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44章 前站,大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44章 前站,大戰!字體大小: A+
     
        冰冷而又孤寂的宇宙深處,兩道身影如光似電,不,他們比光電還快!

        令人無法相信,有生靈竟然可以憑借肉身以這種速度橫穿宇宙。

        兩個生靈,就這樣憑借著肉身,不斷進行著空間跳躍,光怪陸離的宇宙景象在他們眼中不斷倒退。

        他們仿佛自遙遠的時光長河而來,時間在他們身邊不斷往后退。

        終于,在又一次進行了空間跳躍之后——

        遠遠的,一塊巨大的大陸,出現在他們眼前!

        跟其他生靈眼中看到的完全不同,在這兩個生靈眼中,那片巨大的大陸,是一座完全由大道紋路構成的超級法陣!

        那法陣連接著不計其數的通道,通道長且幽暗,一直延伸到不知名的空間中去。

        這兩個生靈很清楚,那不知名空間,正是天河所在的地方。

        就在他們兩個接近那布滿大道紋路的超級大陸時,一道宛若天道的冰冷意念,瞬間出現在這兩人的腦海中。

        “退走!”

        下一刻,有一股難以想象的可怕波動,順著那超級大陸涌出。

        如同星河傾瀉,朝著這兩人洶涌而至。

        其中一人,直接祭出一道法旨。

        那法旨原本只有巴掌大小,卻在被激活祭出之后,瞬間暴漲,扎眼就變成一片遮天蔽日的龐然大物。

        法旨通體明黃色,散發著一股不可思議的巨大威能,對抗著從這超級大陸洶涌而至的可怕能量波動。

        下一刻,超級大陸涌出的能量波動形成一方大印!

        那大印通體紫金色,上面鐫刻著古老的圖文,有些生靈仿佛從來沒有出現在這世間過。

        大印狠狠的砸向那張法旨。

        其中一道身影口中發出冰冷聲音:“到這時代,還茍延殘喘有何意義?”

        轟!

        隨著他這一聲冷喝,那大印跟法旨狠狠對撞在一起。

        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可怕轟鳴。

        周天無數巨大星辰,被瞬間轟成齏粉。

        整座巨大的超級大陸,都跟著輕輕顫了一下。

        那兩道身影眼中也露出一抹淡淡的駭然之色。

        下一刻,他們祭出的那道法旨自行燃燒起來。

        像是有誦經聲音,從那法旨上傳出。

        嘭!

        那方大印碎開。

        法旨也消失了。

        但那大道紋路形成的超級大陸上方,卻是開啟了一道小小的門戶。

        兩個渾身上下籠罩在混沌氣中的人相互對視一眼,眼中皆露出喜色。

        “尊主之威,果然叫天地懾服。”其中一人道。

        “莫多言,找到那人,殺之。”另一人道。

        下一刻,這兩道身影,迅速消失在這里。

        ……

        ……

        白牧野一群人順著大白蟲子提供的通道,已經回到了前站。

        可就在剛剛,不知為何,眾人都感覺到心頭一陣強烈的悸動,像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要發生了一般。

        接著,整個前站大陸狠狠顫抖一下,證明了他們心頭的悸動并非空穴來風。

        一群人面面相覷,都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一回來就遇上了這種事兒?

        這是什么情況?

        下一刻,小白突然間感覺到空間指環中的符篆師寶典,輕輕動了一下。

        他心中感到驚訝。

        說實話,這本符篆師寶典,直到今天,他都沒有徹底研究明白。

        但這絕對是一件頂級寶物。

        現在它動了一下,意味著什么?

        隨后,小白的腦海中,瞬間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站在神山之巔,看了一眼遠方。

        這世界,跟當年離開的時候似乎并沒有太大區別。

        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來。

        他看了一眼身邊的子衿、彩衣和問君幾人。

        發現這幾人也全都一臉凝重。

        問君幽幽道:“又來了嗎?”

        “什么?”白牧野看著她。

        問君沉默了一下,道:“他們。”

        他們?

        所有人眼中都露出疑惑之色。

        符龍這幾人知道問君的傳承很古老,有些傳承必須要一定的條件之下才會被激活,難道現在她又被激活了什么古老的記憶不成?

        問君一雙眼看向白牧野,輕聲道:“可能要有一場生死戰。”

        白牧野聽了之后,立即轉頭看向霍子玉,毫不猶豫的道:“霍兄,麻煩您帶著我爸媽他們,先去你們那。”

        “這……”霍子玉知道小白如今已經成長到他難以望其項背的地步,但問君這邊說大戰將至,他轉頭就跑,心里面終究是有些不舒服的。

        “當我欠你的人情,”白牧野微笑著,“回頭送你一條大藥根須!”

        “我不是這意思……”霍子玉有些急了,他跟在小白這群人身邊已經獲得了足夠多的好處,足夠他終生受用。再說這點小事,怎么好意思跟人家討人情?

        大藥再好,在他眼里,也就那么回事,反正他這輩子是沒什么希望操心邁不邁那一步的。

        “霍兄,我是認真的。”白牧野道。

        這時候,白修遠和左丘韻等人紛紛過來,左丘韻看著白牧野:“你們又預知到了什么?”

        “媽,不是我們預知到什么,其實不過就是那些不能提及不能念道的老不死在作怪,您放心……”白牧野看著其他人,“你們也放心,我們要是攔不住,多少人在這里都沒用。我們要能攔得住,你們在這里,我會分心。”

        關鍵時刻,容不得啰里啰嗦,必須要干脆利落。

        幾個長輩也明白,點點頭,交代一番之后,干脆利落的跟霍子玉走了。

        這座神山之上,就只剩下符龍戰隊這幾個人。

        看著那群人消失在視線中,彩衣輕笑道:“又變成我們幾個了。”

        林子衿隨手揉了揉司音的蘑菇頭:“你應該跟著一起走的。”

        “別說笑了。”司音拍掉林子衿的爪子,一邊整理著自己頭發,一邊認真說道:“我們生死與共!”

        單谷手中持著后羿弓,這段日子他一直話不多。不是性格變得內斂,而是他這一路上,就沒停止過吃藥!

        一株又一株十萬級的靈力大藥進了他的肚子。

        說實話,這種人人可求的東西,他已經吃到想吐。

        有意思的是,十萬級的大藥,正常情況下,到了帝五領域,就沒有“開疆辟土”的功效了。只能回復,無法開拓靈海。

        但在單谷這里,卻依然有效!

        彩衣跟司音和子衿也嘗試過,她們同樣有效。

        但是問君就不行!

        問君只能使用百萬級的大藥。

        對此,眾人只能歸結于那次各自得到的傳承。

        如今想來,也正是那次大家各自得到傳承的經歷,才讓整個符龍戰隊這群人徹底升華了。

        修為一日千里突飛猛進,沒有桎梏,只要有資源就能提升。

        這一切,即便是問君,都覺得不可思議。

        因為在她的記憶傳承中,即便是上古文明那個時代,也沒聽說過這種稀奇事兒。

        所以在問君看來,幾個人得到的傳承,怕是要比上古文明那個時代更加古老!

        可能真的就像是他們曾經看過的神話一樣,是來自那個時代的產物!

        白牧野、林子衿、姬彩衣、司音、單谷、問君,六個人靜靜站在這神山之巔,等待著某件事情的發生。

        白牧野看著單谷和司音:“一旦真的發生戰斗,你們兩個不要急著出手,尋找機會!”

        在場五個靈戰士,子衿、彩衣和問君都是帝五巔峰,單谷和司音,則都剛過帝五。

        單谷點點頭:“我是弓箭手,肯定是尋找機會偷襲的。”

        司音一臉認真:“我會找機會砸他們的!誰敢來欺負我們,我就打死他!”

        下一刻,高天之上,突然間亮起大片的符文!

        兩道身影一頭撞在那符文之上,將那片天空撞擊得支離破碎!

        一陣地動山搖,那兩人直接闖過小白設下的埋伏,沖殺過來。

        他們的目標非常明確,直指白牧野跟林子衿,一人一個!

        直接就殺了過來。

        小白身上不計其數的符篆環繞著,同時還有一張始終沒有完成的符篆,有些突兀的夾雜在大量符篆當中,鋪天蓋地的朝著那兩人打去。

        同時也有各種輔助系符篆,打在自己人身上。

        這個過程,快到不可思議!

        那邊沖向白牧野的那人,渾身上下都籠罩在混沌氣當中。

        看不清長相,更看不見他出手。

        但一道道凌厲無匹的攻擊,卻瞬間打向小白這邊。

        壓力剎那間產生!

        符龍戰隊的這群年輕人,剎那間感受到死亡的氣息。

        仿佛近在咫尺。

        這是兩個不可戰勝的對手!

        林子衿拎著門板似的大刀,狠狠斬向沖向她的那人。

        哐!

        那人面前飛出一把金劍,直接跟林子衿大刀對轟在一起。

        一聲巨響之后,林子衿那把用了很多年的大刀瞬間破碎!

        刷!

        子衿背后兩道七彩羽翼直接張開,一道巨大無比的鳳凰虛影,順著她背后升騰而起,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鳳鳴之音!

        “神鳳?”

        那面對林子衿的人似乎非常震驚,下一刻,他竟然往后急退。

        問君頭上出現一道王冠,身上爆發出難以想象的蓋世氣息,手中拎著一把古樸長劍,直接刺向那人。

        嗖!

        單谷的箭終于射出來!

        司音也瞅準機會,飛天而起,掄起大錘,狠狠砸向這人的腦袋!

        彩衣在剛剛那一瞬間就已經消失了。

        下一刻,她直接現身在找上子衿這人身邊,抬手就是一擊!

        這五個人,無比默契的同時對上這一個!

        但這人雖然在后退,卻并未見慌亂。

        單谷這一箭,根本沒能射到他面前,便被一股強大的法則力量攪碎。

        司音同樣沒能接近他,便被彈飛出去,在空中大口吐血。

        問君這一劍,刺到這人面前!

        這人再次沉聲道:“精靈?還活著?”

        從他身上,飛出一件法器,直接轟向問君。

        卻被問君頭頂那王冠射出的一道光給打碎。

        “哦,我明白了,不過是一件殘存執念的法器罷了……終究是死了。”這人冷冷說著,隨手一揮,問君那把劍瞬間碎裂!

        噗!

        問君吐血。

        已經沖到這人身邊,狠狠刺出一刀的彩衣,直接被這人無視。

        但無視彩衣這個學了八九玄功的帝五巔峰刺客,卻是要付出代價的。

        嗤!

        彩衣手中一把短劍,狠狠刺在這人腰間。

        “啊!”

        這人直接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他完全沒想到,被他無視的一個小刺客竟然能傷到他?

        在他這種直接可以看見大道紋路的人眼中,彩衣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林子衿也沒威脅,司音更沒威脅,單谷同樣沒威脅!

        他們還不如那個精靈威脅大呢!

        可為什么這人竟然能傷到他?

        鮮紅的血液,從這人腰間迸射出來。

        那血液濺在彩衣戰衣上面一點,竟然直接將這帝級戰衣打穿!

        若非彩衣退的夠快,怕是要被這血液給傷到!

        林子衿身后那鳳凰的虛影太嚇人了!

        即便這人都有些感到恐懼。

        一個原本在他眼中沒有威脅的女子,居然身上帶著神鳳的傳承;一個在他看來根本不可能傷到他的女子,卻一刀刺穿他的腰部。

        這次的任務,竟然比想象中麻煩。

        怪不得那個同伴沒能回去。

        原來問題出在這里!

        幸虧來得及時,再給氣運之子一段時間,怕是真要惹出大亂子!

        這人心里想著,開始瘋狂反擊起來。

        那邊。

        白牧野跟另一個人之間的戰斗,也直接進入到白熱化狀態。

        雙方都非常兇殘!

        白牧野舉手投足間,天空中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大道符文。

        他小心翼翼隱藏著那張根本沒畫完的符篆,不讓它被人發現。

        這片天地頃刻間就被徹底打爛了。

        這里的戰斗須臾間波及億萬里方圓。

        無數生靈瑟瑟發抖,甚至連逃走的勇氣都沒有。

        跪伏余地,一動也不敢動。

        甚至包括一部分停留在這里的天河生靈,同樣也是如此。

        這里像是世界末日了一般——

        天空破碎,大地塌陷,神山崩毀。

        即便是在天河,小白這群人都從來沒有展露過這種恐怖的戰力。

        誰都沒想到,一回到前站,竟然就遇到如此兇險可怕的截殺。

        小白心中憤怒,但卻很冷靜。

        他已經猜出這兩人的來歷。

        絕不是神族,也不是什么天河生靈,他們倆應該跟上次被符篆師寶典干掉那個家伙一樣,都來自神族背后,那些不可提及名字的存在!

        他甚至不清楚對方為什么會抓著他不放,也不清楚那些存在指使著神族壓制人族發展目的何在。

        是怕人族發展起來影響到他們嗎?

        那爺爺就偏要變得更強大,徹底掀翻你們這群腐朽的老垃圾!

        什么不可提及名字?

        總有一天,要你們不敢提及我的名字!

        越憤怒,越冷靜,一股無敵信念,在白牧野心間形成。

        并且直接爆發出來。

        轟!

        他身上的氣息,竟一下子變得恐怖無比!

        天地間不知從什么地方生出一股能量流,在高天深處,形成一道巨大無匹的漩渦,全部流入到小白的身體當中。

        “這是……”

        別說小白,就連其他人也都有些被驚呆了。

        白牧野面對這人駭然驚呼:“氣運……氣運!”

        轟!

        白牧野身上再次向上攀升!

        他竟然在這一刻,直接提升到帝五境界!

        原本是差著不少精神力的,可誰能想到,天地間竟然會出現這樣一道能量漩渦,進入到他身體之后,竟然直接化成了精神力量!

        這實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不過,這天地間能轉化成精神力的能量終究不多。

        所以,當白牧野突破到帝五境界之后,那能量漩渦也就消失了。

        可即便就只有這么一下,也足夠令人感到驚駭。

        大量的符篆,在對面那道身影四周紛紛炸開,根本打不進去!

        即便小白已經踏入到帝五境界,這些符篆和天空的符文依然很難傷及到這人。

        但對來殺他這人來說,這已經算是天大的恥辱。

        他們兩個堂堂半步至尊,竟然被人給逼到這份上,這在之前,是他們做夢都無法預料的。

        帝級大圓滿的絕巔,就已是半步至尊!

        這種強者,別說是在人間,就算是天河那種恐怖的地方,那也是鎮壓級別的存在!

        袁松和宣恩遇到他們,也得被打到落荒而逃。

        可如今他們卻在幾個小屁孩子面前,跟人家打了個勢均力敵?

        還有什么是比這更丟人的事情嗎?

        若是這次無法完成任務,回去之后,他們不得被人家給笑死?

        尤其其中一個還被彩衣給刺了一刀,被林子衿身上的鳳凰虛影嚇得連連后退。

        丟人!

        太丟人了!

        這兩人怒吼著,都施展出了最強戰力。

        他們要拼命了!

        白牧野打出去那張沒有完成的符篆,也終于暗戳戳飛到了對手面前,雖然速度極快,但對面那人一眼能看穿大道紋路,這世間沒有多少東西是能快過他的眼睛的。

        看見那張未完成的符篆,他暴怒!

        這人得多看不起他?

        竟然拿這種沒有完成的符篆來對付他?

        “滾!”

        一聲怒喝,以神念的方式,爆發出來。

        然后,那張沒有完成的符,被激活了。

        接著,一股無形的波動,瞬間籠罩了這人。

        哇!

        這人剎那間就是一口鮮血噴濺出來。

        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那張沒有完成的符篆,他已經看過其大道本源,根本就沒有什么威脅。

        所以,這怎么可能?

        砰砰!

        砰砰!

        砰砰!

        他的心跳越來越快!

        甚至感覺一顆心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下一刻,他的心,真的爆炸了。

        連同他的身體,怦然爆碎!

        化成大片的血霧!

        這血霧迅速在凝結當中。

        半步至尊,又哪里是那么好殺的?

        可沒想到的是,一股不可思議的能量,在阻止著這人血肉重生身體重組!

        若是有一雙可以看穿一切虛妄的大道之眼,絕對就可以清楚的看見,白牧野那未完成的符篆中散發的力量,正在瘋狂絕殺著這人的全部生機!

        半步至尊,還達不到一滴血重生的程度,但想要殺死,也沒那般容易。

        可眼下這一幕,顛覆了人們的認知!

        白牧野一個剛剛突破進帝五的人,竟然就這樣干掉了一個半步至尊!

        用的還是那張畫了兩三年都沒有完成的符!

        這一幕,對另外一人的震撼實在是太強烈了。

        他想過任務有可能會失敗,但卻完全沒想過他們兩個會有人死在這里!

        以他們的境界,怎么可能?

        誰能殺得死他們?

        一聲鳳凰鳴音,再次傳來。

        卻是林子衿身上那道鳳凰虛影,開始綻放出強烈的光芒!

        遠遠看去,就如同一團燃燒著的火焰。

        向著那個被彩衣刺傷的半步至尊,直接籠罩過去。

        與此同時,不計其數的大道符文,烙印在天空中,從四面八方,朝著這道身影直接轟殺過去。

        嗖!

        單谷又是一箭!

        不求能建功,但求騷擾!

        嗡!

        司音嘴角的鮮血都顧不上去擦拭,輪著大錘,再次沖過去猛砸。

        問君也沖上去了!

        彩衣再次沖上去!

        既然莫名其妙來殺我們,那么就要做好被我們反殺的心里準備!

        六人合擊之下,那人退無可退。

        眼看著彩衣背后那道燃燒的神鳳就要將其吞噬,那人終于祭出另一張法旨。

        那法旨一出,整個前站世界,龐大無匹的大陸,再次輕顫一下。

        接著,有不可思議的莫名能量,從四面八方而來,殺向這人!

        嘭!

        法旨爆碎。

        但這道身影,卻也借著這個機會,直接遠遁千萬里。

        他怕了,想逃。

        小白身形一閃,一股無比恐怖的精神風暴直接追蹤上去。

        死死鎖定這人。

        但對方逃遁速度太快了!

        眼看著就要徹底逃脫。

        卻在下一刻,從遠方飛來一道身穿白衣的影子,抬起腳,一腳就把逃出那人給踹了回來。

        林子衿不假思索,隨手從空間指環里面拎出一把鋤頭——

        上去就是一鋤頭。

        嘭!

        這人頭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