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34章 真北方大天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34章 真北方大天神字體大小: A+
     
      祖域。

      到處彌漫著大戰之后殘留的能量波動。

      曾經輝煌的那些祖域家族十之八九都已經被打殘、打散……甚至滅掉。

      在這片大地上進行這種規模的神戰,不可能對生活在這片大地上的家族一點影響都沒有。

      實際上,對萬神殿來說,祖域大地上的這些豪門大族,同樣也是一個巨大的累贅!

      這點,無論東方、西方和殿主這些人,還是南方大天神,看法都是一致的。

      只是之前沒辦法輕易去動這些家族,一只拖著。

      都在等待著這樣的一個機會。

      可以順理成章的清理掉那些與自己無關的勢力。

      有些遠見的勢力,早在戰爭開始的第一時間,就各自逃命去了。

      去向無非幾個地方——

      人間位面、疆土大域、星際流浪。

      其中前兩者是絕大多數家族和絕大多數人的選擇。

      在他們看來,這場神戰不可能一直這樣打下去的,早晚有一天會結束。

      但也有一些悲觀的人,認為自己這一方不可能獲勝。

      即便獲勝,也很可能會有人利用這機會順手清理掉一些沒用的廢物。

      他們就是這些沒用的廢物。

      戰爭中,“擦槍走火”這種事兒,很稀奇么?

      于是他們選擇了星際流浪。

      這種看似有些悲涼,但對生命漫長的生靈來說,未嘗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祖域已經不是凈土了。

      離開那里,或許還能找到一個不錯的棲息之地。

      但還有一些家族和人,并沒有離開。

      本著富貴險中求的心態,繼續留在這片危險的大地上。

      能活下來的人不多。

      問君一個人走在這片蒼涼的大地上,心中充滿感慨。

      如果不知道這片大地的來歷,怕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這里曾經走出過無數屹立宇宙之巔的頂級生靈。

      更難以相信,就在不久之前,居住在這片凈土上的那些豪門大族,如今已是十不存一。

      那些豪門大族的背后,隨便哪家在萬神殿沒有一群強大的神靈在支撐?

      “覆巢之下無完卵。”問君遠遠看見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正抱著一具尸體在哭泣。

      那小女孩很漂亮,身上穿著的衣服也很華美,很干凈。

      看得出,并沒有人傷害到她。

      但她現在卻非常無助。

      這算是一個無辜的孩子嗎?

      或許算,或許不算。

      因為任何一個能降生在祖域上的人,都是有根腳有來歷的。

      誰知道她前世曾經是什么人,又做過什么事?

      畢竟正常情況下,生活在祖域中的人,很少會有自然死亡的。

      都擁有著無盡漫長的生命,哪有那么容易死呢?

      更不要說這小女孩小小年紀,就已經擁有了帝級巔峰的實力。

      即便小白這種氣運之子,七八歲的時候是什么境界?

      雖然不能拿人間和祖域作比較,但至少可以說明一個問題。

      這小女孩,必然是使用過祖靈晶體的!

      所以,問君只遠遠看了一眼,便飄然離去。

      直到她走遠,那抱著一具尸體哭泣的小女孩才停止了哭泣,往問君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滿了失望。

      “為什么會這樣?”

      “我看起來不可憐嗎?”

      “為什么那個女人明明看見了我,卻不肯伸出援助之手?”

      “當真是一點惻隱之心都沒有!”

      小女孩心中愈發感到憤怒,但卻很無奈。

      那個女人境界深不可測,她剛剛甚至完全不敢用神念去探查對方。

      在這片大地上,像她這種境界的人,絕對是最弱的。

      “所以,我還是去人間吧,也只有在那種地方,我才能如魚得水。”

      這小女孩說著,直接站起身,朝天空飛去。

      至于那具尸體?

      誰認識她是誰呀!

      已經走得無影無蹤的問君不知何時,竟然又出現在剛剛消失的地方。

      看著飛天離開的小女孩,又看看剛剛被小女孩抱著痛哭的那具尸體,幽幽一嘆。

      這就是祖域。

      她飄然而至,來到近前,隨手一揮,堅實無比的祖域大地無聲無息出現一個深坑。

      片刻之后,一座沒有墓碑的墳墓出現在這里。

      這些日子問君一直在這片大地上尋找。

      她能明顯感覺到附近有什么東西一直在吸引著她,但卻找不到。

      也不知為什么。

      她的一群部眾,最近也在做一件事情。

      打劫。

      這是跟小白學的好習慣。

      資源這東西,永遠都是不夠用的。

      祖域中的這些家族勢力,有些可以追溯到太古時代,其底蘊之深厚,簡直令人無法想象。

      一個個都富得流油!

      這些才是真正的民脂民膏!

      吸了人間這么多年的血,到如今也該吐出來了。

      跑是跑不掉的,問君得到的是完整的北方大天神的傳承。

      其中包括大量祖域家族疆土大域的信息。

      也是直到那會兒,問君才明白一件事情——

      對萬神殿里的頂級存在來說,無數神靈自認為安全而又隱秘的疆土大域,簡直就是個笑話。

      在北方大天神這些人眼里,那些神靈們背后的疆土大域,跟沒有神格那些無上強者的疆土大域是沒有什么區別的。

      無非是一個不用找,一個需要一點點心思找一下。

      如今她將這些疆土大域中的一部分,分享給了一群部眾。

      剩下那些則還要留給小白他們。

      這群部眾其實都是北方大天神真正的心腹死忠。

      是可以直接為北方大天神赴死的那種。

      北方化道隕落之前,給這群部眾留下密旨。

      那上說問君若是能夠通過考驗,便認她為主,但不許公開,方便問君隱藏自己。

      北方化道隕落的時候,的確看見了很多東西。

      所以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

      算是給追隨他無盡歲月的心腹死忠們留了一條活路。

      所以問君看似孤立無援,實際上卻相當淡定。

      她當然也清楚東方、西方和殿主那些人對她的心思。

      但那又怎樣?

      你們先撐過眼前這關再說。

      無論南方鳥,還是萬神殿剩下這群人大佬,沒一個是簡單角色,也沒一個是好東西。

      其實包括把所有傳承都給了她的前北方大天神!

      若不是壽元接近干涸,又怎么可能會做出當時那種選擇?

      只能說那位北方大天神,化道瞬間看見未來一角之后,內心深處被扔在角落里不知多少歲月的,名為良知的東西,被稍微觸動了一下。

      于是給追隨他無盡歲月的那群人留下一條路。

      即便如此,依然還是帶著其他手段。

      問君當初差點死在那里,就足以證明一切了。

      所以最終他告訴問君那些信息,又何嘗不是在給自己買命?

      雖然北方那小號如今早已忘記了曾經的自己有多威風,更完全不記得自己是誰。

      但能無憂無慮活在那個世界里,對他來說又何嘗不是一件幸事?

      在四處尋找的這段時間里,問君想了很多問題。

      也想到了小白那群人,會不會有什么危險。

      其實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并不是尋找自己的來歷,而是去找小白他們!

      但她根本不知道小白他們如今身在何方。

      之前大概率是在人間,畢竟那邊剛剛折騰出不少動靜來。

      但現在肯定不在。

      她了解小白那些人的性子,這種時候早就跑了。

      雖然忍不住會擔心,但她也相信以那些人的能力和頭腦以及運氣……當然,最重要的是運氣,一定可以逢兇化吉。

      隨著時間的推移,問君已經整整在這片方圓百萬里的區域內尋找了三四天,但卻一無所獲。

      內心深處那種強烈的感覺,一只沒有變過。

      但很可惜,她找不到那個契機在哪。

      或許……是還沒到時間?

      問君皺著眉,干脆不找了。

      一個人坐在一座巨大神山上喝起酒來。

      不像小白那酒場廢柴,問君酒量非常好。

      即便不用任何法力去化解酒力,她也能一直喝而不醉。

      很快,她身邊丟滿了酒壇子。

      到她這境界,想要做個能裝下一片大海的酒壇子也是輕而易舉,但她并不喜歡。

      她身上的這些酒,還是當年跟小白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在人間買的那些。

      其實沒有祖域這里的美酒好喝。

      但她偏不喜歡人間以外的酒。

      喜歡喝酒的人,或許喝的并非是酒。

      她就這樣坐在這里一直喝,不知什么時候,終于生出一股淡淡的眩暈感覺。

      對一尊神靈來說,這絕對是一種久違的,特別舒服的狀態。

      問君有些憨態可掬的站起身,遙望著遠方綿延起伏的無盡山巒:“問君……歸期……未有期!”

      “我是……問君!”

      “我既不是拂面風仙子,也不是太古北方大天神……我為什么要尋找?”

      “心中執念么?”

      “像個……笑話!”

      她往前走了一步,腳下有些踉蹌,險些一步踏空直接順著懸崖掉落下去。

      但就在這一剎那,一道沒有任何氣息的大道印記,卻突然自前方大地深處飛出。

      都沒等問君反應過來,便直接飛進了她的身體。

      問君身子晃了一晃,人還有點愣怔。

      那點酒意也沒用化解,自己就醒了。

      剎那間,那大道印記便跟她徹底融合在一起。

      整個過程太快了,又充滿了戲劇性。

      當她徹底放棄那一刻,它卻自己找來了。

      這不就是賤嗎?

      隨著大道印記進入身體瞬間融合,問君腦海中出現一幕幕既熟悉又陌生的畫面。

      那畫面仿佛演繹的是另一個人的人生,仿佛跟她沒有絲毫關系。

      但問君知道,那就是她。

      上輩子的她。

      融合那一瞬間她就什么都明白了,對這種感覺,她也并不排斥。

      但也談不上有多欣喜。

      一如前世——拿得起,放得下。

      將舍得這兩個字,修行到極致。

      反倒是如今的她,不知為何,反倒有些舍不得了。

      或許正因為這樣,才算真正補足了她的道吧。

      問君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下一刻,大道在她體內轟鳴,無窮道蘊爆而不發。

      身體自成宇宙,運行流轉,生生不息。

      那個曾經的北方大天神,回來了!

      她看了一眼遙遠的萬神殿方向,之前沒有太大感覺,但在此刻,卻是可以清晰感知到那邊傳來的波動。

      只是這一次,她并沒有輕舉妄動。

      相互廝殺么?

      那就慢慢殺吧。

      我就在這里等著你們當中的勝利者出現。

      想了想,問君從戒指里面掏了一個瓜出來,咔嚓一聲,咬了一口。

      有點想念司音那個萌妹子了。

      ……

      南方大天神的疆土大域內,終于在萬古歲月之后,進來了一群陌生人。

      用最正確的“密碼”開的門。

      疆土大域內的所有生靈,都無法想象,固若金湯的家園,竟然會被人以這樣的方式入侵進來。

      他們還在安靜的等待著命令。

      至于南方大天神的本尊次元神,則依然高高在上的當著這個宇宙獨一無二的王者。

      而此時,白牧野、大漂亮和寒冰雪正在布陣。

      這是一座曠世大陣!

      已經超脫了符陣的范疇。

      小白修行的符道,早已經衍生出完全屬于自己的道。

      所以他此刻布下的陣,是完全屬于他自己的東西。

      大陣分列東、南、西、北四座主陣,其中東南兩個方向,由大漂亮鎮守;西北兩個方向,由寒冰雪鎮守。

      同時,中心區域,還有一座給南方大天神本尊次元神準備的絕殺陣。

      這座絕殺陣,小白幾乎傾盡身上所有可以布陣的符篆以及材料。

      這不是殺雞用牛刀,他的對手,是這片星空之下,人間之中的最強者!

      即便只是本尊次元神,但誰敢小看這只從太古神話時代就已經叱咤風云的鳥?

      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萬劫不復。

      所以就算目前他們占據先手優勢,但依然要用盡全力。

      林子衿和司音安靜的隱藏在這里,從一開始,她們就深藏起來,沒有參與任何事情。

      以至于除了小白之外,就連寒冰雪和大漂亮,都不清楚兩人具體方位。

      歐陽星琪早在第一時間就進入到小白的世界躲著閉關修煉去了。

      而老劉還在外面!

      他還需要通過彩衣那邊反饋回來的消息,居中坐鎮指揮。

      雖然境界只有圣域,但智商卻不止。

      所有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很順利,但大家都知道走到這一步并不容易,依然需要小心翼翼。

      彩衣潛伏了很多天。

      想要混進去并不容易!

      南方大天神的疆土大域外松內緊。

      雖然生靈不計其數,可每一個生靈都有獨特的身份編碼。

      這些是大漂亮和寒冰雪在架構網絡時發現的問題。

      當然,對大漂亮來說,想要給彩衣弄一個身份編碼不難。

      難的是怎么才能完美的融入到這個世界。

      這需要費一些心思。

      這幾天彩衣一直就在琢磨這件事,終于讓她等來了機會。

      兩伙人,從彩衣盯著的那顆星球打出來,一口氣打到高天之上。

      雙方加起來三十多人,其中一方只有十幾個人,但戰力強橫,另一方面二十多個,戰力方面相對弱一點,但也沒差很多。

      所以很快出現了傷亡。

      按照大漂亮收集之后傳遞過來那些消息,南方大天神的疆土大域里,是擁有完整輪回的。

      對一些修為高深的強者來說,只要提前布局,那么即便死去也沒什么大不了。

      還可以帶著記憶重修回來。

      當然,要是被人給盯上,破了布局,下場也會很慘——會被反復殺。

      這種再想要重新修煉回來,就真的很難了。

      這種當然是很難接受的。

      但對南方大天神來說,卻是它樂見其成的。

      唯有通過這種廝殺,才能真正培養出頂級的強者。

      隨隨便便就被人給搞死,這樣的生靈,放出去也是廢物一個。

      根本沒有價值。

      南方大天神的這種做法,其實人間也有,還不少。

      而且還有一個專業的名詞,叫做養蠱。

      一堆蠱蟲養在一起,相互吞噬,到最后活下來那個,就是這一批最強的。

      同時養很多,把這些最強的放在一起,再相互吞噬。

      如此反復個幾次,能活到最后的那個,一定是最厲害的!

      南方大天神也是這么干的。

      它的疆土大域,不需要什么寧靜祥和,也不需要什么滾滾紅塵。

      只有無休無止的戰斗!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南方大天神才會那樣底氣十足。

      哪怕身邊心腹死的差不多了,也只是覺得心疼,但還沒到讓它慌亂的地步。

      能打的強者,它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姬彩衣冷眼看著這三十多個強大生靈相互廝殺在一起,不斷在腦海中進行著計算和推演。

      打著打著,高天之上的戰場變得分散起來。

      一個落單的女子,正在遭受兩個對手的兇猛攻擊。

      這落單女子正是之前那十幾個人當中的一員,對面那兩個,都不是人形生靈。

      其中一個像是一只烏鴉,跟那些動輒數萬米甚至幾十萬密的龐然大物比起來,它的體型顯得很袖珍。

      看起來只有不到二十米長,但攻擊卻相當凌厲。

      沒有神通法術,只是單純的物理攻擊。

      一雙爪子和鋒利的喙,足以給對手帶來致命的威脅。

      另一個則是一頭很像狼的生物,背生雙翼,通體青色長毛,就連那雙羽翼之上,也都長滿了青毛而非羽毛。

      這生靈很兇,會神通,噴出的火焰,距離很遠都能感覺到那里面蘊含著的驚人能量。

      藏在暗中的彩衣大致判斷一下,那黑色烏鴉和長著一雙翅膀的青狼應該都擁有接近下位神的實力。

      而那落單的女子,一身境界則在下位神偏上,但還沒到中位神的水準。

      以一敵二,絲毫不見頹勢。

      她的神通法術要更加強大一些,很快便在兩個對手身上留下大量傷口。

      這女子長得很美,一臉冷傲,十分不屑地看著自己兩個對手。

      “想把我拉到這里干掉分食?你們的想法不錯,但可惜……獵物是你們!”

      兩把劍,分別從這女子兩只手腕處飛出。

      飛劍化作兩道流光,剎那間洞穿了黑色烏鴉和長著翅膀的青狼身體。

      然后在剎那間,那兩把飛劍反反復復進進出出……直接將兩個對手的身體詞成了篩子。

      “就這,也配……”

      女子話沒說完,她身后突然間冒出一道身影,一爪子抓進女子后心。

      堅固的戰衣和強大的防御對這只爪子完全起不到半點防御作用。

      這女子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被身后那生靈將心臟掏出,一口吞下。

      彩衣則趁著這機會,身形一閃,手中匕首劃過那偷襲者的喉嚨,恐怖殺道瞬間將對方身軀瓦解。

      下一刻,那被掏了心臟慘死的女子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防御被打穿,戰衣被抓破,后背受了點小傷的……一模一樣的女子。

      沖著遙遠星空方向怒吼一聲:“老娘差點被偷襲致死,你們都是一群死人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劍道通神最強神話帝皇快穿:虐渣指導手冊
    光腦武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隱婚神秘影帝︰嬌妻,玩屠神之路無敵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