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46章 惡魔團的傳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46章 惡魔團的傳說字體大小: A+
     
        已經相對平靜了無盡歲月的前站,最近這段時間開始出現了一場場激烈的戰斗。

        說激烈,實際上和單方面的屠殺差不多。

        英武四年八月初,白牧野一群人回到前站,對前站這里的渾噩天河生靈展開了瘋狂的殺戮。

        符龍戰隊這群人就像是沖進沙丁魚群的幾條大鯊魚,橫沖直撞,以雷霆手段鎮壓。

        幾乎瞬間就打破了這里的平衡。

        但不打不知道,一打才發現,前站這里的天河生靈,比他們之前想象中的數量還要多出很多倍!

        前站太大,比天河大得多!

        一座座巨大無匹的神山里面,隱藏著太多渾噩的天河生靈。

        這其中,也有十分強大的那種,它們的境界跟實力都比之前小白他們進入前站遇到的那些天河生靈更加強大。

        隱藏得也更深。

        對符龍戰隊這些人來說,沒有什么是比這更好的磨練了。

        林子衿那把跟隨多年的大刀破碎,但她還有鋤頭,還有其他武器。

        修煉到她如今這種境界,其實有沒有武器,也沒那么重要了。

        而且,讓幾人感到驚喜的是,這群天河生靈,在無盡歲月中所積累下來的各種資源,非常豐厚!

        這在之前是未曾想過的事情。

        很多天河生靈本身就已經是極好的材料了,沒想到在打穿大群天河生靈的聚集地之后,竟然還有預料之外的收獲。

        頂級大藥幾乎沒有,但那種一株可以提升幾千、幾萬靈力的大藥,卻是收獲無數。

        因為傳承的原因,這些正常情況下對帝五已經沒有效用的大藥,對子衿、彩衣這些人來說,依然是有效的!

        無非就是世間的問題。

        而他們現在,最不缺的其實就是時間了。

        畢竟,按照世間計算,他們這會兒都早已從飛大畢業了。

        英武四年八月中,符龍戰隊在打穿又一處天河生靈聚集地之后,來到落葉城,見到了先前來到這里的親人們,也見到了久違的那群朋友們。

        單谷看見歐陽星琪,當即二話不說,摟著姑娘就進了屋。

        歐陽星琪臉色緋紅,羞得不知說什么好。

        有心想要抗拒一下,可又怕傷了男朋友的自尊,只能這樣半推半就的被拉到房間里。

        “你……”姑娘見到情郎,也有些克制不住心頭的激動。

        反正也被拉進來了,丟人也已經丟完了,歐陽星琪星眸如水的看著單谷。

        “別說話!”單谷興奮得保住姑娘的臉用力親了一口。

        剛要放開,卻被歐陽星琪伸出兩條手臂環在脖子上,主動把殷紅的嘴唇送上來。

        這真不能忍!

        單哥什么時候怕過這事兒?

        一分鐘后。

        單谷慫了,努力把動情的姑娘的臉挪開一點,說道:“女人,你在玩火……”

        歐陽星琪一臉危險的看著他,輕輕喘息到:“你拉我進來,難道不是起了壞心思?”

        單谷一臉冤枉,道:“我是為了給你大藥啊!”

        姑娘頓時怒了:“給我大藥?犯得著一見面就把我拉到房間里?你沒看見那群人當時的眼神有多怪嗎?”

        單谷嘴角抽了抽,有些委屈:“我,我當時就只顧著看你,眼里,眼里哪還有別人?”

        歐陽星琪眼神瞬間柔和下來,輕輕湊過來親了單谷一下:“我好擔心你。”

        十分鐘后。

        歐陽星琪一邊整理著頭發,一邊眸光閃亮的看著單谷一株有一株的往外拿出那些大藥。

        “這……這都是什么級別的?”

        她被驚呆了。

        這實在是太令人感到震撼了。

        雖然白修遠那群人提前回來,但終究是不熟悉,所以彼此間的交流也并不多。

        她也只知道那些人是小白跟子衿的長輩。

        全都是境界高深的強者。

        至于小白他們這群人,如今都是什么境界,她只聽說很高,可究竟有多高,卻是不知道的。

        如今見到男朋友拿出的這些大藥,她真有點被驚呆了。

        看著還在往外拿大藥的單谷,歐陽星琪伸手阻止了單谷。

        “夠了,已經夠多了,你給我那么多,你怎么辦?”

        單谷嘿嘿笑道:“放心吧,我還有!”

        “有人寵著的感覺真好。”歐陽星琪一臉認真的看著單谷:“謝謝!”

        單谷嘿嘿笑著,撓撓頭,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若說最高興的,其實是落葉城的城主霍廉和他的妻子周蘭芝。

        他們兩口子當日讓霍子玉送白牧野一群人去天河的時候,是真的沒想過會有今天這種場面。

        不但再次見到恩人,而且自家兒子也比過去成長太多!

        最重要的,是這群人的出現,讓落葉城這里的實力,在短時間內,暴漲無數倍。

        哪怕知道這群人不可能在這里久留,但只是符龍戰隊這群人最近這段時間做的事情,就足以讓落葉城這里太平安寧很多年!

        說起來,前站是個戰爭之地,生活在這里的萬族,終年要跟天河生靈戰斗。

        可誰不想過太平安生的日子呢?

        接下來這些天里,于秀秀等一大群之前落下修為的人,在大量頂級資源的供應下,全部開始閉關。

        而小白,則帶著符龍戰隊幾人,開始了真正的收割之旅。

        一開始他們以落葉城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不斷橫推過去。

        到后面,干脆不管那個,推行的路線,也越來越遠。

        英武四年十月中。

        白牧野帶著林子衿、彩衣、問君、司音和單谷幾人,已經遠離了落葉城,推進到之前從未來過的地方。

        前站這里,出現了這樣一支神一般的隊伍,橫推一切天河生靈。這消息也已經迅速傳遞出去。

        并且以極高的速度,正在朝著各地蔓延過去。

        符龍戰隊,也成了一個令天河生靈聞風喪膽的名字。

        即便這些天河生靈都渾渾噩噩,腦子里只有殺戮,可在聽到符龍戰隊這四個字的時候,依然會表現出一種天然的畏懼。

        隨著不斷的戰斗,眾人的收獲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

        英武四年十月末,他們遇到了回歸前站之后,第一個強敵。

        “夠了!停下你們的殺戮吧!你們這群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個體型龐大,如同一座肉山的天河生靈在大地深處冒出來,將眾人攔住,散發出冰冷的神念波動。

        這是一個覺醒的天河生靈!

        在場眾人相互對視一眼。

        “我們并不打算對已覺醒的天河生靈動手,我們曾去過天河,見過太多天河生靈與萬族共處的畫面。”彩衣平靜的看著這座肉山一般的天河生靈,淡淡說道:“但是,那些渾渾噩噩,腦子里只有殺戮的天河生靈,卻是不能放過。它們就是一群純粹的殺戮機器,一旦讓它們殺入人間,后果不堪設想。更別說,就算沒有殺入人間,它們的存在,也會讓這前站永無寧日!”

        “荒唐!你們懂什么?”這座肉山一樣的天河生靈散發出神念波動,呵斥彩衣,“你們這樣做,會破壞掉最根本的平衡!會引來不祥!”

        它說著,喃喃自語:“不祥之兆,之前已經出現過,是的,我感知到了……應該就是你們,引起的那種不祥!”

        嘿,別說,這家伙還挺聰明。

        它說的不祥,十有八九就是那兩個恐怖的半步至尊引起的。

        真正讓整個前站大陸都震動的,并非那兩個半步至尊,而是他們手中的法旨!

        那東西是真挺可怕的。

        如果不是在前站這里,換做其他地方,那法旨用來對付他們,他們這些人,怕是都很難抵擋。

        “行了,你別在這里廢話了,只要你不為惡一方,你修煉你的,我們并不會殺你。”在前站這種地方,遇到一個覺醒的天河生靈不容易,彩衣并不打算殺它。

        沒想到的是,這肉山一樣的天河生靈聽見這話,竟然發出一陣狂笑:“就憑你們?殺我無數天河生靈,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都給我留在這里吧!”

        下一刻,它直接出手了。

        一道道恐怖的能量,如同怒浪一般,瞬間拍向眾人。

        眾人頓時打起了精神。

        因為一出手他們才發現,這肉山一樣的天河生靈,竟然有著帝五境界的戰力!

        也合該這天河生靈倒霉,它怕是做夢都想不到,這群人類小家伙一個個看著年輕,可實際上,卻早已經是帝五境界的強者。

        而且每個人都擁有完整的神話傳承!

        戰力強大到不可思議!

        大約二十分鐘后,傷痕累累的巨大肉山徹底懵逼了。

        “停,停手……不要再打了!”

        說話間,一塊數萬斤的肉,從它身上滑落下去。

        那里露出的,是一片整齊的傷口,還有大量的血液。

        不過這點肉,對它來說也算不得什么,哼哼兩聲之后,它再次散發出神念來。

        “沒想到你們的境界竟然如此之高,但你們這樣做,一定會引起巨大的連鎖反應。你們既然說去過天河,難道沒聽過天河源頭的傳說嗎?”

        “你們可知,天河跟前站這里的所有天河生靈,都是有數的!”

        “這里損失多少,天河源頭就會冒出來多少。”

        “你們殺得越多,那邊出來的越多。”

        “而且,越到后面,出現的天河生靈也會越強大!”

        “你們想過那種后果嗎?短時間內,有大量無比強大的天河生靈,順著源頭爬過來,它們全都渾渾噩噩,腦子里只有殺戮這一種念頭。到時候,它們會給天河帶來多大的沖擊?又會給前站帶來多大的沖擊?你們可曾想過?”

        “還有,你們若是真的干掉了前站這里所有的天河生靈,不但天河源頭會有更多更強的生靈爬過來。還會有不可思議的大恐怖事件發生!”

        “所以,停手吧,為了活著,求你們不要再這樣殺下去了。”

        這肉山一樣的生靈言辭懇切,話語中倒是透露出不少東西。

        不過彩衣卻一臉狐疑的看著它:“你一個爬過來才覺醒的天河生靈,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事情?”

        這肉山天河生靈道:“誰告訴你們,我是爬過來之后才覺醒的?我在那邊的時候,就是清醒的!”

        眾人頓時全都愣住。

        這是讓他們都沒想到的。

        肉山天河生靈嘆息道:“但我的記憶,卻有太多的殘缺,我只記得很少一部分事情,留在我記憶中最鮮明的……便是恐懼!所以,你們停手吧!”

        白牧野看著它:“已經晚了。”

        “你,什么意思?”肉山天河生靈問道。

        “我已經招惹了那些名字都不能提及的無上存在。”白牧野呲牙一樂:“他們都派人殺我兩次了。”

        “不可能!”肉山的聲音突然變得尖利起來,聲音中充斥著無盡的恐懼,“那邊如果派人殺你,你早已經死了!”

        “這是事實,騙你一坨爛肉,有什么意義?”白牧野道。

        肉山天河生靈依然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它的眼睛隱藏在層層疊疊的贅肉里面,體積龐大,堆在那像是一座大山。

        但此刻大家都能感受到它的恐懼和無助。

        “完了,全完了,你們惹大禍了,你們都會死的!”

        這肉山一邊說,一邊迅速的往大地深處沉下去。

        幾乎眨眼之間,就已經徹底消失了身形。

        來的莫名其妙,走的也令人不解。

        不過跟這座肉山天河生靈的一番對話,倒是讓眾人忍不住思索。

        如果它說的是真的,那么,他們在前站這里做出的所有努力,除了能獲取資源和磨礪戰力之外,并沒有任何好處。

        甚至可能會給天河跟前站帶來難以想象的巨大災禍!

        這,并不是他們想要的。

        因為一開始他們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夠讓前站這里變得太平安定下來。

        “看來,除非有一天,我們能順著天河源頭殺入異域,從根源上徹底解決這個問題。不然的話,我們在這里做出的任何努力,都是無效的,無意義的。”問君輕輕說道。

        “那咱們還打嗎?”彩衣有些不甘心。

        林子衿也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想了想,看著眾人:“要不,不打了?改搶?”

        眾人眼睛頓時全都亮起來。

        就連司音,眼中都露出期待之色!

        搶……好迷人的一個字眼啊!

        于是,接下來的日子里,前站這里的天河生靈算是倒了血霉。

        那種恐怖的殺戮,的確是沒有了。

        可問題是,它們像是辛勤的松鼠一樣,努力存了無盡歲月的各種資源,被這群惡人如同一陣風一樣就給搶空了!

        根本就攔不住,擋不住,防不住。

        不怕死的沖上去,也是瞬間被人打到鼻青臉腫,然后一腳被踹飛。

        這特么太欺負天河生靈了啊!

        即便是那些渾噩懵懂,腦子里原本只有殘忍嗜殺的天河生靈,也忍不住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委屈來。

        太坑了!

        太操蛋了!

        有那種將覺醒未覺醒的天河生靈,甚至忍不住大聲呵斥,瘋狂控訴符龍戰隊這群人的罪行。

        面對這種變化,前站這里的萬族生靈都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雖然不清楚那群年輕人為什么突然間改變了方式,但不管怎樣,這局面都是他們喜聞樂見的。

        龐大的前站大地上,六個人就像是一陣風,但凡被他們吹過的地方,簡直就是河清海晏啊!

        那叫一個干凈!

        一群被揍得哭爹喊娘的天河生靈瑟瑟發抖的站在風里,前所未有的可憐。

        英武四年年末。

        這群人終于滿載而歸。

        前站大陸,被他們橫推了大約二十分之一的疆域。

        收獲……太特么大了!

        大家真不是想要回來過年,實在是,他們所有人,無數的儲物空間,都裝滿了。

        把搶來的那些空間指環都計算在內,也全都裝滿了!

        在前站這種地方,他們竟然又硬生生收集了一百多株百萬級的領力大藥,二十多株百萬級的精神力大藥。

        真不能說前站的資源可以堪比天河,只能說他們這群人實在太兇殘了!

        在前站這里橫行霸道,困擾萬族無數年的天河生靈,在白牧野這群人面前,實打實的成了真正的弱勢群體。

        如果前站這里也有仲裁團,估計這群天河生靈早就發起無數次的投訴了。

        已經消失很久的刺霸,如今在一個四級溫暖如春的地方,重新聚集了數千個將覺醒未覺醒的天河生靈。

        正雄心壯志的準備重振旗鼓大干一場呢。

        這時候突然聽說了關于那支“惡魔團”的傳說。

        一個可怕的人類符篆師,帶著幾個人,縱橫前站世界,所向披靡。專搶天河生靈,但凡被遇到的,就沒有能逃脫的。

        被搜刮完之后,那些天河生靈兜比臉都干凈!

        刺霸想方設法,去打探那些人的根腳。

        沒想到最后打探到了紅楓城和落葉城那邊。

        “聽說那支人類惡魔團,幾年前就已經來到了前站,只是那個時候,他們還沒有那么強大,只干掉了一股天河生靈勢力。然后就消失了,沒想到這次回來,竟已經變得這么可怕了!”

        “他們一開始還是大肆殺戮天河生靈,但沒過多久,不知為何,他們不殺了,改成搶,但凡被他們給盯上的,就沒有能夠逃過去的!”

        “刺霸大王,咱們可得護住自己的藥田啊!千萬不能被那群人知道我們的存在!”

        “是啊大王,咱們辛辛苦苦種點藥不容易,千萬要地方那些人類……”

        刺霸:“……”

        它嚴重懷疑,那群橫推前站世界的人類強盜就是當年造成它的勢力分崩離析的兇手,心中又驚又怒。

        刺霸非常郁悶,也非常委屈。

        身為一個天河生靈,辛辛苦苦種田,猥瑣發育,它容易么?

        不過隨后,它便做出了一個特別正確的選擇。

        它帶領著幾千個手下,毫不猶豫的跑去曾經被“惡魔團”搜刮過的區域,老老實實的隱藏起來。

        什么雄心壯志,算了吧。

        它只是個覺醒的天河生靈。

        能在這種恐怖的世界茍活下去,已是萬幸。

        繞著神山旋轉的恒星即將隱藏在神山那邊,夕陽下,映照著刺霸先生那張惆悵的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
    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