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56章 無賴天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56章 無賴天帝字體大小: A+
     
        簡簡單單的告別,再次踏上征程。

        如今的人間,即便沒有符龍戰隊的六個人坐鎮,也不會生出什么亂子來。

        原本沒有多少帝級強者的人間如今已經到處都是,而且在小白這群人的資源供應之下,神級、帝級的強者只會越來越多!

        人間將很快變得更加璀璨奪目!

        對不愿看見這一幕的那些無上存在來說,這同樣也是一場迅速蔓延的“瘟疫”。

        即便他們有絕對的能力跟信心干掉這場瘟疫,但同樣是需要付出代價的,甚至可能會損失慘重!

        就像上古時代。

        只是現在,這場瘟疫的疫情雖然已經散開,但卻還沒傳到他們的耳朵里。

        無上存在即使有通天本領,也很難預料到這種情況的發生。

        畢竟當下跟上古時代完全不同。

        在如今天地法則之下,想要出現群雄并起這種場面,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雖然降臨人間的生靈已經到了至尊這種境界,但就算是至尊,在那些無上存在眼中,也都渺小的很。

        半步至尊和至尊,在那些無上存在眼中,就像人間成年人眼中的七八歲和十幾歲的小孩子一樣。

        打發出去跑個腿兒,小的不行就換大點的。

        所以這件事歸根結底,還是那些無上存在太過驕傲了,人間一朵浪花,根本沒有引起他們的足夠重視。

        說起來,那些存在對人間的重視程度,遠不如神族天帝那里,這點,從神族天帝正在經歷的戰斗就足以證明。

        “張道明,你個背信棄義的東西,昔年你什么都不是,平凡人一個,走了狗屎運,被主人看上,選為圣子。無盡光陰,主人傾盡資源,悉心將你培養起來,你卻最終背叛了主人,你這忘恩負義之輩,摸摸自己的良心,不覺得慚愧嗎?”

        “呵呵,你那些茍延殘喘的主子們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你忘恩負義!你該感到慚愧!”

        “白癡,被關在籠子里的鳥需要感謝主人給口吃的?我憑什么慚愧?”

        “你沒有良心!”

        一個身穿黑色戰甲,頭上長著兩根牛角的青年怒視著白衣的神族天帝,咆哮著指責,兩人在對噴。

        “你一個畜生,不配跑到我面前說良心這兩個字,要么滾,要么就死在這。”

        神族的白衣天帝面色平靜,淡淡說道。

        “為主人獻出自己生命,是我們心目中最神圣的一件事!”

        頭上長著兩根牛角的黑甲青年舞動著手中一桿古老長矛,怒吼著沖向神族白衣天帝。

        虛空因為他的動作而炸裂!

        像是破碎的鏡子。

        整片空間都像是被封印住,時間都停止了流淌。

        這是兩個圣者之間的戰斗!

        頭上長著牛角的黑甲青年對面前的神族白衣天帝恨之入骨。

        因為當年正是他的一道化身,去到那顆荒涼偏僻的小星球……那個試驗場,把還是一個孩子的張道明帶走,帶回到他們那里,耗費大量資源加以培養。

        張道明也不負眾望,一身天賦堪稱驚才絕艷,在一眾“奴仆”當中,張道明是最突出的那個!

        別看修煉的時間比黑甲青年這些生靈晚了無數年,但論進步速度,卻比他們要快了太多。

        所以,張道明也是最被給予厚望的那個。

        不但收獲了一眾無上存在贊許的目光,同樣也被身邊一群“奴仆”們所羨慕。

        后來張道明年紀輕輕就潛伏到神族,頂替一個神族天驕,迅速成為整個神族最耀眼的那顆星。

        再后來,他成了神族有史以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天帝!

        至此,神族徹底掌控在他們這群人的手中。

        黑甲青年也曾無數次為此感到驕傲。

        原本不被他放入眼中的神族生靈,這些年看著也都倍感親切。

        可誰能想到,張道明這個腦生反骨的混蛋,竟有膽子背叛那些無上存在?

        最初聽到這消息的時候,黑甲青年甚至不敢相信這消息是真的。

        直到他見到張道明,不得不接受這個讓他不能接受的事實。

        所以他要殺了張道明!

        “當年是我把你從那個試驗場中帶出來的,今天我要親手結束這一切!張道明,你是不是以為你是萬古以來最厲害的天才?今天就讓你看看,這天下萬族,比你優秀的生靈多得是!”

        黑甲青年身上燃起幽藍的神火,那神火幾乎要將虛空燒得融化,他手中那桿古老的長矛也爆發出絕世凌厲的光芒。

        黑甲青年整個人像是瘋了一樣,怒發沖冠,朝著神族的白衣天帝殺過來。

        論境界,他并不遜色張道明!

        論修煉的時間,他更加長久!

        所以,他一定要讓這個該死的叛徒明白,背叛主人……是一件多么嚴重的錯誤!

        轟隆隆!

        這片虛空仿佛一下子活過來,空間的碎片四處濺射,恐怖的能量攪動著整片虛空,形成一道可怕的漩渦。

        就算至尊境界的生靈出現在這里,也難逃這漩渦的吞噬!

        面對頭上長著一雙牛角的黑甲青年這種強敵,白衣天帝面色冷靜,始終從容應對。

        對方的指責他也根本不放在心上。

        這頭牛和其他那些“奴仆”們一樣,都是被徹底洗腦的一群可憐蟲罷了。

        這些奴仆早就已經沒了自己的思維跟靈魂,但那些無上存在的強大之處在于,他們有本事讓黑甲青年這些“奴仆”生靈們認為自己非常有思想,而且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正確的,甚至是偉大的!

        這真是一種本事。

        白衣天帝掌控神族這么多年,都沒能做到將整個神族變成自己的奴仆。

        當然,他也不想這么做。

        雙方的戰斗其實已經持續了很久,看上去安然無恙的白衣天帝實際上早已經傷痕累累。

        頭上長著一雙牛角的黑甲青年也是一樣。

        他的修為雖然比白衣天帝高出不少,但在戰力方面卻是遜色了不止一籌。

        所以雙方之間的戰斗一直在這種膠著的狀態下,想要徹底將對手擊敗,沒那么容易。

        想要擊殺,就更難了。

        對白衣天帝來說,他是不著急的。

        反正他的任務就是拖住那群老東西派出的奴仆,若是太快就給打死了,反倒容易引起對方的警覺。

        所以,就像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老黑,你不累嗎?咱聊聊天呀?”

        光打架也沒什么意思,白衣天帝很想跟這位當年接引自己的“神”再好好交流一番。

        “與你這種叛徒沒什么好聊的!”

        黑甲青年態度依然強硬,語氣冰冷森然,完全不想跟個叛徒交流什么。

        “你說你境界也不低,在當年的我眼中,你就如同神明一般。嘿,你知道嗎?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是牛魔王呢。”

        白衣天帝也不在乎黑甲青年的態度,一邊見招拆招,破解著黑甲青年的神通,一邊笑瞇瞇的說著。

        黑甲青年:“……”

        “我是魔族!魔族!不是獸族!你才是牛魔王!”

        他很生氣。

        這明明是一場清理門戶的戰斗,沒能摧枯拉朽般的干掉眼前的叛徒,已經讓他很慚愧,絕對愧對主人的信任。

        結果現在對方竟然還如此不嚴肅的跟他聊天……你當這是在做什么?

        大家坐在一起開茶話會嗎?

        而且這混賬東西竟敢罵他是牛!

        “哈哈哈,你看你這牛脾氣,還說自己不是牛?你不是誰是?可別瞧不起獸族,人家出了無數有骨氣且脊梁挺拔的超級大能呢!面對你那些骯臟腐爛茍延殘喘的主子們,可是從不肯彎腰!”

        白衣天帝笑嘻嘻的說著,手下卻是毫不留情。

        不過留不留情都差不多,在雙方戰力相仿的情況下,想要偷襲都太難了。

        “混蛋,你是說我沒骨氣是吧?我最煩的就是你們人類,講話陰陽怪氣,明明一句話就可以說清楚的事情,非要拐彎抹角。我忠誠于主人,是良禽折木而棲!跟你這種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的叛徒可不是一回事!”

        黑甲青年也被氣得忍不住說了一大堆。

        “老黑,你的思維方式是有問題的,真的,要不咱倆罷手言和?就在這好好聊聊?以武論道……我們難分勝負,不如讓我們以文論道如何?”

        黑甲青年冷眼看著白衣天帝,忽然住手,隨即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來。

        隨即他勃然大怒:“王八蛋,你……你竟敢暗算我?”

        “老黑,你這說的是哪里話?我們不是在光明正大的打架?我什么時候算計過你?”白衣天帝一臉無辜。

        黑甲青年胸口鮮血越流越多,順著指縫流淌下來。

        這是大道傷,那傷口有無數大道符文在翻滾,不是想捂就能捂住的。

        “你不是說要罷手言和?”黑甲青年氣得七竅生煙。

        “你不是還沒同意?”白衣天帝眨著眼睛,一臉的不好意思。

        “你……你混賬!我跟你拼了!”

        黑甲青年身上猛然間爆發出雄渾無比的能量波動,將這里的虛空攪動得支離破碎。

        下一刻,就在這里霍地出現一道空間門,四道身影猛地從空間門里殺出來。

        每一道身影的身上都散發著滔天的恐怖氣息。

        黑甲青年瘋狂的咆哮道:“殺!殺了他!”

        白衣天帝凝立虛空,冷眼看著從空間門殺出這幾道身影,忽然冷笑道:“終究還是忍不住了嗎?等你們很久了!”

        說話間,這片空間一下子布滿大道符文,符文似雪,紛紛飄落,每一片都帶著無窮殺機!

        白衣天帝的殺招,終于在這一刻徹底爆發出來。

        為了這一刻,他也布置了太久的時間。

        他甚至不惜身負重傷,也沒有露出過這張底牌。

        直到現在,一切準備妥當,終于可以亮出這張牌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
    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