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60章 打穿天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60章 打穿天河字體大小: A+
     
        卜家家主徹底懵了,眼中露出茫然之色,看著一臉真誠的白牧野,一時間甚至有點分不清他到底什么意思了。

        小白伸出的大拇指跟食指做出一個數錢的動作,停頓的話倒像是比心,反正卜家家主沒看懂,而且更懵了。

        看著小白,多少有些惱怒的道:“你這話什么意思?”

        白牧野看了看身邊的子衿和問君等人,然后哈哈笑起來:“他問我什么意思?”

        林子衿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依舊戴著面具的問君撇撇嘴,把頭扭到一旁。

        相處越久越是發現這小子不是個什么好人。

        都這種時候了,還要出言戲弄人家,心腸都壞掉了,像我這樣干脆直接不好嗎?

        于是,問君看著卜家家主,兇巴巴地道:“問什么問?叫你拿錢消災買命!你們欠我們的,懂了嗎?”

        卜家家主目瞪口呆地看著問君,話他是聽懂了,但整個人更茫然了,他甚至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幾個人。

        發現跟他一起過來的幾個卜家老祖也全都一臉茫然表情。

        顯然,幾個老祖也沒懂他們到底什么意思。

        要錢?

        拿錢消災買命?

        這幫人這是瘋了吧?

        跑到古河城這里,跟卜家敲詐勒索?

        這才幾年沒見,怎么就膨脹到這地步了?

        “你們這是不想活了吧?”跟在卜家家主身邊的新卜家管事忍不住跳出來,指著問君,怒氣沖沖地道:“知不知道在跟誰說話?”

        嘭!

        這位可憐的新任管事身體向后倒飛出去十幾米,一屁股摔在路上。

        “知道。”問君收回拳頭,點點頭,然后看著卜家家主:“叫你拿錢,把你卜家寶庫里面的大藥都拿出來,聽見了嗎?”

        卜家家主額頭上的汗一下子就滲出來了,他一臉見鬼表情,嘴巴微張,兩頰抽搐,一動都不敢動。

        他身后那幾個卜家的老祖也全都吃驚的站在那,不敢亂動。

        嚇到他們的不僅僅因為剛剛問君的動作他們沒看清,更因為他們從問君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可思議的恐怖氣息!

        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人用劍抵著喉嚨,被人用槍指著額頭,像是被毒蛇盯住的小跳蛙……

        太可怕了!

        他們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卻不得不相信。

        “你……你到底是誰?你境界怎么可能這么高?”一名卜家老祖強行壯著膽子,看著問君,聲音都有些哆嗦起來。

        “我是來自天外的神。”問君冷冷道:“別那么多廢話,當年你們是怎么針對我們的?如今我們已經夠仁慈了,給了你們選擇的機會。要么拿錢買命,要么就去死。”

        林子衿滿意的看了一眼問君,這才叫霸氣!

        司音在旁邊一臉崇拜的看著問君,心說問君姐姐真帥,搶劫都搶的這么有范兒。

        單谷默默地在心里記著問君的臺詞。

        彩衣則有些心不在焉地在那魂游天外,想著老劉現在應該到什么境界了?下次見到他的時候,是不是就能踏入帝級了呢?

        昔日的少年如今都已長大成人,每個人變化都很大,不變的則是符龍戰隊的精神核心——你欺負了我,就要付出代價!

        這精神在當年的百花城就已經有了。

        卜家家主看著問君,很想同樣霸氣的說一句,你們全都不想活了,然后讓身邊幾個老祖把這群人撕成碎片。

        可他真的不敢這么做。

        這群人,看不透,看不穿,看不明白……

        僅憑這個戴面具的女人,就足以壓得整個卜家都喘不過氣來。

        就在這時,遠處街上傳來一道冰冷神念:“什么人,敢在古河城如此囂張跋扈?當街敲詐勒索,這是當古河城的仲裁團不存在嗎?”

        問君一聽頓時樂了,二話不說,一身至尊氣場全開!

        整個古河城瞬間陷入一片慌亂當中。

        所有生靈,無論是那些閉關的老家伙,還是其他那些頂尖高手,越是強大的生靈,感受到的壓力也就越強。

        一個個兩股戰戰瑟瑟發抖,差點忍不住當場跪在地上。

        這是一種來自靈魂上的降維打擊!

        至尊之威,古河城這些生靈有生之年,第一次感應到了。

        來的那位仲裁團中人當下二話不說,兩腿哆嗦著轉身就走。

        溜了溜了。

        特么我就出來刷下存在感裝個逼,你至于直接開大嗎?

        卜家家主跟幾個老祖則陷入了無盡的恐懼之中,哆哆嗦嗦的看著氣場全開,如同一尊蓋世女王的問君,話都說不出來了。

        卜家家主拼盡全力,拼命點了幾下頭。

        問君這才收了氣場,同時發了一道神念出去:“之前曾經招惹過我們的,打過我們主意的,現在還在心里面偷偷詛咒罵我們的……我記住你們了。”

        古河城生靈:“……”

        這是不讓人活了嗎?

        在心里面偷偷詛咒一下都不行?

        這也太不講理了吧?

        不過轉念一想,至尊需要講道理嗎?

        別說至尊,就算是城里面的帝五巔峰老祖,又何嘗跟人講過道理?

        一個小時后,白牧野一群人從卜家走出來。

        卜家從上到下,出來好幾百人相送,這群人心里送瘟神,表面送祖宗。

        剛剛小白一群人來的時候,卜家上下就差沒沐浴更衣擺上香案給他們下跪磕頭相迎了。

        從來都是欺負別人的主,這是有生之年第一次被人欺負得如此凄慘。

        接著便是古河城其他家族的那些人送上來的“賠禮”,禮品之貴重,就連問君看了都有點懵。

        她剛剛不過隨口嚇唬那么一句,誰成想那群人真的就把東西給送來了?

        甚至包括王家,王家家主親自前來,給小白這群人送來了大量資源。

        王家的東西,小白終究沒好意思要,畢竟他也是個有節操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將來有天如果再見到王家老祖也有話說。

        最后這群人離開古河城的時候,無數人出來送別,很多人都流出了難過的淚水。

        卜遠志傻傻的站在莊園門口,準備迎接這群小祖宗們的到來,到最后也沒能把人等來。

        “咱們這么做,是不是多少有點過分?”出城之后,問君看著白牧野小聲問道。

        “什么叫有點過分?”小白看了她一眼,“這明明很過分好吧?”

        問君一臉無語的看著他,剛剛人家過來送東西的時候,你不也是眉開眼笑的?

        “不過,我們雖然挺過分的,但送來東西的這些人,同樣也都不怎么樣。所以,最多只能算作咱們黑吃黑罷了。”白牧野一臉認真的說著,還用力點點頭肯定自己。

        問君:“……”

        彩衣:“……”

        子衿:“……”

        單谷:“……”

        司音默默掏出一個瓜啃了一口。

        咔嚓!

        一群人紛紛看向她。

        司音呲牙一笑:“你們吃嗎?”

        半月后。

        天靈城城門口,一群神族如同百官恭送皇帝般,把這群瘟神給送走。

        那些神族一個個欲哭無淚。

        不就是當年欺負了一下你們的人么?

        至于這么狠?

        恨不能刮地三尺,差點把他們無盡歲月積累的那點資源給搜刮干凈!

        從來都是他們這樣去打劫別人,從來都是他們趾高氣揚地給那些被他們欺負的人講:天河這種地方沒有道理,實力就是道理。

        今天他們終于感受到了那種憋屈的滋味。

        一群人繼續往天河深處行去。

        再途徑一些古城的時候,他們并未去打擾。

        所謂的搶劫都是開玩笑,沒有因果的直接上門勒索,那是強盜才做的事情。

        他們這種新時代的大好青年,怎么可能做那種事?

        時間很快來到英武九年春。

        一晃小白同學都已經二十九歲,眼看著就要奔三,進入而立之年。

        這群人的境界也在不斷的往上攀升之中。

        踏入至尊境界之后,在能夠保障修煉資源的前提下,境界的提升更多靠的是頓悟。

        各自身體中的桎梏幾乎都已經不存在了,資源供得上,頓悟便可獲得提升。

        原本根本沒機會在修煉之路上走這么遠的彩衣、司音和單谷三人如今在天賦上,已經不比任何同境界的人差。

        這是他們傳承功法的功勞,但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小白。

        其實就連白牧野自己都有些難以置信,他能在短短十幾年的時間里,擁有如今這份成就。

        有時候想想,甚至會有種如在夢中的感覺。

        從當年一個翩翩美少年,到如今接近而立的英俊青年,人成熟了,也更不要臉了,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相貌,依然還跟當年一樣——豐神如玉!

        他們如今也已經到了天河深處,出現在這里的天河生靈也變得愈發強大起來。

        一些不知存活了多久,早已覺醒的天河生靈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境地。

        他們一兩個人出手的話,甚至很難鎮壓對方!

        這讓一路順風順水的符龍戰隊眾人都有點吃驚。

        想不到天河深處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生靈,難怪之前那么多人都說天河越往深處越恐怖,即便是帝五巔峰的人來到這里都是九死一生。

        看看這些可怕的天河生靈,還真是這么回事。

        帝五境界在這里當真不夠看,都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不過這種至尊境界的天河生靈多半都是獨來獨往,沒什么朋友,每一個強大的天河生靈,都占據著大面積的地盤。

        這也給符龍六人組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每擊敗這樣一個可怕的天河生靈,都能獲得難以想象的巨大利益。

        說起來,一路走來,他們還真的沒有主動挑釁過。

        都是路過的時候恰巧被發現,然后對方二話不說,上來就要打要殺。

        被動還擊自然沒什么好說的。

        這群天河生靈雖然沒有試圖進入人間大肆破壞,但終年盤踞在這種地方,霸占著各種頂級的資源,無盡歲月以來也都沒少殺害萬族生靈。

        所以雙方打起來都沒有什么壓力,堪稱酣暢淋漓。

        就這樣一路走,一路打,一路修煉。

        眨眼間,時間來到英武十三年末。

        依然年輕帥氣的小白同學已經三十三歲,就連林哥也已經三十歲了。

        雖然容顏如昔,依舊是那么美,但如果按照世俗的眼光來看,這群人……都已經不年輕了!

        不過若是按照修行界的算法,符龍戰隊這群人依舊是太年輕了。

        但就是這樣的一群年輕人,這些年硬是在天河打出了恐怖的威名!

        他們一路橫推天河,越走越遠,越走越深。

        英武十四年春節這一天,符龍戰隊六人終于停下了他們一直前進的腳步。

        不是遇到了阻擋,而是子衿她……又要突破了!

        在此之前,沒人想到這一天會來得如此之快。

        他們這些年的資源實在是太豐富了!

        大家都沒有任何保留,得到資源之后,第一時間使用掉。

        在強大傳承功法的支撐下,一群人的境界提升堪稱神速。

        即便是之前稍微慢一些的單谷,如今一身境界也早已過了至尊后期。

        隨便一箭,便可射死一個恐怖而又強大的天河生靈。

        眾人已經三年沒有見過人類聚集的城市了。

        這幾年也幾乎沒有見過人類的身影。

        這些區域基本上就是天河生靈的地盤,人間萬族,根本無法在這里生存。

        而今,卻被這群人硬生生給打穿了。

        很多生活在天河深處的超級強者,都吸取了那些前車之鑒的教訓,不管這群人怎么大搖大擺的路過它們地盤,即便一直盯著的大藥被人光明正大取走,也都老老實實蟄伏在那,連個屁都不敢放。

        “子衿,這次突破之后,是不是就可以叫你圣女了?”臨閉關之前,問君笑著調侃。

        依然留著一頭短發,面容無比精致的林子衿笑笑,看了一眼天河深處方向,淡淡道:“圣不圣女無所謂,這次如能順利突破,我倒是特別想殺進這天河源頭,徹底將天河打穿,然后去看一看天河的那一面,到底都是些什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
    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