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95章 好氣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95章 好氣呀!字體大小: A+
     
      老氣橫秋滿眼戾氣的小男孩頓時傻了,站在那里,渾身被大道能量封印但少婦卻看不見的問君也傻了。

      問君瞥了一眼小男孩,小男孩也忍不住看了看她,嘴角抽搐著。

      這時候,少婦更怒了,鞋都沒換,蹬蹬蹬走到旁邊一間屋子,拉出一個嬰兒車,把懷里的寶寶放在車里,一邊放還一邊怒道:“你還敢瞪我!”

      “我沒有……”小男孩氣勢很弱地道。

      “剛剛你斜了我一眼!”

      少婦走過來,拎起小男孩的衣領,把他從小板凳上拎起來,往沙發上一扔,伸手一拽……

      整個過程熟練得問君目瞪口呆。

      被扔在沙發上的小男孩腦袋距離坐在那里被封印著的問君最多也就半米。

      啪!

      少婦一巴掌拍在小男孩屁股上。

      聲音清脆。

      “還敢不敢了?”

      “我……”

      啪!

      “還敢頂嘴?”

      “我沒……”

      啪!

      “再頂嘴?”

      啪!

      “我這回沒頂嘴啊!”

      “看你生氣!”

      啪!

      小男孩自閉了。

      問君一臉震驚加無語。

      為什么?

      這種活了千載萬世無數紀元的老妖怪,會被自己疆土大域里面的一個渾身上下一點能量波動都沒有的凡人打屁股?

      就算是這一世的母親,不忍傷害,但也不至于當著一個外人的面丟丑吧?

      簡直就是見鬼了!

      神特么的寫作業呀!

      問君動不了,小男孩同樣動不了。

      雖然看不見小男孩的表情,但從他那粗重的喘息中,能明顯感覺到他現在有多惱火。

      北方大天神,高居萬神殿第一排北方正中神龕的超級古神,被個凡人一通臭罵,扒了褲子打屁股……

      雖然對自身命運有些擔憂,但說真的,問君現在有種想笑的沖動。

      真的是太好笑了!

      所以她在笑。

      “哈哈哈哈!”

      雖然動不了,但靈魂卻在笑。

      小男孩感知得清清楚楚,忍不住怒吼道:“你得意個什么勁兒?”

      少婦暴怒:“哎呦?我得意個什么勁兒?”

      “不是,我不是說您,媽……真不是說您,我說別人,說別人呢媽……”

      小男孩拼命掙扎,想要解釋,卻被少婦死死壓住。

      小胳膊小腿的,哪里是一個成年人對手?

      少婦臉都氣紅了,邊打邊數落。

      “王小虎,我算是看出來了,你骨子里依然還流淌著從前的余毒啊!”

      “整天什么都不想學,長大了愉快的當個廢物,是吧?”

      “你個混賬玩意兒,竟敢這么說你老娘,得意個什么勁兒?呵呵呵呵,王小虎你廢了!”

      “你的屁股今天誰也保不住了!你姥姥來了都不好使!”

      少婦整個人就像一架機關槍,突突突突突……然后就是啪啪啪啪啪。

      可憐的王小虎兩個屁股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得通紅。

      少婦卻依然不解氣:“我跟你爸,你爺爺,你太爺爺,祖爺爺,甚至你祖祖祖爺爺……多少代人,都受這該死的觀念所影響,被騙無數年!”

      “我跟你爸仗著聰明,多少算是小有成就。才讓你有一個安穩的家。”

      “這些年人們的思想觀念終于變得不一樣了,知道學習的重要性了!”

      “不學習,你憑什么有成就?”

      “不付出,你憑什么有收獲?”

      “老天爺會直接給你掉餡餅還是會賜你一個老婆?”

      “從小不學無術,長大了卻要怪爹娘沒管好,這種事情還要一代代的重復下去嗎?”

      “我不知道你從哪看的那些不學習是好事的東西,但我告訴你王小虎,只要老娘一天是你媽,你就別想不學習!”

      “聽見了嗎?”

      少婦說到最后,甚至有些哽咽起來。

      問君在一旁一直處于目瞪口呆的懵逼狀態。

      小男孩也終于被抽得哇哇大哭起來,抽噎著服軟:“媽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這就去寫作業,以后我聽話……”

      “哇!”

      那邊嬰兒車里面的小寶寶似乎被吵醒了,發出一聲嘹亮的哭聲。

      少婦頓時把小男孩扔在那,沖過去抱起小寶寶,一邊迅速掏出奶瓶,一邊說道:“還愣著做什么?滾去寫作業!”

      小男孩緩緩站起身,臉對著問君的臉,眼里滿是陰郁,冷冷看著問君。

      迅速結了個手印,問君的身體瞬間縮小成一寸大小,被小男孩隨手拎著頭發,帶進了自己房間,隨手扔在書桌上。

      哐當!

      門被關上。

      下一刻,門直接被用力推開。

      露出少婦那張怒氣沖沖地臉:“耍脾氣是吧?”

      小男孩:“……”

      問君: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生死懸于一線,但就是想笑,忍不住。

      “不許關門!”門外傳來少婦噠噠噠的腳步聲,越走越遠。

      小男孩壓低了聲音,無比陰沉地看著問君:“很好笑是嗎?”

      問君動不了,但已經徹底覺醒了記憶的小男孩是什么人?

      眼睫毛都是空的!

      身為活了無數個紀元的老妖怪,哪能看不出問君心里在想什么?

      “想笑你也得憋著!你會死的很難看!”小男孩低聲威脅著。

      然后——

      老老實實拿出一個粉色小書包,從里面掏出書、本、筆……

      問君:“……”

      粉色小書包?

      哈哈哈哈!

      這個暴躁的少婦居然有著一顆少女心?

      給兒子弄個粉色小書包,也真沒誰了。

      小男孩看著問君就煩,干脆把她拎起來,臉朝著書桌里面放著。

      眼不見為凈!

      被變得很小的問君看見書桌里面同樣擺著一張相框,那上一家四口,都笑得很燦爛。

      尤其這小男孩,咧著大嘴,豁牙漏齒的,笑得特燦爛。

      估計拍照片這時候,小男孩就是北方大天神弄出來的一個小號,還什么都不知道呢。

      一家四口,看上去倒是挺幸福的。

      “你等我寫完作業的!”小男孩一臉怨念的咕噥著。

      少婦的聲音從客廳那邊傳來:“寫完作業怎么的?”

      小男孩一臉生無可戀,拼命翻了個白眼,用嘴咬著筆,嘆了口氣。

      一下午的時間,小男孩都沒有說話。

      晚上外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應該是剛下班回家。

      隨后少婦把小男孩喊出去吃飯,吃飯的過程中問君還聽見少婦在跟自己丈夫告狀——

      “你都不知道他有多過分!”

      “長本事了,學會頂嘴了!”

      “被我狠狠收拾了一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好好收拾收拾簡直不知什么叫做權威!”

      隨后傳來男人溫和的笑聲:“小孩子,總是貪玩,咱們小時候不也這樣嗎?”

      “所以咱們現在才不行呀!”

      “我倒也不是非要把未來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實際上咱們現在雖然不算富貴,但也過得不錯。”

      “關鍵他自己要有出息呀!”

      “咱們祖祖輩輩都放任孩子,隨便他們怎么玩,結果呢?”

      “人家不玩的那些都出息了,聰明的天天玩也一樣出息,那種不太聰明的,還貪玩,能有什么出息?”

      “長大了能干什么?還不是在社會最底層廝混?到老都一事無成!”

      女人一說話嘴就停不住,機關槍再次開火——噠噠噠噠噠!

      小男孩一聲不吭,坐在那里光扒拉飯,飛快的把碗里飯吃完,筷子一放,道:“我吃飽了!”

      說完轉身回屋,輕輕把門關上。

      隔著門,問君都能聽見少婦的抱怨——

      “你看你看?長脾氣了還!這還生著我氣呢!”

      小男孩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后一臉陰沉的來到書桌前,把變成一寸多高的問君轉回來。

      面對著他,隨后雙手結印,有些吃力的布下一道結界,再將問君說話封印解開。

      然后冷冷看著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憋了一下午的問君看著面色陰沉的小男孩,再也忍不住,雖然不能動,但卻哈哈大笑起來。

      “王小虎……哈哈哈,笑死我了!”

      小男孩坐在那一動不動,就跟當初那黃泥巴捏成的丑陋雕像一般,只是冷冷看著問君。

      “笑夠了嗎?”他問。

      聲音雖然依舊稚嫩,但卻能感覺到那里面蘊藏著的完全不屬于小孩子的無盡怒火。

      “不行,還得一會兒……”

      說小白沒有正常的家庭生活經歷是一個巨大的缺失,問君又何嘗不是如此?

      無論上古還是今天……至于更加遙遠的遠古時代,那個聽聽就好,天知道這小屁孩說的是實話還是在那胡說八道?

      反正對問君來說,這種下沉到世間凡俗最底層的家庭生活,同樣也是她缺失的。

      堂堂北方大天神,境界恐怖的超級古神,部眾超級強悍,隨便一個追隨者都是上位神……這一連串的身份,隨便拿出一個都足以嚇死人。

      但卻被一個凡間少婦給治的服服帖帖。

      有一種牛逼,叫我是你媽!

      就像小白當時突破境界一樣,問君這一下午,同樣也收獲巨大!

      當然,若說她能因此沖開北方大天神的封印,也不現實。

      對方手段太高明,也太強大,根本無從反抗。

      現在回想,應該從被對方神像碎片強行融合那一刻,就已經注定了后面的事情。

      小男孩看著依然在那笑得很傻的問君,冷冷說道:“行,我等你笑完,反正你也要死了,想笑就笑吧。”

      “好了,不笑了,來吧,你要殺就殺。”問君笑夠了,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自身的道缺,在這一刻不知不覺,悄然補齊了。

      “這么干脆?”小男孩多少有些吃驚。

      不得不承認,接近十年的凡人生活,對他影響還是很大的。

      如今雖然覺醒了全部記憶,也擁有了深不可測的滔天法力,但他的一些行為,還是跟過去那高高在上的神祇有些不一樣。

      他自己能感覺到,但卻很難徹底克服。

      “不然呢?”問君看著他。

      朝聞道夕可死矣,雖然無法破開這封印從這里離開,但不管怎么說,也算見識到真正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樣了。

      唯一的遺憾就是再也見不到小白他們了。

      早知如此,之前不如干脆一點,去見見流光月和子衿。

      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什么會這樣嗎?一個世俗凡人,憑什么敢對我這樣?你不想知道嗎?”小男孩陰沉著一張臉,看著問君。

      這件事不說清楚,他不甘心!

      簡直毀了他一世英名啊!

      “不想。”問君非常干脆。

      干脆得差點把小男孩給噎死。

      雖然原本有點好奇,但你這樣一問,我突然就不好奇了呢!

      北方大天王聰明蓋世,問君也沒那么傻。

      左右都是死,憑啥我要在死前滿足你的那些小心思?

      “我非說不可!”小男孩怒氣值瞬間爆滿。

      問君面無表情看著他。

      “媽的!這是我自己設定的規則!”

      “沒想到把我自己限制死了!”

      “我明明已經有了滔天法力,卻受困于規則,根本無法一步登天。”

      小男孩怒氣沖沖,咬牙切齒。

      看著不嚇人,還挺萌。

      “我自知壽元無多,又偏遇上人間主位面出問題,這種時候想要延壽,要么造化液,要么就是奪舍重生。”

      “但造化液我沒辦法從神殿某些神靈身上煉化,我若那樣做,瞬間會被其他幾尊大天神撕成碎片!”

      “所以我指使人要去尋那當年盜走造化液的小賊。沒想到被你橫插一杠,當時沒看出你真身是誰,便放任你去了。”

      “誰曾想你竟會是當年的北方大天神?”

      “你之前說那些……是真的?”問君幽幽問道。

      “廢話!我什么身份地位,你又什么來歷,我會說謊騙你?”

      小男孩瞪著問君,怒氣值依然很高。

      “結果造化液沒能找回來,我的壽元卻突然徹底干涸!”

      “原本還有幾百個人間年好活,不知為何突然見底兒了。”

      “現在想來,正是因為你的歸來,使得當年那誓言開始應驗!”

      “也正是那一刻,我回光返照,看見未來一角,也看穿你真身!”

      問君靜靜地看著小男孩。

      小男孩喃喃道:“神殿崩塌,神靈紛紛隕落……這結果,我無法接受,亦無法承受。”

      “那一刻,我看出你并未覺醒,知道若給你時間,你勢必飛速成長起來。”

      “推演之神也是個垃圾!蠢貨!”

      “狗屁推演占卜天下第一,還造化加身的氣運之子呢,簡直就是一攤狗屎!”

      “我若不出手干預,你這次依然可以平安度過危機,造化之神那蠢貨為了面子不但不會懲罰你,甚至還會好言安慰并且幫你療傷然后送你一大堆頂級資源!”

      “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徹底爬上去,干掉中位神,成為上位神……”

      “我不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只能冒險一搏!”

      “就賭你不會徹底覺醒,還沒有找回最初本源。”

      “我成功了。”

      小男孩說到這,有些得意地看著問君。

      “我輕而易舉地困住了你,并且利用你的好奇心,把你拉到我的世界中來!”

      “如果我沒那么好奇呢?”問君問道。

      “不,你一定會好奇的!”

      小男孩淡淡道:“是個人坐在我的位置上,都會好奇我的疆土大域到底什么樣,更會好奇那里有什么!”

      問君輕嘆一聲,這是實話。

      小男孩道:“我知道自己壽元無多的時候,就已經用僅存的幾滴精血鋪好這條路。這世界,雖然不是我疆土大域的全部,但卻是其中之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因為我在這里面,設下一個法則,任何生靈進入到這世界,都必須要遵從這個世界的法則。”

      “除非道行高過我。”

      “你可能不信,但就算現在我放開你的封印,你也沒辦法用神力在這世界傷害到一草一木!”

      “最多像我現在這樣,空有一身神力,布個結界都很費勁。”

      “想做什么,就必須用普通人的方法!”

      “比如你想殺人,要么你用工具,要么你力氣很大,能把他掐死……”

      “即便你覺得自己一身神力蓋世,也只能在體內洶涌沸騰,在這里卻用不了!”

      問君看著小男孩:“所以你自己也要遵從這法則?”

      “我設下法則的時候,并沒想過會出現今天這種場面。”

      “當時只是以防萬一。有朝一日,我還可以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在這里成長起來。”

      小男孩看著她,一臉怨念:“否則我為什么會忍受一個女人喋喋不休的嘮叨?而且她居然還打我!”

      “打你屁股。”問君提醒道。

      “我知道,不用你說!”小男孩暴躁地咆哮道。

      “不對,既然你說這個世界的法則你也需要遵從,為什么你能封印我?”問君看著小男孩問道。

      “當然是因為我的神像在萬神殿就把你封印了,所以你的元神來這里我也可以動用手段……”小男孩說到這,突然住口不語。

      問君卻忍不住笑了,笑得挺開心的。

      “也就是說,你現在雖然能利用神像封印我,但卻不能殺我。”

      “當然,你也可以想辦法把我煉化……不過,這種世界,怕是煉化整個世界打造一把武器,也傷不了我元神分毫吧?”

      “所以在真正徹底成長起來之前,你只能老老實實的……當你的小學生!中學生!高中生,哈哈哈!”

      “每天好好寫作業,好好學習,不然每天會被打屁股!”

      小男孩差點被氣吐血,這種事除了問君也沒第二個人可說。

      郁悶道:“這也是我自己惹出來的麻煩。”

      “我的次元神和本體沒有枯竭死亡之前,給這里制定的規則是孩子不需要學習,順其自然就好。”

      問君疑惑問道:“為什么?你怎么會制定這么奇怪的規則?”

      “我在真正成長起來之前,曾經歷過一段慘無人道的人間生活……你的記憶沒有覺醒,自然記不起那遙遠的太古時代,實際上,在那個時代,很多東西就已經存在了。”

      “比如跟如今人間一樣的各種文明,再比如……跟人間一樣的悲催童年生活!”

      “如今人間主位面也好,疆土大域也罷,但凡有人的地方,一直都是在重復!”

      “我討厭這種重復!”

      “所以我制定了規則,我的世界……我做主!”

      “不需要學習,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問君忍不住說道:“你這分明是腦子不好,不學習,怎么成長?”

      小男孩怒道:“你懂個屁,我是為了祭奠,我那逝去的、可憐的、悲慘的……童年時光!”

      “寫作業,寫作業,寫作業!”

      “無休無止的寫作業,學習音樂、學習奧數、學習書法、學習鋼琴、學習……學你妹呀!”

      問君無語的道:“所以你就讓自己疆土大域里所有小孩子不用學習?然后養出了無數不學無術的廢物?”

      進入這里之前,問君曾用神念了解過這世界。

      小男孩傲然道:“話可不能這么說,不然我要告你誹謗的。你看,該成才那些,不都成才了嗎?我的疆土大域里面,有的是頂級的科學家、音樂家、畫家、書法家……”

      問君:“可更多是沒文化沒知識的家伙啊!”

      小男孩怒道:“那些本來就是廢物好嗎?怎么學都沒用的!懂嗎?不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明白!你根本不明白自由意味著什么。自由……意味著荒廢。絕對自由之下,要么出現天才,要么出現廢物。路都是自己選的,憑什么怪罪別人?”

      “所以你次元神和本體死了之后,之前那種強大的意念影響消失了,然后這個世界的人,開始抓起了學習?”問君有些無語的看著小男孩,突然又有點想笑。

      “是,我倒霉,你開心吧?”小男孩磨牙。

      “嗯,開心。”問君笑瞇瞇。

      小男孩面色陰冷地看著問君,道:“最多十個人間年,對神靈來說,不過一眨眼的事情,我能等。我已經徹底切斷你跟神殿之間那道神念的聯系,等我找到之前藏好的資源,然后一點點成長起來,到時候我會第一時間奪舍你!”

      “奪舍我,然后成為一個娘們?”問君一臉問號。

      小男孩怒不可遏地再次封印了問君。

      為了念頭通達,告訴她這些,結果被她套取到一些重要信息不說,又特么被氣個半死,再聊一會,他怕自己炸了!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那少婦呵斥的聲音:“王小虎,都幾點了?還不趕快洗漱睡覺?再讓我發現你玩游戲,打爛你屁股!”

      小男孩:“……”

      書桌上,被封印著的問君雖然不能動也不能語,但眼里那笑意,卻是無論如何都藏不住。

      小男孩拎著她,隨便找了個小盒子,隨手把她扔進去。

      媽的就這樣關你十年!

      氣死了!

      好氣!

      “快點滾去洗漱!”門外傳來少婦不耐煩的聲音,“王小虎我不想跟你說第二遍奧!”

      哎臥槽!

      我為什么要給自己的世界設定這樣一個封印神力的規則?

      我為什么要循序漸進地成長?

      為什沒有給自己留個后門?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呀?

      我當時是不是腦抽了?

      王小虎自閉了。

      還有。

      晚七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
    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