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29章 煉化萬神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29章 煉化萬神殿字體大小: A+
     
      唉!

      林子衿一雙眼嘰里咕嚕地轉了轉,癟了癟嘴,放棄了跟小白撒嬌。

      自己也知道這想法有點莽。

      彩衣眨巴眨巴眼睛,在心里琢磨著,能不能變成一顆塵埃飛進去,然后四處尋找機會暗中下黑手。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

      里面好像的確有點危險。

      司音繼續吃瓜。

      單谷依然緊盯著法陣中那些神像虛影之間的戰斗,看著像是要睡著,實際上卻是不斷在心中推演著,如果是他,這仗應該怎么打!

      當年的小話癆終究還是成長了。

      原本幾乎無法避免的一場恐怖大戰,隨著小白為了防止意外,出于謹慎而隨手挖的一個坑,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

      一群本應狼狽逃走的人,徹底淪為看客。

      有一名強大符篆師的生活,就是這樣樸實無華。

      氣氛輕松且歡樂。

      老劉和歐陽星琪甚至都忍不住湊過來,近距離觀看。

      單谷用神念傳音,私下給歐陽星琪講解著里面的戰斗。

      老劉同樣用神念傳音,跟彩衣溝通著。

      一臉嚴肅的認真觀察著里面的戰斗。

      他是個不服輸的人。

      神靈級別的戰斗怎么了?

      神靈的戰斗就找不出一點毛病和漏洞?

      就找不出他們的規律么?

      其實一個樣!

      再強大的神靈,也都是一群有七情六欲的智慧生靈罷了。

      古往今來,哪一尊神靈是沒脾氣的?

      不信,你細品。

      完全沒脾氣的,那是木偶。

      他們這里氣氛很輕松,法陣中的氣氛卻無比可怕!

      小白無情地調整了游戲難度,讓法陣從原本的困難模式直接越過變態模式,提升到了地獄模式。

      無情地對里面的神像虛影展開殺戮。

      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的想法。

      巨大的“陰陽圖”中,神秘符文洶涌,翻騰滾動。

      萬神殿。

      宛若平地炸起一道驚雷。

      所有留在萬神殿中的神靈,全都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都被嚇蒙了!

      如今的萬神殿,差不多是有史以來最空虛的時候。

      南方系徹底叛出,剩下那些頂級大神幾乎傾巢而出。

      圍剿南方系,要徹底結束這場亂局。

      可誰能想到,南方大天神竟然會在這種時候,無比詭異的出現在萬神殿中!

      萬神殿號稱萬神,實際上真正數量是超過一萬的。

      最為鼎盛的時期,大約有一萬兩千多尊神靈。

      到了近代,很多古老神靈紛紛化道隕落,還剩下一萬出頭。

      南方系的離開,讓這數字變成不到九千。

      之前跟南方大天神那一戰,折損三千多尊神靈。

      還剩下不到六千。

      如今各路大天神,前前后后,分好幾波,一共帶走了四千多尊神靈去戰斗。

      幾乎所有能打的,全都出征了!

      整個萬神殿,一共就只剩下不到兩千尊神靈。

      其中上位神的數量只有不到一百,中位神的數量不到三百,剩下一千五六百,則全是下位神。

      在這種情況下,南方大天神……邁著從容的步伐,來了。

      天知道它究竟怎么來的。

      祖域那片戰場上,無數雙眼都在緊盯著它。

      一舉一動,都受到無比強烈的關注。

      在這種情況下,它居然也能出現在這里。

      所以當它神像出現在萬神殿中那一剎那,原本很安靜的萬神殿,不可遏制的發出一陣驚呼。

      直接就炸了。

      “你們想死想活?”

      南方大天神冰冷神念掃過每一尊瑟瑟發抖地神像。

      “想活……”

      “南方大人,我們想活!”

      “我們心里一直是向著南方大人的啊!”

      剩下這群神靈沒有任何猶豫,瞬間就變節了。

      “哈哈哈哈!”

      南方大天神的笑聲略顯尖銳,有點跟鳥叫似的,頗有些不符合它的地位跟氣質。

      不過沒關系,萬神殿中剩下這群神靈,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完全沒有任何人敢在心中腹誹它的笑聲。

      “你們可曾記得,之前我走的時候,說過什么?”

      南方大天神聲音愈發尖銳,狂笑著,笑聲中充滿了濃濃的譏諷。

      “本神回來這里,就是為了取走萬神殿,順便清理了你們這群垃圾!”

      “所以……想活?”

      南方大天神瞬間顯出本體,那巨大無比,渾身燃燒著火焰的大鳥,雙翅一振——

      轟隆隆!

      整個萬神殿內,一陣瘋狂能量翻涌。

      無數的大道銘文化成無數的殺機,直接轟向那些神龕里面的神像。

      嘭嘭嘭……

      一連串瘋狂的爆炸聲響起。

      一座座神像甚至連神龕都沒有機會飛出,就直接崩碎!

      粉碎得無比徹底!

      大天神之威,在這一刻,展露無余。

      “一群無用的廢物,本神要你們有何用?”

      即便那些上位神,也沒能在這種攻擊之下堅持多久。

      神像崩碎,魂飛魄散!

      南方大天神瞥了一眼北方最上方那空空如也的神龕,一雙陰翳的鳥眼中,閃過一抹憤恨之色。

      “運氣真不錯!”

      “竟然沒在。”

      “不過也沒什么,早晚都是死。”

      “誰都逃不掉!”

      南方大天神一臉滿意地看著空蕩蕩的萬神殿,飛到最高處,從上往下看,忍不住發出一聲高亢鳴吟。

      聲音無比尖銳!

      故作深沉那么多年,累且惡心。

      如今它終于無需任何偽裝。

      這萬神殿,是它的囊中之物了!

      除了少數古神和那些大天神,很少有人知道,其實整個萬神殿最有價值的……正是這座神殿本身!

      它,才是這世上最恐怖的一件法器!

      諸天神佛不顯,無人能與這件法器抗衡!

      擁有了它,才等于真正擁有了一切。

      “如今,我君臨天下,不需要太久,我便是這人間之主!”

      “本神……”

      “要重開天庭!”

      “重開六道輪回!”

      “要親自審判世間萬靈!”

      “為惡者,將被制成祖靈晶體,成為食物,永遠消失在這世上。”

      “為善者,有資格擁有生命,有資格輪回,有資格享受富貴。”

      “天上地下,唯有本神,才是最公正的那個!”

      顯出原形的南方大天神就這樣,停留在空曠的萬神殿最高處,用尖利的聲音大聲發表著它將來的獲勝感言。

      這是它的宏愿!

      是它的道!

      為此,它將不惜一切代價!

      就在這時,萬神殿某一處突然間傳來一聲輕輕的東西碎裂聲音。

      南方大天神瞇著眼看向那里,微微一怔。

      隨即愣住。

      人間!

      竟然又是人間!

      先是封印被破壞,自己因此被那群無恥之徒潑了一身臟水。

      然后是它的投影隕落在人間!

      如果不是要謀取萬神殿,它甚至已經忍不住要降臨人間,看一眼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現在事情更嚴重了。

      人間制作祖靈晶體的地方,竟然被人入侵了。

      更可怕的是,當年他們無數頂級存在留在那里的獨立神念,居然在一個接著一個的……湮滅!

      南方大天神一雙眼中也忍不住露出驚疑不定之色。

      無盡歲月以來,它的內心深處,一直都有一個最大的擔憂。

      那就是——諸天神佛!

      一旦那些存在歸來,不需要多,一兩個可能就夠了。

      若是最頂級那些,怕是一只手就能將它死死按在塵埃動彈不得。

      遇到脾氣好的,或許會永遠鎮壓封印它。

      若是遇到脾氣不好的……怒目金剛那種,按照它干的那些事兒,估計會被徹底撕成碎片!

      除此之外,它真沒什么好畏懼的。

      為什么那片星空被稱為人間主位面?

      為什么那里的祖靈晶體最為純凈?

      那是因為祖域曾經就在那片星空下!

      而諸天神佛,幾乎百分之九十……都是在那片星空下成長起來!

      那里被加持了無盡大道之韻,空氣中都流淌著無數的玄妙。

      但凡能得一絲,都能輕松成道。

      萬物生靈,尤其是人類,想要修煉,比其他地方的生靈簡單了不知多少倍!

      所以一直以來,別看南方大天神面對其他萬神殿神靈時無比強勢霸道,管你是誰,都是直接硬剛。

      但在面對人間問題上,它卻一直特別謹慎。

      為了查清楚那邊發生的事情,他甚至直接投影到人間,想要認真觀察一下。

      而不是一道神念掠過,走馬觀花。

      沒想到還是出事了。

      他的投影死在那里,現在過去沒多久,人間又發生如此嚴重的事情。

      南方大天神表情無比凝重。

      仿佛剛剛尖聲狂笑的不是它一樣。

      隨后,那崩碎的聲音再次不斷傳來。

      大多數都來自于上面。

      甚至……包括原本屬于它的神龕下方,也開始不斷傳來輕微的崩碎聲。

      那都是當年在人間留下過神念的,屬于它的部眾。

      隨后,這種崩碎的頻率變得更加密集起來。

      咔!

      咔!

      咔!

      到后面,竟變得如同雨打芭蕉。

      聲音高度密集起來。

      直到它的神龕里,也傳來咔嚓一聲……南方大天神徹底坐不住了。

      接著便是東方、西方……還有很多古神的神龕中,不斷傳來這種聲音。

      正常情況下,如果它沒有選擇叛出萬神殿,如果萬神殿眾神都在,別說這種大規模神念隕落,就算只有一兩個,也足以引起眾神的震撼了。

      神靈之念,哪有那么容易死?

      南方大天神眸子里光芒閃爍。

      它知道,人間終究還是出了大事。

      剛剛那種興奮,就像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冷水,狂熱被徹底熄滅。

      隨后,它默默從萬神殿飛出去,一身大道之火熊熊燃燒起來,直接燒向萬神殿。

      它要先將萬神殿給煉化了!

      很快,橫亙在這片宇宙虛空中,巨大無匹……宛若一個世界的萬神殿,被這團道火覆蓋,徹底燃燒起來。

      只有萬神殿完全淪為它的法器,接下來那些事情,才更容易展開。

      換句話說,只有徹底掌握了萬神殿,它才能更加容易的干掉那些對手們。

      昔日寧靜祥和的祖域,如今已徹底淪為一片戰場。

      這地方做戰場,也的確再適合不過。

      從這里走出去的強者實在太多,他們人雖然早已離開,但道卻永遠的烙印在這片大地上。

      一茬又一茬,一批又一批。

      不知有多少無上大道被留在這里。

      所以即便南方大天神煉化了萬神殿,用它來砸這片祖域大地,也不可能將其徹底打穿。

      它甚至不敢這么做!

      因為這很可能會引起不可測的連鎖反應。

      會生出巨大不祥!

      問君被安排在大后方。

      這個安排,其實也是做給很多人看的。

      不可能真的讓她這樣一個實力很差的人到前線。

      萬神殿又不是沒人了。

      西方、東方和殿主那群人的真正目的也不是為了很快打贏這場戰斗。

      他們要的是消耗!

      瘋狂的消耗!

      消耗自己人,也消耗那只鳥的部眾。

      只有死的人足夠多,才符合他們的根本利益。

      至于問君,其實是無所謂的。

      如果她識相,在這場戰爭徹底塵埃落定之后,主動退位讓賢,老老實實做一個小神,那未嘗不能給她一條生路。

      如果她真把自己當成是大天神,呵呵,那就對不起了,找個機會送她去輪回好了。

      也不要做成祖靈晶體,還不至于。

      問君此時,正在認真整理著關于這場戰爭的相關資料。

      沒有偷偷摸摸,她是光明正大干這件事兒的。

      理由也很充分——記錄下來,牢記教訓,以后千萬不要犯這種錯。

      對此,大佬們都是樂見其成的。

      反正你別瞎搗亂,現在這種時候,想干嘛就干嘛。

      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跑來找她的麻煩。

      所以問君雖然身處戰場,但卻是活得最輕松的幾個人之一。

      之所以拼了命也要離開萬神殿,還有一個原因。

      她一直擔心南方大天神那只鳥趁著萬神殿空虛會突然殺個回馬槍。

      雖然這種可能性很低,但卻并非沒有。

      萬一那樣,她如果在萬神殿里待著,十有八九沒好結果。

      所以她才不顧一切,說什么也要離開萬神殿那鬼地方。

      哪怕到了祖域戰場,真的讓她上前線,她也不怕。

      最近這些日子,從原本的北方大天神那繼承過來的種種傳承,愈發得心應手。

      其實她和子衿、彩衣在某些方面是很像的。

      都是好戰分子。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北方之前那番話,來到祖域之后,她一直有種很玄妙的感應。

      仿佛在這片大地上,曾經留有她的道!

      之前不是沒來過祖域,但那時候,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問君也沒有貿然行動,她深知自己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關注之中。

      萬一露出一點點關于昔年的線索,那么這群已遺忘了當年那個曾經的北方大天神的大佬們,怕是會第一時間覺醒那段記憶。

      那就真的危險了。

      所以這些天來,問君一直不動聲色,只默默整理著那些資料。

      偶爾跟一群部眾們開個會,但開會的時候,也幾乎是全程觀望狀態。

      沉默無語,不發一言。

      在很多神靈眼中,她就是一個傀儡,是個擺設。

      而這,也是問君想要的。

      此時她正在想,要如何將這些資料和信息傳給小白他們,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慌亂之聲。

      接著,那聲音竟然越來越近。

      問君微微皺了皺眉,坐在那里沒動。

      精神識海突然傳來麾下部眾當中的一號人物,一尊古神的聲音——

      “大人,萬神殿被劫,南方大天神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使了一個金蟬脫殼。本尊跑去萬神殿,擊殺了留守在那邊的所有神靈,此刻正在煉化神殿。東方大天神第一個感知到那邊出事,直接走了。西方大天神隨后感應到,卻當場失態,把這件事給說了出來。如今人心惶惶,咱們要不要……”

      問君回了一句:“靜觀其變。”

      “好的大人!”這尊北方第二排正中的古神完全沒有像外界傳言那樣,把問君當做一個傀儡,相反在私底下,對問君畢恭畢敬,無比尊重。

      若是東方、西方和天悅那些大天神知道這消息,怕是會在第一時間生出無盡的聯想。

      但可惜,他們不但不知道,而且這功夫就算知道,也完全顧不上了。

      如果萬神殿真被南方大天神煉化,那么他們之前和現在做的所有事情,簡直就是個天大的笑話!

      甚至會讓人笑掉大牙!

      那尊古神的聲音消失之后,問君忍不住站起身,深吸一口氣。

      南方大天神太狡猾了!

      誰都不會想到,祖域戰場如此緊張激烈的情況下,它居然會去偷萬神殿。

      關鍵是……偷萬神殿,有意義嗎?

      這問題只在問君腦子里閃了一下。

      如果沒有意義,那只鳥怎么會去干這事兒?

      如果沒有意義,這邊一群大佬,會一個比一個慌,拼命往回趕?

      所以,那座萬神殿,怕是還隱藏著更深的秘密。

      問君并不在乎,反正她也沒辦法參與進去。

      但現在對她來說,卻是一個機會!

      如果想要尋找前世留在這片大地上的道,沒有比這更好的時機了。

      那么……到底去,還是不去呢?

      問君糾結了一秒鐘。

      去!

      她敢懷揣著掀翻萬神殿的夢想一路殺進萬神殿,還有什么是她不敢的?

      人間。

      白牧野正從那形如陰陽圖的法陣中不斷汲取著能量。

      那能量絲絲縷縷,宛若絲絳一般,不斷從法陣的各處飛向他這里。

      煉化人間眾生為食,最終自己也被吞噬,挺合理的。

      雖然只是一道獨立神念,但大家依然覺得很解氣。

      此時距離那場戰斗已經過去七八天。

      林哥跟彩衣單谷這些人到最后也沒能得到進去戰斗的機會。

      小白的符道,愈發恐怖,對符陣的掌控,也到了一種令人嘆為觀止的地步。

      全程沒用在場任何人出手,單憑符陣,就徹底坑殺了那群神像虛影。

      老劉根據彩衣給出的大量數據,也在第一時間做了重新歸隊之后的第一次分析——

      “以小白目前的能力,如果一切都在完美狀態,那么他的符文法陣,能同時困住三百名左右的真正上位神!”

      “古神的話,沒有詳細數據,不敢亂說,但大致猜測,應該也能困住至少十幾個。”

      “大天神領域那種,太高了……雖然沒有數據,但個人覺得,以目前這種層級的符文法陣,怕是困不住。”

      “不過希望小白這次能再次突破,更上一層樓!”

      “也希望咱們能盡快收集到更多關于更高層次生靈的資料。”

      “有了這些,我們就可以針對敵人的特點,做出最周密部署!”

      老劉說這番話的時候,滿臉自信。

      當年符龍第一分析師,在數十年后,歸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雙修末日樂園蓋世雙諧絕世狂仙生活系男神
    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劍道通神最強神話帝皇快穿:虐渣指導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