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90章 風水寶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90章 風水寶地字體大小: A+
     

      問君一個人行走在陌生的星球上,沒有戴面具。
      她穿著一身白色長裙,長發隨意扎起,絕美的臉上帶著幾分淡淡的慵懶和愜意。
      呼吸著這世界對神靈來說污濁不堪但卻充滿自由氣息的空氣,她很放松。
      前所未有的放松。
      因為這是人間,真正意義上的紅塵俗世。
      這里跟仙女座的人間還有很大區別,仙女座的人間主位面,那是一個重啟了修行文明的世界。
      而這里,如果沒有羅家的介入,甚至連個宗師級別的武者都沒有。
      這就是一個真正的世俗凡間,一個將科技發展到極致,在修行中人看來走了歧途的世界。
      可實際上,大道萬千,又有誰敢說,科技文明走到最后,不是另一種修行文明呢?
      問君甚至沒有急著去尋找小白的蹤跡。
      大氣運之人,找是找不著的。
      但她并不慌,二十多年的相處,她很了解小白。
      推演之神推算出小白在這里的第一時間,問君就知道,小白肯定不是來這兒旅游的。
      他一定是來這里搞事情的!
      這是羅家負責掌控的世界,小白能來這搞什么事情?
      不用想,肯定和萬神殿有關。
      知道了這些之后,只需要知道羅家是如何在這里割韭菜的就可以了。
      所以她才會跟青尊和黑尊透露出上古時代的恩怨。
      這樣一來,她再去通過羅家進行一系列調查,也就方便多了。
      畢竟她不是真的為了查出小白蹤跡,然后把他抓回萬神殿的。
      她想要先跟小白聯系上!
      街頭的巨大光幕上,播放著各種各樣的廣告以及……廣告中的節目。
      很快,問君來到一個很大的廣場上,坐在廣場的長椅上,看著天空中一道巨大光幕。
      那上正播放著火爆全世界的這款神魔游戲!
      “您想要修行嗎?想要跟他們一樣嗎?那就來玩這款游戲吧!不分年齡層,無論男女老幼,皆可在神魔游戲中找到屬于自己的那條路!”
      隨后,畫面上,一男一女,男的英俊瀟灑,女的身材姣好,皮膚白皙,戴著一張面具,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冷傲氣息。
      “冷雪如楓,神魔游戲中最成功的男性玩家!”
      “夜闌靜,神魔游戲中最神秘的女性玩家!”
      高科技世界就有這點好處,隨便一款游戲都能做到引人入勝,令人流連忘返的程度。
      問君搖頭失笑。
      這種夸大其詞的廣告……咦?等等,修行?
      她抬起頭,看了一眼光幕上那對正在出席某個活動的青年男女。
      只見那女子輕輕一躍,竟直接跳上一座十幾層高的樓頂,目光冷漠,居高臨下的看著。
      樓頂的風吹著她的衣衫獵獵作響。
      廣場上頓時傳來一陣驚呼。
      無數人駐足觀看,忍不住議論紛紛起來。
      “真的假的?現在的游戲推廣已經牛逼到這種地步了嗎?哪天干脆弄個渡劫的畫面算了……”
      “兄弟,你這是一直沒通網吧?告訴你,這是真的!夜闌靜真的通過那款游戲變得很強大了!”
      “是的,這不是特效,這是真實畫面!”
      “曾經去過一次現場的人表示三觀盡碎,堅持了多年的世界觀徹底崩塌。”
      問君瞇著眼,看著光幕上的畫面。
      她沒去看那個夜闌靜。
      即便她一眼就看出那女子施展的是真功夫,而不是什么制作出來的特效。
      但她還是沒有去關注那女人。
      她在看那個冷雪如楓!
      她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隨后,她笑起來。
      喃喃自語道:“這要是彩衣,找起來還真挺費勁,幸虧是小白。”
      隨后,她站起身,穿行于人群之中,很快便徹底消失了身影。
      某會所。
      青尊和黑尊化成兩個英俊瀟灑的青年男子。
      他們在這里一擲千金,接連幾天都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房間里。
      兩人身邊各自坐著兩個長相妖嬈穿著暴露的年輕姑娘,青尊一手夾著雪茄,一手輕輕搖晃著杯子里面金黃的酒液。
      看著對面抽著雪茄的黑尊道:“想不到你我二人,在這人間主位面,也又如此享受生活的一天。”
      “哈哈,所以說,那小精靈當真是聰明懂事,唉,這樣一想,她絕對是前途無量啊!”黑尊有些感慨。
      兩人之間的對話,到了幾個姑娘耳中,就自動變成了另外一些商場上的交談。
      這點小手段,對兩個無上存在來說,當真不值一提。
      “你說她多長時間能完成這個任務?”黑尊問道。
      “這就要看她懂不懂事了,”青尊喝了一口酒,然后抽了一口雪茄,唇齒間縈繞著飽滿的煙草香味,“要懂事的話,就多拖一段日子,反正對方又跑不掉。她再怎么小毛神一個,那也是神!面對人間凡夫俗子,擁有著絕對碾壓的能力。只要找到對方,想要抓人,再簡單不過。”
      “她要是不懂事,肯定會三下五除二就把人抓到,然后通知我們兩個,趕緊回去領賞……”
      黑尊笑起來:“為什么說后者是不懂事?”
      “首先,她不會那么不懂事,不然也不會叫你我來人間游玩了,”青尊吐了個煙圈,“其次,任務結束得太快,不但我們可能沒玩夠,回頭在大人那里……怕是也得不到什么更深的印象啊!”
      黑尊想了想:“對,任務必須得困難,即便沒有,也要創造出來一些,總要讓大人相信,雖然那人好抓,但不好找!為了找到他,我們還是付出了很多心血的!”
      “不錯,雖然人是凡夫俗子,可畢竟身上有大氣運啊!”青尊哈哈笑著,放下酒杯,摟過身邊一個姑娘,“說起來,我一直對造化液這東西興趣十足,只可惜呀……”
      黑尊看他一眼,嘆息道:“這個,還是慎言吧,那不是你我能染指的東西。”
      “所以呢,還是及時行樂……”
      “不錯,及時行樂!”
      房間里頓時傳來兩人歡快的笑聲,還有女孩子嬌嗔的聲音。
      ……
      問君很快便找到小白所在的星球,也很快找到小白所在的城市。
      她本想給小白一個驚喜。
      或者說,嚇唬他一下。
      可沒想到,她這邊剛剛進入到這座城,腦海中便突然間傳來小白的一道充滿驚喜的神念——
      “問君?”
      “你怎么來了?”
      好吧,原本的驚喜和驚嚇都沒能成功。
      下一刻,一個念頭出現在問君腦子里——小白怎么這么厲害了?
      她依靠前世道果,已經成就無上,按說在境界上已經可以完全徹底的碾壓小白才對呀!
      問君不由得想到兩人最初相遇的地方。
      黑域。
      記得當年她在境界上就高出小白太多,可卻沒有一次能打過他。
      沒想到時至今日,已然成就無上,甚至踏入萬神殿的她,依然沒能將小白甩開。
      好氣呀!
      “你說我怎么來了?”
      問君有點沒好氣地回應了一句,下一刻,她出現在白牧野面前。
      看著沒戴面具,漂亮出塵的問君,小白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當初不告而別,現在終于舍得回來了嗎?”
      說著一指房間里的沙發:“坐。”
      問君默默坐過去,抬頭看了一眼小白:“入圣了?”
      白牧野點點頭:“嗯。”
      “成道契機?”問君問道。
      “天下蒼生。”小白苦笑。
      “……”
      問君頓時一臉無語。
      這成道契機,也是沒誰了!
      “你這是要跟神話時代的那些大佬比肩啊!”問君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她的來歷已經很復雜,也很神秘。
      時至今日,她明白了前因后果,甚至有點佩服曾經的那個自己——布局萬古,手段驚天!
      但看看面前這位,難道說他是從遙遠的神話時代就開始布局了?
      “這張臉好丑。”看了幾眼之后,問君說道。
      白牧野撇撇嘴,道:“你進了那地方?”
      “你怎么知道?”問君微微一怔,她也沒說呀!
      “這不難猜。”小白笑笑,一臉篤定。
      問君深吸了一口氣,沒好氣道:“那你再猜猜,我來做什么?”
      “大概……我被人推演出來了?”白牧野笑道。
      “那你還笑得出來?”問君看著小白,“還是說你覺得現在能抗衡那些存在?”
      “那我哭一下,能解決問題嗎?”白牧野問。
      問君再此沉默起來,要是哭一下就能解決問題,她在無盡歲月之前就哭他個天昏地暗海枯石爛。
      可惜,懦弱的眼淚從來只會讓人嘲笑,卻永遠解決不了問題。
      隨后,問君用隱晦的話語,跟小白講了一下自己這一趟的來意。
      兩尊中位神!
      白牧野沉默片刻,抬起頭道:“有點難搞。”
      “是啊,我手上這件法器能鎮壓他們,但會留下痕跡。”問君輕嘆。
      這時候,白牧野從空間指環里拿出一本書來,問道:“你行嗎?”
      書無語。
      問君也無語,還滿頭黑線。
      她看著小白:“你正經點。”
      “你不知道它的神妙?”白牧野看了問君一眼,然后伸手在符篆師寶典上敲了敲,“喂,吃了那么多好東西,不需要運動運動消化消化食兒嗎?”
      符篆師寶典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問君面無表情地看著小白。
      “嘿,真不給面子,它今天大概不舒服。”白牧野說著,準備將符篆師寶典收回去。
      問君卻突然伸出一只手,按在符篆師寶典上:“等一下……”
      話音未落,一道淡淡的柔和力量,瞬間將問君手擋住。
      咦?
      問君當即愣住。
      她當然知道小白這本書很厲害,在一起那么多年,她一直對小白這本書很好奇,但卻沒有真正了解過。
      剛剛見小白拿出它,一本正經對著問,還覺得挺好笑的。
      但現在她有點笑不出。
      “這什么情況?”她一邊說,一邊用了點力氣,不給摸?憑啥呀?小白摸得,我就摸不得?
      一尊神靈,無上存在,運行一身浩瀚法力,想要去觸碰一下這本書。
      可那只手,卻無論如何,都按不到那上!
      始終隔著幾厘米的距離,就是碰不著!
      問君有些被驚呆了,一雙大眼睛盯著符篆師寶典看個不停,吃驚地道:“它……它真的有靈性!”
      說實話白牧野也有些驚訝,在問君的注視之下,伸手拿起符篆師寶典,左看右看,同樣沒能看出什么來。
      問君見小白把它拿起來,還是有些不服氣的想要去碰一下,結果依然是碰不到。
      這下她徹底有些被驚到了,以她的境界,都沒辦法觸碰到這本書,那小白剛剛問它能不能干掉兩尊中位神……也不是在開玩笑?
      她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道:“如果這真是一件頂級法器,連中位神都能干掉,那它曾經的主人得強大到什么地步?為什么那個時代還會以悲劇落幕?”
      這當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白牧野想起當初見到的那個穿著破舊道袍的老道士,到現在他都不能確定那到底是一道意念,還是一個真正存在的人。
      反正神通蓋世是一定的。
      當時眼界不夠,還有些不明白究竟有多強大。
      但如今想想,怕是萬神殿里面的一尊上位神,也未必能將他如何吧?
      所以,為什么太古神話時代會以悲劇落幕?
      還有,符篆師寶典不過是它心血來潮煉制出的一件法寶,而那那老道士……真的來自于太古神話時代?
      即便到今天,這些事情依舊是個迷,小白這群身在局中的人,依舊無法看清。
      符篆師寶典能干掉下位神,這已經無需驗證,是發生過的事實。
      但中位神呢?
      它行嗎?
      眼看著這本書被白牧野收起來,問君多少有些遺憾。
      白牧野笑著道:“說說你那邊的情況吧,你當初究竟怎么想的,會一個人跑到那種地方去?”
      “你先說。”問君看著小白,“我離開之后,又發生了什么?天河源頭……也是你們給打穿的吧?”
      白牧野點點頭:“那地方挺神奇的,一看就是大能布置下來的,當時還來了個那地方的無上存在,結果被我的書干掉了。”
      問君恍然大悟,原來根源在此。
      她笑道:“我便是頂替了那位。”
      接著,她說起自己進入萬神殿時的種種。
      雖然說得隱晦,但小白依舊聽得熱血沸騰。
      這的確是問君的脾氣,但還有一個隱藏在心中很久的疑惑,小白忍不住問了出來。
      “你是上古那位嗎?”
      問的很直白。
      問君沉默了一下,輕輕點點頭,又搖了搖頭,然后抬起頭,一臉誠懇地看著白牧野:“小白,如果我說,我也不太清楚,你會信嗎?”
      “正常情況下,很難相信,畢竟你都已經成神了,帝級入道,至尊成道,圣域超凡……到了超越圣域的無上領域,應該能看透無數因果才是。”白牧野看著問君,微笑著說道:“不過你說,我信。”
      問君看著他道:“這件事很難講,理論上來說,我應該就是。可實際上,我又是一個真正獨立的生命,我的年齡,也就比你大幾歲而已。”
      “但我又完全徹底的繼承了她留下的一切東西……包括完整的記憶,包括強大的神魂能量!”
      “我知道我就是她,但我又跟她不一樣。”
      問君有些苦惱的道:“比如性格。有些地方我們很像,但有些地方……又有著完全不同的區別。”
      白牧野看她一眼,笑道:“十年前的你,跟今天的你都有不一樣的地方,更別說跟萬古之前比,這有什么好糾結的?”
      “我明白,但我不愿意做那個拂面風仙子。”問君一臉認真地道。
      白牧野終于有點明白了,想了想,說道:“流光月也在這里,你要見她嗎?”
      問君猶豫了一下,苦笑著搖搖頭,道:“我還是沒有完全做好準備。”
      “行,咱們研究研究怎么對付那兩個家伙吧。”白牧野說著,看了問君一眼,“你還是要回去的對吧?”
      “里應外合,才更容易一些。”問君道。
      ……
      夜已深。
      青尊和黑尊兩人醉醺醺從會所里面走出來,青尊抬頭看了一眼繁華明亮的街頭,咕噥了一句:“花花世界,還是精彩,但也要有萬古不腐的壽元才行,若是像這群庸碌凡人,宛若蟻蟲,眼眸開合間,便已枯萎……”
      黑尊哈哈一笑:“關鍵在于,枯萎之后,再無生機,這才是最大悲哀!”
      青尊胳膊搭在黑尊肩膀上,嘿嘿笑道:“我輩拼搏努力無盡光陰,為的不就是這一天?高高在上的感覺,真的太好了!”
      黑尊用力點點頭。
      兩人喝了很多酒,也沒有運用神力驅散酒力,要的就是這種沉醉的感覺。
      “老黑,你說,我有的時候都有點羨慕我自己!”青尊滿身酒氣,嘀咕道:“修煉成神,主元神入主神殿,凝聚神格,鑄造神像,成為一尊億萬載不說不笑不動的雕塑。次元神駕馭本尊,掌控疆土大域,成為至高無上的王。可俯瞰人間,可游戲紅塵,明明主次一體,但這經歷卻是大不同。”
      “那有什么辦法?你去問任何一尊神靈,問它愿不愿意空出神殿里的神位,徹底回到自己疆土大域,你看有人說愿意嗎?”黑尊吐著酒氣,踉蹌著走路。
      兩人沒有像問君之前隱身行走于人群中,而是光明正大,化身兩個醉漢,行走于街頭。
      也沒人用太過異樣的眼神去看他們,像這樣的人,不說每天都能遇到,但城市的街頭上,也從未少過。
      就在這時,青尊突然間微微一怔,隨后看著黑尊道:“問君說,發現了一個特別好玩的地方,想請我們過去赴宴。”
      “請我們?赴宴?”黑尊挑了挑眉梢,嘿嘿笑道:“一個小姑娘家,即便成了神,那也是個女人,她請我們,能有什么好地方?告訴他,心意領了,就不去了。”
      青尊點點頭:“行,我回復她。”
      過了片刻,青尊笑道:“她說,不去會后悔!”
      黑尊哈哈大笑起來,道:“你有多少年沒遇到過這么有意思的神靈了?”
      “不是多少年的問題,應該是,從來就沒有過吧?”青尊也笑起來,“之前即便是那些剛剛成神的,一個個也都端著,一本正經的樣子很是讓人懷疑,他們的次元神和本尊在疆土大域里面,是不是也這般無趣?”
      黑尊點點頭:“后來我們干掉了很多神靈,打到他們疆土大域看一眼才知道他們活的有多瀟灑……”
      青尊笑道:“所以像問君這種,當真討喜!”
      黑尊用力點頭:“討喜,誰說她不討喜,我都跟誰急!”
      “那去不去?”
      “去,當然去!”
      隨后,兩人的身形,漸漸消失在這繁華都市的街頭。
      這邊。
      問君看著白牧野:“行,他們來了。”
      白牧野道:“你怎么說的?”
      問君笑笑:“我說有特別好玩的地方,不來會后悔!”
      白牧野看了一眼眼前的荒郊野嶺,感受一下地脈傳來的澎湃能量,認真的點點頭:“你沒騙他們,這地方,真挺好玩的。”
      符篆師寶典到底能不能干掉中位神,這個很難講,但小白的符陣,卻肯定會讓那兩位很難受!
      這是經過實驗的。
      以問君目前的境界,面對小白的符陣,完全無法施展。
      不然她也不放心。
      若能成功坑死這兩尊中位神,對整個萬神殿來說,談不上什么傷害,可能出了推演之神,其他人連傷感一下的心思都不會有。
      但對小白和問君他們這些人來說,卻是意義重大!
      因為這意味著,他們的能力,又更進一步。
      青尊和黑尊來的時候,只看見問君一人在這里。
      “這是什么地方?這里有什么好玩的?”青尊有些奇怪的看著四周的景色,然后將目光投向站在那里的問君。
      “晚輩能力比大人差太多,但多少也還有點眼界,特地為您二位選的這處風水寶地,兩位老師感覺如何?”問君笑吟吟看著兩人。
      青尊微微一怔,黑尊當即黑臉。
      而且這兩尊中位神靈的反應速度堪稱極快,剎那間就出手了!
      但沒想到的是,問君卻一下子消失在他們面前。
      而他們打出的攻擊,也同樣落空!
      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傳來,即便是鳥鳴蟲嘶都沒有。
      靜得嚇人!
      青尊跟黑尊這才發現不對勁,真正的人間山川,怎么可能如此安靜?
      這是哪?
      四周,有無盡殺機,在這一刻,剎那間爆發出來。
      一本書,鋪天蓋地,宛若遮天之云,朝著這兩人鎮壓而來。
      “賤人,你竟敢算計我們!”
      青尊一聲爆喝,身上神力洶涌,有一把長劍,爆發出璀璨華光,斬向天空中的那本大書。
      還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
    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