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26章 老祖救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26章 老祖救我字體大小: A+
     
        邰一濤沒想到家主這么狠,他發誓自己真的不是為了資源在討價還價,可資源實在太豐富了!

        十株百萬級的大藥,已經可以讓一個剛剛踏入帝境的人在無視桎梏的情況下一口氣沖到帝三領域了。

        所以,重金之下,他沒辦法再說出拒絕的話。

        邰家家主也松了口氣。

        一下子拿出十株大藥他能不心疼嗎?

        但沒辦法呀!

        暗中保護好邰銘,這是澤勝老祖宗下的命令,他敢不從嗎?

        要真有那個剛,他也不當什么邰家家主了,他也是老祖之一了。

        一抬頭,見邰一濤居然還沒走,他皺著眉頭問道:“怎么還不走?”

        “嘿嘿,”邰一濤先露出一個有些討好的笑容,然后小心翼翼的,“家主,能不能先兌現五銖?最近感覺自己有可能再進一步。”

        再進一步個鬼呀!

        都特么帝四境界很多年了,你還能往哪進?

        真當桎梏是層薄膜呢?

        不過看著邰一濤那討好的笑容,心一軟,心說讓一個帝四境界的強者如此諂媚,也真不容易,恐怕也只有在天河才能發生這種事兒了。

        嘆息道:“行了,讓人去庫房支取吧。”

        說著甩給邰一濤一張令牌。

        邰一濤沖著家主一本正經的深施一禮:“謝家主!”

        “滾滾滾!”家主不耐煩的揮手。

        “滾了!”邰一濤也不惱,一臉開心的接過令牌,走出門外便忍不住嘿嘿笑起來。

        雖說這任務操蛋了點,可這獎勵實在豐厚。

        但也不能全都自己給拿了,總要給其他兄弟們分點好處。

        嗯,那就把這些百萬級的換成十萬級的好了!

        一共能換五十株,到時候我占大頭,他們幾個少拿點,畢竟是我要來的。

        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

        邰一濤心情愉悅的朝著寶庫那邊而去。

        來到寶庫之后,他一臉高傲的直接把家主令牌甩給其中一名守衛,淡淡道:“支取五十株十萬級的大藥。”

        那守衛也不敢怠慢,接過令牌之后,轉身進了寶庫。

        沒過多一會,便兩手空空失魂落魄的走了出來。

        “嗯?東西呢?”邰一濤微微皺眉,有些不快的問道。

        “沒,沒了……全沒了。”這名守衛嘴角抽搐著,眼神都充滿茫然。

        “什么全沒了?你特么說什么胡話呢?”邰一濤有些不高興了,“我這可是帶著勝老祖給的任務呢,要給耽誤了,你擔得起責任嗎?”

        那守衛突然間崩潰大哭:“寶庫里面……全沒了!”

        “你特么說什么胡話!”邰一濤沖上去就是一腳,將守衛踹翻,對另一個一臉茫然的守衛道:“你跟我進去!”

        那守衛跟在邰一濤身后,兩人隨后進了寶庫結界,放眼望去,寶庫里面的各種寶物依然琳瑯滿目,堆積如山!

        邰一濤和守衛對大藥存放地都熟門熟路,兩人直奔主題而去。

        下一刻。

        兩人大眼瞪小眼,全都傻在那里。

        存放大藥的地方,莫說是大藥,就連特么放置大藥的那些神木制成萬古不腐的架子都特么消失了!

        “這……這特么是遭賊了嗎?”邰一濤一把抓起守衛的衣領,厲聲喝問,“之前誰進來過?”

        這守衛也徹底懵了,結結巴巴地道:“銘,銘少爺……在您之前,就只有他進來過!”

        邰一濤一把松開守衛的衣領,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二十分鐘之后。

        整個邰家震動。

        無數人瞬間包圍了寶庫這里,那兩名守衛也直接被帶離。

        家主帶著一群邰家長老沖進寶庫,一番詳細查詢之后,所有人全都懵了,也都崩潰了。

        心態炸裂!

        這哪里是所有大藥都沒了?

        是邰家萬古以來積累的所有頂級寶物幾乎都不翼而飛了好吧?

        剩下的寶物依然價值連城,可真正最有價值的那些,全都沒有了!

        被人家搬得一干二凈!

        特么架子、箱子都沒給他們留下!

        “到底發生了什么?”

        “真是銘少爺拿走的?”

        “不可能啊!銘少爺身上得帶著多少儲物裝備,才能搬走這么多東西?”

        “渾身上下都是空間指環……也不夠裝吧?”

        “除非有上古時代的頂級儲物裝置!”

        “對,就像咱們剛剛得到的那間星系法器那種!”

        “怪不得銘少看不上那星系法器,原來他已經有了。”

        邰家家主聽著一群人在那里議論,原本一片空白的腦袋都嗡嗡的。

        這件事情太大了!

        即便是銘少這種身份地位極高的未來守護神,也沒有資格這樣搬空家族寶庫啊!

        除非是澤勝老祖那種身份地位……可即便是澤勝老祖,也不可能這么干啊?

        這是瘋了嗎?

        對,澤勝老祖,會不會真是他的意思?

        邰家家主如同火燒屁股一般,火急火燎的從寶庫這里沖了出去。

        不久之后。

        他跪在澤勝老祖閉關之地的門外,悲聲道:“老祖宗,是您下的命令嗎?三百多株百萬級大藥,一千多株十萬級大藥,還有一株……還有一株您當年跟幾個老祖帶回來的,據說超千萬級的大藥……全都……沒了,全都沒了啊!我知道您寵著銘少,可這也太無法無天了。消失的東西,還不止這些,還有很多,咱們邰家,萬古歲月所積累的頂級寶物,各種法器……都沒了,都沒了啊!”

        洞府里面,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任憑邰家家主在這里哭訴半天,里面沒有絲毫反應。

        實際上,帝五境界的符帝老祖邰澤勝,這會兒也在震撼和懵逼中呢。

        這消息太驚人了。

        震得他也有些回不過神來。

        良久,良久。

        他才發出一聲嘆息——

        “孩子長大了。”

        跪在外面的邰家家主差點兩眼一翻直接昏死過去。

        他真想一頭裝死在這洞府的石門上!

        這特么都什么時候了?您還在說這個?

        這是孩子長大了的問題嗎?

        這特么是偷盜!

        是偷盜自家所有人的資源!

        這是背叛家主啊老祖宗!

        您能醒醒嗎?

        “唉,這件事,我也有責任。”

        洞府里面,傳來這樣一聲嘆息。

        邰家家主嘴角瘋狂抽搐著,兩眼直勾勾看著洞府大門,心說啥意思啊老祖宗?這是要把事情攬到自己身上替邰銘那小畜生背鍋嗎?

        “資源,可以再去慢慢尋找,但人,不能出事。不管怎么說,邰銘都是我邰家的人,這些資源在他身上,和在寶庫那里,沒什么分別。”

        洞府里,傳來老祖宗平靜下來的聲音。

        邰家家主徹底呆住了。

        心態徹底炸裂。

        做夢都沒想到,邰銘犯了這么大的錯,老祖宗居然都在保他。

        這屁股得歪到什么地步啊?

        這是要瘋啊!

        他這邰家家主,別說肆無忌憚,就算奪取兩株百萬級大藥,都要思前想后。

        邰銘那小賊,在寶庫里面一通瘋狂的劃拉,幾乎將所有的好東西全都給劃拉走了,結果……老祖替他背鍋?

        這他媽還有天理嗎?

        邰家,不是他一個人的邰家啊!

        “是這些年,我對他壓制的太狠了。”

        洞府里,再次傳來澤勝老祖的幽幽嘆息,依然在替邰銘解釋:“如今他終于長大了,成熟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我猜,他拿走那么多資源,目的可能只有一個!”

        啥意思啊?

        邰家家主崩潰的抬起頭,看著眼前那扇古老的石門。

        “他大概,是想要自立門戶!”

        邰澤勝老祖的聲音從里面傳來:“這沒什么,任何一個好小子,都會有這種念頭的。”

        邰家家主依然一臉茫然的盯著石門。

        “之前的命令不變,你讓幾個人,暗中護著他,他想做什么,都由著他。等他什么時候真正遇到挫折了,被打擊了,也就自然明白外面的世界,沒他想的那般簡單了。”

        邰澤勝老祖宗說道。

        “這意思是,這件事,就這樣,算了?”邰家家主一字一頓,緩緩問道。

        “不然呢?”

        不然呢?

        您是老祖宗,您居然問我不然呢?

        如果所有人,都像邰銘一樣,那這家族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邰銘是您私生子咋的,您這樣袒護他?

        罷了,罷了!

        您是這個家族位高權重的老祖之一,是最有身份地位的人,我就是一個狗傀儡,我還能說出個什么來?

        “老祖宗,這家主之位,孩兒著實擔當不起,還請老祖……盡快將家主之位,傳給邰銘!”

        邰家家主終于做出了一個他此生最有勇氣的決定。

        這特么的家主,老子不干了!

        愛誰當誰當!

        “你,什么意思?”邰澤勝的聲音從洞府里面傳來。

        有點幽冷。

        但邰家家主并不怕。

        您說什么意思,撂挑子唄?

        一家之主當到這份上,窩囊不窩囊?不處理邰銘,如何服眾?以后誰還能聽我這家主的?

        與其如此,不如撂挑子不干了!

        我就這意思,您還能打死我不成?

        邰家家主跪在那里,一言不發。

        面前洞府石門,緩緩開啟。

        一個身著青衫,面容不過三十卻滿頭白發的人徑自從里面走出來。

        倒背雙手,緩緩走到跪在那里的邰家家主面前:“我問你,什么意思!”

        邰家家主瞬間感覺整個身體都是一僵,他竟然……把澤勝老祖給從閉關之地逼了出來?

        “老祖宗,邰銘這件事,大逆不道!”

        “這件事已經傳遍整個家族,若不處理,如何服眾?”

        “您這決定,讓所有族人心寒吶老祖宗!”

        白發青年冷冷道:“那又如何?”

        邰家家主如遭雷擊一般,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頭,茫然看著澤勝老祖,邰銘真的是您私生子?

        “天河畔,所有頂級勢力,之所以強,并非因為家族當中帝二帝三帝四境界的人有多少,看的是帝五境界的強者有多少!看的是……符帝有多少!”

        邰澤勝面如平湖,平靜的聲音中帶著幾絲幽冷無情:“邰銘,天賦之卓絕,老夫生平僅見!你懂嗎?他的天賦,比老夫還高!他的未來,必將超越老夫。甚至有可能真正踏出那一步!”

        “所以,莫說他拿走了家族寶庫里面所有的頂級寶物,即便他把整個家族寶庫都搬空,我都不會怪他!”

        “他現在經驗閱歷欠缺,尚處于年少無知狀態。這種時候,他心里面有自己的想法,是正常的。”

        “等他什么時候吃夠了虧,也受夠了苦,自然會曉得家族的好處。自然會心平氣和的歸來。”

        “而如果按照你的想法,你覺得結果會怎樣?一個年輕氣盛的天之驕子,會不會因為你的一個決定,徹底負氣出走?”

        “到那時,我邰家去哪找這樣一個天賦卓絕的未來天驕?”

        “孩子,我老了!”

        “我不曉得自己大限是哪一天,即便真的找到一株絕頂大藥,我也不敢保證自己真能踏出那一步。我現在的任務,就只有兩件事。”

        “第一,我坐鎮家族,讓所有覬覦我邰家的那些人,不敢輕舉妄動!老夫身上的符,足以威懾他們的賊子之心!”

        “第二,培養未來家族守護神,你覺得邰銘不行,那不過是他缺乏閱歷,每個人都有年輕的時候,每個人也都年少輕狂過。只要過了那段時間,他自然會回來,自然會醒悟。”

        “一尊未來的超強符帝,你覺得賺不回那些大藥?打不回那些資源?”

        邰家家主跪在那里,人也漸漸冷靜下來。

        老祖宗對邰銘的袒護,絕對是親兒子那個級別的。可這番話說出口,也不能說一點道理都沒有。

        天河畔的頂級勢力,靠的還真不是那些普通的帝級生靈,都是靠著超強的帝五大能和符帝這種威懾力超強的存在。

        “唉!”邰家家主重重嘆息一聲,磕了幾個頭,然后站起身,低聲道,“老祖宗,是孩兒錯了,孩兒太狹隘,您交代的事情,孩兒這就去辦。”

        “這就對了,去吧,好孩子!也委屈你了,等回頭找個時間,我出去一趟,替你尋些好的大藥,你卡在帝四巔峰,也很多年了吧?”邰澤勝說道。

        邰家家主瞬間淚流滿面,再次跪倒在地:“感謝老祖宗惦念,孩兒……慚愧!”

        “去吧,去吧。”邰澤勝淡淡道。

        ……

        ……

        星艦已經飛走很多天了。

        一路向西。

        朝著遠離龔家堡,遠離邰家的方向,一路高速疾馳。

        甚至在孫婷的指揮下,還進行了若干次的空間跳躍。

        最終停留在一個地方。

        這是事先跟彩衣越好的,匯合之地。

        同時,也是跟小白等人越好的,匯合之地。

        就連彩衣都不清楚,在她走后,白牧野再次將這場栽贓嫁禍計劃,重新布置了一番!

        這一次,保證龔家堡和邰家之間,不死不休。

        龔家堡附近的一個暗哨里面,一大群人,全都被滅掉。

        所有人都死在符篆之下。

        如果邰銘能親眼看見這一幕,一定會被震驚得無以復加。

        因為這些人看上去,都像是他的符殺的。

        不過他肯定看不見,他還在小黑屋里關著呢。

        但是他的“尸體”,那具沒了靈魂的肉身,卻被放在了這里。

        然后,就在符篆師寶典的封印空間里,被白牧野威脅著,邰銘將一道神念傳遞出去,灌注在一件法器里。

        那法器,順著這里,朝著邰家方向,破空而走。

        這道神念只有四個字——

        “老祖,救我!”

        邰家,邰澤勝最近這段時間,始終心血來潮的不安感覺。

        能讓他一尊帝五境界的符帝老祖心血來潮感到不安的事情,非常稀少。

        幾番推演,卻都沒能得出什么結果來。

        心不靜,又已經出關,他干脆打算親自出去走一趟!

        家族的那些人,他終究還是有些不怎么放心。

        他想親自找到邰銘,暗中守護他一些年。

        至于邰銘拿走家族大部分寶物的舉動,對他來說,那不過是個頑皮孩子翅膀硬了之后一時糊涂的負氣之舉罷了。

        他甚至有些自責……覺得是因為他這些年把邰銘壓制的太狠了。

        小孩子,總是喜歡出去玩嘛。

        隨著他出關,家族里面沸反盈天的議論聲也隨之戛然而止了。

        一群無知的東西,跟著瞎議論什么?

        一個頂級家族,沒有幾個強力的保護神存在,誰能護得住你們周全?

        那些寶物即便沒有被銘兒拿走,也不會落到你們手中。

        邰澤勝親自出關,也讓邰家家主的壓力少了很多。不然,他那家主,的確是當不下去的。

        就在邰澤勝老祖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收到了一件傳音法器。

        打開之后,里面邰銘帶著惶恐、委屈和憤怒的“老祖,救我”四個字,讓他大驚失色!

        他按照這道存儲神念的法器迅速開始反向推演,一道清晰無比的大道脈絡,呈現在他眼前,目標直指龔家堡!

        “龔家堡?”邰澤勝眉宇間猛然間流露出一抹煞氣。

        身形一閃,這尊帝五境界的符帝大能直接消失在原地!

        時間并未過去太久,邰澤勝的身影,便出現在龔家堡那處暗哨當中。

        入眼望去,一番大戰過后的景象。

        下一刻,他看見了邰銘的“尸體”,倒在那里。

        “銘兒!”

        邰澤勝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

        瞬間老淚縱橫。

        撲過去檢查一番,發現邰銘已經徹底死了。

        不知過了有多久,邰澤勝依然呆呆坐在邰銘尸體旁邊。

        狀若癡傻。

        又過了很久。

        他幽幽一嘆,喃喃道:“銘兒,老祖一定會給你報仇的!”

        邰澤勝說著,開始了推演!

        他想要還原這場戰斗!

        即便心中已經下了決定要血洗龔家堡,但他還是想要先弄清楚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要知道邰銘到底怎么死的!

        隨著推演,邰澤勝額頭漸漸有汗水滲出。

        他不甘心的繼續推演起來。

        下一刻——

        噗!

        一口鮮血順著他口中噴出。

        什么都沒有!

        他竟然什么結果都沒能推演出來!

        邰澤勝的眼神中露出駭然之色,他有些明白了!

        一定是邰銘來到這里跟這群人發生了沖突,將他們用符篆擊殺之后,龔家堡有頂級大能出手了!

        而且那頂級大能,絕不比他差!

        龔明!

        邰澤勝的腦海當中,瞬間浮現出一道多年未見的身影。

        肯定就是他!

        可我推演他,怎么會遭到反噬?

        莫非龔明,他踏出了那一步?

        一股冰冷的感覺,瞬間將他籠罩。

        “不,這不可能!他跟我一樣,都是大限將至,根本沒機會踏出那一步!”

        “所以,只能是另有手段,是了!在這里布下反推演之局,徹底掩蓋真相!”

        “你們不動這里,不過是想要欲蓋彌彰,造成邰銘跟你龔家堡普通侍衛同歸于盡的假象?”

        “即便將來有一天被我邰家找到這里,你們也可以反咬一口?”

        “反正死無對證是吧?”

        “只是你們沒想到,來的人,會是我這個老祖吧?”

        看看四周的景象,荒涼無比,若非邰銘傳出那件法器,這地方怕是真的沒人會想到,也沒人會來這里!

        再看看邰銘身上,哪里有半點資源在?

        “若不是邰銘給我發出的傳音法器,他的尸體……怕是會永遠藏在這隱秘之地吧?”

        “龔家堡遭逢劫難,損失慘重,我的銘兒身上帶著大量資源,與這里的人發生沖突,殺了他們。龔家堡頂級存在出手,殺了我的銘兒,拿走了銘兒身上的資源。布下反推演之局,試圖掩蓋一切,好手段,很好!”

        “銘兒,你等著,老祖宗給你報仇!”

        邰澤勝抱起邰銘的尸體,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里。

        他要回家,喚醒所有閉關老祖!

        他要,血洗龔家堡!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