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84章 悲催的祝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84章 悲催的祝家字體大小: A+
     

      這時候,在場絕大多數齊家人,同時將頭轉向這名看守這邊,目光幽幽地看著他。
      礦脈看守臉上興奮表情一下子僵住了,腦子瞬間變得一片空白。
      直到此時,他才終于想起家族這些年來都是怎么對付那些犯了大錯的人。
      只是過去他從來都是圍觀吃瓜那群人中的一員,從未曾想過有朝一日自己竟也有被人家吃瓜的一天。
      “身居要職,卻如此辜負家族信任,使得礦脈那里出現如此重大損失……所有的精髓啊!我們自己都一直沒有舍得開采的精髓礦產,全沒了!全都沒有了!”
      圣域巔峰的符篆師長老語氣無比森然,咬牙切齒的樣子像是要吃人一樣。
      其他那些齊家人也全都一臉憤怒。
      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每個人心里都裝著一只炸藥桶。
      剛剛之所以沒炸,看著還正常,那是因為大家都還處于懵逼狀態,還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但現在他們終于明白了,是菊頭蝠家族的強者,通過種種手段,潛進了齊家,做下了這場驚天大案!
      這個虧,齊家肯定是不可能吃的。
      那個記憶沒有被清洗干凈的齊家礦工腦子里的畫面,就是證據!
      但在此之前,該清算的,還是要好好算算的。
      比如說,菊頭蝠家的蝙蝠,到底怎么進來的?
      是買通齊家的什么人?
      還是通過暗中觀察,掌握了齊家出去辦事人的行蹤?
      其次,便是這礦脈的看守人員。
      齊家是有照妖鏡的!
      只要不是無上存在,在照妖鏡面前,便無從遁形!
      如果看守人員稍微盡職盡責一點,每一次都使用照妖鏡進行檢查,還可能出現這場宛如災難的損失嗎?
      “把他拉下去,直接處死吧,靈魂……算了,靈魂就放過吧。”圣域巔峰的符篆師長老嘆息一聲,決定了看守的命運。
      這,已經算是相對較輕的一種懲罰了。
      礦脈這看守想要喊冤,但卻第一時間被人封印之后給拎出去。
      混賬東西,一個疏忽大意,讓家族損失慘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還想喊冤?
      處理了這個看著機靈實則沒腦子的看守,一群齊家人面色無比凝重的重新坐在一起。
      “這件事,不好處理。”
      “菊頭蝠家族沒那么容易招惹,它們太毒了!”
      “關鍵問題是,妖族的警惕性比人族高太多倍,我們如果大張旗鼓打過去恐怕是不行,到時候如果真打起來,肯定是兩敗俱傷。”
      “還有啊,我覺得僅憑我們那礦工腦子里的一點殘留畫面,那群狡猾的妖怪也未必會認啊!”
      一群高層大人物,面色凝重而又惆悵的坐在那里討論著。
      最后決定這件事不能聲張。
      光明正大的去報復,不但很難為自己討個公道回來,甚至可能損失更加慘重。
      想要報這一箭之仇,就只能用計!
      “論用計,妖族只能跟在我們身后吃灰!”
      “不錯,菊頭蝠家族各種礦產不是也又很多嗎?他們做得初一,我們便做得十五……”
      “什么初一十五?你在人間待的那些年別的沒學會,讓人聽不懂的廢話倒是沒少學。”
      討論到后面,有點歪樓了。
      但齊家這邊也終于拿出了章程,他們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反正不論怎樣,這個虧,齊家不吃!
      ……
      彩衣化成一頭巨大的菊頭蝠從齊家逃了出去,見到寒冰雪之后,說了自己臨時改變計劃的過程。
      “我去,妙啊!”單谷一臉驚訝。
      司音也一臉佩服的看著彩衣,覺得如果換做是她,怕是想不出這種主意來。
      “我當時就想,反正這九家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不管哪家,先扯進來一家再說。仇恨這東西,都是一點一點,日積月累出來的。疑鄰盜斧,總有一會爆發,一旦到了徹底爆開的時候,就算他們已經知道了真相,但也沒有能力反抗了!到那時,我們就從陰謀變成了陽謀!”
      彩衣一臉認真的分析著,寒冰雪眼睛亮亮的坐在一旁細細聽著她說,不時抬起頭打量一眼彩衣,眼中漸漸露出一抹柔和之色。
      這群孩子,果然都有各自的優秀之處!
      她是絕頂天才,從出生那天起,就在無數人的關注中長大。
      所以她習慣了以天賦看人。
      其實她知道彩衣這群人的時間可以追溯到很早以前。
      林子衿當時跑去找白牧野之后,還藏身于網絡世界的寒冰雪對彩衣、司音、單谷甚至老劉這群人就已經有了足夠的了解。
      但那個時候,她可沒怎么把這幾個小家伙放在眼里。
      也從未曾想過他們竟然能跟在小白身邊一路走到今天,甚至坐在她面前侃侃而談,談的還是如何去算計高高在上的祖域家族!
      這絕不是小白和子衿身上有大氣運就能帶動的東西!
      這群孩子自身,也足夠優秀!
      即便是看上去膽子最小的司音,吸收祖靈晶體時的那種決然,可不是為她自己。
      而是為了整個團隊!
      單谷也不錯。
      嗯,比以前好。
      以前廢話太多。
      彩衣說著說著,突然注意到寒冰雪的眼神,有點不好意思的道:“姐,我有什么地方說得不對嗎?”
      “哦,沒有,很好!”寒冰雪看著彩衣,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復:“你做得很好!”
      彩衣臉上終于露出笑容。
      寒冰雪說道:“黃家那邊的布局,目前還只是他們內部的事情,他們會到處尋找我們,但短時間內,他們不太可能找出什么問題。”
      “齊家這里,雖然你已經把矛盾扯到了菊頭蝠家族身上去,但咱們還是要在這里做點文章!”
      寒冰雪說著,淡淡道:“咱們再干點好玩的!”
      彩衣和單谷眼睛瞬間亮了!
      這種日子,他們喜歡!
      齊家出的這場變故,只局限于少數高層大佬知道。
      下面那群人雖然也知道出事了,而且好像還是礦上那邊出了事,為此還處死了一個身份不低的旁支看守。
      但具體發生了什么,就不是底層人員有資格知道的了。
      反正他們還是跟往常一樣,該做什么做什么。
      最多就是氣氛有點緊張,不敢像過去那樣隨意,但總體來說,也沒什么。
      數日后,齊家一批貨物要運出去。
      因為剛剛出過事,所以這一次,負責運送貨物的人也變得小心謹慎起來。
      原本運送這批貨物最多只需要兩個至尊境界的人跟著。
      說是防衛,實際上就是出去散散心,溜達一圈。
      畢竟都這么多年了,誰會那么不開眼的跑到齊家頭上來找茬?
      但這次為了防止萬一,圣域境界的負責人不但自己親自跟著,還跟家族申請,又增加了一名圣域境界的強者一起。
      雖然這般謹慎讓很多人都有些不理解,但小心無大錯,大家也都不好說什么。
      一群人押送著貨物,坐在一艘造型古樸的飛行法器里面,朝著距離齊家大約三天路程的一座大城飛去。
      這飛行法器看上去像是一艘帆船,在高天之上,以極高的速度飛行著。
      一路上兩個圣域境界的強者始終打足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非常謹慎,始終提防著隨時可能出現的意外。
      可事實上,這一路風平浪靜,什么都沒有發生。
      到了那座大城,跟買家交易的過程也非常平靜,跟往常一樣,波瀾不驚的。
      甚至買家那邊還有些奇怪,齊家這次怎么出來了兩個圣域?
      在家閑著無聊出來溜達的?
      買家那邊也只能做出這種猜測了。
      因為任誰也想不到齊家這種家族,會出那么大的事。
      回來的路上,負責人有點不好意思的對被請過來壓陣那名圣域強者說道:“真是抱歉,讓你辛苦一趟。”
      那人跟他關系也是不錯,笑笑:“沒事,非常時期嘛,再說多少年不出門,出來溜達溜達,也挺好的。”
      “你說這一次,真的是那邊做的?”負責人小聲問道。
      “這種事情很難說,其實咱家有礦這件事,我覺得其他八大家族應該早就知道。就像那八大家族的支柱型產業,咱們不也明明白白的嗎?這些年來之所以一直沒事,那是因為那邊……”
      被請來的圣域強者用手指了指上面,小聲道:“給咱們的好處始終是足夠多的!”
      負責人點點頭:“是啊,有足夠的好處,誰還樂意去打家劫舍當個強盜?再說,要是一點規矩都沒有,今天你坑我,明天我坑你,這祖域不早就亂套了嗎?”
      被請來的人點點頭:“之前自然如此,但以后……真的難說了!”
      說著他嘆息一聲,道:“你想想看,自從前段時間傳來消息,說人間生變,那邊暫時還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緊接著,上邊給咱們的俸祿……不就變少了嗎?”
      “呵,人間生變?人間能生什么變?依我看,十有八九就是上面……”負責人冷笑著說了一句。
      “這種事,還是慎言,雖說在祖域這里,說那邊不會生出感應,但我覺得咱還是小心謹慎一點的好。”被請來的圣域強者說著,然后道:“說回剛剛那話題,你想啊,上面把給咱們的俸祿減半,各大家族會不會慌?”
      負責人微微皺眉,喃喃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資源一下子變得緊缺起來,然后那些家族,就開始有人動歪心思了?”
      被請來的人點點頭:“我是這么猜的……”
      “你這不算猜測,十有八九是事實呀!”負責人嘆息道:“菊頭蝠家族……咱跟它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沒想到居然這么陰險,如果不是有一個人的記憶沒被清洗干凈,咱們恐怕做夢都想不到是誰做的!”
      “是啊,還有,你再想想看,為什么就只死了一個?對方做這么大的事情,會介意殺一群礦工嗎?那群礦工之所以都活著,從根本上來說,不恰恰證明菊頭蝠家族那位大能不想讓別人知道是誰動的手嗎?”
      “不錯!”負責人一拍大腿:“是這個道理!因為只要有人動手,就一定能從傷口上看出痕跡。若是讓人徹底灰飛煙滅,那更是容易通過時光回溯找出過程來!”
      兩人在飛行法器里面分析著,探討著,一時間竟然有些忘了他們出來的目的是什么。
      直到——
      轟隆隆!
      一聲巨響!
      飛行法器如同被巨浪卷起的孤舟,瞬間被高拋起來,然后又一下子猛的向下沉去。
      里面大量齊家的人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當場就有很多人受傷。
      一時間,慘叫聲連連。
      負責人跟被請來這兩位圣域剎那間怒氣沖天。
      他們一個閃現就從飛行法器當中出來了。
      可此時出手的人,早已經失去了蹤影!
      “媽的,誰這么缺德?”負責人看著受損程度嚴重的飛行法器,整個人都怒發沖冠。
      被請來這位也是一臉凝重之色,沉聲道:“看來這件事真像我預料中那樣,有些嚴重了!”
      “難道這次也是菊頭蝠家族干的?沒道理吧?”負責人眉頭緊鎖。
      就在這時,飛行法器里面傳來一陣變了形的驚呼聲:“大人,不好了,咱們的祖靈晶體……都被搶走了!”
      “什么?”負責人跟被請來這位當場就懵了!
      兩人又一個閃現回到飛行法器中去,來到負責保管祖靈晶體那個區域。
      發現那個負責保管的人,已經昏死過去,臉上還有一個巨大的鞋印,像是被人一腳狠狠踹在臉上留下的。
      始終在他身上的祖靈晶體,早已經消失不見。
      “什么時候的事情?”負責人跟被請來那位圣域全都驚呆了,同時也感覺臉上一陣陣的火辣。
      感覺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
      對方竟然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劫走了這次交易得來的祖靈晶體!
      雖然不多,只有十幾枚,但這件事也太令人感到驚悚了。
      如此一來,齊家的商路就等于出現了重大危機。
      以后還敢走這條路嗎?
      關鍵出手的人太狡猾了,身手也太高明。
      能在他們兩個眼皮底下做成這件事,對方的境界……肯定不比他們差,甚至有可能更強!
      被請來的人深吸一口氣,道:“回去之后,實話實說吧,而且還要建議上面早做打算。看來人間那邊出的事情,比我們想象中要嚴重得多!以至于很多家族都瘋了!”
      “很多家族?”負責人看著他。
      “對,這次的事情,絕不是菊頭蝠家族干的。”被請來的人一指地上昏迷那人:“你看他臉上的鞋印!”
      “這鞋印?”負責人微微皺眉:“有什么不對嗎?”
      “像不像祝家的?”被請來的人冷笑道:“這種細節,很少會有人注意到,但我不一樣,我從來都是一個特別心細的人!不信的話,回頭你去地牢里面,隨便提一個祝家的人,看看他的鞋,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負責人一臉震撼的看著被請來這位:“您這大才,這么多年居然一直沒有被重用?家族那些大人物都干什么吃的?尸位素餐嗎?”
      “哎哎哎,慎言,慎言啊!咱不去議論大人物們的決定,反正回去之后,只要如實上報,肯定沒問題。即便他們不處理,咱哥倆也不會有什么責任。”被請來這位一臉篤定,這一刻臉上仿佛有光,像極了一個不被重用的潦倒讀書人指點江山的模樣。
      ……
      逃走的路上,單谷看著寒冰雪問道:“雪姐,那鞋印,他們真能注意到嗎?”
      “那么明顯的鞋印印在臉上,但凡腦子里還殘存著一點智商的人都應該會注意到。雖然這些祖域家族無盡歲月以來一直安享太平,幾乎被磨掉了所有的警惕性。但發生這種事,總會有人站出來的。放心吧。如果他們真的那么蠢,實在沒人能看出來,那也沒關系。以后還有機會!”
      對寒冰雪這只大妖來說,這種事兒不過是順手埋的一顆種子罷了,發不發芽,什么時候發,她并不在意。
      反正多埋點種子,總會有破土而出的。
      干完這一票,他們直接就閃了。
      齊家可不是什么魚腩家族,被人接二連三的這么挑釁,從上到下肯定全都一片暴怒,接下來也肯定會專門設陷阱等著人往里跳。
      所以見好就收。
      下面該回去搞祝家了。
      原本是想要混進去,從內部攻破,但如今看來,也不需要那樣了。
      半個月后。
      祝家一個商隊遭劫!
      一批非常重要的貨物盡數被劫走,所有人都被打暈不說,記憶也被洗得徹徹底底!
      但要說這世上的事情,很多都如同注定一般。
      什么叫天無絕人之路?
      祝家在調查這件事的時候,發現了幾個證人!
      一群不知哪個家族跑出來年輕小孩子,有男有女,一共五六個人,當時正好親眼目睹了那場短暫的戰斗。
      只是在抓這幾個小孩子回去的時候,卻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因為這群孩子并不配合。
      甚至一個個非常囂張的叫囂,還打死了祝家一個同樣有點脾氣火爆的侍衛。
      本就一肚子火氣的祝家人當場發飆,有強者出手,強行將這群小孩子給帶回祝家。
      一番拷問之后,過程倒是問出來了。
      甚至祝家有大能出手,從其中一個少年精神識海中提取到了出手者的身影!
      但那少年也吃了不小的苦頭,雖然沒變成白癡,但卻頭痛欲裂,嚷嚷著要讓祝家這群人付出代價。
      很快,從目擊者腦子里提取出的身影身份被確認——齊家一個身份地位不算低的圣域強者!
      一出事就已經有人猜到是齊家了。
      祝家跟齊家一直不睦,兩家的年輕人見了面十有八九是要打一架的。
      像這樣直接下手搶資源的事情雖然沒發生過,但確定是齊家人做的之后,祝家這邊也不覺得奇怪。
      畢竟雙方的仇恨在那擺著呢!
      湊巧遇到,見四下無人,便心生貪念……嗯,合理!
      如果不是湊巧一群少年路過,遠遠看見,這件事恐怕永遠都將是個迷!
      祝家這邊雷霆震怒,但那幾個少年,同樣雷霆震怒。
      其中一個小姑娘,見被提取記憶的少年一直哀嚎,臉色蒼白的厲聲喝道:“祝家是吧?區區萬神殿走狗家族,你們這次算完了!沒有人能救得了你們!”
      一名祝家長老目光陰冷的看了一眼那小姑娘,道:“小孩子家家,口氣不要那么大!你們不小心遇到強盜,被劫財劫色,最后慘死……你覺得這個結局怎么樣?”
      這名祝家長老倒也不至于真的這么做,還要留著他們將來佐證呢。
      就是一個個都有點囂張狂妄,祝家這附近,除了他們自己之外,根本沒什么大族,所以這群小孩兒,別看口氣大,一口一個萬神殿走狗家族如何如何,說白了,都是一群無知的小兔崽子,估計從小聽家里長輩痛快嘴說的!
      祖域這里的原生勢力,可不都是背靠萬神殿神靈的!
      就跟本地人瞧不上外地人一個道理,即便是很窮,那也是有優越感的。
      誰知那小姑娘根本沒有被嚇到,聞言冷笑道:“姓祝的,少嚇唬人,本姑娘姓百里,其他幾個人,一個是歐陽家的,一個是獨孤家的,一個是薛家的,剩下那個被你們強行提取了記憶畫面的,你肯定想不到,他姓趙!”。
      ---------
      還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
    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