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28章 鳩占鵲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28章 鳩占鵲巢字體大小: A+
     
        她之前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兒,選擇古河城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這座城差不多算是方圓百億里最安全的一座城了。

        各種紛爭肯定也有,無論人間還是天河,哪座大城會少了這種事兒?

        她認真考察過,只要自身足夠強大,再保持低調,在這里就可以很好的生活下去。

        至于資源,他們這么多人呢,走的遠一點,總能找尋到各種修煉的資源。

        將這里作為一個大本營,至少可以保證安全。

        若是將家安置在城外那些無人區,天知道什么時候就會遇到一波從天河里面爬出來的新鮮天河生靈?

        那種朝不保夕的日子,可不是她想要的。

        可誰能想到,她花費重金買下來的一座莊園,而且還用法陣結界封印著,里面居然會有陌生人出來。

        還明目張膽的質問她是什么人?

        這時候白牧野等人也看出有些不對勁了,紛紛看向從里面走出來這位。

        看著大概四十多歲,面色有些發黃,留著一縷山羊胡,一雙眼嘰里咕嚕轉著,給人一種有些油滑的感覺。

        “我還想問問你是什么人呢,為什么會出現在我的莊園里。”孫婷聲音冷下來。

        “你的莊園?女人,你是在說笑嗎?”山羊胡一雙眼賊溜溜的在孫婷身上上下掃著,冷笑道:“這分明就是我家少爺的別院,什么時候成你的莊園了?”

        孫婷深吸一口氣,從身上拿出一張契約:“這莊園,是我從古河城卜家買來的,你睜大眼睛看仔細,我手里是這座莊園的契約,我不管你們是什么人,也不管你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現在立刻馬上,從我的莊園里面搬出去!”

        山羊胡一雙眼落到那契約上,表情稍微有點驚訝,不過隨后,他便冷笑道:“有契約怎么了?外鄉人,我勸你還是先打聽打聽,我家少爺是誰,然后再來說驅趕我們這事兒。”

        孫婷瞬間就要發作,她有契約在手,心中底氣十足。即便是龔家堡那種不講理的地方,至少在明面上,面對這種明擺著的契約,也是得遵守的。

        古河城是萬族之城,若是大家都不遵守契約,那還玩個屁?

        所以這座城雖然沒有城主,但一直以來,所有生靈都還是遵守著那些最古老最質樸的規則的。

        同時古河城也存在著一個又十八人組成的仲裁團。

        一旦發生什么不可開交的紛爭時,可以申請仲裁團介入。

        比如說有特別強勢的一方,想要通過單純武力去鎮壓另一方面的時候,仲裁團就可以介入到此事中來。

        總的來說,還算相對公平。

        仲裁團的態度也很簡單,就是維護這座城市最基本的安寧。

        想打可以,去古河城外打,人腦袋打出狗腦袋都沒人理會。

        但在這座城里,誰要是鬧事鬧得兇了,肯定是要被鎮壓的。

        林泉聲暗中傳音給孫婷,讓她控制脾氣。

        因為對方一句外鄉人,已經透露了不少信息出來。

        很顯然,人家知道這座占地面具巨大的莊園買主是外地人!

        既然知道,還敢強占,那就說明背后肯定是有一定根腳的。

        談不上怕,但畢竟初來乍到,直接就跟這里的地頭蛇引起劇烈沖突,并不明智。

        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去找仲裁團。

        仲裁團可不會管什么外來戶還的地頭蛇,還是會給出一個相對公正的結果的。

        孫婷也明白這道理,但架不住她生氣呀!

        憑什么啊?

        一路奔波,大家都很疲憊,原本還打算到家之后好好休整一番,然后開一個慶功晚宴,慶祝終于脫離龔家堡和邰家的魔爪呢。

        現在鬧出這件事,還慶個屁的功啊?

        都不夠糟心的。

        這時候,左丘韻在一旁說道:“外鄉人怎么了?仲裁團會因為我們是外鄉人就偏向你們嗎?”

        山羊胡呵呵一笑,聳聳肩,攤開雙手,一臉無賴樣:“那你們就去找仲裁團啊!”

        眾人心中全都微微一驚,都忍不住皺起眉頭。

        這人是真的有恃無恐,還是在故意恫嚇?

        “行,這是你說的,”左丘韻冷笑一聲,“走,我們去找仲裁團!古河城這種古城,總有個說理的地兒。”

        “那請自便,別在我家門口擋著。”山羊胡冷笑說道。

        孫婷被裴靜和左丘韻拉著,離開了這里。

        帶著人皮面具的小白回頭看了一眼,那山羊胡一臉不屑,甚至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然后一轉身,回去了。

        “氣死我了!真想一巴掌抽死他!”走了幾步之后,孫婷怒氣沖沖地道。

        “先打聽清楚這里住的是什么人再說。”林泉聲面色平靜地說道。

        如今他們這群人要資源有資源,要功法有功法,彩衣在邰家寶庫里面偷出來的東西,價值實在太大了!

        其實就算他們這群人不出去尋找資源,光是用彩衣從邰家寶庫里面帶出來的東西不斷變賣,堅持個幾百上千年的肯定沒有任何問題!

        雖說花晚輩的錢有點不太舒服,但這終究是大家的底氣所在。

        他們都可以通過這些資源,迅速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所以現在他們差的不是其他,而是悟道!

        想要悟道修行,就必須要有一個安靜的場地。

        其實如果不是擔心龔家堡和邰家的威脅,直接回人間是最好的。

        但短時間內,這個愿望怕是很難實現了。

        既然已經來到這古河城,這里也是一個安身之所,那就先在這里安定下來再說。

        其實在林泉聲看來,實在不行,就算放棄這座莊園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很多時候都是一股意氣之爭,到最后發展到不可收拾。

        他一路上也在暗中勸說孫婷,畢竟現在他們不是幾個人,而是一大群人!

        他們這群人,放在龔家堡和邰家那一代,都算得上中等偏上的勢力了。

        即便放在這古河城里,也不能是一股不起眼的小勢力。

        這些道理孫婷自然是都懂的,但她終究是氣不過,意難平。

        實際上不止是她,林子衿、姬彩衣和問君單谷這群脾氣火爆的,也都一肚子氣。

        小白看著倒是平靜,不過一路上也是沉默寡言,不知在那琢磨著什么。

        其實他已經把龔明月給打發出去了,讓她探查一下,那莊園里究竟住的什么人。

        很快,龔明月就回來了,來到小白身邊,傳音道:“公子,我打聽到了,那莊園里住著的,正是卜家的一個少爺!”

        卜家?

        這不是賣給孫婷那個家族嗎?

        是同姓,還是一家?

        白牧野覺得這件事有點意思了。

        龔明月辦事還是很靠譜的,這些問題不用白牧野問,便主動說道:“我打聽了一下,古河城里,姓卜的人很多,但真正的卜家就只有一個,霸占莊園的那個人,正是這個卜家的少爺。”

        白牧野點點頭,臉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看了一眼孫婷,將自己剛剛得知的消息告知給她。

        孫婷猛地停下,看向白牧野:“真的?”

        眾人全都一臉茫然,心說什么真的假的?

        白牧野點點頭,道:“明月剛剛去打探的消息,應該不會有假。”

        孫婷深吸一口氣,道:“走,先去卜家!”

        白牧野問道:“我們這么多人一起去?”

        孫婷愣了一下,隨即道:“有點被氣糊涂了,你們在這等著,我一個人去!”

        白牧野搖搖頭道:“我陪您一起。”

        那卜家會不知道自家晚輩占了那莊園么?

        或許會,但更大的可能,是已經知道!

        自家賣出去的莊園,然后又放縱自家晚輩住在那里,把那給霸占了。

        這樣的家族,可未必有什么信用可言。

        萬一孫婷一個人過去,再被人給留在那,可就熱鬧了。

        一群人商討一番,也都同意了小白的這個建議,讓他跟孫婷一起去趟卜家。

        不管怎么氣,至少先弄清楚事情原委再說。

        隨后,這群人找了一家巨大的酒樓,兩百多人,直接占據了一個大廳。

        白牧野則跟孫婷一起,朝著卜家趕去。

        之前從莊園中出來的山羊胡,此刻也已經早到了卜家。

        正在卜家的后宅里,對著一個看上去三十出頭的美艷少婦匯報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山羊胡在這里顯得十分乖巧,低著頭,一雙眼根本不敢在美艷少婦身上亂看。

        “呵……沒什么大不了的,三年前他們沒有征得我的同意,就將我留給兒子的莊園隨便賣掉。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無依無靠,如今我兒已成為符帝,那群人一個個又湊過來溜須拍馬。主動將莊園還給了我兒。所以這件事好解決,回頭她要么找上門來,要么找仲裁團,不管找到哪,到時候把話跟她說清楚,再把當初她付的錢還給她,也就完了。”

        “夫人仁慈!”山羊胡先是拍了一記馬屁,隨后說道:“只是我覺得那群人怕是未必那么好說話。”

        “呵呵,不好說話?他們能怎么?還敢跟我們叫板不成?”美艷少婦冷笑一聲,“一群外鄉人,有點腦子也不會那么不知死活。”

        “這就不知道了,反正當時是氣勢洶洶的,兩百多人,挺嚇人的。”山羊胡說道。

        “兩百多人?”美艷少婦也被嚇了一跳,看著山羊胡,“你說他們有兩百多人?”

        “是啊,為首的看上去大概十幾個人吧,后面跟著兩百多人,應該是一股不知從哪來的小勢力。”山羊胡道。

        美艷少婦微微皺眉,說道:“這樣的話,我得去跟家主說一聲,不然別弄出什么亂子來。”

        山羊胡笑道:“其實夫人多慮了,根本沒那必要。”

        “哦?”美艷少婦看了他一眼,“羊先生的意思是?”

        “夫人,您也說了,之前主家那群人欺負夫人孤兒寡母,下面人使壞,故意將那莊園低價賣出。如今少爺起勢了,他們又跑回來溜須拍馬,主動把那莊園送回來。這件事從頭到尾,跟夫人和少爺有什么關系?”

        美艷少婦想了想,眼睛一亮:“你說的也對呀!這件事應該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和我們的確沒有什么關系!”

        “所以夫人壓根就不用出面,這種事兒,就讓他們頭疼去好了。”山羊胡笑呵呵的道。

        “嗯,羊先生言之有理!”美艷少婦輕輕點點頭。

        ……

        ……

        白牧野和孫婷來到卜家大宅門口,讓人往里通報,說要見他們家的卜遠志管事。

        雖然只是一名管事,但這位卜遠志可不簡單,他是卜家家主身邊的紅人,相當于卜家的大管家。

        整個家族大小適宜,他皆有權過問。

        除了家主和少數幾個位高權重的長老之外,就連很多嫡出子弟,見到這位卜遠志都是客客氣氣的。

        “三年前跟我交易的,正是他們家的卜遠志管事,所以這件事,還是要先找他說個清楚。”

        卜家大門外,孫婷低聲對白牧野解釋道。

        說實話,對這種事兒,小白雖然沒什么經驗,但他終究是在人間長大的。

        類似的破事兒就算沒見過,也聽過很多。

        所以他不覺得這是一件很好解決的事情。

        他看著孫婷問道:“當年買下那里,花了您多少錢?”

        孫婷道:“一株百萬級的大藥!”

        白牧野愣了一下,也忍不住有點吃驚:“這么貴?”

        雖說彩衣這次從邰家寶庫里面拿回來三百多株這種百萬級的大藥,但那是邰家寶庫啊!

        大藥這東西是典型的消耗品,一株百萬級的大藥,即便是帝四境界的強者,也能爭得頭破血流的。

        沒想到在古河城這里,居然只能買一座莊園。

        “古河城這里的房子很貴的!”孫婷低聲道:“天河這種地方,你也不是不了解,出城就有危險。這城里一棟普通房屋都不便宜,畢竟是安身立命之所。其實當年我買那座莊園之前,也曾打聽過,你知道附近類似的莊園要多少錢嗎?”

        白牧野看著她。

        “要一株百萬級大藥,外加五六株十萬級的!”孫婷說道:“所以當時我能買下那座莊園,等于占了大便宜,可誰能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我之前也仔細打聽過,卜家的在這古河城的口碑還是相當不錯的……”

        孫婷說著,忍不住嘆息一聲。

        這時候,門衛出來,面無表情的看著兩人道:“抱歉,我們家管事不在,二位還是過些時候再來吧。”

        呃……

        兩人都是一愣,相互對視一眼。

        心說是不在還是不見?

        孫婷看著門衛問道:“你沒有說清楚我們的身份嗎?”

        門衛依然面無表情,淡淡道:“管事不在,我找誰說去?”

        孫婷胸口劇烈起伏了一下,這件事,真的好氣呀!

        她看著門衛:“麻煩你,再去通報一聲……”

        “管事說了他不在!”門衛聲音變得冰冷起來。

        而且這次干脆連敷衍都不敷衍了,直接來了一句管事說他不在……

        白牧野眼看著孫婷要發作,搶先一步,看著那門衛,大聲說道:“管事說他不在沒關系,麻煩你去跟能做主的人說一聲……當年你們卜家管事卜遠志,賣出的那座莊園主人來了!問他那座莊園為什么明明已經賣給了我們,如今卻又讓你們卜家少爺住進去?”

        “你在這里嚷嚷什么?”門衛頓時有點怒了。

        因為白牧野這么一喊,街上很多人全都一臉驚訝的往這邊看過來。

        白牧野聲音很清晰,傳出很遠,人們一下子就聽明白發生了什么,看向卜家這邊的眼神里,都變得意味深長起來。

        白牧野淡淡說道:“不是我嚷嚷,我只是讓你進去通報一聲,你如果不去,那么很簡單,我們現在就去找仲裁團。這古河城,總有一個說理的地方吧?”

        那門衛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惡狠狠看了一眼白牧野,扔下一句在這等著,急匆匆跑進去了。

        如果真驚動了仲裁團,那這件事無論如何,卜家的名聲都不會好。

        自己賣出去的產業,又讓自家人給霸占了。

        說破天這件事也是他們卜家沒理呀。

        片刻之后,門衛再次出來,冷冷看著白牧野跟孫婷:“跟我進去吧!”

        “等下。”白牧野道。

        “你還想干什么?”門衛冷冷看著白牧野。

        “我害怕不行嗎?”小白笑嘻嘻看著門衛說了一句,然后轉頭對街上一群看熱鬧的人大聲道:“煩請諸位古河城的朋友做個見證啊,我們來自外鄉,在這古河城無依無靠。先前家姐買了卜家一座莊園,如今那莊園被他們自家少爺又給占了回去。喏……這是契約!”

        白牧野直接將那契約沖著眾人展示出來。

        那門衛的臉瞬間如同鍋底漆一般黑,怒視著白牧野,殺人的心都有了。

        “我們呢,就想著到卜家來討一個公道,問一句為什么。我們不想直接通過仲裁團,畢竟這卜家也是古河城有頭有臉的家族,對吧?不過我有點害怕,萬一我們待會兒進去就出不來了,還請諸位朋友,能幫我們姐弟說句公道話!”

        那門衛無比憤怒的低聲道:“你當卜家是魔窟嗎?你如此敗壞我們家族名聲,當心你的腦袋!”

        “你看看,你看看!這還沒怎么樣呢,你就開始威脅上了,一個門衛都這么兇,”白牧野一臉義憤填膺,大聲嚷嚷道:“你們說這樣的人家,我們還能進嗎?”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響起。

        卻是一道身影從里面走出,一巴掌抽在門衛臉上。

        “人都被你丟盡了!在這胡說八道什么?”

        孫婷看了那人一眼,似笑非笑道:“這不是卜管事嘛,怎么?剛趕回來的?”

        出來那中年人笑呵呵點點頭,一點都不臉紅的看著孫婷:“不錯,聽說了這件事,現從外面趕回來,蘇小姐好久不見,風采依舊啊!”

        孫婷當日化名蘇婷,在這人手里買下那座莊園,所以卜遠志一只稱她蘇小姐。

        “卜管事,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呢?”孫婷沒理會那些,看著卜遠志問道。

        “自是應該,不過這不是說話的地方,二位里面請,咱們慢慢說,如何?”卜遠志問道。

        孫婷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點點頭。

        事情已經有點鬧大了,至少卜家現在肯定不敢直接把他們兩人扣在那里。

        這種家族,在真正撕破臉之前,都是要臉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
    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