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42章 漁翁得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42章 漁翁得利字體大小: A+
     
        白牧野看著王家老祖,眨巴眨巴眼,一臉無辜表情“不是。”

        王家老祖“……”

        他呆呆的看著白牧野“一直就不是?”

        “嗯。”白牧野露出一絲羞澀表情。

        王家老祖差點吐血,你羞澀個鬼啊!

        媽的太狡猾了吧?

        他雖然對符篆師不是很了解,可好歹也是一個帝五巔峰的超級強者,相處這么長時間,竟然一直都沒能看出這小子的底細跟深淺。

        回想起之前他曾說過的那句“犯不著”和“沒必要”,王家老祖突然有種脊背生寒的感覺。

        這小子是符帝!

        那么,他的帝級幾重?

        看這滿臉輕松的模樣,這表情……可能出現在一個帝一、帝二境界的人身上么?

        就在這時,那邊的戰場異變突生!

        原本瘋狂攻擊宣恩的袁松,卻突然間將攻擊目標轉向了羊首人身跟馬首人身那兩尊大妖!

        兩尊妖族大妖瞬間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羊首人身的大妖當場就崩碎了身子!

        一個帝五境界的符帝,當真是太可怕了。

        即便他只擅長一種符篆術,也根本不是同境界的靈戰士能比的。

        兩尊大妖雖然身懷強大神通,但在袁松的符篆面前,卻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接著便是馬首人身的大妖,被宣恩一道劍氣橫掃,斬掉了一條胳膊。接著又被袁松的符篆轟在身上,身體當場四分五裂。

        陰霾的天空瞬間一片血色。

        羊首人身和馬首人身這兩尊大妖在不遠處重組了身體,看向袁松和宣恩兩人的眼神充斥著無盡仇恨。

        它們到現在哪里還能不明白,被這兩個該死的人類給算計了!

        而且還是布局無盡歲月,算計得死死的那一種!

        這種時候,放狠話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袁松跟宣恩聯起手來,它們兩個根本就不是對手。

        所以只能恨恨看了兩個狡猾的人類一眼,迅速破空離去。

        袁松哈哈一笑,抬起手來,跟宣恩擊掌慶祝。

        “兩個蠢貨,兩個人分,總好過三個人分,它們居然連這道理都不懂。”袁松一臉輕松笑意。

        表情刻板的宣恩說道“要是能干掉你,我倒是愿意一個人獨享。”

        袁松哈哈笑道“這種不切實際的夢想,以后還是不要說了,怪羞恥的。”

        宣恩點點頭“嗯,是有點羞恥。不過說出來能讓我念頭更加通達一點。”

        隨后,兩人相視哈哈大笑起來。

        下一刻,兩人同時看向白牧野和王家老祖這邊。

        袁松皺了皺眉“王家小輩,還有這位小朋友,熱鬧也該看夠了吧?你們還不走?”

        王家老祖瞬間有種被兩頭洪荒猛獸盯上的感覺,脊背都是一陣陣發寒,心中不由暗暗叫苦。干笑道“兩位前輩神通蓋世,我們這些晚輩沒能見過如此精彩激烈的戰斗,想多見識見識,還請兩位前輩勿怪。”

        “行了,看也看完了,你們趕緊滾蛋吧。”袁松笑呵呵的說著,然后瞥了一眼白牧野“你這小子在法陣方面的造詣倒是真不錯,若是幾萬年前遇到你,說不定一高興,還會收你為徒。可惜……現在遇上太晚了。你們都趕緊走吧,這大藥,不是你們能染指的!”

        身為一個帝五巔峰的符帝,他有足夠的資格這樣評價一個后輩,也有足夠的底氣,用睥睨的眼神面對這世間一切。

        別看宣恩已經踏入帝級大圓滿境界,但真拼起命來,兩人誰輸誰贏,真的很難說。

        而且幾乎沒人知道,這兩人當年曾經是最好的兄弟!

        但在無盡歲月之前,他們就已經分開。

        當時分開的目的,也正是為了類似今天這種場面。

        兄弟二人心意相通,根本不需要溝通什么,就很清楚對方要做什么。

        所以今天即便沒有白牧野設下大量法陣符,擋住外面那群生靈,最終的贏家,也依然會是他們兩人。

        “同為人族,不想殺你們,所以,趕緊走吧!”袁松看著王家老祖和白牧野說道。

        宣恩的眸子里,倒是有殺機閃現,他覺得這兩人很不識好歹,居然還敢留在這里。

        白牧野看了看宣恩,又看了看袁松,然后對身邊的王家老祖道“前輩,你說咱要是從他們倆手里搶走了這株大藥,他們會不會瘋狂追殺,說什么都不放過咱們?”

        王家老祖瞥了白牧野一眼,心說都這種時候了,你竟然還敢瘋狂挑釁?

        “你這是在作死。”宣恩一臉冷漠的道。

        說話間,一道純粹能量凝結的長矛,猛然間射向白牧野的眉心!

        他出手的速度太快了!

        即便王家老祖這種帝五巔峰的強者,反應過來的時候,也慢了半拍。

        但他還是盡力想要將白牧野推開。

        這小子……真挺不錯的!

        他不想這小子這樣死在這里。

        那邊袁松原本其實是能攔住宣恩的,但他并沒有出手。

        為了兩個外人,攔著自己兄弟,有點犯不著。

        這里是天河!

        弱肉強食就是天河的規則!

        這小孩子雖然天賦不錯,但卻有點不知死活,這樣的人,即便宣恩不殺,他也活不了多久。

        所以,死了就死了吧。

        轟!

        大圓滿境界的大能一擊有多可怕?

        白牧野終于感受到了。

        他這帝四巔峰層次的防御光罩竟然差一點就被對方直接轟碎!

        就連身上的被動激活防御符都被直接激活了!

        他伸手拍了拍胸脯,長出一口氣“嚇死我了!”

        王家老祖都懵了!

        那邊的袁松一臉震驚。

        宣恩極度無語。

        他這一擊,真的就是沖著擊殺白牧野來的。

        區區一個小神符師,殺就殺了,就算是符帝,殺了又能如何?

        卻是沒想到,他這樣的一擊,竟然連對方的防御都沒能破開!

        這讓宣恩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身邊袁松冷眼看著白牧野,沉聲問道“你……不是神符師?”

        “誰告訴你我是神符師了?”白牧野笑笑,“只憑我布下的這些符陣?”

        袁松心中突然閃過一絲警兆,剎那間有無數張符篆鋪天蓋地的拍向白牧野這邊。

        可就在他做出動作的一瞬間,四面八方,一道道直沖天際的光柱轟然爆發出來。

        恐怖的困陣,一下子就把他跟宣恩兩人困在里面!

        那些符篆,也全都被法陣給擋住。

        竟然沒有一張能飛出來的!

        兩人在法陣當中怒吼連連,可這一次,卻是連聲音都無法傳遞出來。

        王家老祖在一旁看得徹底呆住了。

        白牧野身形一閃,直奔那株大藥而去。

        下一刻,那株大藥便徹底消失了!

        白牧野回頭望去,王家老祖依然呆呆站在那里。

        “前輩還愣著干什么?趕緊跑啊!天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就破陣出來了!”白牧野大聲道。

        王家老祖突然苦笑著擺擺手“你,走吧。”

        “什么意思?”白牧野停下腳步,也不去理會在法陣當中瘋狂咆哮的那兩位,只是看著王家老祖。

        “其實,從古河城出來那時候,你就有能力殺我,對不對?”王家老祖一臉苦澀的看著白牧野問道。

        白牧野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點頭。

        “也就是說,我之前對你的威脅,其實跟個笑話沒什么區別,你想殺我,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情。”王家老祖繼續道。

        “前輩,您誤會了,我雖然不喜歡您動輒威脅,但還真的沒生出過要殺您的心思。”白牧野一臉誠懇,“不錯,我是殺過生,還殺過不少,但無緣無故的殺生,卻是沒有過的。王家雖然一直壓制著我,但總體來說,還是很講誠信。至于說用我家人威脅,這也無可厚非。呵呵,您不也說了么,這是天河。”

        王家老祖嘆息“是的,我還說過,如果有一天你的實力超過了我……”

        “前輩其實是個不錯的人,”白牧野看著王家老祖,突然從身上扯出那株大藥,之前還在瘋狂掙扎反抗的大藥上面,已經被密密麻麻的符文封印住,變成了一株安安靜靜的好植物,白牧野順手從上面扯下兩條長長的根須,來到王家老祖面前遞給他,“前輩別怪我小氣,實在是身邊需要這玩意兒的人太多,前輩若能突破,想必也不會缺少提升靈力的大藥。”

        王家老祖眼神復雜的看著白牧野“其實你沒必要給我這兩條根須,你可知它們的價值?”

        白牧野笑笑“我只知道,前輩在什么都沒得到的時候,就給了我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這份人情,只用兩條根須來還,其實已經算是我占便宜了。”

        王家老祖接過兩條被符文封印的根須,一臉認真的對白牧野深施一禮“后會有期!”

        白牧野露出一個笑容“后會有期!”

        隨后,王家老祖騰空而起,朝著遠方天空飛走。

        他根本沒問自己應該怎么出去,因為他已經知道,這年輕人手段通神,而且智商情商都極高,絕不會讓他出不去。

        果然,隨著他的方向,前方出現一道淡淡的大道痕跡!

        這就是白牧野為他開啟的一條路!

        而且,是一次性的!

        他出去之外,外面的生靈也根本沒辦法順著這條路進來。

        這種手段,出神入化。

        王家老祖也沒有提白牧野家人的事情。

        擁有這種手段的人,會不給自己家人準備好后路么?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走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依然在法陣中困著的袁松和宣恩,想了想,又從身上取出一些法陣符,布置在這里,直接溝動這里的地脈——能夠生長這樣一株大藥的地方,自然是不凡的。

        于是,被困在法陣中,憤怒不已的袁松和宣恩還沒想好破陣的方法,就已經感知到……這法陣又變強了!

        “媽的,氣煞我也!”脾氣暴躁的宣恩發出一聲怒吼,一口鮮血噴出。

        帝五巔峰境界的符帝袁松,面對這種等級的法陣,同樣一籌莫展。

        他根本無法相信,一個年紀輕輕的符帝,怎么可能擁有這種可怕的法陣符篆術?

        想想之前居然還說要收人家為徒……媽的,這才是真正的羞恥啊!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干掉了一堆強大的對手,結果卻給他人做了嫁衣裳。

        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情是比這更郁悶的嗎?

        如果他問出來,小白估計會讓他們去找龔家堡和邰家的人聊聊。

        他們沒問,小白自然也不會那么好心的指點他們。

        激活傳送符,溜了溜了。

        下一刻,他出現在了王家一群老祖曾經閉關的霧瘴區里。

        當他現身的一瞬間,直接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氣息撲面而來,不過下一刻,那股恐怖氣息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道身影,直接撲進他懷里。

        “哥哥,我帝五巔峰了呢!”

        白牧野臉上露出笑容,輕輕摟住撲過來的林子衿,微笑著道“很好啊,咱們的下一個目標,是帝級大圓滿!”

        隨后,他看著那邊的白修遠、林泉聲等人,輕聲說道“我回來了。”

        林泉聲看著撲進白牧野懷里的寶貝女兒,忍不住撇撇嘴,雖然早已經認可,但心里還是有些吃味。

        裴靜卻是不管那些,笑瞇瞇的看著白牧野問道“成功了?”

        白牧野點點頭“那株大藥,已經在我手上。”

        一群人臉上的表情都很精彩,他們只是以為白牧野成功逃脫,卻是沒敢去想那株大藥。

        雖然沒在現場,但卻也能想到那里的形勢。

        整個古河城的頂級強者幾乎都走空了啊!

        就算小白是全系符篆師,可面對那么多頂級強者,他又是怎么奪走那株大藥的?

        “臭小子,你很不錯!”

        一道熟悉的聲音驟然響起。

        白牧野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眼中露出驚喜之色,脫口而出道“老頭子?”

        白修遠臉兒一黑“什么老頭子,那是你叔爺!”

        白牧野卻像是沒聽見一般,眼睛落在從人群中走出那青年身上,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對父母,那是先天的骨血親情,是無法割舍的。

        但對老頭子的感情,卻是另外一種,不但有著血脈的關聯,還有著深深的依賴!

        “哎呦,都已經符帝了,能不能像個男子漢一樣?”白勝笑呵呵走過來,伸手拍了拍白牧野肩膀,卻被白牧野一下子抱住。

        “老頭子,我想你了!”白牧野聲音低沉的道。

        臥槽,你這妖孽,竟敢煽情?

        老頭子眼圈也一下子紅了。

        在這里,他的輩分可是高的很,必須得維持長輩的尊嚴,所以要是被這小子給煽出幾滴淚,那就太丟人了。

        “行了行了,又不是多少年沒見……”老頭子拍了拍白牧野的后背,有些感慨的說道。

        林子衿紅著眼圈,看著這一幕。

        之前她在見到林采薇那一瞬間,表現得還挺淡定的——笑瞇瞇的叫了一聲姐。

        然后淚水就止不住的流出來。

        一半是久別重逢的思念之情作祟,另一半是被她媽裴靜,狠狠拍了屁股一巴掌,疼的。

        ——臭丫頭,敢跟你姑奶奶叫姐?是不是瘋了?

        林采薇當時笑得特開心,林子衿差點委屈死!

        還不是當年姑奶奶逼著我叫姐的?

        一群人玩笑過后,白牧野忽然看著白修遠和林泉聲問道“爸、林叔叔,你們想回家嗎?”

        眾人愣住。

        提到回家這兩個字,但凡從人間過來的,都有些動容。

        外面再好,終究不如家。

        在場這些人間客,誰不想回家?

        就連霍子玉這種來自前站的人,這會兒都有些想家了。

        在天河的所見所聞,讓他徹底相信了父親曾經說過的那句話——天河比前站危險無數倍!

        白修遠看著白牧野,如今他已然清楚,自己這個兒子不是無的放矢之人。

        “你現在……已經有了跟龔家堡和邰家對抗的能力?”林泉聲在一旁問道。

        裴靜和左丘韻也都目光灼灼的看著白牧野。

        之前大家不走的原因,就是因為龔家堡的勢力太大,即便他們回到人間,也會被人追殺過去。

        到那時弄不好還會連累整個人間的三大帝國。

        這道理白牧野自然是清楚的,所以如今他能說出這番話來,就說明在他心中,已有對策!

        實際上這個建議,林子衿在跟白勝和林采薇重逢之后,也曾提過。

        林子衿當時就很有底氣的表示,她、問君、彩衣都已經踏入帝五巔峰境界,單谷踏入到那個境界,也是早晚的事情,司音也已經突破到帝五。

        即便不計算白牧野的戰力,只憑借他們這些人,也足以讓任何一個大勢力感到忌憚了。

        更別說一個跟邰家打到兩敗俱傷的龔家堡。

        到時候就算龔家堡的人追殺到人間,除了送死,還能做什么?

        遷怒整個人間的三大帝國?

        他們怕是沒有那個本事!

        如今白牧野又再次提出這個建議,直接讓白修遠和林泉聲等人沉思起來。

        白牧野看著幾個長輩,一臉認真的說道“天河跟之前我們所了解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即便我們離開天河,也不會導致天河生靈大量殺入人間。”

        林子衿在一旁點點頭“其實一直以來,承擔著巨大壓力的地方,反倒是前站那里。”

        眾人對這說法,全都一致表示認同。

        “所以,這么多年了,也該回去看看了。”白牧野看著眾人說道“尤其神族那邊,經過一場失敗之后,未必就一定會甘心認輸,他們說不定還會繼續對三大帝國發起攻擊。到時候有你們這群人在,神族那邊估計會直接徹底傻掉。”

        這話一出,大家瞬間想象到那種畫面,全都忍不住笑起來。

        的確,一群大宗師、神級,少數帝級的神族一旦再度殺入人間,遇上這樣一群帝級強者,絕對會瞬間傻眼,甚至會瘋掉!

        “還有,我們回到前站的時候,可以順勢清掃一番。”白牧野平靜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淡淡的殺機。

        霍子玉愣了一下,心中涌起一股溫暖。

        天河這里,危險固然是危險,但卻可以跟覺醒的天河生靈共存。

        但前站,卻幾乎是終年處在戰火連天的環境中。

        要說危險程度,是不如天河,但日子……卻也沒比天河好到哪去。

        也挺苦的。

        白修遠看了看林泉聲,又看看其他幾人,眾人全都點點頭。

        隨后他又看向那兩百多帝級強者,開口問道“你們愿意一起回人間嗎?”

        “我等愿意!”一群人,轟然回應。

        他們也都是天才,但他們不是小白子衿彩衣這種妖孽級天才,修煉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人間的資源肯定和天河沒法比,但勝在安全啊!

        憑借他們的天賦,修煉到帝一帝二帝三這種境界,幾乎就已經是盡頭了。

        前路漫漫,與其在天河這種危機四伏,隨時可能喪命的地方呆著,還不如回到人間,憑借他們各自的境界,誰不是一方諸侯?

        這時候,孫婷看著白牧野問了一句“小白,那天河這里……再也不回了嗎?”

        白牧野想了想,道“有朝一日,等我們擁有了可以殺到天河源頭,殺到域外的能力時,我想,我們還是會回來的。”

        林子衿在一旁說道“不錯,到那時,一定要殺過去,看看造成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單谷連連點頭“嗯,回家好,回家好,我需要時間修煉到至高境界。”

        彩衣瞥了他一眼“你是想你媳婦了吧?”

        單谷一臉羞赧,看了彩衣一眼,知道就好,非要說出來作甚?

        隨后,白牧野看向了大白蟲子“蟲哥,走,找條道,帶你去見識人間風景!”

        huanganzhidvdufei0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
    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