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28章 坑死沒商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28章 坑死沒商量字體大小: A+
     
      大家都是微微一怔,司小音什么時候也這么兇悍了?

      單谷沖司音豎起一根大拇指。

      剛跟老劉從小世界出來不久的歐陽星琪遠遠看著,心中充滿感慨。

      曾經以為這群跟在小白身邊的人只是幸運而已。

      如今到了這個年齡,按照人類古老算法,也已過了知天命之年。

      這么多年的閱歷讓她明白,跟在小白身邊的這群人,不僅僅只是幸運而已。

      人們更多時候只看見了他們身上的光環,卻從未見過他們背后的努力。

      就連當年膽子最小的司音,如今打起架來都如此兇悍……

      雖然看上去一如當年——還是那么萌。

      但真的很猛啊!

      好生向往。

      那道神像虛影被司音一錘子砸得稀巴爛,四分五裂,十分凄慘。

      司音的道,就是純粹的力量。

      即便是堅硬的神金,一錘子也給你砸碎。

      不過這神像的虛影卻并未徹底死去。

      迅速的又重組到一起,只是看上去比剛剛要淡了很多。

      而且似乎也變得乖巧了很多。

      看著司音,輕聲細語地道:“小姑娘為什么那么兇,有話不能好好說嘛?”

      司音:“……”

      面對這種賤人,司音所能回應的,只有又一錘子。

      嘭!

      神像虛影再次被打碎。

      “小姑娘,你會遭到報應的!”

      “你知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

      “這不是你能胡鬧之地,速速離去!”

      司音看了一眼白牧野:“小白哥,燒死它。”

      白牧野微笑道:“如你所愿。”

      一片火焰符文,瞬間顯現在那神像虛影碎片所在區域。

      與此同時,還有更多符篆從小白身上迅速飛出,虛空中也開始有大量符文若隱若現。

      里面既然能飛出來一個,就能飛出來第二個。

      萬一有大個的呢?

      小白做事,雖然偶爾也會莽一下,但更多時候,卻是心思最縝密的那個。

      比老劉都穩。

      “你們這群瀆神者,你們會遭到報應的!”神像虛影的碎片似乎智慧沒有多么高深,只有一些最基礎的本能反應。

      但這種前后不一的表現,讓人多少有點想笑。

      不過在場眾人都笑不出。

      隨著這逗比一樣的神像虛影被火焰符文燒成虛無,前方那法陣像是被捅了之后暴動的馬蜂窩一樣,嗡的一聲,竟飛出成百上千個神像虛影!

      天空中密密麻麻,影影綽綽。

      “我的天吶!”

      歐陽星琪跟老劉站立地方距離非常遠,算得上是安全距離,但還是被那里突然間冒出來的無數神像虛影給嚇到。

      老劉一雙眼中,也露出深邃之色,喃喃道:“這還真是捅了馬蜂窩……這些年來,他們一直過的都是這種日子嗎?”

      歐陽星琪輕輕抿著嘴,看著遙遠方向,老劉是在自責,她卻是在心疼。

      有些事情若是沒見過,單憑想象,永遠都無法想象出那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場面。

      法陣外,白牧野一群人看著突然間冒出來這大量神像虛影,也都有點懵。

      之前雖然已經想到萬神殿會對人間主位面這里格外重視,但重視到這種程度,的確是讓人有些吃驚的。

      上千個似乎沉睡了無數年的神像虛影,出來之后,似乎都有些茫然。

      像是被驚醒的沉睡者,剛醒來的瞬間,都會短暫的迷糊一會兒。

      小白心中雖然很吃驚,但下手卻一點都不慢。

      這種時候稍微慢一點,可能真要吃大虧。

      他剛剛雖然隨手布置符陣,但卻沒想到這地方竟然如此恐怖。

      這些神像虛影雖然在出來瞬間并沒有展露出多大威力,但絕不會弱。

      九大家族那些強者,跟這些神像虛影比起來怕是提鞋都不配!

      小白瞬間開始進行各種布置,開始不斷打起補丁。

      原本就已經準備的符陣直接形成一座殺陣。

      但跟剛剛還是有一些變化。

      此刻形成這座殺陣,并非是那種剛猛霸道類型的。

      而是一種相對溫吞綿軟,宛若溫水煮青蛙的殺陣!

      面對這群剛睡醒的人,不能用一盆涼水去潑他。

      不然肯定立馬精神,并且會翻臉打你。

      法陣無聲無息的運行著,在小白的授意下,即便最莽的林子衿和姬彩衣,也全都悄然向后退去。

      “發生了什么?”

      一尊巨大的神像虛影茫然的看著四周,問出了一個充滿哲理的問題——

      “我是誰?”

      “這是哪?”

      “我為什么在這?”

      不過就在下一刻,這尊巨大神像虛影的一雙眼,漸漸開始變得清明起來。

      但這時候,小白殺陣中的符文,卻也已經悄悄摸過去,在這群神像虛影中間開始緩緩展露出來。

      “這是人間!”

      “我是……北方……大天神!”

      這尊巨大的神像虛影身上猛然間爆發出一股雄渾無匹的大道氣息。

      一雙眼也變得無比清明,兩道神光,看向小白這邊。

      身上釋放出無盡殺機。

      這股殺機,仿佛要將這片天宇都給壓塌。

      太沉重,也太強大!

      林子衿和姬彩衣蠢蠢欲動。

      想沖上去殺。

      小白卻是一臉平靜,注視著那巨大神像虛影。

      這時候,天空中其他那些神像虛影散發出一道道神念波動。

      “我是南方……”

      “我是西方……”

      “我是東方……”

      “我是……”

      人間這里,竟然封印著萬神殿中,一群至高無上神靈的意念!

      這的確是小白這群人之前始料未及的一件事。

      知道這里很難攻破,但真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大場面。

      “北方大天神,你死了!”白牧野沖著那神像虛影猛的用神念一聲大喝!

      將自身的道和精神力融合在一起,直接轟過去!

      這股突然散發出的強大神念波動,順著那若隱若現的殺陣符文間隙傳遞到里面。

      “胡說八道!”那巨大神像虛影勃然大怒。

      但就在下一刻,身體突然間開始崩塌!

      無數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包括小白身邊這群人。

      一語殺人?

      白牧野感受到身邊目光,說道:“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如果沒有他這句話,結果并不會這樣。

      強大的神靈即便化道隕落,留在某地的一道獨立執念也都可以活很久。

      甚至有些能活過萬古歲月!

      但小白剛剛這句話,可不是普通的一句交流之語。

      這是無比強大的精神力之道!

      叫一語點醒夢中人!

      就像一個人,原本覺得自己好好的,突然有人走過來,沖他大吼一聲:你已經死了!

      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尋常人會有點懵,然后會憤怒。

      但這種大天神級別的神念,卻都擁有著強大無匹的法力。

      即便沒人沖著他吼出這一句,他自己也會慢慢知道。

      可慢慢知道,跟有人運用強大的精神力之道咆哮著點醒他,結果是完全不同的。

      因為有強大法力,所以可以感知。

      就像小白說的那樣——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一棵大樹,上面再怎么茂盛,但根爛了!

      枯萎了!

      上面的枝葉又能依靠主干活多久?

      于是北方大天神的神像虛影,剎那間崩潰了!

      此時此刻,其他那些神像的虛影也全都徹底清醒過來。

      但小白還是沒有完全激活法陣,而是看著南方大天神那道巨大的鳥形神像虛影,散發出一道神念:“你已經叛出萬神殿,如今你身邊這群幾乎都是你的敵人!鳥神,您千萬要小心奧!”

      充滿善意的好心提醒。

      那巨大的鳥形神像虛影冷冷盯著白牧野,一雙眼幾乎要噴出火焰:“你身上……為何有我的大道氣息?”

      白牧野心說壞了,忘了這茬……之前吞噬的那些南方大天神投影能量,到現在都還沒能完全徹底煉化干凈,竟被它給看出了端倪。

      干脆哈哈一笑:“這當然是您給的啦!”

      “我給的?”鳥形的神像虛影眸子里閃爍著無盡冰涼光芒,“覺得我是一道沉睡無盡歲月的意念就很好騙?”

      “騙您做什么,您看看這個……”白牧野說著,隨手一揮,大量畫面出現在虛空中。

      各種南方系縱橫祖域的畫面,瞬間出現。

      上面還有大量文字說明,做的跟PPT似的,特別清楚,一目了然。

      那邊,東方、西方、天悅等大天神的神像虛影,似乎也在默默計算推演著什么。

      接著,他們竟不約而同朝南方大天神這道神像虛影出手!

      都是同境界的無上存在,北方大天神被白牧野蘊含無上精神之道的“一語點醒夢中人”給說得直接崩潰,其他這些萬神殿眾神虛影就已經感覺到有些不對。

      萬神殿,怎會落魄至此?

      正常情況下,他們這些被封印的意念,應該一直沉睡下去。

      永遠都不應該被驚動才是!

      既然他們醒來,那就說明萬神殿那邊一定發生了問題。

      當白牧野將那些“證據”放在天空中的時候,這群神像虛影幾乎一下子就都被觸動了。

      不是相信白牧野,而是他們都了解那只鳥!

      他們原本就對南方大天神有著強烈的忌憚。

      這會兒,白牧野也暗戳戳激活了剛剛布下的符文法陣。

      溫水煮青蛙的計劃,成功了!

      南方大天神的神像虛影再厲害,也不可能同時面對那么神像虛影對它的攻擊。

      剛想閃避,卻發現如同陷身泥沼!

      不能說一點都動不了,但想要輾轉騰挪,卻是完全做不到。

      它頓時暴怒!

      身上猛然間燃起大道之火。

      “小小法陣,也想困住我?”

      轟隆隆!

      無數道神通,瞬間落在南方大天神這里,將它淹沒。

      下一刻,南方大天神這道神像虛影被打的無比凄慘。

      神像也裂紋了,一只眼睛也被打沒了,就連影子都變得暗淡很多。

      “你們這群蠢貨!被人困在甕中竟然還在自相殘殺?他說什么你們就信嗎?”

      南方大天神憤怒的咆哮起來。

      這是這種咆哮,其他眾神虛影充耳不聞。

      連回答都不屑于。

      這世上,還有誰能比你這只鳥更危險?

      解決了你,再去解決外面那人類!

      到現在,這群萬神殿頂級神靈的神像虛影,都沒有真正重視這座困住他們的法陣。

      在他們看來,這法陣就像用木籠去關押一個力大無比的巨人。

      隨便一巴掌籠子就碎了。

      想要困住他們?這不是搞笑么!

      南方大天神的神像虛影也被打怒了,剛剛那一下便讓它受到重創。

      本就有些沒能徹底緩過來的思緒也變得混亂起來。

      它倒是真的沒懷疑白牧野亮出的那些證據,剛剛也的確在認真計算著,自己這時候叛出萬神殿的可能性有多大。

      得出的結果幾乎是百分之百!

      即便它還是上古時代的它,可能未必那么了解無盡歲月之后的他會做出怎樣的決定。

      但問題是,上古時代它就曾想過,那些大天神,根本不配跟它平起平坐!

      因此有朝一日,它要獨占萬神殿,做萬神殿之主!

      這是它的道,更是它的道心,萬古歲月,光陰荏苒,從來就未曾變過!

      唯一的變數,就是它什么時候會干這事兒罷了。

      所以它并未懷疑白牧野那些證據是假的。

      只能說它們這群生靈相互間太了解了,它瞬間就知道那些是真的,人家也一下子就判斷出來。

      但它還是很憤怒!

      “你們難道看不出來人家已經設下頂級法陣,想要把你們都悶殺在這里嗎?”

      那法陣中隱藏的力量,讓它都有些驚懼,它不相信其他那些神靈虛影完全感受不到。

      但這群混賬玩意兒,還是瘋了一樣的向它發起攻擊。

      這么做的原因也只能有一個——它的危險系數更高!

      林子衿和姬彩衣相互對視一眼,都有點無語。

      大漂亮和寒冰雪看著身旁的小白,也都無言的很。

      小白現在已經這么厲害了?

      威力這么大?

      一句話讓北方大天神的神像虛影直接崩潰掉,又一句話,讓這群萬神殿神靈放棄了破陣出來,先自己窩里斗起來。

      簡直有毒!

      這些神像虛影當中,可不全都是東方、西方那些大天神的人。

      同樣也是有南方大天神的部眾。

      所以雙方打起來之后,直接在這里上演了一場精彩的內斗!

      小白設下的法陣,竟成了他們的擂臺。

      法陣中的那些殺機,就像是戰斗場地里隱藏著的危機一樣。

      所有的神靈虛影都不是特別在意,他們只是不斷躲避著那些并不明顯的殺機,然后拼命朝對方發起攻擊。

      看了一會兒,彩衣有點無語的道:“怎么感覺,這有點像是我們當年在危險地形里打比賽的感覺?”

      “嗯,我也覺得很相似。”單谷一臉無語地看著,嘴角輕輕抽搐著:“那我們現在算什么?”

      “裁判唄。”司音在旁邊一臉認真地道。

      歐陽星琪和老劉這會兒在更遙遠的地方,看著這一幕,也全都徹底無語了。

      老劉眨眨眼,苦笑著對身邊的歐陽星琪道:“我看不懂他們的戰斗了。”

      歐陽星琪同樣一臉無語的表情,道:“我也看不懂。”

      “我跟你不一樣,我是戰術分析師,但這種戰斗,讓我怎么分析?”

      老劉算是掌握信息非常全面的人了,但面對此刻的戰斗現場,依然有種很無奈的感覺。

      根本沒法分析啊!

      畢竟就算是小白他們,對萬神殿內部恩怨了解的也不是那么詳細。

      白牧野吞噬南方大天神那道投影中,幾乎沒有多少關于萬神殿那邊的信息。

      要么它之前有過準備,故意將那些記憶刪掉;要么就是它道心堅固,幾乎不會被外界因素所影響。

      目前來看,后者可能性更大些。

      白牧野冷靜地站在外面,不斷操控著法陣,試圖給這群神像虛影們增加一點難度。

      比如走著走著,腳下突然噴個火什么的。

      最好能順便燒死兩個。

      可惜這法陣溫吞如水,并不能突然間冒出一股道火燒死那些神像虛影。

      但它最大的好處就是——火會越著越猛!

      等到“火勢”真正起來那一刻,里面被困這些生靈,再也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將它撲滅!

      普通人是打不過猛獸,但挖下一個又深又大布滿尖刺的陷阱,同樣可以坑死它們!

      這法陣,就是小白挖好的陷阱!

      萬神殿那些神像虛影們難道真的沒意識到這點嗎?

      一開始的確沒意識到。

      剛醒過來,渾渾噩噩迷迷糊糊,有些大意了。

      而且他們自信可以在短時間解決掉南方大天神的神像虛影。

      但很快就都反應過來,這法陣有問題,很坑!

      并不會讓他們如愿干掉目標。

      很難想象,布下這種層級法陣的竟是一個年輕人類。

      按說只有那種老陰比才會干這種事兒啊!

      事到如今,他們和南方大天神的神像虛影已經徹底戰作一團,雙方都已經沒了退路!

      不管哪一方,都不敢在這種時候輕易后退。

      因為都覺得對方更危險!

      萬一我先退,回頭他們趁勢攻上來怎么辦?

      被人一波帶走怎么辦?

      都是一道神念形成的神像虛影,戰力雖然不弱,但跟本尊自然是完全沒法比的。

      防御手段也沒有那么多,一個不小心被人家團滅,這是真有可能的!

      所以雙方全都殺得很瘋狂。

      都想在最短時間內解決掉對方。

      這么一打,南方大天神這邊頓時有些吃不住。

      這種戰斗,跟本尊之間的戰斗完全不同。

      這群頂級存在的本尊不到最后關頭,絕不可能這么打。

      南方大天神或許會,但萬神殿眾神肯定不會!

      明顯占據著優勢,慢慢磨就是了,何必跟對方直接拼個你死我活?

      萬一隕落,誰會心疼?

      但在這就不一樣了。

      一道神念而已,即便打散了,死掉了,對本尊來說也都沒多大損失——

      這種留在外面的獨立神念無論生死都不會對本尊造成多大影響。

      既然如此,肯定都想搶一個先手,先干掉對方在說。

      于是,里面一群萬神殿頂級存在的神像虛影瘋狂互殺,外面白牧野一群人神采奕奕的在那看熱鬧。

      哦,應該叫觀摩、學習。

      雖然只是縮水版的萬神殿眾神之戰,但戰斗經驗一個個卻無比豐富。

      大家至少可以通過這種戰斗,去窺視萬神殿那些頂級神靈的戰斗方式!

      不至于有朝一日遇上,完全沒有應對之策,被人家打個措手不及。

      所以大家都看得興致勃勃。

      司音還很大方的拿出一些新鮮的瓜分給眾人。

      咔嚓。

      咔嚓。

      大家一起吃瓜。

      邊吃邊看。

      里面正在戰斗的一些神像虛影看見外面場景,氣得差點原地爆炸。

      一群膽大包天的人間小東西,什么熱鬧都敢看,出去之后,一個不留,弄死你們!

      不過這會兒一些回過神來的神像虛影也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這群人是怎么來到這的?

      他們是誰?

      真的是人間的人類?

      如果不是,他們來這做什么?

      一想到這些,不少萬神殿這邊的頂級神靈都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

      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這種有眼看不到,有耳聽不到的感覺,太難受。

      還是趕緊干掉南方系這群難纏的家伙,破掉這法陣,打出去看看!

      如果小白知道他們此時的想法,一定會忍不住想笑。

      這種被封印起來的神識,雖然看似獨立完整,但跟本尊比起來,當真差距太大。

      所以并非這群神靈有多愚蠢,只能說萬神殿眾神當年留下自己一道神念,封印在這里的時候,即便有再強的計算能力和占卜手段,也根本無法計算到無數年后的今天,會有一個身懷造化液的人,出現在這里。

      給他們挖了這么大的一個坑。

      所以人算,永遠不如天算。

      南方大天神這一系的神像虛影,正十分艱難的往一起靠近,想要形成一股強大戰力。

      于是小白幫了它們一把。

      不降低點難度,它們真的無法聚到一起。

      不忍心看它們太難,于是做了個小弊幫幫它們。

      “你……夠狠!”寒冰雪自然一眼看出小白的用意,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贊嘆著道:“但是我喜歡,真的很痛快!”

      大漂亮喃喃道:“想不到咱們這些萬神殿眾神眼中鮮嫩可口的魚,有朝一日竟然可以親眼看著他們這群釣魚人瘋狂互殺,的確很痛快。”

      論痛恨程度,小白這群年輕人對萬神殿的恨,遠不如大漂亮跟寒冰雪。

      林子衿輕嘆:“其實也是挺好的一個機會。”

      彩衣一臉認同地點頭:“是啊,有點可惜。”

      司音看了她倆一眼:“先吃瓜看熱鬧,等他們打差不多咱再去打他們!”

      林子衿身手揉了一把司音腦袋,道:“好!”

      單谷瞇著眼,看著法陣中那些神像虛影,內心深處,同樣也有著一股強烈的沖動——

      抽冷子射他一箭!

      可惜小白的法陣看似綿軟,但卻無比嚴密,在外面能看,但想要用神識鎖定對方,根本不可能。

      除了小白,別人的神念甚至都無法傳遞到法陣中去。

      經過小白放水,南方系這邊突然間聲勢大漲!

      這種變化,南方系眾神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對面那些萬神殿的……同樣也清楚的很。

      “南方……暫時停戰如何?再不破陣,你我都沒辦法出去!”

      西方大天神的神像虛影散發著滔天波動,看著南方大天神的神像虛影沉聲說道。

      “好啊,你們先停手!”南方大天神一道神通直接將對面一尊上位神的神像虛影打得粉碎,淡淡說道。

      “一起停手如何?”面對自己這邊的損失,西方大天神面不改色,依然淡定的提著建議。

      南方大天神沉默了一下。

      就在這時,就在他們中間,無數符文轟然炸開!

      無盡的殺機加上四處彌漫的混沌氣徹底掩蓋了一切。

      神識無法穿透,神念無法交流。

      符文法陣中蘊藏著的無盡殺機,終于向這群萬神殿頂級神靈的神像虛影……露出猙獰爪牙。

      停手?

      做夢去吧!

      站在外面掌控全局的白牧野這會兒徹底將法陣激活。

      符文漫天,危險重重!

      若從高處往下看,便會發現這符文法陣,形如陰陽,恐怖的能量波動,始終在不斷變幻。

      陰和陽的變換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生門和死門,永遠在變!

      陣中的殺機,專門針對這種神識意念精神體。

      小白,才是玩這東西的專家!

      這是他的道!

      如果這群萬神殿神像虛影出來之后,第一時間撲殺過來,那么這場戰斗,絕對會是整個符龍戰隊有史以來,所面臨的最嚴峻的一次考驗!

      上千個神像虛影,尤其那些頂級大天神的神像虛影,即便實力遠不如本尊,但至少不會遜色那些擁有上位神戰力的生靈。

      這樣一股力量撲殺過來,小白這群人除了逃,當真一點辦法都沒有。

      可惜這世間的事情就是這樣玄妙無比,環環相扣!

      越是這種頂級存在,被各種復雜因果影響的也就越深。

      眼看著法陣中那些神像虛影越來越少,林子衿和彩衣單谷這些人的眼睛也就越來越亮。

      不約而同將目光投向白牧野。

      而此時,法陣中其實還有五六百神像虛影。

      這種時候放他們出來,那不是打磨戰力,是作死。

      所以白牧野無視那雙充滿期盼的眼睛,搖搖頭:“不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末日樂園蓋世雙諧絕世狂仙
    生活系男神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劍道通神最強神話帝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