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65章 天河背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65章 天河背面字體大小: A+
     
        英武十八年秋,突然有強大天河生靈自天河另一面橫渡而來。

        小白、子衿和司音三人第一時間察覺到這種動向,但還沒等他們出手,便有一道身影從彩衣閉關之地飛出,其速度快到三人都沒能察覺到!

        直到那強大的天河生靈發出一聲憤怒至極的咆哮,然后急退,天空中灑下一片血雨,這邊小白三人才發現彩衣竟然已經出關,并重創了那天河生靈!

        刺客!

        傳承了八九玄功的彩衣,成圣契機依然是她最初選擇的那個職業!

        太快、太兇!

        那天河生靈來時氣勢如虹,隔著無盡遙遠的距離呢,就已經釋放出無比雄渾的氣勢,但卻沒想到帥不過三秒,就被彩衣給秒了。

        想想也真是諷刺。

        那天河生靈一路慘叫哀嚎,朝著來路拼命逃走,一眨眼的功夫就徹底消失不見了。

        彩衣俏生生出現在三人面前,一臉得意:“如何?”

        林子衿眨巴眨巴眼,拎著一把只有大刀雛形的粗胚,道:“你這搶人頭搶的夠利索呀!”

        彩衣:“……”

        我是來求表揚的,你說我搶人頭是什么鬼?

        瞥了一眼子衿手里面那把大刀的粗胚,眼睛頓時一亮,脫口而出道:“好刀!你哪弄來的材料?還有沒有邊角料,給我打把匕首唄?”

        “你想的美,材料根本就不夠!”林子衿聳聳肩,看了一眼白牧野,“這是哥哥從別人那搶的一把劍,被我給重鑄了,可惜我鑄造水平有點糟,只能一點點慢慢來了……”

        “劍……重鑄?”彩衣一臉無語的看著林子衿,然后豎起一根大拇指,“真有你的!”

        隨后來到司音面前,快速身手揉了揉司音的頭發。

        “喂!”

        已經成為圣域大能的司音依然沒能逃得了被人摸頭殺的命運,一臉不滿的看著彩衣:“你現在是在摸一個圣域強者的頭!”

        “嗯啊,感覺比以前更有手感了!”彩衣笑嘻嘻地道。

        司音:(# ̄~ ̄#)

        出關就欺負人,不和你好了!

        哼!

        英武十八年冬,有一支箭,十分突兀的從單谷閉關之地射出。

        這支箭射向高天之外,直入深邃宇宙虛空。

        直接指向那里的一顆荒涼星球。

        箭入星辰,星辰爆!

        單谷出關。

        “哈哈哈哈,箭圣出關,小的們還不快快來拜見你家大王?”

        此時的單谷,一頭長發,隨意披在肩上,穿著一身騷包的紫色戰衣,一手持弓,一手叉腰。

        隨后便看見幾張面無表情的臉。

        彩衣:“天上那顆星星長得礙眼是吧?”

        子衿:“成了箭圣就很了不起是嗎?”

        小白:“賤圣呢,真了不起,都能一箭射落星辰了。”

        司音掏出一個瓜。

        咔嚓。

        單谷一臉郁悶:“你們就不能對一個圣域大能有點起碼的尊重嗎?”

        白牧野點點頭:“還是能的。”

        彩衣:“哇,好膩害的賤圣呀!”

        小白說出賤圣那倆字的時候還好點,到彩衣這,在“賤”字上故意加重了語氣,生怕單谷不明白,表情還很浮夸。

        子衿:“太可怕了,你這一箭都能洞穿天河了吧?”

        單谷:“……”

        他有點自閉了。

        三十好幾的人了,一個個都還這么幼稚!

        真是,就不能像我這樣成熟點嗎?

        他瞥了一眼司音,沒好氣道:“就知道自己吃瓜,不知道分一個嗎?”

        英武十八年,十二月十二日。

        隨著單谷出關,符龍戰隊再次聚齊。

        只是原本六人的團隊,如今只剩下五人。

        對問君的不告而別,大家心里都有些難過。

        畢竟相處近二十年,共同經歷過多次生死,彼此間的感情早已無比深厚。

        如果問君真是拂面風仙子的話,入圣之后悄然離開,想必也有她自己的理由。對此大家也只能表示理解。

        “你們想不想去那邊看看?”林子衿看著眾人,“我想先去那邊看一眼,然后再去找雪姐和漂亮姐。”

        彩衣跟單谷躍躍欲試,都有些意動。

        尋找大漂亮和雪姐,是小白跟子衿這些年來一直裝在心里面的頭等大事。

        但經過跟花仙子交流,兩人也知道大漂亮跟寒冰雪應該在那個地方尋找機緣,即便他們去了那邊,也未必能第一時間找到。

        加上心里也想著讓自己變得更強些,不然去了那里,恐怕也是給她們添亂,所以才耽擱了這些年。

        之前有一只大公雞溜過來,被小白收拾得很凄慘,灰溜溜回去了。如今又冒出來一個不知是什么的家伙,剛過來就撞上了出關的彩衣,被打的更加狼狽。

        但隨著這些生靈的出現,也說明了那邊是有高級存在的!

        一旦他們離開天河,那些高級存在再過來的話,天河這邊肯定擋不住。

        既然身為天河女神,就要守護好這里。

        再說去那邊,同樣也是眾人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

        白牧野點點頭:“也好,我也早就想過去看看,那邊到底是什么情況……”

        說著他看了一眼司音:“你覺得呢?”

        “我?啊?還要征求我的意見嗎?我都可以的!”

        司音一臉我都行的表情。

        對她來說,去也行,不去也沒關系,反正團隊在哪,她就跟著去哪。

        別看已經三十多歲,但司音的性子并沒有多少變化。

        依然還是當年那個超萌少女。

        這就是出世修行的人。

        如果一直在人間打磨,這么多年過去,即便司音再怎么看上去少女氣十足,心性也絕對要比現在成熟得多。

        司音的這種單純,也是很多修行中人的共性。

        有些即便活了幾萬年甚至更久的,其實也都差不多。

        每天都在修煉中度過,沒那么多彎彎繞。

        做出決定之后,只剩下五人的符龍戰隊,再次出發。

        這一次,他們的目標直指天河源頭……那一邊!

        因為本身就已經是在天河最深處,眾人并沒有走多久,便來到了天河的盡頭處。

        大河滔滔!

        洶涌的河水仿佛是從天上來。

        天空中,那巨量的河水仿佛憑空生出一般,自虛無中生出,形成一道天河,仿佛從九天垂落。

        從下往上看去,極為壯觀!

        天空中的那些星辰在這掛天河面前都顯得特別渺小和微不足道。

        原本這地方的大道壓制非常厲害,尋常生靈即便是沒有天河生靈阻擋,也很難出現在這里。

        但如今天河規則已改的情況下,這里的大道壓制已然消失,原本鎮守在這里的強大天河生靈也早已經逃之夭夭。

        或許就在子衿改變天河規則的那一刻,這里的天河生靈第一時間就溜了。

        反正眾人來到此處,一路無驚無險。

        五人飛上天空,一口氣飛到天河生出的地方,在這里,他們終于遇到了強大的攔阻。

        那是一道結界。

        宛若界壁一般的存在。

        但卻要比一般的結界厲害太多倍,換做正常的帝級生靈,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從這里穿過去。

        至尊的話,應該可以,但也需要費一番功夫。

        “這是一種單面的結界,只針對我們這邊,”白牧野看著幾人,“從那邊過來的話,就容易多了,哪怕是最普通的生靈也可以輕易穿過。”

        “也就是說,有人專門在這里設下這樣一道結界,目的就是可以讓天河生靈源源不斷的進入到我們這邊來。但我們這邊的人想要過去,卻無比困難?”單谷皺著眉頭,一臉憤怒地道:“簡直豈有此理,白哥,回頭我們在那邊也設下幾道結界,到時候讓那邊的生靈也別想過來!”

        林子衿笑笑:“不然你以為我們非要去那邊一趟做什么?難道真的僅僅是為了參觀?”

        隨后,五人一起,穿越這道結界。

        對圣域生靈來說,想要穿越這道結界并不難。

        原本幾人還有點擔心小白,結果發現他第一個走過去,毫無阻滯的就穿過了這道結界。

        幾人相互對視一眼,單谷聳聳肩:“老大牛逼!”

        白牧野等人是站在水面上穿過界壁的,但過來之后,卻是身在水中,而且小白身上的被動激活防御符第一時間便被激活!

        至少有數十道攻擊落在他身上,不過都毫無例外的被他身上的防御光幕給擋住。

        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無數雙陰冷的眼睛正在注視著他。

        身邊還有大量天河生靈瘋狂的撕咬著他的防御光幕,盡管連一點漣漪都難以生出,但卻依然沒有放棄。

        就像是一群瘋狗。

        下一刻,林子衿、彩衣、單谷和司音過來,他們同樣第一時間遭到了天河生靈的圍攻。

        只是如今這些天河生靈的攻擊強度,對眾人來說連只螻蟻都算不上了。

        大家都沒有去理會,而是釋放出神念,感受著這里的環境。

        “感覺,和那邊……也沒什么不同的?”單谷嘀咕著,然后道:“出去看看。”

        說著,他從河底開始往上慢慢升起。

        大量的天河生靈密密麻麻,將五人徹底給圍死,依然拼命發動著攻擊。

        “煩死了!”林子衿眉頭一皺,掄起手中那把刀的粗胚,隨意一揮。

        河底猛然間卷起一股恐怖的漩渦,無數渾渾噩噩的天河生靈頓時蹦碎了身體,鮮血瞬間染紅河水。

        在血腥的刺激下,更多的天河生靈一下子就瘋了,更加瘋狂的往這邊涌來。

        白牧野身體四周驟然間出現大量符文,這些符文砰的一下擴散出去。

        下一刻,這里直接清凈了。

        林子衿拎著大刀的粗胚抽了抽嘴角,看了白牧野一眼。

        單谷一臉震驚的問道:“這又是什么符篆術?”

        白牧野看他一眼:“清道夫。”

        單谷:“……”

        哥,您還能更敷衍一點嗎?

        五人很快浮出水面,出來之后,連同小白在內,一個個都差點把自己摔個跟頭。

        因為大家突然間發現,當他們徹底離開水面之后,腳下就只剩下一條不到半尺深的小溪了。

        小溪清澈見底,偶爾可見小魚小蝦水中暢游。

        往遠處看,青山環繞,鳥鳴猿啼,青山下,一片屋舍儼然,有炊煙升起,可聽見雞鳴狗吠。

        這特么……是什么地方?

        五個人全都有點懵。

        再看看剛剛沒過他們腳脖的清澈溪水,沒錯……就是從這里出來的!

        問題是,這特么是天河?

        這不騙鬼呢么?

        說出去誰敢信吶?

        單谷不信邪的想要鉆回去看看。

        一道意念,整個人瞬間沉入水中。

        那寬闊無比的水底世界,再次出現在他眼前。

        剛剛被小白清理干凈的那些區域,不知何時,又再次布滿了渾渾噩噩的天河生靈。

        “這……”

        單谷看著出現身邊的彩衣,嘴角劇烈抽搐起來。

        片刻之后,兩人再次從水中出來。

        低頭看著腳下的小溪,眼中都忍不住露出一絲不敢置信。

        他們,已超凡入圣!

        即便煉制一片星河為法器,也是輕而易舉。

        但問題是,什么樣的人,能制造出這樣一種地勢,讓他們這群超凡入圣的人都絲毫無法察覺?

        其實眾人心中已有答案。

        無上!

        也只有那群真正的大恐怖存在,才能擁有這份神一樣的能力,讓一群超凡入圣的人身在局中,都渾然不覺。

        子衿看了一眼白牧野,眉宇間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能做出這種布局的存在,絕非我們現在所能敵,還好,他現在并不在這里。”白牧野深吸一口氣,看向遠方青山腳下那片看似普通的房子,然后邁出了第一步。

        果然,跟猜想的差不多,一步邁出去之后,根本沒離開多遠,看上去就像是在原地踏步。

        十幾張符篆順著白牧野的身體飛出,一股恐怖的精神力,如同風暴一般,席卷著這十幾張符篆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爆響。

        這些符篆全部炸開。

        下一刻,其他幾人都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眼前景象未變,但他們自己身上,卻發生了某種神奇的變化。

        隨后,白牧野一步邁出腳下小溪,來到岸邊。

        幾個人跟上。

        單谷喃喃道:“以我的道,竟然沒辦法理解這里的道……太強了!”

        彩衣卻看向白牧野:“原本還以為入圣之后,跟你的差距會小一點,沒想到,差距似乎更大了。”

        這時候,遠方突然傳來一陣兇狠的犬吠,一條大黑狗,如同一道黑色閃電,朝著這邊沖過來。

        汪!

        一聲犬吠,如同雷鳴,一股可怕聲浪滾滾而至。

        “滾!”

        單谷抬手就是一箭!

        當白牧野用符篆讓眾人融入到這個世界之后,單谷的箭,也像是變得尋常了。

        之前他一箭可以轟碎一顆星辰!

        但在這里,就跟人間普通人射出去的一箭差不多。

        別說轟碎星辰,連刺破虛空都做不到!

        不過依然很兇!

        一道凄厲的破空聲響起,這支箭瞬間射到撲過來的大黑狗面前。

        大黑狗嗷的一聲,身上爆發出一股黑色旋風,卷向單谷那支箭。

        轟隆隆!

        天空中響起一連串爆響。

        單谷的箭直接被那黑色風暴給攪碎。

        隨后,大黑狗繼續朝著眾人撲過來。

        單谷一臉晦氣。

        堂堂箭圣,一箭射出去竟然被一只狗的口水給噴沒了?

        簡直豈有此理!

        嗖嗖嗖嗖!

        又是四支箭射出。

        只是眾人融入到這世界之后,境界像是下降了無數個層次,四支箭射出去之后,只有一支射在大黑狗的身上,但也是淺淺的一層,宛若鋼筋鐵骨一般,堅硬到不可思議。被輕輕一抖,就給抖摟掉了。

        單谷勃然大怒,這么多年,拼命修煉,連心愛的女人都扔在人間,結果到頭來連條狗都打不過,這不是他想要的。

        不過就在這時,他身邊的司音突然動了。

        掄起手中大錘子,照著大黑狗的腦袋哐當就是一下。

        大黑狗似乎想要躲避,但不知為何,竟然沒能避開。

        這一下被砸了個瓷實。

        腦袋差點被司音這一錘子給砸碎!

        嗷的一聲慘叫,夾著尾巴就想往回跑。

        彩衣跟子衿就等著這機會呢,哪能讓它給跑了?

        兩女身形一閃,就要對這條大黑狗下殺手。

        就在這時候,遠方突然傳來一道聲音:“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諸位壯士,別殺我的狗,它性子頑劣,無意中得罪了貴客,別殺它,千萬別殺……”

        那聲音由遠及近,眨眼間便到了眾人近前。

        那只大黑狗滋溜一下躲到這人身后,露出一顆大狗頭,惡狠狠盯著眾人:“汪!”

        林子衿和彩衣都冷眼看著來人,她們之所以剛剛沒動手,是因為得到了白牧野的提醒,雖然不太清楚為什么,但卻習慣性的選擇了聽從。

        來人看上去五十多歲,有點駝背,穿著一身粗布衣衫,老實巴交的一張臉,扔進人堆立馬就找不著那種。

        看著幾人,臉上露出憨厚的笑容:“幾位遠道而來的貴客,感謝你們高抬貴手。”

        白牧野微微皺眉,仔仔細細打量著這人,然后突然笑起來:“看上去倒是有那么幾分人樣,不過就這樣被人扔在這里無盡歲月,困守在這小小一方天地之間,真的心甘情愿嗎?”

        這人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滿臉堆笑:“貴客在說什么,我聽不懂啊。”

        白牧野打量了一眼這片天地,突然笑道:“按說,像你這種實力,在那個地方應該也有一席之地了吧?”

        這人臉上笑容漸漸消失,看著白牧野:“貴客什么都知道?”

        白牧野搖搖頭:“知道的不多。”

        這人嘆了口氣:“知道的不多也不行啊,如果什么都不知道,來者是客,咱還能把酒言歡,談古論今。唉,這么多年,我一直就想等那種什么都不知道的,見了面還能解解悶。可惜……來的都是知道點什么的,好生讓人難過啊!”

        說話間,這人身上有一股危險氣息緩緩彌漫出來:“難過也沒辦法呀,知道的……都得死!”

        ---------------

        還有。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
    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