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85章 大妖之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85章 大妖之威字體大小: A+
     

      這名祝家長老和其他幾人頓時如遭雷擊一般,呆立當場,臉色一下子都變得慘白。
      祝家這長老瞠目結舌地看著眼前少女:“你之前為什么不說?”
      “我們偷偷從家里跑出來的,要是被家里知道,肯定遭受責罰,當然不能隨便亂說。誰想你們祝家真是好威風,一上來就嚴刑拷問……”小姑娘說到這,眼淚都氣出來了,“你們完了!本姑娘從小到大還從來沒受過這種委屈呢!”
      祝家一群人當場全部懵逼,一個頭兩個大。
      “你先別激動,這是個誤會!”祝家這名圣域境界的長老此刻也忍不住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事情大條了!
      十分嚴重!
      比起來,祝家被劫走那批價值連城的貨物已經算不上什么了!
      這群少年的來頭竟然一個比一個大!
      尤其那個剛剛被他親自提取了記憶畫面的小子,誰特么敢相信他是趙家的人啊?
      百里、歐陽、獨孤、薛家、趙家……這些家族,全都是祖域里面勢力龐大的豪門大族。
      尤其趙家,背后更是靠著一尊上位神!
      是,他們九大家族的確背靠整個萬神殿,那種威勢,確實不是一尊上位神能比的。
      可問題是,這都是虛的呀!
      當年他們背棄了人間,背叛了人族,投靠萬神殿,給萬神殿那邊提供了無比詳盡的人間信息。
      萬神殿千金買馬骨,一直到最近,才因為人間那邊發生的變故,減少了給他們的俸祿。
      可以說,萬神殿對人間是殘酷無情的,但對他們這九大家族卻是相當不錯的。
      他們已經沒辦法去要求萬神殿更多。
      再說像今天這種事情,在萬神殿看來,絕對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了。
      犯了錯就去改正嘛!
      至于這五個家族會如何針對他們祝家,那就不是萬神殿在意的事情了,反正總不會直接把祝家給鏟除掉。
      祝家這名長老,幾乎一瞬間就想到種種后果。
      堂堂圣域境界的強者,冷汗差點當場流下來。
      他干干巴巴,臉上帶著尷尬的假笑,想要示好這百里家的少女。
      “真的,我發誓,這絕對是一個天大的誤會!”
      祝家長老強調。
      同時沖著其他人怒喝道:“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給這幾個公子小姐封印解開?還有……立即去庫房,取一千枚祖靈晶體!用來給這些公子小姐們壓驚!”
      百里家那少女冷哼一聲,臉色并未見任何舒緩。
      祖靈晶體?
      那玩意她缺嗎?
      至于另外四人,則全都沉默著,一言不發。
      一個個面色冰冷至極。
      祝家長老都快崩潰了,同時讓人去通知家主和一些老祖級的大人物,要他們趕緊過來。
      這件事如果不處理妥當,祝家這一次真的要被扒層皮下去!
      如果一千枚祖靈晶體能把這件事擺平,那他絕對毫不猶豫。
      現在最大的問題,其實不在百里家的少女身上,而是在這位趙公子身上。
      祝家長老親自來到姓趙的少年面前,陪著笑,剛要說話。
      剛剛一直被封印著,強行讀取精神識海中記憶畫面的少年,掄起胳膊,鉚足了勁,狠狠一巴掌抽向祝家長老的臉。
      啪!
      一聲脆響!
      那聲音甚至讓很多祝家人大腦一片空白。
      都懵了!
      祝家這長老的面頰瞬間紅腫起來。
      嘴角有一絲鮮血流淌出來。
      他能不能躲開?
      圣域境界的強者,想要避開一個只有帝級境界的少年這一巴掌,容易得就像常年人躲避嬰兒一樣。
      如果他不想受傷,那么少年這一巴掌下去,很可能會把自己的手打爛!
      而祝家長老的臉,卻連點感覺都不會有!
      但在少年掄起胳膊的一瞬間,祝家長老不但躲都沒躲一下,反倒第一時間撤去全身上下所有防御不說,還專門讓那邊的臉頰變得脆弱無比!
      說真的,配合到這種地步,即便是一個圣域強者,也真不容易。
      這比嬰兒抓壞一個成年人的臉難度還高出許多。
      “出氣了嗎?沒出氣的話……”
      祝家長老話音未落,姓趙的少年又是一巴掌抽過來。
      啪!
      又是一聲脆響。
      這一巴掌,打在了另一面。
      另一邊的臉頰,也跟著迅速紅腫起來。
      祝家長老的嘴角,再次流淌出一絲血跡。
      “夠……”
      嘭!
      少年一腳踹向祝家長老兩腿之間。
      這次不能配合著讓那地方也爛了……畢竟事關尊嚴。
      但祝家長老還是配合著往后退了幾步,然后蹲下身子,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一個堂堂圣域境界的長老,被一個只有帝級修為的少年給逼到這種份上,也當真是不多見。
      此刻的祝家長老,看上去狼狽至極!
      兩頰紅腫,額頭上冷汗直流,面容因痛苦而扭曲。
      祝家一群大佬急匆匆趕過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說實話,他們心中又驚又怒。
      這特么簡直就是祝家的超級倒霉日啊!
      一批價值連城的重要貨物被劫走,找到的幾個目擊證人居然一個比一個來頭大。
      最慘的是那個被提取了記憶的少年,背后家族竟然靠著一尊上位神!
      這他媽的,還有比這還讓人感到糟心的嗎?
      答案是有。
      因為這姓趙的少年,竟然是趙家家主的小兒子!
      天知道趙家家主那么老了怎么可能又生出來這樣一個小兒子。
      反正這身份是沒跑的。
      此時此刻,祝家一群大人物腦袋簡直都要爆炸了。
      至于劫走了貨物的齊家,根本就沒有精力去考慮了。
      愛咋咋地吧!
      先把眼前的事情處理明白再說。
      自家長老被人打成這樣,說心里話,不生氣是不可能的。
      但沒人心疼他!
      一個都沒有!
      因為若不是他如此武斷,祝家說什么也不會攤上這種倒霉事啊?
      看見目擊證人,你好言好語請回來不行嗎?
      當然,換做是他們,在祝家自己的地盤上,也未必會有多好言好語。
      可畢竟不是他們做的這件事!
      而且大家也都知道自家這長老的狼狽樣子是裝出來的,其實并沒什么傷害。
      包括姓趙這少年回頭也肯定會想明白。
      但眼下卻也多少出了一口惡氣。
      他冷冷看著蹲在地上,臉色抽搐的祝家長老,咬牙道:“害我至此,區區兩巴掌一腳根本不可能讓我解了心頭之恨!”
      祝家家主苦笑著走上前,沖著少年施禮道:“見過趙公子,我是祝家家主……”
      “你就是祝家家主?你們祝家平日里就是這種家風?從前聽說你們九大家族很霸道,仗著背靠整個萬神殿,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還覺得不太可能。今日一見,沒想到比傳言還要惡劣!誰給你們的膽子?還有,剛剛有人跟我說,我們途徑的地方是你們祝家的地盤?來來來,你是祝家家主,你來跟我說,除了你祝家房子占的地方之外,哪里是你祝家的地盤?”
      姓趙的少年臉色陰冷,一開口,就是一大堆質疑。
      實際上一顆心也是氣炸了,就像百里家的少女說的那樣,他們這群人,從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面,何曾受過這種委屈?
      如果不是他們這次偷跑出來還有別的目的,不敢輕易讓家里知道,早就亮明身份了。
      關鍵還是小看了祝家膽大包天的程度,竟然真敢對他們下手。
      而且之前被封印著,就算想亮明身份也來不及了。
      百里家的少女因為是個女孩,跟另一個歐陽家的女孩算是躲過一劫的。
      并沒有吃太大苦頭。
      但剩下那三個,趙家、獨孤家和薛家的少年,卻是實打實的吃了不小的苦頭。
      沒看獨孤家和薛家的少年依然面色冰冷的在那運氣呢么?
      他們同樣一肚子火氣,還沒發呢!
      祝家家主滿臉堆笑:“是是是,千錯萬錯,都是我祝家的錯,諸位公子小姐要怎么才能原諒我們?只要我們祝家能做得到,就一定會滿足諸位!”
      “呵呵,我們稀罕你們祝家的東西?”百里家的少女一臉心疼的看著趙家公子,然后沖著祝家家主道:“我們現在一刻都不想在這里待著,立即馬上,把我們送出去,我們要回家!”
      “是的,我要回家。”歐陽家的少女之前被嚇壞了,這會才終于有點緩過神來,但看向祝家這群人的眼神里,待著刻骨的仇恨。
      尤其那個長老……他剛剛說出口的話,讓她覺得受到了天大羞辱!
      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他!
      祝家家主頓時頭疼,這是一群活祖宗啊!
      就這樣放走肯定是不行的。
      回頭五個家族聯起手來,祝家絕對會倒大霉的。
      以前九大家族還能抱團,現在……媽的,齊家的王八蛋剛剛才搶了我們祝家的資源!
      指望這種家族跟祝家抱團?
      他們巴不得祝家去死吧?
      “幾位,能聽我一言么?”一名祝家老祖,此時直接站出來,他看著幾人道:“首先我代表祝家向你們道歉,這件事,的確是祝家的錯,我們也不辯解什么,畢竟請人作證,沒有這么請的。”
      百里家的少女深吸一口氣,然后道:“然后呢?”
      “嗯,誰抓了你們,誰死!”祝家這名老祖一開口,把身邊一群人自家人都給嚇到了!
      趙家的年輕公子在一旁冷冷道:“死?哪種死?是欺瞞我們修為低的那種死法嗎?”
      薛家公子終于開口了,他一雙眼,露出冰冷的光芒,充滿恨意的看著雙頰紅腫,依然可憐兮兮蹲在那里的祝家長老,緩緩說道:“我要親手殺了他!”
      “輪不到你。”趙家公子看了他一眼,道:“他是我的!”
      薛家公子點點頭:“行,你動手我放心,別人,我們不放心!”
      完了!
      祝家一群人當然明白,老祖說讓這些人死,實際上并不會真的死。
      回頭將尸體收斂起來,有的是辦法可以復活。
      就算把尸體都灰飛煙滅了也沒事。
      要么用傀儡或者分身代替,要么留下一滴血,還可以重生!
      所謂超凡入圣,到了圣域這種境界,正常情況下,想死都難。
      可如果是這群少年出手,那真的不好說了!
      因為他們身上,十有仈Jiǔ帶著強大的法器!
      之前沒拿出來,也是因為根本沒機會!
      再加上祝家也只是想要拷問他們,沒想殺人。
      否則這片地方,恐怕早已經被夷為平地了!
      祝家老祖卻毫不猶豫的點頭:“行!”
      說話間,他瞬間凝固了這片虛空,然后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從之前動手這些人身上取走一滴血。
      他是祝家的老祖宗,這群人幾乎都是他的子孫后代。
      什么旁支什么嫡出,在他眼里其實都是一樣的!
      能有機會保住這些人一條命,他還是愿意去做的。
      他的手段太高明。
      圣域巔峰的強者,想要當著幾個帝級小屁孩做點手腳,他們真的發現不了。
      幾個年輕人聞言都是微微一怔。
      他們的確什么都沒感覺到。
      年輕的趙家公子看著祝家老祖:“你這話當真?我就要在這里動手!”
      祝家老祖點點頭:“做錯了事情就得認,我祝家也并非那種跋扈的家族。今天的事情,我不解釋,因為的確是我們做錯了。所以,不管怎么做,都由得幾位公子小姐!”
      獨孤家的年輕公子淡淡道:“別以為這么說我們會感動,趙鵬,你要不忍心動手,我來!”
      姓趙的年輕公子冷笑道:“我不忍心?”
      下一刻,一支短箭,從他眉心處緩緩飛出,指向蹲在地上那位祝家長老。
      接著,這支只有巴掌長短的箭矢瞬間化作一道流光,射向祝家長老眉心!
      祝家長老眼中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一抹絕望之色。
      事實也真的挺絕望的。
      雖然老祖宗傳音給他,說保他不死。
      可一滴血重生,境界上終究會跌落太多。
      未來還有沒有機會重新修回來,很難說。
      他們畢竟不是無上那種更加超然的存在,滴血重生,境界戰力不變,幾乎殺不死。
      噗!
      小箭狠狠射進祝家長老眉心,將其眉心洞穿一個小洞。
      下一刻,祝家這位長老的身子瞬間崩碎!
      就是真正意義上的崩碎。
      四分五裂,血腥無比!
      接著,那些崩碎的血肉開始變得枯萎起來。
      隨后那小箭又將其他幾個動手的人,全部射死。
      剩下那些人的死狀跟第一個死的長老一模一樣。
      與此同時,祝家老祖的面色瞬間變了。
      因為他突然間發現,剛剛從那些人身上取走并封存起來的血液,竟然瞬間枯萎了!
      完全失去了活性!
      他的一顆心不但震撼無比,也暴怒無比。
      好個狠毒的小畜生!
      這時候,年輕的趙家公子淡淡說道:“我這箭,是我老祖宗賜下來的,它有一個特別厲害的功效,一旦被它射中的人,必死無疑!不管有多少分身,不管之前做過什么樣的準備。就算在無數個位面,有無數道分身……只要被它刺中,所有一切,都會湮滅!”
      說著,他轉向祝家老祖:“我并不是一個殘忍嗜殺之人,若是的話,別看我只有帝級境界,你們家之前那些廢物,根本不可能抓住我們!”
      “我只是沒想到你們竟然如此不講道理。”
      “既然你們都可以這樣不講理,那我們為什么要跟你們講理?”
      “好了,冤有頭債有主,人,我殺完了!”
      “氣,也出了一半,現在,立刻,馬上,送我們出去。”
      “你們祝家的賠償,那點祖靈晶體……呵,給這些人的家屬當撫恤吧,我們看不上眼!”
      “另外,也別想著我們給你們祝家作證,去指證動手劫你祝家財物之人。”
      “依我看,是你們活該!”
      “那個動手的人,絕對是在替天行道!”
      “也就不知道他是誰,不然的話,我還想上門去感謝一番!”
      年輕的趙家公子說完,看了一眼其他幾人:“你們如果想要賠償,隨便你們。”
      百里家的少女呸的一聲,冷笑道:“那仨瓜倆棗,糊弄誰呢?我看不上眼!”
      “氣出了,不要賠償。”歐陽家的少女道。
      薛家和獨孤家的兩個少年,也全都搖搖頭,表示沒興趣。
      這是一群純粹的豪門子弟,那些祖靈晶體在旁人眼中是筆驚天財富,在他們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雖然他們身上也拿不出那么多,但那又怎樣?
      他們從來就沒缺過!
      祝家老祖強忍著心中殺意,讓人將這些人送出去。
      幾個少年離去之后,祝家家主有些擔憂的看向自家老祖。剛剛那一瞬間老祖臉上的表情變化,他可是看在眼里。
      祝家老祖重重的嘆息一聲,搖了搖頭,一言沒發。
      祝家家主仰起頭,眼珠子在這一刻,都紅了!
      良久,他才咬牙切齒地低聲咆哮道:“齊家……很好,真好!好的很吶!世仇……呵呵呵,真的是世仇!我祝家這一次,跟你齊家,不死不休!”
      死了一個長老,還有幾個家族子弟,不是最要命的。
      最要命的是這件事怕是后患無窮!
      那五個小屁孩少年心性,清高自傲,不稀罕跟祝家要什么賠償,可這件事一旦被他們背后的家族知道,會放過祝家嗎?
      就算這件事看起來已經暫告一個段落,但在場每一個人心里都清楚,真正麻煩的事情,都在后面了!
      所以,此時此刻,祝家這群人大人物心中對齊家的痛恨,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如果說之前只是有很深的恩怨,幾乎不可能化解開,那么到現在,這恩怨,已經變成真正不死不休的世仇了。
      ……
      姬彩衣、單谷和司音一臉敬佩地看著寒冰雪。
      四個人在極為遙遠的地方,目送著那五個少年從祝家出來,乘坐一架頂級的飛行法器破空而去。
      “姐,您真的是這個!”單谷豎起一根大拇指。
      “真的太厲害了!關鍵是這個年輕人的出現,當真是神來之筆啊!雪姐,您是怎么做到的?”彩衣看著寒冰雪問道。
      司音默默拿出一個瓜,遞給寒冰雪。
      這已經是她能表達的最高敬意了。
      雪姐姐真的是太威武了!
      寒冰雪笑笑,從司音手里接過那個瓜,啃了一口,道:“你們別以為祖域這種地方可以俯瞰人間,就一定跟仙界似的虛無縹緲。實際上,只要是智慧生靈,不管什么境界,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之心都是一樣的。所以,這些家族里面的年輕人,同樣都有著對時尚的追求。于是,我利用這個,給了他們一些提示,然后一群小孩子就巴巴的跑來了。”
      “對時尚的追求?提示?”彩衣、司音和單谷都有點呆。
      “嗯,我根據那幾個小孩子每個人的興趣愛好,用精神入夢的方式,給了他們一個共同的提示。告訴他們,祝家這里有一處極為神秘的先天遺跡!那里面有世上最好玩的東西!還有最神秘的東西!吃了可以變得更加漂亮的東西!”
      寒冰雪微笑道:“我的精神力雖然沒有小白那樣浩瀚,但別忘了,我是妖……非常擅長蠱惑人心的那種妖!我只不過是將那些孩子們心中最渴望的事情,給無限放大了而已。”
      “真的是太厲害了!”彩衣看著寒冰雪:“關鍵時機也太精準了!”
      寒冰雪哈哈笑道:“你們不知道,他們其實也已經在那里等了很久,正當虛空中那道他們心目中的門戶即將開啟之際,祝家的商隊正好歸來,出現在那里……”
      彩衣:“……”
      司音:“……”
      單谷:“……”
      以后誰都別說人類最狡猾,真的,別和妖玩計謀。
      太可怕了!
      大型幻象世界,分分鐘就給你制造出來。
      一群吃飽了撐的小屁孩怕是做夢也想不到,這場無妄之災的根本原因竟然是一只大妖在作祟。
      看起來幾個少年有點無辜,可對寒冰雪來說——
      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所有趴在人間生靈身上吸血的人,都該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
    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