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18章 背鍋之王南方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18章 背鍋之王南方鳥字體大小: A+
     

      沒能把門騙開,小兔子不開門,彩衣和星空深處的林子衿等人幾乎就要決定強攻了,結果被下方齊家老祖這一聲“別走”差點逗笑。
      因為發聲這人,就是之前說什么都不肯讓她進去那個。
      彩衣身形卻沒停,速度極快的朝遠方遁走。
      “馮家大姐,是我錯了,您別跟我一般見識,這種時候,我們也只能小心一點,您說是不?”
      那齊家老祖終于低頭認錯。
      彩衣這才停下腳步,厲聲喝道:“老齊頭,你少在那裝模作樣口是心非,當我不了解你嗎?老娘下去之后,你是不是還要試探一番?用不用老娘施展一套馮家絕學給您瞧瞧?”
      彩衣這會兒化身同聲傳譯,這邊精神識海中接收著大漂亮傳遞過來的信息,那邊渾身浴血,聲音尖利,橘皮老臉上滿是血污的怒吼著,顯得無比憤怒。
      演技這東西,終究還是需要不斷打磨才行。
      彩衣自從傳承八九玄功之后,演技也在不斷提升著。
      如果沒有這番話,說不得那齊家老祖等人還是要在心里懷疑一番。
      但這番話一出,下面那群原本對彩衣還有所懷疑的人,心中疑惑幾乎盡去。
      從上古至今,九大家族之間各種恩怨糾纏,相互間了解的都很深。
      尤其這群同樣從上古走到今天的,早在年輕時候就已經認識。
      就選彼此間關系沒有多么好,但至少一些基本的東西還是熟悉的。
      這的確就是馮家老嫗的風格。
      就算有人能夠變成她的樣子,但卻不可能連性格都掌握得如此精準。
      “哈哈,姐姐,我的錯,我的錯!”那齊家老祖尷尬地笑著,讓人在高天之上開啟了一道門戶出來。
      彩衣哼了一聲,順著那道門戶大搖大擺進來。
      經過那法陣門戶的瞬間,有一些鮮血,從她身上落下。
      隨后,彩衣落到地上。
      看著齊家一群人,鼻孔里哼了一聲。
      剛剛那齊家老祖主動上前,沖著彩衣一抱拳:“馮家大姐,剛剛失禮了。”
      “行了,別廢話了!”彩衣皺著眉頭,看著齊家這群人道:“你們這么分散做什么?想要被人一網打盡嗎?”
      那齊家老祖微微一怔,隨即道:“怎么?”
      彩衣重重一嘆,尖著嗓子道:“別提了,我們馮家,除了老身之外,都死光了。”
      “什么?”齊家這邊一群人頓時一片嘩然。
      幾尊老祖看向彩衣的目光都變得無比凝重,剛剛那齊家老祖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是南方大天神的人。”彩衣嘆息一聲,看著眾人道:“他們想要趕盡殺絕,來了一群疆土大域中的頂級強者。我們根本擋不住!”
      “真是南方系的人?”齊家一群人全都又驚又怒。
      其中一個看著四十幾歲的女子說道:“為什么?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就算以后他們得了天下,難道不需要我們做奴仆嗎?”
      彩衣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齊悅瑤,到這種時候,你居然還心存幻想?你知不知道,南方系那些疆土大域里面,到底有多少不遜色我們的人?”
      中年婦女模樣的齊悅瑤呆呆看著彩衣:“多少?”
      “超級多!”彩衣看著她道:“明白嗎?超級多!經過無盡歲月的培養,那些人根本不比我們差!南方大天神為什么要自立門戶?那是因為人家自己做什么都夠了!”
      “怎么會這樣……”齊悅瑤那張并不年輕的臉上露出幾分惶恐之色,喃喃道:“我們都已經逃到這里了,難道他們還不肯放過嗎?”
      “我們是人類!”彩衣大聲道:“南方系都是什么?大多數都是妖族!它們怎么可能信得過我們?我們昔年拋棄了人間萬族,如今再度歸來,其實已經是一種入侵!”
      “你們覺得這人間眾生,會歡迎我們嗎?”
      “就算他們不知當年真相,什么都不知道,但也不會歡迎我們,懂嗎?”
      “我們就是一群失敗者,祖域待不下去,想要入侵人間,人間不會歡迎我們。”
      “南方系……更不會放過我們!”
      齊悅瑤看著彩衣:“為什么?”
      “因為我們要入侵的……是他們的地盤呀。”彩衣化成的馮家老嫗那張橘皮老臉上,滿是苦澀:“所以我們現在已經是一群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無家可歸的可憐蟲!你們居然還想通過那些普通人來威脅他們,有意義嗎?他們會在乎這個嗎?就算整顆星球的人全都死光了,對他們來說,也不過是祖靈晶體數量多一些。”
      就在這時,高天之上,林子衿等人已經沖過來,正在瘋狂攻擊著法陣。
      “看見了嗎?他們追來了。”彩衣滿臉苦澀地道:“來吧,跟我一起,和他們決一死戰吧!”
      這時候,先前那名齊家老祖突然一臉憤恨地道:“把我們在各地的人都叫回來吧!馮家大姐說的沒錯,如果來的是南方系的人,他們根本就不會在乎這星球上的眾生死活。全死光了他們也不在乎。咱們把人都散出去,力量分散,反倒中了那些人下懷。”
      隨后有齊家人發出指令,將那些在各地的人都叫回來。
      以那些人的境界,從全球各處歸來,不過是眨眼之間的事情。
      齊家那中年婦女齊悅瑤看著彩衣:“咱們還有機會走脫嗎?”
      彩衣指了指天上:“你看,咱們除了決一死戰之外,還有別的活路嗎?”
      齊家這群人也看見了,高天之上,林子衿那些人已經將法陣破開!
      “怎么可能這么快?”齊家這邊一群人發出驚呼。
      當然是因為我啦!
      彩衣心中暗道。
      嘴上卻說道:“這很快么?他們破掉我們封印星球的速度,比這更快!來吧,別想太多了,要么你們就將所有人立即散出去,同時將一身修為都自己廢掉。從此做個普通人。”
      “那怎么可能?”有人怒吼。
      彩衣看都沒看那人一眼,淡淡說道:“是啊,不可能的話,就決一死戰呀!”
      說話間,她身形直接往天空飛去,大聲道:“你們這群南方系的走狗,老娘和你們拼了!”
      林子衿:“……”
      姐姐你入戲太深了呀!
      這個時候,不是應該直接出手偷襲齊家那些強者了嗎?
      不過隨后她便看見彩衣沖她眨了眨眼。
      子衿瞬間明白過來,齊家怕是藏著大個的呢!
      若是這樣,這場戰斗還是要拖到小白他們過來才行。
      雖然不知彩衣剛剛發現了什么,但這種時候,聽她的肯定不會有錯。
      林子衿掄起大刀,直接朝著彩衣劈殺過來。
      彩衣瞬間轟出幾道神通。
      一身大道波動洶涌澎湃!
      典型的馮家風格!
      八九玄功,可以變化的……不僅僅是長相。
      其實就連功法,同樣也可以模仿到幾乎以假亂真地步。
      齊家那群人此刻再無懷疑。
      一群人相互對視一眼,紛紛怒吼著,往天空飛來。
      大戰瞬間展開!
      彩衣跟林子衿的戰斗最為激烈。
      雙方你來我往,都是大開大合,沒有一點點作偽。
      當然,子衿還是收斂了。
      不然這種硬碰硬的打法,彩衣不是她對手。
      只是這種時候,收斂一點還是狂放一點,又有誰會盯著看?
      戰斗瞬間進入白熱化。
      單谷和司音全都朝著齊家那群人直接撲殺過去。
      單谷的箭已經形成一種強大的殺道。
      每一支箭上,都有大量符文閃爍。
      大漂亮瞇著眼,看著下方的情況,眼看著幾尊齊家老祖朝著林子衿圍過去。
      她瞬間一搖手中這串鈴鐺。
      鈴鈴鈴!
      鈴音清脆。
      那幾尊齊家老祖身形一晃,頓時大口吐血。
      有人大喝道:“那法器厲害,請老祖宗出手!”
      “請老祖出手!”中年婦女模樣的齊悅瑤也大聲叫著。
      彩衣也不多話,繼續跟林子衿打的很熱鬧。
      當!
      一聲鐘鳴。
      一股音浪,形成一支利箭,從下方升起,直接射向大漂亮!
      大漂亮再次搖動手中鈴鐺。
      叮鈴鈴!
      清脆聲音再度響起。
      但這一次,大漂亮的臉色卻變得有些蒼白。
      不是她的法器不行,她吃虧在法力沒有對方深厚。
      同時她也隱隱猜到隱藏于暗中那人是誰了。
      在上古時代就曾經赫赫有名的齊家老祖。
      據說是一個太古神話時代末期的年輕俊杰,一直很低調,建立了齊家之后,也很少拋頭露面。
      此人在上古時代都算是一個傳說,更別說在這個時代,知道他的人更少。
      下一刻,一個身穿黃袍的少年,一手持鐘,一手拿著一個伏魔杵。
      一下一下敲擊那鐘。
      這少年的一雙眼,卻始終盯在大漂亮手腕的那串鈴鐺上!
      “好東西,你不配用它。”
      黃袍少年無比強勢。
      他用鐘聲不斷抵消著鈴鐺發出的聲音,同時面色不變。
      一看就是修為極為高深的超級強者。
      很少有人敢相信,齊家竟然也有一尊上位神戰力的超級大能!
      而且這尊齊家老祖身上,居然還有這種能跟大漂亮鈴鐺相抗衡的寶物。
      阿噗!
      大漂亮一口鮮血噴出來。
      因為強行催動法器,她受了一點傷。
      那齊家超級大能老祖見狀,臉上露出笑容,徑自走向高天之上的大漂亮。
      一臉篤定自信神情。
      淡淡說道:“南方最大的錯誤,就是不應該派你們這群疆土大域里面的人出來!若來的是一群上位神,或許我們的確扛不住,不過來的是你們……呵呵。”
      他臉上露出諷刺的笑容,一臉不屑地道:“不是我對手!”
      轟隆隆!
      那邊林子衿一刀將姬彩衣劈飛。
      彩衣在空中大口吐血,整個人也朝著身穿黃袍少年模樣的齊家老祖飛過來。
      雖然距離很遠,但少年模樣的齊家老祖還是有些警惕地瞥了一眼彩衣。
      目光落在那橘皮老臉上,眼中露出一抹強烈的嫌棄之色。
      又老又丑!
      又弱!
      齊家老祖往旁邊躲了一躲,怕有血濺到他身上。
      非常嫌棄。
      剛剛不過是想通過馮家老嫗的嘴了解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
      如今了解了,馮家老嫗的死活,他也就完全不在乎了。
      至于出手相助,若是順手為之,倒是沒什么。
      但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任務,他想要大漂亮手上那串鈴鐺!
      真是一件頂級法器!
      一看就是南方大天神的手筆。
      也只有那種身份地位的人,才會有這種好東西吧。
      只可惜,今天徹底跟南方系翻臉了,從此以后,也只能往這宇宙深處流浪了。
      最好能找尋一個億萬年都到不了的地方!
      心里想著,他閃避開馮家老嫗,繼續往大漂亮方向飛去。
      那邊單谷的箭不斷射來。
      所有箭矢在接近他的瞬間,全都懸停在他身體周圍。
      “你的箭術不錯,已經是箭道了。如果你能向我投降,成為我的奴仆,我倒是愿意饒你一命。”齊家老祖一身黃袍獵獵作響,一雙眼極為有神,看著大漂亮,淡淡說道:“東西拿來,臣服于我,我放你一條生路!”
      這時候,林子衿一邊追殺彩衣,一邊大聲怒吼道:“老東西,做什么美夢呢?當我們身后沒人了嗎?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大批人馬過來,你敢動我們?這宇宙從此無你容身之地!”
      “許你殺我們,不許我們反擊?這天下哪有這個道理?”少年模樣的齊家老祖一臉自信,繼續往大漂亮那邊飛去。
      而彩衣化身的馮家老嫗,卻大聲道:“你是齊家真正的老祖宗?救我!”
      說話間,就往少年模樣的齊家老祖身邊飛來。
      齊家老祖一臉嫌棄,但還是停下腳步,就在他即將對林子衿出手的一瞬間——向他沖過來的“馮家老嫗”卻突然間消失了身影!
      是徹底消失那種。
      無影無蹤!
      就連神識都無法捕捉!
      齊家老祖心中暗道一聲不好,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便感覺到肋下傳來一陣劇痛。
      一把銳利無匹的刀,順著他的肋下,狠狠刺進心臟!
      刀上所蘊含的那股大道殺意,如同狂風驟雨一般,瘋狂吞噬著他的生機!
      “你……”少年模樣的齊家老祖驚怒交加,身上猛然間爆發出無比雄渾的場域。
      轟!
      彩衣的身子直接被轟擊得飛出去。
      像是一個紙鳶。
      在空中便不斷大口吐血。
      那股場域力量無比可怕。
      可就如呼吸一般,中間是有間歇的。
      趁著那場域往里面一吸的瞬間,林子衿迅速殺過來。
      手起刀落!
      這把同樣被老道士改造過的刀,已經鋒利到難以想象的程度。
      當彩衣將全身法力都灌注在這把刀上的那一刻,這刀的威力,絲毫沒比大漂亮手中那串鈴鐺差!
      只是這刀本來就是殺人利器,看上去變化沒有大漂亮手中那串鈴鐺大罷了。
      齊家少年模樣的老祖當場人頭掉落。
      隨后被林子衿直接將四肢斬斷。
      可怕的殺道同樣瘋狂滅殺著齊家少年老祖的生機。
      林子衿順手一抄,將齊家少年模樣的老祖那鐘形法器和降魔杵一把抄在手里,冷冷道:“好東西,你不配用它!”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
      如同神一樣突然間出現在眾人面前的齊家老祖,一手持鐘,一手敲擊。
      將高天之上那女人死死壓制住!
      面對其他人的進攻,也凜然無懼,一副主宰眾生的模樣。
      可眨眼間就被人大卸八塊。
      雖然還沒徹底死透,但已經完全喪失戰力。
      先前不答應,最后主動請求彩衣留下的那齊家老祖整個人都傻了。
      發出一聲悲憤至極的怒吼:“啊!你們都該死!”
      彩衣呵呵一笑,身形一閃,下一刻直接出現在這齊家老祖身邊,隨手一刀輕輕抹過他喉嚨,留下一句話——
      “你說得對,這種時候,還是小心一點的好。可惜,你們還是不夠小心!”
      齊家這位老祖脖子沒出血,嘴巴倒是噴出一大口血。
      簡直被氣到死不瞑目。
      而彩衣此時已經從這里飄過,來到那中年婦女身邊。
      手中的刀,狠狠刺進她心臟。
      嘭!
      齊悅瑤目眥欲裂,嘶吼著,發出最后一擊,同樣落在彩衣身上。
      彩衣卻瞬間一個變化,化成一顆塵埃,直接被這股恐怖的能量攻擊給打飛出去不知有多遠。
      但原本應該受的重傷,也被她及時躲過。
      用一點輕傷為代價,換了對方一條命!
      齊家這里,瞬間一片大亂。
      “南方大天神……老子日你祖宗八代!”齊家一名老祖發出悲憤欲絕的咆哮。
      這種時候,還在乎什么會不會被感應到?
      整個家主都要被人徹底給滅了!
      連命都要沒了,所有人都瘋狂了。
      大量齊家的人,臨死之前都要瘋狂怒罵一句南方大天神。
      就連隨后敢來的小白都沒能徹底封印住。
      不由有些無語的看著彩衣她們:“你們怎么把人給刺激成這樣?”
      彩衣呲牙一笑:“都是那位名氣太大,被名聲所累呀!”
      齊家這群人,直到最后都認為這群就是南方大天神的人,即便他們都猜到彩衣就是之前攪得整個祖域雞犬不寧那人。
      但這會兒還是徹底相信了他們的身份。
      原因也簡單,他們在倉皇逃離祖域的時候,南方大天神也帶著部眾在祖域大殺特殺!
      不是一伙的,誰信啊?
      所以到最后,小白連法陣封印都沒用。
      沒有一個齊家人跑去殺那些無辜生靈。
      小白也懶得去弄了。
      反正這里有齊家原本自己弄出來的法陣。
      他們的戰斗波動,也幾乎傳遞不到外面去。
      安全的很。
      到最后也沒有波及到附近的那些民宅。
      聽單谷說了經過之后,白牧野直接沖彩衣豎起了大拇指。
      牛!
      這戲演的也是絕了。
      彩衣身上也掛彩了,但臉上表情卻很輕松。
      直到今天,八九玄功這門絕學,她才算是真正理解了。
      當真是妙用無窮。
      齊家剩下那群人根本不堪一擊,司音和單谷兩人就都給橫掃了。
      然后就是找尋那少年模樣的齊家老祖擁有的疆土大域。
      修煉到這種境界,又擁有那寶鐘法器,不可能沒有疆土大域。
      果不其然,眾人很快在附近找到疆土大域的門戶。
      那少年老祖臨死前根本來不及將其隱藏。
      一群人直接打進去,很快干掉了那少年老祖的次元神和那具分身。
      跟之前羅家那擁有上位神戰力的老祖羅萬千一樣,齊家這少年模樣的老祖疆土大域里簡直富得流油。
      別的不說,光是從上古一直到今天的藥田面積,就讓小白都忍不住驚呼出聲。
      更讓他開心的,是那疆土大域里面,竟然還有大量的精神系大藥!
      又可以開心的提升一波了。
      眾人最后打掃戰場,去接回之前扔在一邊的老劉和歐陽星琪。
      昔年背叛了人間的九大家族中,五個人類家族,至此……徹底成為了歷史。
      “千萬別干壞事,偶爾自私一點沒什么,但虧心事做多了,總會遭報應。如果是一個家族都在做虧心事,那這個家族,早晚會被人滅掉。”
      單谷摟著歐陽星琪的肩膀,一臉認真地教育道:“這就是我們的家訓了,以后我們的子孫后代,都要牢牢記住,嚴格遵守。誰敢不聽,就直接扔出去,不許他姓老子的姓!”
      歐陽星琪一臉癡迷地看著單谷,然后突然翻了個白眼,啐了一口:“瞅把你能的!”
      單谷:“……”
      歐陽星琪飛快在他臉上親了一口:“不過說得對!”
      這邊,白牧野一群人聚在一起,在等著大漂亮給出信息。
      大漂亮說道:“那四個妖族家族,已經聚集在一起了。”
      這不是一個好消息。
      之前打幾個人類家族,都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最后各個擊破。
      但如今四個妖族家族,雖然不清楚外界究竟發生了什么,但那種對危機的本能感應,還是讓它們選擇了抱團。
      “并且它們將族人散布到那顆星球的每一個角落,”大漂亮看著小白,“我把坐標點位給你,你能在瞬間把那些人都控制住嗎?”
      掌控一顆星球嗎?
      白牧野想了想,說道:“之前沒試過,但應該沒問題!”
      單谷道:“我在高天之上,你這邊控住,我就放箭!射死那群雜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超神建模師
    逆天武神武神空間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另類保鏢:龍潛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