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01章 我就是這樣坦蕩的1尊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01章 我就是這樣坦蕩的1尊神字體大小: A+
     

      這個問題,老道士最終也沒正面回答白牧野,只是說了句:你就是你。
      然后就把林子衿和大漂亮叫過來,送了大漂亮一串鈴鐺,送了林子衿一把刀……準確的說,是把林哥身上那把刀給重新煉化了一下。
      這把林哥給高興壞了。
      那把刀被重新祭煉之后有多強大,她一上手就知道。
      差點當場背叛師門——反正也不知道師承是誰。
      被老道士攔住了,說怕將來某只神禽和他拼命。
      老道士又隨口點化了大漂亮和林子衿一番,傳給她們一些東西。
      最后很突兀的瞬間消失了。
      沒有告別。
      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
      小白心中充滿惆悵。
      天外天那三個字,就像是有魔力一般。
      縈繞在心中。
      但老道士那大有深意的一番話同樣歷歷在耳——那些東西,不需要你來承擔。你只要守著這人間,讓他重新變成凈土,就足夠了。
      是啊,我現在連守護人間的能力都沒有,想什么天外天呢?
      符篆師寶典,他也終于知道了上限在哪。
      其實就算老道士不說,他也基本判斷出來了。
      打下位神輕輕松松,打中位神也沒有壓力,能打沒有神格的上位神,但打不死。
      若是遇到有神格的上位神,憑他現在的境界跟戰力,就算拿著符篆師寶典火力全開,怕是也容易撲街。
      所以,他看著大漂亮和子衿:“咱們趕緊跑吧。”
      兩人都有點無語,隨后齊齊點頭。
      的確應該跑了。
      再不跑,恐怕真的會有從萬神殿殺過來的上位神了。
      白牧野取出虛空舟,三人進來之后,虛空舟瞬間消失在這片宇宙中。
      無盡遙遠的人間,某顆星球上。
      一個清秀漂亮的年輕女孩兒,突然皺了皺眉頭,心頭生出一股悵然若失的淡淡惆悵。
      這時候,通訊器響起。
      她看了一眼,是冷雪如楓的來電。
      隨手接通。
      “冷雪。”
      “夜闌靜,趕緊上線,整個游戲都炸了,在里面可以讓精神力量變得更強!應該是羅家那邊出了問題!”
      夜闌靜有些驚訝:“羅家?他們那么厲害,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吧?”
      “行了別廢話了,趕緊上線吧!”
      那邊說完就掛了。
      幸運玩家的隊友,兩人關系還算可以,但也只是相互利用的普通朋友。
      喜歡冷雪的人很多,但夜闌靜卻從未對他動心過。
      她只是覺得,自己心里面,應該住著另一個人。
      是誰她并不清楚,或許有一天見到,她會一眼認出來。
      小白、林子衿和大漂亮離開這人間位面不久之后,一群身上散發著煌煌天威的超級強者,十分突兀地降臨。
      他們眼中綻放著無盡神光,于宇宙深處,立身于幽暗之中,觀察著那方人間世界。
      很快,他們便鎖定了之前的戰場位置。
      下一刻,這群人出現在曾經發生激戰那地方。
      有人開始試圖進行推演,想要追溯時光,看這里到底發生過什么。
      但很快,他們全都失敗了。
      這群渾身上下都被混沌氣息所遮掩的人相互看了看,沒有發出聲音。
      正欲離開,突然間遙遠星空深處再次傳來一股波動。
      另外一群身上同樣被混沌氣所環繞的人出現在那里,并第一時間趕到此處。
      “你們……抹去了這里的痕跡?”
      后來者人群當中,有人散發出這樣一道冰冷神念。
      “關你屁事。”先來那群人當中有人冷冷回應。
      “你們這是在背叛!”后來者人群中傳來一道充滿憤怒的神念。
      “少扣帽子,我們剛來。”先來的人群中有人回應。
      “撒謊!”后來者的人群中迅速有人駁斥。
      先來的這群人,是北方大天神部眾,后來這群人,是南方大天神部眾。
      雙方離開萬神殿的時間幾乎是同步的,目標竟然都是這地方。
      南方大天神的部眾晚到一步,來了之后就看見這里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能看出這是一片戰場,曾經發生過大戰。但所有痕跡都已經被抹除。在他們看來,也只有眼前這群北方大天神部眾才有這個能力。
      雙方原本就不對付。
      也從來沒對付過。
      就像問君曾經分析過的那樣:萬神殿內,派系林立。四大天神各自為政,麾下部眾相互看不順眼,從太古至今。
      之前大家有著共同的利益跟訴求,另外還有高高在上的大天神鎮壓著,所以即便看著不順眼,但也很少會發生直接沖突。
      但今天有點不太一樣。
      雙方的大天神……都不在這里。
      天高皇帝遠啊!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北方大天神……死了!
      新上來的北方大天神,是個根本無法服眾的小毛神。
      就算那位繼承了原本北方大天神的全部衣缽,但想要真正成長起來,也需要無盡漫長的歲月。
      北方大天神身邊追隨者,麾下部眾……會臣服于一個乳臭未干的黃口小兒?
      答案肯定是不會!
      沒見北方部眾未經允許,便私自離開萬神殿么?
      他們出來的目的是什么,大家心里都有數。
      所以,北方系大亂,只是時間問題。
      南方大天神這邊一名上位神眼中神光閃爍,看著為首那位:“大天古神已然隕落,你們已經失去爭奪那滴造化液資格。這種時候,不好好跟隨你家大人去想辦法爭奪大天神之位,卻妄想跑出來爭奪那滴造化液?實在不理智。”
      “那關你屁事,管好你自己,別找茬,不然就干你。”北方大天神這邊為首之人態度非常強勢不說,說出來的話也特別不客氣。
      “難道你們真想兩敗俱傷不成?”南方大天神這邊為首之人散發出一道憤怒的神念波動。
      “嗯,特別想!”北方大天神這邊為首之人說話間,直接祭出一把小飛劍。
      那飛劍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議境地,剎那間便已經來到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這邊。
      讓這邊的人又驚又怒的,是這把小飛劍居然不是沖著一個人來的,而是沖著他們所有人來的!
      要一劍將他們所有人斬殺在這里。
      這是瘋了嗎?
      雙方境界相差無幾,整體戰力也沒太大區別,你放出一把飛劍就想殺我們所有人?
      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南方大天神一群部眾瞬間出手,大量法器打向這小飛劍。
      但讓他們意外的一幕發生了。
      這把小飛劍……他們竟然攔不住!
      而且攻速太快!
      剎那間穿過一個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的腦袋,隨后毫無阻滯的穿過另一個人的心臟,然后又從第三個人肚子橫穿而過……這一幕簡直太恐怖了!
      一把小飛劍,竟然接連從六個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身體穿過,這才拖著一抹血光,往回飛去。
      南方大天神一群部眾頓時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音。
      有人慘死當場,有人身負重傷。
      驚恐的叫聲傳遍整個宇宙虛空。
      北方大天神頓悟之時曾說過——何謂神靈?不過是更強大一些的生靈!
      從根本上來說,萬神殿的神靈沒比他們視作螻蟻的人間眾生高貴到哪去。
      甚至,大家沒什么區別。
      看見喜歡的東西,想得到,想占有;遇到危險,會躲避,會逃離;遇到刺激,會咆哮,會暴怒;面對疼痛,同樣會喊;面對死亡,同樣會生出無盡的……恐懼。
      現在那些剛剛被小飛劍重創的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神靈,還沒死的,一個個都已經嚇屁了。
      為首那人,倒是沒有受到什么傷害,小飛劍飛來的時候,他及時閃避開了。
      此刻望向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這邊,一雙眼中神光閃爍,渾身上下符文密布,憤怒的咆哮道:“你們這是要公然挑起戰爭嗎?”
      “廢話可真特么多,剛剛不都告訴你了,特別想!”北方為首那人散發出一道充滿嘲諷的神念波動,那把小飛劍,竟再次從他身上飛出來。
      南方為首之人又驚又怒,一方面他不敢相信對方竟然能接連駕馭這種品階的法器,另一方面,也有種想要吐血的感覺,搞不懂這是為什么!
      雖然他們跟在后面,也的確是想占便宜的,但沒想過要跟對方拼命呀!
      萬神殿內兩大派系直接廝殺起來,對整個萬神殿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創傷。
      這是內訌,是自殘啊!
      南方大天神麾下這群暫時完好的神靈見狀也都瘋了,各自爆發出最強戰力,朝對面撲上去。
      這種時候還心存幻想的,絕對是沒被現實毒打過的小可愛。
      萬神殿里,哪有那么天真的?
      轟隆隆!
      這地方再一次爆發慘烈戰斗。
      本就一片虛無的宇宙虛空,硬是被打到扭曲破碎,出現各種詭異天象。
      如果不是這地方距離人間太遙遠,加上人間有大型法陣護持,光是這里的波動,在若干年后就足以對人間造成難以想象的巨大傷害。
      大道的對轟,法則的相互消弭,能量凝結的各種神兵利器……
      這地方瞬間打成一團。
      那把小飛劍依然很恐怖!
      南方大天神這邊為首之人也終于想起了這小飛劍的來歷,整個人都差點氣瘋了。
      “這是你們北方大天神的陰謀!你們蓄意想要發動這場戰爭!”
      他瘋狂咆哮,將矛頭直指已經逝去的北方大天神。
      因為這把小飛劍,原本應該是一支小飛箭,是北方大天神親自祭煉的一件無上大殺器!
      沒想到如今竟然以飛劍的形態出現,讓他們被打了個猝不及防。
      他的指責不無道理,這種級別的大殺器,正常情況下,絕不應該出現在眼前這些人手中。
      面對這種指責,北方大天神這邊的回應非常言簡意賅——
      “傻逼!”
      這種回應太給力,以至于一直沉默著戰斗的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當中,很多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不是神念波動,就是正常的笑聲。
      那笑聲聽起來無比刺耳。
      干脆直接的嘲諷,加上慘烈的傷亡,讓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們瘋狂。
      這么一會功夫,他們已經有五人隕落!
      一共才十三四個人,就這樣被干掉了三分之一。
      關鍵有那把小飛劍在,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太過吃虧,如果繼續這樣打下去,他們今天很可能會全軍覆沒在這里。
      南方這邊為首之人悲憤不已,也不再說什么,想要奮力突圍,離開這里,將這里發生的一切匯報上去。
      駕馭那把小飛劍終究需要強大的能量去支撐,所以除了第一波造成的傷害特別大之外,之后的攻擊很難達到第一次那種程度。
      即便北方這邊攻擊異常兇猛,但在最后,還是被走脫了六人。
      眼看著對方如同喪家之犬一樣逃離了這里,北方這邊為首的上位神冷笑一聲,帶著身邊一群人也迅速離開這里。
      當這六個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帶著無盡的屈辱和憤怒回到萬神殿的時候,卻驚訝發現,之前那群襲擊了他們的兇手,竟然先他們一步回到萬神殿。
      一尊尊神像端坐在神龕之內,就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六個幸存者,徹底怒了。
      為首那人拼命控訴對方的兇狠和殘暴。
      北方那邊卻寂然無聲。
      整個萬神殿內,只有南方這邊為首之人爆怒的神念波動。
      “他們就像瘋了一樣對我們發起了攻擊!”
      “那把小飛劍……就是當年北方大天神手中的小箭,一下子就殺了我們好幾個人!”
      “請諸位大天神說句公道話!”
      南方這邊的為首之人一邊控訴,還一邊拿出了證據。
      將當時那一戰的畫面還原出來。
      萬神殿內,頓時傳來陣陣低低的驚呼聲。
      像推演之神這種,和一大群高級上位神一樣,都保持著吃瓜看戲的狀態。
      這是南北兩大天神之間的又一次較量。
      在所有人看來,都是這樣的。
      這萬神殿兩大派系自古以來,就從未看對方順眼過,只是像這次這樣光明正大的廝殺,的確還是第一次。
      “北方大天神,這是何意?”
      萬神殿內,南方最上第一排,正中位置。
      那鳥形神像內,傳遞出一道神念:“之前你上位,我還曾對你道賀,如今卻發生這種令人遺憾的事情,不給我一個解釋嗎?”
      問君的神像中傳來一道充滿茫然的神念波動——
      “啊?”
      鳥形神像有點不高興了,道:“你麾下部眾,公然擊殺同殿神靈,你身為大天神,不該給個說法嗎?”
      “咋地了?”問君依然很茫然的樣子。
      “你……”鳥形神像的神念波動變得非常強烈。
      它很生氣!
      “裝糊涂能解決問題嗎?”它神念無比冰冷。
      “我不知道呀……”問君的神念中充滿了委屈和疑惑。
      “你是大天神!”南方大天神忍不住開口咆哮。
      那聲音在巨大無比的萬神殿內不斷回蕩。
      “哦。”問君應了一聲。
      然后呢?
      南方大天神等了半天,也沒能等到下文,怒不可遏地道:“是不是真要拼個你死我活?”
      “我不明白啊。”問君依然很委屈。
      臥槽!
      南方大天神差點把鳥毛都氣炸了。
      怒發沖冠地道:“你的人,毫無道理的殺了我的人!你是想要干什么?想要引起戰爭你就直接說!”
      “怎么會呢。”問君聲音柔柔的,帶著委屈,又帶著幾分小心翼翼。
      然后……又沒了!
      南方大天神本就是個暴脾氣的,差點當場爆發直接沖過去把那個僥幸得到繼承的小毛神一巴掌打爆。
      如果不是還要維持最后的體面,它發誓,它一定會這么干!
      它將希望寄托于其他那些位列第一排的古神,冷冷問道:“北方新任大天神放任麾下部眾殘殺同殿神靈,你們難道就要這樣眼睜睜看著嗎?”
      西方那尊白玉雕像上突然散發出一道淡淡的神念波動:“那要不……我們把眼睛閉上?”
      摔!
      南方大天神徹底崩潰了。
      這特么是都想看熱鬧是吧?
      它的神念波動猛然間變得暴虐起來,獰笑道:“你們怕是忘記,我麾下部眾當年都干過些什么。滅世……只能算是開胃小菜。屠神,也不是沒有做過!北方大天神,你沒能力管教麾下部眾,也不用裝傻,直說,我幫你管教!”
      說話間,神殿南方,從上至下,無數尊神像身上爆發出強烈無比的氣息。
      眼看著一場神殿內部的恐怖大戰就要爆發。
      就在這時,萬神殿中十分突兀的傳來一道清冷聲音。
      “都鬧夠了沒有?”
      南方大天神頓時來了精神,咆哮道:“殿主?您沒死是吧?沒死就滾出來給評評理!”
      非常不客氣,甚至直接開始人身攻擊。
      “你想死嗎?”那清冷聲音也異常強勢。
      “別以為你是殿主老子就怕你!”南方大天神的神像上面神威洶涌,怒吼道:“你若能主持公道,就趕緊給老子一個說法!若不能,就繼續裝死,看老子自己動手拿回公道!”
      “畜生就是畜生。”神殿中,那道清冷聲音充滿不屑:“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先行離去,離開時跟我匯報,去找那滴造化液;你南方部眾跟在人家身后離去,并未向我匯報。你南方部眾出去是做什么了?是不是跟在人家身后想要撿便宜被發現之后惱羞成怒直接出手?要么就把全部行程,說過什么話……都一一開放給我們看!要么就老老實實閉嘴。吃點虧就要死要活。你們算計別人的時候,也沒見你們張揚過!”
      一番話,擲地有聲,而且竟然完全是站在北方大天神這一邊的。
      南方大天神差點氣得背過氣去,怒吼道:“簡直胡說八道……”
      “敢不敢把全部行程都開放出來?就放開打斗那一段有什么意思?”北方這邊,之前為首之人終于開口。
      南方這邊,一片沉默。
      他們的確不能把整個行程都放開給眾人去看。
      一路上各種口嗨,說過太多大逆不道的話。
      至于萬神殿的利益,有幾個人會真正當回事?
      有些事情做得說不得,你偷偷做了也就做了,大家還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看見。
      可如果你公開說出來,那就不行了。
      連最后一塊遮羞布都被撤下去,大家都沒了退路,就只能把事情往最壞的地方去推。
      南方大天神也忍不住沉默了。
      因為就在剛剛跟萬神殿主吵架的時候,他麾下部眾為首之人就已經告訴他,的確說過很多不該說的。
      可這種事,殿主又是怎么知道的?
      南方大天神突然感覺自己像是掉進了一個巨大的漩渦當中。
      連它這種活了無盡歲月的老家伙,此刻都突然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看來這天,真是變了啊!
      就連殿主……殿主憑什么這么牛逼啊?
      誰給他的勇氣?
      媽的!
      南方大天神回過神來之后,頓時咆哮道:“我提議罷免殿主!”
      “誰贊成?”
      “誰反對?”
      反正這種事兒,萬古以來發生過太多次。
      萬神殿殿主,聽著賊牛逼,實際上就是個吉祥物。
      說是個打雜的好像是羞辱,但其實還真就差不多。
      殿主就是被選出來,專門負責處理萬神殿各種閑雜事情的。
      可很多大天神根本就不甩殿主,做事情都是隨心所欲。
      所以萬古以來,萬神殿殿主,其實不過就是個擺設。
      下位神和中位神肯定不敢招惹,上位神一般也不太會去招惹,但對古神、大天神來說,殿主也就那么回事。
      因為歷代殿主,就是在他們中間產生的。
      誰也沒比誰高貴到哪去!
      “我反對。”之前一直跟捧哏似的,在那裝傻充愣的問君第一時間站出來:“理屈詞窮,就想罷免殿主,你算老幾?”
      “我反對,罷免殿主,你不配。”西方大天神笑呵呵地說。
      “我支持。”一尊跟南方大天神交好的古神開口。
      “你算什么東西?這有你說話的地兒嗎?”另一尊古神直接給懟回去。
      “想打?”跟南方大天神交好那古神怒了。
      “來呀,怕你不成?”
      萬神殿內,瞬間一片嘈雜。
      南方大天神差點崩潰,沖著東方大天神方向咆哮道:“你還要看熱鬧到幾時?”
      東方沉默。
      這時,萬神殿內,再次傳來殿主冰冷聲音:“一滴造化液,讓你失了智一樣,有那精力,不如放在人間主位面!學學北方大天神,人家剛剛主動請纓,要去重新封印人間!若整個萬神殿都似你這般,只顧著自身利益,還要這神殿有何用?”
      振聾發聵!
      南方大天神當場就懵了。
      “她要去封印人間?”
      “不行嗎?”問君強勢的聲音再次傳來,道:“我就是這樣坦蕩的一尊神!”
      
      


    上一頁 ←    → 下一頁

    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醫道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