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53章 就你戲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53章 就你戲多字體大小: A+
     
        我怎么覺得這不是一個誤會呢?”林子衿一雙極美的眸子盯著袁松,不懷好意的在他身上掃來掃去。

        袁松頭皮一緊,他感覺自己像是一只被猛獸給盯上的老山羊,干笑道:“這位姑娘,所有一切,的確是個誤會,您千萬別多想,也別誤會昂,我們兄弟兩個,真的只是恰巧路過貴寶地。”

        看著袁松臉上硬擠出來的干巴巴的笑容,白牧野微笑道:“您二位是不是覺得我們境界提升的太快了?”

        袁松和宣恩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

        內心憋悶無比。

        這混蛋說話太操蛋了!

        雖然說的是事實,可你為什么非要說出來?

        宣恩心中充滿不忿,更多則是一種無法接受的感覺。

        大家都是一樣的人,兩只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誰小時候還不是個天才少年了?為什么你們境界提升就能那么快?憑什么呀?

        林子衿瞥了一眼不謙虛的哥哥,心說臭哥哥,你有我提升的快么?

        袁松看著白牧野,一臉真誠,道:“白公子,哦不,應該叫你白王爺。你看,那株大藥你拿都拿了,用也用了,好處都被你給占了……”

        袁松說著,控制不住的嘆了口氣,掃了眼一旁的林子衿,心中涌起無盡的復雜情緒——這小姑娘如此年輕,若非用了那株大藥,怎么可能踏入到這種境界?

        不過更讓他感到震撼的是,當下這種天地法則鎮壓之下,怎么可能有人踏入到至尊領域?

        這簡直太離奇太夢幻了!

        “嗯,然后呢?”白牧野一臉微笑的看著袁松。

        然后個屁呀!

        你身邊的人都已經是至尊了,哪還有什么然后?

        即便心中再怎么不服不忿,再如何怒不可遏,可要讓他們現在對白牧野跟林子衿兩人出手,發起攻擊的話,別說袁松這個奸滑如狐的家伙,就算宣恩這種頭鐵的耿直之輩……也聚不起那種勇氣呀!

        不是不想,是真的不敢!

        只有他們這種半步至尊,才明白他們和真正的至尊有著多大差距。

        “您二位就高抬貴手,放我們走吧。”袁松一臉喪氣,這話說出口他自己都覺得臉紅。

        可形勢如此,他也沒辦法!

        小白嘴角抽了抽,有點生氣的看著袁松。

        你這態度軟化得我都有些不忍心打劫你了……

        這不行啊!

        “不行呀,”白牧野皺著眉頭,一臉真誠的看著袁松,“除非能有很多貴重東西放在我手上,死死壓制著它,不要讓它亂動,不然的話,它肯定不會聽我的。”

        袁松整個人都懵了,他身旁的宣恩也同樣一臉懵的表情。

        你的手需要貴重東西來呀?

        兩人呆呆的看著白牧野,心說這說的叫人話嗎?

        就連搶劫都能讓你們說得如此清新脫俗?

        看著兩個發呆的人,林子衿身上漸漸升起一股可怕的氣息來。

        她已經有點不耐煩了,哥哥哪樣都好,就是做事太認真了!

        凡事都要走流程,在她看來,走什么流程啊?直接就一句話,要么交出東西滾蛋,要么被我們打到不能還手交出東西滾蛋。

        和他們這種人,說那么多廢話干什么?

        袁松和宣恩兩人感受著林子衿身上那強大無匹的氣息,頭皮一陣陣發麻。

        這氣息再次向他們證明了一件事——

        這個極美的短發年輕女子,真的已經踏入到那個領域中了!

        袁松深吸一口氣,看著林子衿道:“我想知道……”

        “你沒資格知道。”林子衿淡淡看著他。

        宣恩終于有點忍不住,在一旁有些不忿的說道:“你們這……有點欺人太甚了吧?”

        林子衿微微一笑:“欺人太甚?那如果你們今天來到此處,發現我們兩個完全不是你們的對手,特別好欺負,你們會不會高抬貴手,放過我們一次呢?”

        會嗎?

        肯定是不會的!

        他們是這世間最頂級的存在!

        在這沒有至尊的歲月中,甚至沒有多少人有資格在他們面前大聲講話。

        求饒?

        沒用的。

        頂級強者,莫得感情。

        “所以別廢話,趕緊把身上的資源交出來,然后滾蛋。”林子衿看著袁松和宣恩,語氣平靜說道。

        宣恩眼神中露出無盡憤怒之色,從來都是只有他這樣威脅別人,如今這角色轉換,讓他難以容忍。

        這兩個人看上去都太年輕了!

        年少成名,就容易驕傲自滿,容易自負。

        自滿自負的時候,最容易失去警惕了!

        所以——

        宣恩出手了!

        趁著林子衿說話的功夫,他瞬間出手!

        一道恐怖神通,剎那間凝結成一把長劍。

        轟!

        這神通凝結成的長劍散發著無盡殺機,直接刺向林子衿眉心!

        就算你是至尊,又能怎樣?

        猝不及防之下,這一劍也可以要你的命!

        那邊的袁松跟宣恩在無盡歲月中早已培養出完美的默契,所以宣恩在動手的一剎那,袁松也動手了!

        無數符文,朝白牧野和林子衿兩人鋪天蓋地,兜頭蓋臉的轟過來!

        控制系、詛咒系、攻擊系……各種各樣的符篆,應有盡有!

        別看袁松求饒的時候似乎臉皮都不要,但他卻也是一個可怕的全系符篆師。

        在前站跟天河這種符篆師數量稀少的地方,像他這樣的符篆師,已經可以算是最為頂級的存在了。

        平日里,那些半步至尊從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你們兩個小娃娃,真以為境界高深,就可以為所欲為?

        論戰力,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叫做經驗!

        袁松和宣恩兩人,甚至有種看見勝利曙光的感覺。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

        漫天的符篆,釋放著可怕的威力。

        為了獲勝,他們完全可以不擇手段。

        不在乎任何面子之類的東西。

        林子衿眼眸中閃過一絲淡淡的嘲諷,她手里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鋤頭。

        面對那漫天符文,以及宣恩神通凝結出的那把長劍,林哥只是隨手揮了一下手里的鋤頭。

        那神通凝結的長劍頓時崩潰。

        四分五裂!

        像是一根被打碎的冰溜子……在這浩渺的宇宙虛空中,還閃爍著璀璨奪目的光輝。

        那漫天的各種符篆,完全沒用白牧野出手。

        空間在剎那間像是被封印住,那各種各樣的符篆沒有一張能接近兩人的。

        紛紛在空中爆開、崩碎,然后消失于無形。

        強大的帝級符篆,爆開的時候,就像是一團團可憐的小煙花。

        袁松和宣恩兩人面色駭然的向后退去,紛紛噴血。

        那鮮血在虛空濺射、蔓延。

        看上去凄厲而又冷艷。

        太凄慘了!

        兩個半步至尊境界的強者,在踏入至尊境的林子衿面前,脆弱到不堪一擊!

        他們的所有心思,在真正的強大面前,簡直弱爆了。

        雙方的差距是令人絕望的。

        袁松和宣恩,就像兩個蹣跚學步的嬰兒,自認為很努力,很是讓對方猝不及防,擺好了姿勢,也做了足夠多的準備……可在真正動手那一刻,面對一個成年人隨意踢過來的一腳,根本就沒有任何能力去抵抗!

        也沒有能力逃脫。

        對嬰兒來說,成年人恐怖如斯。

        對袁松和宣恩來說,林子衿……不可戰勝!

        眼看著林子衿就要沖上來,袁松當即發出尖利刺耳的叫聲:“停停停,停手……停手,我們認輸,認輸了!我們道歉……賠禮。”

        說話間,他直接扔出一枚空間指環,扔向那個該死的、長得特別帥、應該是在吃軟飯的家伙!

        白牧野根本不在乎滿肚子怨念的袁松,接過這枚空間指環,隨便用精神力一掃,頓時冷笑道:“你拿我當要飯花子打發呢?”

        袁松頓時一臉委屈:“白公子,白王爺……我,我們怎么敢啊?我們這些人,都是外表看上去光鮮,可實際上,唉,自家人知自家事,我們是真的沒什么財富啊!有點什么修煉資源,全都會在第一時間用掉……”

        “少廢話,別考驗我媳婦的耐心!”白牧野開始有些不耐煩了,走流程歸走流程,但他很煩抖機靈的。

        林子衿被白牧野一句“我媳婦”說得美滋滋的,頓時笑逐顏開,然后沖著袁松一瞪眼:“我家先生的話你聽見沒有?”

        媽的狗男女!

        太過分了!

        袁松知道,今天不出點血,這兩人是不會放過他的。

        當下咬著牙,忍著心疼,從身上又取出一枚空間指環,扔給白牧野:“這里面,有幾十株百萬級的精神力大藥,這……已是老夫多年積累。年輕人,我愿意用這些資源,結下一個善緣。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如何?”

        小白接過來用精神力掃了一眼,有點勉強的點點頭:“行吧,我也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性子,換做別人,可沒這么容易讓你蒙混過關!”

        袁松想吐血了。

        媽的你都黑得沒有邊際了好嗎?

        這些年被我坑過的人都說我袁松心黑手狠,你這年紀輕輕相貌英俊的,也沒比我好到哪去!

        “那,我們可以走了嗎?”袁松黑著臉,心中郁悶至極。

        這戒指里面裝的雖然不是他的全部積蓄,但至少也已經是三分之一的身家,加上之前給出去那枚戒指,一半的身家就這樣被人敲詐勒索了去……當真是山賊遇上了超級強盜,理都沒地方說去。

        “給你留下一半身家,是我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換做是你,未必有我這般好心。”白牧野抬起眼皮,打量了一眼袁松,“你可以走了,但他不行。”

        宣恩在那邊一臉不情愿,也從身上取出一枚空間指環,扔給林子衿,沒好氣道:“我身上就這一枚空間指環,全部身家都在其中!”

        林子衿看了他一眼:“你還挺不愿意的?”

        說話間,她把戒子又扔給了白牧野。

        白牧野看了一眼,被戒指里面的東西嚇了一跳。

        首先是碼放得整整齊齊的各種大藥,百萬級大藥至少數百株!

        還有很多十萬級、幾十萬級的靈力大藥,都整整齊齊的堆放著。

        這種整齊程度,絕對可以瞬間治愈強迫癥重癥患者。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十萬級以下的各種大藥……堆積如山!

        但無一例外,全部被擺放得整整齊齊。

        這空間指環內部體積不小,還有一排排的書架,上面陳列著各種古老的典籍、經文;各種頂級的金屬;各種極品的丹藥……

        別說,看了這枚空間指環里面的東西之后,白牧野還真有點相信宣恩的話了。

        “這些年來,我們用盡各種手段,坑蒙拐騙搶……無所不用其極。”宣恩看著白牧野和林子衿,沉聲說道:“所以我們算不得什么好人。但在天河,我們手段雖說不上光彩,可也再正常不過。因為每個人都是這樣的。而且我們拼了命,不折手段的去弄這些資源,根本目的也不過是為了自保而已。”

        “世間有大恐怖,我們都能感覺到。我們不想在那一天來臨的時候,只能被動承受,卻無任何反擊之力。”

        “在天河,我們被很多人稱為是不能提及名字的人,可實際上,我們又算得上什么呢?有人提及我們名字,的確會心生感應,但跟那些我們完全不敢提及的存在比起來,我們實在太微不足道。”

        袁松微微皺眉,看著自己兄弟,心說瘋了嗎?被刺激得都開始胡說八道了?

        宣恩卻是沒去看一旁袁松異樣的眼神,繼續看著白牧野道:“你說的沒錯,今天強勢一方若是我們,不但會搶光你們身上資源,甚至就連你們的性命,都有可能有些危險!”

        袁松在一旁拼命想要給宣恩遞眼色,兄弟你腦袋是不是被門擠了?就算大家都懂,但這種話也不能說出口呀!

        “所以如今你們強勢,拿走我們身上資源,我雖然很憋悶,但也沒什么怨言。跟你們說這些,是因為你們現在還太年輕了,很多事情可能都沒聽說過。你們今天拿走了這些資源,有朝一日,當那因果之力具現的時候,你們也要有個心理準備。”

        宣恩一口氣說了這么多話,臉色因為激動而有些微紅,他深深的看著白牧野,然后又看向林子衿:“天地法則被鎮壓的情況下,你竟然還能邁出這一步,這個真的有點可怕了。所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希望你們到時候所作所為,對得起今天從我這里拿走的資源。”

        林子衿看了他一眼:“就你戲多。”

        宣恩:(??へ??╬)

        ------------------

        年三十兒了啊,提前祝大家闔家團圓,萬事如意!鼠年大吉大利呦!

        另外祝鼠年本命年的同學們順順利利,平安幸福。

        瑞根歷史官文新書,《數風流人物》,喜歡這類的可以去收藏看看,給點兒書評章評支持一下!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
    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