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25章 邰家真有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25章 邰家真有錢字體大小: A+
     
        龔家堡這邊,帝五境界的符帝老祖龔明和同為帝五境界的戰帝老祖龔恒聯起手來,剛剛誅殺了一個同為帝五境界的天河生靈,此刻正在休息。

        “鎖定那法器的位置了?”龔恒沉聲問道。

        龔明點點頭,然后看了龔恒一眼,淡淡說道:“恒祖,您這次,可是有點……過了。”

        龔恒有些惱怒,他一身道傷不但沒好,經過接連幾場大戰,變得更嚴重了幾分。

        若不是有龔明給他的幾株頂級大藥,能不能堅持到這會兒都難說。

        所以面對龔明的指責,他雖憤怒,但卻也不好發作。

        只能嘆息一聲:“這次,算是著了他們的道。”

        “那株大藥,真不在您身上?”龔明看著他問。

        “當然不在!”龔恒怒氣沖沖地道:“我敢以大道發誓,真不在!你們怎么就不信我?”

        “不是我不信您,是那些天河生靈不信吶。”龔明嘆息一聲:“它們憑什么就那么篤定,那株大藥一定在你身上?”

        “你現在還看不出嗎?那株大藥在不在我身上不重要,它們形成聯盟,目的就是要攻破我龔家堡,將我們徹底干掉!”龔恒怒道:“這種時候了,邰家那邊居然還在裝死,說什么這件事和他們沒關系,還有臉說這些天河生靈都是覺醒的靈智很高的生靈,不可能貿然攻打別人,一定是我們做了什么激怒它們的事情……這特么簡直就是在放屁!我龔家堡滅了,他們能有好處?”

        位高權重的帝五強者,平日里不但話極少,自持身份之下,也不可能這樣講話。

        如今是被氣急了,關鍵是太郁悶了!

        “要是讓我知道那株大藥的下落,我絕不會放過!”龔恒咬牙切齒的發誓。

        “這件事的確很蹊蹺,可以說那群天河生靈聯合在一起是別有目的,但那株大藥丟了,也是一個事實。”龔明幽幽說道:“還有,那兩個你認為有問題的人,也在這時候逃了。恒祖,您有沒有想過,那兩個人逃走,和星系法器丟失,以及……那株大藥,這之間,會不會有存在某種關聯?”

        “不可能!”龔恒一口否定,說道:“那件法器,是我龔家子弟不肖,背叛了家族,跟那兩個逃走的人混在一起,這兩件事是有直接關聯的。但那群人,絕對沒有能力在天河深處占我的便宜!”

        “那這么說的話,也就只能是邰家了。”龔明抿著嘴,冷笑道:“估計邰家那位,閉關太多年,也已經開始想著要為將來做打算了吧?”

        他這話一出,龔恒頓時陷入沉思,過了一會,才輕輕點頭:“你說的有道理,我甚至懷疑這群結盟的天河生靈,跟他邰家都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

        “嗯,背后煽風點火,提供各種支持。取走了那株大藥,栽贓嫁禍我龔家堡……”龔明喃喃道:“你這么一說,還真有這個可能啊!”

        “不管了,先把這群該死的天河生靈徹底殺光再說,不然難解我心頭之恨!還有,那件星系法器,雖然談不上多么珍貴,卻是我們龔家初代老祖親手煉制,意義不一樣,必須追回!逃走的那兩個人,也必須得抓回來!”龔恒冷冷道。

        這時候,遠方天空,地平線的盡頭,再次出現了一道黑線!

        如同潮水般朝著這邊橫推過來。

        又一波天河生靈,朝著龔家堡這里殺過來。

        龔明和龔恒同時站起身,還有其他那些龔家堡的強者們,一個個都紅著眼珠子站起身。

        已經不知是第多少場戰斗,即將展開!

        ……

        ……

        邰家。

        坐落在一片巨大的霧嶂區深處。

        這地方如果不是熟門熟路的自家人,基本上進來就會被困住。

        這片霧嶂區的面積要比之前左丘韻她們所在的那片面積大幾百倍!

        一大群人,擁簇著那架戰車,一路暢通無阻的進了邰家。

        彩衣從車上下來,按照小白從邰銘那里得到的邰家內部地圖,直接往自己居住的地方行去。

        也不理會邰一濤那些人。

        走了幾步之后,突然回頭說道:“濤前輩……”

        邰一濤點點頭,濤前輩就濤前輩吧,濤聲依舊也沒事兒,反正這活祖宗總算是被弄回來了。還特么下次不跟我們出去,我們要是再帶你出去,就特么跟你姓……不對,好像大家都是一個姓,反正打死都不會再跟你一起出去!

        “我回來的事情,先不要跟澤勝老祖說,明白嗎?”

        邰一濤心說我們吃飽了撐的去跟澤勝老祖說這事兒?

        你最好永遠也別說!

        大家安安靜靜,歲月靜好吧!

        “不說,肯定不說,您放心吧,打死我們都不說!”邰一濤連連保證。

        “行了,我有些乏了,就不跟你們去見家主了。”彩衣說著,抻著懶腰,往邰銘住處直接走去。

        一切都沒有任何問題。

        也絕對不會有人想到,這世間還有八九玄功這種神奇功法,更不會有人想到會這功法的人膽子大到如此地步,敢只身一人,進入邰家老巢。

        邰一濤和另外四個帝四強者,一同回去找家主復命。

        找澤勝老祖告狀,那是不可能的,他們沒那么閑。

        但跟家主訴苦,卻是必須的!

        不過看在那星系法器的份上,邰一濤等人倒也客觀,將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給家主講了一遍。

        “怎會如此?”邰家家主有點懵,“他龔家堡瘋了嗎?這種時候,竟然還敢動手殺我邰家的人?”

        這時候,家主身邊一名邰家長老淡淡說道:“未必是瘋了,依我看,邰銘那孩子雖然任性了點,但有句話沒說錯。”

        邰家家主和邰一濤等人看向那長老。

        長老說道:“如果從龔家堡逃出去那兩個人,身上有天大秘密呢?他們甚至連龔家星系法器都能弄到手,誰敢說他們只是兩個普普通通的奴仆?”

        邰家家主沉思片刻,道:“若是這樣,那龔家堡的老祖在追蹤那些人的過程中,發現我邰家的人前去,為了保住某些秘密,殺人滅口,也說得通。”

        長老道:“不錯,龔家堡老祖殺人的過程中,那群人趁亂跑了,而霧瘴區那里面,又特別容易迷路,那龔家堡的人不小心迷失在那里,后來被邰銘發現,也實屬正常。”

        “這么說,龔家的嫌疑,已經很大了!”邰家家主冷笑道:“看來他們龔家堡還真是不怕事兒大,一個天河聯盟都不能讓他們安分些!”

        邰一濤道:“要不要給他們添把火?”

        邰家家主猶豫著,皺了皺眉:“這件事,待我上報諸位老祖之后,再做定奪!”

        ……

        ……

        彩衣頂著邰銘的身份,回到住處之后,頓時有點被這住處的奢華程度給驚呆了。

        別看天河這里到處都是昏沉晦暗的天空,但在邰家這里,所有的建筑都奢華無比!

        里面的裝修也無比考究,彩衣甚至在邰銘的房間里見到了不少來自人間的東西。

        從她一進院開始,就有大量仆人出現在她面前,一個個都是跪地請安。

        這些仆人當中,也不乏從人間來的那些。

        彩衣心中暗自嘆息,這種時候,她不可能做出任何異常的反應和舉動。

        別看這些人看著可憐,可一旦她暴露身份,那么下一刻,等待她的,說不定就是這群人當中的某一個,興高采烈的跑去告密!

        她來這里,一方面是為了栽贓嫁禍,另一方面,還有重任在身啊!

        小白最近很窮!

        她要幫小白過來劃拉點好東西。

        雖然彩衣不清楚小白為什么一下子變得那么窮,但既然他說了,那她就一定會想辦法。

        她的身上,帶著小白那龐大無比的空間指環。

        為了騰出空間來,小白把那架巨大的星艦都拿出去了。

        她這邊進入邰家,那邊一群人就乘坐著那艘星艦,去了一個更加遙遠的地方。

        臨走之前,左丘韻給了彩衣一張地圖,按照雙方的約定,那些人會在那里等她。

        彩衣在邰銘的房間里閑逛了幾圈之后,沒能發現幾樣入眼的東西,干脆一件都沒動。

        隨后,她站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一出門,兩個年輕俏麗的少女頓時迎上來:“少爺!”

        “我要去寶庫,你們忙自己的去。”彩衣淡淡說道。

        兩個少女點點頭,一臉乖巧的退下了。

        邰家的占地面積也相當廣,不過還好,邰銘的住處是在核心區域,距離寶庫都不到十分鐘的路。

        彩衣很快溜達到寶庫門口。

        一眼看過去,兩個守衛,正坐在門口打坐修煉。

        彩衣接近的瞬間,兩個守衛同時睜開眼,見是他,頓時站起身,躬身施禮,異口同聲道:“見過銘少!”

        彩衣擺擺手:“我要進去一趟。”

        “銘少請!”兩個守衛一臉恭敬。

        邰家很多人不了解邰銘,但這兩個寶庫的守衛卻是很清楚,這位少爺在整個邰家,地位無比超然!

        很多年前,家主就已經親自下令,銘少進入寶庫,任何人不許阻攔。

        也就是說,邰銘這張臉,就是進入寶庫的通行證!

        不需征得任何人同意。

        就是這么牛叉。

        彩衣順著結界,進入到寶庫之后,頓時一臉震撼。

        說起來,她也不是沒見識那種。

        跟著小白,各式各樣的寶庫也見過很多了。

        包括跟小世界似的寶庫,她也曾進過。

        但都不如邰家的寶庫大!

        龔家堡有星系法器,彩衣感覺邰家這寶庫……也不遑多讓!

        里面的各種頂級資源,簡直堆積如山!

        不過她最看重的,還是各種大藥。

        也只有這些東西,才是大家當下最想要的。

        不過大藥這東西,從來都是剛需。對這天河畔的任何一個生靈來說,都是剛需。

        所以那種一株能提升百萬靈力的大藥,即便是邰家寶庫,也不是很多。

        嗯,彩衣只搜羅到三百多株。

        可以造就三個帝五巔峰!

        也不是很多嘛!

        但不知為何,彩衣的嘴都快樂歪了。

        還有一株大藥,單獨被放置到一旁,上面重重疊疊,封印著大量符篆!

        彩衣一眼就看出來,這株大藥不一般!

        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這株大藥似乎并不遜色小白他們在天河深處偷來的那一株!

        當然,這株大藥真正到了什么品階,彩衣也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裝就完了。

        除此之外,彩衣還收去了上千株看上去稍遜一些的大藥。

        她隨便吃了兩株,發現這種一株大概能提升十萬靈力左右!

        這個發現,也讓她欣喜若狂。

        這千株稍遜一籌的大藥加起來,那也是上億靈力啊!

        就是不知道這大藥能不能將藥效持續到帝五那個境界。

        因為孫婷跟大家閑聊的時候曾說過,大藥也是分等級的。有些大藥,最多只在帝三境界之前有用,有些是帝四,有些可以堅持到帝五。

        反正不管什么,先收起來再說。

        彩衣就像是一個勤勞的小蜜蜂,開始在寶庫里面瘋狂的收集起來。

        說實話,就算她身上帶著幾十枚大大小小的空間指環,也根本不可能將這寶庫里面的全部寶物都給裝走。

        那也只能撿有價值的來了。

        這么多年跟在小白身邊,對各種寶物的判斷能力,也早已很強。

        再加上已經踏入帝三境界,對很多寶物都有非常直接的感知能力。

        就這樣,彩衣在這寶庫里面瘋狂掃貨。

        對女人來說,購物絕對是她們最喜歡的一件事。

        比購物更讓她們開心的,是購物不花錢。

        各種頂級的符紙?

        不認識?

        掃!

        頂級的符篆筆?

        也不認識。

        掃!

        頂級的符篆墨水?

        掃!

        掃掃掃!

        橫掃千軍!

        如果不是擔心太長時間不出去,守衛進來發現端倪,彩衣甚至可以在這里面呆上三天三夜……都不會膩。

        這種感覺真的是太痛快了。

        邰家真有錢啊!

        彩衣已經裝滿了所有的空間指環。

        什么帝兵之類的,一堆!

        各種不認識的法器,也是一堆!

        之前子衿身上的那種手鐲、銅鏡,大家都當成頂級至寶看待。

        但這一次之后,彩衣只想叉腰問一句:你要多少?

        最后,她戀戀不舍的離開了邰家的寶庫。

        喃喃道:“再見了,寶貝們,下次再來看你們,就不知何年何月了,不要太想念我。”

        隨后,搖身一變,變成邰銘模樣。

        溜溜達達出了結界。

        兩個守衛再次迎上來。

        按照小白的交代,彩衣隨手拿出兩株可提升十萬靈力的大藥扔給這兩人一人一株:“賞你們的!”

        “嘿嘿,謝謝銘少!”

        “銘少最好了!”

        邰銘之前每次進入寶庫,也都會隨手賞賜一點什么從寶庫里順出來的東西,不過像這次這般貴重的,卻是很少。

        所以兩個守衛笑得后槽牙都快露出來。

        彩衣大搖大擺,回到邰銘住處。

        心里想著,稍作休息,就離開邰家!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道怯怯的聲音:“少爺,有人通報,說老祖宗召見!”

        這么快?

        彩衣一顆心瞬間懸起。

        要說這邰家,唯一一個能讓她露餡的人,估計也就是那位不可提及名字的老祖了。

        她之所以特別交代邰一濤不許把這件事告知老祖,也正是怕這個。

        但她知道這件事避免不了。

        只是時間的問題。

        因為邰家家主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后,必然要上報給那些老祖的。

        老祖知道之后,肯定會見他。

        看來邰銘也沒吹牛,他在他家帝五符帝老祖心目中的地位,的確太高了!

        “行,我知道了,待會我自會去。”彩衣淡淡回了一句。

        然后取出幾根大藥,跟吃蘿卜似的咔嚓咔嚓,直接吞下肚子。

        滾滾能量,瞬間順著身體內部爆發出來。

        她必須要盡快填補變身術造成的巨大消耗。

        過了一會,當體內能量平靜下來的時候,彩衣站起身,向外走去。

        邰家的老祖,閉關在邰家后山。

        距離邰家的駐地,還有一段距離。

        彩衣一路往后山方向走去,當她離開邰家駐地的瞬間,身形直接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霧瘴當中!

        去個屁呀!

        她根本就不是符篆師!

        若是小白會八九玄功,說不定還能在那邰家老祖面前應付過去。

        她一個靈戰士,那一身被自我封印的靈力旁人看不出端倪,誰敢保證一個帝五境界的大佬也看不出?

        在一個帝五層級的符帝大佬面前想要掩飾這些東西,跟找死沒什么分別。

        所以她才不去呢!

        東西都已經拿到手了,愛誰誰吧!

        本姑娘溜了溜了!

        按照小白給她的路線圖,彩衣順著這片霧嶂區高速疾馳,幾乎將速度發揮到極致。

        眨眼間,就徹底消失在這里。

        幾個小時之后,沒能等來邰銘的帝五符帝老祖邰澤勝有點奇怪,便又打發人去找。

        被告知說邰銘早就說要去見他。

        邰澤勝老祖得到反饋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道:“這臭小子,終于長大了嗎?竟然知道我會罵他,提前溜掉了?哈哈哈,不錯不錯!長大了好,是好事!但就這么一個人溜出去可不行,外面太危險了!最近這里……不太平啊!”

        說著,他直接在洞府中,對著外面的仆人吩咐道:“去,告訴家主,讓他派人……嗯,既然上一次是邰一濤,那這次,還是那些人好了,讓他們找到邰銘,但不要現身,暗中跟隨就好。沒事的話,不要輕易打擾。要讓邰銘好好歷練一番!”

        “是。”外面的人應了一聲,迅速去辦。

        沒過多久。

        家主這里,邰一濤心態炸裂了。

        “什么?他又跑了?不是,家主,他跑就跑,跟我們有什么關系啊?我哪知道他能去哪?我上哪找他去?”

        邰一濤簡直要瘋。

        不,基本上已經是瘋了。

        誰能想到邰銘那王八蛋竟然又跑了!

        澤勝老祖不但沒有怪罪,反倒認為他長大了,但還是不放心,又要讓他們這群人“熟人”找到邰銘,暗中護道。

        不是,誰他媽跟他熟啊?

        大家雖然都是一個姓,但真不熟啊!

        您雖然是老祖宗,但您也不能誹謗人吧?

        家主也是一臉無奈:“邰銘,不是下一任的家主人選,但卻是下一任家族守護神的唯一繼承人。老祖總有那一天,要么飛升,要么……”

        他嘆息道:“所以,站在老祖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情,是應該這樣處理的。”

        邰一濤都快哭了,很想下跪求饒,能不能放了我?我還想多活幾年啊!

        “哎,這樣吧,你且去,等你這次回來,我做主,讓人從寶庫給你取三株百萬級的大藥!”家主嘆息著說道。

        邰一濤嘴角抽搐著:“家主大人,能換人嗎?”

        “五株百萬級大藥,不能再多了。”

        “不是家主,我真不是為了這個……”

        “十株!”

        “成交。”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
    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