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35章 你家有內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35章 你家有內奸字體大小: A+
     
        卜遠志正要接著說,被小白這一句給堵得差點一口氣沒順過來,指了指小白:“蘇公子,您這就沒意思了啊,就算你們能交好王家,但這古河城里面家族勢力多的是,我相信以蘇公子姐弟的眼界,應該不會那么窄。如果你們想在這古河城立足,至少也要多交些朋友吧?還是說蘇公子對之前發生過的事情,依然心存怨念?實在不行,您打我一頓出出氣,成不?”

        “真的嗎?”白牧野眼睛頓時一亮。

        卜遠志嘴角抽著,看著小白那躍躍欲試的樣子,心說媽的你是魔鬼嗎?怎么就聽到最后一句?我前面說那些你都沒聽見?再說我就說說,這種事兒也能當真?

        “咳咳……我就那么一說。”卜遠志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

        “哦。”白牧野頓時興趣缺缺。

        卜遠志嘆息一聲,將臉上尷尬笑容收斂,認真的看著白牧野:“蘇公子,我今天來到這里,怕是瞞不過王家的眼線,你說如果回去之后,我就讓人散出消息,說你是一個超級強大的法陣系神符師,可困帝五大能,不但跟王家合作,還跟我卜家眉來眼去,想要從中謀取巨利……你覺得王家那邊和古河城的其他勢力,都會有怎樣的反應?”

        “他們大概……會有些生氣吧?”白牧野有些遲疑地道。

        “難道你們就不怕么?”卜遠志看著白牧野問道。

        孫婷在一旁眉梢一挑,目光冷厲的看著卜遠志:“卜管事說這些話是在威脅么?”

        “蘇小姐言重了,怎么可能是在威脅,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罷了。我們且不說其他勢力。”

        卜遠志淡淡道:“不管今天你們有沒有答應與我卜家進行合作,只要王家知道我來找你們談過,必然會對你們生出戒心!”

        卜遠志看看孫婷,又看向白牧野,“別以為王家的東西那么容易拿,他們家的東西,可是很燙手的。”

        “那就不勞卜管事費心了,您還是請回吧,這種條件,我是萬萬不敢答應的。”白牧野微笑著送客。

        “蘇公子,最后問你一句,這合作,沒得談是嗎?”卜遠志臉上笑容收斂起來,看著白牧野淡淡問道。

        白牧野直接搖搖頭。

        “你們害怕得罪王家,不怕得罪卜家?不怕得罪這眾多古河城勢力?”卜遠志似笑非笑看著白牧野。

        “我若是答應,就等于是在幫你們往死里坑王家,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白牧野看著卜遠志,“我們拒絕和你們一起做這件事,談不上不死不休吧?”

        “哈哈,蘇公子還真是天真呢!”卜遠志笑道:“你覺得,你們現在還能從這件事情中抽身嗎?”

        卜遠志看了一眼臉色有些難看的孫婷,笑呵呵的道:“蘇小姐也不用激動,既然最近這段時間你們從王家拿了資源,那么現在,那些得到資源的人,應該都在拼命提升呢吧?”

        “可按照你們這群人的修為,即便提升到頂,又能到什么境界?帝三?帝四?像你們這樣的勢力,估計一個帝五來了,就能把你們團滅。”

        說著,卜遠志又看向小白:“蘇公子法陣一道的造詣確實令人嘆為觀止,竟然連帝五境界的大能都困住,可那又怎樣?像你們這種小勢力,想要滅掉,對古河城大族來說,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他笑著:“我這不是威脅你們,同樣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已。所以,要不要和我們合作,希望你們姐弟能慎重考慮一下。嗯,給你們一天考慮時間,明天吧,明天我會再來這里一次。希望到時候,能聽到一個讓我滿意的答復。如若不然,你們放心,這些消息,必將滿城風雨!”

        “還有啊,報酬什么的,事成之后,肯定少不了你們好處。但像剛剛那樣獅子大開口,或者什么提前付給這種不切實際的念頭,勸你們趁早打消。”

        “呵呵,原來這才是卜管事今天登門的目的,行,我明白了,”白牧野點點頭,一臉和氣,“我跟我姐,一定好好商量一下。”

        “哈哈,我相信蘇公子是個聰明人,會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正確選擇,”卜遠志說著,邁步往外走,走了兩步站住,沒回頭,“對了,你們也可以去跟王家去說這件事,不過若是那樣,他們信不信還在兩說……但卜家與你們這群人,可就再無回旋余地嘍。”

        猙獰而又貪婪的嘴臉,徹底暴露無遺。

        卜遠志走后,白修遠等人來到會客廳,聽孫婷簡單說了一遍剛剛發生的事情,全都被氣得不輕。

        林泉聲皺著眉,低聲喝道:“太過分了!”

        裴靜也氣得不輕,冷冷道:“如今看來,卜家能干出那種出爾反爾的事情,當真是一點都不稀奇,簡直太不要臉了!”

        “我怎么感覺,這里面有點不太對勁呢?”左丘韻微蹙著眉,輕聲自語道:“你們不覺得卜家這次的手段,太糙了點?”

        “他們不是一貫如此嗎?賣給咱們的莊園,直接霸占回去;退給咱們的大藥,還能派人暗中往回搶……如今做出這種事情,也沒什么稀奇的吧?”孫婷在一旁道。

        “不對,還是不太對,他們既然知道王家與我們有合作,那么就應該明白,這件事,只要咱們跟王家那邊說了,王家必然會大怒,”左丘韻蹙著眉,“可你們不覺得那卜家的管事,似乎有意想要讓我們去跟王家說這件事么?”

        白修遠一臉贊同的點點頭,感覺自己老婆終于又找回點當年的感覺了。

        白牧野笑道:“他吃準了我們不會這么干。”

        “為什么?”孫婷一臉不解的看著白牧野。

        即便她是從頭到尾的參與者,但她還是沒太搞清楚這里面的關鍵。

        在她的理解當中,卜家就是臭不要臉,不想給錢,還想小白給他們做事,做的還是會把王家徹底得罪到死的事。

        “因為我們若是主動找上門,王家并不會信,甚至會因此懷疑我們的用心。”白牧野輕嘆道。

        “為什么不信?”孫婷一臉茫然的追問。

        “他正大光明的登門拜訪,王家那邊想知道并不難。然后咱們去跟王家說……卜家想趁著你們奪取大藥的機會,找我用法陣困死你王家,你覺得王家相信的可能性有多大?”白牧野看著孫婷。

        “這,我覺得很大呀!他們兩家本就不睦。”孫婷道。

        “他們相互安插臥底眼線不假,但你要說他們不睦……這消息可不準確,”白牧野看了孫婷一眼,“估計最近這段時間您也沒怎么去了解過古河城這些家族。王潘卜古這四個家族,世代聯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們彼此間的糾葛,可不是一兩句話能解釋的清的。”

        “如果我們現在跑去跟王家說這件事,他們即便表面信了,私底下也會覺得是我們想要利用他們打擊卜家,又或是貪婪作祟,想要臨時加價。”

        “可卜遠志如果真像他說的那么做,對他們有什么好處啊?”孫婷一臉茫然,感覺自己愈發糊涂了。

        左丘韻在一旁淡淡說道:“卜遠志那只老狐貍,不過是想要壓價罷了。用最小的代價,實現最大的目的。”

        裴靜皺起眉,喃喃道:“所以卜遠志其實是明知道小白不可能答應他們這種離譜的合作,才故意這么說的?”

        “我的天吶,我到現在都很難理解這里面的因果關系,你們誰能給我解解惑?”孫婷感覺自己要崩潰了。

        她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白牧野。

        白牧野沉吟著:“卜遠志的確是來威逼我們與卜家合作的,他雖然沒明說,但卻在不斷提醒我一件事。”

        孫婷皺眉:“什么事?”

        白牧野沉吟著道:“王家跟咱們合作的消息,不可能是咱們自己放出去的。”

        孫婷點點頭:“那當然,我們又不傻。”

        白牧野道:“那只能是從王家傳出去的。可問題是,他們連我用法陣困住王家帝五大能老祖的事情都知道,這就有點嚇人了。因為當時就只有我,婷姐您,還有王家家主和那五個王家的帝五老祖在場。你覺得誰能在五個帝五老祖面前藏匿身形近距離觀看?”

        “這,幾乎沒人能做到,更別說那地方是霧瘴區,想要看清楚發生了什么,必須近在咫尺才行。”孫婷道。

        “您說得對,所以,這消息是誰泄露出去的?”白牧野微笑著說道。

        孫婷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看著白牧野,一臉不敢信的表情:“這消息肯定不可能是我們自己放出去的,所以你的意思……是王家家主和那五個老祖當中的某個人有問題,將這消息傳遞給了卜家?”

        白牧野點點頭:“雖然我也覺得這猜測挺離譜的,但去掉所有不可能,剩下那個不管多么荒誕,都應該是最接近真相的事實。”

        “這,這也太……”孫婷瞠目結舌,根本不敢相信那些王家的絕對核心人物,會出賣自家利益。

        “如果真相真的如我們所推斷的,那這件事就簡單多了。”白牧野看著孫婷,“王家內部,那六個知情者當中,有人把這消息暗中傳遞給了卜家,告知他們我的手段,卜家聽了之后,想要橫插一杠,暗中截胡。”

        “卜遠志來這里的目的只有一個,拉我們下水,逼我跟他們合作。”

        “然后還一點代價都不想付出。”

        “他將這件事抖摟出來,其實已經是在告訴我們,他們在王家核心成員當中,有內應!”

        孫婷皺著眉:“我還是有點想不通,如果我們現在去跟王家說,他們真的一點都不會懷疑嗎?”

        白牧野搖搖頭:“會懷疑,但更多會覺得我們是在挑撥。當然,還有另一種更大的可能,就是他們會懷疑消息是我們自己泄露出去的,想要從中牟利。”

        “怎么會這樣呢?”孫婷一臉憤怒。

        白牧野苦笑道:“卜志遠表現得信心十足,說明傳遞消息給他們的人,在王家位高權重,深得信任。根本不可能有人相信他出賣家族利益。即便我們說了,在事實真相徹底出來之前,也絕不會有人敢相信我們的話。他是吃準了這一點,所以才完全不在乎。”

        白修遠和林泉聲在一旁相互對視一眼,眼中都露出一抹欣慰之色。

        孩子們,的確是長大了!

        林泉聲道:“是的,王家知道了,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左丘韻道:“是不敢。”

        “這些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孫婷深吸了一口氣,一臉郁悶,然后看向白牧野:“那……我們現在要做什么?”

        “等。”白牧野道。

        “等誰?”孫婷看著他。

        “先等王家人,再等卜家人,”白牧野輕嘆一聲,“我們上門去說,他們自然不信,但他們上門來嘛……”

        卜家。

        卜遠志回去之后,第一時間暗中見了卜家家主。

        “怎樣?”

        “那小子太黑了,一開口就是一百株百萬級靈力大藥,八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

        “他特么瘋了吧?”卜家家主忍不住爆粗口。

        “所以我給他挖了個坑,讓他害怕。”卜遠志深吸了一口氣。

        “挖坑?”卜家家主看著卜遠志。

        卜遠志隨后將剛剛跟白牧野見面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卜家家主微微皺眉,輕嘆道:“將消息散得滿城風雨,這個肯定是不行的,對我們沒好處。可如果那小子真的跑去王家說這件事,很難保證那邊的人不起疑。”

        “起疑是應該的,可問題是,他們能懷疑誰呢?又敢去懷疑誰呢?五尊帝五老祖?還是王家家主?他們只會懷疑是蘇家姐弟自己把消息賣給了我們!”卜遠志說道。

        “所以王家那邊,應該很快就會派人去找他們問這件事?”卜家家主道。

        “是的,蘇公子和他姐姐……肯定不敢把我的來意說出去。”卜遠志淡淡道:“到時候,我再暗中去找他們,這件事,十有八九也就成了!”

        “若那小子還不肯答應呢?”卜家家主問道。

        “他不敢,他肯定能猜到王家內部有人給我們提供了消息,但卻不知那人是誰。”卜遠志輕笑道,“他是個聰明人,知道該怎么選的。如果他不夠聰明,那我就提醒他一下,就說……我們會直接找王家尋求合作,然后賣掉他,就說他把消息泄露給了我們。”

        卜家家主想了想,笑道:“也是,王家內部,絕不可能有人想到是誰把消息出賣給我們,他們……根本不敢懷疑那六人當中的任何一個!”

        “唉,如果不是那小子心太黑太難纏,乖乖配合的話,我也不至于用這手段在他身上。”卜遠志嘆息一聲,看著家主道:“所以,您可得好好獎勵獎勵我。”

        “你這老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要好處。”卜家家主用手指了指他。

        “關鍵時刻,我也真的有用啊!”卜遠志嘿嘿笑起來。

        卜家家主也忍不住搖頭笑起來。

        卜遠志離開之后不到兩個小時,便有人順著莊園的后門,跟著送菜的車進入到莊園。

        沒多久,白牧野在密室見到王家家主。

        之前來的是家主心腹手下,這次卻換成了王家家主本人,可見他們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

        “卜遠志來這里是做什么?”

        見面之后,王家家主開門見山,面色陰沉的看著白牧野問道。

        “我能相信您嗎?”白牧野同樣很直接。

        “你這話什么意思?”王家家主皺起眉。

        “卜家知道了我和你們合作的事情。”并沒有像卜志遠猜測那樣,小白直接就把這件事捅出來了。

        “你什么意思?”王家家主一聽這話,當場就炸了。

        “消息是從你們王家泄露出去的。”白牧野面色平靜的看著王家家主:“你家有內奸。”

        “你放屁!”王家家主勃然大怒,用手指著白牧野道:“你懷疑我和五尊帝五老祖中有叛徒?”

        “把你手收回去。”白牧野看著他:“如果你還想弄清楚這件事的話。”

        與此同時,白牧野也在用強大的精神力監測著王家家主的精神波動,發現他對這件事的確很吃驚,那種瞬間憤怒的精神波動非常平順。若是偽裝,則或多或少會出現一絲波動。

        在精神力大家面前,沒有人是影帝。

        王家家主深吸一口氣,看著白牧野:“你最好把話給我說清楚。”

        白牧野將事情經過詳細的說了一遍,并未做任何隱瞞。

        “所以你原本其實是打算和他們合作的?”王家家主聽完之后,沒急著問別的,反倒問了這么一句。

        “當然了,有錢不賺是傻子。”白牧野一臉坦然的看著王家家主。

        “那你把我王家又當成什么了?”王家家主聲音陰冷地道:“莫不是真以為,我王家好欺?”

        “好好說話,您是一家之主,如此不冷靜,我現在甚至懷疑你和卜家人是一伙的。”白牧野看著他道。

        王家家主氣得胸口劇烈喘息,冷冷盯著白牧野,半晌才平復下來。

        “我一開始以為他們找上門來,也是因為之前那一戰,發現我是個厲害的符篆師,想要來找我合作。這種機會,我當然不會放過。我當時又沒答應只給你們一家做事。”白牧野看著王家家主,很坦誠的道:“可當我知道他想要我做的事情之后,我當場就拒絕了,沒有任何猶豫。”

        “還算你有點數。”王家家主咬著牙道。

        “所以整件事的過程,就是這樣,我沒答應他們。但他究竟是怎么知道我能困住帝五老祖的,這個我是真不清楚。我承認,我身邊幾個家人知道這件事,但我們沒道理把這件事自己說出去。”白牧野一臉誠懇的看著王家家主,“你們王家也好,卜家也好,還是其他古河城的大勢力,都能輕易碾壓我們。我是想從別家身上撈點好處,但前提肯定是不影響我們之間的合作。這點誠信我還是有的。”

        王家家主道:“那你現在怎么想?”

        白牧野笑道:“您說錯了,這件事不是我怎么想,而是您想怎么樣?”

        “我……”

        王家家主看著白牧野,實在有些不敢相信這小子的話,他是王家家主,瘋了才會出賣自家利益,而那五尊帝五境界的老祖,也完全沒道理出賣自家利益啊!

        他們瘋了嗎?

        而且那五尊帝五境界的老祖,都跟卜家沒關系!

        “您今天來這里,有人知道嗎?”白牧野問道。

        “沒人知道。”王家家主搖搖頭,然后道:“不過卜家的人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他猜到了沒關系,反正沒人看見是你來就行,”白牧野看著王家家主,“你若信我,我們就定下一計,不但回頭讓卜家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有可能讓那個暗中出賣你們王家利益的人浮出水面!”

        王家家主看著白牧野:“你想怎么做?”

        白牧野笑笑:“卜遠志提出的用符陣圍困你們王家的合作方式肯定是在扯淡,他們除非瘋了才會這樣激怒你們。”

        “但他既然知道我擅長符陣,就一定會利用這一點,想方設法算計你們。”

        “到時候,你派個信得過的人,提前帶我去那邊,我先布置一番之后。將法陣的激活使用方法告知你的人。”

        “如果我猜得沒錯,卜家的目的,肯定還是想要通過我的符陣設下埋伏,困住其他高手,然后再派出大量頂級強者,和那個暗中跟他們有聯系的人里應外合,奪走那株大藥!”

        王家家主看著白牧野道:“我如何能相信你不會騙我坑我?”

        白牧野笑道:“我把我這一家子人,全都交到你手上,到時候你派人來看著他們,如何?”

        王家家主微微皺眉,他依然有點不敢相信這小子。

        “我爹娘都在這,不信我把他們叫出來你看看?”白牧野說道。

        “好!我看看!”王家家主的確是信不過白牧野。

        隨后,一對跟白牧野非常像的中年男女出來。

        白修遠臉上還帶著幾分疑惑:“兒子,叫我們什么事?”

        此刻白牧野一家三口臉上帶著的,是花老師做出來的家庭套裝……

        王家家主雖然境界高深,但對人皮面具這種東西,卻是沒什么研究。這玩意兒在天河這里,也不怎么流行。大家平日里都是按照能量波動來分辨人的,帶張面具能頂啥用?

        所以,有些時候,最簡單的騙術,反倒成了最有用的。

        王家家主認認真真的上下打量白修遠和左丘韻一陣,隨后擺擺手。

        白牧野沖著自己父母歉意的笑笑:“沒事了,你們先回去吧。”

        “你這孩子……”左丘韻皺了皺眉,似乎有點不快。

        不過在看了王家家主一眼之后,還是轉身回去了。

        房間里又剩下兩人。

        王家家主看著白牧野冷冷道:“你最好不要跟我刷什么花樣,你姐姐和所有人一起,都必須留在這座莊園里。到時候我會派人過來盯著他們,如果你敢騙我,他們都得死!”

        白牧野笑笑:“放心吧,我既沒有搶走大藥的能力,也不可能放棄我這么多親人朋友不管。”

        “好,這是你說的,我記住了,現在說說你的計劃吧。”王家家主沉聲說道。

        半晌之后,他看著白牧野:“你覺得這樣沒問題?”

        “當然沒問題。”白牧野一臉肯定。

        “你這等于是將我們這些人的命運,都攥在你的手里。”王家家主聲音愈發低沉。

        “第一,您可以不采用,那樣的話,我會徹底放棄跟卜家的合作。在此期間,你們必須保護我和我家人安全。不過這樣一來,那個內奸,怕是永遠都找不出來。”

        白牧野看著王家家主:“第二,我的符篆法陣,最多只能困住那些人,卻不可能把他們怎么樣。所以你說你們的命運都在我手中,這說法是錯誤的。反倒是我和我家人朋友的命,卻是始終在你們手中的。我一個沒能突破帝級的符篆師,又能給你們帶來什么實質性的威脅?”

        王家家主沉思片刻,點點頭,看著白牧野,再次說道:“記住,千萬不要和我們耍花招。還有,不要以為你的符陣無敵,即便沒有你,我們也有很大把握!”

        “是,您說的都對。”白牧野態度很好。

        實際上鬼才信這種話,一個可以困住帝五大能的法陣系符篆師,絕對是有能力在這種爭奪當中起到至關重要,甚至是決定性作用的人!

        不然,王家得多傻,肯付出那么大代價?真當他們大藥太多到處撒?

        打發走了王家家主,第二天一早,卜遠志便跟著另一輛進入莊園的車子混進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
    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