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600章 那我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600章 那我是誰?字體大小: A+
     

      真是太慘了!
      一群自信滿滿的人,離開稱王稱霸的疆土大域,遠赴他鄉。
      以君臨天下的姿態降臨此人間。
      第一個出來的被人一刀劈了。
      后出來這些不是被在法陣里等死,就是被白牧野那些符文打的雞飛狗跳,最慘的還是他們的老大——
      擁有上位神戰力的一尊強者,硬生生被一本書給揍得一點脾氣沒有。
      這世上還有什么是比這更凄慘的事情嗎?
      好像真的不多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被困在法陣中的這些一個接著一個隕落。
      魂飛魄散,灰飛煙滅。
      外面雞飛狗跳的場景也漸漸停止了。
      因為也都死了。
      尸體被小白拖進儲物空間。
      最后就是剩下一個擁有上位神戰力的大能,依然被符篆師寶典不斷抽著嘴巴子,兩邊面頰早已紅腫不堪,身上還有不少林子衿砍出來的傷口以及大漂亮斬出來的血痕,整個人看上去無比狼狽。
      這個一開始就沒有什么言語的強悍大能,終于忍不住發出咆哮聲音,嘶吼道:“吾乃南方大天神麾下戰將,爾等必將萬劫不復!”
      “別特么吹牛逼!”
      白牧野一張燃燒符拍過去:“免費火化你!”
      超凡入圣,符篆也已經達到化繁為簡的境界,一張燃燒符,蘊含世間頂級火焰元素。
      這擁有上位神戰力的人頓時向后退去。
      嘭!
      被符篆師寶典繞到后面將他給打出來。
      我草!
      這人簡直要瘋了一樣,這本書太特么邪了,要沒有它,就憑這幾個人,即便這當中有一個強大的符篆師,可圣域對上位神戰力的大能……哪里有半點機會?
      林子衿狠狠一刀斬過去。
      在這人臉上再次留下一道傷痕。
      但同樣被這人揮出的一掌給再次拍飛。
      有神鳳護體的林子衿只是噴出一口血,就毫不猶豫的再次殺回來。
      就像是一個永遠不知后退的戰士一樣。
      大漂亮身姿妙曼,揮手間一道道月華飛出,每一道月華打在這人身上,都有血光濺起。
      看上去雖然傷害不算大,可傷終究是傷。
      就像手上被割出一道口子,流點血,肯定死不了人,但若是全身上下被割了無數道口子呢?
      若是被割出來的這些口子,越來越深呢?
      就算流血,也能活生生流死!
      三個人組團打BOSS,短時間內打不死,就一點點慢慢磨。
      管你什么南方大天神還是北方大天神的,愛誰誰。
      來都來了,就別走了!
      死在這地方挺好的!
      小白那張火焰符,給這擁有上位神戰力的戰將帶來極大壓力。
      他甚至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一個只有圣域境界的符篆師,怎么可能畫出這種可怕的符篆?
      上面蘊藏著的火屬性氣息,讓他有種強烈的直覺——這玩意兒能燒死他!
      所以即便被符篆師寶典狂揍,但卻依然非常倔強的不斷閃避著這張符。
      白牧野看了看他,面無表情的再度祭出一張符來。
      流水符。
      那上面恐怖的水系道蘊,讓這位南方大天神麾下戰將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那符篆明明還沒有被激活,但卻給他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就像是一個會游泳的人漂浮在無邊大海中央,雖然會游泳,但被扔在大海中央,四面看不見陸地,早晚都得被淹死!
      這感覺太糟糕了。
      有生以來,從未曾有過的危機感襲上心頭。
      這人嘗試著想要發出神念,將這幾個人的信息傳遞出去,但卻駭然發現,他任何信息都沒辦法傳遞出這片星空。
      這里……被人給封鎖了!
      這發現,讓他直接從驚恐變成絕望。
      他完全不相信這幾個人有這么大本事。
      當小白又祭出一張風符的時候,他忍不住散發出一道洶涌澎湃的強大神念——
      “吾乃南方大天神麾下,閣下究竟是什么人?莫不是要跟萬神殿為敵?”
      啪!
      符篆師寶典猛然間爆發出無窮大道氣息,像是被人拿在手里,狠狠抽向這名南方大天神麾下戰將……的臉。
      那一聲脆響,簡直驚天動地!
      在這本該寂然無聲的虛空里,直接突破所有封鎖,響徹整個空間!
      就連小白都被嚇了一跳。
      我的書成精了嗎?
      這一下,跟之前那種攻擊力度完全不一樣。
      這人直接被抽沒了半邊腦袋。
      雖然迅速的往出長,但那凄慘的模樣,看著都替他疼得慌。
      一道平淡如水的意念,緩緩傳來。
      “一群禽獸不如的東西,有什么資格稱天神?”
      這道神念一出,就連不斷往上沖的林子衿都驚呆了,情不自禁慢下腳步。
      大漂亮也一臉震驚之色。
      誰都沒想到這南方大天神麾下戰將竟然真喊出一個人來。
      而且好像還是站在他們這邊的?
      這戰將被符篆師寶典一巴掌抽沒了半邊臉,就算沒有道傷,這一下也夠他受的,更何況怎能沒有道傷?
      到他們這種境界的生靈,如果不是用大道符文攻擊,根本不可能受到任何傷害。
      白牧野看著天空方向,嘆了口氣:“老頭兒,你是不是一直躲在暗中看了好多年熱鬧?有意思嗎?”
      林子衿和大漂亮全都忍不住看向白牧野。
      隨后,一道朦朧身影,像是在這虛空凝結出來,緩緩出現在白牧野面前。
      正是當年在遠古遺跡里面要跟白牧野下棋的那個老道士。
      依然是一身破舊不堪臟兮兮的道袍,還是那不修邊幅的模樣,笑吟吟的看著白牧野。
      至于那位南方大天神麾下戰將,被慘無人道的無視了。
      倒也沒有完全被無視,因為符篆師寶典還在一下一下的揍他。
      林子衿跟大漂亮反應過來之后,再度沖上去。
      老道士看著白牧野,輕嘆道:“珍惜時間吧,小伙子,像現在這樣見面的機會,以后恐怕不會再有了。”
      “嘿,我說師父,您這啥意思啊?”白牧野看著老道士,一臉怨念的道:“做師父做到您這么不負責任的,也當真少見。身為您的徒弟,這么多年無數次九死一生,您就在一旁瞅著。平日里為了悟道,愁的頭發都快白了,您也不出來指點一二。現在倒好,一見面就嚇唬我。”
      “哪有什么九死一生?說話不要那么夸張,明明每次都很容易的就過關了,一群土雞瓦狗,怎么可能是你的對手?”老道士瞥了白牧野一眼,淡淡說道。
      “嘿,您要這么說,那我也承認,之前那些對手,的確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完全不是您徒弟我的對手。”白牧野笑嘻嘻地道。
      “不謙虛!”老道士瞪了白牧野一眼,然后道:“還有,你這種天資聰穎天賦卓絕的人,根本不需要我指點你什么,你有你的道,我若指點你,說不定反倒影響了你。”
      “雖然大部分時間的確向您說的,可偶爾也需要師父指點一下迷津的。”白牧野大言不慚地道。
      老道士哈哈一笑:“你還真是不要臉!”
      “都是師父教的好。”白牧野一臉謙虛。
      老道士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說道:“還有,不是嚇唬你,這一次可能真是你我師徒二人最后一次見面了。”
      “唉……”
      白牧野嘆了口氣,隨手一揮,虛空中出現兩張木椅,一張桌子,“師父請座。”
      老道士坐下來,然后看著白牧野在那燒水泡茶,淡淡說道:“我呢,就是一道留在人間的神念,這人間不太平啊,總忍不住想要睜開眼看看,管管。”
      白牧野看他笑道:“師父不是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嗎?”
      “我又不是天地。”老道士抬頭看了他一眼,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老道。”
      “師父。”
      “嗯?”
      白牧野看著老道士:“我輩分是不是特別高?”
      老道士:“……”
      他有點被這小子清奇的腦回路給驚到,半晌才一臉無語的道:“修行中人,都看修為,達者為師,輩分這東西,不重要。”
      “您這話就不對了,輩兒大也有好處啊!”白牧野忍不住反駁。
      “有什么好處?見到一群活了億萬載的老家伙喊你師祖的時候,是不是要賞賜人家一點什么?你有么?”老道士撇撇嘴,一臉嫌棄:“看看你窮的,什么都沒有,還好意思當大輩。”
      白牧野被懟的直翻白眼。
      最后一臉無賴的看著老道士:“我沒有,您這當師父的不是有嗎?當年您就跑的飛快,跟您借個牛都不肯!太摳門了!您手頭那么多寶貝,隨便拿出兩樣,我這當徒弟的不就有撐門面的了嗎?隨便找出幾個小道童來給我幫忙,不就把這狗屁萬神殿給掀了?”
      老道士都被他給氣笑了,看著一臉憊懶的白牧野,道:“你當師父是什么?機器貓?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白牧野嘴角抽搐著,看著這老頭,心說您連這個都知道……
      老道士輕輕一嘆:“萬神殿也沒你想的那般簡單,若是能隨意掀翻,誰會留它到今天?”
      “您也不行嗎?”白牧野看著老道士,眼神里充滿了您這種大佬不應該這么弱的表情。
      “我當然行。”老道士到是沒謙虛,瞥了一眼那邊依然在激戰的場面,努努嘴:“那種貨色,即便只有這一道神念,也是抬抬手就可以讓他灰飛煙滅。”
      “那干他啊!”白牧野有些心疼的看著那邊的林子衿和漂亮姐,雖然有他各種符篆不斷加持狀態,但依然打的很辛苦。
      一尊擁有上位神戰力的大能,那種蓋世無敵的強大神通,當真太可怕了。
      這也就是符篆師寶典一直在那壓制著,要不然他根本坐不住,早上去跟著一塊拼命了。
      “嗯,可以。”老道士點點頭,抬手一指。
      那邊林子衿掄起手中大刀,狠狠一刀砍過去——這下必須砍死你!
      嘭!
      那尊南方大天神麾下戰將,擁有上位神戰力的大能身體轟然崩碎。
      戰斗中已經恢復了本來模樣的林子衿當場就呆住了。
      看著自己的刀,再看看那上位神崩碎的場面。
      精致絕倫的臉上充滿了懷疑人生的表情。
      特別萌。
      然后忍不住看了看虛空對坐那兩人。
      老道士沖那邊呲牙一樂:“是我。”
      林子衿:“……”
      大漂亮深吸一口氣,給子衿遞了個眼色。
      林子衿有些不甘的咂咂嘴,她還沒打夠呢。
      白牧野一臉驚奇的看著老道士:“師父這是什么神通?”
      “小道而已,就像陽光將雪融化,就像火燒木柴,沒什么值得稱道。”老道士一臉淡定。
      這個真的有點太牛了。
      一個超級大BOSS,小白這邊三個人,加上一件頂級法寶符篆師寶典,最多只能擋住對方最可怕的攻擊,想要將其打死,還得一點點慢慢去磨,不知要磨到什么時候才算完。
      結果來了一個滿級大號,裝備都沒帶,武器也沒有,隨手就給秒了。
      這種差距,簡直叫人絕望。
      “師父干脆趁機把萬神殿也給掀翻吧,道祖一指,讓他們灰飛煙滅!然后我就可以跟子衿成親,到時候給您生一堆徒孫徒孫女!”
      白牧野兩眼放光的看著老道士。
      他不是林哥,一看見戰斗就兩眼放光。
      如果可以的話,他寧可過這世上最普通的生活。
      寄情于山水之間。
      沒事逗逗孩子,畫畫符,看看書,學學習,帶帶徒弟,再隔三差五跟朋友們小聚一下。
      想想都覺得美。
      “你想的美。”老道士看著白牧野:“原本我還能保持幾天這種狀態,但現在幫你擊殺一個勁敵……最多一個時辰,我便會徹底煙消云散。守護這美麗人間,以后就是你的事兒了。”
      老道士一臉我要退休了,小伙子以后靠你了你自己多努力的表情。
      白牧野滿頭黑線,看著老道士:“您認真的?”
      “嗯。”老道士點點頭,眼里露出無盡滄桑古意。
      白牧野嘆息一聲,抬起頭來,看著老道士:“真不能順手把萬神殿給掀了?”
      老道士搖頭:“不能。”
      他看著白牧野,臉上露出溫和笑容:“其實你也已經成長起來了,只是還差幾場大戰,來蘊養你的無敵之心。”
      “無敵?”白牧野看著老道士:“我區區一個圣域修為的符篆師,連剛剛那種我都不是對手……跟誰稱無敵去啊?”
      老道士道:“你別小看這人,他有著上位神的戰力,雖然沒有上位神神格,但并不弱。”
      “上位神戰力?”白牧野想了想,道:“我也打不過啊!”
      “你打得過。”老道士笑了笑,說道:“等什么時候,你能脫離實物畫符,神念一動,便可凝聚這宇宙中各種看不見的元素為材料。用你的符道,在天地間勾勒出大道符文……到那時你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打敗這種人了。但有神格那種,有點難辦。凝聚了神格之后的神靈,神通都很強大。有神格和沒神格的差距,很大!”
      白牧野靜靜聽著。
      他知道,老道士這是在傳道。
      “你怪我不傳道于你,之前是你境界不夠,有些東西即便我說了,你也領悟不了。但現如今,你已登堂入室,我這時候再跟你說,你也能聽得懂。”
      老道士很有耐心,一臉平和的對白牧野說著。
      大漂亮跟林子衿遠遠避開這里,沒有過來打擾。
      白牧野收起頑皮之心,靜靜傾聽著老道士說的一些東西。
      這些知識嚴格說來,算不上老道士的道,但卻是他無盡歲月的積累。
      不過最后老道士還是傳了白牧野幾種符篆術。
      “你我緣分很深,終究師徒一場,總不好什么都不傳你,這幾種符篆術,算是我的道,你掌握之后,好好參悟一下,把它變成你的道。”
      老道士說著,將一些東西直接傳進白牧野精神識海。
      所謂法不傳六耳,便是如此。
      “符篆師寶典這本書,是我昔年最后煉制的一件法寶。若論品階,它應該是上位神層次,且算不上最高級。因為真正有價值的,是那上面的基礎符篆術,就是你已經學會那些。教給世間眾生,總會有生靈能脫穎而出。”
      老道士看著白牧野:“但單論這本書籍法器的品階,它甚至不如你身上那艘虛空舟好。”
      白牧野:“……”
      老頭兒還真是什么都知道啊!
      “這些年,我始終在沉睡,只有當你面臨重大危機時,才會被動覺醒……助你除去大敵,免遭生命威脅。”
      “最近因為吞噬了不少強大能量,才有今天你我師徒見面機會。”
      不知怎的,白牧野突然感覺有些傷感,看著老道士,強笑道:“這么說的話,咱還得感謝那些神殿砸碎呢。”
      老道士哈哈一笑,然后道:“依靠外物,終究是小道。法器這東西,從來都只是輔助,永遠不能以它為主。”
      “道法自然,終究以人為本,不斷開發自身潛能,才可以真正踏入無上大道。”
      白牧野點點頭,虛心受教。
      老道士看著小白,面露慈祥之色,道:“萬神殿材質很特殊,可用來做六道輪回的主材。”
      白牧野嘴角抽了抽,看著老道士:“師父,您這意思是讓我扒了人家房子,然后用來重建六道輪回?我倒是沒意見,但里面那群砸碎還不得把我給撕了?”
      “所以要一切結束之后,你再去做,”老道士看他一眼,“話還沒說完,你急什么?”
      “嗯,我不急,您慢慢說。”白牧野一臉受教。
      “昔年諸天神佛,感知天外天有域外天魔入侵,于是齊聚天外天,共抗大敵。因那里規則不同,時間流速也不同,所以對人間來說,諸天神佛一去不歸。一連多少個紀元過去,都無任何音訊。剩下一眾留在人間的神靈,終于按捺不住,乘機作亂。”
      “他們轟碎了天庭,斬了六道輪回之路。建起自以為完善的一套新規則。結果如何,你現在也看到了。”
      白牧野點點頭:“萬神殿已經變成那些頂級存在的私人領域。人間生靈,飽受摧殘。他們已經太腐朽了,的確需要改變這一切。”
      說著,白牧野看著老道士:“師父,天外天有什么?”
      老道士看了他一眼:“虛無。”
      “不是說有域外天魔入侵?”白牧野問道。
      “在虛無中戰斗,鎮守。”老道士看著他,一雙眼中,透著無盡的倦意。
      有時候小白真的懷疑,師父這到底是留在人間的一道神念,還是從天外天投影過來的一道分身。
      “天外天……就像天河一樣么?”白牧野看著老道士。
      “不一樣,那是另一種層級的戰爭,你不會理解,也無需理解。那些東西,不需要你來承擔。你只要守著這人間,讓他重新變成凈土,就足夠了。”老道士緩緩說道。
      “那我是誰?”白牧野問出一句有些莫名的話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