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25章 吞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25章 吞噬字體大小: A+
     
      南方大天神這道投影很不甘,心情也非常復雜。

      它竟然一不小心,看見了身懷造化液之人,這對一直苦尋造化液的它來說,簡直就像是見到了世上最美的風景,喝到了最美的酒,上……反正異常興奮。

      但更大的意外隨之而來。

      這群年輕人太恐怖了!

      面對它這道強勢投影,不但沒有認慫,反倒毫不猶豫的一窩蜂沖了上來。

      若是一群魚腩螻蟻,沖上來多少都是送死。

      滅掉就是了。

      關鍵沖上來這群,并不是螻蟻。

      而是一群剛剛成長起來的小老虎!

      這就尷尬了。

      南方大天神雖然強大無匹,即便只是一道投影,也堪稱一頭雄獅,可問題是,雄獅也擋不住這群接近當打之年的年輕老虎啊!

      原本它設置在身體中的那道封印非常厲害,一旦激活,可以立即帶著它這道投影遠遁億萬里。

      幾個呼吸間就可以完全逃出這人間位面。

      但就在它已經生出退意并激活這道封印的同時,它遭遇了重創!

      對方太過狠辣,竟然用正好克制它的暗屬性符篆死死將它這道投影拖住。

      不但要拖住它,還要吞了它!

      這種事兒,從來都是它施加給別人的痛苦。

      輪到它自己面對,當然特別不爽。

      今天怕是真的走不成了!

      但你們這群小娃娃,是不是真以為可以吃定我了?

      南方大天神神念瞬間掃向這群向它發起狂攻的人,它要選擇一個最弱的,弄死一個再說!

      不發威,你們便不知道大天神之威有多可怕!

      它的神識,第一時間鎖定了紅綃!

      小叛徒!

      就你了!

      轟!

      它拼著身上能量流失,瞬間朝著紅綃那里沖殺過去。

      嗡!

      張道明身前突然間出現一只金剛琢!

      那金剛琢剎那間放大無數倍,朝著南方大天神這道投影直接套過來。

      臥槽!

      南方大天神雖然本體是禽,可成神無盡歲月,也曾經多少世以人身行走世間。

      對人類的文明了解非常深。

      這刻它只想罵娘。

      區區張道明,那個多年前被收進萬神殿,當成家生奴仆一樣培養的人族小屁孩,怎么可能有這玩意兒?

      對它的意圖,張道明看得清清楚楚。

      破口大罵道:“但凡有一點節操的頂級大天神,到這種時候,就應該老老實實束手就擒等著被吃!居然還想撿最弱的欺負?睜開你的雞眼看清楚了,老子今天打死你只小火雞!”

      張道明以神念罵出這番話,瞬間被南方大天神“聽”見,頓時被氣得七竅生煙。

      是真的鼻子冒煙那種。

      被氣瘋了!

      那只金剛圈太恐怖了。

      上面散發著無窮的大道之威,甚至帶著強大的規則力量!

      始終不愿與這群后輩小屁孩溝通的南方大天神終于忍不住怒吼道:“這是真器!人間封印……是你破的!”

      “哎呦您居然不瞎呀!”張道明哈哈大笑。

      轟隆!

      那金剛圈飛行的過程,直接扭曲了虛空,差點把整片空間給壓得坍塌下來。

      南方大天神此刻只恨為什么來的不是本尊,而是一道投影。

      若是本尊,造化液跑不掉,那本天書跑不掉,這金剛琢……同樣跑不掉!

      甚至就連那些傳承——共工氏、八九玄功,甚至包括它最看不上眼的神鳳的傳承……都是它的啊!

      可現在……它只能拼命閃避。

      即便張道明那小叛徒根本發揮不出這金剛琢全部威力,它依然不敢攖峰!

      該死的牛鼻子老道,竟然把真器給了這小屁孩!

      媽的,他何德何能啊!

      它的投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試圖逃遁。

      還殺個毛最弱的?

      先躲過這一擊再說!

      張道明境界的確不夠,南方大天神的戰斗經驗也確實太過豐富。

      竟然讓它在不可能之中,硬是找出一條生路來。

      但也沒能完全徹底避開。

      被金剛琢直接砸在身體后半部分。

      那燃燒著大道火焰,無比璀璨奪目的長長翎羽,以及大半個屁股,直接被金剛琢給砸下來。

      張道明噴出一口血,卻哈哈大笑:“小白,哥送你一個雞屁股,你吃不吃?”

      白牧野:“……”

      翻了個白眼,幽幽道:“聽說雞屁股最是肥美,既然哥哥如此熱情,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其實說個毛線啊,小白早在那連著長長璀璨翎羽的鳥屁股被砸下來的第一時間,直接就出手了!

      是的,這次沒等別人送過來,他已經恢復很多。

      直接出手搶!

      雖然當大爺等著人家送到嘴邊的感覺很好,可大家都是好朋友,總不好意思一直過這種飯來張口的日子吧?

      總要自己動手,才能豐衣足食。

      那金剛琢在天空中飛舞著,追著南方大天神再次砸過去。

      白牧野這邊去抓那肥美的肉,那邊卻完全沒耽誤,大量符篆從四面八方飛向南方大天神的投影。

      高天之上,到處布滿各種各樣的神秘符文。

      就像是一盤棋局,除了真正的頂級高手,不然你根本看不出哪一步才是殺!

      南方大天神倒是能看出來,但也得有那個時間給它看才行。

      大漂亮寧可吐血也要拼命沖它搖晃鈴鐺——小鳥,過來玩呀!

      張道明同樣在吐血,卻一樣面目猙獰的沖它嘿嘿直樂——小鳥,你屁股被我打掉了!

      林子衿倒是沒吐血,張開那雙讓它厭惡無比的五彩羽翼,手里拎著那把莫名鋒利的刀,追著他瘋狂的砍。

      那小只的蘑菇頭就更難纏了,特么力量怎么那么大?

      還有那個八九玄功的傳承者,媽的竟然是個刺客!

      這片戰場上,的確紅綃跟綠衣那兩個南方大天神知道的人類小姑娘最弱。

      可那有什么用?

      被張道明那小叛徒給保護得好好的。

      半點機會都不曾給它。

      這局面究竟是怎么逆轉到這種程度的?

      是了……是這群瘋了一樣的從人間方向撲殺過來。

      南方大天神這道投影目眥欲裂,心態也徹底崩了。

      說到底,最強大的神,本質上也是各種各樣的生靈。

      終究沒能徹底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那種不是沒有,但如今都在天外天。

      轟隆隆,天空中不斷傳來的劇烈轟鳴,預示著這場戰爭的慘烈程度。

      南方大天神投影左沖右突。

      一邊閃避著各種追殺,一邊尋找著那符文中的間隙。

      但很快它便發現,媽的沒有間隙。

      那個符篆師太可怕了!

      他布下的符陣也太損!

      很多地方看似薄弱區,可四周卻埋伏著無比可怕的殺!

      一旦不小心闖進去,就是一連串的殺招從四面八方冒出來。

      在神靈眼中,符篆其實也是一種神通,也是一種道。

      只要是道,就不可能真正完美。

      只有你能不能看得出,能不能破得掉。

      反正只要你道高一丈,那不管對方用什么手段,總能輕易化解。

      它從來沒想過,這人間的后起之秀當中,竟然真的出現了一個比它修煉的道品階還高的人。

      該死的老雜毛!

      南方大天神的投影再次暴怒起來。

      它已經有些堅持不下去了。

      逃,逃不掉。

      打,打不過。

      如果就這樣死去,那它會無比不甘。

      損失太大了!

      本尊什么都不知道,但道心卻會受到重大影響!

      所以……自爆吧!

      到這種層級的生靈,不管做出任何決定,都會毫不猶豫的直接執行。

      可就在它剛要自爆的瞬間,林子衿手中那把大刀,竟然脫手而出,像是一把飛刀射向它的身軀。

      這有什么用呢?

      能擋住我自爆?

      南方大天神的投影一雙眼射出森冷無比的光芒。

      這次吃了個大虧!

      但它的本尊絕對會用最短的時間趕到這里來。

      即便有東方、西方和萬神殿主那群該死的東西拖著,它也一定會趕來。

      這世上,能殺死它投影的存在,只存在于萬神殿內。

      既然死在這,就說明這邊一定出現了危險程度極高的存在!

      到時候本尊隨便掃一眼對方陣營,就能推算到這里發生了什么。

      所以,你們就在這給我好好等著吧!

      我會徹底弄死你們的!

      林子衿射出來的那把刀,速度已經快到不可思議,但還是沒有南方大天神自爆的速度快。

      它這種神靈,一心求死,真的沒有那么容易被攔住。

      就在這時。

      嘭!

      一本書狠狠抽在它的鳥頭上。

      鳥毛亂飛。

      南方大天神徹底凌亂。

      媽的老雜毛你是多恨我,萬神殿那么多神靈,為什么你偏偏要跟我這樣過不去?

      噗!

      被符篆師寶典狠狠一抽,它的自爆直接被打斷了!

      林子衿的刀,計算的就是這一刻。

      狠狠射進南方大天神這道投影的眉心處。

      哐!

      司音用盡全身力氣的一錘子,也砸在鳥頭上。

      彩衣的刀,劃過南方大天神投影被破掉防御的脖子。

      張道明打出的那只金剛琢,狠狠砸在南方大天神這道投影的心臟位置。

      絕殺!

      自爆被打斷,投影被絕殺。

      白牧野從遠方飛來,虛空中那密密麻麻的漫天符文也在這一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走上前,運行心法,精神識海中黑洞再現。

      吞!

      南方大天神這道投影身上的神念并未完全泯滅。

      只是直到這種時候,它依然沒有對這群人放出什么狠話來。

      那不是它風格。

      這仇,它一定要親手報回來。

      它再不會假借任何人來做這件事。

      即便不知情,但它的本尊,一定會這樣做。

      因為它們,是同一只鳥。

      一個心思。

      這投影終于被吞了,一群人甚至不敢相信這戰果。

      這場戰斗打的很辛苦,也并不順利。

      稍有不慎,就是全軍覆沒的局面。

      但最終他們還是贏了。

      這勝利,實在太不容易了。

      彩衣搖搖晃晃,整個人近乎虛脫,看向眾人的眼神中,充滿歡喜。

      司音更是忍不住流下熱淚,她身上有幾處傷口,特別疼。

      于是她掏出一個瓜,咔嚓一口,甜甜的瓜多少撫慰了一點她因為傷口疼痛而難過的心。

      林子衿身子搖搖晃晃,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但眼睛卻非常明亮,收起背后那雙徹底變成五彩色的羽毛。

      這時候,有三根超級炫酷的羽毛,從白牧野那邊飛出,飛向她這邊。

      林子衿看了一眼,將這三根羽毛抓在手中。

      輕聲道:“朱雀真羽!”

      紅綃忍不住喃喃道:“這一次,南方大天神……真的是損失太大了!”

      神念投影,看似簡單,但這中間隔著重重虛空,無盡遙遠的距離,普通的投影根本過不來。

      這需要消耗巨大的精神力。

      同時還有著三根朱雀真羽,這玩意兒……算的是絕世重寶了!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它們甚至比上位神級別的法器要厲害多了!

      可以煉化出三把頂級飛劍,同時剩下那些邊角余料,也可以用在各種武器當中。

      林子衿看了一眼彩衣,道:“回頭給你打造兩把匕首!”

      彩衣開心的一笑,接著卻哇地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

      苦笑起來:“還是沒能控制住。”

      張道明面色蒼白,收起那枚金剛琢,白衣染血,被紅綃和綠衣扶著,沖著小白這邊瀟瀟灑灑地一揮手:“那只鳥當年跟睚眥關系不錯,性子也差不多,暴烈且小心眼。所以,用不了多久,它一定會來這里。所以,趕緊恢復,接下來,怕是要有更慘烈的戰斗。我先回去養傷,到時叫我!”

      說話間,張道明特別灑脫的走掉了。

      以至于小白想要問問他那金剛琢哪來的都沒機會。

      不過想想,十有八九就是老道士給的。

      真摳門啊!

      當初自己跟他要的時候,推三阻四的。

      法寶不給,牛也不借。

      唉!

      還徒弟呢……咦?張道明該不會是我師兄吧?

      要是這樣……那我這師兄,也太特么懶了吧?

      他這是把我培養起來,然后想要自己躲清靜么?

      白牧野瞪大眼睛,看著張道明消失方向。

      不過這會兒,也沒心思去追究那些,還是先消化了南方大天神投影這些遺產的好。

      南方大天神投影中的神識依然沒有完全死去。

      它只是冷冷看著白牧野將它朱雀真羽送出去,冷眼看著林子衿要用它給那個八九玄功的女娃打造兩把匕首,又冷冷看著張道明帶著兩個萬神殿主養女灑脫離去……

      從始至終,它一言不發。

      直到這道神念徹底被白牧野的精神識海吞噬。

      然后。

      在小白的精神識海中,這道積蓄了最后一點力量的神念猛然間爆發出來。

      不是想要逃走,更不是想要奪舍,是想要把小白的精神識海直接給炸了!

      吃我?

      這世上能吃我的人有,但肯定不是你這種小娃娃!

      “呵呵,早防著你這一手了。”

      白牧野溫和的笑聲在精神識海中響起。

      對南方大天神來說卻是如同雷霆一般。

      轟鳴作響中,小白精神識海中卷起一陣無比狂野的風暴,符道中的無上心法,瞬間鎮壓下來。

      操!

      南方大天神的這道神念這一次徹底無語了。

      它也終于想通了太多事情。

      上古時代,那諸天神佛中的頂級大能,離開人間之前,果然留下了可怕的后手。

      為了麻痹他們這群萬神殿神靈,居然一直隱忍不發,直到今天,在他們已經覺得自己絕世無敵的時候,悄然成長起來,給了他們致命一擊。

      我那本尊……能不能算到這些?

      應該……能……吧?

      連它自己都沒信心了。

      當這道神念被徹底鎮壓之后,小白在須臾間了解了太多關于南方大天神的事情!

      這就是精神系大能的好處。

      吞噬對方神念不但可以增長精神力,還能知曉對方的秘密。

      南方大天神的秘密雖然沒那么容易被破解,但這一次,它卻是太大意了。

      這段神念當中,居然真有關于它疆土大域的信息!

      其他的倒是很少,但小白也不在乎。

      知道了這些,在當下來說,已經足夠了!

      畢竟一直以來,都是南方大天神不斷從疆土大域中派人出來各種騷擾。

      這次,也應該讓它感受一下,被人從背后把家給偷了,是怎樣的一種滋味。

      吞噬,煉化。

      煉化。

      煉化。

      煉化。

      小白甚至沒管旁人,就在這片虛空中,拼命煉化南方大天神這道投影中所蘊含的精神系能量。

      大道在體內轟鳴,浩瀚能量在精神識海翻涌。

      感覺,前所未有的爽!

      一連數日,他都在這種狀態下度過。

      白修遠夫婦和林泉聲夫婦這些家人第一時間就過來了。

      乘坐著人間最先進的頂級飛行器,不斷折疊空間,終于趕到這里。

      但根本無法接近。

      這地方經過一場慘烈的大戰,整個虛空都已經扭曲。

      別說帝級,就算至尊境界的人都很難從外部進來。

      林子衿出去把這群人接過來。

      一群人小心翼翼行走在這片戰場中。

      聽著林子衿的講解,一個個冷汗直流。

      這是什么級別的戰斗啊!

      量級太大,根本無法計算。

      也無法想象。

      但看著這片扭曲的虛空,大家也都多少明白當時有多么危險。

      林子衿、彩衣、司音、大漂亮和寒冰雪這些人身上都帶著傷。

      跟著白修遠這些人一起來的還有老劉跟歐陽星琪。

      沒能第一時間看見單谷,歐陽星琪特別慌,差點當場哭出來。

      還是司音及時過去,告訴她單谷沒事,應該在人間一顆星球上養傷,這才讓她多少放心一些,不過還是有些擔憂。

      老劉看著彩衣的模樣,特別心疼,也特別自責。

      “原本……這種戰斗,也應該有我一個的。”他嘆息。

      昔年心懷大志的少年,做夢也想不到幾十年后的人間竟然是這樣一種局面。

      “所以說,有些時候,無知并不是罪過,反倒是一種幸福。”彩衣面色蒼白,虛弱的看著他輕笑。

      “有你就是幸福。”老劉露出一絲溫暖笑容,輕輕將彩衣攬在懷里。

      可以在宇宙深處面對大天神投影的彩衣這會兒卻一臉倦容,小鳥依人的靠著老劉,笑得很甜。

      眾人在這里又等了十幾天,這過程中,在那顆星球地心傷愈的單谷終于找到這里。

      看見歐陽星琪,只是簡單抱了抱,接著就一臉自責一臉后悔和一臉遺憾。

      “對不起,我來的太晚了!”

      “這種場面,我竟然錯過了!”

      “彎弓射大雕……那是我的夢想啊!”

      歐陽星琪無語的看了他一眼。

      “當然,和你生娃,也是我的夢想。”單谷趕忙補救。

      “不是用星際飛船裝滿美女拉回家嗎?”歐陽星琪微笑道。

      “那些都是造謠!”單谷一臉義正詞嚴。

      隨后又有很多人從各地趕到這里。

      這場打斗,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幾乎將人間頂層戰力全部驚動。

      而這群人,又幾乎都跟小白相識、相熟。

      戰斗波動停止,人卻遲遲未歸,擔心之下,幾乎全來了。

      老宋、方晴、老白、林采薇、孫岳琳、孫恒、孫瑞、夏侯、趙璐、齊王李彧……甚至連小白幾個徒弟,李敏、張可欣、鮑菲羽、穆錫這些人也都趕來了。

      這種時候,自然也少不了于秀秀這群昔年的三仙島伙伴。

      如果不是人間還有太多政務需要處理,李英肯定也會過來。

      但很可惜,身為皇帝,身不由己。

      穆錫這些人如今也都真正成長起來,在人間也都各自擁有極高的身份地位。

      以他們今天的成就,即便沒有頂著小白弟子這名頭,也依然會受到人們的尊重。

      像穆錫、李敏和張可欣、鮑菲羽這些人,早已成了帝國第一學院飛仙的著名教授。

      但在眼下這群人面前,他們都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

      穆錫和李敏當年還都是小白在百花一中的同班同學呢。

      但看著這里扭曲的虛空,感受著那一道道能量亂流。

      再看看渾身上下散發著大道氣韻,應該正在那里修煉的師父小白……穆錫突然輕笑起來。

      “怎么了?”李敏看了他一眼。

      “我突然想起當年剛見到師父那會了,那會兒因為家庭原因,我身上全是刺,又因為有符篆師的天賦,內心深處誰都不服,第一次跟師父見面的時候,我還……”穆錫一邊說一邊笑著,笑著笑著,眼圈卻紅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另類保鏢:龍潛都市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
    末日樂園蓋世雙諧絕世狂仙生活系男神合體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