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80章 小白入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80章 小白入圣字體大小: A+
     

      隨后進屋的一個英俊中年男人看見白牧野的時候愣了一下,目光中帶著幾分探究,上下打量幾眼之后,露出一個略帶復雜的笑容,微微點了點頭。
      夜闌靜一臉尷尬,這事兒真挺難解釋的。
      實話肯定是不能說的。
      想象一下——爸,媽,這位是來自天上的一個神仙,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這話說了之后她爸媽得怎么看她?
      會不會覺得自己姑娘瘋了?
      可不說實話,又怎么解釋除了老爸之外,從來沒有異性踏足過的家里面多了一個男人?
      而且過段時間說不定還要跟這男人組成一對CP,到時候又要怎么說?
      爸媽,我們倆是假的,都是為了炒作?
      這些年她實在太獨立了,以至于在做出一些決定的時候根本就沒想過自己爸媽的反應,更沒想到他們居然會來。
      看著臉色緋紅,似乎還有點尷尬的女兒,丸子頭少女模樣的女子頓時笑起來,回頭看了自己丈夫一眼,說道:“看來咱們來得特別不是時候呢。”
      白牧野站起身,面色平靜的沖兩人點點頭,道:“你們好,我是夜闌靜的朋友。”
      “夜闌靜?”丸子頭女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一臉惱怒的看向自己女兒,忍不住怒道:“這么多年了,好容易有個男人愿意跟你交往,結果你居然跟人家報假名字?”
      中年男人也有點傻眼,他剛剛還多少有點埋怨這小伙子有點強勢呢,沒叫叔叔阿姨,居然一臉平等模樣的問了句你們好。結果轉頭發現女兒給人家報假名字,這也太尷尬了吧?
      不過也不用他說什么了,他身邊的老婆已經徹底暴怒了,一把抓過自己女兒的衣領,怒氣沖沖地道:“葉靜靜,你很了不起嘛?嗯?夜闌靜?嗷呦,你是不是還要問問有誰共鳴?”
      眼看著老娘已經徹底暴怒,接近暴走了,夜闌靜迅速大聲道:“這是我在游戲中的朋友,他叫的是我游戲里面的名字,哎呀,媽,您至于嗎?您女兒有那么差?讓您說的像是要嫁不出去一樣!”
      她也有點生氣了,這是親媽嗎?
      我才多大,就這么著急把我嫁出去?
      人家老爹老媽著急嫁女兒是想要趕緊甩鍋,你們為啥呀?
      我有沒有男朋友,也沒耽誤你們整天在外面浪吧?
      “呃……”丸子頭女人頓時有點尷尬了,不著痕跡的松開女兒的衣領,十分自然的替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臊眉耷眼地道:“你看,我跟你爸只是旅游路過,想著到你這里來看看,有沒有什么需要我們照顧的,游戲什么的,不要太癡迷,雖然我和你爸年輕時候也經常玩游戲,但我們沒耽誤正事兒啊!是吧?”
      “你們沒耽誤的正事兒就是生了我吧……”夜闌靜面無表情的吐了句槽,“其實還是耽誤了,要不是我,你們恐怕都想不起來這是你們的家吧?”
      “這丫頭,整天就知道胡說八道哈哈哈,”丸子頭女人沖著白牧野露出一個歉意笑容,“孩子,你們慢慢聊啊,我們就不在這里打擾了……”
      說著轉身就去穿鞋,拉著一頭霧水,同時也不怎么想走的中年男人快速消失在門口。
      夜闌靜從始至終也沒出言挽留一下,因為她很清楚自己老娘的性格。
      “你就這樣讓他們走了?”白牧野看了一眼夜闌靜。
      “等……”夜闌靜看了他一眼,有點咬牙切齒地道:“最多五分鐘!”
      一分鐘后。
      丸子頭女人再次拉著中年男人出現在門口,然后一臉笑容地看著白牧野:“你好呀年輕人,認識一下,我叫魏若曦,他是我的丈夫葉平,我們是葉靜靜的父母。”
      夜闌靜看了白牧野一眼,眼神里充滿無奈。
      白牧野:“……”
      這算什么情況?
      隨后魏若曦拖著同樣有些尷尬的葉平進了屋子,坐在沙發上,一臉熱情地跟小白攀談起來。
      倒是沒有查戶口,而是跟白牧野說起了很多關于夜闌靜的糗事。
      面對熱情的老娘,夜闌靜就算想攔也攔不住,干脆就隨她去了。
      反正這位是高高在上的神仙,這種人間煙火的事情大概早就看膩了。
      殊不知,從年齡上來講,小白雖然大了夜闌靜不少,但要說關于家庭方面的東西,連自覺可憐的夜闌靜都是不如的。
      從小就在三仙島,逃出來之后跟著老頭子這個老光棍和大漂亮這個不靠譜的“人工智能”姐姐,一直到后來跟林子衿重逢,這些年來小白就沒過過一天正常的那種居家生活。
      什么一家三口的溫馨日常,什么家人利用假期外出旅游,這些都是不存在的。
      多年之后,終于跟父母相遇,而那個時候,他們再也不是普通人了。
      所以白牧野聽著如同少女一樣的魏若曦在那如數家珍的說著夜闌靜小時候糗事,看著葉平偶爾看向女兒時微微翹起的嘴角,心里突然生出一種淡淡的羨慕感覺來。
      這兩口子大概真把小白當成是女兒的男朋友了,態度上都十分熱情。
      小白頂替的冷雪如楓從長相上來說,也算是一個英俊的大帥哥,舉止得體,談吐不凡。
      除了隱隱的帶著一股上位者的強勢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就算這一股隱隱的上位者氣質,對葉平和魏若曦兩口子來說,也不是什么問題,甚至心里面還有些開心。
      被誤會了,還沒辦法解釋,夜闌靜有點無奈。
      她甚至忍不住有點好笑,如果有一天,父母知道“冷雪如楓”是個什么樣的人時,會不會第一時間怒氣沖沖的上門找這家伙討說法?
      別看她爸媽看著不靠譜,可實際上對她卻是相當寵愛。
      而且,她家里條件非常好。
      如果沒有這次的幸運玩家事件,如果她沒有接觸到那原本高不可攀的世界,她也會一直像個小公主一樣,幸福的活著。
      所以有些時候,知道得太多,真不是什么好事。
      她看著一臉開心的爸媽,也不想多做解釋了。
      隨后魏若曦親自下廚,做了幾個拿手菜,雖然智能廚房做出來的東西可能更精美,但卻不夠有儀式感。
      葉平也從倉庫里面拿出一瓶存放了很多年的好酒。
      拿出來之后,小白有點傻眼。
      “這酒已經有三十年了!比靜靜還大很多,還剩兩瓶,今天打開一瓶,咱們不醉不歸!”
      “我不大會喝酒……”
      “哈哈哈,男人哪有不會喝酒的?就跟喝水一樣!”
      夜闌靜有點無語的看了一眼自己父親,又看了一眼系著圍裙叉腰在一旁看熱鬧的母親。
      “你不管管我爸?”
      “放心吧,他不會多喝的!”
      “我怕他喝多了丟人!”
      “一杯就倒的人,哪有機會丟人?”
      母女兩隨后交換了一個眼神。
      至于小白?
      她們根本就沒有任何擔心。
      再怎么不能喝,也不至于跟老葉一樣,一杯就倒吧?
      十幾分鐘之后,她們明白了。
      至于的。
      兩個大男人,一個趴在桌子上,一個靠在椅子上。
      直接睡著了!
      看著一桌子幾乎沒動幾口的菜,母女二人欲哭無淚。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么誠實了嗎?
      說不能喝,真不能喝啊!
      “哎,姑娘,媽問你個事兒,”魏若曦瞥了一眼靠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睡著的白牧野,然后轉向自己女兒,“你們倆那個過沒有?”
      夜闌靜頓時紅著臉道:“媽你瞎說什么呢……”
      “還沒有?”魏若曦頓時一臉失望,嘆息道:“你長點心吧,你覺得像你這種身份地位的人,除了這個游戲里認識的、不了解你的人之外,還有誰敢接近你?”
      “媽您要這么說我就不愛聽了,喜歡我的人多了好嗎?”夜闌靜瞪大眼睛,努力為自己辯解道:“而且我和他,真的什么關系都沒有,唉這里面的事情比較復雜,總之以后我會和你們解釋的。”
      “媽怕的就是這個呀!”魏若曦嘆息道:“你可長點心吧,就你這樣,除了不了解你的人之外,誰敢要你啊!”
      “我怎么了?我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品行端正,經濟獨立,跟那些矯揉造作的妖艷賤貨完全不一樣,怎么就沒人敢要我?再說我一個人可以活得好好的,我找什么男朋友啊?你們干嘛整天擔心我嫁不出去?”
      “呸,這么大姑娘了,有你這么不要臉的么?”魏若曦瞪了自己姑娘一眼,然后悄聲道:“我覺得這小伙子真不錯!不是咱們這星球上的吧?他肯定不知道你的身份對吧?”
      “媽,您吧,還是回頭跟我爸好好旅游去吧,就別操心我的事情了,以后……”夜闌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白牧野,她才不信一個神仙般的人會因為一杯酒喝醉,但還是認真的對自己老娘說道:“說不定我會給你們一個驚喜呢。”
      “行行行,你的事兒,你自己做主就是。”魏若曦終究還是誤會了女兒話里的意思。
      以小白目前這種境界,一杯酒的確不可能讓他醉倒。
      準確來說,他的確沾酒就醉,但想要清醒過來也容易的很。
      他只是覺得這個家庭挺有意思的。
      這種相處模式,也是他一直在腦子里幻想,但卻從來沒真正經歷過的。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他決定讓自己清醒過來,然后看著依然趴在桌子上的葉平,忍不住有些好笑。
      這位酒量跟自己有一拼,居然還敢這么不謙虛,叫囂著不醉不歸……
      魏若曦和女兒此時已經跑去客廳坐著了,小白隨便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四周的情況,一片祥和。
      這里是人間。
      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悲歡離合,但都屬于人間事。
      他站起身,來到客廳,有些不好意思的對魏若曦點點頭:“抱歉,失禮了。”
      “沒關系沒關系,他也不能喝,還特別不謙虛。”魏若曦露出開心笑容,給小白倒了杯水,“不管他,你好好休息一會!”
      為了不讓小白尷尬,魏若曦主動進了餐廳,把依然趴桌子睡覺的丈夫攙扶回房間。
      客廳里,只剩下小白和夜闌靜。
      “抱歉呀,讓你看笑話了,我爸媽就這樣,看著特別不靠譜,不過呢……他們都挺好的。”夜闌靜沖著白牧野露出一個略帶歉意的笑容。
      “沒有,我倒是覺得挺好的。”白牧野笑了笑,“我從小就特別向往能夠過上這樣的生活,只可惜……在今天之前,我甚至沒有真正見識過這種場面。這種居家生活,之前一直只存在于我的想象中,所以,我應該感謝你,讓我見識了一下這種生活是什么樣的。”
      夜闌靜有些吃驚的看著白牧野,嘴角扯了扯,沒好意思說自己這生活其實也不太正常。
      哪有當爸媽的常年不在家,把女兒自己一個人扔在家里的?
      不過看著白牧野眼中沒有作偽的那種羨慕,夜闌靜看著他道:“你的爸媽?”
      “哦,他們都在,挺好的。就是從小就分開,前些年才見到。”白牧野解釋了一句,“但見到他們的時候,我的人生已經徹底發生了改變。”
      “你之前……”夜闌靜看著白牧野,眼里帶著幾分不敢相信,“真的就只是一個普通人?”
      “也不是很普通吧,我都不怎么敢出門的。”白牧野認真的道。
      “切!”夜闌靜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人,說說話就開始扯淡。看來即便這種神一樣的存在,也同樣有很多不靠譜的。
      所以說,人和人眼中的神,除了能力和壽命上有區別之外,似乎……也沒有太大的區別吧?
      當天晚上,白牧野悄然離開這里,身形瞬間遠離這顆星球,進入到遙遠的宇宙深處。
      在離開這星系之前,他做了一些布置,同時也給大漂亮跟林子衿各自發了個消息過去。
      他要突破了!
      一直以來,小白都在等待著這個契機的出現。
      實際上如果他想的話,早就可以入圣。
      這也是林子衿等人一直以來都特別奇怪的一件事。
      明明可以,為什么一直沒有行動呢?
      如果說一開始小白不入圣,是在為他們這群人護法,那么等到身邊所有人都成功踏入圣域之后,為什么他還沒動靜?
      關于這個的原因,就連子衿他都沒有說過。
      白牧野心中,對于家庭,一直有著很大的缺憾。
      他是一個家庭觀念極重的人。
      這種人如果特別有能力,會被人無限吹捧;如果沒能力,則會被人嘲笑到死。
      之所以曾經一度對自己的父母有誤解,甚至有些生他們的氣。就是因為這種缺憾所導致。
      他特別希望自己能擁有一個完整的家。
      原本的符龍戰隊里面,那五個人都有。但小白卻從來沒有問過他們,一個溫暖的家,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他問不出口。
      不想讓老劉他們覺得他是個很脆弱的人。
      這種孤苦無依的感覺甚至連子衿都沒有!
      因為子衿還有他可以依靠。
      從小就是。
      他卻只能一個人強大起來。
      后來在百花城孫家,他多少感受到了一絲家庭的溫暖。
      但孫家也同樣是有缺憾的——沒有女主人。
      即便如此,他依然把孫岳琳當成親姐姐一樣看待,依然給了孫家難以想象的巨大回報。
      有老劉、彩衣這些人,他不缺朋友了。
      有子衿,他也不缺愛情。
      后來見到了父母,他也理解了那份父母親情。
      唯獨家的溫暖,他一直是缺的。
      直到今天。
      所以有些時候,契機這種東西,在出現之前,是毫無任何征兆的!
      境界的突破,不一定非得是一場生死之間徘徊的大戰,也許可能就是兩個酒量都弱爆了的人在酒桌上菜雞互啄,也許只是一個有點搞笑的家庭里發生的一點小誤會。
      真正的偉大,從來都是誕生于平凡中。
      浩瀚無垠的宇宙深處,小白一個人靜靜站在虛空中。
      這里周圍幾十上百億公里都是一片空白!
      沒有星辰,沒有隕石,沒有任何有形的物體。
      只有一片虛無。
      這里距離夜闌靜所在的那顆星球,已經有著無盡遙遠的距離。
      那個覺得自己已經不怎么普通的人間姑娘做夢都想不到,剛剛還在她家里一杯就倒的人,這會兒已經遠在他們最高級天文望遠鏡都無法觀測到的宇宙陰暗區中。
      這地方太暗了!
      最近的恒星都距離這里老遠,而且這種陰暗區很怪,即便有一顆恒星在這附近,光芒也很難照射到這里面來。
      之所以選擇這種地方,也正是因為這地方擁有著非常特殊的磁場!
      空無一物的區域,卻存在著某種神奇的磁場,不得不說,宇宙之大,無奇不有。
      這種磁場,天然可以屏蔽掉大能的窺探。
      子衿和彩衣那些人突破圣域的時候都沒有引來天劫,但他突破會不會有,這個很難說。
      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多做一些準備的好。
      于是他把符篆師寶典祭出來,頂在自己頭上。
      直到今天都不能徹底讀懂這本書,反正很強大就是了。
      下一刻,一點光,從小白眉心處亮起。
      那是一道符文!
      這符文看上去像是一朵蓮花,可實際上,如果能夠仔細打量就會發現,那是一朵由無數細小的大道符文凝聚成的蓮花圖案!
      這朵蓮花中的大道符文,跟小白頭頂的符篆師寶典遙相呼應,竟然形成一種特別神奇的場域。
      小白在這一刻,心頭瞬間有種巨大的明悟。
      他望向飛來的方向,無盡遙遠的星空那邊,是夜闌靜所在的璀璨人間。
      那里絲絲縷縷,不計其數的大道紋絡如同一張巨大的網,縱橫在宇宙虛空。
      接著,一種莫名的感應襲上心頭,將那璀璨的人間世界,跟小白緊密的聯系在了一起!
      子衿的成道契機,是破除天河封印,還人間一個清明。
      問君的成道契機是無盡的殺意!
      那殺意是沖著萬神殿去的。
      那是她兩世為人的厚重積累,我無邊的恨意。
      彩衣的成道契機是超級刺客!
      單谷的成道契機是一箭碎星辰!
      司音的成道契機是瓜……呸,是力量!絕對的力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成道契機。
      道不分大小,某種事物的極致就是道。
      小白的道應該是符之道!
      世間萬物,皆可用符文來理解。
      但在這一刻,他的道卻跟整個人間莫名聯系在了一起。
      不僅僅是這個位面,在這一瞬間,小白至少感應到成千上萬的浩瀚世界!
      那種大道之光,璀璨到極致!
      瞬間點亮了這片陰暗區。
      他就像一顆璀璨無比的恒星,散發著熾熱無比的光。
      天地間,瞬間布滿符文。
      無窮無盡的能量,向他涌來。。
      ---------------
      還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
    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