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39章 子衿出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39章 子衿出關字體大小: A+
     
        這十株大藥對白牧野來說當真是個意外的驚喜,沒想到這位王家老祖居然會在這種時候送他這樣一筆價值不可估量的財富。

        如果這人沒用他和家人朋友的生命威脅,說不定白牧野真幫他取了這株大藥。

        可惜……

        這位最多只能算是一個有信用的狠人,但卻觸碰到了小白的底限。

        注定了不可能真的幫他取走這株大藥。

        最多,也就是在將來的關鍵時刻,保他一命,也算對得起這十株大藥了。

        英武四年五月十九日。

        古河城這邊,暗流涌動。

        卜家的人有些急,雖說小白曾答應過會幫他們布陣,但也曾說過會回來!

        他們還想在關鍵時刻,讓帝五境界的大能挾持著白牧野,看著他激活法陣困住所有人呢。

        可沒想到的是,白牧野竟然一去不返!

        這么長時間,算下來也差不多應該返回了呀。

        難道這姓蘇的不顧自己家人朋友,一個人跑路了?

        卜家這邊的人非常困惑,但又覺得不應該是這樣。

        因為這姓蘇的是和王家一名帝五老祖一起去的那里,而那位帝五境界的王家老祖,正是他卜家安插在王家最深的一枚棋子!

        他們不相信會出什么問題。

        至于那枚帝五大能棋子,他們更是深信不疑。

        如果對方不想被激活,他們根本不敢硬來。

        不然魚死網破,卜家絕對撈不到半點好處。

        既然如此,那就一定還是那邊出了什么意外。

        卜家這邊一群核心成員商議一番之后,決定不等了!

        準備現在就出發,前往那株大藥所在的地方。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那株大藥旁落。

        事實上,比卜家更著急的,是王家!

        王家家主和幾個帝五境界的老祖左等右等,都沒能把人等回來。

        至此,王家家主心中的猜疑情緒,已經愈發強烈起來。

        他想起白牧野之前說的那番話,說他們六人當中有奸細。

        當時他根本不敢相信這種話,也不能去相信!

        他自然不是奸細,那就只能是那五個帝五境界的老祖。

        然后,他敢去懷疑誰?

        能去懷疑誰?

        到了五月十九日這一天,王家家主收到消息,說卜家一群人,悄然離開古河城。

        “難道……真的是矛老祖?”

        王家家主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

        老祖王矛,昔年還在神級領域的時候,就曾參加過大大小小無數次戰斗。

        踏入帝級之后,更是一路橫掃,堪稱王家戰神。

        為王家立下過汗馬功勞!

        這樣一尊德高望重的老祖宗,怎么可能是個叛徒?

        那,會不會是那邊出了什么意外?

        知道那株大藥的生靈有很多,我們能想到提前布局,難道人家就想不到嗎?

        想到這種可能,王家家主再也坐不住,找來一群長老和幾名帝五巔峰的老祖,大家一番商談之后,準備出發!

        同時,王家家主也沒忘對白家軍所在那座莊園的監控,吩咐下去,一定要將莊園里面那些人死死看住!

        “他們一旦想跑,就立即動手,全部擊殺!”

        王家家主臨行前,下了死命令。

        如今守在那座莊園里的,足足有三個初入帝五境界的王家強者!

        還有十幾個帝四境界的。

        這樣的陣容,在好幾個長老看來,甚至有些大材小用了。

        但王家家主卻覺得,蘇公子是一個有大用的人!

        不止是這一次,未來還有無數次!

        只要掌控了蘇公子的家人,那么這位蘇公子,就再也無法逃脫他們的手掌心,將永遠成為王家的一名“客卿”,只能為他們做事。

        等到王家這邊的人出發之后,古河城里,又有很多人,也都或明或暗的離開。

        整座古河城,一下子變得有些空蕩蕩的。

        幾乎走了一多半的頂級強者。

        如果這種時候有人大舉攻入古河城,真的就有點熱鬧了。

        不管是哪一家,怕是都沒有了之前那種強大的防御能力。

        不過這種事情發生的概率太低了,那些有能力打進來的勢力都清楚,人家只是暫時離開,又不是都死了。

        所以這時候即便知道古河城空虛,也沒有哪個不開眼的勢力敢來找麻煩。

        與此同時,老頭子白勝和林采薇,帶著大蚊子和幾個從天靈城逃出來的人一起,進了古河城。

        進城之后,選擇住進了一家客棧,然后慢慢打探起消息來。

        他們自然還是想要找到小白那些人的,畢竟來到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尋找白修遠等人。

        按照白勝和林采薇的推斷,白牧野那群人進入古河城的概率有,但不高。

        畢竟這邊距離龔家堡和邰家太過遙遠。

        沿途有很多城市可以讓他們落腳。

        但不高并不等于沒有。

        所以還是每天出去打探。

        沒過多久,他們便打聽到最近有一群人,從外地過來,進入到古河城之后,鬧出了不小的動靜。

        為首的兩個人,是一對姐弟,姓蘇。

        姓蘇,肯定不是他們要找的人,但老頭子和林采薇都很清楚,小白那些人不管去了哪,都絕不會使用自己的本名。

        所以白勝決定,還是要去探一探那蘇家姐弟居住的莊園,看看是否能找到一點線索。

        結果在他假裝無意接近那座莊園的時候,很快發現有人也在外面盯著那里!

        白勝有些吃驚,區區一股外來勢力,在這古河城也談不上多強大,為什么會被人盯上?

        第一天,他沒能得到接近那莊園的機會。

        第二天白勝繼續耐心的尋找機會,終于被他看見有人從莊園里出來,是一個年輕女子,身邊還帶著另外兩個姑娘。

        行色匆匆,直奔外面的店鋪而去。

        白勝看了一眼那店鋪,發現是一座胭脂水粉店鋪。

        老白有點疑惑,心說如果真的是小白那些人的話,會來這種地方采購胭脂水粉么?

        他耐心的等著,同時也在暗中觀察那些盯著這里的人。

        那些人,同樣也在盯著那座胭脂水粉店。

        等到三個姑娘從店鋪回莊園之后,很快就有人進去,過了一會又出來。

        臥槽!

        看上去盯得夠死的啊!

        竟然一點線索都不肯放過。

        老頭子有些吃驚。

        他悄然回到客棧,把這件事跟林采薇說了一遍。

        林采薇也跟他說了她出去得到的消息。

        “聽說是幾年前,那蘇家姐弟中的姐姐在這里買下卜家的一座莊園,而那莊園原本屬于卜家的一對母子,后來那個卜家子弟成為符帝,卜家為了補償,就又把那莊園占了回來。等到那姓蘇的女人三年后來到這里的時候,卜家卻不認賬了,這件事當時鬧得很熱鬧,古河城里面不少人都知道……”

        老頭子聽了之后,一臉費解的道:“就算這樣,卜家也沒道理這樣盯著他們吧?要么就當場報復,要么就徹底放下這件事。說起來,這種事情也沒什么大不了。吃虧的也是那蘇家姐弟,他們這么盯著人家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卜家人在盯著他們?”林采薇反問。

        “一群外地人,除了卜家之外,跟這古河城其他勢力完全沒有任何交集,所以,別人為什么要盯著他們?”

        “那你說這群人,能跟他們有關嗎?”林采薇問道。

        老頭子苦笑道:“這種事兒,你問我,我問誰去?不過我倒是覺得,這群外來人,就算不是他們,身上也一定是有秘密的。單憑你說的那點恩怨,根本不足以讓一個大家族這樣盯著。”

        林采薇點點頭,目光閃爍地道:“看來還是要想辦法,接近他們!”

        老頭子嗯了一聲:“別著急。”

        此刻,莊園里。

        一群人圍坐在客廳。

        龔明月對著左丘韻道:“夫人,外面的確是有卜家的人在暗中盯著我們,不過我也打探出想要的消息了!”

        “是嗎?快說說!”左丘韻眼睛一亮,看著龔明月。

        “卜家和王家還有古家等古河城的家族,族中高手,盡數而出,全都已經離開了!不過外面監視我們的人,境界也不低。”龔明月說道。

        左丘韻輕輕一笑,道:“他們境界不低,我們就低了么?”

        有小白一群人先后弄回來的大量高級大藥,這群人的境界全都在短時間內有了大幅提升。

        更別說到現在都沒有出關的那幾個年輕人,等到他們出關之后,白家軍的整體實力,將再次得到巨大提升。

        到那時,就算想要強行打出去,都未必沒有機會!

        甚至像小白之前算計得那樣,臨走前光顧一下卜家,也未必就不行!

        當然左丘韻不會輕易允許孩子們這么干,還是太危險。

        畢竟不是哪家都有邰家那么開明的老祖宗的。

        接下來的數日,莊園這邊都很安靜。

        內有王家的人在盯著,外有卜家人在監視,子衿那些人出關之前,大家都不想引起任何動靜。

        所以老頭子白勝和林采薇這些天來,一直都沒有什么太好的機會。

        但他們同樣也沒有放棄,一直在暗中等待著。

        跟白勝和林采薇來到古河城的那幾個人族帝級靈戰士很快就跟白勝兩人分開。

        對那些人來說,只要逃離天靈城就已經算是贏了。

        至于接下來要怎樣,都是抱著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態。

        對此,白勝和林采薇也沒有去阻止,而是每天帶著大蚊子出去溜溜達達,尋找機會。

        古河城這里妖族數量雖然不算特別多,但也不算少,所以血色大蚊子雖然看上去滲人,但也沒有引起太多關注。

        祖龍歷,英武四年的五月三十一日,林子衿出關!

        一口氣沖擊到帝五巔峰!

        這些人的閉關之地,經過白牧野的布置之后,即便有一些動靜,也都很難傳出。

        再加上同境界領域內的突破,一般不會出現太大的動靜。

        所以子衿悄無聲息,踏入帝五巔峰,靈力值一個億!

        出關之后,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拎著大刀找人打一架。

        當天下午,問君出關。

        當天晚上,彩衣出關。

        原本應該早早出關的司音,在第二天的六月一日,也終于出關。

        只是讓人有些吃驚的是,按照修煉資源,只能修煉到帝四境界的司音,靈力值竟然突破了五千萬,踏入帝五境界!

        這消息著實讓人感到吃驚。

        就連子衿、彩衣和問君幾人都很疑惑。

        問司音的時候,司音說她一邊使用大藥,一邊運行共工氏心法,結果不知為何,靈力增長的速度快得讓她都有些害怕。

        這讓已經踏入帝五巔峰的子衿、彩衣和問君都非常無語。

        只能說憨憨有憨憨的好運氣。

        司小音將提升的機會讓出來,但卻依然踏入到了這個領域中來。

        單谷一直沒出關,因為他使用的大藥都是十萬級的。

        在速度上肯定會要比其他人慢上不少。

        這些人修煉的地方,在莊園的大地深處,即便是那些前來盯著的王家人,也都不清楚莊園下面還有這樣一個地下室。

        感謝高科技設備,這些位于大地深處的地下室,都是小白讓機器人在短時間內挖出來的。清理出來的那些廢土,也全都裝進空間指環帶出去,沒有驚動任何人。

        這些地下室又被法陣封印,所以進駐莊園盯著的這些王家高手做夢都想不到,這段日子,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一群年輕人悄無聲息的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提升著各自修為。

        “我先出去,看看外面的情況怎么樣了,別耽誤事情。”林子衿對幾個人說道。

        彩衣和問君點點頭,也沒說小心點這種話。

        帝五境界的林子衿,除了這個級別的戰斗經驗稍差,幾乎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了。

        “幫我帶幾個瓜回來。”司音說道。

        林子衿:“……”

        彩衣:“多帶幾個。”

        林子衿翻了個白眼,身形一閃,消失在這里。

        帝五巔峰的年輕女帝,下一刻便出現在莊園中。

        瞬間就有幾道神念肆無忌憚落在她身上。

        林子衿眉宇間煞氣一閃,但臉上卻露出一絲毫無察覺的笑容,一臉興奮,大聲道:“媽,我突破到帝二境界了,哈哈,快點出來恭喜我!”

        那幾道落在林子衿身上的神念瞬間收回。

        幾個王家的強者嘴角抽了抽,一臉無語。

        帝二?

        這么興奮?

        從來就沒見過,這是閉關多久的成果?

        果然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這種人,竟然讓我們一群帝四、帝五境界的人來看著?

        這不殺雞用牛刀嗎?

        林子衿進了屋子,法陣封印之下,房間里一群人全都一臉興奮的看著她。

        “寶貝女兒,成了?”林泉聲說話的聲音都變得有些微微顫抖。

        林子衿笑嘻嘻看著自己父親,輕輕點點頭。

        房間里一群人眼睛全都是一亮,然后都深吸一口氣。

        早已經出關的霍子玉一臉羨慕的看著林子衿,心中感慨萬千。

        初見這群年輕人的時候,他們都是什么境界來著?

        都不到帝級吧?

        可現在……卻已經成長到讓他完全無法想象的地步。

        帝五境界,哪有那么容易呀!

        即便有無盡的資源,換做其他人,恐怕也需要漫長歲月緩慢提升才行。

        這群年輕人倒好,簡直就如同吃飯喝水一般容易。

        他們都是氣運之子嗎?

        白修遠的徒弟米青也一臉感慨,但他心思比較單純,更多的是一種興奮和激動。

        畢竟提升到帝五境界的人,是他師嫂啊!

        雖然年齡小,但輩分大呀!

        感受到米青的羨慕眼神,林子衿看著他一笑:“老師弟,以后師嫂罩著你!”

        米青:“……”

        左丘韻上前,拉著林子衿的手,越看越是喜歡。

        雖說這世上九成九的婆婆看兒媳,都會覺得就是這個年輕的小姑娘搶走了我辛苦養大的兒子,可終究還是會有例外的。

        左丘韻就是一個例外。

        就像裴靜喜歡白牧野,她也特喜歡林子衿。

        看見就覺得歡喜。

        哪怕現在的林子衿不是本來面目,那也喜歡。

        “好,真好!”左丘韻一臉開心。

        寒暄幾句之后,林子衿直接問道:“外面那群人……就是王家派來盯著我們的?”

        林泉聲點點頭,看著她道:“你千萬不要沖動。”

        “我沖動什么,我是一個特別冷靜的人,行事歷來光明磊落!”林子衿說著,然后看著左丘韻:“阿姨,那幾家的人都已經走了?”

        監視的人都已經來了,那幾家的人自然也都應該離開了。

        左丘韻點點頭:“是的,已經離開了,等到你們都出關,我們也離開。”

        林子衿想了想,道:“要不要臨走之前,我跟彩衣問君,化身蒙面大盜,去卜家寶庫溜達溜達?”

        房間里一群人全都有些無語,說好的歷來光明磊落呢?

        左丘韻想了想,還是搖搖頭:“還是不要節外生枝,太危險了!沒人敢保證那些家族真的底蘊盡出,畢竟他們也都不傻。”

        “說的也是,算了,還是不惹麻煩了。”林子衿有點遺憾,然后問道:“最近古河城還有什么好玩兒的事兒嗎?”

        “這你得問明月,她偶爾會出去。”左丘韻笑著道。

        正說著,龔明月從外面進來,看見林子衿,眼睛頓時就是一亮。

        關好門,沖著林子衿行禮:“小姐……”

        “明月姐姐不必多禮,說說最近古河城有沒有什么好玩的事情?”林子衿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真正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這丫頭根本不是在八卦,她是想打架!

        就算不能展露出帝五的戰力,但用帝二帝三的實力打一架也很爽快不是?

        龔明月想了想,道:“好玩的事情倒是不少……”

        “快說說!”林子衿催促道。

        龔明月笑道:“古河城各大勢力的頂級強者不是已經走了嘛,然后呢,那些家族的年輕子弟就都活躍起來,聲色犬馬,各種打架斗毆的事件層出不窮。不過這些倒也沒什么,倒是最近一只血色的大蚊子,很是出風頭。咱們天河這邊,各種妖族無數,但蚊子能修煉成帝的,倒是真不多見……”

        “你說……血色蚊子?”林子衿臉色微微一變,看著龔明月急促問道:“它和什么人在一起?”

        龔明月愣了一下,想了想,道:“應該是一男一女,這蚊子出名,也是因為那些大家族的年輕子弟有看上它,想要收做寵物的,結果這蚊子戰力強得一塌糊涂,每一次打架都能打翻一群人。關鍵跟在他身邊的符篆師很厲害,聽說是個神符師……”

        林子衿深吸一口氣,轉頭看向自己的父親和白修遠,聲音有些顫抖的道:“如果我沒猜錯,那兩人,一個是白勝爺爺,一個……是我采薇姑奶奶!”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
    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