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37章 截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37章 截殺字體大小: A+
     
        卜家的五十株百萬級靈力大藥、二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各種頂級的法陣系材料等,在卜遠志離開的兩個小時后,被人悄然送進莊園。

        左丘韻親自將二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送到兒子房間。

        房間里,左丘韻放下那些封印大藥的盒子之后,心中的擔憂終于忍不住在兒子面前流露出來。

        “我和你爸這些年來,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親自照顧你長大,最欣慰的是你自己成長起來,媽看著你能成長到現在這種地步,真的很欣慰。”

        白牧野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已經完全緩過來,跟卜遠志這種老狐貍演戲,別的倒沒什么,主要是心累。

        他看著真情流露的母親,心中也充滿溫暖。

        歲月很眷顧左丘韻,幾乎沒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

        如果不看她的眼睛,這就是一個十八九歲的青春少女,若非了解,也不會有人相信她的兒子都已經二十多歲。

        “媽,你不用為我擔心的。”白牧野微笑著,坐在母親對面,泡了杯茶。

        “天河這里的形勢,太過復雜,無比詭譎,即便你有大氣運護著,但還是要小心行事。”左丘韻目光柔和,聲音更是輕柔。

        這里沒有了外人,她才徹底將內心深處對兒子的那種柔軟展露出來。

        當爹的可能會粗心大意,但做娘的,總會細膩柔軟。

        白牧野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左丘韻看著兒子,想了想,認真說道:“兒子,你這一次,大概又是想要復制之前龔家堡和邰家的沖突吧?這種事情,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尤其彩衣那里,她的神通目前不為人所知,尚可無往而不利,可一旦泄露出去……”

        白牧野看著母親,認真說道:“媽,咱們現在現在依然是在夾縫中求取生存,卻的不僅僅是資源,還有時間。不復制龔家堡和邰家的沖突,別說從中謀取利益,就算是想要脫身,怕是都無比困難。不過關于彩衣神通的運用這塊,您說得對,是我把天河勢力想簡單了。畢竟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像邰家一樣,跟龔家打死打生。”

        其實到現在,小白都不知道,邰家那邊一直認為是邰銘拿走了那些資源。

        有帝五境界的符帝老祖邰澤勝護著,邰家即便沒有跟龔家堡發生這場戰爭,也沒人敢為這件事多說什么。

        左丘韻也清楚兒子說的這些都是實情,但作為一個母親,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平平安安。

        可憐天下父母心。

        左丘韻走后,白牧野直接開啟了閉關模式。

        按照他如今的天賦,即便接連使用這些百萬級大藥,也可以在短時間內將其全部吸收掉。

        英武四年二月末,王家來人,催促白牧野動身。

        白牧野沒見,因為他還在閉關修煉當中。

        數日后的三月初,王家再次來人,依然沒能見到小白。

        這一次,王家人下了最后通牒,最多再給小白五天時間,不然后果自負。

        王家是有理由生氣的。

        畢竟他們付了錢。

        英武四年,三月九號。

        王家人第三次暗中過來,這一次,終于見到了白牧野。

        來人是王家的一名小管事,地位不高,因此一舉一動不受人關注。但這人卻是家主的絕對親信,很多大事都會經由此人去處理。

        “蘇公子,想要見您一面,還真是困難。”王家這名管事看見小白之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白牧野淡淡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您別在意,我就是有點著急。”王家這名管事也是個玲瓏剔透之人,知道這個時候得罪家主也不能得罪這位蘇公子。

        “閑話少說,我們出發吧。”白牧野開口道。

        “都,都準備好了?”見白牧野如此干脆利落,王家這名管事反倒有些遲疑起來。

        “不準備好,我能出關嗎?”白牧野皺眉看他一眼。

        “那行,您等我,我這就安排!”王家管事頓時喜上眉梢,迅速悄然溜走。

        隨后,會客廳里,氣氛稍微有些沉重。

        白修遠、林泉聲、左丘韻、裴靜、孫婷、老何、米青這些人全都在列。

        大白蟲子也在,趴在桌子上,身子一弓一弓的,似乎有些無聊。

        門被推開,白牧野挺拔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前。

        “要走了嗎?”白修遠一臉嚴肅的看著白牧野,眼神中帶著一絲淡淡的擔憂。

        “嗯,我讓他們去準備了,應該很快就要出發了。”白牧野臉上卻滿是輕松笑意,看著幾個長輩,“你們別擔心,我肯定會沒事的,你們只需要做好離開的準備就好。”

        大白蟲子之前這段時間因為一直在醉心于“科研事業”,不是很清楚發生了什么,聞言不由愣了一下:“啥意思?咱們又要跑路?不是已經在這里穩定下來了嗎?”

        白牧野看它一眼:“江湖兒女,四海為家,要穩定做什么?”

        靠!

        大白蟲子很是無語。

        江湖兒女什么的,那只是說說而已,能有一個安穩的修煉環境,誰不喜歡啊?

        自從跟在這家伙身邊,氣運沒有得到多少,恐懼倒是沒少收獲。

        雖然那些頂級的材料是真香,但這每天提心吊膽的日子,也真是讓蟲有些受不了。

        隨后,白牧野又看著幾個長輩說道:“具體的方法和步驟,還有什么不清楚的嗎?另外,如果我一時半會不能歸來,你們一定要把握好離開的時間節點。”

        原本有些擔心的左丘韻忍不住噗嗤一樂:“乖兒子,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別弄得你像是爹娘我們像是孩子似的!”

        白牧野嘿嘿一笑,隨即對眾人點點頭,轉身出了門。

        他前腳一走,左丘韻臉上的笑容迅速收斂起來,眼眸中露出濃濃擔憂之色。

        裴靜在一旁輕聲道:“他會沒事的!”

        左丘韻點點頭:“一定會沒事的!”

        王家很快便派人將白牧野暗中從這里接出去。

        同時這座莊園里,也在不知不覺中,多了許多生面孔。

        但這種情況,在古河城任何一個大中小勢力中都很平常。

        畢竟這么大一個莊園,總是需要人打理的。

        白牧野接連換乘了幾輛車之后,終于坐著一輛古老戰車,出了古河城。

        戰車出城之后便一路疾馳,朝著天河的方向飛奔而去。

        車里面,王家一名帝五境界的老祖,還有之前那名管事,就坐在白牧野的對面。

        戰車自帶法陣封印,外面的人無法探知里面。

        這名帝五境界的王家老祖,也是小白之前在霧瘴區深處曾見過的五名老祖之一。

        到現在白牧野都不清楚到底是誰,把他可以布陣困住帝五大能的消息傳遞給了卜家。

        他之前想從卜家身上榨取一些好處,也是想著他和王家接觸,卜家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只要他們找上門來,這里面就有了騰挪空間。

        誰知道王家核心成員中居然出了一個叛徒,一下子把這件事給玩得這么大。

        固然讓小白成功從卜家敲詐出大量頂級資源,可同樣也將這件事的風險提升了十幾倍甚至幾十倍!

        雖然他已經做了萬全之策,雖然子衿、問君和彩衣這些人出關即帝五,但這件事,依然還是存在著較大風險的。

        希望一切順利吧!

        白牧野無話,對面那帝五境界的老祖更是無話。

        至于那名管事,雖是家主身邊的絕對親信,但在帝五老祖面前,卻是沒有隨意開口閑聊的膽子。

        所以三人都保持著沉默。

        就這樣,戰車一路疾馳,在天河這昏暗的天空中橫空而過,很快便遠離了古河城。

        當這輛戰車進入到天河深處的時候,開始有一些不開眼的渾噩天河生靈沖上來,想要把這輛戰車給打下來。

        王家這名管事默默出去,幾乎以一己之力,干脆利落的將大量天河生靈全部擊殺。

        還有一部分,是那兩條拉車的巨蛟,張開血盆大口,吞了好幾個強大的天河生靈。

        這時候,戰車里面的王家帝五老祖,看著白牧野道:“知道那株大藥的人有很多,不僅僅是古河城的人,還有一些天靈城的人,也知道它的存在。但在大藥真正成熟之前,不會有人輕易出現在那里,你可知這是為什么?”

        白牧野抬頭看向這名帝五境界的王家老祖。

        王家帝五老祖淡淡說道:“這株大藥,徹底成熟前的那一刻,四周存在著不可思議的可怕毒瘴。這種劇毒,即便是帝五境界的強者,一旦沾染,想要徹底清除體內,也很困難。”

        “那我們過去之后,怎么布陣?”白牧野微微皺起眉。

        王家這名帝五老祖笑笑:“我有解藥。”

        “那就好。”白牧野點點頭。

        “但你得先布陣,布好之后,確定無誤,我會給你解藥。”王家老祖耷拉著眼皮,淡淡說道。

        哎呦嘿?

        老東西,到這種時候,還在跟我玩這套?

        白牧野眉梢一挑。

        但沒等他說話,王家這名帝五老祖便接著說道:“卜家的人找過你吧?許給了你什么好處?閉關這么久,想必精神力大藥沒少弄吧?”

        白牧野一顆心微微一跳,一臉茫然的看著王家帝五老祖。

        “呵。”

        王家這名帝五境界的老祖嘴角輕輕咧開一點:“卜家那邊,是我通知的他們。”

        “嗯?”白牧野頓時凝眸看向王家老祖。

        “這件事,家主都不清楚,被我蒙在鼓里。”王家這名老祖一臉笑意,“是不是很意外?”

        “我有點糊涂了。”白牧野點點頭。

        “你是法陣系的神符師,尤其擅長困陣,可以困住帝五境界的強者……若不加以利用,豈不是浪費了你的天賦?”王家這名老祖看著白牧野,“你也不要怪我防著你,實在是你在這件事的表現上……有些差強人意。”

        說著,這名看上去四十多歲,相貌儒雅的王家老祖,微微一笑:“有奶便是娘。”

        白牧野沉默著沒有說話。

        “我這么說你別不高興,我故意透露給卜家那邊,他們也深信不疑。因為我,在卜家人看來,身體里流淌著他們卜家的血脈,是卜家在無數年前,秘密埋在王家的一枚棋子。呵呵,可惜并不是這樣的。那枚棋子早就被我殺了。而我,則取代了卜家認知當中的那枚棋子,一直成長到今天。”

        白牧野有些吃驚,想不到這些天河家族之間的詭譎恩怨也如此之多。

        之前的龔家堡和邰家,跟古河城這些家族比起來,簡直就像蠻夷。

        “這一次,因為這株大藥,卜家再也坐不住了,他們激活了我……其實這讓我都有些意外,你知道嗎?”

        白牧野點點頭:“把一尊帝五境界的大能當成棋子,他們膽子很大。”

        “主要還是他們認為我是卜家人,而以我如今身份地位,他們自然不敢來察驗我的真偽。”王家這名帝五老祖輕笑,“我告知他們這個消息之后,他們非常激動。”

        “同時,我還告訴他們,我會陪著你,一起去大藥那里布陣。然后監督著你,布下天羅地網!只待大藥成熟那一刻,便立即發動!”王家這名老祖雖然年歲不可測,閱歷也無比豐富,但在這一刻,還是忍不住露出一絲得意笑容。

        他看著白牧野道:“蘇公子,你說,到了那一刻,會發生什么事情?”

        “您是王家的人,自然是要向著王家的。”白牧野嘆了口氣,他是真沒想到,事情居然還會發生反轉。

        “對,也不對!”王家老祖道:“我是王家的人,但我未必有多向著王家!”

        他看著白牧野,淡淡道:“知道我為什么跟你說這些嗎?”

        白牧野看著他:“您想要那株大藥?想一個人要?”

        “廢話!”

        王家老祖正想說什么,那邊那名管事突然間從外面進來,身上染血,似乎受了點輕傷,對王家老祖躬身道:“老祖,外面的天河生靈數量有些出乎預料的多,晚輩一個人有些應付不來。”

        王家老祖看他一眼,隨手從身上取出一件帝兵:“拿去吧,小心一點,別被這帝兵抽空了身上的靈力,真遇到危險,及時求救。”

        管事接過帝兵,有些隱晦的看了一眼自家老祖和白牧野,總覺得這兩人之間,似乎正在談論著什么。

        一個是活過無盡歲月的老人,一個則是年少氣盛的神符師,他們之間,有什么好聊的?

        不過家主讓我注意他們之間的狀態,這算不算是有情況呢?

        這名管事一邊想,一邊退出戰車,拎著帝兵繼續戰斗去了。

        “我們很多年前就已經確定,這株大藥一旦成熟,很了不得!它所蘊含的神秘物質,將遠超我們之前見過的任何一株。得到它,不敢說能逆天的邁出那一步,但超越所有帝五,卻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超越帝五……不就是那一步了嗎?”白牧野問了一句。

        “你懂什么,在無比久遠的時代,帝五和至尊之間,曾經還有一個特殊的境界,名為帝境大圓滿!只是這種境界,就算天賦卓絕之輩,也很難有機會真正踏入。但凡能踏入帝境大圓滿之人,將來必成至尊,而且會比尋常至尊,要厲害太多倍!因為,帝境大圓滿,便可戰至尊。”

        王家這名帝五境界的老祖說著,眼眸中也不由露出一絲向往之色:“人皆說服用這株大藥能邁出那一步,我是不太相信的,如今天地規則更改,通往至尊的路,早已被封死。但成為帝境大圓滿的路……卻是還在。只要能夠得到那株大藥,我便有信心踏入到那個領域中去。”

        “你要幫我。”

        他看著白牧野,毫不掩飾眼神中的渴望跟殺機。

        “我誆騙卜家,設下這個局,就是想要將所有人都坑進來!一座困陣,殺不死人。我也算對得起他們。畢竟,這種大藥,天下誰人不想要?蘇公子,你不想要嗎?”

        白牧野苦笑:“我說不想,您相信嗎?”

        “我不信!”王家老祖大聲道。

        “我是真不想!”白牧野不去看王家老祖表情,“因為我還沒活夠,因為我沒資格去爭奪。”

        “哈哈哈,所以重要的后面那兩句,不是前面那一句。”王家老祖大笑道:“你幫我,我便給你好處,日后身邊追隨者的位置,留給你一個,又有何妨?你的家人,我也可以幫你保護!你……應該懂得,成為一個帝境大圓滿身邊追隨者的意義吧?”

        “懂。哪怕是您現在,都有無數人愿意追隨。”白牧野一臉誠懇。

        “你明白就好!記住,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都機靈,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了。只要你乖巧懂事,我必然不讓你吃虧!”王家這名老祖看著白牧野:“但若是你敢動什么不該有的心思,你和你的家人朋友,都會死的很慘。我這不是威脅,我這是在告知。”

        “明白,明白。”白牧野站起身,對著王家這名老祖躬身施禮。

        心里面卻在想:我若現在干翻你,誰帶我去找那株大藥?

        至于所謂的毒瘴……那玩意兒,大白蟲子早在他出發之前,就給了他不下三十種解決各種毒瘴的解藥!

        要說專家,大白蟲子才是真正的專家,給王家這名老祖調配解藥的那些藥劑師,在大白蟲子面前,連做個臭弟弟的資格都沒有。

        都是一群渣!

        就在這時,始終平穩得放一杯水都沒有漣漪的戰車內部,突然傳來一陣巨震。

        “你在這等著!”

        王家老祖低喝一聲,身形瞬間消失在這里。

        下一刻,他出現在戰車外面。

        那名王家管事,已經被人分尸!

        那帝兵也落入到敵人之手。

        王家這名老祖勃然大怒,他的很多秘密是要瞞著這管事不假,他想獨自吞掉那株大藥也不假,但卻從來沒想過要他死在這里。

        可沒想到一個不查,竟然被人給直接斬成了碎片,給分尸了!

        他的帝兵都被對方奪走。

        他看著對面幾道被朦朧灰氣所籠罩的身影,冷冷道:“無緣無故,殺我古河王家之人,給我去死!”

        說著,王家這名老祖不見有任何動作,但那件掌握在對方手中的帝兵,卻突然間爆開!

        原本是一桿長矛,瞬間崩碎!

        化成無數飛刀一樣的銳利碎片,瞬間如同爆炸的炸彈一樣,四散濺開!

        掌握帝兵那人首當其沖,身上的防御根本擋不住這崩碎的帝兵,直接被打成了篩子。

        周圍那幾個人也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驚怒交加,咆哮連連。

        朝著王家老祖直接出手。

        “一群垃圾!”

        王家老祖散發出一股強大的神念波動,隨后再次出手,灰暗的天空中,一道道可怕的能量束縱橫。

        攔截的這群人這才意識到踢在了鐵板上!

        他們面對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帝五強者,而是一個帝五巔峰的恐怖大能!

        白牧野此時,穩穩坐在車里,靜靜品茶。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