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59章 卜家主真乃信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59章 卜家主真乃信人字體大小: A+
     
        白衣天帝沉默著,眼中露出猶豫之色。

        為了心中的堅持,要他付出生命,他心甘情愿,也從未后悔過。

        可要別人跟著他一起犧牲,他于心不忍。

        尤其是綠衣和紅綃她們姐妹倆。

        小綠跟了他這么多年,一直無怨無悔,從未有過半句埋怨。

        面對生死危機,一句“生同衾死同穴”,徹底表達出了她的態度。

        是的,小綠的性子從來都是這個樣子。

        當年就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但紅綃不一樣。

        她當年就是因為不想死,才沒有像妹妹那樣毅然決然的跟著白衣天帝離開萬神殿。

        如今她依然不想死!

        可她還是做了一件只要被發現,就必死無疑的事情。

        無論是小綠還是紅綃,白衣天帝都不想她們受到任何傷害,希望她們都能一直好好的活著。

        綠衣冷眼看著自己姐姐,一雙明亮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復雜之色,她沉聲道:“你這是在逼他。”

        “我沒有!”

        紅綃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妹妹:“我這怎么是在逼他?他不會殺他,也不許他死,但我也不想死!我這次出來,接到的命令就是必須要把他的尸體帶回去。你告訴我,我應該怎么做?你來給我出出主意?”

        小綠也沉默下來,她看著紅綃,輕輕抿著嘴唇,猶豫片刻,道:“你可以跟我們一起的!”

        “哈……干嘛?和我的親妹妹共侍一夫嗎?”紅綃翻了個白眼,然后道:“還有,我說過,我還沒活夠,我不想死!所以,這種餿主意,你還是別說了!”

        “那群無上存在……”白衣天帝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你是沒辦法騙過他們的。”

        “辦法嘛,還是有的。”紅綃看著他說道:“如果什么手段都沒有,你當我會接這個任務?”

        “什么辦法?”一旁的小綠眼睛猛地亮了起來。

        “哼!”紅綃把臉別到一旁,鼻孔里冷哼一聲。

        “姐……”小綠扭扭捏捏走到紅綃身邊,低聲叫了一句。

        “終于肯舍得叫我姐了?”紅綃眼中蒙上一層水霧,隨后轉過臉來,看著小綠道:“你是我親妹妹,到什么時候都我在這世上最牽掛的人。這男人也不是你搶走的,原本你就比我更適合跟在他身邊……”

        “姐……”小綠用力抿著嘴,聲音哽咽起來。

        “行了行了,一群活了萬古歲月的老東西,就別在這煽情了,沒什么意思。”紅綃搖搖頭,然后看向白衣天帝,“你很得意是吧?我們姐妹兩人居然喜歡上一個男人。”

        白衣天帝:“……”

        我驕傲了嗎?

        “很多年前,我在宇宙深處游歷的時候,曾得到過一件寶物,那東西可以模擬成任何人的模樣,而且只要灌注一滴精血進去,就連氣息都能做到一模一樣!”

        紅綃看著白衣天帝:“只是它有一個問題。”

        “什么問題?”小綠在一旁急切問道。

        “這件寶物,嚴格來說,應該算是一個傀儡,誰掌握了它,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誰就掌握了……滴入精血那人的生死。”紅綃看著妹妹和白衣天帝,“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其實是一件害人的法器,如今我們想要用它來代替一個活生生的人,那么就需要……絕對的信任。”

        她看著張道明,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所以,你能做到絕對信任我嗎?”

        “我……”

        白衣天帝剛要說話,卻被紅綃給打斷,她擺擺手,道:“其實并不能,我明白的。”

        小綠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白衣天帝,在一旁沉默著,默默嘆了口氣。

        這世上,能讓白衣天帝真正絕對信任的人,估計只有她一個!

        除此之外,姐姐不行,其他人……也都不行!

        “嗯,其實我能理解的,換做我,我是能絕對信任你的。”紅綃臉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然后抬起頭,露出一個明媚的笑容:“你不敢絕對信任我,也事出有因,我懂。畢竟我現在的身份,還是代表著萬神殿的。”

        “更別說,用來替代你的傀儡被我殺掉之后帶回去,若是不能成功騙過那些無上存在,到時候你依然會有危險。”紅綃笑容有些苦澀地道:“可這也是我能想出的唯一辦法了。”

        “難道就不能先拖著嗎?”小綠看著紅綃:“先拖他個十年八年,然后再看情況,這樣不行嗎?”

        “拖?十年八年?十年八年能解決什么?”紅綃看著自己妹妹,道:“十年八年能改變現狀?十年八年能出現一尊超級強者掀翻萬神殿?親愛的妹妹,想不到你離開萬神殿這么多年,這腦子……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啊!”

        “怎么就不能改變現狀?你知道現在的人間是什么樣的嗎?你知道那群年輕人在那滴造化液之下發生了怎樣的神奇變化嗎?姐,這么多年過去,你這自負的毛病,也是一點都沒有變!”小綠怒氣沖沖地道。

        姐妹兩人剛剛和好沒多久,眼看著就又要吵起來。而這其實在當年的萬神殿中,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一道風景線了。

        但凡認識她們姐妹的人,全都知道這個。

        “發生怎樣的神奇變化?有人踏入至尊境了?哈哈哈,在如今的天地規則之下,可能嗎?”紅綃一臉不屑。

        “公子能踏入圣者領域,為什么別人不能成為至尊?”小綠不服氣的道。

        “哈,別人能和張道明比嗎?”紅綃怒視著妹妹。

        “呃……這個,好像……能。”小綠說著,還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衣天帝。

        白衣天帝也是一臉無語表情,苦笑著對紅綃道:“我又不是這世上最驚才絕艷的人,別人為什么不能和我比?”

        紅綃看著他:“那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說,得到造化液的人,已經踏入至尊境了?”

        白衣天帝點點頭:“按照時間來推算的話,應該快了。”

        “哪有那么快?即便有無數資源供給,也不可能提升得如此之快吧?”紅綃知道這男人從不撒謊,所以她更多是覺得不可思議。

        “我們做不到,不代表別人也都做不到。”白衣天帝看著她說道。

        “可是,就算那些人踏入至尊境,又能如何呢?十年八年的時間,能讓他們從至尊躍升到圣域不成?”紅綃看著白衣天帝道。

        “這,說不準。”白衣天帝看著她。

        “切!”

        對這句話,紅綃是徹底的沒法相信了。

        因為就算是在萬神殿,她也沒聽說過誰是這種速度提升的。

        修煉這東西,真的不是你有天賦有資源就能無視時間的。

        即便是那種天賦值超高的修行者,也需要遵循天道法則的規律。

        這就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總是需要時間去慢慢長大。再怎么妖孽,也不可能一生下來一下子就變成個成年人。

        這是法則,也是規律,不可能被打破的。

        所以紅綃連得了造化液的人如今是否真能踏入至尊境都深表懷疑,這才多少年的功夫?怎么可能提升得那么快?

        至于更高的圣域……那絕對是胡扯!

        “紅綃,小綠說你的那句還真沒錯,你呀,這么多年過去,還是那么自負。”白衣天帝看著紅綃,說道:“不如咱們就來打一個賭。”

        “打賭?打什么賭?賭注是什么?”紅綃看著白衣天帝。

        “給我十年的時間,十年之內,如果得了造化液的人無法踏入圣域,那么,就按照你說的,用那傀儡代替我去交差,然后從今以后,我再不會出現在世人面前。”

        “你說真的?”紅綃有些興奮的抬起頭。

        一直以來,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說服白衣天帝放棄跟萬神殿作對,然后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活下去。

        “當然。”白衣天帝點點頭,看著她道:“但如果十年之內,那些人當中,有人踏入圣域了呢?”

        “等一下……你剛剛說什么?那些人?哪些?造化液……不是一個人服用的?”紅綃嘴巴微張,目瞪口呆的看著白衣天帝,用手指著他,“你,你是不是傻?造化液給一個人服用,都嫌不夠,你竟然把它給分了?”

        “兩個人服用的,這是天意。”白衣天帝一臉平靜的看著她,“但得到造化的,可不只有那兩個人。”

        “還有誰?”紅綃感覺自己的腦子都有些不夠用了,因為這一切和她想象中的,似乎完全不同。

        “還有四個一直跟在那兩個氣運之子身邊的人,他們也全都得到了不可思議的傳承,而且如今的境界,說不定也都踏入至尊境了。”白衣天帝道。

        “這怎么可能呢?”紅綃完全沒辦法接受這件事,站在她的立場和角度,覺得這件事簡直荒謬至極!

        且不說如今整個仙女座都被莫名法則所封印,即便是沒有這道封印,即便這天地法則依然如同上古,不限制生靈的境界。想要在短時間內踏入至尊領域,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這些你信不信都沒關系,不必去糾結。你只需要回答我,如果十年之內,有人踏入圣域了呢?”白衣天帝一雙明亮的眼睛凝視著紅綃。

        紅綃想了想,忽然笑起來:“張道明,你忽悠我?”

        “我沒有。”白衣天帝一臉真誠。

        “行,就按你說的,十年!”紅綃一雙眼盯著白衣天帝的眼睛:“十年之內,如果你說那些人當中出現一個圣域強者……那么,這就等于是打破了我之前對修行的全部認知!到時候,我也不回萬神殿了!我會再給你爭取百年時間!百年內若是有那邊的人過來,我會親手殺了他們!但有一點,如果十年之內沒有人踏入圣域,那么,你必須老老實實的按照約定,再也不許出現在世人面前,更不許跟萬神殿再去作對!”

        說到底,還是心里面在乎這個男人,不然她這樣做,又是圖啥?

        張道明點點頭道:“一言為定!”

        小綠眨眨眼:“所以,親愛的姐姐,以后就是我們三個人了?”

        紅綃臉色一紅,瞪了妹妹一眼,啐了一口:“呸,你不要臉我還要呢!誰跟你們三個人?你們不是說人間變化很大嗎?我要去人間溜達一圈,看看熱鬧……”

        說著根本不等兩人回答,便落荒而逃似的消失在這里。

        至此,小綠跟白衣天帝兩人,才齊齊的長出一口氣。

        這一關,總算是暫時過去了。

        幸好來的是紅綃。

        如果是換一個人,今天會是什么結果,兩人都有些不敢去想。

        “其實姐姐心里面,還是深愛著你的。”小綠輕聲說道。

        白衣天帝看了她一眼:“回去做個小雞燉蘑菇吧。”

        小綠:“……”

        她瞪了白衣天帝一眼:“我們的公雞已經都被你給吃光了!現在就只剩下幾只下蛋的母雞,是不是連它們你也要吃掉?”

        白衣天帝呆呆看著小綠:“為什么?我們不是養了很多雞嗎?”

        小綠怒道:“養再多,也架不住你隔三差五就宰一只啊!你總要給雞們一點成長空間呀!我的公子!”

        “咳咳……”白衣天帝有些尷尬的道:“那……咱們那幾只下蛋母雞生出來的蛋,還能孵出小雞嗎?”

        “你想啥美事兒呢?沒有公雞的蛋可能孵小雞嗎?”一提這個小綠就特別生氣,這個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跟個大爺似的,天天就知道吃,卻從不問要怎么養。

        “那咋辦?以后沒有小雞燉蘑菇了……”白衣天帝有些沮喪。

        “愛咋辦咋辦,反正我是沒辦法,對了,有蘑菇!”小綠翻著白眼道。

        “哦,可以做蘑菇炒肉。”白衣天帝道。

        “沒有豬!我們沒有豬!”小綠怒氣值又滿了。

        “沒有就沒有,別發火嘛……”白衣天帝秒慫,然后看著虎著臉的小綠,試探著問道:“要不,咱們也去人間一趟?弄點種豬啊、種雞啊什么的回來?”

        小綠的態度頓時軟化下來,瞥了他一眼,心說你早這么說不就沒事了嗎?非要讓我跟你發一通脾氣才能領會!

        其實,白衣天帝是不怎么想去人間的,尤其紅綃前腳剛去,他就這樣追過去,知道的是他嘴饞,去“進貨”,可不知道的會咋想?

        他一踏入人間,紅綃就能感應到,到時候會不會認為是沖她去的?

        小綠的心思他清楚的很,覺得當年搶了姐姐的男朋友,非常過意不去,然后就特別想撮合紅綃和他繼續在一起。

        這傻丫頭,嘴上說著吃醋什么的,可實際上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站在他的出發點去考慮。

        唉!

        這世間,最難消受美人恩。

        ……

        白牧野一行人迅速穿過前站,他們這一次甚至沒有在前站這里停留,直接經由一座神山,悄然進入天河。

        此番重新進入天河,跟當年離開時的心情已然完全不同。

        當年離開的時候,這天河畔還有很多人能威脅到他們。

        如今他們已經成長為一群年輕的至尊,天河畔的絕大多數勢力在他們面前,都已經成了弟弟。

        像龔家堡和邰家這種,應該再也不敢來找他們麻煩。

        古河城里面的那些家族,如果再見,也一定會第一時間認識雙方之間的差距。

        “小白,咱們是時候往天河更深處進發了。”

        一群人站在天河畔,問君看著白牧野輕聲說道。

        想要在天河這里得到更多更好的資源,往深處進發,成了一件必然的事情。

        所以眾人也沒想過要在這里繼續搞事情,龔家堡也好,邰家也好,這些有過恩怨的家族,小白這些人也都不想再去過多計較。

        畢竟,這兩個家族已經為他們昔日所作所為付出了足夠的代價。

        像卜家這種沒怎么付出過代價的家族,還是要上門討一些利息的。

        眾人再次回到古河城,看著熟悉的街景,還有那些熟悉的建筑,心中都忍不住有些感慨。

        一別數年,當年離開的時候沒人想到短短幾年之內,就又回到了這里。

        幾人一進城其實就被人盯上了,古河城里面幾個大一點的家族全都被震動了!

        因為他們這次歸來,使用的面具依然是當年離開時的那一批。

        尤其小白,他當年的樣子被太多人記在心里。

        尤其那株大藥離奇消失,無數人親眼看見袁松和宣恩被困。這些年來,各種各樣的離奇流言到處都是!

        但不管哪一種流言,都肯定會跟那位“蘇公子”扯上關系。

        誰都沒想到,幾年后,那位跟王家老祖合作,盜走了大藥的蘇公子……居然回來了?

        已經換了管事的卜家在得到這消息之后,從上到下,全都一片震怒。

        “他還敢回來?”卜家家主怒不可遏地道:“立即通知人手,把他給我抓回來!不,通知老祖,通知我們的符帝!通知所有強者!一定要抓住他!”

        恨,只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是想要知道那株大藥的下落!

        那個被卜家高層看做自己人的王家老祖這幾年來一直就沒露面。

        別說那株大藥,就連人都音訊全無。

        所以卜家這些高層們,這些年每當想起這件事,心中就會忍不住有滔天怒火,翻江倒海一般的洶涌起來。

        王家。

        王家家主在得到這消息時候,整個人是有些發懵的。

        “那個姓蘇的回來了?怎么可能?他瘋了嗎?他回來做什么?”

        一連串的問題,看上去是在問別人,可實際上他也是在問自己。

        因為換做他的話,不管有沒有得到那株大藥,他都不可能再回到這地方來的。

        得到確定的回答之后,王家家主呆立半晌,然后才緩緩說道:“這件事,先不要跟任何人說起!他既然大搖大擺回來,必然有所依仗!卜家也肯定知道他回來了,按照卜家人的性子,肯定會找他麻煩。咱們先拭目以待!”

        已經成為王家人的前卜家管事卜遠志在得到這消息之后,愣了半晌,嘴角抽搐著道:“他們怎么又回來了?媽的,那莊園……那莊園我收回來了呀!”

        說著,整個人像是瘋了一樣,直接往那莊園沖去。

        幾乎同一時間,古河城里大大小小的勢力,全都知道了這件事。

        跟王家的選擇一樣,這些勢力雖然也都急于想要知道那株大藥的真正下落,但他們都沒急著動手。

        因為誰都知道,卜家肯定忍不住的!

        白牧野一行六人在前往自家莊園的半路上,就被卜家的人給截住了。

        “蘇公子,好久不見啊?”卜家家主從人群中踱步出來,一臉陰冷表情,皮笑肉不笑的看著白牧野。

        “哈哈哈,卜家主,好久不見啊!”

        白牧野一臉熱情,都把卜家家主給弄得愣住了,心說這是什么套路?

        小白呲牙看著卜家主,笑容滿面的道:“一看卜家主就是一個誠信之人!”

        卜家家主:o((⊙﹏⊙))o

        這特么都什么鬼?

        “時隔數年,卜家主居然還記得欠了我們大筆的錢,我們這剛一回來,您就上門送錢來了,卜家主……您是這個!”小白一臉贊許,豎起一根大拇指。

        ----------------

        還有。

        但估計得晚一點,莫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
    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