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40章 大藥成熟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40章 大藥成熟了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什么?”

        白修遠和林泉聲兩人當場愣住,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林子衿。

        左丘韻和裴靜也有些呆住。

        白勝、林采薇……他們當然知道那是誰!

        當年最孤苦無助的時候,白勝跟林采薇義無反顧的站在他們這一邊,毫不猶豫的出手相助。

        面對同時來自白林兩家的共同壓力,也是白勝跟林采薇在暗中做了太多事情。

        可以說,當年還很弱小的白修遠和林泉聲,若是沒有這兩位的幫助,很難從當年的困境中掙脫出來。

        林泉聲看著林子衿“你說的是真的?”

        林子衿蹙了蹙眉,看著自己父親“當然是真的!那只血色大蚊子,不但我,彩衣和司音、單谷他們都知道!當然,究竟是不是,還得見到人才知道。”

        “那還愣著干什么?咱們趕緊去找人啊!”裴靜在一旁說道。

        古河城最繁華的一條大街上,大蚊子正在跟一只雞打架。

        這只雞的來頭可不小,它的先祖,是這古河城仲裁團成員之一!

        所以它也是一正宗的二代。

        雞看見蚊子,天生就想啄兩口。

        尤其這只不喜歡化形人類的雞。

        這只大公雞每天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頂著一身五顏六色的漂亮羽毛,大搖大擺走在街上,接受著各路生靈的注目禮。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這古河城里,高端戰力有高端戰力的江湖;大佬有大佬的圈子;像這只大公雞這種典型的二代,同樣也有屬于它們的小圈子。

        雞、犬、龜……一群非人妖族,組成了一個小圈子。

        大佬們在的時候,它們自然不敢太過放肆。

        但現在大佬們都不在,古河城的大勢力也好,仲裁團也罷,但凡覺得自己有點機會的,全都沖著那株大藥去了。

        于是這群年輕的生靈們,自然也就放了散羊。

        大蚊子這些日子沒少在古河城惹禍。

        一方面是白勝跟林采薇授意的,另一方面,也是大蚊子天性好戰。

        好在每一場戰斗,都比較有分寸,并沒有造成太大的破壞。

        其實今天白勝和林采薇已經準備離開古河城了。

        他們來到這里也有一些日子,也弄出了不小的動靜。

        如果小白和子衿他們真的在這座城,恐怕早就出來相認。

        任憑他們怎么折騰,那座莊園和整個古河城都沒有半點動靜,這也只能說明一件事——

        他們不在這里。

        于是白勝和林采薇決定離開古河城,往龔家堡和邰家方向,繼續去下一座古城尋找。

        在離開的路上,遇到了這只趾高氣揚氣場強大的公雞。

        對方看見大蚊子,眼睛一亮,上來就是一口。

        可不是來親親的。

        這公雞的喙鋒銳如刀,一身境界也已經踏入帝級。要是真給它這一口啄在身上,即便大蚊子防御強大,估計也得受傷。

        大蚊子本身就對戰斗有著強烈的執著,面對這種送上門來的挑釁,怎么能忍?

        于是雙方瞬間交手。

        你來我往,速度全都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只是雙方這會兒都還克制著,沒有對周圍造成什么破壞。

        但也眼看著就要打出火氣,說不定一會就得打出古河城去。

        “你這小蚊砸還挺厲害?在這里打太不過癮,有本事出城!”大公雞叫囂著,“去天上打,敢不敢?”

        白勝有些無語,看了一眼林采薇。

        林采薇也滿頭黑線,心說這只雞是不是傻?

        去天上打?

        那是大蚊子的主場好吧?

        大蚊子面對這種挑釁,沒有任何語言,雙翅一振,嗡的一聲,飛向高天。

        大公雞展開翅膀,頓時一陣流光溢彩,宛若一只鳳凰,扶搖直上。

        同樣也沖著陰霾的天空高速飛去。

        一眨眼的功夫,雙方就已經失去了蹤影。

        一只龜和一條狗緊隨其后,也都朝著天空飛去。

        林采薇跟白勝剛想跟上去,卻突然間聽見耳中傳來一道傳音。

        “叔叔!”

        “小姑?”

        林采薇跟白勝身子微微一顫,直接停在那。

        下一刻,兩道身影,在人群中沖著兩人為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林采薇和白勝眼睛一下子全都亮起來!

        雖然那兩人的臉看著很陌生,但聲音卻是不會變的!

        盡管多年未見,可那聲音卻太熟悉。

        白勝隨后給大蚊子傳音,讓它打完架不要走。

        人群中那兩人轉身就走。

        白勝跟林泉聲兩人也都是易容之后,跟著進入莊園的車混出來的。

        王家也好,卜家也好,這會兒都只是盯著這座莊園,并沒有直接出手的打算,所以管的也不是特別嚴格。

        五分鐘后。

        四人在一棟空房子里面相見。

        白修遠和林泉聲兩人直接拜倒,大禮參拜白勝和林采薇。

        “快起來,快起來!”

        白勝有些激動,身邊的林采薇眼眶都有些濕潤。

        原本已經放棄希望,想要離開這里去別的地方尋找,卻不想峰回路轉,白修遠他們居然真的在這里!

        高天之上,傳來一陣陣恐怖的轟鳴。

        那是大蚊子在跟那只雞對轟。

        這棟空房子里面,白修遠和林泉聲用最簡潔的話語,介紹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

        白勝和林采薇都有種如在夢中的感覺。

        之前雖說聽到一些傳言,也做出過一些推斷,可在聽到完整真相之后,反倒有種不敢相信的感覺。

        小白和子衿這群人的成長速度太快,太出人預料了。

        按照正常的思維,真的很難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也就是說,小白那小子,參與到古河城那些頂級勢力之間的爭奪中去了?”白勝有些擔心,“這有些……不妥吧?”

        老頭子當年也是個膽大包天的,但如今卻發現,跟小白那小子比起來,他簡直就是死在沙灘上的前浪。

        “他也是為了我們這些無用的長輩。”白修遠自嘲的苦笑一下。

        “話不能這么說,孩子有出息是好事!”林采薇說道。

        “姑姑,您是不知道他們那群孩子的成長有多快,子衿已經帝五巔峰了……您敢相信嗎?”林泉聲語氣充滿感慨,但同樣也充滿了驕傲。

        林采薇苦笑著搖搖頭“不敢相信,不過我想她了,我想現在就見到她。”

        “咱們這就走吧,進去也不難。”林泉聲微笑道。

        “大蚊子怎么辦?”林采薇看著林泉聲“它還在天上跟雞打架。”

        林泉聲和白修遠都有些撓頭,這的確是個問題。

        他們離開莊園的時間不宜太久,回去晚了,定會遭人懷疑。

        帶著白勝和林采薇回去,還有辦法隱藏,但那么大一只蚊子,帶進去的話,的確有些引人注目。

        “回頭讓它把自己變小一點,”林采薇看著白修遠和林泉聲,“它是小白的朋友,我們要走,也必須帶上它的。”

        正說著,外面的天空中傳來一陣憤怒的咆哮——

        “臭蚊子,這次不算,等老子三天,三天之后,我們再戰!”

        四個人一起出門,只見一些零零碎碎的雞毛,正從高天之上紛紛揚揚往下掉落。

        這些雞毛可不是凡物,好歹也是帝級生靈身上的羽毛,用來做一些法器,還是很好的。

        所以很多人古河城的人都在暗戳戳的收集。

        隨后,接到白勝傳音的大蚊子如同一道紅色閃電,出現在幾人面前。

        一個小時后,一輛送菜的車,進了莊園。

        在外面盯著的卜家人,和莊園里面直接監視的王家人,都沒有什么異常舉動。

        反倒是那只雞,為大蚊子消失的事情大發雷霆。

        因為它剛剛吃了點虧,被大蚊子給扎了一下,跟它的犬、龜朋友逼逼賴賴半天,發誓只要再見到那只大蚊子,絕不放過。

        這座城,并沒有因為那些頂級強者的離開而生出太多的波瀾,在這片陰霾的天空下,依然以它自己的方式,散發著屬于天河的活力。

        ……

        ……

        這些天來,小白一直躲在車里面默默的提升著修為。

        王家老祖偶爾會出去,然后不知什么時候突然就會冒出來。

        但每一次都沒有發現過小白的異常。

        他的精神波動永遠是那么平穩,并沒有突破的跡象。

        王家這名老祖對此感到滿意。

        別看他給了小白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但他并不希望小白這個時候就突破到帝級。

        一個神符師,還是很好掌控的,但一個符帝……即便是他,也得時刻小心提防著,防止對方不知什么時候突然給他一下!

        當然,只要他成功得到這株大藥,踏入帝級大圓滿那個領域,到時候就無所謂了。

        如果到那時候白牧野依然沒有突破帝級,他甚至還會想辦法幫他一下!

        畢竟,一個帝級大圓滿強者,身邊跟隨的符篆師,境界也不能太差,不然太掉價。

        此時的小白,一身精神力已經踏入到帝四巔峰境界!

        甚至不需要大藥,只要再給他一些時間,他同樣可以踏入到帝五領域。

        所以盡管王家老祖像一條老狐貍一樣,奸猾似鬼,但憑借他對符篆師的了解和認知,也根本沒辦法想象有人可以修煉得如此之快。

        兩人如今所處的位置,依然還是在這片毒瘴區的最深處!

        王家老祖為了得到這株大藥,也真的是下了血本。

        隨著大藥成熟期的到來,這里的毒瘴愈發濃了。

        原本還能釋放出神識的地方,如今已經徹底無法釋放。

        甚至就連這輛古戰車,都受到了一定的侵蝕。

        那兩條拉扯的巨蛟,早已經被王家老祖收起來,不然就算有解藥,在這里時間太長也會受到不可逆的傷害。

        “它真正成熟前的那一瞬間,就是這里的毒瘴最濃郁的一刻!正常情況下,很少有人敢在這種時候鉆進來。就算身上有解藥,也不行!”

        王家老祖看著小白說道“所以,那個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

        白牧野點點頭“您打算怎么做呢?”

        王家老祖道“成熟瞬間,我會直接出手,去取大藥。但肯定不會順利,因為我相信,不止我們一伙人如今守在在毒瘴區里面!”

        “您不是天天出去查探?”白牧野看著他問道。

        王家老祖苦笑道“你當那些頂級生靈,有那么容易被發現?到現在我都不敢保證,奪取這株大藥能夠萬無一失,只能說有你在,我們的把握會更大一些!”

        白牧野點點頭“晚輩自當盡力而為!”

        “好!”王家老祖重重點頭“到時候,一旦發現有其他生靈的身影,你立即出手,不要有任何猶豫,將他們困住!”

        “沒問題。”白牧野點點頭。

        王家老祖看著白牧野,淡淡道“我還是那句話,你若一心一意跟隨我,我自當不會虧待你,但你若是三心二意,也別怪我心狠手辣!”

        白牧野想了想,看著王家老祖道“前輩為什么不能嘗試用一些相對柔和的手段?畢竟人心都是肉長的。”

        王家老祖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諷“你,太年輕了!”

        接下來,兩人都沉默下來。

        良久,王家老祖才道“道德和良知這種東西,在天河是沒有用的。”

        白牧野搖搖頭“我覺得,不管在什么地方,道德和良知,都是存在的。”

        “那是你見識到的事情太少,心中還保留著天真的一面。年輕人,你可知,我為什么不問你出身來歷,不問你心中想法?”王家老祖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搖搖頭。

        王家老祖道“因為沒那個必要!我比你強大!擁有可以鎮壓你的手段!你滿意也好,不滿意也罷,都是無力抗爭的。若有一日,你超越了我,擁有可以鎮壓我的能力,那你怎么對我,我同樣沒有二話!”

        白牧野笑道“前輩說笑了,晚輩這點微末實力,哪有趕上前輩那一天?”

        “那可說不準,”王家老祖哈哈一笑,“不過我的話放在這,若真有那一天,你如何對我,我都無悔!”

        白牧野笑著道“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肯定會放前輩離開。”

        王家老祖一雙眼中,光芒閃爍,盯著白牧野看了半天,才幽幽說道“你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不甘于人下。”

        白牧野一臉坦然的點點頭“我最大的夢想,就是踏出那一步,然后去那天河源頭,好好看一看,那里到底有什么!”

        “慎言。”王家老祖看著白牧野,沉聲道“年輕人,有夢想有追求倒也沒什么,但你可知,這無盡歲月,如你這般天賦很好,但卻因為驕傲大意所折損的年輕天驕有多少?”

        “前輩,其實你挺可愛的。”白牧野忽然笑著說道。

        “可愛?”王家老祖瞪著眼睛,那萬年不變的刻板臉上不由微微抽搐起來。

        這個詞,好像從來沒有人用在他身上過。

        “是啊。”白牧野點點頭,笑著道“雖然您一直在威脅我,不過呢,從始至終,對我其實都算是不錯。也算是一個有信用的人。”

        “小子,不要以為你這么說,我就會改變我的態度。”王家老祖冷笑道“還有,你記住了,我說的都是實話!你如果敢跟我耍心眼,你會死的很慘!你的家人朋友都活不成!”

        白牧野微笑著連連點頭“嗯嗯嗯,您說得對。”

        看著白牧野這一臉敷衍的模樣,王家老祖有些惱怒的道“我很認真的!”

        “是,晚輩知道。”白牧野繼續點頭。

        一臉乖巧。

        “至于說信用,”王家老祖瞇著眼,淡淡道,“它才是架構天河這里的根本。不講信用的生靈,永遠別想真正踏出那一步。”

        其實經過這些天的相處,白牧野對這位迄今不知道姓名的王家老祖已經算是有了相對較深的了解。

        很難用好人或是壞人來形容這位帝五巔峰的強者,這人心性堅毅、多疑,且心狠手辣,但很有信用,而且出手大方。

        換做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就給他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

        即便是斷定他不可能短時間提升,換做他人,也不可能做出這種舉動。

        所以白牧野才會試圖去了解一下這位王家老祖。

        如果可以的話,他并不想把事情做到那么絕。

        畢竟接觸下來,在天河這種地方,王家已經算是不錯的家族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距離這株大藥徹底成熟的日子越來越近。

        王家老祖出去的次數,也愈發頻繁起來。

        這一次,他歸來之后,身上帶著傷!

        “他奶奶的,可惜讓它給跑了!”

        王家老祖一回到車里面,便忍不住罵了一句。

        “發生什么了?”白牧野問道。

        “遇到一個可怕的對手,我知道它是誰,它也知道我是誰,我們都想要對方的命,但都沒成功。”王家老祖說著,坐在那里開始療傷。

        “前輩,晚輩有一個問題,一直想問。”白牧野看著王家老祖坐在那療傷,開口問道。

        “什么問題?”王家老祖眼睛都沒有睜開,依然自顧的療傷。

        “那株大藥,你們是如何確定,它一定能夠讓帝五巔峰生靈獲得提升的?”

        “這種蠢問題……”王家老祖睜開眼,看了白牧野一眼,“我現在有點懷疑,你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了。”

        白牧野一臉無語。

        “我們一直生活在天河,都已經活過漫長歲月,對于一株大藥,都有屬于自己的基本判斷。等再過一些年,你也會有這種經驗的。”王家老祖說著,看了白牧野一眼,突然問道“我如今身受重傷,你就沒有想過,要對我發起偷襲什么的?”

        白牧野愣了一下,隨即搖搖頭“前輩跟我并無生死大仇,雖然多次出言威脅,但觀前輩行事,也算光明磊落。所以,犯不著,沒必要。”

        “哈哈哈,你倒是真自信啊!”王家老祖忍不住大笑起來,嘴里嘀咕道“犯不著、沒必要……而不是不敢、不能?”

        白牧野一臉認真的點點頭“對。”

        王家老祖又笑起來,笑得很開心,看著白牧野“之前倒是有些小看你了,境界雖然談不上多高,但這膽識……嘖嘖,即便是我王家的那些晚輩子弟,也沒有幾個能趕上你的!”

        “前輩謬贊了。”白牧野說道。

        對這位王家老祖,小白還真沒撒謊。

        此時此刻,莫說一個受傷的王家老祖,就算他在巔峰狀態,也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

        他沒動手,真的就是因為犯不著,因為沒必要。

        祖龍歷,英武四年,七月七日。

        大藥徹底成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
    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