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43章 小白同學的余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43章 小白同學的余威字體大小: A+
     
        天河深處,白牧野設下的法陣外圍,大量生靈正在瘋狂互毆。

        要說他們打起來的原因也挺奇葩的,原本大家都在拼命的攻打著這里的法陣,可不管什么境界,一旦進入,立馬被困。

        有些帝五巔峰的老祖不信邪,往里面進了一段距離之后,同樣也沒能逃脫被法陣困住的命運。

        唯有少數幾個幸運者成功進去,比如天靈城的羊首人身和馬首人身那兩尊大妖,比如古河城的老雞、老狗和老烏龜三個古老強者。

        可實際上外人根本不知道,這些生靈能進去,也是白牧野當時悄悄開了后門。

        不讓他們進來幾個,誰跟袁松和宣恩那兩個可怕的強者拼個你死我活?

        原本還想著他們能拼個勢均力敵兩敗俱傷什么的,結果它們五個太沒出息,加起來都打不過人家兩個。沒多久便落荒而逃,小白沒辦法,只能激活更強法陣,將袁松和宣恩兩尊大能困住。

        可這些事情,外圍的生靈不清楚啊!

        那五個落荒而逃自然不可能叫其他人看見,也太丟人了不是?

        所以外面這群生靈只知道里面的那株大藥,但凡能搶到一條根須,也算從此發達。

        即便里面已經塵埃落定,他們依然在瘋狂的往里拼殺。

        只為了去爭那渺茫的機會。

        來這么多生靈,符篆師肯定還是有的,但天河這種地方跟前站一樣,符篆師的數量都出奇的少。

        雖然也有一些擅長符陣系的符篆師,但境界都不高,面對白牧野設下的符篆法陣束手無策。

        如果給他們時間,即便難以破解,但也還是能看出這些符陣中一些弱點的。

        于是很多人迅速聯合起來,共同破陣。

        比如古河城這邊的王家、卜家、古家和潘家等勢力,比如天靈城里面的妖族。

        這些勢力各自聯合起來之后,大家開始了破陣競速。

        白牧野設下這大型的連環符篆法陣,目的也不是為了要困住這些生靈多久。

        就算他想,也沒那么多頂級材料。

        帝五境界的強者,困個一時半會沒問題,但要想一直困著,那就得大量材料了。

        所以在大量生靈的共同努力之下,他們破陣的速度還是挺快的。

        一時間竟也被他們弄出了勢如破竹的聲勢。

        但這種情況并沒能持續多久。

        有些私下里有恩怨的生靈之間,開始了相互算計、相互下黑手。

        這地方實在太適合背后陰人了!

        距離各自的主城都無比遙遠,就算把這片大地打爛、打沉,都沒什么問題。

        再加上還有這些法陣……能量遮蔽,氣息掩蓋,一些地方霧瘴氣繚繞。

        破陣的過程中朝著宿敵暗戳戳下個黑手實在不是什么難事兒。

        有第一個這么干的,就有第二個。

        永遠不要小看智慧生靈的劣根性。

        任何生靈,一旦擁有了極高的智慧,那么早晚有一天,都會走上這條路。

        這些生靈相互之間幾乎沒什么信任,亂局一起,就再也難以控制。

        很多人甚至都不清楚他們到底是怎么打起來的。

        反正莫名其妙的,這地方就打成了一鍋粥。

        到最后,王家和卜家這種“盟友”竟然都打起來了!

        更令人感到震撼的是,卜遠志竟然幫著王家家主,坑了自家一名長老!

        那長老當場就身受重傷,差點死掉。

        若非一名卜家老祖出手將其救下,那名卜家長老不死也得殘廢。

        面對卜家這邊一群人的憤怒,卜遠志只是冷笑幾聲,就毫不猶豫的站到了王家家主身后。

        同樣,王家這邊,也有突然間叛變的長老,叛出家族,宣布自己從今以后就是卜家人了。

        相似情況,在這四個家族之間接連發生著。

        那精彩和混亂程度,簡直叫外面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雙方在這里全都打出了真火。

        到最后,若非各自家主的帝五老祖出手干預,說不定真要打到你死我活的那種程度。

        只能說,無數年來,這些家族之間的恩怨糾葛太深了。

        就算這次相安無事,但說不定什么時候,只要有一根引線,就能徹底引爆他們之間的愛恨情仇。

        這一架,早早晚晚,都是無法回避的。

        其他那些各大勢力之間的戰斗,也莫名其妙的開始,然后莫名其妙的結束。

        等他們在這里足足耗了三天之后,外圍這些法陣也終于停止了運轉。

        無數人懷著一線希望,殺向那株大藥所在的地方。

        然后他們在那里,看見被白牧野溝動地脈困住的袁松和宣恩。

        那兩人依舊被困在法陣中,但那法陣也基本上要被破掉了。

        這里的地脈力量沒那么強了。

        在無盡歲月中,這里的能量基本都被那株大藥給抽空。

        所以小白溝動的也只是地脈力量中的殘存力量,能困得住這兩個天河畔頂級強者一時,卻不可能困住他們太久。

        第五天的時候,法陣終于被袁松和宣恩徹底轟碎。

        然后雙方就這樣見了面。

        兩尊古老的超級強者,威名赫赫,威震這天河畔無數歲月。

        卻被一群后生晚輩在這里慘無人道的圍觀兩天。

        兩個惱羞成怒的老家伙差點生出一股腦把這群人全都給滅口的心思。

        好在他們心中對白牧野和那位王家老祖的恨意,已到了極致。

        冤有頭債有主,他們第一時間找上了王家這群人,要他們說出那位王家老祖的下落。

        結果這群王家人也是冤枉的很吶,他們要是知道自家那位老祖已經成功,怎么可能還會這樣瘋狂的往里打?

        那不是吃飽了撐的嗎?

        卜家這邊一些人倒是又驚又喜,又有些心虛。

        知道那位王家老祖是自己人的,都在心里面畫了一個問號——那位,到底會不會認卜家?

        所以他們此刻面對袁松跟宣恩,全都低調得一塌糊涂。

        面對王家眾人的否認,袁松和宣恩也沒去過多為難他們,畢竟他們就兩個人,想要殺光這里的王家人,也沒那么容易。

        要付出一點代價,沒那個必要。

        兩個大魔頭一樣的恐怖存在瞬間消失了,他們發誓要找到那個該死的符篆師和王家小輩。

        最關鍵的,是那株大藥!

        一定要在對方用掉之前搶回來!

        剩下這群人則全傻眼了。

        打死打生打到這,大藥沒了?

        感覺自己像一群傻子一樣。

        一些人、妖和天河生靈當場就走了。

        對他們來說,大藥都已經被人取走,留在這里的意義也沒了。

        可對另一部分人來說,這只是一個開始!

        他們圍著王家這邊的一群人喋喋不休,想要討要那株大藥。

        就算得不到很多,但一點點……甚至一條根須,這總是應該的吧?

        甚至有人提議把王家這群人全都軟禁起來!

        那位老祖不現身,不給個說法,就堅決不放這群王家人!

        王家這邊也是有符帝過來,帝五強者也有。

        所以差點又打起來。

        最終,王家家主開口了。

        “這件事我們不知情,那位老祖是否真的得到大藥,也未可知,雖然宣恩和袁松兩位前輩說是他拿走了大藥,可你們別忘了,當時在場的,還有那個設下了無數符篆法陣的符篆師!”

        有人頓時指責道:“那符篆師,難道不是你王家找來的?”

        隨后立即有人應和:“不錯,不但那符篆師是你王家找來的,而且得到好處的也是你王家老祖!”

        就連卜家這邊,也有很多不知情的人憤憤不平表示:“你們王家太過分了,吃獨食!若是從一開始就把這件事跟我們分享,大家共同謀取那株大藥,至于出現今天這種場景?”

        王家家主幽幽說道:“今天這場景怎么了?今天這場景我們也沒想到,再說那符篆師,誰有證據說他是跟我王家合作?他或許是跟我們那位老祖在合作,但不是和我王家!”

        這種時候,肯定是要咬死了不承認的。

        王家家主看著眾人:“還有,若真是我王家老祖得了那株大藥,成功突破,邁出了那一步。呵呵,爾等今日對我王家的脅迫……”

        他沒有繼續往下說,但那一聲冰冷的呵呵,卻像是一盆冷水澆在很多人心頭。

        大家一開始沒往這上面去想,現在經他一說,一下子都冷靜下來了。

        是啊,如果王家老祖真的邁出那一步……那別說他們這群人,就算之前氣勢洶洶離開的袁松和宣恩,見到了不也得跪嗎?

        即便那位王家老祖沒能成功邁出那一步,但卻成為跟宣恩同境界的存在,也不是他們這群人能夠匹敵的啊!

        “這天河畔的大藥,從來都是無主之物,自古以來,都是誰有本事誰拿走。像爾等今日這般婆婆媽媽,不認賭服輸,著實令人不齒,”王家家主冷眼看著在場眾人,“你們有什么話,回頭去找我那老祖說去好了!”

        他也一肚子氣,一頭霧水。

        他同樣不清楚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情,但心中猜測,這件事十有八九是跟自家那位老祖有關,極有可能真像袁松和宣恩說的那樣,他老人家得手了!

        所以,不管怎樣,這對整個王家來說,是件好事。

        卜家那邊一群知道“真相”的人,也決定低調隱忍,等回頭找到那位王家老祖再說!

        他既然承認自己是卜家人,那……分一點大藥給自己人,總不算過分吧?

        于是,一場轟轟烈烈的大藥爭奪戰,就這樣落下了最終的帷幕。

        不過古河城四大家族之間,經此一次,也算是徹底鬧翻,雖然還沒到完全撕破臉的地步,但想要恢復關系,沒個幾百年時間,怕是不可能了。

        像卜遠志這種之前就曾出賣過一些情報給王家的人,在卜家算是徹底待不下去了,所以他也干脆,直接徹底歸入王家。

        ……

        ……

        距離這里更加遙遠的龔家堡和邰家之間,那場驚天動地的血戰也已進入尾聲。

        相比古河城這邊幾大家族之間雖然鬧翻,但卻沒有徹底撕破臉,龔家堡和邰家之間,真成了不死不休。

        一場大戰打了這么久,雙方的族人都是死傷無數。

        頂級老祖也各有隕落。

        龔恒死了兩次!

        如果不是體內有替死符文的話,恐怕早就死的徹底。

        龔明沒死過,邰澤勝同樣也沒死過。

        兩尊帝五巔峰的頂級符帝,打了這么久,將雙方的材料全部打空的情況下,用大道符文在死磕。

        都徹底紅眼了!

        說起來,龔家堡這邊更多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委屈。

        明明是你們邰家搶了我龔家老祖親手煉制的星系法器,,明明是你們邰家跟天河生靈合作,謀取了那株大藥,還在暗中煽風點火……憑什么你們看上去比我們還要憤怒?

        說我們龔家殺了你們邰家年輕符帝,斷送了你們未來希望不說,竟然還臭不要臉的說你們家年輕符帝身上帶著你們龔家堡無盡歲月積累下來的頂級大藥?

        草!

        這特么不胡說八道嗎?

        說的這叫人話嗎?

        但凡是個人,誰能相信這種鬼話?

        所以,邰家分明就是欺人太甚,就是眼看著龔家堡跟天河聯盟血拼一番,損失慘重,想要趁機確立這一帶霸主地位!

        既然如此,當真也沒什么好說,殺就是了!

        從古至今,從來都是我龔家堡這樣強勢鎮壓別人,還從來沒被被人這樣欺負過。

        殺殺殺!

        龔家堡和邰家之間,血戰依然在繼續。

        陰霾灰暗的天空被打到支離破碎,大道符文到處彌漫。

        整片天空,幾乎都被打成了暗紅色。

        這地方在半年前就幾乎沒有任何生靈敢停留,早都跑光了。

        龔明渾身上下,傷痕累累。

        再強大的符篆師,面對這種經年累月不停的戰斗,也會疲憊,也會受傷。

        對面的邰澤勝同樣也沒好到哪去。

        雙方的境界相仿,即便擅長的符篆術不同,但在戰力上,卻并無太大差距。

        這一戰打的太慘烈,幾乎把雙方無盡歲月所積累的家底兒全都快要打空了。

        尤其是邰家這邊更慘,之前寶庫里面那些大藥幾乎都被人給拿走了。

        龔家堡也沒好到哪去,他們之前和天河聯盟打那一架,消耗也無比巨大。

        雙方的恩怨,絕對已是不死不休,但龔明和邰澤勝這些人也都明白,如果繼續這么打下去,只能是這兩大勢力同歸于盡。

        沒有第二種可能。

        然后這片被他們占據了無盡歲月的大地,徹底淪為別人的疆土。

        他們的后人,他們的血脈,也將一點點徹底消失在這天河畔。

        所以,就算有再深的仇怨,這場仗,也不能繼續這樣打下去了。

        “要不要停戰?”龔明看著邰澤勝,散發出一道神念波動。

        漫天的符文下,邰澤勝一雙眼閃爍著無盡的憤怒之火,咬著牙,很想說一句停個屁,繼續打!

        但最終,他咬著牙,冷冷道:“停戰……可以!但有件事,你得給我說清楚了!”

        “我龔家堡,無人殺你兒子!”龔明冷冷道。

        “我再說一次,那不是我兒子!那是我邰家的未來希望!”邰澤勝咆哮道。

        “哦,我龔家堡,無人殺你邰家未來希望!”龔明又道。

        他就是故意的,因為雙方這場仗打到現在,他也算是弄明白了,根源就在于邰家那位年輕符帝邰銘的死。

        可問題是,在這件事情上,龔家堡真的很冤枉啊!

        如果真是龔家堡人殺的,那他肯定早就毫不猶豫的把兇手交給邰澤勝這老瘋子了。

        龔家向來強勢霸道不假,可龔家也不都是瘋子啊!

        怎么可能眼睜睜看著家毀人亡這種事情發生?

        邰澤勝冷眼看著龔明:“都到這種時候,你還撒謊,有意思嗎?”

        龔明被氣得怒道:“之前是不愿意搭理你這瘋子,現在既然我們雙方都想停戰,那我就給你發個誓!我以大道本源發誓,這件事,不是我龔家堡人做的!若是的話,斷我大道!”

        天空中傳來一陣低沉的轟鳴,有大道銘文烙印下來。

        邰澤勝一臉呆滯的看著龔明,之前因為憤怒,也因為驕傲,龔明只是一直否認,卻從來沒提過發誓的事情。

        所以——

        “你要是早發誓,我們這場仗,可能都不用打了……”邰澤勝道。

        日!

        龔明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他差點被氣死!

        什么東西啊!

        神經病嗎?

        只是這種時候,說這些也沒意義。

        他冷冷看著邰澤勝,問道:“你又是幾時知曉你兒……咳咳,你邰家未來希望死的?”

        “接到求救我去找他,發現你龔家堡暗哨經歷一場大戰,發現大量你龔家人的尸體,發現邰銘的……尸體!”邰澤勝咬牙說道。

        “所以你就光明正大的要找我龔家復仇?感情你邰家未來希望的命是命,我龔家堡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聽見這話,龔明氣就不打一處來,“明明是你邰家人殺入我龔家堡暗哨,殺人無數,然后被殺……你們居然還有臉找上門來?真給你們邰家能耐壞了!”

        要不是雙方都已經打不動了,現在肯定又打起來了。

        邰澤勝冷冷道:“那能一樣嗎?”

        “都是生命,有何不同?”龔明冷笑道。

        “你這是抬杠!”邰澤勝很想翻臉,想想體內殘存的精神力,嘆了口氣。

        “好,就算你說的這些都是實情,但我問你,他魂燈碎了嗎?”龔明目光幽冷的看著邰澤勝。

        “你……這是什么意思?”邰澤勝微微一怔,隨即想到什么,眼神中露出幾分不可思議的目光來,喃喃道:“尸體我都親眼所見,魂燈豈能不碎?”

        “嘿,你最好回去好好查查再說!”龔明語氣都變得有些幽怨,“我們龔家堡,同樣有一個叛徒,當代嫡出子弟,嘿,沒人相信他會背叛家族,可他就是叛變了!你說奇怪不奇怪?”

        “這和這件事,有什么關系?”邰澤勝皺眉問道。

        “也許有點關系,也許沒什么關系,我龔家,當年曾關押過兩個人……”

        龔明語氣幽冷,但還是跟邰澤勝簡單說了一遍關于白林兩家的事情。

        “人間?大氣運?逃了?”邰澤勝喃喃自語,這些關鍵詞讓他心有所感。

        可具體的東西,他也感應不到,也猜不出。

        不過想來想去,似乎跟龔家堡的不死不休,根源好像就是因為從龔家堡逃出的那群人啊……

        “你的意思是,我們兩家鬧到今天這種地步,跟一群來自人間的小人物有關系?”邰澤勝思索片刻,抬起頭,看著龔明,“你覺得我會信?”

        “信不信由你,再說我不過也只是一個猜測。想要知道真相,也簡單的很,你我走一趟人間,就什么都明白了。”龔明淡淡說道。

        他終究還是覺得,整件事是跟那些人有關的。

        到他們這種境界,很多時候根本不看證據,只看最終獲益人是誰。

        同時也是站在一個極高的層面上來看待這件事。

        既然所有一切的根源,都能指向那群人,那么就說明,整件事因果中的那個“因”,十有八九……也在那群人身上!

        “就算和他們有關,又能怎樣?”邰澤勝皺著眉頭。

        “你還是先回去看看你那后人的魂燈碎沒碎吧。”龔明冷冷說道:“若是沒碎,就說明你那后人根本沒死!我始終懷疑,那些人身上,有封印神魂的無上法器!另外,那群人或許還帶著莫名氣運。找到他們,說不定,會成為我們兩族重新崛起的重大轉機。”

        “你會那么好心?”邰澤勝一臉不信任的看著龔明。

        兩族之間的恩怨根本不可能消除,暫時罷手,那也是無奈之舉。

        “好心個屁!我怕我一個人搞不定!”龔明嘆了口氣:“那群人太邪門了!你我兩尊頂級符帝聯手,可縱橫這天河畔,同樣也可鎮壓人間!你若不愿意,就當我沒說。回頭我們養精蓄銳,這筆賬,慢慢算便是。”

        邰澤勝想了想,道:“我回去看看,然后到時候再說。”

        祖龍歷,英武四年七月十七,龔家堡和邰家停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
    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