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10章 半日閑的張道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10章 半日閑的張道明字體大小: A+
     

      南方叛出。
      一場大戰,折損三千多位神靈。
      浩瀚宏大的萬神殿,幾乎空了一半。
      此刻,殿內一片嘈雜。
      一股惶恐的情緒充斥其中。
      還能感受到強烈的怨念。
      這對萬神殿來說,還是從未有過的。
      太古神話時代,萬神殿眾神團結一致,橫推天下。
      號令世間眾生,莫敢不從。
      那個年代,也是萬神殿最輝煌鼎盛的時期。
      一眾神靈,趁著諸天神佛離開,在這片星空下攪動風云,稱王稱霸,無人能敵。
      到了上古時期,因為懈怠,因為沒有了敵人,萬神殿內部已然是派系林立,斗爭不休。
      沒有了外部強敵的壓制,內部注定會生出各種問題。
      曾經的理想早已經拋在九霄云外,幾乎所有神靈都各藏私心。
      那個時候的萬神殿,早已經不純粹。
      但他們依然強大!
      所以面對群英輩出的上古時代,萬神殿依舊強勢而又霸道。
      他們再一次橫掃天下,掃蕩了整個人間。
      并且這一次做得更絕,將整個人間徹底封印,試圖一勞永逸,永絕后患。
      那時候的萬神殿,依然很熱鬧。
      終于封印了人間主位面,掌控了成百上千的人間位面,眾神背后疆土大域資源充沛,物產豐饒。
      大家都有的是錢,之前那各種紛爭恩怨,也暫時被放在一旁,無人去理會。
      上古時代的萬神殿,成功步入后神話時代,那個時候,他們同樣也是輝煌鼎盛的。
      號令之下,諸天懾服。
      漫長歲月,任憑時光長河流淌,太古時代那諸天神佛始終音訊全無。
      在那時候,幾乎所有萬神殿的神靈都認為,那些大能者……都不可能再歸來了!
      他們怕是永遠迷失在天外天,再也不可能出現在這人世間!
      天外天中的不祥,他們不了解也不在乎,萬古歲月,也從未見過有生靈從天外天過來。
      甚至那地方在哪他們都不知道。
      他們只需要知道,那諸天神佛都回不來,就夠了。
      這種感覺,著實太美妙了。
      最大的對手都沒了……老子已經天下第一了呀!
      以至于惶恐這種情緒幾乎快要從萬神殿眾神腦子里徹底消失。
      他們甚至忘記了上一次惶恐是什么時候。
      而讓他們時隔萬古,最終再次生出這種惶恐情緒的原因,還要從那滴丟了的造化液說起——
      說到那滴造化液,直到今天,都是一個籠罩在萬神殿眾神心頭的巨大謎團。
      那東西到底是怎么沒的?!!!
      沒有人知道!
      推演,根本沒用!
      占卜,完全沒有結果!
      號稱這方面最強的推演之神也是硬生生用了幾十年時間才終于得到一些線索。
      但最后卻弄得一地雞毛。
      不但沒能找到那個身懷造化液的人,還損失了兩個中位神,最讓推演之神痛心的,是丟了一件頂級跑路神器虛空舟!
      那玩意兒才是真正保命的家伙啊!
      居然丟了!
      它心里面恨死了!
      卻無可奈何。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成就了那個年紀輕輕的精靈女子。
      史無前例的以一個在下位神中都是墊底的身份,晉升為大天神。
      簡直是一個幸運得令人不可思議的精靈!
      是最終獲益者!
      但因為隕落的北方大天神介入,問君這份幸運又變得結結實實,無比堅固!
      想要質疑都沒辦法。
      所以眾神的目光,依然在那滴造化液身上。
      究竟是怎么沒的?
      造化液,十億年形成一滴。
      太古神話時代的一些頂級強者,大部分都曾得到過造化液洗禮。
      而如今的萬神殿內,擁有造化液的神靈卻不超過十個。
      毫不夸張的說,每一滴造化液都可以在這世間引起血雨腥風。
      即便是最頂級的神靈,也無從抵抗它的誘惑。
      造化液很神奇,十億年形成一滴,但它跟水不一樣,不會一點點滲出來。
      上一滴被取走之后,只會在十億年后左右的某一天,突然間出現在那里。
      若是沒人取得,便會自然消失在天地間。
      所以想要得到造化液,其實同樣需要超級強大的氣運和機緣。
      而且十億年也并非一個精確數字,或許是十億零一年,或許是十億八千萬年。
      想要見到它,需要莫大的機緣和造化。
      曾有大天神在十億年到來的時候,硬生生守在那里一千三百多萬年。
      但那神秀之地,卻沒有任何動靜。
      結果,這尊大天神前腳剛走,還不到兩年。
      就有一滴造化液生出。
      然后被人取走。
      這尊大天神,便是南方!
      取走造化液的人,是小白和子衿的爺爺。
      這便是氣運。
      夸張到令人無法置信的地步。
      在南方大天神眼中,別說什么人間的宗師大宗師,就算是萬神殿一眾神靈,哪怕是古神……都不在它那雙高傲的眼中。
      在它和萬神殿眾神看來,氣運和機緣那也是需要實力作為基礎的。
      區區兩個凡人,連祖域都到不了,怎么可能偷走造化液?
      直到今天,萬神殿從上到下,除了問君之外,沒有任何人清楚那滴造化液在誰身上,又是怎么得到的。
      對大多神靈來說,那滴造化液沒了也就沒了。
      反正就算不被盜走,他們也得不到。
      那根本不是他們能惦記的東西。
      而且一直以來,也不會有任何一尊神靈,會相信區區一滴造化液能給萬神殿帶來如此大的災難。
      會讓一眾神靈感受到惶恐滋味。
      這實在是太扯了,說出去根本不會有任何人相信。
      可到今天,它成真了。
      追根溯源,就是因為那滴造化液的丟失,才導致萬神殿在短短五十多個人間年的時間里,發生如此多、如此大的變故。
      再說沒關系,也說不過去。
      有人甚至忍不住問身上有造化液的一眾大佬——那東西真有那么神奇?
      “每一滴造化液,都是不同的。”
      “所謂造化,神奇之處,在于世間萬物生靈,沒有任何存在可以理解它的原理。”
      “造化液對萬物生靈的成就,也是各有不同的。”
      “比如推演……”
      西方大天神在給眾神釋疑。
      同時也是在復盤一些事情。
      這一次損失三千多神靈,當然是他們故意的!
      萬神殿的神靈太多!
      西方、東方、天悅、殿主等頂級存在,想要讓它變成千神殿,甚至百神殿。
      因為今非昔比。
      神靈多,意味著開銷大,意味著原本應該屬于少數人的資源,要分配給更多人。
      太古已死,上古已滅。
      致命的威脅已經沒了,還留著那么多神靈做什么?
      正好借著南方叛出這機會,用幾場曠世神戰,將萬神殿中絕大多數神靈消耗掉。
      到最后,只剩下一部分神靈,就足夠了。
      至于各個人間位面出的那些問題……那算問題嗎?
      在西方、東方和殿主這些人眼中,那根本連纖芥之疾都算不上好吧?
      目前除了南方大天神之外,還剩下的唯一變數,就是那滴造化液!
      迄今為止,即便是跟身懷造化液之人接觸過的問君,對那人也無甚了解。
      只知道那人曾出現在羅家負責的人間位面,但經過一番調查,已然發現那人并非是那邊的土著。
      而是借用了一個幸運玩家的身份,潛入到那人間位面搞事情的。
      這就有些難辦了。
      那人來自哪?
      主位面?
      還是某些廢棄的疆土大域?
      一個有大氣運的人,天知道他是從哪冒出來的。
      和那人有關的所有人,萬神殿這邊也已悄然調查過,卻沒能得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
      這也在意料之內。
      西方大天神道:“造化液是一樣的,但它在不同生靈身上,所展現出的造化之力是不同的。”
      推演之神老老實實縮在自己神龕里,沉默著。
      其實它很贊同這句話。
      因為造化液在它這里,就沒能展現出它期待的那份氣運。
      雖然讓它的推演之術出神入化。
      可那又怎樣呢?
      根本沒什么意義,因為它沒辦法推演同樣擁有造化液的人!
      最后還不是結結實實吃了個大虧!
      反觀西方、東方、天悅這些大天神,人家也是有造化液的,但成就卻比它這個推演之神,高太多倍!
      “關于那滴造化液,我們先放放。”
      西方大天神道:“如今你們也看到了,目前對我們威脅最大的,還是南方大天神!”
      “消息傳出之前,你們居然還有人懷疑北方大天神……”
      “我都替你們感到臉紅!”
      “你們,欠她一個道歉!”
      西方大天神意有所指。
      眾神歸來之際,除了少數幾個大天神和古神之外,大多數萬神殿神靈都心浮氣躁,甚至有些惶恐。
      對他們來說,萬神殿這一戰豈止是吃虧?
      簡直吃了天大的虧好吧!
      如果南方大天神當時沒有退走,會是什么局面?
      若是對方剩下那七百多神靈豁出一切,跟他們拼命,結果又會如何?
      恐怕剩下那三千多,能活著回來的都沒多少。
      他們恐懼而又憤怒,因此不少神靈將這股邪火發在問君身上。
      雖然沒有明白的指名道姓,但誰都知道他們說的是誰。
      而整個北方系從上到下的沉默,也助長了這股氣焰。
      無數神靈都將矛頭對準問君,認為萬神殿這場災禍,就是問君所帶來的。
      這其實很不講理,也很不要臉。
      但問君從始至終,沒有為自己辯解一句。
      一直沉默著,安靜端坐在神龕里。
      她麾下的那些北方系神靈,也全都安安靜靜,化成神像呆在神龕里。
      一動不動,像個雕像一樣。
      好吧,就是個雕像。
      沒過多久,萬神殿中那位白家上位神白梧倉皇歸來,大聲哭訴南方大天神的殘暴。
      眾神當時還不信,都覺得這太扯了。
      南方大天神被他們打敗,在那片幽暗深邃的宇宙大峽谷逃之夭夭……怎么可能出現在祖域?
      可還沒等眾神斥責,卻發現這件事居然特么是真的!
      因為隨之而來的無數求救信息,便出現在萬神殿大量神靈的精神識海當中。
      他們在祖域的那些家族,都在焚香祈禱,希望萬神殿能出手相助!
      也正因此,才會有這股惶恐氣息,彌漫在萬神殿中。
      尤其那些剛剛跟南方系戰斗過的神靈,更是覺得靈魂都在顫抖。
      真的打不過呀!
      沒人想在這種時候再次面對南方系的那些神靈面對南方大天神。
      更讓人意外的,是南方大天神竟然如此囂張狂妄,敢堂而皇之的出現在祖域大地,并且四處肆虐。
      “之前我曾說過。”
      這時候,一直保持著沉默的問君,終于開口。
      她聲音清冷,是的,聲音,沒有使用神念。
      嘈雜的萬神殿內,頓時安靜下來。
      “很多事情都是南方大天神干的。”
      “當時幾位大天神前輩、古神前輩都在場。”
      “他們信了我的話。”
      “所以,才有了跟南方大天神那一戰。”
      “我未曾想,損失那般巨大。”
      “所以,諸神對我的指責,我默默承受了。”
      “因為我的確有錯。”
      西方大天神開口道:“你沒有錯!”
      “不,我有,聽我把話說完。”問君聲音中帶著幾分柔弱:“我本小神,忽被氣運砸中,得北方大天神青睞,心中不勝惶恐,也深知德不配位。”
      “但,身為神殿一員,既然坐在這位置,自然就要為神殿負責。”
      “我,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負責。”
      “如今南方大天神橫行祖域,證明我之前推斷不假,同時,也足以證明另一件事,”問君的聲音變得稍微激昂一些,“在你們看來,南方大天神囂張強勢,甚至不可抵擋,可在我看來,卻是他無比虛弱!因為,堂堂南方大天神,竟然已經淪落到跑去祖域搶劫的地步!”
      “諸神,不覺得這很可悲嗎?”
      “換做你們,若是離開萬神殿,即便帶著部眾,但短時間內,會缺乏資源嗎?”
      問君清脆動聽的聲音回蕩在整個萬神殿內。
      她說道:“當然,南方大天神叛出萬神殿,定是蓄謀已久,也一定所圖甚大。所以才會對資源如此迫切,所以才會在之前做出那么多令人感覺匪夷所思的舉動!”
      “我說他現在虛弱,不是指他戰力虛弱,而是戰備物資的儲備虛弱!”
      “我們不能讓他就這樣搶下去。”
      “我們沒有退路!”
      “我在祖域沒有任何底蘊,也沒有任何家族,但我愿意助他們一臂之力。”
      “同時,也是助我們萬神殿自己……一臂之力!”
      “一天不能徹底除掉南方大天神,萬神殿,便一天不可能變得安寧。”
      “所以,我愿意出戰!”
      “這一次,你們都不要攔著我。”
      這時候,西方大天神開口道:“你們不要誤會北方,上次一戰,是我們不讓她去。”
      天悅大天神道:“這次,你也不要去,有你這番話,其實就已經足夠。”
      萬神殿殿主道:“你還是跟上次一樣,坐鎮萬神殿,在這里看家,南方……我們終究會干掉他!”
      “不,我不想讓別人懷疑我,”問君清冷的聲音回蕩在萬神殿內,“若是將來有天碰巧發現那擁有造化液的人跟我來自同一個位面,是不是還會有更多臟水潑到我身上?我是一個很簡單而又坦蕩的人,不喜歡將任何事情復雜化。”
      “更不喜歡給人背鍋!”
      “我只知道,現在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干掉南方大天神。”
      “至于那個身上有造化液的人,他是否會給我們堅不可摧的萬神殿帶來沖擊,這都是后話。”
      “我不喜歡被懷疑,更不喜歡被污蔑,我要為萬神殿出戰!”
      “你們誰都不要攔著我!”
      “還有,我沒有你們想的那么弱!”
      “即便之前沒有我師尊的傳承,我也會很快打到中位神,成為上位神!”
      問君的聲音,清冷而又強勢,令整個萬神殿無數神靈為之側目。
      “胸懷坦蕩之人,小神佩服!”
      “大天神當真是坦蕩之神,佩服,佩服啊!”
      “北方大人何必理會一些雜音,這萬神殿上下,還是都很欣賞大人的!”
      就連幾乎從不在萬神殿公開場所開口的東方大天神,都忍不住說道:“你身上自有大機緣大造化,與其他人無關。打進萬神殿,也是你本事。整天只知猜忌別人的……也沒多大成長空間。無需理會便是。”
      “對,無需理會他們!”
      “我們支持你!”
      “我們跟你一同出戰!”
      萬神殿內,那股惶恐的氣息,不知不覺間……消失了。
      東方、西方、殿主和其他古神、大天神心中對此不無震撼,也不無警惕。
      對問君這個境界低微的小精靈,也終于生出那么一絲……不大不小的忌憚情緒。
      不過也只是一點點罷了,因為在他們看來,問君雖然繼承了北方大天神的全部衣缽,但想要真正成長起來,至少也是幾千萬甚至幾億年之后的事情了。
      還久著呢!
      但有了南方大天神這一檔子事,也著實讓他們提高了不少警惕。
      昔年的南方大天神,跟今日的問君有諸多相似之處。
      所以嘛……
      由于問君的堅持,所以這一次,她成功跟一群萬神殿神靈一起,再次出征!
      萬神殿如今共有六千多尊神靈,這次出征,再次出動了四千尊神。
      并且跟上次不同的是,這一次整個萬神殿內,幾乎所有高端戰力,全部出戰了!
      他們要畢其功于一役!
      尤其在問君這尊新神面前,大量中位神和上位神都被激勵得熱血沸騰。
      一尊新神尚能做到如此,他們又差在哪里?
      南方大天神是厲害,可它再怎么厲害,難道還能擋住這么多神靈的圍攻?
      祖域,這個初始之地,就讓它成為南方大天神的埋骨之地,挺好的!
      ……
      人間。
      張道明帶著紅綃和綠衣,靜靜坐在一個水榭涼亭里。
      看著水中一尾尾漂亮的錦鯉,品著茶,氣氛安靜且祥和。
      “這才是人過得日子嘛!”張道明隨手一提手里的魚竿,一條白底紅花,足有十幾斤的大錦鯉直接被他提上來。
      張道明一臉得意,哈哈大笑道:“這條拿去紅燒!”
      紅綃翻了個白眼,手一揮,這條受到驚嚇的大錦鯉直接緩緩飛回到湖里。
      “哎我說你這娘們……”張道明一臉郁悶。
      “你罵誰呢?”紅綃惡狠狠看著他。
      “咳咳……口誤,口誤。”張道明瞬間認慫。
      綠衣在一旁無奈的嘆了口氣:“這么漂亮的錦鯉,你竟然要拿去紅燒,煮鶴焚琴,說的就是你這種家伙。”
      張道明撇撇嘴,呵呵一笑:“漂亮咋了?漂亮就不能吃?丑就該死?這天下哪來的這種道理?”
      “嘿,你還犟上了?”紅綃翻了個白眼,在一旁不滿的道:“這本來就是個看臉的世界,就像小白,長那么帥,當他女朋友多幸福?就算生氣吵架,吵著吵著都能被美笑了……”
      張道明轉回頭,無奈看著她:“口水擦擦。”
      紅綃哼了一聲。
      綠衣在一旁用力點頭:“嗯,小白的確是帥,真的帥!來人間這么多年,還從來沒見過長那么好看的男人。”
      “我說你們倆,夠了啊,再說我就把這一池子魚都吃了!”張道明威脅道。
      “你就是嫉妒。”
      “承認吧,人家就比你帥。”
      張道明把手里的魚竿一扔:“倆顏狗,不跟你們說了!”
      站起身,氣呼呼的往外走去。
      紅綃綠衣相互對視一眼,偷偷一笑。
      這人間生活,才是她們最喜歡的。
      之前苦了那么多年,天可憐見,那個宇宙無敵大帥哥終于成長起來了!
      終于擁有一戰之力了!
      這會兒應該都打祖域去了吧?
      多好呀!
      他們終于可以過上清凈日子。
      在這美麗人間,尋一青山碧水之地,泛舟湖上,垂釣溪邊,素手調羹湯,紅袖夜添香,看花開花謝,看云卷云舒,看人間風云變幻。
      關鍵不用死。
      這才叫神仙日子。
      所以,包括張道明在內,三人最恨的,就是有人想要打破他們這種來之不易的寧靜生活。
      誰敢來打破,誰就去死!
      宇宙深處,仙女座邊緣。
      原本寂靜之地,卻突然間變得熱鬧喧囂起來。
      一大群各種生靈,烏央烏央,出現在那里。
      一個個望向人間的眼神中,滿是興奮。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
    貴族紋章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