哥又不是見到什么人都想拎著刀上去砍兩下,這種明擺著神秘又未知而且連大天神都能嚇跑的地方,瘋了才會往里闖。

        不過就在這時,那仔細看去,滿是恐怖符文的宇宙墻突然間在和他們平行的地方,裂開了一道縫隙!

        虛空舟飛的有多快,那道縫隙就裂開得有多快!

        眾人全都一臉驚訝,面面相覷起來。

        “這是什么意思?”彩衣皺著眉看著那邊裂開縫隙的屏障。

        跟整個屏障比起來,那道縫隙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容納他們這艘虛空舟飛進去,卻是綽綽有余。

        “不去。”白牧野說著,駕馭著虛空舟,朝著相反方向,瞬間疾馳而去。

        就在這時,一股難以想象的巨大吸力,驟然傳來!

        虛空舟竟然一下子停在那里,一動也不能動了!

        接著,便被這股吸力拖著,往那屏障里面飛去。

        “我靠!”單谷當場就毛了,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也有點懵,心說這是什么情況?

        現實根本容不得大家多做考慮,虛空舟倒退的速度一點都不比它全速前進時候慢。

        一群人瞬間從虛空舟里面飛出來,試圖朝著遠方飛走。

        這種時候,哪怕虛空舟不要了,也不能被吸進去啊!

        連幾尊大天神都能給驚走,里面的東西得多可怕?

        可出來之后,眾人才突然發現,那股可怕的力量,是連他們一起吸的!

        出來也沒用!

        眾人全都身不由己朝著那道縫隙飛去。

        “這算什么?”

        白牧野身上瞬間有大量符篆飛出,繞著眾人,連同虛空舟一起,形成一座可以飛行的移動符陣。

        就這樣,眾人直接被這股力量吸進屏障里面。

        下一刻,屏障上的縫隙閉合。

        一群人看著星空這邊空空如也的景象,全都有點懵。

        這邊跟那邊,其實沒什么分別。

        無非是一道屏障把兩邊給隔開。

        遙遠宇宙深處,各種星系團清晰可見。

        沒有人出現在他們面前,也沒有聽見任何聲音響在耳邊。

        “有人嗎?”單谷問了一句。

        下一刻,一個中年人,十分突兀地出現在眾人面前。

        毫無征兆,憑空生出。

        如果不是這人身上散發著一股中正平和的氣息,眾人差點直接對他發起攻擊。

        這才叫真正的神出鬼沒。

        太突然了。

        眾人甚至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白牧野隨手收起虛空舟,符陣繞著一群人在飛舞。

        只要他想,一個念頭就可以將符陣激活。

        “別怕,我沒惡意。”中年人說話聲音充滿磁性,非常渾厚好聽,眼神也特別平和,帶著淡淡笑意。

        “敢問您是?”白牧野上前,對著中年人一抱拳,很是客氣。

        “我叫天云,來自天族。”中年人微笑著回應。

        “天族?”白牧野回頭看了一眼大漂亮跟寒冰雪,在場這些人當中,知識最淵博的應該就是她們倆了。

        小白雖然這些年來得到無數古老典籍,但要論對過去的了解,顯然是不如流光月、寒冰雪這種當事人的。

        結果兩人全都一臉茫然。

        中年人見眾人表情,也愣了一下,隨后微微搖搖頭,輕笑道:“想不到這世間居然連天族的傳說都沒有了。”

        “請您為我們解惑。”白牧野一臉恭敬。

        雖然對方請他們過來的方式不太友好,但至少沒有一見面就喊打喊殺,更沒有那種白癡腦殘的年輕人跳出來裝逼。

        人家客氣,他們當然也得客氣點。

        “沒什么大不了,一個比較老的種族罷了。”中年人似乎有些不以為意,當然也可以理解為灑脫。

        他看著眼前眾人,最后目光落到白牧野身上:“造化液加身,一份還多?看來也曾為此戰斗過呢。”

        小白感覺自己頭皮陣陣發麻。

        這特么是什么鬼呀?

        一眼就能看出來?

        莫非這真是超越了大天神的存在?

        其實剛剛心中就已經有所猜測,但現在這個猜測幾乎已經被證實了。

        “道祖傳法?”

        中年人盯著白牧野繼續看著,臉上露出幾分驚訝之色:“可以呀!”

        這下不是頭皮發麻,這下是脊背生寒了。

        什么這個古神那個大天神的,這特么是才是真正的神吧?

        “造化液加身,胸藏道祖傳法,又是專走精神一脈……人族終于又可以出現一位紅塵仙了嗎?”

        中年人說這番話的時候,似乎有些感慨,一雙特別明亮而又純凈的眼眸中,還帶著一抹欣慰。

        紅塵仙?

        仙?

        大大的問號出現在每一個人頭上。

        “你是他們選出來鎮守這人間的人吧?”中年人像是在問,但表情卻十分篤定,似乎已經認定。

        處于震驚中的小白沉默著苦笑了一下,道:“我說我什么都不知道,您信嗎?”

        “信,怎么不信?”中年人微笑著:“被選為傳承者,也不會事先告訴你什么,不然萬一中途夭折了,多丟臉呀。”

        白牧野:“……”

        其他人也全都滿頭黑線。

        中年人笑著道:“事實就是這樣,沒什么可掩飾的。不過我想,就算道祖也應該沒想到,你的資質竟然這么好。于后天成長起來,的確不易!”

        對此,白牧野也只能保持著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笑容。

        完全聽不懂好嗎?

        道祖,他知道。

        就是那個老道士的本尊。

        但其他的,他是真的聽不太明白。

        什么是仙?什么是紅塵仙?

        這里的仙,跟神話傳說中那些天仙是一回事嗎?

        跟神靈是一回事嗎?

        他全然不知。

        啥都不知道,也不敢問,只能保持禮貌的沉默了。

        “哦,我還沒跟你們說為什么請你們過來。”中年人一臉真誠的樣子好像是真的忘了。

        這人到底是虛偽、假,還是擁有一顆赤子之心?

        這個真的很難分辨出來。

        “我回到這里做一件事情,正好遇上你們遭遇追殺,感受到故友的道,故此自作主張,將你們請到這里,你們勿怪,也無需擔心。”

        故友?

        我師父?

        白牧野看著中年人:“先謝過前輩施以援手,另外……您說的故友?”

        “哦,就是道祖。”中年人依舊很隨意。

        但眾人心中卻是忍不住嫌棄滔天巨浪。

        “您從何處來?”白牧野問道。

        “天外天。”中年人道。

        眾人:!!!

        那個傳說中虛無混沌之地?

        那個諸天神佛鎮守之地?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氣,看著眼前這難辨真假的中年人,腦子里分析著他說謊的可能性有多大。

        首先對方實力深不可測。

        這個是毋庸置疑的。

        都不知道人家用了什么手法就把他們給抓到屏障這邊來,如果真想把他們怎么樣的話,估計早動手了,也用不著和他們廢話什么。

        其次這人一眼看穿小白修行的道,以及他身上的造化液有多少都沒能瞞過對方。

        怎么來的人家都給分析出來了!

        這種境界,這種眼力,都已經到了小白這群人目前不能理解的層次。

        犯得著說謊嗎?

        “好了,我要回去了,時間不能太久,遇到你們,也不過是適逢其會。我要做的那件事情已經做完,追你們的人也被嚇跑了。我們,就此告辭吧。”

        這中年人當真是灑脫的很,把一群人抓過來聊了幾句,也沒說明白什么,現在就要走。

        白牧野趕忙叫住:“前輩且慢走,晚輩心中尚有諸多疑惑……”

        話沒說完,被中年人笑著擺擺手打斷:“既然你是他們選中的人,要你鎮守人間,你自鎮守人間便是。其他事情莫要去研究,也莫去打探。知道得多了,對你未必有好處。你雖然境界不高,但縱橫這人間,也沒什么太大問題。欲成仙,總要經過一些磨礪的。”

        中年人想了想,目光掃向其他人。

        他的目光看似純凈平和,可實際上,仔細分析一下便可得知。

        這名為天云的中年人其實很傲!

        他會微笑著注視你,但除了看向白牧野的眼神有些波動之外,他看任何人的眼神,都是那般的平靜,見不到任何波動。

        “鳳凰一族的?嗯……資質不錯!”

        他看著林子衿微笑說道。

        “謝謝。”林子衿微笑著。

        “難得遇見,送你一物。”中年人手里突然間多了一根白色翎羽。

        這根翎羽長約兩米左右,潔白無瑕,上面有淡淡的道蘊流轉著。

        林子衿看了一眼,頓時一臉驚訝道:“這是什么羽毛?”

        “白鳳翎羽,打架的時候趁亂拔下來的,送給你了。”中年人很是隨意的將羽毛遞給了林子衿。

        林子衿看了白牧野一眼。

        白牧野道:“長者賜,不敢辭,收下吧!”

        這種好東西,錯過這一村可就沒有這一店了。

        你不把我們拉進來,我們也能從容跑掉,大不了就帶著那幾個老不死在宇宙兜圈子旅游唄?

        反正宇宙巨大無比,慢慢逛。

        所以不給點好處就想溜掉,怎么可能?

        林子衿有些不好意思的接過這根翎羽,剎那間,一股莫名的感覺瞬間出現在她心頭。

        仿佛有一只巨大無匹的白鳳,縱橫在九天之上,威風無比,戰力無雙。

        這根白鳳翎羽,瞬間消失在林子衿手中。

        下一刻,林子衿背后五彩雙翅展開,其中一面,多了一根長長的白色翎羽。

        非但沒有任何不和諧,反倒還給人一種特別美的感覺!

        “刷一下試試。”中年人看著林子衿道:“你的五色神光,應該還沒有修成吧?加上這根羽毛,應該差不多了!”

        林子衿此刻也忍不住有些興奮起來,看著單谷:“射一箭過來。”

        嗖!

        單谷二話不說,在眾人幾乎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支箭就已經射向林子衿。

        這么多年的同伴默契,根本不需要太多溝通。

        兩人之間距離很近,單谷這一箭即便不是他最巔峰狀態,也絕不是隨意應付那種。

        那支箭瞬間到了林子衿面前,這時候,一片五色神光直接在林子衿身前掃過。

        刷!

        單谷射出那支箭,消失得無影無蹤!

        “再來!”

        林子衿像是一個得到玩具的小孩兒似的,一臉興奮。

        白牧野身上突然間有大片符文直接飛向林子衿。

        “哼,偷襲!”

        林子衿哼了一聲,又有五色神光在她面前掃過。

        白牧野打出去的那些符文頓時消弭于無形。

        但還是有一個極為細小的符文,順著五色神光的縫隙快速拍在林子衿身上。

        林子衿頓時一動不能動了。

        而此時單谷一支箭也到了。

        小單臉都嚇白了。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柔和的防御光幕,在那里升起。

        將單谷射出來這支箭給擋住。

        小白微微一笑:“我自己媳婦,怎么可能讓她受傷?”

        隨手解開林子衿的封印。

        林子衿翻了個白眼,哼哼道:“這是我還不熟悉,你等我熟悉了,一定跟你好好打一場!”

        中年人在一旁微笑著,似乎很喜歡看這種年輕人玩鬧的場面。

        隨后白牧野沖著中年人施了一禮:“抱歉,叫前輩看笑話了。”

        “挺好的,這種場面,已經很多年沒見過了。”中年人微笑著,看了一眼大漂亮,又看了看寒冰雪,道:“非死非生多年,新生之后居然還能走到這一步,挺不錯的。”

        說著,取出兩顆丹藥:“這兩粒丹藥,贈與你們,可解你們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

        小白這和林子衿等人微微一怔,看向大漂亮跟寒冰雪,心說她們有什么問題?

        大漂亮卻一臉激動,接過兩顆丹藥,認真對中年人施禮:“感謝前輩賜藥。”

        隨后對小白輕聲說道:“肉身跟神魂之間并不特別穩固,之前怕你們擔心,一直沒說過。”

        肉身和神魂不穩固,都能修煉到古神領域?

        小姐姐,你確定不是在搞笑?

        “她們天資都不差,可惜如今這人間,成仙太難。”中年人搖頭輕笑。

        隨后他看向了司音。

        司音直接掏了個瓜出來:“前輩吃瓜嗎?”

        中年人頓時愣了一下。

        司音道:“最甜的那個,一直沒舍得吃。”

        “哈哈哈!”中年人忍不住大笑幾聲,很是歡快地把瓜接過來,咔嚓咬了一口,在司音期待的眼神中,點點頭:“甜!”

        司音臉上露出開心笑容。

        她并沒有想要求什么,但人家給了子衿、漂亮姐和雪姐禮物,總要還一點什么回去吧?

        即便只是一個瓜,但那卻是她認為最好的禮物了!

        所以,不算禮輕情意重,對她來說,這是重禮。

        “吃了你的瓜,總要送你點什么,共工傳承的小丫頭……”中年人嘀咕著,在身上摸了摸,然后有點尷尬地撓撓頭,道:“走的匆忙,寶貝都沒帶在身上……”

        眾人:“……”

        信你個鬼!

        隨后,中年人看了一眼遙遠的那些星系,想了想,然后一伸手——

        一團無比遙遠的星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瞬間消失。

        下一刻,一個嶄新的錘子,出現在他手里。

        大家臉上表情都無比精彩。

        “送你個錘……咳咳,送你一件新的武器,來,滴血認主。”中年人一臉認真:“不然你拿不動。”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
    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