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36章 又繞回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36章 又繞回來了?字體大小: A+
     
        卜遠志見到白牧野的第一件事,就是問昨天是不是有王家人來過。

        小白同學一臉坦然的承認了。

        “是啊,來過,而且他們特重視,來的人還是王家家主。”

        能感覺到卜遠志的精神瞬間緊張起來,一臉審視的看著白牧野:“和他說什么了?”

        “能說什么?已經把我所有退路堵死,不和們合作,們就撒潑耍賴臭不要臉的潑臟水,到時候不但得罪了王家,得罪了們,還可能得罪了整個古河城的各大勢力,最后可能我們所有人連這古河城都出不去!所以我還能怎么樣?當然是把他哄騙走了!”白牧野沒好氣地道。

        “明白就好。”卜遠志呵呵一笑,淡淡說道。

        我明白妹!

        們怕是沒聽說過還有一種上古時代都罕見的傳送符!

        老子是系符篆師!

        帝三境界的系符篆師!

        到時候就在們眼皮子底下用傳送符陣溜之大吉,到時候們這群王八蛋愛誰誰,老子不伺候了!

        白牧野心中怒火熊然波瀾驚天,臉上卻露出和煦笑容,精神力大家,控制情緒水平一流。

        “卜管事,用法陣符困住王家這種不靠譜的合作就算了,說說們的想法吧,我已經答應王家在那株大藥周圍提前設下法陣了,想必們也知道這件事。那么,直說吧,們想要我怎么做?”

        卜遠志看著白牧野:“整個古河城,誰都想要那株大藥。人族、妖族、天河生靈……大藥成熟的那一刻,必然掀起一股血雨腥風。”

        “我要在給王家設下法陣的同時,設一座更大的法陣出來!將所有接近那株大藥的人,部困住!到時候,我會讓人跟在身邊去取那株大藥,同時,我也會派人盯著這座莊園。”

        “只要配合,那,一切都好說。事成之后,少不了的好處;可如果不配合,知道下場是什么。,和的所有在這座莊園里的親朋好友,一個都別想活。別以為設下法陣,就無法攻破。”

        “別忘了,這是古河城,是我們的地盤!”

        白牧野笑笑,看著卜遠志道:“卜管事,您這種直接脅迫,手段太下作了點,不想換一種更溫柔的方式么?”

        “直接點好,雖然年輕,但卻讓人看不透,”卜遠志看著白牧野,“根據們逃過來的方向,我們做了一些調查,最近這段時間也得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信息。”

        “多有意思?說來我聽聽。”白牧野道。

        卜遠志一雙眼盯著白牧野:“龔家堡和邰家這兩個底蘊雄厚,同樣屹立天河畔多年的大族,前些日子爆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一直打到現在,戰火都未曾熄滅。波及范圍之廣,令人感到震撼,天河畔已經多少年沒有過這種級別的戰爭了。這件事,和們有關系吧?蘇公子……呵呵。說如果我把們這群人在這里的消息傳遞給那兩邊,那當中會不會有人對們感興趣?”

        “有關系,關系大了去了,盡管去傳遞就是。”白牧野笑道:“還有,他們兩家的戰火,就是我挑起來的,不但如此,我還洗劫了那兩家的寶庫,賺得盆滿缽滿。”

        臥槽!

        怎么不上天呢?

        卜遠志嘴角抽了抽,看著白牧野:“還能吹得更狠一點嗎?”

        “吹什么吹,這是事實。”白牧野一臉認真。

        見鬼的事實,這家伙怎么這么敢吹?

        卜遠志很生氣。

        他不過是聽到龔家堡和邰家血戰的消息,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知。

        若白牧野否認,或者露出什么遲疑之色,他肯定能第一時間察覺出來。

        區區神符師,那點精神力也想在他這種見慣了奸猾之輩的人面前掩飾,純屬自找不痛快。

        結果這小子也太特么能吹了!

        都吹得沒邊了。

        戰火是挑起來的?

        還打劫了人家的寶庫?

        怎么不說有一個人掀翻古河城的能力?

        那么厲害會受我的威脅?

        誰信,誰特么就是智障!

        “行了,別做那些無用的試探了,卜管事,”白牧野淡淡道:“咱們現在還是談談報酬的事情吧。”

        “報酬?什么報酬?我剛剛說得不夠清楚嗎?”卜遠志臉色瞬間沉下來。

        反正跟這小子翻臉也習慣了,用不著給這黑心皮厚的貨留什么面子。

        “要這么說,那就直接出門走人吧。”白牧野也是瞬間翻臉,冷笑道:“我是怕們卜家,惹不起;也怕王家,同樣惹不起;們兩家任何一家,都能用一根手指碾壓我們這些人。但這不代表老子就是沒脾氣的!一點好處都不給,特么是威脅,就讓老子給賣命?跟我鬧著玩呢?”

        看著翻臉比翻書還快的白牧野,卜遠志也有點懵逼。

        剛剛不是都說好的?

        不是已經認慫了?

        怎么翻臉比我都快?

        還有哪來的翻臉底氣啊?

        誰給的這個勇氣?

        “就不怕我現在就去找王家的人說,暗中勾結我們卜家,想要出賣王家換取利益?就不怕我把這消息……”

        卜遠志冷冷看著白牧野。

        “滾!”

        白牧野突然一聲怒喝。

        這一聲怒喝,蘊含著一個巔峰神符師強大的精神場域,如驚濤拍岸一般,朝著卜遠志轟然而去。

        卜遠志臉色瞬間一變,身上爆發出一股可怕的帝級場域!

        饒是如此,他依然臉色蒼白的向后退了幾步,驚疑不定的看著白牧野。

        “還要我說第二遍嗎?”白牧野冷冷看著卜遠志。

        “這年輕人,怎么如此沒耐心?”卜遠志目光閃爍,臉色變了幾變,最終恢復正常,笑呵呵地說道。

        “耐心媽個蛋!特么身為古河城豪門大族管家,家主的心腹手下,做事無比歹毒!是跑來找我合作,不是我主動上門去求。算準了王家不會信老子的話,算準了這消息散播出去我們會有麻煩,就以為一定可以把我死死吃住?做的夢去吧!去跟王家說吧!王家若跟我翻臉,大不了魚死網破!我倒要看看,不付出幾個帝五的命,們誰能打進我這莊園!”

        白牧野一身殺氣,一雙眼瞬間赤紅,看向卜遠志的眼神中,也帶著毫不掩飾的殺機。

        卜遠志真的有點被嚇到了,他沒想到這年輕人性子如此剛烈,一言不合就掀桌子。

        大家不應該是一座山上的狐貍嗎?

        不都是屬于那種用嘴耍心機的高手嗎?

        為什么說翻臉就翻臉?

        這劇本不對呀!

        “蘇公子,且消消氣,我也沒說一點報酬都不給吧?”卜遠志嘴角抽搐著,心情十分惡劣卻有點不敢表現出來了。

        “一百株百萬級靈力大藥,八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沒有就滾,少在我面前張牙舞爪,不服就讓卜家老祖宗來殺我!看最后死的是誰?”

        白牧野此刻就像個瘋子一樣。

        狀若瘋癲。

        卜遠志徹底懵了。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這次真的失算了!

        這件事繞來繞去,竟然又他媽繞回來了?

        他原本就是什么都不想付出,通過各種威脅,讓這小子不得不配合他們做事。

        等到那株大藥塵埃落定,無論結果如何,這小子也好,還是莊園里面這群人也好,統統殺了就是。

        干掉一個古河城里根深蒂固的勢力,如論那勢力強弱,仲裁團肯定都會介入。

        因為這是規則!

        可干掉這樣一支進城不久的外來勢力,根本就沒什么壓力,隨便找個由頭便是了。

        仲裁團那邊很好打發的!

        這同樣也是規則!

        “提這要求,我根本就不可能答應!古河城里,也根本沒有任何勢力能滿足!”

        卜遠志強壓怒火,對白牧野低吼道。

        “老子是能決定們誰將最終拿到那株大藥的人!老子的身家性命都他媽在們手中,不給好處就想讓我給賣命?想屁吃呢?所以,要么給好處,要么滾!”白牧野愈發暴躁起來。

        那種恐怖的精神場域,直接將這房間里的所有陳設部震得粉碎!

        部化成齏粉!

        卜遠志甚至有種感覺,如果他再拒絕,這小子甚至可能當場翻臉把他給留在這。

        他雖然沒把這群人放在眼中,但他那兩個培養多年的死士就是死在這里的!

        即便他比那兩個死士厲害,也不敢說能在這一個人身而退。

        畢竟,這是一個恐怖的法陣系神符師!

        天知道他會不會喪心病狂到在自家客廳設置法陣符?

        卜遠志深吸一口氣,看著白牧野。

        “十株百萬級靈力大藥,五銖百萬級精神力大藥……”

        “別特么跟老子討價還價!五十株百萬級靈力大藥,五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要么立馬讓人送來,要么現在就滾出去!”白牧野冷冷看著他:“這是最后通牒,沒得商量。”

        “我……我特么不是跟討價還價,當百萬級大藥是大白菜嗎?要多少有多少?”

        卜遠志瞬間有種快被人逼瘋的感覺,咆哮道:“五十株百萬級靈力大藥,二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老子這就讓人給送來!但是姓蘇的也給老子聽好了,拿不到那株我們想要的大藥,屆時必將抽筋拔骨、碎尸萬段!還有這里的……每一個人,都要挫骨揚灰!”

        “哦。”白牧野瞬間平靜下來,點點頭:“成交。”

        卜遠志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他有點懵。

        剛剛發生了什么?

        我說了什么?

        怎么感覺自己被算計了?

        我是不是需要反悔?

        不過看看白牧野那依然赤紅的雙眸,他還是決定理智的按下那個念頭。

        到時候殺了他們,再把那些大藥搶回來就是!

        畢竟那么多的大藥,沒人會喪心病狂的接連使用。

        真當桎梏是層膜,一捅就破呢?

        只是這種徹底被人帶節奏,甚至心里面竟然還有點恐懼的感覺……實在是太特么糟糕了!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原本不是我狠狠擺了他一道,讓他進退兩難不得不跟我們合作的嗎?

        “還有啊……”白牧野再次開口。

        “還有?姓蘇的不要太過分,大不了我們什么都不要了,拼著得罪王家也要現在弄死!”卜遠志快瘋了。

        白牧野抬起頭,目光幽冷的看了他一眼。

        “符篆師布陣,不需要材料嗎?真當我洗劫了別人家的寶庫?什么玩意兒都有嗎?啊?是不是傻?”

        卜遠志:⊙▃⊙

        “想要讓小爺布下一座巨大的法陣困住那么多的頂級強者,沒有材料我拿什么布陣?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白牧野繼續呵斥。

        卜遠志:“這……”

        這話他是信的。

        即便是一個神符師,身上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頂級符篆材料。

        所以,人家這個要求,還真是合情合理。

        反倒是對方如果不提及,等回去之后,他復盤這件事的時候,想到這點甚至會產生懷疑。

        “什么這那的?我給清單,回去準備材料給我!認識們這些人,簡直倒了八輩子霉!”白牧野怒氣沖沖地道,隱隱的甚至有再次爆發的跡象。

        “別激動,蘇公子,這事兒是我的錯,列清單,我現在就回去叫人準備!”卜遠志徹底慫了,心中卻已恨得咬牙切齒。

        “記住,盡快哦,留給們的時間,不多了!”白牧野沉聲道。

        卜遠志帶著一腦門子官司,還有幾分茫然的從這里離開了。

        等他走后,其他人過來之后,看見白牧野一臉疲憊的癱在椅子上,即便看見眾人進來,也沒有起身。

        “剛剛都發生了什么?”左丘韻看見兒子的模樣瞬間就心疼了。

        隔著法陣,外面根本聽不見里面的各種爭吵,不然這群人早就按捺不住沖進來了。

        白牧野有氣無力的笑了笑:“幸不辱使命,又弄來五十株百萬級靈力大藥,二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哎,估計這也到了他們所能承受的極限了,沒辦法弄到更多了。”

        眾人:“……”

        大家都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小白,再看看除了兩張椅子,部碎成齏粉的房間,都懵了。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么?

        孫婷心直口快地問道:“怎么做到的?原本不應該是他們威脅咱們嗎?”

        白牧野深吸一口氣,揉了揉腦袋,道:“他們有訴求啊!我如果猜得沒錯的話,那株大藥,甚至可能要比之前龔家老祖和鋸天牛爭奪的那一株還好。”

        “是,如今整個古河城里,暗流涌動,所有強大生靈都在做著最后準備。”白修遠說道。

        “這古河城,咱們也待不了多久了,”白牧野并沒有說自己真正的計劃,只是看著幾個長輩,“不過在此之前,等他們的大藥送過來,們就第一時間把它用掉!先提升們自己,沖到桎梏再說!切記一點,這些大藥,千萬不要留著,一株都不要留。”

        白修遠看著自己兒子,沉聲道:“此行,會有危險吧?”

        “危險肯定會有,但放心吧爸,我會沒事的。”白牧野看著自己父親一笑,坐直了身子,“還有,我晚點給們一些傳送符。”

        “傳送符?”在場這幾個人都有點茫然。

        這種符篆術,就算是上古文明輝煌鼎盛的時期,也只掌握在極少數頂級符篆師手中。

        所以這些人都幾乎不曾聽聞還有這樣一種符篆術。

        “還有這種符篆?跟傳送陣一樣?”孫婷看著白牧野,愈發的下定一個決心,以后自己有孩子,只要他有精神力方面的天賦,一定要讓他拜小白為師!

        不過這樣,那她好像真的成了婷姐了……輩分會不會有點混亂?

        白牧野點點頭:“是,跟傳送陣的原理是一樣的,但傳送陣是可以多次反復使用的,而傳送符……卻是一次性的。”

        說著,小白又看向自己父母:“爸,媽,們兩個的精神力都不低吧?”

        白修遠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白牧野:“是怎么知道的?”

        “能生出這么優秀的我,們肯定差不了。”白牧野嘿嘿一笑,其實這哪里用看?

        白修遠跟左丘韻身上的精神波動能瞞過別人,怎能瞞過他這尊符帝?

        沒踏入符帝之前,他就已經感應到了。

        所以雖然爸媽從沒跟他說過這件事,但小白卻知道,他們一定是會符篆術的。

        但精神力究竟多高,這個他就不知道了。

        只有一個大致的猜測。

        “我跟媽,精神力剛過大宗師,即便留下符篆,我們兩個也未必能激活。”白修遠苦笑道。

        “放心吧,肯定可以的。”白牧野露出一個笑容,然后道:“我會將這些傳送符做成一個傳送陣,然后用一張大宗師級的符篆來激活它們。但傳送之后的第一落點,會有點危險。那地方,之前是王家帝五大能藏身的霧瘴區。我之所以選擇那里,是因為我覺得那群人一定會參與爭奪那株大藥。到時候那地方十有八九會變得空虛。而我,也有很大概率把那些人部困在那里很久。所以們到了那里之后,可以從容的再次布置下一次的傳送。”

        左丘韻看著白牧野:“那兒子怎么辦?”

        白牧野笑道:“放心吧媽,我有辦法脫身,而且肯定能找到們。”

        林泉聲看著白牧野問道:“那我們應該什么時候從這里離開呢?”

        白牧野想了想:“我這幾天,應該就會先去一趟那株大藥的生長地,進行一番布置。布置完后我會回來,到那時候,再定們離開的日期。”

        白修遠問道:“們出發之后,這莊園會有人來盯著吧?”

        白牧野點點頭:“王家會派一些高手直接進入莊園,卜家也會有人在外面暗中盯著。不過這些都沒關系,我早已設置好法陣,到時候們要走之前,激活這些法陣,送他們一件大禮。”

        白牧野說著,忽然想到什么,猶豫一下,還是沒有在現在說出來。

        畢竟,彩衣還沒出關呢。

        隨后,白牧野站起身,說道:“剛剛演戲太累,我得去休息一會,回頭那邊把大藥送過來,們讓人把那二十株精神力大藥送到我房間就好。”

        二十株,兩千萬!

        服用之后,小白的境界將直接踏入帝四后期,直奔帝五!

        我還年輕,我不著急。

        回到自己房間,白牧野稍微休息一會,直接拿出各種符篆材料,開始畫符。

        材料自然是有的,各種各樣的材料都有。

        感謝邰家。

        既然已經做出決定,要在這波詭云譎的古河城搞一件大事,那,各種準備,也必須要做好。

        畢竟,這才是他安身立命之根本。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
    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